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三公主威胁
    有人迎上来:“是纪老夫人,几位夫人吧。”

    “是。”

    纪老夫人开口,认出眼前梳着简单利落的发髻,插着几枝簪子,脸微圆,带着几分笑意的人是长公主身边当年的陪嫁之一,点头回礼。

    对方带笑:“纪老夫人还有几位夫人请,长公主殿下正等着几位。”

    纪老夫人点头,往里走去。

    萧菁菁感觉到对方落在身上的目光,看过去,对方对她笑着点头,长公主大门里,一个宫人一直小心探着头,看到什么,忙转身往里跑去。

    就在这时,长公主门外,又来了几辆马车。

    吴府的马车停了下来,马车车门打开,吴老夫人扶着周嬷嬷的手下来了,宁氏柳氏也扶着婆子的手下了马车。

    吴雲吴莲一起。

    “那不是菁姐儿还有纪老夫人吗。”吴老夫人一抬头看到菁姐儿笑了,她还担着心,这一下好了。

    宁氏几人也看过来。

    “表姐。”吴雲高兴起来冲了过来,吴莲怯生生的。

    “外祖母。”萧菁菁也看到外祖母舅母还有表妹:“大舅母二舅母,表妹。”

    纪老夫人笑了起来:“倒是合适,一起进去。”

    郑氏柳氏也笑着点头。

    两家人合在一起,看向长公主身边的人,对方见状,微微笑:“两位老夫人还有几位夫人请,长公主殿下见到几位,想必很高兴。”

    两家点了头,走了进去。

    “萧菁菁还没有来?”

    长公主府的花园一角,三公主一身大红的宫装,提着鞭子,不满的走来走去,猛的盯着宫人,宫人低下头:“公主殿下。”

    “你说萧菁菁为什么还没有来,是不是怕了!。”

    三公主不耐烦了,萧菁菁到了现在还没来,是不是不敢来?越想越生气,手中的鞭子一甩,就要甩到宫人的身上,宫人抬头,脸色很白:“公主殿下——”

    “哼。”三公主哼了声,鞭子落在宫人身上,宫人脸色更白,三公主还要再抽。

    “公主殿下。”之前在大门口出现过的宫人从外面的小路跑了过来,边跑边往后看着,没有看到人,跑到公主殿下面前,一下子跪了下来。

    “说。”三公主看向她,挨了鞭子的宫人抬起头来。

    “公主殿下,菁华郡主还有——来了。”宫人行了一礼,磕了一个头。

    “来了?”三公主来了精神,终于来了:“在哪里?是不是去了姑母那里?”

    “是公主殿下。”宫人小心的。

    “走!去找她。”三公主提着鞭子就走。

    宫人忙跟上,挨了一鞭子的宫人也跟上。

    长公主坐在中间的亭子里,周围围着一些人,都是京城各府的夫人老夫人,虽说举行花会,京城各府都收到帖子,人却并不是太多。

    长公主牡丹花簪,朝仙髻,洒金色襦裙,朱红色的禙子,赤金的珠钗,腰上是明黄的荷包还有白色的玉,华贵大方,雍容典雅和身边的一位夫人说着话,一个宫人从外面走进来。

    走到长公主的身边,长公主看她一眼。

    宫人不知道说了什么,长公主嗯了声,来了?让人去看看三丫头在哪里,别闹出什么不好看的,虽然她答应三丫头,但也要在一个可控的范围里面。

    “请纪老夫人吴老夫人进来。”

    “是。”宫人恭敬的行了一礼退下去,旁边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长公主还有退下去的宫人,心里猜测着。

    长公主回过头来,看到众人的目光:“吴府还有纪府的老夫人来了。”

    旁边的人一听,吴府纪府来了?相视一眼,看向花园入口。

    长公主也看过去,很快,看到一行人走了过来,纪老夫人,吴老夫人,她目光掠过,定在一人身上。她还记得菁丫头小时候的样子,长大了倒是长得越来越像她娘了。

    萧菁菁一行跟着长公主身边的人,走进亭子里,看到不少人。

    “长公主殿下。”萧菁菁跟着外祖母还有婆婆行了礼,感觉到一道目光。

    “起来吧,不必多礼,多年不见,纪老夫人吴老夫人还好?”长公主笑着开口,目光落在她们身上。

    “谢长公主殿下。”

