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送聘请期
    “菁姐儿。”

    吴老夫人笑着看着外孙女,伸出手。

    萧菁菁上前,走到外祖母身边:“外祖母。”拉住外祖母的手,让紫嫣几人下去准备茶水。

    赵嬷嬷跟在一旁,恭敬的看着吴老夫人:“老夫人。”

    “好,你把菁姐儿照顾得很好,很好。”吴老夫人笑着点了一下头,菁姐儿一看就很好,吴老夫人很高兴,赵嬷嬷是她给女儿的人,没有令她失望。

    “老夫人,这都是老奴该做的。”赵嬷嬷还是很恭敬。

    “你啊,你是用了心的,我知道,还是这个样子。”吴老夫人说。

    “老夫人夸奖老奴了。”赵嬷嬷低下头。

    吴老夫人没有说话。

    “嬷嬷照顾得我很好。”萧菁菁对外祖母。

    “外祖母看得出来,好好对奶嬷嬷,看看,菁姐儿也这样说。”吴老夫人摇了一下头,看看菁姐儿和赵嬷嬷。

    赵嬷嬷抬头。

    “该准备的准备好了没有?”吴老夫人问。

    “已经准备好了,外祖母。”萧菁菁知道外祖母是指什么。

    “嗯。”吴老夫人也不多问。

    “表姐。”

    吴雲吴雯吴莲也来了,她们走在另一边,她们好多日子又没有见到表姐了。

    吴雲笑看着表姐。

    “表妹,雯表妹,莲表妹。”萧菁菁也看过去,开口打过招呼。

    吴老夫人笑看着,眼中带着浓浓的笑意,菁姐儿几个丫头倒是越来越好,雯丫头也变了,莲丫头不再像以前一样小家子气上不了台面。

    周嬷嬷跟在一边,其他的婆子丫鬟在后面,等到坐下,紫嫣几人端了茶水上来,吴老夫人目光落在紫嫣几个丫鬟身上。

    仔细的看看,这几个丫鬟是菁姐儿身边的大丫头,年岁和菁姐儿相当,她知道是安郡王挑的,菁姐儿似乎也看重,应该没有问题,长得还算不错,比不上菁姐儿,不用担心,不知道菁姐儿是怎么打算的,她接过茶水,喝了一口,不错,点了下头。

    这几次菁姐儿都是带着这几个丫鬟。

    紫嫣几人奉上茶水,退了下去。

    吴雲走到表姐身边,笑着:“恭喜表姐和纪四叔定亲。”

    她真的没有想到表姐会和纪四叔定亲,纪四叔在她眼中就是长辈,虽然纪四叔很好,,四妹妹就一直喜欢纪四叔,她从来不觉得四妹妹和纪四叔有可能,表姐竟然和纪四叔定亲了。

    知道的时候她都不敢相信。

    听说纪四叔亲自猎了活鹰作定亲礼,定亲礼是亲自定作的血玉手镯,表姐太厉害了,四妹妹和三叔闹想要嫁给纪四叔。

    四妹妹以为她是表姐啊,堂哥居然说表姐怎么可能和纪四叔定亲,纪四叔怎么会喜欢表姐。

    哼,三哥四哥一直看不上表姐。

    知道表姐和纪四叔定亲的都不相信,她不知道表姐怎么和纪四叔定的亲,但她很佩服表姐。

    她早就想恭喜表姐,找表姐,祖母不让她来打扰表姐,说表姐要绣嫁妆。

    “谢谢雲表妹。”萧菁菁开口。

    “表姐。”吴雯也走过来,好奇的望着表姐,表姐和纪四叔定了亲,以后就要嫁给纪四叔,娘说表姐和纪四叔辈份不同。

    不该定亲,不让她和表姐亲近,可是她不觉得,她觉得纪四叔很好,和表姐很配:“恭喜表姐。”

    “谢谢雯表妹。”萧菁菁转过头。

    “表姐。”吴莲跟在后面,有些怯生生的上前,看着表姐:“恭喜表姐。”

