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侄儿洗三(添了点)
    吴府。

    今日尤为热闹,吴府第一位小曾孙出生三日,三朝开眼,洗三,凡是至亲都来了,都戴葱、钱,以祷祝聪睿、进财。

    带着油糕、桂花缸炉、破边缸炉、鸡蛋、红糖等食品或者送些小孩所用的衣服、鞋、袜等作为礼品。

    洗三是婴儿出生后最重要的仪式之一。

    要沐浴行礼,亲朋都会来,也叫三朝洗儿,洗三主要是消灾解难,祈祥求福,洗去婴儿污垢,使之平安吉利。

    主持洗三礼的是吴家专门找的收生姥姥还有吉祥姥姥,吴府早就备好围盆布、缸炉,小米儿、金银锞子升儿、斗儿、锁头、秤坨、小镜子、牙刷子、刮舌子、青布尖儿、青茶叶、新梳子、新笼子、猪胰皂团、新毛巾、铜茶盘、大葱、姜片、艾叶球儿、烘笼儿、香烛、钱粮纸码儿、生熟鸡蛋、棒槌等等,吴家准备的是白玉盆。

    熬好了槐条蒲艾水,用胭脂染红桂元、荔枝、生花生、栗子若干。

    要是小女孩,还应当用红丝线穿好的绣花针,在酒盅里用香油泡三天,以便“洗三”时扎耳朵眼儿。

    萧菁菁到的时候洗三还没有开始,她看到大舅母二舅母还有三舅母在吩咐着什么,带着人过去,走到近前。

    “菁姐儿来了?”

    张氏和身边的人说着话,转身一眼看到菁姐儿,笑了起来,宁氏王氏也看过来。

    “大舅母,二舅母,三舅母。”萧菁菁开口,她身后的紫嫣秋等忙行礼。

    “起来吧起来吧,咱们的纪四夫人来了。”张氏让紫嫣几人起来,笑道,拉菁姐儿过来,拍了拍她的手,宁氏点了一下头,王氏撇了一下嘴角。

    “二舅母说笑了。”

    萧菁菁道。

    “二舅母可没有说笑,有没有发现菁姐儿又长胖了不少?就像一朵花,越发娇艳。”张氏笑着说完,忽然打量了一下,含笑对着宁氏道,宁氏也发现了:“嗯。”菁姐儿是长胖了一些。

    “长好了是好事,以前菁姐儿瘦了点。”张氏又道,宁氏也颔首:“长好了,更好看了。”

    萧菁菁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长重了,她自己并没有发现,也没有问紫嫣几人。

    紫嫣几人早就发现郡主长好了。

    “菁姐儿这是过得好,当然长好了,哪里像我的霏姐儿。”王氏语气泛酸,阴阳怪气的,小声嘀咕着。

    萧菁菁看向三舅母。

    “菁姐儿这是什么表情?”王氏一下子不高兴了、

    “三舅母又是什么意思?”萧菁菁平静的。

    “菁丫头你现在是纪家四夫人了,不一样了,还是阁老夫人——”王氏阴阳怪气还想说什么。

    “三弟妹。”这时,宁氏看向王氏,打断了她的话,张氏也看向三弟妹。

    “大嫂二嫂叫我做什么。”

    王氏哪会不知道宁氏张氏是怕她做什么。

    “三弟妹要是不舒服就回去休息。”宁氏开口,张氏也点头。

    “我可没有不舒服。”王氏脸色不好,没有再说什么,哼了声。

    萧菁菁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紫嫣几人看着郡主。

    “菁姐儿,进去吧,娘可是一直念着,说菁姐儿怎么还不来,不知道何时会来,雯姐儿几个也在。”张氏回过头,笑着拉着菁姐儿开口。

    宁氏淡淡的:“去吧,菁姐儿,贺侧妃把你几个庶妹也带来了。”

