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患得患失
    “父王。”萧菁菁看着父王行了一礼。

    “菁姐儿。”安郡王萧成一笑,满是络腮胡的脸上是爽朗的笑:“本王的菁姐儿起来吧,不然父王不高兴了。”

    萧菁菁站了起来,微微笑:“父王心情很好。”

    “嗯,这次休沐可以多几日是。”安郡王萧成笑着道。

    “那父王好好休息几日。”萧菁菁说。

    “本王的菁姐儿越来越孝顺了,本王在宫里的时候,圣上夸你识大体!”萧成又笑。

    “父王从宫里回来,没事了吧。”

    萧菁菁仰头问。

    “没事了。”

    萧成道,该上奏的已经上奏,看了一眼一边的赵嬷嬷还有紫嫣几人,点了一下头,萧成没有多说,先去了院子里沐浴更衣,萧菁菁安排厨房做父王喜欢吃的菜。

    等父王过来,厨房已经做好了。

    “父王先用点东西吧,都是父王爱吃的菜。”萧菁菁让人上菜。

    “好,菁姐儿吃了没有,没有一起吃,本王的菁姐儿越来越能干。”

    萧成笑道。

    等到摆好了膳食,父女俩坐了下来,一起用了膳。

    “果然是本王爱吃的,菁姐儿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求我?”萧成边笑边用,笑着问,萧菁菁抬头:“父王觉得呢?”

    “父王怎么知道。”萧成反问。

    父女俩一起用了膳,又喝了茶,安郡王萧成彻底放松了下来,脸上的络腮胡也剪短了,修剪过。

    不再像刚回来的时候一样满脸都是。

    问了父王情况,把府中的事告诉父王,萧菁菁把从李掌柜手中拿到的真正的帐本递给父王。

    “这是什么?”萧成接过帐本看了看看向菁姐儿。

    “父王,帐本是玉器店原来管事手上的,是真的帐本,其中有几笔银子女儿看了看,去向不明,怕有什么问题,索性派了人查了,才知道被吴侧妃送去了一个地方。”

    萧菁菁知道有些事要让父王知道。

    “什么地方?”

    萧成没有想太多,只是以为菁姐儿说的是吴氏贪了钱,但吴氏不在了,菁姐儿还纠着不放做什么。

    他这次回来准备好好找一找。

    “吴侧妃把那些钱拿去放印子钱了,女儿已经让人去查了,只是结果还没有回来。”

    萧菁菁看出父王没有放在心上,认真看着父王,不知道怎么说,最后还是郑重道。

    “印子钱?”

    萧成怔了下道,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不敢相信,吴氏哪里来的胆子敢做这样的事,他坐直身体看着菁姐儿。

    “是父王。”萧菁菁望着父王再次郑重道。

    “谁给她的胆子!”

    安郡王萧成站了起来,拍了一下桌面,脸色阴沉:“竟然敢给本王放印子钱,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要是让人知道,让圣上知道——圣上早就严令各府不得放印子钱,她居然还敢做!没有弄错菁姐儿?”

    “没有,父王,父王可以让人去查。”萧菁菁道。

    “不用查了。”

    萧成哪里不知道事情是真的,菁姐儿再怎么也不会拿这种事来说,事关府里,吴氏这是要把安郡王府拖到到沟里。

    亏他宠着她,一直还为她找理由,伤了菁姐儿,她到底知道不知道印子钱是不能放的?

    “父王,现在要做的就是查清楚,然后处理了,事情已经发生了。”

    萧菁菁看出父王生气,但她觉得最要紧的是处理,吴氏的事之前再说。

    “对。”

    萧成冷静下来,吴氏不知道在哪里,先不管,放印子钱的事不能叫人知道,要是让人知道安郡王府的名声就完了,印子钱是朝廷严令禁止的,如今最重要是处理:“菁姐儿你说得对,先查清楚处理了再说,不能让人知道,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他担心的是已经有人知道,要不要先进宫请罪,等找到吴氏,他会找她好好算帐。

