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太子纳侧妃
    赵昕眼中闪过什么。

    “滚出去。”他站了起来。

    婆子和丫鬟不敢多说,退了下去。

    赵昕走到里面的床榻前,看着躺在床上一脸苍白的柔儿,坐下来:“柔儿。”他问了两日,还是没有问出想知道的。

    萧柔柔不知道在想什么。

    “柔儿,在想什么,不理爷?”赵昕伸出手摸了摸柔儿的脸。

    “二爷。”萧柔柔像是醒过来,白着脸,抓住二爷的手:“我恨父王,二爷,娘被父王杀死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

    赵昕问,眼中又闪过什么。

    “二爷,我恨父王,父王赐死了娘。”萧柔柔从床榻上起来,抓紧二爷的手臂,摇着。

    赵昕扶住她,看着她的样子:“岳母真的?岳父为什么要这样做?柔儿和我说一说。”很有耐心,温柔的。

    萧柔柔一下子扑到二爷怀里,抱着二爷哭了起来:“二爷,娘死了,被父王赐死,我连娘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娘,我恨父王!”

    见她还是不说,赵昕脸色微变。

    “二爷,娘,娘就这样死了,父王告诉我不要找娘,父王把娘送出府,找个地方埋了,娘之前还好好的,还让我暂时不要回去!再去就见不到娘了,娘就被父王赐死了,我不会原谅父王,我恨死父王了。”

    萧柔柔还是哭着。

    “柔儿,不愿意告诉我事情经过?”赵昕又变得温柔,搂着她,伸出手替她擦了一下脸上的眼泪。

    “二爷,父王说娘害死了大姐姐的母妃,父王查了出来,赐死了娘,怎么可能,娘才不会,二爷,都是大姐姐还有那些人,想要害娘,父王心里只有大姐姐,二爷。”萧柔柔听到二爷的话,再也忍不住,望着二爷,她本来不想告诉二爷。

    怕二爷知道了也和父王一样。

    她心里都是娘的死,伤心欲绝,这几日她都没有和二爷说,只告诉二爷娘死了,她怕父王,二爷天天陪着她,哄着她,她知道二爷担心她。

    “二爷,我该怎么办,娘不在了,父王!大姐姐恨我,一定是有人害娘。”

    “不要哭,我会心疼的。”

    赵昕拍着怀里的柔儿,眼中闪烁,表情疼爱心疼,擦着她的泪水:“你说的是真的?”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

    “嗯,二爷。”

    萧柔柔扑在二爷的怀里,又哭了起来,眼晴红红的:“以后我只有二爷了。”

    “不要想太多,有我在。”

    赵昕并没有说太多,他需要想的很多,比如眼前。

    “二爷,你以后一定要疼我。”萧柔柔没有发现,她沉浸在娘的死里,还有父王的无情二爷的好里,忽略一切。

    “要是你不疼我,就没有人疼我了。”

    “柔儿,你是我的宝贝。”

    赵昕的话张口就来:“明白吗。”

    “二爷。”萧柔柔好高兴,抬起头来,赵昕又擦了一下她脸上的眼泪:“好了。”

    “二爷,以后我只有你,不会再回去,再见父王,我要给娘报仇,娘死得好惨。”萧柔柔又扑到二爷怀里,抱着。

    “这要慢慢来,你先不要急。”

    赵昕开口。

    “二爷,我怎么能不急,娘死了,父王,大姐姐——”萧柔柔想说什么,抬头,红着眼晴,带着怨恨。

    “可是急不来,要找机会。”

    赵昕没有太多心思安慰她,他心中转着心思。

    萧柔柔还是没发现:“二爷,只有你对我好。”

    赵昕没说话。

    *

    快到晚上的时候,纪尧摸了摸小丫头的脸,不再烫后,坐了回去,让丫鬟下去,熬药,等小丫头醒了喝。

    小丫头醒了三个多时辰了,差不多该醒了,紫嫣秋雨退下去,灯点亮,纪尧心中担心着这个小丫头,哪里也没去就在一边看书守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菁菁醒了过来,她感觉自己好像睡了很久,没有那么难受了,身上不再发热和发冷,轻松了许多,就像是风寒好了一大半,还有一些头昏,身上软软无力,口有些干,她睁开眼,一眼看到四爷。

    四爷手上拿着一本书册,在灯光下看着,四爷儒雅温和,修长的手骨节分明执着书册,让她看呆了。

    四爷怎么在这里,四爷一直守着她吗?

