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雷霆雨露
    王爷要不了多久就会回府,派了人去门口等着,王爷回府就来说一声,吩咐了厨房,想到家庙里的吴侧妃。

    问了问身边的人。

    西院很快也知道王爷回京了。

    萧芸芸陪着姨娘,说着话,章姨娘很欣慰,女儿唯一就是亲事还没有定,想到郡主,她又放下心。

    “姑娘,四姑娘来了。”

    一个丫鬟走了进来。

    “让四妹妹等一下吧。”萧芸芸见姨娘点头,开口,丫鬟出去,萧芸芸知道四妹妹来是为什么,肯定是父王回京的事。

    “去吧,你父王回京,四姑娘不错。”章姨娘抓着女儿的手。

    萧芸芸点头,走了出去,不一会见到四妹妹。

    “二姐姐,父王回京了,我们去贺侧妃那里吧。”萧媛媛道,萧芸芸没有说话。

    墨书也打听到王爷回京的消息,她看了看四周,悄悄回了家庙,和看守家庙的人说了一声,走进去,她想侧妃娘娘要她服侍王爷的话,不知道侧妃娘娘会不会真的

    吴氏礼着佛,听到脚步声没有抬头,继续数着佛珠,直到数完。

    “侧妃娘娘。”墨书上前,小心的道。

    “什么事?”

    吴氏抬头看向她。

    “王爷回京了,侧妃娘娘。”墨书行了一礼道。

    “王爷回京了?上次我说的话还记得吗?”吴氏站了起来,走到墨书的面前开口,看着墨书,墨书低下头:“奴婢记得,奴婢更想一直服侍侧妃娘娘。”

    “等王爷过来,你就去吧,上次我和你说过了。”吴氏道。

    “侧妃娘娘王爷万一。”墨书想说什么,吴氏打断她的话:“你只要好好服侍王爷,我会和王爷说。

    宫中,萧成站在下面,熙和帝处理完政务,放下手上的御笔,看着安郡王萧成,听着他说。

    萧成把大营的情况禀告陛下,说完抬起头来,熙和帝威严的开口:“大营交给你,朕放心,没有问题,你一会回府吧。”

    “是,陛下。”

    萧成又行了一礼。

    熙和帝站了起来,走到萧成面前,过几日就是中秋,萧成这小子这个时候回京,应该还不知道前几日发生的事。

    吴家就算写信也不会这么快,路上也有可能岔开,但也可能半路收到信,菁丫头受了委屈的事是不可能瞒得住这小子的,

    “吴家应该给你写了信,收到没有?”熙和帝居高临注视着萧成。

    “陛下?”

    萧成看向陛下。

    “前几日发生了一些事,菁丫头受了一点委屈,朕没想到三丫头会如此胡闹。”

    熙和帝背负着双手又道。

    “岳母派人送信给臣,臣在半路遇到了,三公主。”

    萧成脸色不好,跪了下来,他没有退下就是因为知道菁姐儿被三公主逼着自请和离的事,三公主喜欢纪永叔,竟当着各家的面,要菁姐儿自请和离,长公主也不管,三公主是公主,也不能强抢,幸好纪永叔不是那样的人,告了假陪着菁姐儿去了庄子。

    “你既然知道,朕也不多说,朕已经把三丫头关起来了,也让太后赐了不少东西安抚菁丫头,朕知道吴家多半会给你写信。”

    熙和帝又道。

    “臣恳请陛下为菁姐儿作主。”

    萧成磕了一个头,他想要的不止是把三公主关起来,还有别的,菁姐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他想要的是陛下再给一个交待。

    “朕会再给一个交待,吴家纪家还有你都是朕的左膀右臂,朕不希望你多想,吴家纪家朕希望还是像以前一样,纪永叔告了假要陪菁丫头,朕也准了。”

    熙和帝知道萧成这小子疼菁丫头。

    “臣谢过陛下。”

    萧成又磕了一个头,他相信陛下的话,这些岳母在信中都说了。

    “起来吧,朕会把三丫头赐婚给李元浩那小子,不会给三丫头建公主府,也没有封地,到时候就嫁到李家,让李家的人看住三丫头,相信三丫头不可能再找菁丫头,也不敢再胡闹,你放心吧。”

    熙和帝已经想好,也不想让萧成这小子乱想,还有纪家吴家,便说了出来,踱了几步回过身来。

    “李元浩?”

