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心思不小
    景世子,那不是,不是——怎么可能是景世子,怎么会,霏姐儿会不会弄错了?她看向怀郡王老太妃。

    怀郡王老太妃会不会觉得霏姐儿在乱说,生气啊,她还等着怀郡王老太妃查出是谁害霏姐儿。

    怀郡王老太妃脸色不是很好,紧紧盯着吴霏,难道真是翎哥儿做的?

    好在其他人没有人在这里,人并不多。

    “霏姐儿,会不会看错了?”

    王氏看到怀郡王老太妃的表情,怕霏姐儿真的乱说,着急的开口,拉了拉霏姐儿,拍了拍她。

    “娘,我没有。”吴霏知道娘不信。

    “吴四姑娘确定是那个小子?是的话,我让人把那小子叫来。”怀郡王老太妃也问。

    纪老夫人脸上看不出什么。

    吴老夫人皱着眉头,慢慢的:“霏姐儿,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是景世子。”

    吴霏心中有些怕。

    “那好。”吴老夫人说了一声,转向怀郡王老太妃,王氏没想到真的是景世子,景世子为什么要害她的霏姐儿。

    霏姐儿既然确定不会有错,霏姐儿做了什么让景世子如此?

    “景世子为什么要害你?”

    “娘,我也不知道,我又没有得罪景世子。”

    吴霏也不知道。

    “去把那小子叫来。”怀郡王老太妃没有多说别的让人去把翎哥儿带来,一边的婆子行了一礼。

    “去吧,那小子又犯混了!”怀郡王老太妃沉着脸。

    “是。”婆子退了下去。

    怀郡王老太妃让人去问一下外面的那些小姑娘当时的情形,靖康侯老太君多看了吴家的四姑娘一眼。

    另一个婆子退了下去。

    王氏心中着急,怕霏姐儿说了谎,她怎么也想不出景世子要害霏姐儿的原因,怀郡王老太妃让人去叫景世子了,要是一会说没有害霏姐儿。

    “霏姐儿,你真的没有弄错?”

    “娘。”吴霏心中怕。

    “今日是你的寿辰,不过是意外。”吴老夫人看着怀郡王老太妃,睥了一下霏姐儿还有老三媳妇。

    事情因四丫头而起,四丫头并没有出什么事。

    “那个混小子,要是让我知道真的是他!”怀郡王老太妃眉头皱着道。

    吴老夫人:“景世子也许——”没有说完。

    “那小子不说他了,等他来再说,吴四姑娘,那混小子是怎么害你掉到湖里的?”怀郡王老太妃再次注视着吴霏问。

    所有人也都看着。

    当时应该是在船上,怎么会掉下湖里,景非翎那小子有什么办法?

    “对,霏姐儿,景世子是怎么害你掉到湖里的?”王氏闻言也想到什么忙拉着女儿,问道,怕女儿是在说谎。

    “是景世子扔了石子,我亲眼看到景世子,当时我在船上,正和馨姐姐说着话,忽然看到景世子冷冷一笑,向我扔了石子过来,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掉到湖里。”吴霏昂头,想到景世子冷冷盯着她,想要杀了她的样子,一颤,心中更害怕,紧抓着娘。

    “霏姐儿怎么了?”王氏感觉到霏姐儿抓着她。

    “景世子想杀我。”吴霏开口,躲到娘的怀里。

    “怎么可能!”王氏真的吓到了。

    其他人脸色都变了,怀郡王老太妃脸色也不好。

    “亲眼看到那混小子扔石子在你身上?”那个混小子到底想干什么?混小子从小练武,要说那混小子用石子扔吴四姑娘,把人家弄到湖里,她是信的。

    “对!”