    吴老夫人和纪老夫人一起道,抬头:“长公主殿下风采依旧。”

    “吴老夫人纪老夫人才是风采更胜当年,几位夫人也是多年不见。”长公主笑了笑,笑对着纪老夫人吴老夫人,接着转向宁氏几人。

    长公主七八年前去了南边,多年来没有再回京城,七八年很多都变了,也有很多没有变。

    “长公主殿下一点没有变。”

    宁氏柳氏几人开口。

    “几位夫人才是一点没变,两位老夫人,几位夫人还是坐下说吧,算起来有七八年没见了。”长公主摇头笑。

    “谢长公主殿下。”纪老夫人吴老夫人一行从容不迫坐下。

    “这是雲丫头?都这么大了?”长公主忽然对着吴雲,目光落在她身上,含着笑。

    “是,长公主殿下。”吴老夫人起身。

    “过来我看看。”长公主笑着,招了招手。

    “去吧。”吴老夫人让雲丫头过去,雯丫头要待嫁就没有来。

    “是,祖母。”吴雲走上前,走到长公主面前行了一礼:“长公主殿下。”

    “一晃眼这么大了,长得不错,是个机灵的。”长公主拉着她的手,打量了一下,问吴老夫人:“说人没有?”

    “这丫头还没有,在看,有眉目了。”吴老夫人回答。

    “嗯。”长公主没有多问,点了一下头,又打量了一下,吴雲低着头,祖母让不准无礼,长公主不会看上她,要她嫁给她的儿子吧,她才不要。

    “不错。”长公主没有再说,看到吴莲:“这个丫头是?”吴雲退了回去。

    “这是莲姐儿,三房庶出,还算乖巧。”吴老夫人没有多说,莲姐儿是庶出的,她倒是不担心,不过想到驸马在外面生养的外室子,就怕长公主有另外的心思,今日来的人,也许有想和长公主扯上关系,也有不想的。

    “看着很是贞静。”长公主夸了一句,一个庶出的。

    “馨姐儿怎么没有来?”长公主看向纪老夫人,纪老夫人起身:“馨姐儿身体不好,在庄子上调养。”

    长公主没有多问,她主要的目的是——

    “这是菁丫头吧?”长公主最后看向萧菁菁,带着笑:“我应该没有认错,一晃眼,这丫头都这么大了,还嫁了人了,听说嫁到纪家,嫁给了纪永叔,你们两家倒是——还记得你这丫头小时候倔得很,忘了姑母,你要叫我姑母,到姑母这来。”

    萧菁菁站起来。

    走了过去,停在长公主面前。

    “和你娘越来越像。”长公主拉过她的手,打量着她,感叹道。

    吴老夫人心中担心。

    “姑母。”萧菁菁开了口。

    “好。”长公主笑着点头。

    *

    顾府的马车此时离长公主府已经不远,后面的一辆马车里,顾瑶坐在马车里,黛眉掀起马车布帘看了眼前面,放下马车布帘,她回头恭敬的:“姑娘,长公主府马上就要到了。”

    “嗯。”

    顾瑶一身清丽脱俗,嗯了声。

    “姑娘,长公主殿下请了各府——”黛眉再次开口,想要说什么,欲言又止。

    “萧菁菁应该也会来。”顾瑶知道黛眉想说什么,漫不经心的:“恩爱吗?”她倒是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恩爱有加?

    “姑娘。”黛眉想到外面的传言,纪太傅和菁华郡主很恩爱,姑娘不愿相信,她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顾瑶没有说什么:“有人想要和我合作,让萧菁菁失去一切。”

    “姑娘?”黛眉知道是谁。

    顾瑶摇头:“看看再说,等有机会再——”

    黛眉想到要见到的长公主:“姑娘,老夫人说长公主殿下在京城的时候,很喜欢姑娘。”姑娘要是能得到长公主的喜欢,地位会更稳固。

    顾瑶没有说话,秦王身边的那个叫锦绣的宫人,在她入府前,该怎么做。

    “姑娘?”见姑娘不说话,黛眉恭敬的。

    “祖母想让我讨长公主的欢心?”顾瑶想到祖母,祖母以为还是从前吗?她就算要做,也是为了自己,爹和祖母心中只把她能利用的工具,她也一样。

    “老夫人也是担心,秦王殿下——”

    黛眉不敢说出来,贵妃娘娘入宫后,宜妃娘娘就没有动静,秦王殿下宠着身边宫人的事众所周之了,姑娘才是秦王妃,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笑话,就算姑娘让她想办法联系那个宫人,老夫人怎么会不担心。

    “不过一个得宠的宫人。”顾瑶淡淡的。

    “姑娘,老夫人担心的是太子殿下的表妹。”

    黛眉不由道,太子殿下的表妹就要入秦王府了,老夫人最担心的是太子殿下的表妹要是得了秦王殿下的喜爱,到时候!