    萧成一时没有想到李元浩是谁,望着陛下,不知道陛下说的李元浩是谁,陛下要让三公主下嫁,不建公主府也没有封地,什么也没有,照陛下说的,这倒不错,三公主也不敢再做什么,他也可以放心了。

    “宜妃的侄儿。”

    熙和帝想到宜妃想让他给菁丫头浩哥儿赐婚的事。

    “宜妃的侄儿。”

    萧成已经想到了李元浩是谁,宜妃的侄儿,喜欢的是男人,陛下?

    他知道宜妃曾经想求陛下把菁姐儿和她侄儿赐婚,还好姚嬷嬷还有蔡嬷嬷知道了告诉菁姐儿,岳母入了宫,才没有,后来就传出好男色的事,陛下要把三公主下嫁给李元浩那个小子?

    要是这样,菁姐儿受的委屈也不算什么了。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知道。

    “朕会在中秋晚宴上下旨。”

    熙和帝威严开口,回到御座上坐下。

    “臣谢主隆恩。”萧成再次磕了一个头,想明白了很多。

    “退下吧,休息几日,中秋过了再回大营,问问菁丫头,和菁丫头说一说,纪家吴家一向忠于朕,朕不想有介蒂。”

    熙和帝最后道。

    “臣告退。”萧成退了下去,出了御书房,到了外面,和总管公公说了一声,出了宫。

    总管公公在安郡王离开后,进了御书房。

    手上拿着指尘,三公主的事就算有长公主殿下,陛下也没有改变主意,他走到陛下身边:“陛下。”

    “余贵嫔这两日来过没有?”熙和帝看着他,漫不经心的。

    “陛下,贵嫔娘娘每日都会过来求见陛下。”总管公公行了一礼,开口回答,看向陛下。

    熙和帝站了起来:“派个人和余氏说一下,三丫头朕打算嫁到李家,没有封地还有公主府,以后三丫头就住在李家,朕会让人看着她。”

    “是,陛下,老奴就去。”

    总管公公行了一礼。

    “和宜妃也说一声,让宜妃和李家说一说,朕的意思,希望李家会明白。”熙和帝回过头,再次盯着总管公公。

    “老奴马上去。”总管公公抬头,熙和帝没有再说什么,挥手让他去,总管公公退了出去。

    到了外面,吩咐了人。

    才又走了回去:“陛下。”

    熙和帝知道应该派人去了,他打算去母后那里:“走吧,去慈宁宫。”

    “是,陛下。”总管公公知道陛下又有事和太后娘娘说,余贵嫔失魂落魄的坐着,宫人从外面进来,看着娘娘的样子,很是担心。

    “娘娘,陛下只是在生气,娘娘只要等着就行了,陛下消了气,娘娘再求见,陛下就会召见娘娘了,三公主殿下不会有事的。”宫里都有传娘娘失了宠了,尤其是娘娘求见陛下,陛下都没有见。

    还有的说陛下不待娘娘了,娘娘是彻底失宠了,三公主做的事,瞒不了太多的人,娘娘憔悴了很多,很不好。

    娘娘只想着三公主殿下。

    余贵嫔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娘娘。”宫人又道。

    “陛下不会见我,陛下厌了我,不知道陛下会如何对昭宁,昭宁会不会一直被关着。”余贵嫔忽然道。

    “娘娘还是放宽心好一些。”宫人想劝,就在这时,门外有小宫人探头,宫人一见,知道外面有事,不知道是什么事,她看着娘娘:“娘娘,奴婢出去一趟。”

    余贵嫔没有说话。

    宫人退了出去,到了外面,问了外面的人,知道是陛下派了人来,要见娘娘,她和宫人说了声,忙回到里面,走到娘娘身边:“娘娘,陛下派人来了,要见娘娘。”

    “陛下?”

    余贵嫔像是突然醒了过来,站了起来,看着宫人,还有外面,想要问什么,陛下愿意见她了是吗?

