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顾瑶的解释
    熙和帝吃了一点点心,处理了政务,批阅了新送来的奏折,准备去御花园散一下一步,他起身。

    面容俏丽的宫人红着脸退到一边。

    熙和帝看了她一眼:“陪朕去御花园走一走。”

    宫人脸更红:“是陛下。”

    “陛下。”

    总管公公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进来。”熙和帝没有再看宫人,看着殿外,威严的道,总管公公从外面进来,恭敬的俯着身,行了一礼,恭敬抬头。

    “传完旨了?”

    熙和帝看了他一眼。

    “是,陛下。”总管公公看了陛下,扫到一边的宫人,不敢多看,这个宫人可是最近圣上因为宜妃娘娘的原因,宠着的宫人,算是圣上面前的红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成了后宫的娘娘,哪里是他这样的阉人能看的。

    “怎么样?”熙和帝问,总管公公看了一旁的宫人。

    宫人也看向总管公公,白皙俏丽的脸上带着好奇,她原本是别宫的宫人,陛下喜欢她,留她到身边,都说陛下喜欢她。

    她脸更红了。

    “下去吧。”熙和帝朝宫人,挥了一下手,宫人咬了咬唇,陛下不是让她陪着去御花园吗?

    “陛下。”宫人红着脸微抬头,望着陛下。

    “朕有点事,你先退下,一会朕再叫你,陪朕去御花园。”熙和帝倒是没有生气,笑着对宫人道。

    “奴婢等着陛下。”

    宫人脸更红,更显俏丽,多了妩媚,熙和帝点头,示意她下去。

    宫人红着脸退了下去,退下去前看了总管公公一眼,总管公公不敢抬头。

    熙和帝回过头,目光落在总管公公身上,总管公公感觉到陛下的目光,他再一次抬起头,望向陛下:“陛下。”

    “说吧。”

    熙和帝威严开口。

    “回陛下。”总管公公松了口气,把安郡王府还情形说了出来,他知道陛下问的是什么,还有宫外的情形告诉陛下。

    “看来朕倒是做了一件好事。”熙和帝挑了一下眉头了。

    总管公公低下头正要说什么,这时,有小太监的声音响起。

    总管公公不敢动,微抬头,熙和帝睥了睥总管公公,挥手,让他出去看看,总管公公退了出去。

    “师傅。”

    御书房外站着一个小太监,看到出来的总管公公,笑着,忙讨好的上前,小声的:“师傅在做什么。”

    “你这小子。”

    总管公公看了眼四周,拍了他的头一下:“到底什么说,说,陛下还在里面等着呢,要是没有事!可饶不了你。”

    “师傅回宫了?还以为师傅还没有回宫,陛下身边那个宫人。”小太监也知道师傅在陪着陛下,陪笑了两声,再上前,小声的说了什么。

    总管公公听完,倒是没有生气:“你这小子,安份点,什么事都敢说,住嘴,没事不要来。”

    “知道,师傅。”小太监笑嘻嘻的,总管公公看了他一眼,让他下去,又扫了眼四周,回转身回到御书房。

    熙和帝背负着双手,转身。

    “陛下,宜妃娘娘。”总管公公小跑上前,行了一礼。

    “宜妃怎么了?”熙和帝终归还是放不下宜妃,漫不经心的问,总管公公闻言,忙:“陛下,宜妃娘娘派了人来,求见陛下。。”

    “哦。”

    熙和帝平静的:“宜妃说什么。”

    “宜妃娘娘说多谢陛下成全。”总管公公又道,注视着陛下的表情变化。

    “知道就好。”

    熙和帝哼了声:“还有什么。”

    “宜妃娘娘挑出的宫人,已经送到秦王府,给秦王殿下。”总管公公想到徒弟说的话,他开口。

    “送去了?”熙和帝知道宜妃想干什么,眸光一闪,看不出有什么:“秦王收下没有?”