    “不会,那是太子殿下的表妹。”顾瑶知道祖母怕的是什么。

    黛眉也知道秦王殿下应该不会。

    马车停了下来。

    黛眉扶着姑娘下了马车,看到老夫人还有夫人,她扶着姑娘过去。

    与此同时,楚王府的马车也在来的路上,马车里,萧柔柔打扮很是华贵,雍容,骄矜的昂着头,旁边坐着两个丫鬟。

    丫鬟看了看外面,恭敬的看向夫人:“夫人。”

    “有什么就说。”萧柔柔睥了她们一眼,两个丫鬟低下头:“夫人,二爷让夫人不要出头。”

    “我不知道,用你们提醒?”

    萧柔柔看着她们,她将要代表楚王府参加长公主殿下举行的花会,长公主可不是是谁都见到的,楚王府只有她一个女主人,等二爷成了楚王,她更是楚王府唯一的女主人,她就是楚王妃。

    两个丫鬟不敢再说。

    萧柔柔知道一会肯定会见到萧菁菁还有顾瑶,以前的人,她要让她们知道她过得有多好。

    她萧柔柔也能和她们一样,见到公主还有长公主,这一切都是二爷给她的,二爷说会来接她。

    “夫人,到长公主府了。”

    等到婆子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马车车门打开,萧柔柔戴着帷帽,扶着丫鬟的手,下了马车,往长公主府走去。

    *

    长公主府花园,长公主笑着,像拉家常后样问过,摇头后:“你这个丫头,以后多到姑母这里来。”

    “怕打忧姑母。”萧菁菁只想退下去,她感觉到眼前这位姑母并不喜欢她,抓着她的手让她不舒服。

    “你这丫头不知道,姑母最是喜欢热闹,尽管来,越热闹越好,姑母多年没有回京,你们这些小姑娘都长大了,你来陪姑母,姑母才高兴。”

    长公主开口,笑着拍了一下她的手。

    “嗯。”萧菁菁不想答应,只是她知道,不能不答应。

    “你表妹还有表哥在待客,一会见见,也该见见了。”长公主又开口。

    萧菁菁应了一声。

    “姑母。”忽然一个声音响起,一个火红的身影带着宫人冲了过来,手上提着一鞭子,身后跟着几个宫人。

    “公主殿下慢一点。”

    “是三公主殿下。”

    旁边的人都看过去,认出是三公主殿下,三公主殿下也在这里?想到长公主,心中多了猜测,有些人是知道三公主在这里的。

    三公主直接冲到姑母身前,看也没有看萧菁菁,哼,把萧菁菁从姑母身前挤开,她拉着姑母的手:“姑母,我来了。”跟在身后的宫人,跪在地上。

    长公主没有看,让她们起来,望着三丫头:“三丫头去了哪里,这么急冲冲跑来。”

    萧菁菁站在一边淡淡的看着三公主,紫嫣秋雨跟在郡主身边。

    三公主提着鞭子,睥了萧菁菁一眼:“姑母,听说菁表姐来了,就过来看看,表妹表哥没有空陪我。”

    “难道还没有见过你菁表姐,你表妹要招待客人。”长公主有些失笑。

    萧菁菁没有开口,她感觉出这位姑母是真的喜欢三公主,不像对她的时候。

    “姑母,菁表姐在宫外,我哪里能见到,我早就想见一下菁表姐了,菁表姐好像不喜欢我。”三公主拉着姑母,不高兴的看向萧菁菁,长公主笑了笑:“三丫头你想多了,你菁表姐怎么会不喜欢你。”长公主看着萧菁菁。

    “三公主想太多了。”

