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注意分寸
    他早知道不会那么容易。

    对方既然动作,不可能那么容易找到,暂时是找不到动手的人了。

    “四爷,太子殿下应该不会过来,太后娘娘来了还有皇上,贵妃娘娘——”

    侍卫又道。

    “和太子说一声,我就不多留了。”纪尧想完看着侍卫,他本来是在这里等太子,太子看样子是来不了了,也没必要再等:“转告太子,发泄一下可以,注意分寸。”

    “是,四爷,属下一定转告太子殿下。”

    侍卫行礼。

    “嗯。”纪尧神色淡淡的,转着手上的玉板指,带着人离开东宫。

    侍卫恭敬俯身,抬头,见四爷走了,忙转身。

    宫人自尽,太后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在宫中多年,这些手段,她心中早有数,自尽了以为就结束了?她怎么可能善罢干休,让人继续往下查,直到查到为止,安慰太子和太子妃,贵妃觉得不可能查到。

    宜妃听说,彻底放下心,各宫暗暗再次猜测是谁做的。

    熙和帝摔了手上的御笔。

    总管公公低头,熙和帝没有说什么,让人查,总管公公就顾是,除了自尽的宫人,在花盆里发现的香料,也要查。宫里都小心起来,怕查到自己身上。

    前朝后宫,宫里宫外,消息渐渐传开,知道的都在想接下来会如何。

    纪尧出了宫回了府。

    萧菁菁和嬷嬷说着话,四爷最近都回来得很早,今日还没有回府,不知道有什么事,她今日又画了两张设计图。

    只是不像那日一样,一次便设计好,她有想法,但画起来总觉得缺了什么,又改,改了很多次才画好,觉得还好,送给了蓁妹妹,蓁妹妹来了,问她怎么想出来的。

    她只是忽然想到的,蓁妹妹说她设计得好,又在她的面前抱怨景非翎,和以前一样。

    又说景非翎身边肯定有通房,不止有通房还有妾,姨娘,说景非翎花心风流,不是好人,有那么多女人还想娶她,有那么多女人还不满足,成亲后要是景非翎和那些女人一起,她不会让景非翎进她的门。

    为什么男人那么多女人,女人不行,要是景非翎对不起她,就找别的男人。

    最后说起学着绣嫁妆的事,明明不会,还要绣,手都扎破了。

    她在蓁妹妹的手上确实看到了针眼,不止一个,很显眼,蓁妹妹觉得连设计成衣的时间也没有了。

    呆了很久才回去。

    “郡主,王爷就要回大营了。”宫里有消息,王爷派了人来,赵嬷嬷和郡主说道,郡主应该高兴了。

    “嗯,这是一件好事。”

    萧菁菁点头,她也知道了。

    “郡主不用担心了”赵嬷嬷想到郡主最近一直在担心,她知道郡主担心什么,她从郡主口中知道了。

    长公主不喜欢郡主,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好在只是王爷,四爷没有事。

    一开始她听郡主说的时候还觉得郡主想多了,长公主就算是公主,也影响不了皇上,皇上可是明君,谁知道。

    “嗯。”萧菁菁怎么能不担心,父王被留在京城,她怕像上一世一样,到时候该怎么办,她把担心告诉过四爷和父王,父王上爷说不会,可是。

    外面有很多流言。

    要是以前她希望父王能要京城多呆一些日子,四爷安慰她说没事,父王也说没事,皇上不过是在查证,查证了就好了,还说了慧恩大师的话。

    她才没有那么担心,现在父王要回大营,四爷没有太大的变化,她放心,都是因为她,父王才会被后直怀疑。

    长公主经常入宫,她现在只担心——

    “郡主,放心吧,长公主殿下再怎么也只是公主,皇上肯定查清楚了,皇上可不是昏君都听长公主的,郡主再不用担心。”赵嬷嬷这时又道。

    萧菁菁点头。

    “皇上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长公主再怎么说又如何。”赵嬷嬷又想道。

    “我为父王准备的,嬷嬷准备好,明日或者后日我要回去一趟。”萧菁菁没有继续说,看着嬷嬷。

    “老奴知道,郡主放心。”赵嬷嬷马上说,郡主准备的她都让人收起来:“要不嬷嬷陪你?四爷不知道有没有空!”