    “是,大舅母,二舅母,我去给外祖母请安。”萧菁菁也想外祖母了,她带着人去了后面。

    “菁姐儿越来越没礼貌了。”王氏见状,菁姐儿竟然不理她。

    宁氏张氏没有理她,继续吩咐着。

    三弟妹也不想想她说的是什么话。

    萧菁菁到了后面,听到说笑声,看到外祖母,几位表妹也在,贺氏带着几个庶妹也在一边,和外祖母说笑,还有吴家另几房的人和吴家的至亲,她走进去。

    “菁姐儿来了?”听到周嬷嬷的话,吴老夫人很是欢喜看向门口,一下看到菁姐儿,她的菁姐儿来了,她就盼着菁姐儿来了。

    “外祖母。”

    萧菁菁带着人上前,走到外祖母身边,周嬷嬷退到老夫人身边,其他人都起身行礼。

    “大家起来吧。”萧菁菁道。

    “对,起来吧,外祖母的菁姐儿总算是来了。”吴老夫人拉住菁姐儿的手,让她坐下,笑容多了许多,其他人坐了下来,萧菁菁看向贺氏:“贺侧妃。”

    “老夫人正提起郡主呢。”贺氏爽利大方的开口。

    “大姐姐。”萧媛媛怯生生的看向大姐姐,萧芸芸还算端庄,萧菁菁点了一下头:“二妹妹,四妹妹。”

    萧媛媛没有那么怯生生了,像是有胆子多了:“大姐姐。”

    萧菁菁应了声,萧芸芸端庄的退到贺氏身后。

    “表姐。”萧菁菁刚回头,就听到雲表妹的声音,她看过去,雯表妹莲表妹站在外祖母身边正看着她,雲表妹有些不高兴。

    “雲表妹,雯表妹莲表妹。”萧菁菁开口。

    “过来,菁姐儿,外祖母带你认一认人。”吴老夫人没有等几个丫头再说,拍了拍菁姐儿的手,打算再给菁姐儿介绍一下吴家本家的至亲还有几房的人,菁姐儿原先见过,但她怕菁姐儿没有记住。

    萧菁菁跟着外祖母见过吴家几房还有至亲,吴家到亲还有分出去的几房哪敢拿大,都回了礼。

    “纪四夫人不用多礼。”

    吴老夫人见状开口,拉着菁姐儿:“菁姐儿是晚辈,你们说起来都算是菁姐儿的长辈,不必如此。”

    “今日来的都是至亲,菁姐儿记住了?”不一会,认完了人,吴老夫人又拉了菁姐儿在身边坐下。

    “记住了,外祖母。”萧菁菁道,坐下后看向外祖母:“外祖母,侄儿在表嫂那里吗?”

    “对,想看。”

    吴老夫人哪会不知道菁姐想什么,笑了起来,菁姐儿也成亲了,说不得——

    萧菁菁点头。

    “说不得外祖母要不了多久就能——”吴老夫人笑看了菁姐儿的肚子一眼。

    萧菁菁脸红了。

    “一会洗三的时候好好看看,小孩子见不得风,也离不得你表嫂,不然就抱来让你看看,产房你还在新婚就不要去了。”吴老夫人接着又笑道。

    “外祖母,表嫂还好吗?”萧菁菁又问。

    “你表嫂很好,恢复得很好,放心吧。”吴老夫人知道菁姐儿是真的关心。

    萧菁菁应了一声。

    “表姐。”吴雲笑着开口。

    萧菁菁看过去。

    “你们几个丫头。”吴老夫人让她们几个丫头说说话:“你们几姐妹好好说说话吧。”

    “妾身来陪老夫人。”贺氏在一边说。

    “好,你陪我这老太婆。”吴老夫人笑着摇了摇头,萧菁菁和几个表妹两位庶妹说起话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宴席准备好了,有人过来通知。

    “走吧,吃了席面,也好开始给哥儿洗三。”吴老夫人站了起来,扶着周嬷嬷的手,萧菁菁扶着外祖母的另一边,到了花厅里。

    宴席摆在花厅里,吴家的至亲都来了,来的都是女眷。

    席面,主食主要是面条,俗称洗三面,收生姥姥坐在正席上,等到用完了席面,洗三正式开始。

    “洗三”仪式通常都是在在午饭后举行,由收生姥姥主持。

    一行到了大房外厅,外厅正面设上香案,供奉碧霞元君、琼霄娘娘、云霄娘娘、催生娘娘、送子娘娘、豆疹娘娘、眼光娘娘等十三位神像。

    香炉里盛着小米,当香灰插香用。蜡扦上插一对“小双包”,下边压着黄钱、元宝、千张等全份敬神钱粮。

    产房里,宁疏影醒了,抱着怀里的哥儿,理了理散乱的发,身边站着一个丫鬟还有一个婆子,旁边放着喝过的汤,几个丫鬟在收拾着,宁疏影忽然听到外面的脚步声,一个婆子走了进来:“少夫人。”