    萧菁菁平静的开口。

    “菁表姐,你是不是知道我喜欢纪太傅,所以才不喜欢我?”三公主提着鞭子,一身大红的宫装,哼了声,一步步走过去,走到萧菁菁的面前,扯高气昂的望着萧菁菁。

    “三公主喜欢郡马?”萧菁菁同样骄傲的抬头。

    长公主摇头,三丫头居然直接说了出来,不过她没有说什么,看向菁丫头。

    “对,不行?本公主要不是。”三公主就是看萧菁菁不爽,萧菁菁抢走她喜欢的人:“本公主一直喜欢纪太傅,本来想让父皇赐婚!你别说你不知道,不要装了,装什么,你肯定早就知道,心虚才不喜欢本公主。”

    “三公主实在是想太多,我并不知道三公主喜欢郡马,三公主既然说早就喜欢郡马,要让圣上赐婚,为什么没有?”

    萧菁菁直接问。

    旁边的人都听到了三公主的话,三公主喜欢纪太傅,纪家老四?再看三公主和菁华郡主,一边的长公主,三公主当着长公主的面都——

    长公主的样子是默许?她们怎么也没想到三公主喜欢的是纪太傅,要不是三公主自己说,她们都不知道。

    有些人想到之前听到的事,也有人看着菁华郡主,三公主可是陛下宠着的公主,是真正的金枝玉叶,菁华郡主怎么比。

    不会是要?不少人心里都有了想法,看向吴家和纪家的人。

    吴家的人脸色不好,纪家的人脸色也不好,三公主要是真的下嫁,纪家也不知道会不会答应。

    她们最后又看向菁华郡主。

    菁华郡主神色从容,不知道心里是不是也是这样从容。

    紫嫣秋雨很担心。

    萧菁菁一片平静。

    这让吴老夫人脸色好了些,菁姐儿没有让她失望,三公主实在是不像话,她看向纪老太婆。

    纪老太婆要是敢为了尚公主——

    纪老夫人知道老四是不可能尚公主的,老四媳妇没有给她丢脸,公主又怎么样!

    长公主观察着众人的表情。

    “要不是你,怎么会——都是你,你不可能不知道,你就装吧,不是你抢走了纪太傅,本公主怎么会眼睁睁看着你嫁给太傅,你就是心虚,才不敢见本公主。”

    三公主恨得不行。

    “我从不知道三公主喜欢郡马。”

    萧菁菁手上也握着鞭子,昂着头,毫不示弱。

    “不知道?哼,本公主是不会信的,你明明喜欢的是纪宁,却和本公主抢纪太傅,简直是不要脸,本公主没有让父皇下旨,是看你是本公主的表姐,不然,本公主可是听说过你为了纪宁要死要活,什么也不顾,天天追着跑,只是纪宁看不上你,不喜欢你,人尽皆知也没用,纪宁就是不喜欢你,不要你,你没有办法,不要脸的抢走本公主的太傅!”

    三公主觉得萧菁菁太可恨了。

    “这些都是三公主自己想的吧?”萧菁菁从容不迫。

    “是又如何,本公主说的哪里错了?”

    三公主气愤的:“你喜欢纪宁就嫁给纪宁,你以为嫁给太傅,纪宁就会喜欢你?”

    长公主眼中闪过什么。

    旁边的人都想到菁华郡主和纪家大公子的事,后来却嫁给纪永叔,叔侄俩都——这件事之前可是不少人议论,后来,渐渐没有人再提起,有些人都快忘了,是圣上和太后下了旨后,就没有多少人议论了。

    不由再次看向吴家纪家的人,吴家纪家的人脸色比之前更难看,其实她们并不太在意菁华郡主和纪宁的事,必竟早就传过,大家都知道。

    她们也是才想到纪太傅也是郡马。

    吴老夫人觉得三公主欺人太甚,好在她的菁姐儿没有一点气弱,吴雲想帮表姐,纪老夫人听她最忌讳的从三公主口中说出来,脸色难看,三公主想做什么?

    真的喜欢老四?

    纪吴两家的人都站了起来,不想让三公主再这样说下去,让菁姐儿,老四媳妇受委屈。

    “听听她们两个丫头说的。”长公主感觉到扫过。

    吴纪两家的人正要开口,长公主不让她们说,她们就不说吗?自家人在受欺负,怎么能再忍下去。

    “娘,外祖母,我自己来。”萧菁菁知道婆婆外祖母还有舅母,二嫂想要帮忙,她看过去,平静无波。

    看了一会,看出她眼中的坚定,纪老夫人吴老夫人:“好。”知道老四媳妇,知道菁姐儿没事,她们又坐了下来。

    长公主眼中多了诧异,多看了萧菁菁一眼,旁边的人也多了诧异,三公主觉得萧菁菁小看她:“你是不是想不承认?”

