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宠妻灭妾
    继续对着纪老夫人;“她姐姐去的时候还小,现在也长成大姑娘了,新媳妇不知道给我那可怜的女儿上过香没有。”

    “会上的。”纪老夫人说。

    郑氏和柳氏是知道袁家打的什么主意的,不知道四弟妹知道不知道。

    看到四弟妹的表情,郑氏和柳氏觉得四弟妹应该是不知道。

    “她姐姐在时最疼的就是她,当年和我说了,等语姐儿长大了,就——”袁夫人还在说。

    “娘。”

    袁冰语红着脸低下头,又羞又躁,娘怎么当着人的面就说了。

    纪老夫人脸色不是很好,郑氏和柳氏对视一眼,看着这位袁姑娘,长得倒是不错,比起四弟妹差得远了,四弟可是娶了妻了,袁家难道结亲不成还要送妾不成?

    几位老夫人记得袁家以前还是不错的,袁氏在的时候也是孝敬长辈,唯一不好的就是身体不好,死时也没有留下一儿半女,袁家这门姻亲也相当于断了。

    现在永叔娶了菁华郡主,袁家当着新媳妇的面——

    “害羞什么,娘也是让有些人知道。”袁夫人很是嫌弃小女儿长得不如大女儿,人也不够机灵。

    “好了。”纪老夫人打断袁夫人的话,没有再理会,看向老四媳妇:“我让人去看看席宴摆好没有,一会带你去认认亲。”

    “好的,娘。”萧菁菁知道袁夫人要说什么。

    说纪家和袁家早有约定。

    前世她听了太多她知道纪家和袁家并没有任何约定,一切不过是袁夫人自己认定。

    纪老夫人拍了拍老四媳妇的手,老四媳妇没有乱想就好,有些事,她不好说,想到之前传来的,老四牵着媳妇的手。

    都说老四疼媳妇,她倒是早有所料。

    让张嬷嬷嬷出去看看。

    一个小丫鬟走进来,恭敬行了一礼,抬头:“老夫人,四爷来了。”

    “老四来了?”纪老夫人看向门口,一眼看到老四,老四来了就好,转向老四媳妇,笑着拍着她的手,抑揄:“老四看来是放心不下。”

    “娘。”萧菁菁有些脸红,望向四爷。

    袁夫人眼中闪过什么,拉住女儿:“你不是想见你姐夫,你姐夫来了。”袁冰语脸红如霞。

    所有人都听到看过去。

    纪老夫人脸色顿时不好。

    郑氏崔氏不知道四弟妹察觉到没有,见四弟妹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又对视一眼。

    纪尧走进来,看到了他的小姑娘,也看到了语姐儿和岳母,行了一礼:“岳母怎么过来了。”

    “带语姐儿过来看看你新媳妇。”

    袁夫人可是都看到了,忙拉过语姐儿:“还不见过你姐夫。”

    “姐夫。”

    袁冰语脸都红了,小心抬头,又羞涩的低下头,目光如水,盈盈下拜。

    “语姐儿一直闹着说要来见姐夫,我便带着她来看看你的新媳妇。”袁夫人又道。

    “姐夫。”袁冰语脸色很红,抬起头。

    纪尧知道有必要让娘和让娘和袁家说一说了。

    “老四怎么过来了。”纪老夫人看到这里,拉着老四媳妇过去:“你媳妇在娘这里,难道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过来看看,顺便和娘说声,宴席开始了。”纪尧目光落在菁儿身上。

    “娘正要带你媳妇过去。”

    纪老夫人起来。

    “四爷”

    萧菁菁开口。

    “跟着娘。”纪尧低语。

    萧菁菁点头:“我会的,四爷呢。”