    “嬷嬷。”宁疏影摸了摸哥儿的脸,哥儿醒着,比刚出生的时候胖了些,更白了,像相公,眼晴也睁开了,眼晴很大,又黑又亮,她低头亲了亲,抬头:“洗三开始了?”

    “嗯,少夫人,收生姥姥说要在枕下供炕公炕母的像。”婆子开口,宁疏影点了头:“表妹还有人都来了?”

    “嗯,老夫人在外面等着,已经用过席面,该给哥儿洗三了。”婆子又说。

    宁疏影没有再开口,又低头,和怀里的儿子说了说话,不一会,炕公炕母的神像送了进来,放在炕头上供着,用三碗至五碗桂花缸炉或油糕作为供品。

    “少夫人,该把小公子抱出去了。”不久,婆子又进来,宁疏影舍不得,不过知道舍不得也要舍,硬下心,把哥儿放到嬷嬷怀里。

    “嬷嬷把哥儿抱去吧。”

    “好,少夫人不用担心,哥儿会平平安安的。”婆子抱了哥儿出去,宁疏影看着,外厅,由老婆婆上香叩首,收生姥姥亦随之三拜。

    然后,将盛有以槐条、艾叶熬成汤的白玉盆以及一切礼仪用品均摆好。

    婆子抱着哥儿上前。

    “把哥儿给我吧。”收生姥姥开口,婆子把怀里的哥儿递过去。

    收生姥姥把婴儿一抱,“洗三”开始,本家依尊卑长幼带头往盆里添一小勺清水,再放一些钱币,叫“添盆”。

    大多添的是金银锞子、还有长命锁,放在盆里,也有放银票的,放在一边茶盘里,桂元、荔枝、红枣、花生、栗子之类的喜果也添到白玉盆中。

    一会盆中就放了不少,收生姥姥在一边说着祝词,哥儿长大长流水,聪明灵俐,早儿立儿,连生贵子,连中三元。

    萧菁菁放的是金裸子还有长命锁。

    “添盆”后,收生姥姥便拿起棒槌往盆里一搅,说道:“一搅两搅连三搅,哥哥领着弟弟跑。七十儿、八十儿、歪毛儿、淘气儿,唏哩呼噜都来啦!”

    接下来才是开始给婴儿洗澡,把怀中抱着的哥儿往盆中一放,哥儿受凉一哭,哇哇哇哭起来,声音很响,哇哇大哭着。

    这个时候是越响越好的。

    “好!”吴老夫人重重点了一下头,宁氏张氏也点头,王氏不以为意,萧菁菁看到了侄儿,侄儿和表哥长得很像,正大哭着,萧媛媛萧芸芸也看到了,她们添盆放的是银裸子,贺氏放的金裸子,吴雲觉得侄儿哭得太厉害了:“侄儿哭得也太大声了。”

    “你们这些小丫头知道什么。”吴老夫人闻言摇头。

    “看到了,菁姐儿?”接着吴老夫人笑着问身边的菁姐儿。

    萧菁菁:“侄儿很像表哥。”

    “菁姐儿也觉得?”吴老夫人笑着问,贺氏也在这时:“哥儿声音响亮,一听就知道身体好。”

    吴老夫人更满意:“就是。”

    洗三大哭是吉祥,谓之“响盆”。收生姥姥一边洗,一边念叨祝词:“先洗头,作王侯;后洗腰,一辈倒比一辈高;洗洗蛋,作知县;洗洗沟——”。

    随后,用艾叶球儿点着,以生姜片作托,放在哥儿脑门上,象征性地炙一炙。

    再给婴儿梳头打扮一下,收生姥姥继续念着:“三梳子,两拢子,长大戴个红顶子;刷刷牙,漱漱口,。”