    “谢莲表妹。”萧菁菁道,注视着眼前的莲表妹。

    “纪四叔很好,和表姐很配,以后表姐一定会幸福。”吴雲笑嘻嘻的开口,拉着表姐,眼中促狭。

    吴雯吴莲也望着表姐。

    “你们几个丫头呀。”吴老夫人听了,摇了摇头,看着菁姐儿:“你们这几个丫头一直闹着要来。”

    “想来恭喜表姐。”吴雲笑。

    吴老夫人目光掠过莲姐儿,稍微满意。

    “奴婢恭喜郡主。”这时周嬷嬷走上前,行了一礼。

    “周嬷嬷快起来。”萧菁菁开口,让嬷嬷扶起周嬷嬷,周嬷嬷站了起来,一边的婆子丫鬟也行了一礼:“恭喜郡主定亲。”

    萧菁菁看向外祖母。

    “起来吧。”吴老夫人道。

    婆子和丫鬟起来。

    吴老夫人没有多看:“菁姐儿。”

    “外祖母。”萧菁菁知道外祖母有话要说,吴雲三人也看着祖母,回到祖母身边,不知道祖母要和表姐说什么。

    周嬷嬷大概知道老夫人要说什么。

    赵嬷嬷站在郡主身边。

    “菁姐儿,要不了多久你就要出嫁,嫁到纪家了,你娘去得早,你父王又不在府里,外祖母也不方便问你,你有没有想过带谁陪嫁?刚才外祖母看了看你身边的几个大丫鬟,都是服侍你多年的,都还不错,你问过她们没有,你准备带她们出嫁还是重新挑人?要是没有合适的,外祖母这里倒是有人,给你挑几个老实的,陪嫁不是小事,还是要好好选一下,最好是老实安份的。”

    吴老夫人拍了拍菁姐儿的手,让她坐下。

    萧菁菁坐了下来:“外祖母,我问过了。”

    “哦?”吴老夫人还以为菁姐儿想不到,倒是有些意外,想到什么,看了赵嬷嬷一眼,笑了笑。

    萧菁菁感觉到外祖母的目光,看向嬷嬷:“是嬷嬷提起,我才想到,就问了紫嫣几人。”

    “很好,有些事你不懂,该提醒就提醒。”吴老夫人向着赵嬷嬷。

    “老夫人,这是老奴应该做的。”赵嬷嬷行了一礼。

    “你就不要谦虚了你做得很好。”吴老夫人道,再次看向菁姐儿。

    所有人看看赵嬷嬷又看向吴老夫人。

    “问过那几个丫鬟,怎么说?”吴老夫人继续问外孙女。

    “紫嫣和秋雨不想出府嫁人,想跟着孙女,采薇早就定子亲,到时候会出府嫁人,香草也愿意跟着孙女出嫁。”

    萧菁菁开口。

    “哦?那就好,只是还差一个。”

    吴老夫人挑了挑眉,又点了占头:“要是没有合适的,外祖母给你找个合适的?外祖母记得你身边是四个丫鬟才对,有一个叫绛雪的。”

    “不用了外祖母,孙女在府里找了一个。”萧菁菁道:“那个丫鬟背主,孙女发卖了。”

    “外祖母知道了,我可怜的菁姐儿。”吴老夫人问没有多问,这些丫鬟不听话没有必要留在身边,她好像听说过:“菁姐儿你说找了,怎么样?”她还是相信菁姐儿的眼光,就怕菁姐儿太年轻,被糊弄了。

    扫了赵嬷嬷一眼。

    赵嬷嬷恭敬俯身。

    萧菁菁看在眼里,知道外祖母担心:“是小厨房一个三等的丫鬟,年岁相当,爹娘在庄子上,看着还好,嬷嬷也觉得好,孙女问过。”萧菁菁回答。

    “外祖母相信你的眼光,不过总归要看过,紫嫣秋雨两人外祖母是见过,也知道,是你父王给你挑的,外祖母倒是放心,其余的,你说的那个香草是新挑的?外祖母怎么不知道,还有小厨房的三等丫鬟,会不会?”