    “女儿也不知道,不过应该不多,吴侧妃也怕被人知道,尤其是父王。”萧菁菁开口。

    “嗯。”萧成也觉得。

    “父王我身边能用的人很少,不好查,父王最好派人去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吴侧妃是怎么放的印子钱,查清楚才好处理,要是没出事还好,要是出事了,也好弥补。”

    萧菁菁知道放印子钱是怎么回事。

    “好。”

    萧成点头,沉着脸对着外面:“来人。”

    萧菁菁没有说话。

    紫嫣秋雨吓到了,她们没想到侧妃娘娘这样大胆,她们虽然是丫鬟,也是听过印子钱害得不少人家破人亡的,侧妃娘娘竟然——

    “王爷。”

    管家走了进来,行了一礼,不知道有什么事,看了看王爷还有郡主。

    “马上派人去给我查吴氏以前做过什么,是不是放了印子钱!”萧成沉着脸冷冷的道,对着管家:“马上去。”

    “是,老奴马上去,侧妃娘娘。”管家一惊,侧妃娘娘放印子钱?他不敢多想,更不敢抬头。

    “查到了马上报上来,报给本王!”

    萧成又道,沉着声音,一个字一个道。

    “是,王爷。”

    管家恭敬的道,低着头。

    退了下去。

    萧成站着,仍然生气,他对吴氏可以说是有求必应,一直宠着,没想到吴氏竟敢背着他放印子钱。

    她到底把他放在哪里!有没有想过她这样做,简直是胆大包天,岂有此理,是把整个安郡王府——

    “父王。”萧菁菁看着父王的样子。

    “菁姐儿。”

    萧成猛的回头,凝着菁姐儿:“这次多亏你发现得急时,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如何,整个安郡王府都会被她拖垮,吴氏这个无知的妇人,不知道想什么,完全是胆大包天!我不常在京城,很多事不知道,我自问对吴纪要什么给什么,可是她就是这样回报本王!”

    越想越生气。

    “父王,我一直不喜欢吴侧妃,父皇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吴铡妃并不像表现出来那样。”

    萧菁菁望向父王。

    “父王知道。”只是父王是男人,吴氏服侍父王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功,所以父王才容下她,萧成想到这里:“父王也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吴氏。”

    “父王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让我和吴侧妃好好相处。”

    萧菁菁又道。

    萧成说不出话来:“菁姐儿。”

    “父王,吴侧妃会做出这样的事,女儿并不惊讶,父王明明知道吴侧妃是什么样的人,就该知道她会做什么,父王一直护着,也不去想,只要父王想不可能想不到,父王这次只是放印子钱,以后呢,父王想过吗?只要吴侧妃得父王的宠,父王护着,吴侧妃知道有父王护着她,什么也敢做,以后就不止是放印子钱这样简单了,父王该想清楚,我以前担心就是担心这,到时候就晚了,父王是不是觉得不能容人,白眼狼。”

    萧菁菁淡淡的。

    “菁姐儿,父王没有这么想,你是父王最宠的女儿最乖的女儿。”

    安郡王萧成知道菁姐儿说的是对的,他只是不愿去想,他知道是自己宠坏了吴氏,吴氏若真的如菁姐儿说的,就晚了,幸好这次还不晚:“父王以前错了,不该——”

    “父王知道错了就好,吴侧妃胆子这么大,都是父王宠出来的。”

    萧菁菁还是望着父王。

    毫不客气。、

    “都会这么说父王了,放心父王不会再宠着她。”

    说到这里,萧成才想到吴氏或许死了,一个死了的人,他也不想再计较:“吴氏和你三妹妹都不见了。”

    “父王在想吴侧妃说不定不在了是吗,女儿也不知道吴侧妃在不在,也许还在,女儿只希望父王以后不要太感情用事。”

    萧菁菁道。

    “真是鬼丫头,竟然让父王不要感情用事!”

    萧成摇头,菁姐儿大了,也知道讲大道理。

    “父王,女儿担心你会忘了。”萧菁菁继续道。

    “父王答应你!”萧成郑重的:“你的意思是吴氏还有你三妹妹没事?”