    吴霏点头。

    所有人不知道怀郡王老太妃会如何做。

    “我会让人问问外面当时在的人,等那混小子来,好好和他算帐!”怀郡王老太妃没有想过护着那混小子,那混小子太混了,做得出就该承担后果。

    王氏松口气。

    怀郡王老太妃说着就安排人出去询问。

    “你说那小子想杀你?”吩咐完,怀郡王老太妃再次问吴霏,都看向吴霏还有怀郡王老太妃,王氏护着霏姐儿。

    “我觉得景世子想杀我。”吴霏道。

    “放心,那混小子不敢做什么。”怀郡王老太妃安慰了一下吴霏,这时,一个婆子走了进来:“太妃娘娘,已经问过外面的姑娘。”

    婆子行了一礼,恭敬的抬头,开口道。

    “怎么说?”怀郡王老太妃挑了一下眉头,直接问,其他人也听着,王氏担心紧盯着婆子,吴霏躲在娘的怀里,她不知道那些人会怎么说,看她掉到湖里,那些人也不知道让人救她。

    “太妃娘娘,当时在场的姑娘,都说没有看清吴四姑娘是怎么掉到湖里的,看到的时候吴四姑娘已经掉到湖里了,她们想救人,也来不及。”婆子回答。

    怀郡王老太妃看了看吴霏。

    其他人并不意外。

    “她们怎么可能没有看到!”吴霏不信她们会没有看到。

    王氏相信女儿,那些人着实可恨,是不是看到了,怕景世子就说没有看到,一定要再问,景世子想杀霏姐儿。

    “都没有看到?”怀郡王老太妃接着问,婆子:“是,太妃娘娘。”

    “馨姐姐呢。”吴霏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虽然她恨馨姐姐不救她,可是她不相信馨姐姐也说没看到。

    在场的人都若有所思。

    纪老夫人注视婆子。

    “纪姑娘说好像看到有什么飞过来,没有看清楚。”婆子再次回道,抬头看向纪老夫人。

    “馨姐姐看到了是不是?”

    吴霏急切的问。

    “纪姑娘只说好像看到了,并没有看清。”婆子又回答。

    “馨姐姐明明看到。”吴霏不知道馨姐姐为什么不说出来。

    王氏也恨起来。

    “让馨丫头进来一下。”怀郡王老太妃看向纪老夫人,纪老夫人点头让人去叫了馨姐儿,王氏拉着吴霏等着。

    没有一会,纪馨跟在丫鬟身后走了进来,见过礼,怀郡王老太妃直接问。

    纪馨看了看在场的人,把当时的情形说了出来:“我和霏妹妹碰到一起,便一起坐舟,一起玩,大家正玩得高兴,突然霏妹妹脸色一变,掉到了湖中,我只看到有什么砸到水里。”

    详细的说完,她看向吴霏:“霏妹妹应该不是

    自己掉下水,对不起霏妹妹我没有来得及让人救你,霏妹妹没事就好。”

    “纪姐姐你看到了为什么不说?”吴霏不满。

    纪馨没有说话。

    “等景世子来,再说吧。”吴老夫人在这个时候淡淡的开口,王氏觉得老太婆就根本没把霏姐儿当成亲孙女。

    要是大丫头二丫头出了事,老太婆才不会这样。

    “没有看清就是没有看清,急什么。”

    “母亲,霏姐儿可是掉到湖里,差点出了事。”王氏恨恨的。

    “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吴老夫人道。

    “那是。”那是霏姐儿运气好,王氏更恨。

    吴老夫人不想和老三媳妇再说什么。

    “吴三夫人放心,还有吴四姑娘,如果真的是那混小子——”怀郡王老太妃让人去前院还有前面看看。

    纪馨走到祖母身边:“祖母。”

    “嗯。”纪老夫人没有和她说太多,吴霏直直看着纪馨。

    “太妃娘娘,几位老夫人,夫人,吴四姑娘。”没有多久,先前出去的婆子回来,行了一礼:“世子来了。”

    “还不让他进来!”

    怀郡王老太妃一听,威严的道,那混小子看他做的什么,还有脸不进来,想让她派人去请他是不是:“马上让那混小子进来,我有话要问他!”