    “陪你。”纪尧笑。

    “姐夫。”袁冰语红着脸。

    纪尧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回头看着岳母还有语姐儿。

    “宴席开始了,岳母一起去宴席处吧。”。

    宴席开在最大的花厅,宴席开始,萧菁菁跟着纪老夫人一桌一桌认亲,这些都是与纪家有关系,或者有姻亲关系的各家女眷。

    萧菁菁收到不少见面礼,紫嫣和秋雨两人一起抱着,认完了亲,纪老夫人:“老四带你媳妇去吃点东西,别饿坏了,娘让人给你们单独留了席面。”

    纪尧看着菁儿。

    萧菁菁也望着四爷。

    “走吧。”纪尧带着小姑娘用了午膳,花厅摆起叶子牌。

    “要玩吗?”纪尧问着小姑娘。

    “带你媳妇玩牌去,要不然带你媳妇认认路。”纪老夫人在一边听到,开口道:“去吧,别在这里挡路。”

    女眷都看着纪四爷,她们很少见纪四爷,看一眼菁华郡主,再看一眼纪四爷,萧菁菁看到小袁氏望过来,像是要过来,还有袁夫人和纪馨大嫂。

    出了花厅,纪尧拉住小姑娘的手,往外面走,萧菁菁想到一件事:“四爷。”

    “什么事?”

    纪尧看着她。

    “房里的人,还没有见。”萧菁菁道。

    “现在回去见。”纪尧问。

    “好。”萧菁菁道。

    “四叔,四婶婶。”忽然一个有些瘦弱,脸色苍白的小姑娘小跑过来,气喘吁吁的,小脸昂着,好奇的看着新的四婶婶还有四叔,有些怯生生的。

    几个丫鬟婆子在后面追着:“六姑娘小心点,不要跑。”很快追了过来,看到四爷和新夫人,忙行礼。

    萧菁菁低头看着面前瘦弱苍白三四岁的小姑娘。

    “锦姐儿怎么在这里?”纪尧开口,看向菁儿:“这是二哥的小女儿,生下来体弱,以前养在庙里,二哥二嫂舍不得,接了回来。”

    “到四叔这里来。”接着他伸出手。

    “四叔。”小姑娘冲到四叔的怀里,纪尧一把抱她抱起来:“锦姐儿告诉四叔在做什么?”

    “锦姐儿在喂鱼。”梳着两个包包头,声音糯糯的,可爱的小姑娘好奇的看向新嫂嫂:“新嫂嫂。”

    “锦姐儿乖。”萧菁菁开口。

    “谁教你叫新嫂嫂。”纪尧笑着问。

    “我自己想的。”

    纪锦儿软软的声音道。

    “锦姐儿乖。”纪尧笑了笑,对着菁儿:“以后叫四婶婶。”

    纪锦儿懵懂的点头:“四婶婶。”

    “乖。”“

    萧菁菁伸出手:”婶婶抱抱好吗。“前世她很喜欢锦姐儿,锦姐儿一直很喜欢她这位四婶婶,不像纪家别的人讨厌她不屑与她来往,锦姐儿总是糯糯的叫她四婶婶,有好的也会记得给她,却落在湖中,得了一场大病没了,就在半年后。