    “不知道,女儿不知道。”

    萧菁菁说,萧成也没有再问。

    “父王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找吴侧妃还有三妹妹的吧?”萧菁菁问。

    “对。”

    萧成没有否认,也许菁姐儿会不高兴但是:“你三妹妹是无辜的,父王要找到她。”

    “父王派人不是一直在找吗,还是没有消息吗?”

    萧菁菁再次问。

    “没有,一点消息也没有。”萧成可以不去想吴氏,但柔姐儿也是他的女儿,他脸色不是很好,好在菁姐儿还有另几个丫头没事。

    “三妹妹也许没有事,在哪个地方等着父王。”

    萧菁菁开口。

    “但愿菁姐儿你所说,你有没有想起什么?”安郡王不愿放过任何一点:“纪四有没有派人来说什么?”

    “四爷如果有消息,一定会告诉父王的,那晚的贼人父王可以查一下吴侧妃做过什么,也许有线索。”萧菁菁看不出什么表情。

    “对!”

    萧成之前一直没有想到,一会让人去查一查:“菁姐儿,父王知道你不喜欢柔姐儿,只是柔姐儿是你的三妹妹。”

    “父王不必说,我知道。”萧菁菁打断父王的话。

    “好,父王知道。”

    萧成不再说。

    “三舅舅也来找过我,和父王一开始一样,来问三妹妹还有吴侧妃的事,女儿没有多说。”萧菁菁提起三舅舅。

    “你三舅舅?”萧成是知道吴氏和最小的小舅子亲近的,听了菁姐儿的话,他有些不高兴:“你不用理你三舅舅、”

    “三舅舅和父王一样,以为是我害了吴侧妃还有三妹妹。”

    “父王会去找你三舅舅说一说。”

    “三舅舅也许在找吴侧妃还有三妹妹。”萧菁菁又说。

    “父王知道了,不用管你三舅舅,父王心里知道,嫁衣绣得怎么样?”萧成在大营里,纪家送聘都是岳母主持的,不知道如何了:“纪家送了一百二十抬聘礼?”

    “嗯,女儿一直在绣。”

    萧菁菁道。

    “不要累了,绣一绣就行了。”萧成怕菁姐儿累着,在他眼中什么嫁衣绣不绣都无所谓,又不是没有绣娘,让绣娘一起绣就是,菁姐儿又要管家又要学东西:“别把眼晴熬坏了,累倒了。”

    “父王,女儿知道。”

    安郡王萧成又问了问纪家送聘的事,知道纪家都做得不错,没有看不上菁姐儿,放心了,又知道该说的岳母都和菁姐儿说了,成亲前一日岳母会来府里,他就放心了,他是男人,很多事没有办法和菁姐儿说。

    “听你外祖母的就是,幸好有你外祖母在,不然父王还不知道。”

    “父王,外祖母让我和你说一件事。”萧菁菁想到外祖母提过的事,对上父王的目光。

    “什么?”

    萧成没有在意。

    “父王,外祖母说父王身边不能少人侍候,吴侧妃不在,外祖母让父王让找个人侍侯,纳个妾或者父王想要继娶也可以。”

    萧菁菁看着父王神情。

    “你外祖母和你说这些做什么,什么继娶,父王在你母妃去了后就没有想过继娶,父王心里只有你母妃一人。”

    萧成皱眉。

    岳母竟和菁姐儿说这些。

    还有吴氏吧,萧菁菁心中想着,嘴上。

    “外祖母说她不好和父王提,怕父王觉得外祖母多管闲事,外祖母说父王还年轻,身边怎么能没有人侍侯,也担心宫里会下旨,以前有吴侧妃在,父王又不需要人服侍,常年在大营,宫里才没有下旨,父王现在这样,宫里说不定会下旨,外祖母还怕有人见父王没有人服侍,动了心思,怕父王没有注意,到时候!”

    意思很清楚。

    萧成也明白了岳母是什么意思,他皱起眉头,知道岳母说的并不是没有可能,而是很有可能,不管是宫里赐婚还是怎么他都不想,他现在不能站队,只能忠于圣上:“纳妾继娶就不必了,西院不是人吗。”

    “父王不是一向不喜欢西院的?”