    “是,太妃娘娘。”婆子行礼。

    “和他说过没有?”怀郡王老太妃又问,婆子抬头:“老奴只说了太妃娘娘有事要问他,世子便来了。

    ”好。“怀郡王老太妃说了一个好字。

    其他他人都看向门外,纪馨也看着,王氏紧张起来,抓着霏姐儿的手,吴霏心中害怕。

    ”祖母,不知道有什么事。“

    下一刻景非翎走了进来,跟着婆子,扫视一眼漫不经心的问。

    没有多眼。

    ”还问我有什么事,是不是你把人家害得掉到湖里的?“怀郡王老太妃看着混小子的样子就生气,混小子居然还问她。

    他难道还看不出来。

    做过的事,难不成忘了?再给她装。

    怀郡王老太妃气怒而笑,指了一下吴霏,让他看。

    没有人插话。

    景非翎在在场的人的目光中看向吴霏,像是才看到,脸上并没有不一样的表现:”祖母让我来问的就是她?我怎么着她?“

    ”你倒是说为什么害人家掉到湖里?“怀郡王老太妃又问。

    吴霏被景非翎看着,忍不住后退一步,王氏看到,护在吴霏面前,昂着头:”景世子你为什么要害霏姐儿?

    直接质问。

    “娘。”吴霏拉了拉娘,怕景非翎会伤害娘,她一向欺软怕硬,要不是娘在,她都不敢说出来。

    其他的人看着王氏吴霏的动作。

    “还不快说!人家说你把她害到湖中。”怀郡王老太妃见他还不说话,不悦的再次道,这小子还在想什么。

    “祖母我可没有。”

    一听景非翎收回目光:“我都不知道祖母说的是什么。”

    “没有?人家说你把她害到湖中的。”怀郡王老太妃想打这混小子一顿,他说没有就没有?

    “祖母你冤枉孙儿了。”景非翎说着,摇头,一脸我什么也没有做过,目光落在吴霏身上:“你说本世子害你掉到湖中,本世子怎么不记得,本世子为什么要害你?本世子怎么害你的?

    吴霏再次后退一步,脸一白,她说不出来,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害她。

    王氏也后退,强撑着挡着霏姐儿。

    景非翎就像是没有看到,继续道:”本世子可没有害你,谁知道你怎么掉到湖里的,有人看到吗?别说什么你看到了,本世子认都不认识你,害你有什么好处,还是说你做了什么,让本世子害你?“景非翎说到最后一顿。意犹未尽,话中有话上前一步,逼视。

    ”你!“

    吴霏脸很白,想张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害我。“

    ”不知道就别胡乱怪别人,没有人看到就不要胡说,说不定是你自己的原因,本世子哪来那么多功夫,害你,你说呢。“景非翎当然不会承认,是他动的手又怎么。

    谁让他听到这个女人想要害人,他最厌恶就是心机深沉,恶毒的女人。

    他便送她一程。

    吴霏突然想到自己之前和身边的丫鬟商量想要害吴莲那个贱人。

    在场的人看到这里,各有所思。

    怀郡王老太妃有些意外,不过混小子的性子她知道,可不是像他说的。

    ”既然不是。“吴老夫人不想事情再继续下去。

    差不多就行了,事情到了这里,也没有必要再说了,外面还有人等着,宴也要开始了,也是霏姐儿不小心。

    ”霏姐儿,你不是说你亲眼看到景世子用石头扔你?“王氏见霏姐儿不说,老太婆想要息事宁人。

    她她霏姐儿被害了,为什么不说清楚。

    都还没有问清楚,她回过身拉着霏姐儿,急切的。

    吴老夫人再次皱眉。

    吴霏还没有说话。

    ”看到本世子拿石子有你,本世子还真是无聊!“景非翎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不

    “过本世子当时也在场,倒是听到有人和身边的丫鬟商量着害人。”

    笑着说完,目光掠过所有人,定在吴霏身上。

    纪馨注视着这位景世子。

    景非翎感觉到,看过去。

    “还真是恶毒的女人到处都是!”景非翎又说了一句。

    “说什么呢,什么恶毒的女人!”怀郡王老太妃打断他的话。

    所有人想到更多,吴霏脸色变了又变,她简直不敢相信,王氏还要拉着霏姐儿,吴老夫人猜到什么,直盯着霏姐儿。

    “还是我害了你吗?”

