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越惨越好
    张嬷嬷带着人围在四周,注意着周围。

    “老大,崔氏看样子我是不想看了,你的打算是。”纪老夫人直接开门见山,盯着老大。

    “娘的意思?”

    纪大老爷开口,娘就是要说这个?崔氏是死是活都不在意。

    “你看看崔氏这不人不鬼的样子,身为宗妇不管家不理事,也不知道服侍好你,娘也不耐烦了,不像宗妇倒像是个怨妇,多亏你二弟妹三弟妹四弟妹,崔氏去了,就另娶一门吧,以前我还顾虑宁哥儿馨姐儿,也想着崔氏是宗妇,可是不是病了就是人不好。”

    纪老夫人的意思很简单直白。

    她把想法说出来。

    “整天寻死觅活的,像什么样子,性子太弱,只知道听身边婆子的话,你也是,逼她做什么,算了,就这样吧。”

    “儿子也不想,是崔氏太过。”纪大老爷知道娘也不满崔氏。

    “看你这样子也是不耐烦了,崔氏的所作所为,太让人不耐烦,宁哥儿馨姐儿都是她教差的,为了他们好,不能再让崔氏教养,崔氏想死就任她,死了更好。”

    纪老夫人又说:“到时找个你喜欢的,又能持家的,你看呢。”

    “儿子听娘的,只要不要像崔氏一样。”纪大老爷说,没想到娘真的放弃崔氏了。

    “你不说,娘也知道。”

    纪老夫人也不想,接着盯着老大:“在崔氏还在的时候你不要惹她,你岳家说不定会来,晋氏的事你去查,娘就不说什么,查清楚崔氏有没有下药。”

    “儿子一会就问晋氏。”纪大老爷没有说查,而是问。

    纪老夫人知道老大话中是什么意思,也不再说。

    “好了,就这样。”

    纪老夫人主要是和老大说一声。

    别的还要等,崔氏还活着。

    “娘怎么带四弟妹来了。”纪大老爷想到四弟妹,不知道娘为什么带四弟妹来,纪老夫人本来准备回宜园,让老大要做什么做什么去,听了老大的话:“为什么,崔氏不是不喜欢老四媳妇,老四媳妇哪里惹她,以前的都过去了,也就她还耿耿于怀,要是崔氏像你四弟妹一样就好了,你四弟之前入了宫,还没回府,专门派了人和娘说了,放心不下。”还能有什么。

    纪大老爷没有再说,只是不知道四弟发会入宫:“四弟怎么?”

    “宫里。”

    纪老大人把宫里怀疑老四媳妇的事说了,还有亲家安郡王被人截杀,老四媳妇不安的事。

    “四弟妹做了梦,四弟派了人,四弟入宫是?”

    纪大老爷问。

    “嗯。”纪老夫人点头,她和老四媳妇说过,她这梦做得好:“老四主要是上奏皇上,让皇上作主。”

    纪大老爷知道四弟入宫的目的。

    *

    此时安郡王府。

    贺氏让人去叫二姑娘过来,郡主派了人来,要见二姑娘,来人是郡主身边丫鬟的娘,府里出去的,她陪着说了会话,知道太子妃娘娘见红的事,二姑娘和郡主去见过太子妃,宫里怀疑,问过郡主,要问二姑娘,她等二姑娘过来。

    “侧妃娘娘,二姑娘来了。”

    一会,丫鬟走进来,贺氏一听:“哦,让二姑娘进来。”

    “是,侧妃娘娘。”

    丫鬟行了一礼退下去。

    “二姑娘来了。”贺氏笑对着婆子。

    “郡主让老奴来见二姑娘说一声,免得贺侧妃娘娘还有二姑娘不知道。”婆子说。

    “郡主想得太周到。”贺氏开口。

    “侧妃娘娘。”丫鬟又走进来,行了一礼,萧芸芸跟在后面,抬起头来,看到贺侧妃还有一边的婆子。

    “二姑娘来了,郡主有事和你说。”贺氏让丫鬟下去,对着二姑娘,萧芸芸看到婆子。

    婆子走出来,行了礼:“二姑娘,郡主让老奴来——”

    婆子是梅兰的娘,前些日入了府,帮着赵嬷嬷,赵嬷嬷一个人有时忙不过来,紫嫣几人还是丫鬟。

    “不知道大姐姐有什么事?”萧芸芸不知道大姐姐有何事,这个时候派人来,贺侧妃知道吗?

