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如兰朝着王爷行了一礼,看着三姑娘:“奴婢都看到了。”

    “你不要乱说,妾怎么会。”

    吴氏马上道,看向王爷。

    如兰接着:“三姑娘不承认也没有用,当时三姑娘气死王妃娘娘的时候,奴婢就在窗外看到,只是三姑娘没有发现奴婢,三姑娘不止气王妃娘娘还动了手,三姑娘以为不会有人知道——

    “既然你为什么不说。“吴氏看着她,这个老妪一样是嫡姐身边的如兰?她记不清嫡姐身边的丫鬟的样子,更不可能记得如兰是什么样。

    王爷确定过了吗。

    “是奴婢怕死,怕三姑娘知道,才没有说,奴婢错了。”如兰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吴氏不想再和她多说,只望着王爷:“王爷,我怎么会气死嫡姐,王爷相信她的话?不相信妾的话了吗?”

    “那你有什么话说!”

    萧成没有回答,沉着脸盯着她。

    “妾什么也没有做过。”

    吴氏还是道。

    “奴婢亲眼看到。”如兰怕王爷会相信三姑娘。

    “王爷。”吴氏看也不看如兰。

    “她的话,你怎么解释?”萧成没有说什么,目光冰冷。

    “妾不知道她和王爷说了什么,王爷,她真的是如兰吗,会不会有人冒认,王爷确定了吗,妾知道嫡姐身边当初的丫鬟有一个叫如兰,却不记得了,就算是如兰,她说看到了就看到了?”

    吴氏开口。

    “三姑娘觉得奴婢不是如兰,奴婢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奴婢一直记着三姑娘。”如兰没想到三姑娘会质疑她的身份。

    “你的意思是说她不是如兰,本王认错了人,如兰是本王给王妃的,本王会认错?”

    萧成还是沉着脸。

    “王爷,妾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说,如兰当年被王爷发卖出府,妾还记得,哪里这么容易找到,就算找到了,她说看到就是看到了?就不能是乱说?”吴氏语气平静,没有理会如兰。

    “你说她是乱说的?有人指使?”

    萧成问。

    “妾不想被冤枉。”吴氏道。

    “不想被冤枉。”

    萧成看了她一眼,转向如兰:“你来说。”

    “是,王爷,三姑娘,奴婢是如兰。”

    如兰行了一礼,向着三姑娘:“三姑娘质疑奴婢的身份?奴婢可以说出当年的一些事证实身份,奴婢不信三姑娘会认不出奴婢,三姑娘想说奴婢陷害你是吗?”

    “我不知道谁派你来的,不管你什么,嫡姐是病逝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你说是我气死嫡姐,有证据吗,你说自己亲眼看见,没有别的人,那就可能作假。”

    吴氏很从容。

    “王爷。”而后望着王爷。

    萧成什么也没有说。

    萧菁菁看到吴氏直到现在仍然不承认,手握得很紧,想要上前,纪尧握住她的手,拉住她,现在不是上前的时候。

    “四爷。”

    萧菁菁像是惊醒过来,望着四爷,四爷为什么拉住她。

    “听下去。”纪尧道,低声道:“菁儿一会再上前,我陪你。”

    萧菁菁点头,紫嫣秋雨看着郡主,婆子丫鬟跪在地上,抬着头,王爷不相信侧妃娘娘了吗?

    “王爷,奴婢是真的看到。”如兰也开口,看着王爷。

    “那你就问。”萧成直接道。

    “三姑娘可以说一下王妃娘娘去的那一晚,三姑娘在哪里吗?”如兰闻言,再次看向三姑娘。

    “嫡姐病逝前一晚?”吴氏淡淡的。

    “是。”

    如兰看着眼前的三姑娘:“三姑娘能说清楚在哪里吗。”

    “妾当然是在歇息,虽然担心嫡姐,但妾怕打扰了嫡姐歇息。”吴氏回道:“当晚妾并没有去嫡姐的房间。”

    “三姑娘身边肯定有人,能证实三姑娘在歇息吗?“如兰知道三姑娘又在狡辨,她向王爷行了一礼:“如果不能,说明三姑娘并不能证实在歇息,王爷,只要查一查当晚守夜的人,三姑娘有没有出去过。”

    “本王会让人查。”

    萧成看着吴氏,开口。

    “妾身边的人都不在了。”吴氏望着王爷:“王爷是知道的,妾也想让人证实妾的清白,王爷要查尽管查。”她知道王爷不可能查到她出去过,当年的人她都处理了。

    她就是怕有这一天。

    如兰见三姑娘不怕,知道光是这样还不行,她又行了一礼,转回头看向三姑娘:“三姑娘以为只有奴婢一人看到吗,请王爷找一个人,只要找到,就能证明奴婢的话是真的。”

    “谁?”

    萧成不知道还有谁知道。

    吴氏不相信还有人知道!

    “王爷,奴婢看到三姑娘气死了王妃娘娘,很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如巧发现了,奴婢和如巧一直很要好,奴婢告诉了如巧,如巧也知道了,如巧让奴婢想办法找王爷。”

    如兰继续道。

    “本王会让人去找。”萧成心中已经相信是吴氏气死王妃,目光冷厉,盯住吴氏,吴氏,很好。

    吴氏脸色很不好,如巧,她知道王爷相信了:“你到底听了谁的话。”

    纪尧看向菁儿,菁儿现在不急了?萧菁菁握紧的手放开,感觉到四爷的目光,看过去:“四爷。”

    “不急了?”纪尧道。

    紫嫣秋雨松口气,王爷应该相信了吧。

    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脸色惨白。

    “三姑娘,奴婢没有受任何人指使,只是说出真相,奴婢早就该说出,是奴婢怕死,才到现在才敢,奴婢如果不怕死,当年就说了,三姑娘还能成为安郡王侧妃吗,奴婢一直怕三姑娘会让人找奴婢,以为活不了多久,奴婢知道三姑娘你是什么样的,这次老夫人王爷派人找了奴婢回来,奴婢也活够了,什么也不怕,不想再瞒下去,只想为王妃娘娘报仇,王妃娘娘对奴婢很好,奴婢不能对不起王妃娘娘。”

    如兰直接回答。

    “三姑娘敢做为什么不敢承认?”