    “秦王殿下收下了。”

    总管公公回答。

    “收下了?”熙和帝眼中若有所思,紧盯着总管公公。

    总管公公知道陛下在想事情,不敢打扰陛下,直到外面脚步声响起,他看了陛下一眼,小心的退了出去。

    “什么事?”

    “师傅,贵嫔娘娘来了,说是怕陛下累着。”

    “贵嫔娘娘?”

    总管公公听了,皱眉,看了一眼远处走过来的贵嫔娘娘,想到这几日,陛下还算宠贵嫔娘娘,基本都是招这位贵嫔娘娘侍寝,三公主也是受宠的,那日三公主虽然对着陛下说了想要嫁给太傅大人的话,陛下也只是教训了三公主,没有厌了三公主,要是换成二公主大公主,说不定陛下已经厌弃了,不过大公主二公主原本就不得宠,挥了一下手,回到御书房里面,还是要和陛下说一声。

    不知道陛下——

    “陛下。”他看着陛下。

    熙和帝淡淡的看着他。

    “陛下,贵嫔娘娘来了。”总管公公开口。

    “她来做什么?”熙和帝皱眉。

    “贵嫔娘娘怕陛下累到。”总管公公小心的道,不知道陛下会不会见贵嫔娘娘,虽然这几日贵嫔娘娘也算得宠,听说后宫酸得不行,又有三公主在,贵嫔娘娘以前可不敢来御书房。

    看来陛下这几日的宠爱让贵嫔娘娘也有了底气,御书房以前只有宜妃娘娘敢来找皇上。

    圣心难测。

    “陛下?”

    “让她回去,说朕没空见她,让她看好三丫头。”熙和帝知道贵嫔来是为了什么,为了三丫头,这几日,三丫头一直在他的耳边磨,只有三丫头敢磨他,几个丫头,他最宠的就是三丫头,但他不准备成全三丫头,三丫头被他宠坏了,什么都想要,也不看看是什么,所以他不打算见。

    “老奴马上去。”总管公公想到三公主的心思,知道贵嫔娘娘应该是为了三公主而来,陛下看出来了,厌烦了,三公主不知道怎么看上了太傅大人,竟想让陛下赐婚。

    想要嫁给太傅大人,三公主太任性了。

    “去,让那个小宫女过来,陪朕去御花园走一走。”熙和帝又道。

    “是,陛下,老奴这就去。”

    看来那个宫人更得陛下的欢心,总管公公退了下去。

    到了御书房外面,他看到了贵嫔娘娘。

    “陛下不知?”余贵嫔长得很美,美艳娇媚,一袭粉红的宫装,带着宫人,骄笑着。

    “贵嫔娘娘还是回去吧,陛下还有事,没有空见贵嫔娘娘。”总管公公没有留情,这位贵嫔娘娘比宜妃娘娘差远了。

    也不多说,让人去通知那个宫人,太后想要陛下纳新人的事,后宫并不是秘密,后宫的女人好不容易等到宜妃失宠,又有新人要入宫,一个个拼了命想要让皇上多看一眼。

    “陛下没有空,那妾就不打扰了,这是妾做的点心,请陛下尝一尝。”余贵嫔倒是没有怀疑。

    晚上陛下也会来她的宫里。

    这几日都是。

    她来这里,一是为了昭宁那丫头,二是为了让后宫的女人看看,她现在才是后宫第一人,皇上的宠妃。

    宜妃早就是过去式了,也为了在新人入宫前打听一下新人的情况,有所准备,夺得皇上的圣宠,虽然听到总管公公让人去找一个宫人,也没有放在心上。

    她吩咐宫人把点心送上。

    宫人上前。

    “麻烦宫人给陛下。”

    总管公公接过宫人手上余贵嫔的点心:“杂家会的。”

    “陛下要是有什么,请公公通知一声。”