    贺侧妃没有开口。

    “郡主让老奴来告诉二姑娘,宫里可能会来人,问二姑娘一些事,让二姑娘不必担心。”婆子紧跟着道。

    “宫里来人?为什么?”萧芸芸脸色一变,是有什么事吗。

    “二姑娘不知道很正常,二姑姑不必担心,前些日,太子妃娘娘见了红,二姑娘和郡主一起见了太子妃娘娘,陛下太后怀疑有人利用二姑娘还有郡主见太子妃娘娘的时候害太子妃娘娘!二姑娘当时也在,所以有话要问一下二姑娘,也不是怀疑,就是询问一下,到时候二姑娘就像平时一样,宫里来的人问什么回答就是。”婆子道。

    萧芸芸明白了:“是。”

    “嬷嬷说得对,二姑娘不必多想。”贺氏一开始听到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看了二姑娘一眼。

    萧芸芸嗯了声。

    “郡主让老奴来就是让二姑娘有个心里准备,免得到时慌了,”婆子又道:“明日宫里可能就会派人来。”

    萧芸芸再次点头,她不是大姐姐,她不知道宫里会问什么,不过她会像大姐姐一样。

    贺氏笑了笑:“嬷嬷喝口茶吧。”

    “老奴就不喝了,天色已经不早,老奴还要回府回禀郡主。”婆子还要赶回去,该说的说了,她告退。

    “好,那我就让人送嬷嬷。”贺氏笑着叫了人。

    婆子没说什么。

    丫鬟进来。

    贺氏吩咐了,看着婆子离开,回头看向二姑娘:“二姑娘去休息吧,明日我会陪着二姑娘。”

    “谢贺侧妃。”萧芸芸颔首,她不敢告诉姨娘。

    *

    纪府,纪大老爷在娘走后,去了书房,小厮管家行礼。

    “老爷。”

    “大夫来了没有?”纪大老爷问,管家应了一声:“来了,晋姨娘也醒了。”

    纪大老爷正要进去,大夫正出来,他让管家问一问,在一边听,知道了晋氏的情况,让他们送大夫出府,走了进去。

    纪老大人则是带着人回了宜园,坐了下来,张嬷嬷让人上茶,老夫人应该口渴了,丫鬟很快送了茶水,张嬷嬷接过让人下去,送到老夫人手边:“老夫人用茶水。”

    “嗯。”纪老夫人接到手里,喝了一口,舒服了不少,手轻轻揭着茶杯的盖子,轻敲,看着张嬷嬷,看出她想问什么。

    “想问什么?”

    “老夫人要给大老爷重娶一位夫人?”张嬷嬷小心的。

    “你说呢,看出来了?不可以?”纪老夫人反问道:“你也知道,崔氏看着像什么话,想死,那就死,死了也好,这些先不提,以后再说。”

    纪老夫人没有继续多说,有些事只可意会。

    张嬷嬷知道老夫人的意思:“老夫人是对的,大夫人太过了。”

    “看看你也知道,崔氏呢,罢了。”纪老夫人叹了口气,想到老四:“老四居然还没回府。”

    “四爷忙完肯定就会回府。”

    张嬷嬷说。

    “看来是还没有完。”纪老夫人想让人去看看,又想起老四媳妇,她有事和老大说让老四媳妇回去了:“老四媳妇多半是回了竹园,不知道如何。”

    “老夫人,四爷说不定下一刻就到。”张嬷嬷马上道。

    “要是这样就好了。”纪老夫人说。

    竹园,赵嬷嬷见郡主回来了,她知道郡主跟着老夫人去了大房那边,大房的事她打听到了,只是具体的并不清楚。

    郡主陪着老夫人,跟着老夫人去了,应该看到了,老夫人不知道回了宜园还是,郡主回来,看来是结束了,她看一眼跟着郡主身后的香草和梅兰。

    两个丫鬟跟着郡主,多半也知道了,不过她没有马上问。

    “郡主回来了?”赵嬷嬷上前一步,行了一礼。

    紫嫣秋雨也站在一边行礼,她们也知道了一些。

    “嬷嬷,四爷还没有回来?也没有派人回来?”萧菁菁让她们起来,问嬷嬷,赵嬷嬷:“没有。”