    “到时候再说吧,嬷嬷,我问一下四爷,再和娘说一声。”萧菁菁知道四爷最近没什么事,今日不知为什么这么晚还没有回府。

    要是四爷有空,她想和四爷一起回去。

    “四爷怎么还没有回府。”赵嬷嬷也看出郡主的心思,看向外面,接着收回目光。

    萧菁菁也想着。

    “郡主,老奴去看看?”赵嬷嬷打算去看看,郡主明显想四爷了。

    “不用,嬷嬷,四爷肯定有事。”萧菁菁摇头,没有让嬷嬷去看,赵嬷嬷看一眼郡主:“郡主啊。”老奴还会不知道郡主想什么?

    萧菁菁脸微红,这时,紫嫣秋雨从外面进来,一起行礼,恭敬抬起头来:“郡主。”紫嫣脸红着,秋雨开口。

    “紫嫣秋雨来了,郡主。”赵嬷嬷一看笑了起来。

    萧菁菁也看着,知道紫嫣秋雨去哪里了。

    “郡主,看看紫嫣的样子,真的是女大当嫁,女大不中留呀。”再留来留去就留成仇了,赵嬷嬷道,四爷身边那个小子,紫嫣定亲的人可是过几日就送点小玩意来,看得出很重视紫嫣。

    让她忍不住想要取笑。

    “郡主。”紫嫣脸更红,赵嬷嬷又来了,看看郡主和赵嬷嬷,嬷嬷和郡主笑她,她。

    萧菁菁没有说话,眼中也有笑意,像是想到什么。

    “那个小子又送了什么东西来?上次是珠花,这次呢,还不说出来,让郡主也听一听。”赵嬷嬷又问紫嫣,紫嫣红着脸:“没有什么,嬷嬷,郡主。”

    “我可不信。”赵嬷嬷不信。

    紫嫣望向郡主。

    “是什么?”萧菁菁开口,紫嫣脸红得不行,都说不出话来,呐呐的。

    “秋雨说说看。”赵嬷嬷见状,马上问秋雨,秋雨和紫嫣一起的,肯定是知道的。

    紫嫣脸更加的红,立马开口,打断秋雨:“秋雨。”想让秋雨不要说。

    秋雨脸上看不出什么。

    “秋雨说吧。”赵嬷嬷又道:“说出来大家听听。”

    萧菁菁也想知道,秋雨看了看郡主的表情还有紫嫣:“是一盒脂粉。”

    “秋雨。”紫嫣羞恼得不行,秋雨太坏了,竟然说了,她早就让他不要送东西了,偏要送。

    现在又。

    秋雨的事,她都没有说,秋雨太可恨了。

    赵嬷嬷直接笑了起来,看着紫嫣:“还不高兴?”秋雨定亲的人虽然也会送些小玩意,但并不多,她不取笑紫嫣取笑谁。

    “嬷嬷,郡主。”紫嫣羞涩懊恼。

    “该满足了,送这些,说明人家看重你。”赵嬷嬷开口:“秋雨也是一样。”紫嫣本来想说什么的,一听嬷嬷的话,看向秋雨。

    秋雨也红了脸,赵嬷嬷只笑,萧菁菁也忍不住笑:“嬷嬷说得对,紫嫣,秋雨。”

    “郡主,你怎么老和嬷嬷一起笑话奴婢!”紫嫣觉得郡主也变坏了,跟着赵嬷嬷一起老取笑她们。

    “郡主说的可是实话,你看秋雨就没有说什么,你和秋雨嫁得好,才好。”赵嬷嬷睥她一眼,又看了看秋雨,多稳重。

    秋雨也觉得郡主和嬷嬷老取笑她们。

    “嬷嬷好了,再这样紫嫣和秋雨——”萧菁菁开口,赵嬷嬷也知道紫嫣秋雨害羞了。

    “还是早点把成亲的日子定下,提亲,下聘,嫁人。”赵嬷嬷对着郡主。

    紫嫣秋雨:“奴婢想多侍侯郡主。”两人一起跪下来,又羞又涩,望着郡主。

    “我和四爷商量过了,具体的等提了亲再说。”