    “娘娘,你。”宫人想说什么,陛下派人来见娘娘不知道有什么事,娘娘还是问清楚,她不像娘娘往好的方面想。

    “陛下派来的人呢?”余贵嫔转向宫人,抓着宫人。

    “在外面,娘娘。”宫人开口。

    “让陛下派来的人进来,我要问一问陛下有什么事。”余贵嫔道,她以为陛下不会再见她,陛下还愿意见她。

    她要问问陛下派来的人,是不是陛下要见她。

    “是,奴婢马上就去,只是请娘娘放手。”

    宫人道。

    余贵嫔松开手,看着,宫人退了下去,到了外面,问了等在外面的宫人,见到陛下派来的公公,请了公公进去。

    “公公是陛下派来的,娘娘让公公进去。”

    “杂家是陛下派来的。”

    余贵嫔心急如焚,见到宫人进来,往后面看了看,看到一位公公,似乎是陛下身边的,她坐下来。

    “娘娘。”宫人走到娘娘身边。

    余贵嫔点了一下头,有了精神,宫人看向后面的公公。

    “杂家给贵嫔娘娘请安。”来的公公行了一礼,手一甩拂尘,余贵嫔没有等对方行完就叫了起来,语气忍不住的急迫还有期待:“公公起来吧,不知道陛下让公公来是?”

    宫人也想知道。

    公公抬起头,看了余贵嫔一眼,只一眼就知道余贵嫔猜错了,余贵嫔显然以为陛下让他来是要见她:“杂家奉陛下的命令,告之贵嫔娘娘,陛下的决定。”

    “不知陛下有什么决定?”

    余贵嫔一边期待一边不安,脸上多了苍白,再没有以前的笑颜妩媚,宫人也有不好的感觉。

    “陛下。”

    公公把陛下的决定说了出来,三公主下嫁李家后,不会有封地,也不会建公主府,嫁进李家。

    除了还是公主,别的什么都没有,李家的人也会看住三公主,不让三公主乱来。

    免得三公主又做出什么,以损皇家威严,公公说完,看着贵嫔娘娘。

    “不!”

    余贵嫔听完,接受不了,站了起来,脸色惨白。

    宫人也没想到,她扶住娘娘:“娘娘!”想说什么都说不出来。

    公公冷眼旁观,这一切要怪还是怪三公主还有余贵嫔,以前三公主多得宠,余贵嫔因此也分了不少圣宠。

    “陛下怎么能!”

    如果没有封地,没有公主府,昭宁还有什么,还是公主吗,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笑话,余贵嫔知道昭宁不该当面让菁华郡主和离,可是陛下已经罚了昭宁,把昭宁关起来,谁也不许见,太后娘娘也赐了东西安抚菁华郡主了,菁华郡主还不满意吗,菁华郡主不过是郡主,昭宁是公主,就不能稍微任性一点?只不过是说了几句话,陛下为什么要这样。

    陛下厌了她,又要这样对昭宁。

    陛下曾经那么疼昭宁,陛下忘了吗。

    “贵嫔娘娘还是不要乱说,陛下的决定,没有人能置疑的。”公公开口,陛下的决定,不管是好是坏都要接受,没有人能说什么,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余贵娘服侍陛下多年,应该是知道的才对。

    宫人想劝娘娘想开,可是,三公主以前那么受宠,现在却。

    “娘娘,陛下已经决定了。”

    “不,陛下,妾要去求见陛下,陛下怎么能这样,昭宁以后该怎么办,下嫁李家,没有公主府,没有封地,还要被李家人看着,哪里是公主。”

    余贵嫔想去求陛下,昭宁要是这样,谁还会看得起她。

    “娘娘,陛下。”宫人拦住娘娘,陛下不会见娘娘,娘娘去还是被挡下来。

    “贵嫔娘娘,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公公在这时道。

    宫人扶着娘娘看着娘娘。

    余贵嫔不用想就知道,昭宁以后的下场,坐了下来,公公没有多呆。

    “娘娘自己想想吧,等到中秋宫宴后,陛下下了旨,三公主就会待待,娘娘还是为三公主准备嫁妆吧,陛下觉得都是娘娘把三公主宠坏的。”