    紫嫣秋雨觉得本公主不配为公主。

    萧菁菁神色没有改变,没有在意旁边的目光:“三公主说的这些,不过是道听途说,三公主是亲眼看到还是?我早就说过,君即无心我便休,四爷才是我的夫君,我在意的人,三公主什么也不知道,就在这里乱说,几乎都是臆断,三公主就此以为是真的?不管三公主服不服气,三公主在我面前提喜欢郡马,就是不该,三公主想做什么?”

    “你。”

    三公主气到了,想说什么。

    萧菁菁是说她没有资格喜欢太傅是不是,她才没有资格。

    “三公主是金枝玉叶,想抢走郡马?”萧菁菁毫不留情面,淡淡的。

    “本公主只是要你把太傅还给本公主,太傅本来就是本公主的,是你抢走了本公主喜欢的人,本公主看你是我表姐,才让你把太傅还给我,你说本公主都是臆断,本公主喜欢太傅是很久之前,本公主身边的宫人都知道,父皇也知道,太傅也知道,你说你不知道本公主喜欢太傅,说明太傅心中也是有本公主的,你更该有自知之明,你不是喜欢纪宁吗,只要你把太傅还给本公主,本公主让纪宁娶你。”

    三公主又扯高气昂起来,昂头睥萧菁菁。

    “三公主觉得太傅是你的,我抢走了你喜欢的人,让我把太傅还给你,太傅心中有你?”萧菁菁问。

    “当然。”三公主很自信。

    “我却不觉得郡马是喜欢三公主的,等回去我会问郡马心中是不是有三公主,多谢三公主。”萧菁菁开口。

    “太傅心中肯定有本公主,你答应了?”

    三公主又道,闻言有些不相信,萧菁菁这样就答应了?她可以和太傅一起?旁边的人也看着,吴老夫人纪老夫人心中担心起来。

    长公主目光落在萧菁菁身上,若有所思。

    紫嫣秋雨不明白。

    “三公主说的是不可能的,我也不可能答应!”萧菁菁道。

    “你耍我!你刚才说谢本公主。”

    三公主又气到了。

    萧菁菁敢耍她!

    “我是不可能和纪宁一起,多谢三公主的好意,我没有耍三公主,三公主让我把夫君让出来,三公主觉得很有理?”萧菁菁漫不经心的。

    “你以为你能一直当纪四夫人、本公主看在你是本公主的表姐才给你一个机会,把太傅让给我,本公主就放过你,不然,本公主只要和父皇说一声,你就会被太傅休了,到时候不要后悔,又来求本公主,被休了看你还怎么嫁人,本公主的东西,你敢不还给我。”

    三公主很嚣张。

    “三公主请便。”

    萧菁菁一点也不怕。

    “你等着,到时候别后悔求本公主。”三公主气得咬牙切齿。

    “我永远也不会。”萧菁菁昂着头。

    旁边的人却觉得三公主要是真的求到圣上那里,说不定真的会?谁也不知道陛下会怎么做,有人想到圣上之前没有说什么,菁华郡主的身份,圣上应该是不会会答应三公主的。

    也有人觉得说不定。

    还有人之前就听说过什么,知道圣上不会答应三公主。

    三公主忽然挥动手上的鞭子:“你太可恨了,抢了太傅还不还给我。”

    萧菁菁也挥了鞭:“三公主太过霸道了,郡马不是三公主的。”

    紫嫣秋雨还有三公主身边的宫人都吓了一跳,旁边的人也没想到,菁华郡主美丽娇艳,一身淡蓝色禙子,同色的襦裙,三公主一身火红,不如菁华郡主长得好,扯高气昂。

    “好了。”

    长公主开了口,示意人上前分开了她们。

    三公主没有再动,还是恶意的看着萧菁菁,萧菁菁半点不示弱,气得三公主又想挥鞭子,她扑到姑母身边:“姑母。”