    吴老夫人没有说完,意思很明白。

    不是很放心。

    她记得菁姐儿微边的四个丫鬟都是她那女婿安郡王挑的,之后一直只看到紫嫣三人。

    “香草是之前挑的,因为刚到孙女身边,就没有带出去,所以外祖母没有见到,至于小厨房的三等丫鬟,孙女准备先放在身边看一看。”萧菁菁道。

    “这还差不多。”吴老夫人稍微放心了:“人呢,叫来我见一见。”

    “我让嬷嬷去叫人,外祖母。”萧菁菁看向嬷嬷。

    “老奴马上就去,老夫人,郡主等一下。”赵嬷嬷知道郡主的意思,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吴老夫人轻应了一声,问起嫁妆的事,府里没有女主人,她又不方便,有时候想到什么,想和菁姐儿,只能派人来,人老了,很多事刚想起来就忘了,只能靠菁丫头自己。

    萧菁菁把父王让她带着母妃留下的嫁妆出嫁的事告诉外祖母,还有父王说会给她准备一万两压箱底,还有几处庄子。

    以后几位庶妹出嫁,按照庶女的标准,各人五千两。

    吴雯三人也听着。

    听到姑父要把姑母的嫁妆全部给表姐,还要给一万两压箱,觉得姑父对表姐很好,周嬷嬷没有开口。

    其他的丫鬟婆子微抬头。

    “你父王看来是觉得以前亏待了你,你父王对你还算好,不要怨你父王。”吴老夫人叹了口气,她这个女婿算没有让她失望,就算再怎么,对菁姐儿还是好的,宠着菁姐儿长大。

    她怕菁姐儿因为三丫头怨。

    “孙女知道。”萧菁菁看出外祖母的意思。

    “好。”吴老夫人又说了一个好字。

    “表姐的嫁妆好多。”吴雲这时道,吴雯点头,吴莲羡慕的望着表姐,她知道自己要是出嫁,母亲不会管她,父亲也不会管。

    只有祖母。

    “雲丫头羡慕什么,不知羞。”吴老夫人睥了雲丫头一眼。

    小姑娘什么都敢说。

    “祖母,表姐嫁妆真的多啊。”吴雲挽着祖母的手,摇了几下。

    “等你这丫头定了亲,冢母也会为你办一份丰厚的嫁妆,你娘也会为你准备,你倒是羡慕起你表姐来了。”吴老夫人扫了几个孙女一眼。

    “孙女。”吴雯想说什么。

    “大姐姐嫁妆也多。”吴雲笑嘻嘻的。

    “你这个丫头,知道了?”

    吴老夫人失笑,目光掠过莲丫头,看到莲丫头眼中的羡慕,知道这个莲丫头羡慕菁姐儿,老三两人是不会管的:“等你们两个丫头也定了亲,该有的都会有。”

    吴莲眼中都是喜悦。

    “祖母,那孙女就等着了。”吴雲又摇起吴老夫人的手撒娇。

    “鬼丫头。”吴老夫人叹气。

    萧菁菁带着笑,知道外祖母虽然也疼她,但雲表妹是在外祖母面前长大的,外祖母对雲表妹也是疼爱的。

    “菁丫头。”吴老夫人转回头。

    “外祖母。”

    萧菁菁笑着道。

    吴老夫人知道菁姐儿亲自绣嫁衣,嫁妆在绣:“绣嫁衣可以,外祖母不反对,只是多休息,不要熬坏了眼晴。”

    “孙女知道。”萧菁菁知道外祖母是关心她。

    “表姐的针线那么好,要是让我绣,我可不会绣。”吴雲再次在一边笑。

    “你这丫头还好意思说?”吴老夫人简直是不知道怎么说雲姐儿这个丫头,看了她一眼,不会针线倒是好意思说。

    “祖母,孙女也想学,也想像表姐,无奈学不会。”吴雲又撒起娇。

    吴老夫人懒得说她了。

    “二妹妹只是不愿学。”吴雯开口,为二妹妹解围。

    “雯丫头不用帮雲丫头,雲丫头什么时候像你表姐还有大姐姐一样,祖母就放心了,就是你三妹妹也比你好,祖母让人教你三妹妹学规矩,还有学字学针线,你三妹妹都比你强。”吴老夫人还是盯着雲丫头。