    余贵嫔又让宫人上前塞给总管公公一个荷包。

    “杂家多谢贵嫔娘娘了。”总管公公接过,捏了捏,收了起来,余贵嫔笑着,美艳高贵,没有再说什么,带着宫人回了宫。

    总管公公看了看这位贵嫔娘娘,这位贵嫔娘娘在后宫的娘娘里,算是出众的,转身就回了御书房,他是陛下身边的大太监,可不是这些娘娘身边的,直接把余贵嫔给的荷包:“陛下,这是贵嫔娘娘给老奴的。”

    熙和帝知道这些女人想什么,看了眼荷包,不在意:“给你,你就收起来。”

    “那老奴就收起来了,跟着陛下,老奴总是收到各宫娘娘送的东西,老奴——”总管公公望着陛下,磕了一个头,笑着。

    “各宫娘娘竟知道老奴的爱好,老奴就爱银子。”

    “你这老货!”

    熙和帝笑了,踢了总管公公一脚,总管公公还是笑,爬了两步,望着陛下:“能服侍陛下,才是老奴的福气。”

    “还不服侍朕。”熙和帝失笑。

    总管公公从地上爬起来,服侍陛下。

    熙和帝带着宫人到了御花园散步。

    余贵嫔回到宫中,一眼就看到女儿,她带着宫人走进。

    昭宁公主一下看到母嫔,飞一样起身,跑到母嫔身边,往母嫔身后看了看,嘟着嘴,很不高兴:“父皇呢,母嫔。”

    “你父皇当然是有事。”余贵嫔看了她一眼。

    “母嫔,你答应女儿的。”

    三公主昭宁公主拉住余贵嫔。

    “母嫔是答应了你,但是你父皇有事。”余贵嫔道。

    “父皇能有什么事,母嫔没有见到父皇吗?父皇晚上会不会来?”昭宁公主摇着余贵嫔的胳膊,撒娇的。

    “你父皇晚上会不会来,我也不知道,你父皇在忙,我哪里能见到。”

    余贵妃说。

    “母嫔,父皇为什么不答应女儿?”三公主昭宁公主又撒娇。

    “你父皇有你父皇的考量。”余贵道:母嫔也不知道纪太傅有什么好,让你这个小丫头这么喜欢,磨了几天了。”

    “母妃,女儿想嫁给纪太傅,女儿就喜欢纪太傅。”

    三公主昂着头。

    “好,母嫔知道,不过你要和你父皇说才有用,纪太傅不是和安郡王府菁华郡主定亲了吗。”

    “表姐哪里配得上纪太傅。”

    不久,圣上带着宫人在御书房散步的消息传开。

    余贵嫔和三公主也听到了。

    余贵嫔美艳的脸变得不好。

    “母嫔你还说父皇有事,父皇哪里有事。”三公主不高兴了:“我要去找父皇。”说着就往外面冲。

    余贵嫔:“你父皇——”她想到宫中的传言,陛下身边有两个宫人,一个是陛下看上,一个是太后送的。

    很得陛下喜欢,她原本不信,陛下为什么不见她,却有时间陪那两个宫人,陛下明明这几日都是歇在她这里,她以为陛下是宠她。

    难道她连两个宫人也不如吗,她比不上宜妃那个老女人,连两个宫人也比不上吗。

    余贵嫔的脸色很难看,见女儿跑了出去。

    “来人!”

    她站起来。

    “娘娘。”宫人进来。

    “去看看三公主去了哪里,是不是找陛下去了,追上三公主,要是遇到陛下,就说你是去找三公主的,看看陛下身边的宫人长什么样子。”

    “娘娘。”宫人抬头。

    御花园,熙和帝和身边的宫人说着什么,总管公公指挥人驱散了宫人,看着陛下和宫人。

    宫人娇羞的笑着。

    陛下看起来心情很好,他松口气。

    陛下高兴就好,就怕陛下不高兴,他又看向宫人,这个宫人居然能让陛下高兴,比太后娘娘送来的那个宫人还要讨陛下欢心。

    宫人拈了一朵花,转过身,不知道是不是在问陛下,陛下上前接过花,总管公公低下头,接下来的不是他能看的。

    忽然脚步声响起,总管公公脸色一变,皱眉看过去,是谁,让人去看看,脚步声越来越近。

    “父皇。”