    长公主拍了拍她,望着萧菁菁。

    三公主恶狠狠瞪向萧菁菁。

    萧菁菁也收起鞭子,三公主要是敢挥鞭,她也会毫不犹豫挥动鞭子,行了一礼,退到外祖母和娘身边。

    吴老夫人纪老夫人两家人都松了口气,看着她,彻底放下心。

    吴雲拉了拉表姐:“表姐太厉害了。”

    萧菁菁看了两位表妹一眼,知道她们担心着她。

    纪老夫人觉得老四媳妇让她格外的满意。

    眼看三公主还是不消停,长公主又是偏帮的,纪老夫人觉得自己要说点什么,不能让老四媳妇一个人面对,她也该站出来了。

    老四媳妇跟着她来,她这个婆婆怎么能不护着。

    她站了起来,朝着长公主行了一礼。

    “长公主,三公主,老四媳妇和老四成亲的时候,太后,陛下都有旨意,三公主金枝玉叶,纪家高攀不起,老四和老四媳妇很是恩爱,就不劳三公主多心了,三公主的话,多有不实之处,还请三公主以后不要再这样,三公主的爱慕收回去吧,老四是什么性子我还是知道的,心中不可能有公主,老四媳妇是什么为人,我都知道。”纪老夫人先向长公主,然后向三公主。

    不卑不亢,话中有几个意思,相信明白都会明白。

    “纪老夫人,你。”三公主脸色一变,想说什么,太傅配得上本公主,太傅心中是有本公主的,只是纪老夫人不知道而已,父皇的旨意皇祖母的旨意又怎么样。

    萧菁菁有什么好!让纪老夫人替她说话。

    长公主拍了她的手,她听出了纪老夫人的意思,认定了菁丫头,还有皇兄的旨意:“纪老夫人既然这样说。”后面的话没有说。

    “长公主,三公主,菁姐儿和永叔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八抬大轿,十里红妆成的亲,可没有对不起谁,永叔这孩子我知道,菁姐儿是我的外孙女,夫妻恩爱不已,三公主还是另寻他人吧,不要误了。”吴老夫人这时也站出来:“三公主方才威胁菁姐儿,不知道陛下若是知道?既已成婚就该另寻他人,三公主再这样,老身会进宫求见太后娘娘和陛下。”

    三公主还想开口。

    长公主拦下,知道再说下去,纪吴两家就真的要入宫了。

    旁边的人也觉得三公主也确实是过了。

    换到她们身上也会和菁华郡主一样,长公主也不管。

    不过也只有吴纪两家有这个底气,要是换一家就不一定了。

    “我会和三丫头说,菁丫头也是口舌伶俐。”长公主知道她必须说点什么,她扫向菁丫头。

    “我只是回答三公主,三公主要问,我怎么能不回答。”

    萧菁菁站起来。

    旁边的人都觉得有理。

    长公主正要说话。

    “长公主殿下,菁姐儿也是护着自己的东西。”吴老夫人哪里还会让菁姐儿被指责,纪老夫人也:“老四媳妇确实很伶俐,这种时候就该伶俐一点。”免得被人欺负。

    三公主觉得这些人没有把她当成公主,她是父皇最疼爱的公主!她们竟不把她放在眼里,她们怎么敢。

    长公主明白今朝和前朝不同,公主也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尤其面对的是各世家重臣的夫人老夫人。

    一个宫人小跑过来,宫人早就等着,不敢过来,现在才敢,小跑到长公主面前,小心的行了一礼。

    “长公主殿下。”

    长公主看到了远处站着的一行人。

    “是哪个府的?”长公主问。

    “是顾府的老夫人还有楚王府二房的夫人。”宫人抬起头来。

    三公主脸色很不好,长公主让三丫头不要这个样子:“顾家?楚王府二房夫人?让她们过来。”楚王并不在京中,只有楚王府二房在京中。

    在场的人不少没有见过楚王府这位二夫人。

    “是。”

    宫人退了下去。

    萧菁菁看到了顾瑶,还有戴着帷帽的妇人,心中有猜测。

    吴老夫人也想到了柔姐儿,不知道?