    景非翎问吴霏。

    “霏姐儿,不要怕。”王氏说着,要霏姐儿说出来。

    “不是景世子,我看错了,是我自己不小心掉到湖里的。”吴霏不敢再说了,在场的人看出什么,纪馨眸光一闪。

    “本世子怎么会害人呢。”

    景非翎笑了。

    怀郡王老太妃却知道翎哥儿这混小子就是他反吴家丫头害到湖里的,只是吴家丫头不知道说过什么:“既然这样——”

    *

    湖边,看着众人不敢相信的样子,萧菁菁看出她们不信,她以前喜欢纪宁,喜欢就是喜欢,现在她喜欢的是四爷,也是一样。

    “我喜欢四爷。”萧菁菁又说了一遍。

    没有听到的也听到了。

    菁华郡主喜欢纪太傅?

    不是喜欢纪家大公子吗?

    少女们都以为菁华郡主喜欢的是纪大公子,不是纪太傅,至于为什么菁华郡主和纪太傅定亲,什么样的说法都有。

    她们相信不会有错,菁华郡主的话她们都听到,一个个面面相窥。

    菁华郡主是真的喜欢纪太傅?有的人觉得会不会菁华郡主是因为小袁氏的出现,还有说的假话。

    有人觉得菁华郡主一向喜欢就是喜欢,从来不会说别的,菁华郡主真的喜欢上了纪太傅吗?

    不再喜欢纪大公子?

    吴雯几人也看着表姐,知道表姐不喜欢纪宁,表姐说喜欢纪四叔,对视一眼,表姐和纪四叔定亲,就是因为喜欢吧。

    纪四叔比纪宁好多了,表姐喜欢很正常,不过表姐这样当面说出来。

    “表姐。”

    这不是古代吗,叶蓁也很吃惊,然后觉得佩服,菁华郡主就是菁华郡主,和她记忆中一样,敢爱敢恨。

    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

    她喜欢,她也想这样,可惜,她不敢,菁姐姐就是她的女神,菁华郡主就是到现代也是女王,至于纪太傅曾经的小姨子,和宅斗文里一样,莲花婊。

    “菁华郡主喜欢姐夫?”小袁氏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不敢相信,不愿相信,后退一步,摇着头,她以为菁华郡主不喜欢姐夫,这样她就能让姐夫知道。

    菁华郡主喜欢姐夫,姐夫也喜欢菁华郡主。

    姐姐怎么办。

    “我以为菁华郡主不喜欢姐夫!不然为什么不介意姐姐,姐姐是姐夫的原配,姐夫很喜欢姐姐,姐姐和姐夫相敬如宾,姐姐病逝,姐夫一直都没有继娶,菁华郡主真的一点不介意吗?”

    “不喜欢我为什么定亲?”

    萧菁菁平静的:“那都是过去。”

    “菁华郡主就这么自信,姐夫也喜欢你,会忘了姐姐吗,姐夫喜欢的是姐姐。”小袁氏不甘心。

    “为什么不会?”

    萧菁菁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平静的反问。

    让小袁氏越来越慌,菁华郡主为何能这样自信,姐夫永远也不会忘了姐姐:“姐夫不会忘了姐姐的。”她不停的摇头。

    姐夫要是忘了姐姐——

    “姐夫人对我很好,姐夫就算娶了菁华郡主,也不会忘了姐姐,姐夫最喜欢的也是姐姐。”

    “你姐姐的事你知道多少,你又了解多少。”

    萧菁菁不准备再说:“袁姑娘没有事,我们先走了。”

    “菁华郡主,我听说过你的事,你配不上姐夫,我不知道姐夫为什么会和你定亲,姐夫早晚会知道。”

    小袁氏想到姐夫。

    “你又知道?”