    她记得她去看她,她小小的身子躺着,脸小小白白说四婶婶不要担心,好了之后找四婶婶玩,这一世她不会时时注意,不会让事情再发生。

    ”四婶婶。“纪锦儿软软糯糯的伸出手,萧菁菁抱过她。

    ”我喜欢四婶婶。“锦姐儿怯生生的道。

    ”四婶婶也喜欢锦姐儿。“

    萧菁菁贴着锦姐儿的脸,想哭,锦姐儿,四婶婶这一次一定看好你。

    ”怎么了?“纪尧看出了什么,轻声问。

    ”没事。“萧菁菁摇头。

    纪尧眸中闪了闪,知道小丫头有事瞒着他,他想到小丫头说过的话,心中若有所思。

    ”四婶婶?“

    纪锦儿摸了一下四婶婶的脸,看着四婶婶,萧菁菁告诉自己该高兴,锦姐儿还在,她笑着:”四婶婶喜欢你。“

    ”我也喜欢四婶婶。“纪锦儿一脸天真可爱。

    ”四叔呢?“纪尧笑了笑,没有再多想,到时候问下小丫头就是。

    ”我也喜欢四叔。“

    纪锦儿糯糯的看向四叔,她喜欢四叔和四婶婶。

    ”不要乱跑知道吗,想吃苦苦的药?“纪尧看着锦姐儿,唬住脸。

    ”锦姐儿不吃,不吃。“

    ”你四叔吓你的,锦姐儿最乖,这是婶婶给你的。“萧菁菁从紫嫣手中接过装好的九连环,她记得锦姐儿最喜欢,她很早就准备了,之前敬茶的时候没有看到锦姐儿,就知道应该是锦姐儿身体不好太小,打算找个时间去看锦姐儿,如果不是还没有见过锦姐儿,不好直接去,她就直接去找锦姐儿了。

    ”谢谢四婶婶。“

    ”是九莲环,锦姐儿看看喜欢吗。“萧菁菁注视锦姐儿。

    ”九莲环,锦姐儿最喜欢。“

    纪尧在一边听着,过了会,他盯着跪在地上的婆子和丫鬟。

    ”四爷,四夫人。“

    婆子丫鬟感觉到四爷的目光,婆了小心抬头。

    ”你们就是这样照看锦姐儿的?“纪尧盯着她们,沉着脸,锦姐儿身体不好,婆子和丫鬟想要说什么。

    萧菁菁也看向婆子丫鬟,锦姐儿身体不好,但好动。

    ”四叔,四婶婶不关嬷嬷的事,是锦姐儿要过来找四叔和四婶婶的。“纪锦儿拉了一下四叔还有四婶婶。

    她想下来。

    ”四婶婶,我想下来。“

    ”好。“萧菁菁放下锦姐儿,锦姐儿走到嬷嬷身边:”嬷嬷,我不该乱跑。“

    纪尧没有再说什么,让她们送锦姐儿回去。

    ”四叔,四婶婶再见,锦姐儿有空找四婶婶,四叔四婶婶记得来看锦姐儿。“走的时候,纪锦儿软软的道。

    ”四婶婶会的,到时和你四叔去看你。“

    萧菁菁。

    纪尧点头。

    ”很喜欢锦姐儿?“

    ”嗯。“

    萧菁菁想说什么:”四爷还记得我说过的吗,我似乎活了两世,上一世,锦姐儿也是这样喜欢我。“

    她望着四爷。

    纪尧本来就打算问问,闻言点头,拉着她:”然后呢。“发生了什么?

    ”锦姐儿这样可爱,我怎么会不喜欢,有一天锦姐儿来找我,落到了湖里,救起来后生了一场大病。“

    后面的萧菁菁不想再说,心中满是自责,后悔。

    ”病了?“

    纪尧猜到了什么,能让菁儿这样,锦姐儿身体不好,很可能。

    ”锦姐儿来找我,我却不知道,要是锦姐儿不来找我,就不会掉到湖中,也不会大病,也不会没了,她还那么小。“

    萧菁菁哭了。

    ”不哭了,不哭了,锦姐儿现在还好好的,只要阻止事情发生,一切都过去了。“纪尧抱过小姑娘,安慰着,脸色不是很好,他没想到锦姐儿会——锦姐儿还那么小,从小身体不好,养在庙里,接回府,胆子又小,让他这个四叔很是心疼,没想到会因为一场大病,没了。