    萧菁菁问。

    “是不喜欢,但是。”

    萧成皱着眉头道,他并不想再纳妾,他说心中只有王妃并不假。

    在他心中,只有已逝的王妃配做他的妻。

    “父王继娶吧,母妃就是知道也会理解的,这么多年父王都是一个人,身边只有吴侧妃一个人侍侯,母妃看到也会劝父王纳妾或继娶的,父王不是说母妃贤慧大度吗,而且不管如何说,母妃也不在了,女儿马上就要出嫁,父王以后难道也一个人,女儿希望父王有人照顾,老来有伴,不要一个人。”

    萧菁菁劝道。

    “菁姐儿,你怎么。”

    萧成没想到菁姐儿会劝他继娶,他一直以为菁姐儿不愿他继娶,以前在他可能继娶的时候就是菁姐儿说不想他继娶,他才没有。

    吴氏也是这样在他面前说的。

    “以前女儿还小,信了吴侧妃的话,以为父王继妻后就不会再宠女儿,才会不让父王继娶,女儿现在知道父王最宠的就是女儿,女儿定了亲,不想父王一直一个人,外祖母也和女儿说了很多,女儿更不想父王到时候被算计。”

    萧菁菁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

    “吴氏,又是吴氏,父王被吴氏骗了,你也是,好父王答应你,不会让你担心,也不会一个人。”

    萧成越来越发现吴氏在骗他:“继娶就算了,纳妾吧。”

    他不想娶个继妻回来为难菁姐儿。

    他也无法知道继娶的妻子是什么性情的。

    经过吴氏,他放心不下,怕又来一个吴氏那样的。

    “不管父王是继娶还是纳妾,父王只要喜欢就好。”

    萧菁菁说。

    “父王纳个知书达理,性情温柔,小家女子就可以了。”萧成心中最重要的只有菁姐儿,他把打算说出来:“让人去问一问你外祖母有没有合适的。”

    “父王还是找个喜欢的。”

    “父王又不是少年,找个差不多就行。”

    “王爷,郡主。”

    紫嫣声音忽然响起。

    “进来。”萧菁菁对着外面。

    紫嫣走了进来行了一礼,萧琳琳三位庶妹来了,还有庶弟,姚嬷嬷蔡嬷嬷几位庶弟的先生也等着父王。

    萧菁菁让几位庶妹进来。

    “父王。”

    没多久,萧琳琳三人走进来,怯生生看着父王。

    萧茂皱紧眉头。

    萧菁菁没有开口。

    第二日,安郡王萧成又出了府,进了宫,萧菁菁听了赵嬷嬷的话,知道父王是为了什么。

    父王一直没有回府。

    直到很晚父王才回来,歇在书房,第三日一大早,用过早膳,说了一会话,父王又带着人出府,萧菁菁知道父王找吴氏还有三妹妹去了。

    “郡主,王爷又出府了。”赵嬷嬷听到王爷又出府,知道王爷是为了吴侧妃和不知哪在哪里的三姑娘,不满的道。

    “父王要去就去。”萧菁菁知道嬷嬷只是抱怨,为了不让嬷嬷抱怨,她让嬷嬷去看看有什么吃的。

    “郡主饿了?”赵嬷嬷一听。

    “嗯,嬷嬷。”萧菁菁点头。

    “老奴马上去看看,郡主该多养养,到时候气色才会好。”赵嬷嬷出去。

    父王依然是早出晚归,这一日父王没有出门,在书房,她让人给父王送了吃食过去。

    外祖母派了人来,告诉她,父王派了人找外祖母,让外祖母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最好是门弟不高的,纳为良妾。

    外祖母觉得父王第一次没有办糊涂事,说父王是为了她,这次倒是想得明白。

    以前在干什么,都是吴氏的枕边风,说父王不继妻也好,纳个良妾,小户人家的,也不怕翻出天来,再怎么也好办,不是继妻也管不她。

    还说会打听一下,找个好的,性子温顺的,说父王倒是第一次知道让她帮忙。

    紫嫣几人也知道了王爷要纳良妾的事,都知道是郡主的主意。

    赵嬷嬷知道后,倒没说什么,待知道王爷让老夫人帮着找后,还私底下:“王爷就该这样,老夫人找的哪会不好。”