    “祖母!”吴雲又摇祖母的手。

    “孙女不像二姐姐那么聪明。”吴莲小心望了一下二姐姐还有大姐姐表姐还有祝颂母,怯生生的。

    “你不必怕,你二姐姐就是一个懒东西。”吴老夫人了解莲姐儿,打断她。

    “三妹妹不要谦虚了,到时候祖母又怪我,大姐姐表姐三妹妹都比孙女厉害。”吴雲带着笑。

    “知道就好!”

    吴老夫人开口。

    “祖母,你嫌弃孙女!”

    “老夫人,郡主,几位表姑娘。”赵嬷嬷走了进来,行了一礼,抬起头来:“紫嫣几人过来了。”

    所有人看向赵嬷嬷,没有再说话。

    “让她们进来吧,外祖母。”萧菁菁看着嬷嬷,让嬷嬷起来,对外祖母道。

    “嗯,让她们进来。”吴老夫人向着赵嬷嬷。

    赵嬷嬷退到外面。

    很快,紫嫣秋雨还有采薇香草以及叫梅兰的丫鬟走了进来,行了一礼,抬起头来,看着郡主还有老夫人。

    “你们起来吧。”萧菁菁看着她们。

    “谢郡主。”紫嫣几人站起身,恭敬的。

    香草小心的看了眼老夫人,她知道老夫人来了。

    梅兰抬了一下头就垂下眼帘。

    吴老夫人没有问,她观察着这几个丫鬟,这几个丫鬟可是菁姐儿身边的,要作为陪嫁跟着菁姐儿出嫁到纪府。

    不能出错。

    她先看了眼采薇,这个丫鬟是要出府嫁人的,似乎是签的活契,不知道她那女婿安郡王怎么挑的人,签活契的也放在菁姐儿身边。

    不过看着还看稳重,也没有出过错,紫嫣和秋雨这两个丫鬟,一直服侍菁姐儿还算尽心,不用太担心。

    只有这最后叫香草还有梅兰的丫鬟让她有些担心。

    “抬起头来。”过了一会她开口。

    香草小心抬起头,梅兰很紧张,过了一会,她慢慢抬起头,很紧张,不敢多看。

    吴雯几人看着。

    吴老夫人看清了两个丫鬟的样子,看了几眼:“叫什么。”

    萧菁菁没有说话。

    “奴婢叫香草。”香草必竟在郡主身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她跟着紫嫣还有秋雨姐姐学,看向老夫人,恭敬的道。

    “奴婢叫梅兰。”梅兰也紧张的道。

    “香草?”吴老夫人盯着香草

    “是,老夫人。”香草再度低下头来。

    吴老夫人看了看,她也算是练出来了一双利眼,这个叫香草的丫鬟,不像不安份,要是真是不安份的逃不过她的目光。

    “还不错。”

    “外祖母。”萧菁菁望着外祖母。

    吴老夫人看着菁姐儿:“这个丫鬟还算不错。”

    香草心头一松,她不知道老夫人还有郡主的话是什么意思,又看了郡主还有老夫人一眼。

    吴老夫人又看向叫梅兰的丫鬟:“梅兰?”