    他知道这一切应该发生过。

    只是他不知道,在小丫头的记忆中是真实的。

    他并不怪小丫头,她也没有想到,现在锦姐儿还是好好的,只要避免就是。

    ”不要哭,菁儿,你也没想到不是吗。“

    ”可是,可是我如果早一点发现——“萧菁菁望着四爷泪眼朦胧,四爷为什么不怪她。

    纪尧伸出手,大手为她擦她了擦眼泪,拿出干净的手帕,擦了擦,低声:”你也没想到,怎么能怪你,你上一世也是嫁给我。“

    ”对。“萧菁菁点头。

    ”原来菁儿一直是我的妻。“

    纪尧抱住她,摸摸她的脸。

    ”四爷。“萧菁菁想告诉四爷,自己曾经做过的。

    紫嫣和秋雨站在不远处,不知道郡主和四爷怎么了,郡主像是哭了,她们很担心。

    ”我竟然都不知道,不知道菁儿你早就是我的妻,不止这世。“

    纪尧又道,轻劝的。

    之前只是猜测,现在是肯定,小丫头原来自始自终都是他的,他很高兴。

    ”四爷,我不会让事情再发生。“萧菁菁抬头,眼晴红红的,没有再流泪。

    ”到时候我会和二哥说一下。“纪尧道:”我的小娘子。“

    ”四爷。“萧菁菁破涕而笑。

    纪尧摸了一下她的眼晴:”你的丫鬟都担心了,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

    萧菁菁知道自己这样,肯定会让看到的误会,以为四爷欺负她,她看到了几个婆子还有丫鬟,知道肯定会有闲言。

    ”四爷。“

    ”回去吧,洗一下脸。“

    过了一会,纪尧拉着她的手。

    紫嫣秋雨发现郡主又没有哭了,再次对望一眼。

    萧菁菁点头。

    走到花园的时候,一个女人急冲冲的冲过来,小跑着,很焦急。

    萧菁菁正要让人去看看。

    女人看到前方有人,停下步子,抬头看到是四爷还有新进门的四夫人,忙行起礼来,焦急的,她也不想这样,知道今日是四爷四夫人的好日子,可是。

    ”四爷。“

    女人一下子跪了下来,磕起头来。

    萧菁菁看着这个磕头的女人,女人不停磕着头,紫嫣秋雨见到上前,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女人还在磕头:”哥儿病了,求四爷告诉一下三爷,哥儿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夫人不在,妾不知道该怎么办,哥儿烧得厉害,妾也不想打扰四爷和四夫人,可是,求四爷。“

    说着,向萧菁菁磕起头来:”四夫人求你。“

    紫嫣秋雨听到这里,看向郡主。

    萧菁菁没有说话,她认出这个女人是谁,三房的孙姨娘,很得宠,生了儿子,是府里最小的小公子。

    看来像是病了,前世她不知道有没有发生这样的事。

    她只记得隐隐好像听到这位孙姨娘被禁了足,不知道是不是与她闯进花园有关,在她的记忆中,这位孙姨娘因为生了儿子,很是张狂,差点害死了郑氏,经常用生的儿子闹,闹得三房宠妾来妻,不宁。

    对于这位孙姨娘她没有多少好感,至于孩子,她前世见过,长得白白胖胖的,跟个球一样,她不觉得会真病。

    孩子无不无辜她不知道,她知道的都是这个孙姨娘在她落魄后落井下石,在她的面前扯高气昂的样子,说她是下不了蛋的母鸡,捧着小袁氏,管到四房来,她没有开口,侧头望向四爷,没想到会遇到孙姨娘。

    她不知道四爷会如何做。

    ”来人。“纪尧直接叫了人,远处的婆子丫鬟过来。

    ”通知三哥吧。“纪尧沉着脸,没有多说,对着丫鬟,其中一个丫鬟行了一礼,小跑离开,去了前院。

    ”婆子抬头,看看新夫人还有孙姨娘。

    “把孙姨娘送去见母亲。”纪尧又道,婆子忙道,走向孙姨娘,孙姨娘脸色一变,想说什么,逃开。

    “四爷,四夫人。”孙姨娘还要说什么:“夫人想要害哥儿。”

    “堵住嘴。”纪尧挥手,婆子哪敢不听四爷的话,马上带着人围住孙姨娘,按住三姨娘,孙姨再得三老爷的宠,也只是一个姨娘,还不是良妾。

    不过是生了小公子才得宠,有了几分脸面,在四爷面前什么也不是,还敢冲撞四爷。

    攀扯四爷,当着四夫人的面。

    她们快速堵住孙姨娘的嘴,行了一礼,带着孙姨娘离开。

    “三哥在女人方面有些糊涂,不用理会。”纪尧回头。

    “嗯。”