    男人嘛,身边少不了女人。

    萧菁菁明白嬷嬷是担心父王纳的妾像吴氏一样,虽然知道三妻四妾很正常,但她并不想四爷纳妾再娶,她一直只想和喜欢的人一起,上一世也是。

    她不知道四爷和她成亲后会不会也像父王一样。

    她发现自己又患得患失起来。

    一天天过去,离成亲的日子近了,临近成亲,她竟害怕,怕四爷不再喜欢她,如果四爷喜欢上另一个女人,要纳妾,她不知道会怎么样。

    手上一阵刺痛,她低头一看,手上被针刺了一下,拔下针,手指上被刺了一个小口,她放下针,小口里流出血来。

    拿出手帕擦了擦,在口中含了一下。

    “郡主。”采薇从外面进来,萧菁菁含了一下手,放下,抬头看过去,采薇走进来,行礼。

    “有事?”

    “三舅爷来了。”采薇说。

    “三舅舅?”

    萧菁菁怔了下,她好多天没有想起三舅舅:“三舅舅在哪里?”

    “郡主,三舅爷去了王爷书房。”

    采薇道,抬起头。

    “父王书房?”

    萧菁菁不知道说什么,三舅舅是来找父王的?不知道父王还有三舅舅找到消息没有,父王和三舅舅说过没有。

    “是,郡主。”采薇又道。

    “送茶还有点心进去吧,三舅舅应该有事找父王,肯定要一会,三舅舅走的时候,报给我。”萧菁菁想了想。

    并不打算过去。

    “奴婢这就去。”采薇闻声道。

    萧菁菁应了声,采薇退了下去,萧菁菁没有想太久,她又含了一下被针刺到的手指,见没有再出血,没有再含。

    前院书房。

    安郡王萧成不知道小舅子来是为什么。

    “妹夫,听说你要纳妾,还是良妾。”吴三老爷是才听到的消息,妹夫竟然要纳妾,还是纳良妾。

    让嫡母挑选有合适就纳进府中,妹夫不是在找三妹妹吗,难道妹夫不准备再和三妹妹?

    想到柔姐儿还有三妹妹,他不得不来。

    在他想来,妹夫是喜欢三妹妹的,他不信妹夫真的不再记着三妹妹,他也算是为了三妹妹还有妹夫好。

    “是。”安郡王萧成坐着。

    “妹夫,你不是在找三妹妹还有柔姐儿。”吴三老爷道:“菁姐儿同意吗?”

    “本来就是菁姐儿提起的。”

    萧成道。

    “菁姐儿到底在想什么?妹夫人你怎么答应了?”吴三老爷一听是菁姐儿提的,菁姐儿就那么恨柔姐儿还有三妹妹吗。

    “你今天来?”萧成看着吴三老爷。

    “有人想见妹夫,妹夫不知道何时有空。”吴三老爷今日来主要是为了让妹夫和三妹妹见一面,三妹妹那边还不知道妹夫要纳良妾。

    “谁!”

    “一位故人,妹夫。”

    后院,萧菁菁又继续绣起来,直到脚步声响起,紫嫣进来:“郡主,王爷和三舅爷一起出府,让人来和郡主说一声。”

    “父王出府了?”

    萧菁菁手一顿。

    “是的。”

    “下去吧。”

    萧菁菁想了想,没有再说什么,父王也是很晚才回来,歇在书房,第二日又出去,连着两日用了早膳又带着人出去。

    萧菁菁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父王走的时候看着她的目光很复杂。

    父王隔日回的大营。

    走前,一直看着她,她以为父王会说什么,父王什么也没有说。

    安郡王萧成不知道该怎么和菁姐儿说。

    他见了吴氏。

    回到后院,萧菁菁让人查父王这几天去了哪里,一直没有查出来,她知道是父王不想她查出来。

    父王下一次回府就是纳妾。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