    “醒了?”

    纪尧翻了一页书,感觉到什么,一抬头发现小丫头醒了,笑了笑,放下手上的书册:“我的菁儿终于醒了,为夫可是等了你好久,睡了三个时辰了,再睡一会天就完全黑了。”

    “四爷。”萧菁菁开口,脸不由自主红了起来,她看了眼窗外,她睡了这么久?

    “刚才看呆了?”

    纪尧走到小丫头的面前,摸了一下她的脸:“很好看?”

    “四爷。”萧菁菁觉得四爷太自恋了,好哪里看呆了,就是看呆了,四爷也不能这样吧。

    “不好看菁儿看什么看,还呆了,要不是我叫你,你还。”纪尧笑出了声。

    “四爷,你你你。”萧菁菁想说什么。

    “我知道菁儿喜欢我。”纪尧继续自恋的。

    萧菁菁不想说话了。

    “好了?”纪尧低声问,很温柔,在她的脸上摸着。

    “嗯。”萧菁菁才好受点,点头,脸在四爷的手里摩挲了一下,纪尧脸上是忍不住的温柔笑意:“小丫头。”

    “四爷,我生病了,也不对我好一点。”

    萧菁菁抱怨。

    “我还对你不好,菁儿?”纪尧不知道怎么:“之前一会冷一会热,为夫可是一直侍侯着,喂药盖被子,陪在一边!太医说你风寒很重,要多捂一捂,透下气,以后看你还敢不敢不听话。”

    “四爷,四爷可以更温柔的。”

    萧菁菁知道自己错了,还是得寸进尺。

    “菁儿,你太得寸进尽了。”纪尧笑出声:“好。”

    听到四爷答应了,萧菁菁笑了。

    “现在,感觉如何,还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好些,药在熬,我让人端进来。”纪尧又点了一下她的额头,温柔询问。

    “又要喝药?不喝行不行,四爷,我好了,药好难喝,我没有再发热发冷了,你摸摸,只是还有点头昏和没有力气,酸酸的。”

    萧菁菁撒娇拉着四爷的手。

    “不行。”

    纪尧摇头,又是一笑:“小丫头,就算好了,也要喝药,太医说了,要多喝几道药,良药苦口,怎么能不喝,喝了才能完全好,忘了之前难受了?抱着我,又热又冷的,又不听话了?”

    “四爷。”

    萧菁菁哼了声。

    “菁儿知道我先前多担心吗。”纪尧点了小丫头一下。

    “四爷,我也不想。”萧菁菁开口。

    “那就要听话,嗯?菁儿,喝了就好了,明早再喝一道,我问了太医,你现在身体已经调教得差不多,汤药可以偶尔喝一次了。”纪尧知道小丫头不想喝药,哄着。

    “四爷问过了?”萧菁菁马上有了精神,高兴起来,看着四爷。

    “你说呢?”纪尧反问。

    “四爷不会骗我的。”萧菁菁很有自信。

    “小丫头,知道了,高兴了?”纪尧好笑的道。

    “当然。”

    萧菁菁重重点头。

    “那就好好喝药,太医说你的身体好了,能给我生个儿子。”纪尧笑着注视她,萧菁菁脸又红了:“我才不生。”

    “真的?”纪尧问,问过,对着外面,叫了人。

    “真得不能再真。”萧菁菁心中哼哼。

    “敢不生。”纪尧一下子捏了菁儿的脸一把,萧菁菁反击回去。

    “有精神了?”纪尧一把抓着她的手,低头亲了亲她,萧菁菁安静下来:“四爷亲我,不怕也得风寒?”

    纪尧低头看她:“不怕。”

    “四爷一直在看书,看什么啊。”萧菁菁脸红心跳,扫到四爷看过的书册,四爷一直陪她,哪里不去,看的是什么书啊。

    “兵书。”纪尧拿起一边看过的书册:“要看?”