    余贵嫔抬头。

    *

    宜妃也知道了长公主发生的事,她是听宫人说起来,三公主这个样子,嫁给浩哥儿,也不是安份的。

    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也就娘还有家里觉得尚公主好,才会这样认为。

    她之前知道陛下的想法,也不能说什么,娘和大哥的想法实现了,她再担心也没有用,只能告诉娘还有大哥,三公主下嫁后要多注意,长公主回了京。

    宠着三丫头,她就知道不对,发生了这件事后,她知道长公主应该是想利用三丫头,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心中有猜测。

    长公主不管有什么目的,只要帮着琰儿,没有什么,但长公主不该用三丫头,三丫头是要嫁给洗哥儿的。

    皇上还有太后的态度很明显,长公主挑动三丫头,并没有得到好,三丫头被关起来,太后还赐了东西给萧菁菁,还不知道会有什么。

    长公主要是得了好还好说,宜妃知道长公主应该是多年不在京中,很多事都不清楚,才会办成这样。

    她不能主动和长公主说什么。

    萧菁菁倒是好命,有纪四宠着,还告了假,怕她受了委屈,吴家纪家都不是好相与的,还有一个安郡王,靖康侯府怀郡王府都是一起的。

    琰儿想要上位,这些人都拦路的。

    她知道安郡王萧成回宫了,不知道陛下又会说什么,安郡王那么宠萧菁菁。

    她现在担心的就是皇上还是要把三丫头下嫁给浩哥儿,和宫人说了几句,忽然外面有宫人进来,行了一礼。

    “娘娘,陛下派人来了。”

    “哦,让人进来吧。”宜妃和身边的宫人对视一眼,宜妃没想到陛下会派人来,让人下去,她倒想知道陛下派人来是为什么,是不是和安郡王有关。

    宫人也看着。

    “是。”跪着的宫人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一会后,宫人进来,后面跟着一位公公,公公走了进来,行了一礼:“杂家给宜妃娘娘请安。”宫人也跪在地上。

    “起来吧,陛下?”

    宜妃看了看,让他们起来,问起来。

    公公起来,宫人也起来,公公看向宜妃娘娘:“陛下让杂家,告诉娘娘一声,三公主会被赐婚给元浩公子,不过三公主。”

    宜妃听了公公的话,早就有预料,没有太意外,眼前的公公是陛下身边的人,她认识,三丫头除了一个光头的公主封号,什么了没有,陛下的意思是让她和娘还有大哥支会一声,三丫头下嫁后,要让人看着,不能随便出府。

    不是说长公主找过陛下去?

    陛下这是完全厌了三丫头。

    要是这样,娘和大哥还会愿意娶三丫头吗?娶大公主二公主都比娶三丫头好。

    大哥娘就是看着三丫头的公主身份。

    这一下。

    她倒是不怕三丫头嫁给浩哥后做出什么,但是,娘和大哥不一定乐意,但陛下有令,娘大哥就是不愿意也要尚。

    大哥和娘想尚公主,最后就是这样。

    娶一个公主和娶普通人差不多,还要派人看住,宜妃大概知道陛下的意思,只怕三丫头嫁进去,不是那么好过。

    娘和大哥看没有好处,哪会好好对三丫头,浩哥儿更不会护看,对她来说只要不惹麻烦就是好事。

    “臣妾会和娘还有大哥说,请陛下放心。”宜妃想到这里道。

    宫人也没有想到,三公主要是这样还是公主吗?元浩公子好男色,三公主这?

    “宜妃娘娘明白就好,陛下没有说别的。”公公知道宜妃娘娘明白了陛下的意思。

    “三丫头也是自找的,菁华郡主也是宗室,怎么能!”宜妃道。

    “这可不是。”

    公公跟着说。

    宫人没开口。

    “宜妃娘娘既然知道,杂家就告退了。”公公要告退,宜妃示意了宫人一下:“公公,不知道陛下现在?”