    三公主冲了出来,身后跟了不少宫人。

    “三公主慢点,慢点。”

    “父皇。”三公主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总管公公看到是三公主,示意人拦下三公主,转向陛下,熙和帝也听到了声音,退后一步,皱眉看着三丫头。

    宫人脸很红,小心看了三公主,退到后面,低下头。

    “父皇。”

    三公主冲过来,跟在后面的宫人不敢像三公主一样,跪在地上,行礼。

    熙和帝没有理会,只注视着三丫头:“三丫头来做什么。”

    “父皇不是忙吗,怎么有空,父皇,女儿想嫁给纪太傅,父皇。”三公主冲到熙和帝身前,拉住熙和帝的胳膊。

    总管一听知道不好,忙让人退开。

    *

    宜妃知道琰儿留下宫人,松了口气,琰儿应该是明白她的意思。

    她已经知道是琰儿进宫,见了圣上,提出想早日成亲,琰儿应该也是为了应付外面那些不知道哪里传出来的传言。

    她让人查,想要查出是谁造谣,一直没有查到,她不知道是不是太子,太子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竟说琰儿喜欢男人。

    从宫人口中得知纪家今日到了安郡王府送聘礼,皇上太后那个老太婆赐了东西下去,宜妃脸色很不好看。

    太后那个老太婆还有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娘娘,贵嫔去了御书房,陛下没有见,三公主似乎想要嫁给纪太傅。”宫人又道。

    “余氏这是想学本宫?她以为她已经得宠了?不知道圣心难测吗,昭宁那丫头喜欢纪四,想嫁给纪四?”宜妃笑了。

    “是,娘娘,贵嫔娘娘以为皇上会见她,没想到——”宫人没有说完。

    “圣上没有同意。”宜妃截住宫人的话。

    “是。”宫人点头。

    “圣上是明君怎么会同意,昭宁那丫头一向得圣宠,说不定——就算不能成,也能多些麻烦,被公主喜欢,不知道纪四会怎么做。”宜妃笑了起来。

    宫人不敢说话。

    没有多久。

    宜妃得知了皇上带着宫人在御花园散步,皇上兴致真好,让身边的宫人去小厨房炖滋补的汤一会给陛下送去。

    “煲好后送去给陛下,本宫怕陛下累倒。”

    “是,娘娘。”宫人有些迟疑,娘娘总是这样,陛下要是生气?

    宜妃自有打算,宫人低头退了下去。

    宜妃没有再说什么

    “娘娘,三公主跑到御花园找皇上了。”

    “希望昭宁那丫头不要辜负了本宫的期待。”

    *

    慈宁宫,太后正生气:“三丫头喜欢纪太傅?”

    “三公主应该是。”宫人想要说什么。

    太后怎么也没有想到,没有等宫人回答:“三丫头跑到了御花园对皇上说要嫁给纪太傅?三丫头到底在想什么?还想让皇帝赐婚,她真以为想什么就能得到什么,好在皇帝没有同意,没有糊涂,不然。”

    “太后,三公主还小,也许只是。”

    “还小?”男女七岁不同席,三丫头可不止七岁,太后:“余贵嫔是怎么教三丫头的?整天只知道争宠。”