    用鸡蛋往哥儿脸上滚滚:“鸡蛋滚滚脸,真正是爱人儿。”洗罢,把孩子捆好,用一棵大葱往身上轻轻打三下:“一打聪明,二打灵俐。”

    随后叫人把葱扔在房顶上,以后聪明绝顶,拿起秤砣几比划,秤砣虽小压千斤拿起锁头三比划:“长大啦,头紧、脚紧、手紧”。

    再把哥儿托在茶盘里,用事先准备好的金银锞子或首饰往婴儿身上一掖,说:“左掖金,右掖银,花不了,赏下人”。最后用小镜子往婴儿屁股上一照,说:“用宝镜,照照腚,白天拉屎黑下净”。

    最后把几朵纸制的石榴花往烘笼儿里一筛,说道:“栀子花、茉莉花、桃、杏、玫瑰、晚香玉、花瘢豆疹稀稀拉拉儿的……没灾没病地健康成长。”

    产房里,宁疏影听着哥儿的哭声,一声又一声,急得不心,心疼不已。

    “少夫人不用担心,哥儿哭得响,以后才会平安健康长成。”

    婆子知道少夫人在想什么,劝着。

    宁疏影也知道这个理,还是忍不住担心,心疼,望着婆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完?”

    “要不了多久。”婆子又道。

    “洗三的水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冷的要是冷的,岂不是——”宁疏影又想到什么,要是水是凉的怎么办,虽然天气热,但。

    “少夫人,水自然是温的,哪里能让哥儿受罪。”婆子笑着说。

    “嗯。”

    宁疏影知道自己想太多。

    哥儿就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当娘了才知道哥儿哭一声,就要撕开她的心一样。

    “少夫人,哥儿走了这一遭,菩萨会保佑哥儿。”婆子过了会又道。

    宁疏影应了一声。

    听着外面的动静,觉得过得太慢。

    “少夫人还是休息一会吧,等结束了,哥儿就送回来了。”婆子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知道要不了多久了。

    这时,派了人来取炕公炕母的神像。

    宁疏影望眼欲穿,婆子劝着,外厅,添了盆,至此把娘娘像、敬神钱粮连同香根一起请下,送至院中焚化。收生姥姥用铜筷子夹着“炕公、炕母”的神像一焚,说道:“炕公、炕母本姓李,大人孩子交给你;多送男,少送女。”

    然后,把灰用红纸一包,让人送进产房,压在床榻底下,说是让他永远守在床前,保佑大人孩子平平安安。

    产房里,宁疏远等着哥儿送回来:“嬷嬷你去看看,要是哥儿送回来,抱过来。”

    “是,少夫人,老奴去看看。”

    外厅收生姥姥,请安“道喜”,为的是讨几个赏钱,洗三礼,也不是没有男人,至亲的舅舅是要到的,还有吴府的男人也在,挥了挥手。

    “赏!”吴老夫人更是高兴的大声道。

    张嬷嬷送上金裸子。

    “添盆”的金银锞子、首饰、现大洋、铜子儿、围盆布、当香灰用的小米儿、鸡蛋、喜果儿、撒下来的供尖儿——桂花缸炉、油糕也是她的。

    “把哥儿抱过来,我抱一下,看看吧,菁姐儿,你不是想看侄儿。”见收生姥姥要把哥儿交给一边礼哥儿媳妇身边的婆子,她伸手让她把哥儿抱过来,接过哥儿,让身边的菁姐儿看看。

    “曾祖母的哥儿乖,刚才可是撒了尿,好好好。”

    吴老夫人笑着抱着哄了哄,哥儿已经睡着了。

    萧菁菁看得很清楚,侄儿和前世的勋侄儿并不一样,她知道前世的勋侄儿还没有来,不过早晚会来。

    她虽然想前世的勋侄儿,眼前的是前世无缘见到的侄儿,她想摸一摸又怕伤到侄儿。

    “表哥还没有取名字?”萧菁菁问,吴雯几人萧媛媛几人贺氏都看过来。

    “还没有,你表哥说不急。”吴老夫人失笑不已:“好了,看过了,外祖母让人给你表嫂抱去,免得你表嫂担心。”