    萧菁菁说,紫嫣秋雨脸一下满是红霞,赵嬷嬷不由笑,接下来萧菁菁又画起设计图,想要看看能不能再画一幅,赵嬷嬷让紫嫣秋雨出去,自己也出去了一趟,等到天黑下来。

    赵嬷嬷进来:“郡主,天黑了。”

    “嗯。”萧菁菁站起来,让人把设计图纸都收起来,赵嬷嬷让人把灯拔得更亮一点,萧菁菁净了手,和嬷嬷又说着话。

    “四爷。”

    就在这时,外面有请安的声音响起,是紫嫣秋雨的声音,还有香草梅兰听书的,还有脚步声,是四爷的,从外面进来,四爷回来了。

    萧菁菁看出去,心跳加快。

    “是四爷回来了,郡主。”赵嬷嬷也听到了,知道是四爷,看着外面,看到了四爷,回过头来,笑了笑,郡主等急了。

    “嗯。”萧菁菁颔首,感觉到嬷嬷在笑话她,想说什么又没有,她听到了紫嫣几人的声音又响起,还有四爷的声音,四爷好像在询问。

    “夫人呢?”

    “四爷,郡主在里面。”紫嫣的声音道。

    “嗯。”四爷应了声,走进来,萧菁菁看到四爷,她还以为四爷不回来了,这么晚四爷才回来,纪尧也看到了小丫头,挥手让身边的人留在了外面。

    赵嬷嬷也看着四爷,在四爷走近后,行了一礼:“老奴给四爷请安,郡主可是一直念着四爷呢。”

    萧菁菁一听嬷嬷的,心跳加快,好在四爷没笑她。

    “嬷嬷起来吧。”纪尧挥了一下手,看了赵嬷嬷一眼,眼中多了笑意,郡主真想他了?让她起来。

    赵嬷嬷起身,笑看着四爷和郡主,纪尧脚步不停,直接走到小丫头的面前,萧菁菁开了口,望着四爷。

    纪尧一笑,萧菁菁脸红。

    “想为夫?”

    “四爷。”萧菁菁看到一边嬷嬷脸上的笑,嬷嬷还在,四爷不分场合,她很想让四爷不要再说。

    “为夫不说了。”纪尧看出小丫头此时的羞恼,没有再说,萧菁菁这才没有恼。

    “四爷回来,郡主,老奴出去看看,四爷要不要用宵夜。”赵嬷嬷知道郡主和四爷有话说,刚才取笑郡主,指不定郡主多懊呢,开了口。

    萧菁菁点头,看了嬷嬷。

    “郡主,老奴去了。”赵嬷嬷又道。

    纪尧没有在意,只看着眼前的小丫头,看着,赵嬷嬷下去后,萧菁菁不由:“四爷,你你你——”

    “我什么,不是听说你想为夫,所以。”纪尧回道:“岳父。”他刚要说什么。

    “父王要回大营了。”萧菁菁望着四爷开了口。

    “菁儿知道了,岳父说的?”纪尧一听笑。

    萧菁菁点头,除了父王说还能有什么,四爷也知道了?她觉得方才四爷就是想和她说。

    “放心了?”

    纪尧知道岳父要回大营的事,还想着告诉小丫头,让她高兴一下,最近可是一直愁眉苦脸,整天在他面前说怎么办,皇上起了疑心,觉得是自己的错,小丫头固执起来,怎么劝都没有用,他怎么用都不行。

    固执起来简直不是人,没想到小丫头知道了,多半是岳父派人来说的,小丫头好几日没有高兴过,现在知道该高兴了吧?