    宫人不敢开口。

    “倒是知道去争宠。”余贵嫔她本来就不算喜欢,被宠了几天就敢跑到御书房,三丫头更是被宠得不像样子。

    太后过了一会,脸色好了些,让人去看看御花园看看,没有一个省心的,想到秦王还有宜妃。

    “秦王也不小,是该成亲了,宜妃这次倒是知道送宫人去,也不知道宜妃在想什么,秦王身边连个侍侯的宫人都没有。”太后对着身边的人。

    “宜妃娘娘可能是怕。”宫人松口气,她是知道宜妃娘娘想过送宫人服侍秦王殿下,是秦王殿下不要。

    太后娘娘也知道,太后娘娘不喜欢宜妃娘娘,所以不管什么太后娘娘都觉得是宜妃娘娘错了。

    “早不急,不过哀家倒是不用担心了。”太后不高兴,叹了口气,她之前很担心秦王真的像外面传的那样。

    “秦王殿下不可能像外面传的。”宫人道。

    “哀家还不是担心。”皇帝一心想废掉太子,虽然还没有废掉,但太子身子骨不好,谁知道——晋王又痴肥,长成的皇子里,就只有秦王还算过得去,虽然她不喜欢宜妃。

    但也不希望像外面说的一样。

    前朝皇室也不是没有养男宠的皇子,连皇帝也有。

    太后摇摇头,想到皇帝和一个宫人在御花园:“看样子,哀家送去的宫人,皇上看不上,倒是看上一个小厨房的宫人,哀家是不知道皇帝喜欢什么了,不过,后宫就该雨露均沾。”

    “太后娘娘,陛下怎么会看不上,只是。”宫人抬头。

    “算了。”太后也不在意。

    太后知道后宫的女人,没有一个不想得宠:“你说宜妃每天都会煲好汤送到御书房?”

    “是,太后。”宫人担心看着太后娘娘。

    “宜妃还是不死心。”太后不敢小看宜妃。

    要是小看宜妃,说不定哪天宜妃又爬了起来。

    “太后娘娘,陛下不是让太后娘娘挑好人接入宫吗,太后娘娘只要选好了人,接入宫里,宜妃娘娘已经失了皇上的宠爱了。”

    宫人知道太后娘娘担心什么。

    “也不知道皇帝能不能看上。”太后叹了口气,皇帝喜欢的都是她不喜欢。

    她怕挑好的,皇帝又看不上,到时候还不是放在后宫,宜妃一哄又把皇帝哄住。

    “太后娘娘选一个陛下喜欢的就是,太后娘娘选好后可以问下陛下。”宫人建议。

    “你说得对,哀家就挑个皇帝喜欢的,这次挑几个好的,皇帝也喜欢的,把册子拿过来,哀家再看一看,再挑个家世好的,帮哀家分忧。”太后让宫人把之前理好的册子拿上来。

    册子是整理好的京城各家待字闺中的名单。

    “奴婢马上就去。”

    宫人明白太后娘娘是想挑个家世好的封高位,对其他宫人示意,退了下去,找出册子,回到太后面前,奉上册子:“太后娘娘。”

    “嗯。”

    太后接过册子,打开。

    先前太子选侧妃,秦王选妃,京中适龄的闺秀几乎都赐了婚,想再挑出好的不容易,这三家的女儿都是超过太子秦王选妃年纪,有三家的女儿让她比较满意。

    陈阁老嫡孙女,比太子秦王大两岁,曾经定过亲,生了一场病,退了亲,太医看过,说是身体已经好了,没有问题,正值花期,品德俱佳。

    兵部尚书嫡幼女和赵学士的嫡长女也不错,一个明快大方,一个温柔沉稳,一个祖母去世,一直在守孝,一个是母亲去世,守着孝,都是前几日才出孝。

    不知道皇帝能不能看上,太后想到这里。

    宫人注意到太后娘娘的目光,知道太后娘娘应该是看上这三家的姑娘:“太后娘娘觉得?”