    “老奴让人守着,只要四爷回府就禀报。”赵嬷嬷又说。

    萧菁菁没有说话。

    “郡主,老奴听说大夫人?”赵嬷嬷开口,又看了香草和梅兰,注视郡主。

    萧菁菁点头,没有多说。

    “那?”赵嬷嬷想问些什么。

    紫嫣秋雨也听着。

    萧菁菁看了紫嫣秋雨,让香草梅兰紫嫣秋雨退下去。

    紫嫣秋雨看了看郡主,行礼退下。

    赵嬷嬷见状,回过头来。

    “崔氏想寻死。”萧菁菁道,知道嬷嬷想知道什么,简单的说了当时的情形,赵嬷嬷听完,明白其中的意义。

    大夫人不停的闹腾,加上一些事,寻死,大老爷老夫人不打算再继续了,不再像以前了,她听出老夫人的想法,大老爷更是为了一个妾——

    老夫人态度的转变才是最重要的,老夫人一放弃,郡主说了崔氏的样子,大房说不定会换一位夫人。

    赵嬷嬷把分析的说了。

    萧菁菁想的也差不多。

    “郡主。”紫嫣的声音响起,走进来,行了礼,萧菁菁看了过去,赵嬷嬷也看着紫嫣正要开口。

    “郡主,四爷回府了。”紫嫣磕了一个头。

    “四爷回来了?”萧菁菁一听站起来,赵嬷嬷也放心了,四爷回府了,看了一眼紫嫣,扶住郡主,她派了人守在在门那里,应该是看到四爷回来禀报:“郡主,四爷回府了,不用急。”

    萧菁菁先点头,然后看着紫嫣:“四爷到哪了?”

    “四爷马上到竹园。”紫嫣抬头。

    “四爷马上就进来了。”赵嬷嬷扶着郡主,萧菁菁又坐了下来,看着门口,紫嫣跪着,赵嬷嬷也看着门口。

    脚步声响起,沉稳,有力,纪尧边走边吩咐身边的人,和娘说一声,路上他问了留在府里的人,知道了小丫头陪着娘用了晚膳,也知道了大房,大哥大嫂的事,小丫头跟着娘也去了。

    知道小丫头在里面,走进门,他看到小丫头,手转着玉板指的动作停下来,嘴角多了一抹笑。

    “四爷。”

    萧菁菁扑上来。

    赵嬷嬷跟在后面,紫嫣看着。

    纪尧神色温和,嘴角带笑,伸出手,接住扑过来的小丫头,挥手让人都下去,准备热水,他要沐浴更衣。

    他抱住小丫头。

    赵嬷嬷紫嫣行了一礼,退到门外,人都退下,没有人,屋子里格外安静。

    “四爷。”萧菁菁觉得四爷手和他的人一样,她昂着头,纪尧也和她十指相扣,拉她坐下来。

    “四爷,陛下怎么说?”萧菁菁问起来,看着四爷。

    “岳父的事,陛下都知道了,陛下会作主的。”纪尧把经过告诉小丫头,萧菁菁窝在四爷的怀里,听着四爷说。

    到了后来,她知道了四爷入宫发生的事,还有陛下的态度。

    她没有再问四爷,心里放心了。

    “菁儿在府里,和娘去了大房?”纪尧问起小丫头来,萧菁菁嗯了一下。

    “四爷知道了?”

    萧菁菁抬头望向四爷,四爷才回府就知道了?

    “回来时听说了些,菁儿和娘一起,派了人去娘那里,菁儿和我说一下。”纪尧也想知道大哥和大嫂在闹什么。

    萧菁菁:“我不喜欢大嫂,大嫂也不喜欢我。”

    “然后呢。”

    纪尧笑。

    萧菁菁没有说,把看到的告诉了四爷,她知道四爷有数,这次是纪尧听小丫头说,他听了听。

    “大哥和娘的想法菁儿也知道了?大嫂还一无所知。”

    纪尧并不觉得什么,尤其是想到菁儿讲过的前世。

    不打算再说。

    “四爷,会劝吗?”萧菁菁不希望四爷劝,她恨不得纪宁越惨越好,还有顾瑶,死无葬身之地更好。

    像前世她死时一样,她很想给纪宁顾瑶下药。

    四爷去了净房,萧菁菁等着四爷,赵嬷嬷进来告诉她派去和二妹妹说一声的人回来了,是梅兰的娘。

    她点了头,看着嬷嬷。

    “郡主要见吗?”赵嬷嬷问,萧菁菁摇头,问了一下情况,知道二妹妹已经知道,没有再询问。

    另一边,纪老夫人见了老四派来的人,知道老四回府了,大致问了下,略微知道了一些。

    多的还是要问老四。

    这个时候老四多半是和老四媳妇一起。

    二房。

    柳氏也和老爷说着大房发生的事。

    “大哥大嫂的事,不要多管。”纪二老爷不打算多过问,大哥和大嫂的事不是他们管的,柳氏也知道这个理,捶打了老爷一下:“妾哪会不知道这个理。”