    “宜妃娘娘,陛下在御书房忙着。”公公接过宫人递上的荷包,捏了一下,抬起头来。

    “嗯,陛下幸苦了,送公公出去吧。”宜妃没有过多的问。

    有些事派宫人打听更好,有些问清楚就好。

    宫人送了公公出去。

    宜妃让身边的宫人把陛下的意思传回去,三公主不是那么好娶的,娶了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看娘和大哥以后还会不会瞒着她做什么。

    “是,娘娘,奴婢马上就去。”宫人知道娘娘的意思,宜妃颔首,又交待了几句。

    *

    太后娘娘听了皇帝的话:“皇上这样做是最好的,三丫头再不好好管,以后指不定又做出什么,皇上的决定是对的,哀家赞同,暂时就不要给三丫头封地还有公主封,先嫁过去,让李家人看着,哀家再派两个嬷嬷,跟着嫁到李家,也能看顾一下三丫头,同时看着三丫头,李家必竟不知道如何,这样一来,吴家纪家也能满意,菁丫头再不好,三丫头也要叫一声表姐,安郡王回京了,陛下说了没有?”

    “已经说了。”

    熙和帝见母后赞同,决定就这样办:“萧成那小子看样子满意了,吴家纪家还有永叔应该也能满意。”

    “这样就好,皇上早该如此,等三丫头要是不再像现在这样,也不不能赐封地还有公主府的,一切都要看她,不能让大臣寒了心,皇上这样不止是安抚吴纪两家,各家也能安心,容姐儿回了京,天天找皇上,不知道说了什么,容姐儿心野了,皇上还是不要太信。”

    太后不知道怎么说容姐儿。

    “太祖说得对,民心也是人心,皇权也要靠各家,水能载舟也能覆舟。”

    “朕知道,母后放心,大皇姐说纪家吴家还不满意,是对皇家不满。”熙和帝疑心虽重,也不是说什么就信的,大皇姐的话他没有完全相信。

    “容姐儿说得是什么话。”

    太后不高兴了。

    就怕皇帝信了,容姐早上来给她请安,她都和容姐儿说过了,让她安份一点,想不到容姐儿已经说了。

    这是挑拔离间!容姐儿在她的面前亲自承认看上秦王,想要从龙之功,也不看一下别人是不是傻子。

    她都不敢让皇上知道。

    “皇上,你没有信吧?吴家纪家也是因为菁丫头受了委屈。”站在吴家纪家的位置,都会如此,太后并没有觉得吴家纪家就没把皇家放在眼里。

    “母后,我会让安郡王在京中呆一段时间,吴家朕还是相信的,纪家朕会看一看。”

    熙和帝想到大皇姐的一些话,牵涉到太子,他不能不多疑。

    太后听皇帝说的是相信,话中的意思却是起了疑心。

    不知道该怎么说。

    罢了。

    看看再说。

    *

    三公主这几日一直叫着要出去,守在外面的侍卫,听到了也当没有听到,不管三公主怎么叫陛下有命令,不能让三公主出去。

    一个宫人提着膳从远处过来,侍卫检查过后,放了行。

    宫人走进去。

    她听到三公主在叫着要出去。

    “三公主,该用膳了。”宫人走到三公主面前,打开食盒,摆好,三公主披散着头发,宫装都皱巴巴的,没有人侍侯她,一天到晚一个人也见不到。

    父皇想让她疯吗?她抹了一把脸,看了眼摆好的膳食,肉都没有,冷都冷了:“本公主才不吃,这哪里是本公主吃的。”

    手一挥就把摆好的饭菜打翻在地上。

    宫人也不多说什么,收拾好,三公主还是不解气,父皇把她关起来,只能在这里,谁也见不到,送来的膳食都是猪都不吃的,也没有人侍侯,怎么叫都没有用,她满肚子气。

    母嫔一直没有来救她。

    父皇不知道是不是忘了她。

    她恨父皇,恨母嫔,恨所有人,还有萧菁菁,都是她。

    她恶狠狠的用脚一下踩到宫人的手上,宫人吃痛,却不敢说什么,三公主非打即骂,是主子,她什么也不敢。

    三公主看了宫人一眼,脚用力碾在宫人的手上,又踩了地上的饭食几下,直踩得一团脏才罢休。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