    萧菁菁什么也没有问。

    “好在三嫂是明白的,才没有。”没有什么纪尧没有说:“今日是我们的新婚,却让你看到这样的事。”

    “没有什么,事情与四爷无关,这样的事谁家没有,四爷不会纳妾是吗。”

    萧菁菁望着四爷。

    纪尧笑了:“小丫头知道挺多,放心,不会纳妾。”

    回到竹园。

    “孙姨娘很得三哥的宠吗?”

    纪尧没有瞒着她:“只差没有宠妾灭妻。”

    “三哥这样怎么行,夫妻者,齐也。”

    萧菁菁道。

    “要是三哥这样想就好了,有些事你不知道,三嫂也不容易,你可以和三嫂多接触一下。”纪尧说。

    “孙姨娘的话是真的吗?”萧菁菁不知道四爷信没信。

    “不会。”纪尧摇头,孙姨娘他还是知道的,又道:“锦姐儿的事不要再想,你不是要见四房的人。”吩咐紫嫣和秋雨服侍,让人把人都叫来。

    萧菁菁眼巴巴望着四爷。

    “去吧。”纪尧道。

    紫嫣秋雨服侍着郡主去了净了面,又重新擦了香膏,描眉,收掇好了后,萧菁菁看了看琉璃镜中的自己。

    眼晴不再那么红,她又找了冰块来敷脸,还有眼晴,过了会,已经好了,才没有再敷。

    萧菁菁忽然想到沾了血的元帕,问了紫嫣秋雨。

    “是老夫人派人来收走的。”

    萧菁菁不知道婆婆会不会看。

    “郡主。”紫嫣秋雨欲言又止,她们看到郡主红着的眼。

    “我没事,你们不用多想。”

    萧菁菁知道她们担心什么。

    “郡主哭了,是四爷——”紫嫣又说。

    “风迷了眼而已。”萧菁菁并不想把前世的事告诉紫嫣秋雨,淡淡的,紫嫣秋雨知道郡主不想说,她们心中只是担心。

    “之前那位姨娘。”

    她们又想到那位姨娘还有那位二房的锦姑娘。

    “是三房的,一位得宠的姨娘,不必理会。”萧菁菁说。

    “二房的锦姑娘,郡主很喜欢。”

    紫嫣秋雨又小心问。

    “对,以后看到锦姐儿,告诉我。”萧菁菁转头看向她们。

    紫嫣秋雨听出郡主的意思,不知道郡主为什么喜欢那位锦姑娘。

    萧菁菁站了起来,紫嫣秋雨知道郡主要见四房的人,四爷会陪着郡主,萧菁菁走到外面,四爷坐着看着书。

    看到她出来:“好了?”

    萧菁菁走到四爷面前,扫了眼四爷手上的书:“四爷又在看什么?”

    “左传。”

    纪尧道让她坐下来和她说起来:“左传是目前最完全的历史演变,涵盖了各朝各代,从最早到前朝。”

    “四爷看出了什么?”萧菁菁问。

    “没有永久的王朝,历史都往前的。”纪尧笑着:“最长的王朝不过历五百年而亡,本朝已经有一百多年了,中原大地,地大物博。”

    “好了。”纪尧没有多说:“你不是想有一天看尽天下吗,到时候我陪你,我们一起,看看这天下。”

    “边关不稳,四爷在担心吗?”萧菁菁又问。

    “嗯。”

    纪尧应了一声,这时,紫嫣秋雨从外面进来,行了一礼,恭敬的:“四爷,郡主,人来了。”

    “好。”纪尧道,站起来,伸出手。

    萧菁菁牵住四爷的手。

    紫嫣秋雨看着四爷的郡主,到了外面。

    四房管事的都在院子里。

    人并不多,也不少,都是负责各处的。

    紫嫣秋雨:“四爷四夫人来了。”

    四房的人都听说了四爷宠着夫人,没想到四爷会陪着夫人,四爷如此宠夫人吗,心中的那点小心思不敢再有,面面相觑后恭敬抬头,一眼看到了四爷,四爷身边仪态大方,美得如神仙妃子就是新夫人?