    萧菁菁前一世就知道小袁氏是什么样的。

    才觉得四爷是怕伤小袁氏放到别院。

    “我会去找姐夫!”

    小袁氏道。

    “有人自己想嫁给姐夫还差不多。”叶蓁忽然插话,小袁氏脸惨白,旁边的人相视一眼。

    萧菁菁没有再说:“走吧。”

    “有些人以为别人都不知道呢。”叶蓁又道,吴雯几人也看出来,萧菁菁几人一起离开,小袁氏不甘的看着,周围的少女议论起来,听着议论小袁氏脸色更白。

    “姑娘。”她身边的丫鬟婆子,叫了她一声,小心的。

    小袁氏脸色难看:“我要找娘,我要见姐夫。”她是喜欢姐夫想嫁姐夫又怎么样,从小她就喜欢姐夫,姐姐还在的时候,她经常去陪姐姐。

    姐夫每次都对她很好,姐夫在她眼中是最好的,她从小就想嫁给姐夫,像姐姐一样,姐姐不在后,她一直想长大,长大了就能替姐姐陪着姐夫,姐夫就可以娶她,她就可以替代姐姐。

    娘说会和姐夫说的。

    她相信姐夫心里有姐姐,姐夫一定会答应。

    她长大了,很少再见到姐夫,她还是没有忘,她想和姐夫一起,姐夫定亲了,她不相信,想找姐夫,问姐夫为什么不等她,娘拉住她,不让她找姐夫。

    说会帮她想办法。

    “表姐。”走了十几步,吴雲回头看了看白着一张脸的小袁氏:“那个什么袁姑娘不会真的?”

    “菁姐姐,我刚刚想起祖母说过,纪老夫人曾经想接那位小袁氏到府里,你小心一点,有些人很不要脸的。”叶蓁想到祖母说过的话。

    萧菁菁停下步子:“谢谢。”

    四爷会喜欢小袁氏吗?

    嘉和郡主静安县主对视眼,离开。

    “你听到了嘉和。”

    “听到了。”

    嘉和郡主没想到那个小袁氏——

    菁华郡主说喜欢纪太傅,纪太傅也喜欢菁华郡主,她还放不了手吗?

    湖对面,华贵的少妇戴着帷帽,身边簇拥着婆子还有丫鬟,周围没有人。

    少妇远远看着萧菁菁。

    “大姐姐,又见面了。”你知道吗,我正在看着你。

    她低低的道。

    她就知道今日会看到萧菁菁,果然,她还看到了表姐表妹还有很多旧人。

    没有人知道她活着,就站在她们不远处。

    她看着湖对岸发生的事,之前发生的她都看到了,包括霏表妹掉到湖中的事。

    她没有走出和霏表姐见面。

    “夫人。”

    脚步声轻轻响起。

    少妇也就是萧柔柔娇媚的笑着,像是没有听到,婆子又上前一步:“夫人。”

    “什么事?你打扰本夫人了你知道吗?”萧柔柔这才回过身来,看了一眼,又继续盯着湖对面,大姐姐几人要走了,那个少女不知道是谁。

    离得远她听不到大姐姐们的话。

    让人去看看那个少女是谁,竟拦下大姐姐。

    看样子说了什么,她很想知道,她倒是没有真的生气,只是她正想着事。

    “是老奴的错,老奴不该打扰夫人,只是夫人,二爷在找夫人。”婆子又道,磕了一个头,请罪,抬起头来。

    “哦,二爷找我吗?”