    “你以为我不知道是谁指使你们?”

    吴氏觉得是有人指使。

    “奴婢还记得三姑娘当晚穿着,三姑娘穿的是白色绣花禙子,浅绿色襦裙,奴婢一直记着。”如兰回忆了一下,又说了一句话,望向王爷:“王爷,奴婢记得三姑娘第二日也是穿的这一身,王爷可以回忆一下。”

    吴氏知道王爷不会再相信她的话。

    萧成不记得当年吴氏穿的是什么。

    “王爷还记得三姑娘离开的路线。”如兰又道:“奴婢也可以发誓。”

    如兰什么也不怕,说着发了誓。

    “奴婢发誓那晚亲眼看到三姑娘气死王妃娘娘,如有不实,奴婢愿来世为牛为马,奴婢的女儿不得好死。”她甚至用女儿发誓,发完誓,看向三姑娘。

    吴氏脸色难看。

    “三姑娘敢发誓吗?听说三姑娘为王爷生了一位姑娘,三姑娘敢用来发誓吗?如果是三姑娘气死王妃娘娘——”如兰问,盯着三姑娘,三姑娘不敢。

    吴氏:“我不会发誓。”

    “三姑娘不敢,王爷,三姑娘说的都是假的。”

    如兰一听,望向王爷。

    “妾不会用柔姐儿发誓!柔姐儿不是用来发誓的。”吴氏不可能用柔姐儿来发誓,没有看如兰,看着王爷,想要试着挽回颓势,改变王爷心中的想法,没到最后一刻,她不会放弃,这是她教过柔姐儿:“王爷,妾可以用自己来。”

    “你不用说了,自尽吧,看在你服侍本王多年,为本王生了柔姐儿,柔姐儿本王会看着。”

    萧成打断了她的话,不想再听下去,冰冷无情。

    如兰松了一大口气,跪在地上,向王爷磕了一个头:“王爷,王妃娘娘在天之灵,一定会很高兴,王爷为王妃娘娘作主。”

    她终于为王妃娘娘报仇了。

    三姑娘活生生气死王妃娘娘,让王妃娘娘死不瞑目,也该得到报应了,王爷让三姑娘自尽。

    王爷心里还是有王妃娘娘的,没有忘了王妃娘娘,在知道三姑娘真的害了王妃娘娘后为王妃娘娘报仇。

    “王爷。”

    吴氏不敢置信,王爷居然让她自尽,王爷竟这样对她,这样绝情,是要她给嫡姐偿命吗?

    她就知道王爷心里只有嫡姐,爱的只有嫡姐,不管她做再多也比不上嫡姐。

    “本王不会和柔姐儿说,会让她以为你是病逝的。”萧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面无表情,冰冷,冷漠。

    “王爷心里一直只有嫡姐王是不是,从来没有妾?王爷要妾自尽!不过是有人说妾害了嫡姐,王爷都不用查清楚就要妾赔上性命。”

    吴氏不敢相信的。

    “本王心中一直只有王妃一人,本王不觉得有哪里没有查清楚,你不承认,以为本王就不知道是你。”萧成还是面无表情。

    萧菁菁心头一松,父王要吴氏自尽。

    纪尧发现菁儿走上前,陪着,紫嫣秋雨陪在另一边,跪在地上的婆子丫鬟吓到了,王爷要侧妃娘娘自尽。

    王爷这是要侧妃娘娘的命,这,该怎么办?

    “父王,我不想再看到吴侧妃。”萧菁菁走过去,看了吴氏一眼,对着父王。

    “菁姐儿。”

    萧成想说什么“很快你就不用再看到。”心情很复杂。

    这些年来他都瞎了眼。

    信了不该信的人,委屈了不该委屈的人,还有很多事,他都不敢去想,一旦想,他就会发现自己对吴氏多好,多对不起菁姐儿。

    “岳父,既然定了不如——”纪尧转着手上的玉板指,紫嫣秋雨也在心里点头,如兰抬起头来,她想看到三姑娘自尽。

    跪在地上的婆子丫鬟望向侧妃娘娘。

    “嗯。”

    萧成听了永叔的话,点了头,就要说什么。

    “萧菁菁,你现在很得意吧,把我斗下去了。”

    吴氏忽然看向萧菁菁纪永叔,他们都要让她死了,她还顾忌什么。

    “吴侧妃觉得害死了母妃,不该偿命是吗?害了母妃,也可以过得好好的?”

    萧菁菁平静的。

    吴氏脸色一变。

    要不是嫡姐拦着她的路,她怎么会气死她。

    她就是看嫡姐不顺眼,就是想让她死,得到她的一切。

    “我从来没有想过对付你,是你一直想要对付我,我难道要站着不动?”萧菁菁再次道。

    “你别装无辜,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你的计。”

    吴氏觉得萧菁菁这个臭丫头太可恨。

    “你和你娘一样,我什么时候害死你娘了,你以为害死了我,你就能——”

    “事到如今,还是推到别人身上,父王,吴侧妃要是不愿意自尽,不如送她一程吧。”

    萧菁菁不想再说。

    “来人。”

    萧成叫了人。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