    “回老夫人的话,奴婢是梅兰。”梅兰恭敬的回道,她听说过老夫人,是郡主的外祖母。

    吴老夫人盯着她的脸,还有表情,梅兰不明白老夫人为什么一直看着她。

    “也是个心思清明的。”半晌,吴老夫人对菁姐儿道:“外祖母也能放心了,你的眼光没有出错。”

    梅兰低垂起眼帘。

    “外祖母。”萧菁菁想说话。

    “有她们在,都是好的,外祖母也放心了。”吴老夫人提起的心思算是放下。

    她又拍了拍菁姐儿的手。

    萧菁菁知道外祖母觉得香草和梅兰不错,赵嬷嬷心里一松,不再担心夫人会看不上梅兰。

    吴雯三人看向祖母和表姐,不知道祖母是怎么看人的。

    “你们看着祖母做什么,祖母教过你们怎么看人。”吴老夫人目光落在她们身上,菁姐儿她也教过。

    菁姐儿没有让她失望。

    雯丫头有老大媳妇教,雲姐儿聪明,莲姐儿出身三房,底气不足,她要好好看看,挑个家世差一些的。

    “菁姐儿和我说了,你们想要陪着菁姐儿嫁到纪家,既然如此,你们就要多学一些,到时才能帮上你们郡主。”吴老夫人再次盯向紫嫣几人。

    “奴婢会好好学。”紫嫣几人恭敬回答。

    “你们是菁姐儿信重的丫鬟,紫嫣秋雨你们两人更是服侍你们郡主多年,到时候要帮着你们郡主在纪家站住脚根,香草和梅兰你们两个要多向紫嫣秋雨学习,知道吗?”

    吴老夫人又开口。

    “到时候你们就是菁姐儿最信任的人,作为陪嫁,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应该明白,可不能给你们郡主丢了脸。”

    “奴婢明白。”

    紫嫣几人看向郡主。

    “明白就好。”吴老夫人想到什么,收回目光,注视着菁姐儿:“菁姐儿,外祖母把周嬷嬷留给你,这几个丫鬟虽然不错,还有不少东西要学,让周嬷嬷教一下她们。”

    周嬷嬷走了出来。

    “周嬷嬷要服侍外祖母,外祖母!”萧菁菁想要说什么。

    “外祖母身边哪里就缺一个人,听外祖母的,嗯,菁姐儿,让周嬷嬷留下来,好好教一下这几个丫鬟,省得到时麻烦。”

    吴老夫人截住菁姐儿的话。

    赵嬷嬷倒是觉得好。

    “孙女谢外祖母。”萧菁菁没有再说。

    “菁姐儿,外祖母希望你过得好。”吴老夫人叹了口气。

    “外祖母放心,孙女会过得很好的。”萧菁菁望向外祖母,紫嫣几人看着郡主和老夫人。

    “好。”

    吴老夫人又说了一个好字。

    “表姐,祖母真疼你,把周嬷嬷都留了下来。”吴雲不满的笑着说。

    吴莲眼中又有羡慕,吴雯没有觉得祖母偏心表姐,娘说祖母心中只有二妹妹和表姐,她不觉得。

    祖母对她也很好。

    表姐吃了那么多苦。

    “你这丫鬟,说什么呢。”吴老夫人白了雲丫头眼。

    “祖母就是。”

    吴雲还是闹着。

    “等你定亲,祖母也会给你,你闹什么。”吴老夫人又白她一眼。

    “祖母。”吴雲没有不自在:“我要嫁个像纪四叔那样的。”

    “真不知羞。”

    吴老夫人说完,转过头来,让紫嫣几人下去,让周嬷嬷也下去,等人下去后,她又想起一件事:“菁丫头,侧妃还有柔姐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雯几人也好奇的注视着表姐。

    她们是来的时候才知道萧柔柔还有那位庶出的姑母在和表姐去皇恩寺上香后,不见了。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听祖母问表姐,忙听着。

    她们都不喜欢这位庶出姑母,还有柔表妹。

    “外祖母。”萧菁菁看了看嬷嬷,赵嬷嬷上前,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萧菁菁把对父王说过的话说了一遍。

    “自作孽不可活,还找什么找,不用管她,知道菁丫头。”吴老夫人听完,很气愤,脸色不好,觉得吴氏和柔姐儿就是活该,完全是自作孽。

    居然想要害菁姐儿。

    害人不成自己出了事。

    吴雯三人也觉得。

    她们相信表姐的话,表姐差点就出了事,幸好遇到纪四叔才没事。

    表姐看在姑父的面子上,派了侍卫不计前嫌,却怕表姐想要害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愿跟着表姐一起。