    “嗯,就是这三家。”太后点头:“还不错,不知道皇帝会不会喜欢。”

    “太后娘娘可以问一下陛下。”

    宫人开口,看了一眼。

    “嗯,等明早皇上过来请安的时候吧。”太后娘娘打算等皇帝空了,就问问,要是喜欢,派人打听一下,要是果真是好的,让钦天监挑个好日子,接到宫里。

    太后最看中的是陈阁老嫡孙女,想到三丫头:“让人去御花园看看,三丫头是不是还在闹。”

    “是,太后娘娘。”

    宫人行礼,退下。

    太后什么也没有说,合上册子。

    *

    顾府,顾瑶的祖母和老大商量后,决定把宫中的旨意告诉瑶姐儿,再劝一劝瑶姐儿,此时顾瑶的祖母让身边的婆子把宫中的旨意说了出来。

    婆子上前一步,行了一礼,眼前的大姑娘以后就是秦王妃了,连老夫人都要小心对待:“姑娘,宫中圣上下旨了,你和秦王殿下成亲的日子已经定了,就在半年后。”

    “听到了吗,瑶姐儿。”顾瑶的祖母道。

    顾瑶以为祖母又是来羞辱她的,不是吗,听了婆子的话,她有些恍惚的看向婆子,手紧抓着黛眉。

    “姑娘,你听到了吗?”黛眉替姑娘高兴。

    姑娘还是秦王妃,宫里下旨了,已经定下姑娘和秦王殿下成亲的日子,秦王殿下没有不要姑娘,她一直怕秦王殿下会不要姑娘。

    顾瑶看了眼黛眉。

    “瑶姐儿。”

    顾瑶的祖母看在眼里,在一边:“你也听到了,宫中下了旨,你和秦王殿下的成亲的日子定在半年后。”

    “祖母之前也是为了你好,要不然,祖母说那么多干什么,你不要怪祖母,祖母主要是恨铁不成钢,希望你好,可是你做的,让祖母太失望,祖母才会那样说,宫里虽然下旨了,秦王殿下那里还不知道——”

    顾瑶的祖母接着苦口婆心的。

    还没有说完,顾瑶望着祖母:“祖母,你不是说秦王殿下不会娶孙女了吗?”。

    黛眉看一眼老夫人,转向姑娘,她扶着姑娘。

    顾瑶的祖母有些尴尬,这个瑶姐儿,一点也不给她这个祖母面子,有点不高兴,瑶姐儿这是翅膀硬了,想要飞了,以前还不是这个样子:“瑶姐儿,说的是什么话,祖母当时只是。”

    “祖母,孙女只是问祖母。”

    顾瑶知道自己不再是弃子。

    所以祖母才会不再像之前一样,说她水性扬花,不知廉耻。

    圣上的旨意,让她在祖母眼中变成得有价值。

    虽然祖母不知道秦王会不会找圣上,退亲,她至少现在看来又有了价值。

    黛眉隐隐看出什么。

    “瑶姐儿,你也不要得意,圣上是下了旨,可是秦王殿下那边还不知道如何,圣上也许并不知道,所以才下旨,要是秦王殿下找了圣上,还不知道会如何,还有半年才成亲,这半年里变数很大。”

    顾瑶的祖母不满:“祖母和你父亲,说来说去都是为了府里好,为了你们好,圣上把你赐给秦王殿下为正妃,你却跑去和纪宁那小子见面,还被秦王殿下,你说说,祖母哪里说错了,无论换到谁身上都是一样,你要清楚自己的身份,以后不要再和纪宁那小子见面,纪宁那小子有什么,只能给你带来麻烦,你说要是你不和纪宁那小子见面哪里来这么多事,秦王殿下也不会厌了你,好好的等到出嫁,成为秦王妃,让所有人只能仰望你,之前的事过去了,祖母不希望再发生这样的事。”

    “祖母可以不用这么急来的,可以等一等。”

    顾瑶的话中有话的道:“祖母是想等孙女成为秦王妃,让孙女帮府里是吗?”