    萧柔柔闻言,没有再多想,她不是一个人来的,她是跟着二爷的外祖母一起来的,她是二爷最宠的人,她见到了二爷的外祖母,二爷带她见的,让她跟着一起来赴怀郡王老太妃的寿宴。

    “是,夫人,二爷问夫人在做什么。”婆子开口。

    “二爷不在前面找我有事?宴席还没有开始,这个时候有什么事。”萧柔柔没有在太意,婆子:“二爷主要是担心夫人,怕夫人不习惯。”

    她觉得二爷太宠这位夫人了。

    “二爷真是的,我能有什么,让二爷好好在前院,我会自己照顾自己,我没有什么不习惯的,看看戏,什么都好。”

    萧柔柔笑容满面,大姐姐几人越走越远,还留下的除了那个少女,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二爷太过担心了。

    “老奴这就去,只是夫人还是回老夫人身边吧,外面有人。”婆子行了一礼,又道。

    “本夫人还要你提醒?”

    萧茅柔淡淡睥她,婆子不敢再说。

    “去吧,我一会就找外祖母。”萧柔柔道。

    婆子松了口气,退了下去,萧柔柔吩咐身边的人去查一查那个少女是谁,是什么身份,和大姐姐说了什么。

    一个丫鬟退下去。

    不久之后,丫鬟回来了。

    萧柔柔笑吟吟的看着丫鬟,丫鬟行了一礼:“夫人,那个少女是袁家的姑娘,袁家是——”

    “袁家?”

    萧柔柔想了想,不知道哪个袁家,也记不得和大姐姐有关:“哪个袁家,我没有听过。”

    “夫人,那位是袁家的姑娘,还有一位姐姐,是纪太傅的原配,这位袁姑娘,是纪太傅的小姨子,拦下菁华郡主,是知道菁华郡主和纪太傅定亲。”

    丫鬟知道夫人不知道,把打听到的说了出来。

    萧柔柔听着。

    “小袁氏?觉得菁华郡主配不上纪太傅,觉得纪太傅喜欢的是她姐姐,永远也不会忘,不喜欢菁华郡主?菁华郡主说喜欢纪太傅?”萧柔柔不信大姐姐真的喜欢纪四爷。

    别的倒是可信。

    “是,夫人。”

    丫鬟道。

    “叶蓁说小袁氏想嫁给纪太傅,自己的姐夫?”萧柔柔觉得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大姐姐不是命好吗,也有人觉得大姐姐配不上纪太傅了吗,大姐姐居装做不认识那个小袁氏,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大姐姐和纪太傅定亲,有人不高兴呢。

    大姐姐,你说要是这位小袁氏真的和纪太傅?

    她问了问纪太傅和原配的事,大姐姐再怎么还不是继室,就是妾,大姐姐不是看不起妾,说娘就是玩意。

    大姐姐为什么要做继室呢?

    她一定要好好问问娘,纪太傅原配的事,问清楚,也好对付大姐姐,也要告诉娘一声,娘一定高兴,看着那个小袁氏:“去请那位袁姑娘过来,我想见一见她,和她说一说话,就说想不想知道菁华郡主的事,她应该会来。”

    她想和这位小袁氏说一说,也许会多个盟友。

    “是,夫人。”一边的丫鬟行了一礼,看了夫人眼,夫人——

    萧柔柔没再说,挥手,丫鬟退下,萧柔柔远远看着,看着丫鬟走到湖对面,走到小袁氏的面前,拦住小袁,湖边的人越来越少,几乎没有人。

    她笑了。

    丫鬟拦下小袁氏:“袁姑娘,我们夫人要见你,为姑娘不平。”

    “你是?”