    被人带走,不知去向。

    “你父王还在派人找?”吴老夫人问菁姐儿:“你父王没有怪你吧,这些你和你父王说了吗?菁姐儿。”

    她那女婿安郡王她还是知道。

    就怕会怪菁姐儿。

    吴雯三人也想知道。

    “和父王说了,父王说三妹妹是无辜的。”萧菁菁听出外祖母的担心,没有多说父王当初曾怀疑是她动手害了吴氏还有萧柔柔。

    “王爷开始还怀疑是郡主害了吴侧妃还有三姑娘。”赵嬷嬷见郡主没有说,替郡主委屈,老夫人就在面前,该让老夫人知道。

    “嬷嬷。”

    萧菁菁闻言,看向嬷嬷。

    “郡主,该让老夫人知道。”赵嬷嬷道:“老奴替你委屈,明明是吴侧妃想害你,王爷还以为是你——”

    “嬷嬷。”

    萧菁菁定定看着嬷嬷。

    赵嬷嬷:“老奴不说了。”

    萧菁菁回过头。

    “你啊,菁姐儿,怎么不和外祖母说,你父王就是一个糊涂的,耳根子软,被人蒙骗了,以后就好了。”吴老夫人安慰起菁姐儿,她虽然生气,觉得安郡王事非不分,冤枉了菁姐儿,想到吴氏和萧柔柔以后不可能再作妖,放宽心。

    “姑父竟以为表姐想要害柔表妹她们?”吴雲是知道姑父偏心表姐的,没想到姑父会这样认为,吴雯三人都没有想到。

    她们一直以为姑父是宠表姐的,就算再如何,姑父还是宠着表姐的。

    “父王听完就没有再怀疑。”萧菁菁道。

    “你父王要是还是怀疑,那就真的是!”吴老夫人没有说完,意思很明白。

    “姑父太过份了。”吴雲替表姐不平。

    吴雯点头,吴莲也跟着点头,她一直以为表姐比自己幸运,没想到也会——

    “外祖母不必生气,父王会怀疑情有可原。”萧菁菁并没有放在心上:“当时只有我,我和三妹妹还有吴侧妃的关系,父王是清楚的,吴侧妃还有三妹妹出了事,父王会有所怀疑很正常,父王也没有认定是我,只是问一下,我说了,父王就信了,只是说三妹妹是无辜的,想要找到三妹妹,不知道那些人把三妹妹带去了哪里,父王怎么也没有找到,父王不找到三妹妹是不会罢休的。”

    “菁姐儿,你就是太心软了,太心慈了,才会让一起子爬到头上,你父王也是耳根子软,好在以后不会了,柔姐儿和侧妃在哪里,没有人知道,要我来看,没什么好找的,这么多天还没有找到,多半是找不到,就是找到,难道还接回来,名声呢,应该是上天看不过去。”

    吴老夫人不会与死了的人计较。

    就算没死,也和死人差不了多久。

    难道还有人救下吴氏和萧柔柔?

    她摇了摇头。

    “什么叫情有可原,要是换一个人不一定会原谅,光你父王怀疑你就不对,你不必替你父王说话,什么柔姐儿是无辜的,她有那样的娘就不无辜,明眼人知道了都能看出是有人害人不成害了自己,也是大胆,连贼人也找了,还在马上动手,你父王要找就让他找吧,总有一天会死心。”