    黛眉担心起姑娘。

    老夫人要是生气了,吃亏的还是姑娘,姑娘还被关着。

    顾瑶知道就算不如此,父亲祖母也不会真的心疼她。

    “瑶姐儿。”顾瑶的祖母真的不高兴了。

    “祖母就没有想过问问孙女为什么和纪宁见面,是不是真的和纪宁见面?”顾瑶开口。

    “瑶姐儿,你的意思是祖母错怪了你,秦王殿下可是派了人告诉祖母。”顾瑶的祖母觉得瑶姐儿就是在狡辨。

    事情可是秦王殿下派人告诉她和老大的。

    怎么可能有错。

    “秦王殿下就不能误会孙女吗?”顾瑶反问。

    黛眉看出了姑娘想做什么了。

    “瑶姐儿你没有和纪宁那小子私自见面?”顾瑶的母不知道该不该信,秦王殿下不会错的,不会错。

    瑶姐儿的意思和纪宁那小子见面,是秦王殿下误会了。

    秦王殿下怎么会误会。

    “祖母就不想想为什么这么巧吗,孙女每次都被秦王殿下发现,孙女每次碰到纪公子,不久秦王殿下就会出现,如果孙女真的和纪公子私下见面,为什么会让人发现。”

    顾瑶又说。

    “这。”顾瑶的祖母迟疑了。

    “孙女从来没有和纪公子私下见过面,两次都有人,孙女不明白为什么秦王殿下都会知道,出现。”顾瑶平静的。

    顾瑶的祖母觉得瑶姐儿说得没错,难道她真的误会了瑶姐儿。

    秦王殿下也误会了菁姐儿。

    那,是有人想要害瑶姐儿?

    “孙女怀疑有人想要害孙女。”顾瑶道。

    “是谁?”

    顾瑶的祖母问。

    旁边的婆子看着大姑娘,大姑娘居然说是有人?

    黛眉提起的心放下,她知道老夫人肯定信了姑娘的话,她不知道姑娘又会如何和秦王殿下解释。

    “孙女怀疑菁华郡主和威远侯府二公子周安,有人盯着孙女,一发现孙女和纪公子碰面,就告诉秦王殿下,让秦王殿下误会孙女。”

    顾瑶回答。

    “菁华郡主?周安那小子?他们?”

    顾瑶的祖母看着瑶姐儿,瑶姐儿为什么会怀疑他们?怎么知道是他们?

    “菁华郡主喜欢纪公子,祖母应该知道,孙女和馨妹妹关系好,菁华郡主以为孙女和纪公子有什么,孙女不过是和馨妹妹比较好而已,有一次菁华郡主当着人的面质问孙女,孙女才知道,孙女一直把菁华郡主当成最好的姐妹,一直不知道菁华郡主为什么变了,不再和孙女亲近,还以为孙女哪里错了,那次后才知道,所以孙女怀疑菁华郡主派了人盯着孙女,孙女被赐婚给秦王殿下,菁华郡主想报复。”顾瑶解释。

    “是这样?难怪你会怀疑,那个菁华郡主祖母一直都觉得不个好的,让你不要和她交往,你偏不听祖母的话,现在好了吧,祖母好像听说菁华郡主和纪家老四定了亲。”

    顾瑶祖母点了一下头,皱眉。

    “菁华郡主是为了纪公子吧,纪公子并不喜欢菁华郡主,看到菁华郡主就躲,菁华郡主也许认为只要嫁到纪家就能见到纪公子。”

    顾瑶说。

    “有这么蠢的人吗?”

    顾瑶的祖母道。

    “菁华郡主或许是为了能见到纪公子,孙女知道菁华郡主很爱纪公子,为了纪公子,菁华郡主什么都可以不顾。”

    “那就有可能了,周安那小子又是为什么让你怀疑?”

    “祖母,我觉得周公子喜欢菁华郡主。”

    “什么?”