    “四爷。”

    萧菁菁撒娇起来,拉着四爷。

    “岳父回大营是好事不是吗?”纪尧好笑的看她,拉着她的手,点了一下她的鼻子,坐了下来,萧菁菁不好意思。

    她好像真的太担心,想到总是在四爷面前提,她望着四爷。

    “高兴了?”纪尧问。

    “高兴。”萧菁菁重重点头。

    “这才对,为夫人和你说,你不相信,菁儿。”纪尧又点一下她的鼻子,萧菁菁不好意思

    “皇上查清楚了,就不会再怀疑,岳父也能回大营,菁儿想的没错,比我和岳父都想得多,是好事。”纪尧最后又道:“又不是昏君哪里会真的——”

    “我怕皇上怀疑四爷。”萧菁菁默默的:“我没有错。”

    “好,菁儿没错,现在不担心了?”

    纪尧又问。

    萧菁菁点头又摇头,她还是担心。

    “这是什么意思?担心还是不担心?”纪尧一看,笑出声来,小丫头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又不禁点了她的鼻端,小丫头啊。

    “四爷,姑母在京城,总是入宫,不知道还会不会说什么。”萧菁菁把心中的担心说出来,姑母的心思很明显。

    纪尧知道菁儿担心是为什么:“长公主不会随便和后直说什么的,她也怕皇上怀疑。”

    萧菁菁闻言,四爷说的是真的吗。

    她一直觉得皇上会信姑母的话,皇上相信姑母,上一世就是,她亲眼看到的,难道有什么她不知道的、

    “皇上疑心,就不可能只疑心岳父,不疑心长公主。”纪尧说,长公主是个隐患,他想让长公主出宫,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一边想一边向小丫头解释,有些事小丫头想得还是简单了,其实长公主并不足以虑。

    萧菁菁一下子安心不少,她相信四爷,该说的她都和四爷说了,四爷既然这样说,应该有把握,她虽然知道前世的事,可是事情是变化的,前世有很多事她也只知道一点。

    “安心了?”纪尧问,烃笑着摸了一下她的脸。

    萧菁菁重重点头。

    觉得脸上痒痒的,是四爷,她别开头,伸出手来,想要抓住四爷的手,不让四爷弄得她发痒。

    “安心就好。”纪尧低头注视她,亲了亲她。

    萧菁菁抬头看着四爷,四爷亲了好一下,她的手刚好抓着四爷的。

    “抓着我做什么?”纪尧发现小丫头抓住她的手,看着她。

    “四爷不要再摸了。”

    萧菁菁抓紧四爷的手,挪开,不让他再摸:“太痒了。”

    “呵呵,小丫头,痒就不让为夫摸了?抓着为夫的手,抓得这样紧。”纪尧感受到菁儿手上的力道,知道菁儿用了多大的力气。

    “四爷弄得我太痒。”萧菁菁又说,取下四爷的手。

    “为夫只是摸一下,又没做什么,这样呢。”纪尧忽然手一转,倒是没有再摸她,手翻过来,抓住她的手,握在手中,包着。

    他的手比她的大,修长又骨节分明,能包住,举在眼前,嘴角轻笑,萧菁菁也看过去,她的手完全被四爷包紧。

    “如何?”纪尧又问,收回目光注视他,萧菁菁也转回视线:“四爷握得太紧。”心跳很快,脸微红。

    “一会太紧,一会痒,菁儿,这不行,那又不行,你说你到底想干什么?”纪尧还是抓着她的手。

    “四爷。”萧菁菁不说话。

    “就是不想让为夫亲近?”纪尧问,萧菁菁摇头脸红。

    纪尧知道小丫头又羞了,也不再问,只轻轻包着她的手,亲着她。

    “四爷才回来。”萧菁菁想起四爷刚回来,还以为四爷不回来了:“我以为四爷不回来了。”

    “怎么会,为夫念着你,哪会不回来,今日发生了不少事。”纪尧笑了起来,小丫头居然以为他不回来了。

    “什么事?”萧菁菁知道一般的事,四爷不会这么晚回来。

    “是东宫。”纪尧把玩着小丫头的额发看着她。

    “东宫?”

    萧菁菁看着四爷。

    “嗯,太子妃见了红,胎不稳。”纪尧开了口,把当时的情形说了出来。

    “太子妃娘娘见了红?”萧菁菁脸色一变,纪尧点头。

    “太子妃娘娘没事吧?”萧菁菁接着又问,纪尧又把后来的事告诉小丫头:“太医看过,只是胎不稳,并没有大碍,只是不能下床,太子殿下不高兴,各宫——想必都看着,前朝后宫都牵着,太子妃不能有事。”

    “那个戴着荷包的宫人?”