    “好。”萧菁菁知道表嫂说不定等得心焦了。

    吴老夫人也是当娘的,知道离了孩子的心情,哥儿也太小,也该抱进去了,她把哥儿小心交给礼哥儿媳妇身边的婆子。

    婆子接过哥儿,行了一礼,进了产房。

    宁疏影快等不下去了,明明该抱进来,听说祖母抱去了,就在这时,见哥儿抱了进来,心中松了品气,忙接过来,放在身边,看着,哥儿脸都哭红了,细细的看着,亲了亲,心中心疼不已。

    “少夫人现在不担心了吧?哥儿睡着了。”婆子在一边笑。

    “嬷嬷。”宁疏影有些不好意思。

    “老夫人抱给表姑娘看了看。”婆子开口。

    “哦。”

    宁疏影想到表妹,问了问外面的情形。

    “表姑娘担心少夫人,还派了人来问,哥儿乖得很,除了洗三时哭了,后来撒了尿在水里,洗完就睡着了。”

    婆子笑起来。

    “撒了尿?”宁疏影没想到哥儿会在洗三的时候撒尿,那婆婆还有祖母那里?她再次看着哥儿。

    “少夫人不用担心,撒了尿好,哥儿一年比一年高。”婆子看出少夫人的想法,笑着开口。

    宁疏影对这些不是太懂。

    “少夫人以后就懂了。”婆子道。

    点了头,宁疏影把哥儿放在身边,想到夫君,不知道夫君怎么样,什么时候过来,外厅,洗三结束,就散了。

    吴老夫人回了园子,拉了菁姐儿的手让她坐在她身边:“菁姐儿,这些日子,永叔对你可好?”

    萧菁菁点头,脸红心跳:“四爷出宫后会来接我,一起回去。”

    “好,好,好。”吴老夫人连说了三个好字,萧菁菁脸更红。

    “芹姐儿还有薜丫头的亲事都定下来了。”吴老夫人看到贺氏走进来:“她们派人和你说没有?”

    “说了,老夫人,妾准备为两位妹妹添妆。”贺氏爽利大方的走过来。

    “嗯。”

    吴老夫人对贺氏是满意的,让贺氏坐,贺氏也不扭捏,大方的坐了下来,吴雯几人还有萧媛媛萧芸芸也走了进来,吴老夫人看着菁姐儿:“要不是你告诉外祖母,外祖母还不柔姐儿还有吴侧妃还好好的。”

    “之前忘了告诉外祖母。”萧菁菁开口。

    “你刚新婚,事情多。”吴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萧菁菁脸又红了点。

    “你三舅舅一直瞒着所有人,外祖母听了才知道你三舅舅在做什么。”吴老夫人接着叹了一口气,又说。

    “表姐,三婶婶以为三叔养了外室,生了外室女,上次我和你说过,谁知道是柔表妹。”吴雲听到这里,走到表姐身边开口。

    吴雯吴莲也知道了那位柔表妹没有死,嫁到了楚王府,嫁给楚王爷二爷,由妾扶正,知道那位姑母还活着。

    被表姐让姑父送进了家庙,她们也是最近才听说的。

    “你这丫头。”吴老夫人白了雲姐儿一眼,睥了下贺氏,没有说什么。

    萧媛媛萧芸芸知道说的是三妹妹还有吴侧妃,她们什么也没有说。

    “祖母,本来就是,三婶婶之前还和三叔大少,说三叔在外面养外室什么的,知道三叔并没有养外室后,马上就和三叔合好了。”吴雲又道,拉着表姐。

    吴雯吴莲一起点头。

    “你们三婶婶。”

    吴老夫人想说什么没有。

    “柔姐儿回去没有?”她看向贺氏,问了起来,贺氏爽利的:“三姑娘回来过几次,王爷走前告诉,三姑娘会回来看吴侧妃,要妾什么也不要管,三姑娘几次来都是直接去家庙,妾身没有管,除了二次要见几位姑娘。”