    “孙女只是感觉。”顾瑶对上祖母的目光,黛眉却知道周公子喜欢的人是谁,明明是姑娘。

    “让人去查一查,是不是他们,以后你更要小心,不要再让秦王殿下——”顾瑶的祖母彻底的相信了。

    “祖母,现在知道孙女是无辜的,你和父亲什么也不问就认定我私会纪公子,只是听了秦王殿下的话就觉得孙女水性扬花,不守妇道,可想过真的是什么样,祖母你之前的话你知道孙女多难过吗,孙女都快觉得自己水性扬花了,祖母你和父亲还想在族里挑个妹妹接近秦王殿下,陪孙女嫁到秦王府,让孙女帮其得宠,祖母你和父亲想过孙女的感受吗?孙女也是人,也会难过,痛苦伤心,孙女从来没有让祖母你和父亲失望过,祖母你和父亲一点机会也不给孙女。”

    顾瑶很难过。

    “瑶姐儿,那也要怪你,谁让你不争气,祖母和你父亲以为你真的私会纪宁那小子,让秦王殿下见到,你这是怪上祖母还有你父亲是不是?”

    顾瑶的祖母听出其中的怨。

    “祖母你和父亲是我最亲的人。”

    “瑶姐儿你还是在怨我们。”

    “孙女不敢。”

    “好了,祖母和你父亲错了,不会再挑人,虽然祖母知道你没有和纪宁那小子私会,秦王殿下还不知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我会和秦王殿下说清楚。”

    *

    天黑后,秦王府,秦王站在窗台边,背负着双手,外面很安静,夜已经深了,一盏一盏灯笼点亮。

    “殿下夜深了。”太监从外面进来。

    “什么时辰?”萧琰没有回头。

    “殿下已经凌晨了。”太监望着殿下道,手上提着一个灯笼:“梅园那边知道殿下要过去,一直等着殿下,没有等到殿下派了人来,殿下要不要过去。”

    秦王萧琰回身过来,往外走去:“走吧。”

    “是。”

    太监道,招呼了人,提着灯笼为殿下照路,知道殿下晚上要去梅园,他早就让人安排好了。

    梅园一直灯火通明,等着殿下。

    只是殿下一直没有说去。

    到了外面,让人去梅园通知一声,他跟在殿下身边。

    梅园,四个宫人打扮得花枝招展,天还没有黑就准备好,翘首以盼,等着秦王殿下的到来,殿下没有点明招谁侍侯,四人都等着。

    只等秦王殿下来了后,各凭本事,没想到夜深了秦王殿下还是没有来,秦王殿下不会是不会来了吧。

    四个宫人对视一眼,她们是那么期待。

    “殿下来了。”就在这时,有人进来。

    四个宫人眼晴一亮,站了起来。

    秦王殿下来了?她们还以为秦王殿下不会来了。

    安郡王府。

    萧菁菁净了手。

    “郡主,老奴打听到,宜妃送了四个宫人到秦王府,侍侯秦王。”赵嬷嬷走到郡主身边道。

    萧菁菁看向嬷嬷,净完了手,走到一边。

    “秦王收了。”赵嬷嬷跟在一边又道:“宜妃应该是怕秦王真喜欢上男人。”

    萧菁菁还是没有说话。

    “听说顾瑶被关起来学规矩,纪宁进了祠堂。”赵嬷嬷又开口:“活该,老奴还以为秦王会劈了那对狗男女,就算不活劈了也该浸猪篓,不得好死。”

    “嬷嬷,你想太多了,秦王不会杀了顾瑶的。”

    萧菁菁摇头,坐了下来。

    “为什么郡主?”赵嬷嬷不明白。

    “顾瑶的身份在那里。”至少对秦王有用,顾瑶没有说后面的。

    “秦王怎么不去找圣上,还让圣上下旨,定下成亲的日子,秦王不会真喜欢顾瑶吧,都这样还成亲,来个贬妻成妾也好。”赵嬷嬷最气的是。

    “嬷嬷,不可能的,能这样就不错了。”

    萧菁菁只要顾瑶再不能像上一世一样就行,只要秦王厌恶了顾瑶。

    几日后。

    纪府又派了人来。

    ------题外话------

    这章更了,晚上还有一章,在老公舅舅家。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