    小袁氏警惕的后退,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的人。

    “我们夫人都看到了,很为袁姑娘不值。”丫鬟又道。

    小袁氏脸色好了许多,还是没有动:“你们夫人在哪里?”看向四周。

    小袁氏身边的婆子和丫鬟很担心,仔细的看了看出现的丫鬟,不想让姑娘跟着不认识的人乱走,想劝。

    “我们夫人在湖对面,远远看到,想见袁姑娘,袁姑娘有空吗。”

    “我。”小袁氏迟疑。

    “姑娘,夫人说的话,你忘了吗。”小袁氏身边的婆子丫鬟连忙道。

    “我记得。”小袁氏一听不打算去了。

    丫鬟听出来了:“袁姑娘,夫人说袁姑娘想不想知道菁华郡主的一些事,要是想知道不妨前去,夫人知道。”

    话一落。

    “菁华郡主什么事?”小袁氏急了。

    她身边的婆子还有丫鬟也急了,她们知道姑娘这是想去。

    “夫人请袁姑娘过去,不知道袁姑娘要过去吗?”

    “好!”

    小袁氏答应了,她现在很想知道更多关于菁华郡主的事,丫鬟心头一松,一行人往湖对面而去。

    *

    萧菁菁几人回到戏台周围,外祖母还有婆婆靖康侯老太君还有怀郡王老太妃回来了,她看到了霏表妹还有几位舅母。

    在离开湖边的时候她再次感觉到一道目光,看过去,只看到一个隐约的身影。

    “回来了。”吴老夫人几人看着她们,吴老夫人让她们坐下。

    戏台上又换了别的戏。

    是王宝钗寻夫。

    “祖母,外祖母。”萧菁菁几人道坐了下来,看了一眼戏台,没有再看。

    “没事吧?做什么了,这么晚才过来。”吴老夫人问。

    “逛了逛。”

    萧菁菁几人道。

    “嗯。”吴老夫人听了也没有再问。

    “祖母,四妹妹到底怎么回事?”吴雲问。

    吴老夫人看她们一眼,叹口气,睥了眼不远处坐着老三媳妇还有霏姐儿,又看了眼四周,对着她们:“你四妹妹的事不要再问了,自己作的,心思不小,被人听到了,景世子用石子扔了,霏姐儿被砸到水里,先在老太妃面前承认了,景世子一来,当面的时候不敢,说是自己掉到水里的。”

    吴老夫人懒得说,吴雯几人一眼,相视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四妹妹还真是。”吴雲道。

    “四妹妹没事就好。”吴雯开口。

    “你们四妹妹学不好了,心思不小,却没有与之匹配的心性。”吴老夫人不打算继续说:“不要说了。”

    说了一会话,都看着戏台上面,赵嬷嬷带着人走过来:“郡主。”

    “嬷嬷。”萧菁菁侧过头来,注视嬷嬷。

    “郡主,老奴让人去查过了。”赵嬷嬷凑到郡主耳边,小声的道,把打听到的告诉郡主,香草采薇站在一边。

    萧菁菁听完。

    “郡主,只打到那里是楚王府的位置。”赵嬷嬷又说。

    “楚王?”

    萧菁菁开口。

    “是的,郡主,应该是与楚王府有关的女眷,只是不知道是哪一位,老奴又问问只说楚王府二爷的新宠,也有说是楚王府二爷的外祖母带来的人。”

    赵嬷嬷又小声说,怕被人听到。

    “楚王府二爷的新宠,二爷的外祖母带来的人?”萧菁菁回想了一下前一世,楚王府的事她知道的并不多,很少有什么传出来,楚王府的二房是一直在京城的,没有在封地,她并不了解楚王府的二爷,也想不到是谁。

    “郡主要不要再继续查,应该能查到?”赵嬷嬷一直不知道郡主为什么要让她去打听。

    “继续打听!”萧菁菁道。

    她想知道是谁。

    “那老奴让人再去打听,盯着,一有消息就报给郡主。”赵嬷嬷开口。

    萧菁菁应了声。

    赵嬷嬷退下去,去安排人再次打听,萧菁菁又往那个方向看了看,什么也没有看到,只看到两个丫鬟。

    “表嫂怎么样、”过了一会,她看着外祖母,听到外祖母和旁边的一位老夫人说着表嫂,她想到表嫂。

    “你表嫂很好。”吴老夫人听罢,笑了起来。

    “表嫂不知道还有多久生?”萧菁菁问,前世表嫂这胎没了,所以,她并不知道表嫂是什么时候生产。

    “还有一段日子。”吴老夫人算了算,笑了起来,凝着菁姐儿:“要去看你表嫂。”