    “既然王爷有话,你就不要管,随她们去。”吴老夫人想的是二十多天后,人被送到京城。

    要是真的是三丫头害了她的女儿,她会让三丫头偿命。

    “三姐姐,变了很多。”萧媛媛怯生生道。

    “三妹妹很恨大姐姐。”萧芸芸则是看向大姐姐。

    “她有什么资格恨菁姐儿。”吴老夫人一听就不高兴:“要不是菁姐儿,她们还不知道什么下场。”

    “妾身也发现三姑娘很恨郡主。”贺氏也道。

    “不知好歹的东西,要不是菁姐儿,她们母女俩有今日?”吴老夫人最气的就是这,还有气自己,有眼无珠。

    吴雯几人也气愤填膺。

    “外祖母不必生气,只要人到了京城,问出来,父王也不可能再估息。”萧菁菁并不在意。

    “你说得对,只是你这孩子宽和大度,有些人不值得。”吴老夫人摇头拍了拍她的手。

    “外祖母上次不是说几位表妹还有庶妹的亲事——”萧菁菁换了一个话题问外祖母,看着外祖母。

    吴雲拉了表姐一下:“表姐。”

    吴雲脸红了,吴莲也是,萧媛媛萧芸芸也红了脸看向老夫人,她们并不知道,以前听老夫人说过,有合适的会给她们说,后来没有再听到,她们以为——

    “都是一家人怕什么,你们表姐也是关心你们,在看。”吴老夫人看向雲姐儿和莲姐儿贺氏。

    一直在看,只是看了几家还是没有定下来,她又看了萧媛媛萧芸芸一眼、

    “你有空也可以帮着看看。”而后吴老夫人朝着贺氏。

    “老夫人有合适的和妾身说声,妾身带着二姑娘四姑娘去看看。”贺氏站了起来,笑着说。

    “好。”

    吴老夫人喜欢贺氏,媛姐儿和芸姐儿都是好的:“有合适的,我让人叫你,你带着两个丫头一起。”

    “妾身也想带她们多出去走走,只是妾身只是侧室,加上不如老夫人认识的人多,只能劳烦老夫人,王爷也提了有事就找老夫人。”贺氏爽利的笑着又道。

    “你今后就跟着我。”吴老夫人开口,说完:“之前本以为文哥儿武哥儿的亲事可以定下来,谁知道两个小子居然不愿意定亲,说什么想要出去游学。”

    “三哥四哥想要去行走江湖,行侠仗义!。”吴雲笑出声,向祖母道,两位堂哥总是针对表姐,她对表姐挤了挤眼。

    “你这丫头这是为你表姐报仇?”吴老夫人一眼看到。

    萧菁菁微笑。

    “祖母,谁叫三堂哥四堂哥针对表姐。”吴雲哼了声,吴老夫人没再多说,失笑不已,萧菁菁记得前世文表哥武表哥也不愿定亲成亲。

    想起文表哥武表哥对她说过的话。

    “表妹,文表哥武表哥也许是真的想要游学。”萧菁菁这时开口。

    “表姐,文表哥武表哥老针对你,你还为他们说话。”吴雲不知道表姐在想什么。

    “菁姐儿觉得?”吴老夫人有些诧异。

    “文表哥武表哥并不是真的胡闹的人。”萧菁菁说完,转向表妹:“表妹,上次我来看外祖母,文表哥武表哥让我受了欺负告诉他们,他们为我讨回公道。”