    所有人都看过去,一行人走了过来,为首的是顾家的老夫人,顾家大夫人还有几位夫人,一边是楚王府的人,顾瑶扶着祖母的手,向长公主行礼:“长公主殿下安。”

    旁边是楚王府,戴着帷帽的少妇在身边婆子的掺扶下,行了礼。

    “起来吧。”长公主开口,看了看楚王府的人还有顾家的人,三公主还是瞪着萧菁菁。

    长公主又拍了她一下,三公主才看向顾瑶。

    “谢长公主殿下。”

    顾老夫人起了身,楚王府的人也起了身。

    “顾老夫人身边的是瑶丫头?”长公主转向顾瑶,仔仔细细的打量了顾瑶几下,问顾老夫人,回京的路上就听了不少。

    “回长公主殿下的话,是。”顾瑶的祖母顾家老夫人看了身边的瑶儿一眼。

    顾瑶行了一礼。

    “和琰儿天生一对,郎才女貌,很相配,皇兄没有挑错。”长公主笑了起来,让顾瑶到她身前,顾家老夫人看向瑶姐儿,顾瑶走上前。

    “丽质天生,一步一莲,清丽无双,果然是好容貌,还是第一才女。”长公主又笑着道:“一看就让人喜欢,和小时候一样,我还记得你小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很是乖巧听话。”

    三公主撇了撇嘴她只在意萧菁菁。

    顾瑶谁也没有看:“长公主殿下,菁华郡主才是第一才女。”

    旁边的人是知道顾家丫头几次输给菁华郡主,已不再是第一才女,长公主不知道是不知道还是?

    听到顾瑶的话,都看向菁华郡主。

    “你也不错,不用谦虚。”长公主摇头:“当然菁丫头也不错。”

    顾瑶退了回去。

    顾家的人找了位置坐下,没有和吴家纪家坐在一起,顾瑶坐下后看向萧菁菁。

    萧菁菁淡淡回视。

    黛眉发现了,小声的:“姑娘。”

    顾瑶什么也没有说,坐了下来。

    吴雲也在表姐耳边:“是顾瑶,表姐。”

    “这位是楚王府的二夫人?”

    长公主又看向一边戴着帷帽的少妇:“怎么还戴着帷帽。”

    “对,见姑母,也不取下帷帽。”三公主也发现了,不悦的。

    “没事。”

    长公主很是宽和大度,笑了笑:“是不是有什么。”

    所有人这才发现这位楚王府二夫人见长公主连脸上的帷帽都没有取下来,吴老夫人紧盯着,看了看菁姐儿,发觉菁姐儿似乎并不在意,想了想,柔姐儿难道还能做什么?

    “妾怕吓到人。”帷帽下一个声音响起,接着伸出手取下了脸上的帷帽,朝着长公主行了一礼。

    “哪里吓人了?”

    三公主一看,哪里吓人,她还以为她的脸真的破了相呢。

    明明好好的。

    萧柔柔没有见过三公主,知道三公主不认识自己,她笑着抬起头:“妾没吓到三公主就好。”

    “三丫头没有说错。”长公主知道里面有什么她不知道的。

    不过没有当场问。

    “妾还怕吓到长公主殿下,妾脸上之前伤过,留了一道疤痕,怕吓到长公主殿下还有三公主,擦了不少粉。”

    萧柔柔笑着。

    “看不出来。”长公主仔细看了下。

    “你真的伤到过脸?”三公主不信,她怎么没有发现哪里有疤痕。

    “妾擦了太多粉了,可能遮住了,长公主殿下三公主殿下才没有发现,妾一直很惶恐。”萧柔柔又说。

    “你脸上留了疤痕擦的是什么药?”三公主想到自己身上有道疤痕是小的时候爬树的时候划到的,一直没有好。

    “妾能用什么,就是用了一些常用的药,然后多注意,多擦粉就看不到了,妾要是不擦粉,会吓到人。”

    萧柔柔声音温柔。

    “赵昕怎么看上你的?”三公主不知道赵昕怎么看上她。

    “妾也不知道。”萧柔柔想到二爷的好,脸微红。

    “哼。”

    三公主只想知道,有没有办法让太傅喜欢她。

    萧柔柔扫向其他人。

    她看到大姐姐了,还有很多人,很多人。

    旁边坐着的人看清了楚王府的这位二夫人的样子,倒是不吓人,有人觉得好像见过,只是想不起来。

    萧柔柔变化太大。

    也有人想起来。

    这不是安郡王府那位三姑娘吗?怎么成了楚王府二房夫人?

    ------题外话------

    本来说了这章一万更了还有一章四千,卡文,卡了十一个小时,才写好,一会写四千,亲们明早来看吧,只能如此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