    “到时候去看表嫂。”萧菁菁点头。

    “你还是好好待嫁,菁姐儿。”吴老夫人一说,旁边的人都笑了,萧菁菁微低下头,脸微红。

    “菁华郡主就要出嫁了,嫁衣绣了没有?”一个老夫人问,笑着。

    “绣了。”吴老夫人回答。

    “菁华郡主不小,纪太傅也不小,日子虽然急了点,也合适,不过准备的很多。”又一个老夫人开口。

    萧菁菁抬起头:“有外祖母帮忙。”

    “多让你外祖母帮忙,你外祖母帮忙也是乐意的。”

    “……”

    半晌后,寿宴开始了,没有再发生什么,萧菁菁坐在外祖母身边,跟着外祖母见过各家的老夫人,怀郡王老太妃的寿宴结束。

    赵嬷嬷派去的人仍然没有打听出来那个位置坐的是谁,也一直没有人回来。

    萧菁菁记在心里,坐上马车,和外祖母分开后,回到了府里,接下来的日子,萧菁菁跟着外祖母去了好几家走动。

    空闲的时候,她便绣嫁衣。

    “郡主。”

    赵嬷嬷出去了一趟,回来,行礼。

    萧菁菁看向她。

    “郡主,玉器房前管事,来了。”赵嬷嬷开口。

    “哦。”萧菁菁放下手上的针线,父王还有几日就要回来了,四月已经结束,五月,六月,她就要嫁给四爷。

    “在哪里?”

    “老奴让他在花厅等着,郡主你?”赵嬷嬷看着郡主,萧菁菁站了起来,把嫁衣放好,吩咐了紫嫣几人:“走吧,去见见。”

    赵嬷嬷应了一声跟在郡主身后,一行往花厅去,到了花厅外面,萧菁菁停下步子,看了眼里面,看到一个掌柜模样的人。

    正是她见过的玉嚣店的管事,她走进去,赵嬷嬷上前一步。

    “郡主到!”丫鬟婆子开口,行礼,萧菁菁叫了起,掌柜模样的人转回身来,一下子行起礼:“给菁华郡主请安。”

    萧菁菁没有叫起,一直盯着,行礼的掌柜也不动,像是知道等待自己是什么。

    过了一会,萧菁菁走到位置坐下,让人下去准备茶水,赵嬷嬷站在一边,行着礼的掌柜也是管事微抬头。

    “起来吧。”

    萧菁菁道,丫鬟把茶水送上来,接过茶水,喝了一口,见对方低头,不敢抬头:“好久不见,李掌柜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见你。”

    “请菁华郡主赐教。”

    李掌柜抬头,早就知道那日见到的是菁华郡主,果然,再没有别的心思,低下头。

    萧菁菁让嬷嬷取出帐本,赵嬷嬷把帐本取出来,交到郡主手上,萧菁菁接过,直接丢到眼前的人身上。

    “我想看到真正的帐本。”

    “菁华郡主。”李掌柜:“在下不知道什么真正的帐本。”

    “不知道吗?”

    萧菁菁平静的。

    让赵嬷嬷把查到的一些事说出来。

    “可以说了吗?”萧菁菁又道,嬷嬷查的都是关于这个人的,贪了不少,多半吴氏也不知道,还有他家人在哪里。

    这些都是她让嬷嬷查的。

    “在下说。”

    “说吧。”

    “帐本被在下收在一个地方,要去取。”

    萧菁菁直接安排人和他去取,晚上,她拿到了真正的帐本,也知道了为什么有些帐不对,那一笔钱都被吴氏送去了一个地方。

    几日后,安郡王萧成回了安郡王府。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