    “拜见四爷,四夫人。”跪在下面都不敢相信,新夫人竟然这样美,不敢多看,低下头。

    早就听说新夫人很美,没想到如此美,难怪四爷宠着。

    只是不知道这位新夫人管家能力如何,别的方面、

    也有婆子觉得新夫人太过美貌,到时候四爷——也许四爷就是因为新夫人美貌才娶了新夫人,想到早先的夫人。

    纪尧没有说话,他想看看菁儿能不能应付,要是不能,他再出面。

    萧菁菁端庄的坐着,没有看四爷,示意紫嫣秋雨。

    紫嫣经常陪着郡主训话,管家,她踏出一步,看着院子里的人:“夫人让大家起来,然后挨着上来说明自己负责什么的,夫人新来,也不了解,大家都说,夫人知道后也能了解四房的情况,还有大家的情况。”

    “谢夫人。”

    跪在下面的人听到夫人身边的丫鬟站了起来。

    纪尧知道不用担心菁儿。

    “一个个上前,不要急。”紫嫣又道。

    刚刚起身的人不敢多想,从第一排开始,一个个上前,紫嫣秋雨看着。

    “老奴是正院的管事。”容长脸,瘦黑的婆子行了一礼抬起头。“奴婢见过夫人,奴婢是二门的。”一个圆脸的婆子也上前。“老奴是负责竹园洒扫的。”

    “老奴是负责小厨房的婆子,大家叫老奴贾婆子,夫人要是想吃什么,派人来说一声就是。”

    贾婆子道。

    “嗯。”

    萧菁菁应声,看了紫嫣一眼。

    秋雨站在郡主身后。

    “奴婢是书房的。”一个青衣短襦裙的美貌丫鬟走出来,行了一礼,望了望四爷,低下头。

    紫嫣回头看向郡主。

    萧菁菁没有开口。

    紫嫣回过头来:“请夫人训下。”

    “大家应该知道我刚嫁过来,很多不清楚,多的先不说,今天只是大家见一个面,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到时候再说,以前大爱怎么样,以后也怎么样,大家下去吧,有什么我会让人通知你们,只希望大家知道我一向恩怨分明,下去吧。”

    萧菁菁没有多说,她对这些人并不了解,还是看看再说,她带来的人,不打算现在就定,等回门后再说。

    到时候让嬷嬷说一声。

    “夫人让各位回去。”

    紫嫣开口。

    下面的人松了口气,新夫人似乎很好说话,不是厉害的,新夫人带了不少陪嫁陪房,还以新夫人要让陪房顶位置,不少管事心中有了底,觉得新夫人性子绵软,好欺,不再害怕。

    就算有四爷在,四夫人性子在那里。

    “老奴告退。”

    所有人都行了一礼,也有个别的婆子,抬头看了看,觉得夫人不像是这样绵软的人,会不会夫人有别的打算?猜测着。

    “夫人的话就是我的话。”纪尧在这时淡淡开口,他一眼就看出下面的人在想什么。

    “是,四爷。”

    下面的人一听,抬头,四爷真的很宠夫人。

    “下去吧。”纪尧道。

    一个个不敢再想别的,退了下去。

    紫嫣秋雨知道郡主心中有主意,有四爷的话,郡主管起四房,容易许多。

    “菁儿,你在扮猪吃老虎?”纪尧收回目光,凝着面前的小姑娘,不相信他的小姑娘真的像表现出来的一样。

    萧菁菁望着四爷:“我的意思就是四爷的意思。”

    “当然,夫妻一心。”纪尧点头轻笑,拉起她。

    “我想看看再说,因为刚来,很多都不了解,等一段时间看。”