    萧菁菁很好奇,翻了翻,没有看到什么,纪尧还以为小丫头能看得懂,或有兴趣,要是她感觉他倒是会向她讲解一下。

    萧菁菁还来不及问什么。

    “四爷,郡主。”赵嬷嬷走了进来,一看四爷和郡主,郡主醒了,她松口气,行了一礼,紫嫣秋雨跟在后面行礼。

    萧菁菁靠着四爷,看着嬷嬷,脸红了下,推了四爷一把,纪尧没有在意,笑看她一下,对赵嬷嬷几人:“把药端进来吧,喂夫人喝了。”

    “是,四爷,老奴马上就去,刚才老奴进来的时候,小厨房的晚膳已经好了,给郡主熬了粥,四爷,郡主要不要,郡主应该饿了?”赵嬷嬷抬起头来,主要是担心饿到郡主,紫嫣秋雨也抬头。

    “饿了没有?”

    纪尧没有回答赵嬷嬷,先问面前的菁儿,萧菁菁感觉到嬷嬷紫嫣秋雨在,不想和四爷太亲密,点头。

    “也该饿了,午膳只喝了小半碗粥,早膳也是,我也饿了,为了陪你这个丫头。”纪尧开口,吩咐赵嬷嬷把药先端来,再让小厨房送晚膳来。

    “四爷一直等着。”萧菁菁听出什么。

    “你说呢。”纪尧没有回答。

    萧菁菁没有再问,四爷肯定是等着她的。

    “郡主没事了吧?”赵嬷嬷没有马上退下,她担心的看着郡主,紫嫣秋雨也是。

    纪尧没有帮小丫头回答,看向小丫头。

    “我好了,嬷嬷,没事了,不发热和发冷,还有点头昏,好多了。”萧菁菁开口。

    “老奴放心了,头昏应该是郡主风寒导致,没有咳嗽还有别的就好。”赵嬷嬷接着。

    萧菁菁这才发现自己好像就发了热和发冷,没有咳嗽。

    纪尧知道菁儿想法。

    小丫头难道还想咳嗽不成,这样更好。

    赵嬷嬷看着四爷和郡主,带着紫嫣秋雨下去了,到了外面先看着紫嫣秋雨:“四爷和郡主有话说,不要打扰,跟我去端药,看看香草熬好药没有,再去小厨通知一声,郡主已经好了,醒过来了。”说到最后看着守在外面的人。

    听到郡主醒了,守在门口的人都松口气。

    赵嬷嬷心中点头,四爷为了郡主没有进宫:“郡主的身体也调养好了,说不得。”她又看着紫嫣秋雨。

    紫嫣秋雨明白嬷嬷的意思。

    “菁儿还想咳嗽?”纪尧等人一走问。

    “不想,我忘了,才想起来,竟然没有咳漱。”萧菁菁回答。

    纪尧轻笑:“还会忘了?”萧菁菁哼哼。

    赵嬷嬷带着紫嫣秋雨不一会端了药进来,小厨房也送了晚膳进来,纪尧让人摆好退下去,没有留太多的人。

    “药,四爷郡主。”紫嫣秋雨端着药,赵嬷嬷转身取过,纪尧让她交给他,让紫嫣秋雨扶起小丫头:“喝药了,菁儿。”

    萧菁菁不高兴,纪尧喂了小丫头喝了药,又喂了蜜饯,萧菁菁是闭着眼,捂着鼻子硬喝的,吃了蜜饯好了许多。

    纪尧挥手让赵嬷嬷下去,拉着她用晚膳,坐下来后,让紫嫣秋雨服侍小丫头喝粥,菜色都很清淡。

    适合小丫头,他也用起来,萧菁菁只能喝粥,边看四爷边喝,让紫嫣秋雨服侍四爷,纪尧也没有推。

    用了一碗半粥,萧菁菁饱,她发现头也不昏了,好像真的好了,她告诉四爷,纪尧看着小丫头得意起来。

    紫嫣秋雨也看着郡主。

    第二日起来,小丫头就不好了,咳嗽起来,鼻子也塞住了,可怜巴巴的,纪尧看得失笑,风寒哪是那么容易就好的。

    昨晚得意?