    萧菁菁也明白四爷的意思,心中不由担心。

    “自尽了,不过会继续往下查,太子太后娘娘还有皇上都不会这样罢休,有人可能没想到皇上会这样在意。”纪尧看出菁儿眼中的担心,告诉了她:“各宫的异动为夫都有留心,菁儿要是想找个时间入宫看下太子妃。”

    萧菁菁点头,脑中想了很多,她觉得太子妃很可怜。

    “四爷。”她看向四爷。

    希望能查到是谁对太子妃娘娘下手,要不然——她知道肯定还有人会动手,在她心中会对太子妃娘娘动手的,只有那几个人,应该会有人想到。

    “有些人觉得皇上不喜太子,想要废掉太子,就以为皇上不会喜欢太子妃这一胎,动起手来没有顾忌,随意下手,以为凭太子不可能查出来,以为皇上不会多管。”

    纪尧又道,看着小丫头的样子,淡淡的。

    “四爷。”

    萧菁菁听出了什么:“你的意思是。”皇上是在意太子妃娘娘这一胎的是吗?

    前世她只知道皇上不喜太子殿下,太子妃也没有好下场。

    这里面还有她不知道的?

    “不想皇上大怒,某些人根本就没想到皇上会重视太子妃肚子里的小皇孙,皇上虽然不喜欢太子,想废掉太子,但是太子妃不同,小皇孙也不同,在皇上的眼中也不同,何况这样下手,皇上也会害怕。”

    纪尧和小丫头分析着,小丫头倒是听得认真。

    “害怕?”萧菁菁不解,明白了四爷的意思,皇上也会害怕?

    纪尧摸着小丫头的脸:“嗯,对于皇上来说,不喜欢太子是不喜,太子也是皇上的儿子,太子妃怀的也是皇上的孙儿,太子大了,会威胁到皇上,小皇孙不同,这又是皇上第一个孙子,皇上会看中很正常,有人动手,就是犯了皇上的禁忌,还有一点,某些人这样肆无忌惮下手,皇上也会害怕,怕有人会这样对他下手,越是小心,皇上越是害怕,越是查不出来,皇上越是要查出来,不然不会安心,皇上也怕死,越是怕,越是小心,直到查到为止,皇上要查就不像太子,有些人会失算,要是知道会这样,多半不会这样轻易下手。”纪尧仔细的和小丫头讲着,一点一点。

    有些人就是喜欢玩这样的手段。

    宫里手段各种各样,有些查也查不到,皇上也不能胡乱杀人。

    有些人就是带着这样的想法,才敢做,纪尧想的正是熙和帝心中所想,熙和帝要是知道——

    “四爷。”原来是这样,萧菁菁不知道说什么,她觉得四爷说的是对的。

    还有那个动手的人,应该就像四爷说的,没有想到这一下,应该能找出来。

    “菁儿明白了吗?”纪尧询问。

    “我明白了,四爷。”萧菁菁点头。

    “还有什么要问的?”纪尧再次开口问。

    “四爷,你觉得是谁?对太子妃娘娘下手?四爷你一定有猜测是不是?皇上太后娘娘还有太子殿下不可能没有猜测。”萧菁菁听完四爷的话问。

    “菁儿想知道?菁儿觉得是谁?”纪尧听出小丫头心中有猜测,他当然有猜测的人,不止他,太后太子也有猜测的人,就像菁儿说的。

    “四爷,先说。”

    萧菁菁想先听四爷说。

    “菁儿不先说?”纪尧一笑。

    “四爷说吧。”萧菁菁本来想说和四爷一起说,他们一起说出来,或者写下来,想了想没有,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宜妃,太子身边的人,晋王,长公主,都有可能。”纪尧慢慢的,开口,没有再吊小丫头的胃口。

    “四爷觉得?”萧菁菁听了,和她想的差不多,又问。

    “长公主和宜妃最有可能。”纪尧觉得小丫头真是狡猾:“菁儿,你也太狡猾了,你呢,猜测是谁?”