    萧菁菁没有瞒着四爷。

    “好,你自己拿主意,不明白的找我。”纪尧拉了她在院子逛起来,逛了逛,萧菁菁终于弄清了竹园有多大,老夫人派了人来。

    “四爷,老夫人让你过去一趟。”

    “等我回来。”

    纪尧听了来人的话,低头注视面前的小丫头。

    “嗯。”

    萧菁菁点头。

    纪尧离开了竹园,紫嫣走了进来小心的行了一个礼:“郡主。”

    “什么事?”萧菁菁看向她,紫嫣:“郡主,外面都在传你和四爷吵架,四爷生气了,训斥了你。”她小心的看着郡主。

    “是吗?”

    萧菁菁早有所料,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她看着紫嫣:“还有呢。”

    “都说郡主才嫁进来,就惹四爷生气,失了四爷的宠,以后还不知道会如何,四爷心中喜欢的是以前那位夫人。”紫嫣又道。

    萧菁菁知道有人看她不顺眼,这些话里她不信没有人添油加醋。

    “郡主,四爷明明没有生气。”紫嫣想说什么。

    “何必在意,这些人见不得人好,不过是以讹传讹。”

    萧菁菁并不在意。

    “老夫人那边是不是知道了,才会派人来叫了四爷过去?”紫嫣猜测起来。

    “应该不是。”

    萧菁菁摇头。

    “那?”紫嫣不知道还有什么事。

    “应该是三房的事。”萧菁菁道,想到锦姐儿。

    紫嫣也想到之前碰到的那位孙姨娘,萧菁菁想去看看四爷为她布置的书房:四爷说就在旁边,她带着人走了过去。

    她让人推开门,走进去,书房没有四爷的书房大,布置得很精致,书柜上放了不少书,靠近菱木花窗放着一张贵妃榻。

    青色长颈瓷瓶插着一枝栀子。

    案几上放着笔墨纸研,还有一块翠屏,淡淡的花香弥漫在家中,书房的花窗支开一点。

    她想到司棋和听书,前世四爷没有把她们给她,她以为四爷想要收了房,听了嬷嬷的话更是肯定,心中不屑。

    也不愿意让她们服侍。

    四爷可能是发现了,没有再让她们进房服侍,后来四爷把她们配给了身边的小厮,她更看不起四爷。

    觉得四爷有色胆没有色心。

    明明想收房,假模假样。

    司棋听书在四爷不在后,在她被赶出纪家的时候,告诉她,她们喜欢四爷,但是知道四爷不会收她们,她们不喜欢她。

    觉得她配不上四爷。

    她想到不久前见到的那个青衣丫鬟,负责整理书房,前世成了四爷的通房。

    “郡主?”秋雨不知道郡主在想什么。

    萧菁菁回过身。

    *

    纪尧到了宜园,就听到两个丫鬟在说着什么,站定,手转动着玉板指。

    “听说四爷和四夫人吵架了,四夫人哭了,你说四爷会不会?”“不知道四夫人怎么惹四爷生气,四夫人不会就失宠了吧。”

    “说不定四爷是发现四夫人不如原来的夫人。”“有人亲眼看到,才传开的,老夫人也问起。”

    两个小丫鬟悄悄说着,说着看向四周,脸色一变。

    “奴婢,奴婢,四爷——”

    两个丫鬟跪了下来。

    “带下去。”

    纪尧手转动着玉板指,看了两个丫鬟一眼,直接对着身后的人。

    小厮上前。

    他也听到了,四夫人和四爷好着呢,没有比四爷和四夫人好的,这些人就在这里乱说,知道什么。

    两个丫鬟很快被带下去。

    “四爷?”小厮小心望着四爷。

    “查一下,事情是怎么传的。”纪尧淡淡看他。

    “是,四爷。”小厮忙道,纪尧没有多说,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走进宜园,守在外面的丫鬟婆子看到四爷,马上恭敬行礼。

    “四爷!老夫人等着你,三老爷三夫人也在,还有孙姨娘。”