    吩咐人去请了太医来,再看看,知道只是风寒过后的咳嗽,开了方子,继续喝药,萧菁菁更可怜了。

    药还是要喝。

    让赵嬷嬷安排人熬,赵嬷嬷恨不得郡主快点好,紫嫣秋雨等也是。

    萧菁菁咳得很可怜,鼻端都红了,精神也不好,纪尧没事都在府里陪着,心里也心疼,让她多喝一点水。

    接下来一天萧菁菁都是咳来咳去,无精打采。

    声音也哑了。

    二嫂三嫂都来过,崔氏也派了身边的人来过,二嫂还带了锦姐儿来,她怕过了病气,远远的见了。

    婆婆也让身边的人来让她好好休息。

    让她休息好再说别的。

    下午的时候,二嫂三嫂又来了,她的声音还哑着,也不想说话,四爷老是笑话她,她知道她说话沙哑。

    “四弟妹咳嗽着,那四弟妹好好休息,不要说话,养好,再管家,娘可是心疼着。”看着四弟妹可怜的样子,柳氏开口,郑氏想笑。

    四弟妹这最近事情很多,不过四弟妹的病和大嫂可不一样。

    大嫂那是作的,四弟妹是淋了雨才病的,大嫂那病是说病就病,都习惯了。

    例行去看看,派人问问就差不多,大嫂病了,她们记得四弟妹可是和她们一起去看过,四弟妹病了呢。

    娘都不提大嫂了。

    “四弟整天陪着,四弟妹比我们可过得好,四弟妹好好休息吧,娘还等着我们回去呢,问四弟妹的情况。”郑氏和柳氏看了一边的四弟,柳氏笑道。

    “谢谢二嫂三嫂来看我。”萧菁菁哑着声音。

    “四弟妹不要说话了。”柳氏又道,心疼四弟妹声音都说不出来了,咳着,鼻端又红了。

    “嗯。”萧菁菁不敢再说话。

    “四弟妹要是好不了,娘说太子殿下纳侧妃就不要去了,好好在府里休息。”想到什么,柳氏说。

    郑氏点头。

    萧菁菁点了几次头,郑氏柳氏离开了。

    “娘肯定说我老病。”萧菁菁不知道婆婆会怎么说她。

    “菁儿又多想了。”纪尧睥她。

    “药来了。”赵嬷嬷又从外面进来,萧菁菁一听脸就苦了下来,纪尧笑得不行。

    仍然是亲自喂。

    萧菁菁可怜极了,望着四爷。

    纪尧都有些不忍心了。

    宜园,纪老夫人确实没想到老四媳妇说得风寒就得了风寒,刚知道很是诧异也担心,老四媳妇身体可是有些寒,让人去问了,知道吃了药,看了太医不是太严重,后来基本好了,还咳着,没有完全好。

    那天她就说,果然,好在老四媳妇身体好了,她也问过太医了,老四把太医把了脉,看过,老四媳妇就是凉到了,吃了药就好。

    身体微寒也好得差不多,她可以抱孙子了。

    张嬷嬷知道老夫人又在念着什么。

    “娘。”郑氏柳氏走了进来,纪老夫人马上问,得到结果,也是一笑,老四在府里,老四媳妇声音说不出话,让人送了些东西去四房。

    大房。

    崔氏一直让人打听萧菁菁为什么要去做法事,可是没有打听到,只知道小叔子陪着萧菁菁还有安郡王去了皇恩寺,淋了雨回来,萧菁菁病了,为什么不病死。

    太子妃娘娘听说也喜欢萧菁菁,还有太后皇上,三公主真的被赐婚给李家,还没有公主府和封地。

    太子妃娘娘有了身子,萧菁菁以后还不——

    长公主怎么还不对付萧菁菁?

    得知婆婆派了人去看萧菁菁,郑氏柳氏又去了,婆婆二弟妹三弟妹眼中都只有萧菁菁。

    “夫人。”木嬷嬷进来,行了一礼。

    “老爷昨晚是不是宠幸了一个丫鬟?”崔氏马上坐起来,只是坐不起来。

    木嬷嬷让人下去,走到夫人身边,忙扶着夫人,扶夫人坐起来,知道夫人想什么:“夫人小心点,要起来为什么不叫老奴。”

    “老爷是不是?”崔氏直盯着嬷嬷,一大早她就得到消息不相信,老爷不来她这里,之前是在那些通房姨娘房里歇,她也不在意,老爷厌了她,她也没办法。

    可是没想到老爷竟宠了一个丫鬟,还留在书房里,老爷这是想金屋藏娇,天天?一个丫鬟而已,老爷到底要做什么,她让嬷嬷去打听,一看嬷嬷进来连忙问。

    “夫人,老爷也是被小贱蹄子勾住了,那些小贱蹄子哪里是好的,老爷也是喜新,只要想个办法。”木嬷嬷没有直接道,而是出着主意。

    “老爷真的?”崔氏不信,抓着嬷嬷。

    “夫人,想开一点,老爷在府里找,比在外面找好,对少在夫人眼皮子底下,想做什么还不容易,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夫人冷眼旁观,等老爷不再宠了,就处理了就是。”木嬷嬷劝着夫人。