    吴老夫人心中担心的一点是安郡王心中并没有全信菁姐儿的话。

    只是她不想在菁姐儿面前提起。

    想到她让人查女儿之死。

    似乎有眉目了,只要查出来,告诉女婿安郡王,到时候安郡王应该不会再记着吴氏,索性打定主意不让菁姐儿多想。

    吴雯三人连连点头,觉得祖母说得对。

    萧柔柔就算找到了,名声也完了。

    表姐太心软了。

    要是她们,她们才不会。

    “孙女知道。”萧菁菁就是知道,才没有拦住父王找吴氏还有萧柔柔。

    “知道就好。”吴老夫人拍了拍她手:“还有一点,你要好好想想,外祖母也是才想到,你父王要不了多久又会回京,你父王身边原来就一个侧妃,现在你父王身边算是没有人,你父王是不可能不让人服侍,你看是等皇上太后发现赐婚或者赐一个妾给你父王,还是你劝你父王继娶亦或者纳几个妾。”

    这样的事,原本不该和菁姐儿说。

    雲姐儿几个也不该听,但能作主的只有菁姐儿,雲丫头几个也都大了,要出嫁了,这些事听一听对她们以后也有好处。

    “祖母,你的意思是?”吴雲看着表姐。

    “你们表姐都还没有说话,你倒是。”吴老夫人睥她一眼。

    萧菁菁听出了外祖母的意思:“外祖母。”

    “菁姐儿,你不必觉得如何,你父王不可能没有人服侍,也不用觉得如何,之前不是还有侧妃吗,你娘死了多年也看不到,男人啊,所以,你想一想。”吴老夫人说得很委婉。

    萧菁菁却明白外祖母是为了她好。

    “外祖母,父王那里。”

    “外祖母是怕宫中有意赐婚,你父王还年轻,得皇上信任,多少人看着,说不定有人看中,求赐婚,外祖母更怕是皇上有想法,到时候于你不利,你父王也不一定愿意,以前有侧妃在,没有人说什么,等过一段日子,事情过去,难免。”

    吴老夫人又说。

    “外祖母我会劝父王的,和父王提。”

    萧菁菁知晓轻重。

    她希望父王一直心中只有母妃,永远只喜欢母妃。

    可她知道不可能。

    外祖母已经利害关系说出来了。

    “你明白就好。”吴老夫人欣慰。

    “外祖母,不知道父王会不会?”萧菁菁相信只有她开口,父王会答应。

    吴雯三人见表姐答应,吴雲想到以前听到,姑父心中只有姑母:“姑父不是喜欢的是姑母吗。”

    吴老夫人不想和她多说,小丫头知道什么。

    “以后你们就知道了,不要太相信男人,男人的话还有承诺听听就算了,菁姐儿你们要明白。”吴老夫人教起其他来。

    “祖母,你说过了。”吴雲开口。

    “外祖母我也不能信四爷吗?”

    萧菁菁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问。

    “永叔你可以信。”吴老夫人却道。

    “纪四叔就能信,别的人就不能?”纪雲紧跟着问。

    吴老夫人没有回答,问了赵嬷嬷什么时辰,纪家的人该要来了。

    紫嫣从外面进来:“郡主,老夫人,几位姑娘来了。”

    吴老夫人知道是萧芸芸三人,看着菁姐儿,萧菁菁对上外祖母的目光,回转身:“让她们进来吧。”

    “是,郡主,老夫人。”紫嫣行了一礼退下去。

    吴雯三人对视一眼。

    赵嬷嬷皱眉。

    不一会,萧芸芸萧琳琳萧媛媛走了进来,先行了礼,小心的看了老夫人一眼,又望向大姐姐:“大姐姐。”

    “你们来了。”萧菁菁淡淡的。

    “是。”萧琳琳三人点头,她们抬起头来,没有那么拘束,跟在后面的丫鬟婆子跪在地上。

    “起来吧。”吴老夫人扫了一眼。

    婆子和丫鬟忙起来。

    萧琳琳三人看向吴雯三人,她们知道今日是纪家派人纳征还有请期的日子,大姐姐要不了多久就要出嫁。

    到时候就只有她们了。

    萧芸芸主要是担心阿弟,萧琳琳和萧媛媛知道大姐姐出嫁后,父王肯定不会管她们,说不定会忘了她们,她们不可能再这么方便的见到大姐姐。

    她们的亲事姨娘是作不了主的,只有大姐姐还有吴老夫人能作主。

    就在这时。

    秋雨走了进来:“郡主,老夫人,几位姑娘,表姑娘,纪家来人了。”