    纪尧颔首。

    娘坐着脸色很不好看,沉着脸,张嬷嬷在旁边,三哥三嫂都在,三哥在指责三嫂,三嫂脸色很难看,孙姨娘被堵着嘴,挣扎着,他走过去。

    “老四听说你和你媳妇吵架了?”纪老人人看到老四,问道:“你媳妇都哭了是不是真的?”说得是有鼻子有眼,纵是她相信老四不会,也不免信了。

    “娘听谁说的。”纪尧道。

    “还不是那起子看到,传过来,娘正要让人去问你,你不是疼你媳妇得紧吗,怎么会吵架,要是有什么,让一让就是。”纪老夫人道。

    “没有的事,娘,不过是风迷了眼。”纪尧开口。

    纪老夫人一听就知道不是传的那回事,应该有别的原因,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三哥怎么了?”纪尧问。

    “还不是宠妻灭妾,你三哥要休了你三嫂。”纪老夫人说着就生气,老三简直是疯了,为了一个庶子,为了一个妾,要休妻,郑氏哪里不好,哪里不够好,老三什么都好,就是女色上不分,也不知道怎么养成这个性子。

    “三哥又发什么疯。”

    纪尧早就猜到是怎么一回事,漫不经心的转着手上的玉板指,看向三哥。

    “四爷!”纪三老爷不高兴,四弟竟说他发疯。

    要不是有毒妇,他哪会这样。

    四弟以为都像他一样妻贤?

    “你还敢给你四弟脸色看,今天是什么样的样的日子,也有人敢闹,你居然还护着。”

    纪老夫人越说越生气,一听纪三老爷的话,马上瞪着他。

    气得不行。

    “娘,明明是有毒妇想要害人。”纪三老爷也不是谁说都信的,他也知道理亏,今天是四弟的大日子,可是。

    他亲眼看到了,他瞪着郑氏。

    “我是毒妇?我要是毒妇,早就弄死这个贱人了!”郑氏一听,气极而笑,她掏心掏肺换来就是这?狠狠盯着孙姨娘,她真后悔没有一杯毒酒下去。

    “你敢!”

    看到郑氏眼中的恨,纪三老爷挡在孙姨娘面前:“娘,你看。”

    纪老夫人更气了。

    “混帐!混帐,混帐!”

    “娘不用发怒。”纪尧开口,还是看着三哥:“三哥。”

    “四弟我。”纪三老爷想说什么。

    “要休就休。”郑氏也是心灰意冷,咬牙。

    “你以为我不敢?”纪三老爷正恨着这个女人,竟然敢瞒着他,害死了他最小的儿子,要不是孙氏跑出来,遇到四弟和四弟妹,四弟派人来通知他,他还什么也不知道。

    都烧成那个样子,这个毒妇连一个大夫都不让人请。

    还让人锁了门。

    不让孙氏出来,还是孙氏想办法,才跑出来,见到了娘。

    他没有打死这毒妇就算好的了。

    孙氏再怎么也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又是他心爱的,他很想掐死这个恶毒的女人。

    “三嫂不用这样,让我来问三哥。”纪尧从始至终,一眼也没有看孙姨娘,一个妾而已,三哥真的如此糊涂了、

    郑氏听了四弟的话,没有再说。

    “真是冤孽。”纪老夫人

    “三哥是真的要休妻吗?为了一个妾?”纪尧直视三哥。

    孙姨娘眼巴巴望着。

    “四弟我。”

    “三哥说吧。”

    “大老爷,二老爷,大夫人,二夫人。”守在门口的丫鬟看到大老爷,二老爷大夫人二夫人,忙行礼。

    “怎么了?”

    “大哥二哥也来了,三哥你说吧,是不是要休妻,要休今日就休,三哥只要不怕出去被人说,为了妾休妻,三哥可真是好大的本事。”纪尧还是盯着三哥。

    “我!”纪三老爷想说什么又没有。

    “三哥,你好好想想吧,要是不想休妻就好好和三嫂说一说。”纪尧又道。’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