    “那个丫鬟是不是院子里的,被老爷叫到书房去了?”崔氏还是问。

    “夫人老爷调到书房又如何。”木嬷嬷还是劝。

    “嬷嬷有什么想法?”崔氏脸色变了又变。

    “现在老爷看着,夫人可以私下来,那个丫鬟老奴打听了,夫人让人吩咐一下,给那个丫鬟的膳食里放点东西,等那个丫鬟变了一个样子,老奴不信老爷还会要。”木嬷嬷把她的想法说出来。

    也不用下药,就让那个丫鬟长得胖一点,越胖越好,老爷到时不一定还会看上。

    崔氏听明白了嬷嬷的话,同意了。

    “嬷嬷你来做。”

    “好,多谢夫人信任,老奴会安排。”木嬷嬷道。

    在太子殿下纳侧妃的前一天,萧菁菁终于是好了。

    这一场风寒来来回回折腾好几日,萧菁菁完全好后,就像脱胎换骨一样,她怕了风寒,好在有四爷在。

    纪尧觉得菁儿得了一个教训。

    除了有事,白天黑夜,他都在府里。

    *

    隔日便是太子殿下纳侧妃的日子,京城格外热闹,宫里也热闹,东宫没有大办,都是按着纳侧妃的规格。

    因为之前得了风寒脸色不是很好。

    萧菁菁穿了一身大红,擦了一些胭脂,手上提着鞭子,精神的转过身来,笑着看向四爷,四爷一身官服,沉稳内敛,温和儒雅。

    纪尧眼中含笑。

    萧菁菁和四爷去了宜园,坐了马车。

    婆婆还有二嫂三嫂也上了马车,今日,收到帖子的都要入东宫喝喜宴,马车往宫里去,路上看到不少马车,都是赶往东宫的,在宫门口,顾家的马车停着。

    萧菁菁看了一眼,后面又有马车来,是父王还有外祖母。

    她看到了二妹妹。

    贺侧妃,还有雲表妹,外祖母,大舅母,二舅母,再后面是威远侯府的马车,周安掀开马车车帘。

    “萧菁菁。”

    萧菁菁感觉到,放下了马车的布帘。

    周安一笑,吊儿郎当,看到靖康侯府还有怀郡王府的马车来了。

    由于太子妃娘娘有了身子,今日太子纳侧妃,太子妃娘娘并没有操办。

    “和娘去吧。”纪尧道,笑了笑,悄悄的说了一句什么,萧菁菁点头,脸不由自主红起来,纪老夫人失笑,都看着。

    “老四又说了什么?”

    “娘。”

    萧菁菁回头脸更红。

    纪老夫人没有再说,萧菁菁跟着婆婆,往东宫去,很快见到了外祖母还有大舅母表妹,贺氏也在,她得了王爷的吩咐,一看到郡主,带着二姑娘。

    “大姐姐。”萧芸芸开口。

    “郡主。”贺氏也道。

    萧菁菁开了口,贺氏一笑:“妾也凑个热闹,带着二姑娘。”

    萧菁菁点头。

    纪老夫人颔首,吴老夫人笑着,和纪老夫人说了什么,看了看菁姐儿,贺氏还有芸丫头,不知道她想给芸丫头说的太子妃的舅家陈家老夫人来了没有,忽然有声音在身后响起。

    吴老夫人一看,这不正是陈家老夫人吗。

    “陈老夫人。”

    吴老夫人开口。

    陈老夫人带着人走过来。

    萧菁菁知道这位老夫人应该就是外祖母要为二妹妹——看向二妹妹。

    “大姐姐。”萧芸芸抬头。

    萧菁菁没有说话。

    “这是菁华郡主,这是?”陈家老夫人说着看过来。

    “这是芸丫头,也是我的外孙女,你看看,如何?”吴老夫人笑着看着芸丫头,陈老夫人身边也有人陈家的几位夫人都看着萧芸芸。

    萧芸芸低下头来。

    纪老夫人威远侯老太君怀郡王老太妃都看出了什么,什么也没有说。

    “不错。”陈老夫人看了看满意的道。

    吴老夫人更高兴。

    *

    “菁妹妹来了吗?”太子妃看着宫人。

    ------题外话------

    今天少了一千字,睡醒后继续万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