    “四爷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觉得姑母还有宜妃可能。”萧菁菁又问。

    “菁儿还是说下,你的想法。”纪尧这次可没有回答,点着她的小鼻子,看着她问,小丫头还不想说?

    “我觉得是宜妃还有东宫的人。”萧菁菁也和四爷想的一样,四爷不回答她,哼哼。

    “菁儿和我想的一样,菁儿还问我,菁儿想法就是为夫的想法。”纪尧直接道,小丫头都和他想的一样了。

    “那。”

    萧菁菁想问,都知道为什么不查:“四爷,皇上太后呢?”

    “有些事光猜测是没用的,要查。”

    纪尧没有多说,摸着她的头。

    萧菁菁知道四爷说得对。

    “四爷以后肯定还会有人对太子妃娘娘下手。”萧菁菁觉得太子妃娘娘很危险,忽然又道。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身处宫中,就是这样,菁儿。”只能注意,小心,以图万无一失,纪尧开口。

    “我希望太子妃娘娘不会有事,生下小皇孙。”萧菁菁道。

    “会的。”

    纪尧也想太子妃平安生下小皇孙。

    萧菁菁感觉到四爷和她一样想,第二日,四爷没有入宫,萧菁菁和四爷一起回去,他们给娘请安,就上了马车。

    纪老夫人先前还为安郡王担心,现在不担心了。

    皇上要是怀疑谁,哪里有好下场。

    长公主就是一个祸害。

    纪老夫人知道的也不少,张嬷嬷看着老夫人,四爷四夫人一起回安郡王府了,四爷没有入宫。

    “说起来太子妃的事还不知道。”纪老夫人想到太子妃的事。

    “太子妃娘娘吉人有天象。”张嬷嬷忙道。

    安郡王府。

    萧成和贺氏说了要回大营的事,让贺氏安排芸丫头定亲的一应事情,到时候岳母那边会帮着。

    还有芸丫头的嫁妆,该准备的压箱银什么,他都给了,别的都交待贺氏来。

    这次在京城呆得太久,大营的情况还不清楚,皇上肯定派了人去大营。他想尽快赶回大营,看看。

    萧成打算明日去见一下菁姐儿,和永叔说一说,就回大营。

    不再在京城耽搁。

    长公主有永叔在,也不能对菁姐儿造成什么,皇上是明君,至于柔姐儿那里,他暂时不想理会。

    只是让贺氏多注意着,别让柔姐儿生出事端来,把该交待的都交待了,萧成没有再说。

    “王爷要回大营,妾让人打点好了王爷的行李。”贺氏听完。

    “嗯,你做事本王放心。”萧成嗯了一声:“太子妃被害得见红的事,你知道就好。”

    “是,王爷,妾知道。”

    贺氏笑。

    “本王明日会去见菁姐儿。”萧成告诉贺氏去见菁姐儿和永叔的事。

    贺氏:“要妾一起去吗?”

    “不用,你在府里。”萧成没有多说,离开了,贺氏送走王爷,回到里面,婆子上前:“侧妃娘娘。”

    “嗯。”贺氏和身边的婆子说起二姑娘嫁妆的事。

    “侧妃娘娘,二姑娘的嫁妆要侧妃娘娘来准备。”婆子道。

    “看看去哪里采买吧。”贺氏想了想。

    刚说着,一个丫鬟进来。

    “侧妃娘娘,郡主和郡马爷回来了。”丫鬟和地一礼抬起头来。

    “哦?郡主郡马爷来了?王爷还说——”贺氏道。

    “侧妃娘娘?”丫鬟还有婆子看着侧妃娘娘。

    “看我做什么,郡主和郡马爷应该是知道王爷要回大营,去看看。”贺氏看着她们。

    婆子和丫鬟行了一礼。

    书房。

    萧成刚到门口,就知道了菁姐儿还有永叔回来的事,他回过身来,看着侍卫,让他去,看看菁姐儿和永叔到哪里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