    “三哥四哥这样和表姐说?”吴雲惊住了,没想到三哥四哥会这样说。

    “嗯。”萧菁菁点头。

    “我会好好问下你文表哥武表哥。”吴老夫人闻言,就说家里都是好孩子。

    吴府外面不远处。

    停着一辆马车,马车周围有不少侍卫,马车旁边站着婆子和丫鬟,马车的车帘掀开,萧柔柔看向吴府的大门。

    她想进去看看宁疏影那个该死的女人给礼表哥生的儿子是什么样的,像不像礼表哥,要是像可以留下。

    要是不像,像宁疏影那个女人,就该死。

    今日宁疏影给礼表哥生的儿子的洗三,洗什么三,宁疏影那个女人生的孽种,她知道萧菁菁那个女人肯定也在,还有贺氏那个女人。

    这些人都欠她和娘。

    外祖母不知道怎么样了,她和娘出事后,一直没有联系外祖母,外祖母说不定还以为她和娘不在了。

    她要让外祖母帮忙,她想进去,怕里面的人还不知道她是谁,怕二爷会多想,会起疑。

    “夫人?”婆子看向夫人。

    “把东西送进去吧,给我那侄儿。”萧柔柔让婆子一个人去,把她送给礼表哥的东西送进去。

    “是,夫人,夫人不进去吗?”婆子行了一礼。

    “不了,都结束了。”萧柔柔道。

    婆子看了夫人一眼,要不是夫人一直说不急,也不会来,洗三已经结束。

    “还不快去。”萧柔柔看向婆子。

    婆子忙去了。

    萧柔柔看着,看到婆子把东西送进去,过来。

    萧菁菁一直陪祖母,天黑前,四爷来接她了。

    “老夫人,四爷过来接郡主了。”

    周嬷嬷出去一趟进来。

    “永叔来了?好,永叔来接你了,菁姐儿你也该回去了,陪了外祖母一下午,不要让永叔多等,空了再来看外祖母。”吴老夫人拍了菁姐儿的手。

    “外祖母,我走了。”萧菁菁行了一礼,吴老夫人让她起来,萧菁菁出了园子,到了外面,不久她看到四爷。

    四爷高大的身影站着,她带着人走过去,很快四爷看向她,伸出手,她握上去,望着四爷:“四爷。”

    “走吧。”纪尧轻笑。

    萧菁菁和四爷一起出了府,上了马车,不少丫鬟看到,郡主和纪太傅真是恩爱,周围也有人看到。

    “回府。”纪尧对着马车外面。

    马车动了起来。

    “四爷怎么这么早?”萧菁菁以为四爷要天黑才会来接她,纪尧:“不高兴?今日事不多,又念着你这小姑娘。”

    “四爷。”

    萧菁菁别开头。

    纪尧又点了一下她的鼻子,问起洗三的事,萧菁菁把侄儿的样子形容给四爷听,回到府里,下了马车,到了竹园,萧菁菁听嬷嬷说了司琴被关起来的事。

    四爷过来,她把事情告诉了四爷。

    “由你高兴。”纪尧抱过她。

    萧菁菁亲了四爷一下。

    吴府,宁疏影忽然见到嬷嬷进来,她正抱着哥儿哄着,哥儿睡了一觉醒了,奶嬷嬷抱去喂了奶,刚抱过来,眼看就要睡着。

    丫鬟站在一边。

    “少夫人,府外有人送了礼盒过来,给哥儿,直接送到了大房这里来。”婆子行了一礼,手上捧着一个礼盒。

    “哦?”宁疏影看向礼盒,谁送来的?

    “对方说是哥儿的姨母,是一个婆子,也不多说。”婆子又道。

    “人呢,打开看过没有?”

    宁疏影问。

    “人走了,老奴没有打开,少夫人要不要?”婆子望着少夫人,怕是来历不明的,想了想,又觉得谁敢害哥儿。

    “打开看看。”

    宁疏影道。

    婆子打开了礼盒,里面是一些哥儿用的小衣服,还有长命锁,并没有别的,翻了翻,小衣服都是哥儿现在能穿的,很干净,她看向少夫人。

    不知道该?

    宁疏影不知道是谁,该不该留下,看了眼身边的哥儿。

    “要不老奴让人检查下?”婆子也怕有问题,提意道。

    宁疏影点了点头:“问下婆婆吧。”

    *

    第二天起来,萧菁菁带着人去给婆婆请安。

    “昨天怎么样?”纪老夫人问起昨日吴府洗三的事,萧菁菁说了。

    纪老夫人点了头,拍了一下她的手:“司琴的事我知道了,你做得很好。”

    ------题外话------

    说好的一万,只有一万二三,望天,白天写着写着卡了,最讨厌写什么洗三,洞房,要查资料,明天继续早起更一万四。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