    “哦,来了?”吴老夫人站起来。

    萧菁菁扶住外祖母。

    吴雯也扶住祖母。

    “是,老夫人。”紫嫣回答。

    “打开大门,迎接,走。

    吴老夫人说着,回过头,拉住菁姐儿的手:“跟我出去,菁姐儿。”萧菁菁点头,吴雲想看看纪四叔送什么彩礼来。

    萧琳琳几人也好奇。

    不久,安郡王府的大门大开。

    不少的人知道纪家今日来安郡王府送聘。

    不少人围观。

    纪家来了很多人,抬着聘礼,纪尧也来了,把玩着手上的玉板指,骑在马车,到了安郡王府翻身下马。

    吴老夫人安排着人迎纪家的人。

    纪家送聘的队伍从大门进了安郡王府。

    纪尧把玩着玉板指。

    吴老夫人安排的人迎过纪家送聘的人。

    吴老夫人带着菁姐儿看着纪家送来的聘礼摆放不下。

    知道永叔也来了。

    让老大和老二去招呼。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吴三老爷也来了,一直在外院,等候。

    *

    纪府,祠堂。

    头发披散,形容狼狈,只着中衣的纪宁看着祠堂外面,听着外面的声音,他知道今日是四叔去安郡王向萧菁菁那个女人下聘的日子,四叔真的要娶萧菁菁。

    四叔为什么就能娶萧菁菁,他却连见瑶儿一面也不行。

    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但他不怕,他失去了瑶儿,他只担心瑶儿好不好。

    第一次被秦王发现他很怕,现在他忽然不怕了。

    “大公子。”侍卫的声音开口。

    纪宁看了眼前的侍卫一眼。

    那日回府,他被四叔送到了祠堂抄祖训,他抬头,看着前方列祖列宗的牌位,跪在地上,他昂起头。

    他记不清自己跪了多久,抄了多久的祖训。

    低头,拿起一边的毛笔,纪宁抄起来。

    侍卫看着面前的大公子。

    宜园。

    纪老夫人知道今日送了聘定了日子,菁华郡主就要入府了。

    老四她不用担心了。

    老四不知道做了什么,外面已经没有关于老四和菁华郡主还有宁哥儿的流言,她现在担心的是宁哥儿,想到宁哥儿做的事,宁哥儿又跑出去见顾家的丫头被秦王发现。

    “你说是不是给宁哥儿定一门亲事。”纪老夫人问张嬷嬷。

    张嬷嬷觉得老夫人想得再好,大公子不愿意也没办法。

    “算了,早知道就早点给宁哥儿结一门亲事。”纪老夫人没有等张嬷嬷回答,摇头,秦王那里还不知道。

    老四说到时看。

    还是想一想高兴的事。

    宁哥儿就随他去吧。

    顾府。

    顾瑶被关着学规矩,黛眉看着神色憔悴的姑娘:“姑娘吃点东西吧。”

    她走到姑娘身边。

    顾瑶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姑娘。”

    黛眉很担心,姑娘这样是不行,她再次开口:“姑娘,秦王殿下——”

    顾瑶突然有了反应,她看向黛眉,神色冷冷的,黛眉不敢再说话,那日姑娘被秦王用剑指着,秦王身上带着杀意。

    差点就杀了姑娘。

    最后秦王殿下虽然没有杀姑娘,但是却在姑娘的脖子上刺出一道血口,不止让人送了姑娘回储,还派了人不知道和老夫人还有老爷说了什么。

    老夫人老爷把姑娘关了起来。

    大公子也被老爷罚了。

    都不准来看姑娘,夫人也病倒了。

    纪公子还不知道怎么样,不知道秦王殿下会不会对付纪公子,幸好周公子也在,宜妃娘娘派来的两个嬷嬷就守在外面。

    顾瑶知道秦王真的厌恶了她,想要杀她,她不知道秦王为什么会知道她和纪公子又见面的事。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