    “娘让你做什么,你照做就是。”纪二老爷又道。

    “妾知道。”

    柳氏开口。

    纪二老爷不想再说:“我去沐浴。”低头在柳氏耳边说了什么。

    柳氏看着嗔怪的推了一把老爷,纪二老爷去了净房,柳氏叫了人进来,三房,郑氏觉得大嫂身在福中不知福。

    要是老爷有大老爷一半也行,可是呢,大嫂还是不知福。

    “夫人,老奴给你梳发。”

    “嗯。”郑氏点头。

    *

    天一亮,纪老夫人起来,洗漱完,刚喝了几口粥,老大就派了人过来,看来是问过了,张嬷嬷和丫鬟服侍着老夫人。

    张嬷嬷知道有结果了。

    “老大让人来,张嬷嬷你去问一下吧。”纪老夫人让婆子下去,吩咐张嬷嬷去问问,继续喝了一口粥放下手上的碗。

    “是,老夫人,老奴这就去。”张嬷嬷马上道,纪老夫人点了头,张嬷嬷退了出去,到了外面见了大老爷派来的人。

    很快,知道了大老爷的意思,回到里面,老夫人还在喝粥,她走到老夫人身边,恭敬的:“老夫人。”

    “回来了?老大怎么说?”

    纪老夫人问,看向她,丫鬟也看着张嬷嬷。

    “大老爷说问过晋姨娘,晋姨娘说大夫人确实下了药。”张嬷嬷听到老夫人的话,开口。

    “她怎么知道的?”难道老大媳妇下药的时候,她还能看到,或者老大媳妇身边有她的人?纪老夫人知道老大偏袒着晋姨娘。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主要是晋姨娘,是不是像崔氏说的,要是就留不得。

    “老大媳妇再傻也不可能当着晋氏的面下药,晋氏到底是如何肯定?”

    “老夫人,大老爷说晋姨娘感觉到。”

    张嬷嬷回答:“说大夫人肯定下了药,大夫人想要她死,之前就想害她。”

    “感觉到?老大媳妇为什么要害她,还不是她过了。”

    纪老夫人不置可否,老大偏偏还真的信了,晋氏一句话,老大就觉得是真的,也是崔氏做了太多。

    “是,老夫人,晋姨娘就是感觉到。”张嬷嬷也觉得大老爷护得太明显。

    丫鬟们同样觉得。

    “大夫呢,不是找了大夫,大夫把过脉没有说什么?不可能光凭晋姨娘说什么就是什么!”纪老夫人也不多想下去。

    “老夫人,大夫发现晋姨娘身子亏损得有些多,别的没有发现,大老爷觉得都是大夫人造成的,认定是大夫人。”张嬷嬷再次回道。

    “就因为这,老大认定崔氏一定下了药。”

    纪老夫人漫不经心。

    “是老夫人。”张嬷嬷应了声。

    丫鬟们对视一眼。

    “要是晋姨娘本来身体就不好呢、”纪老夫人摇头,张嬷嬷说不出话,丫鬟们也是,纪老夫人也不再问。

    她没有派人去和老大媳妇说,老大想必已让人去说了。

    大房。

    木嬷嬷看着夫人白着一张脸咳嗽,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夫人完全是烂泥扶不上墙,她不管了,夫人没了她就出府,这一晚夫人都是这个样子,她实在是不想再看了。

    “嬷嬷,夫人这样,怎么办?”一边的丫鬟小声的问木嬷嬷,木嬷嬷上前两步:“夫人,你真的要寻死吗?”

    “咳咳咳。”崔氏想到婆婆走了,萧菁菁那个女人不知道怎么笑话她,老爷眼中只有贱人,她寻死也不在意。

    崔氏觉得自己命不好:“没有人想让我活。”

    “是夫人你自己不想活夫人。”木嬷嬷扶住夫人道,丫鬟们也点头,崔氏还是自哀自怨。

    “夫人。”一个婆子走了进来,行了一礼,抬头看向夫人。

    崔氏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木嬷嬷看了夫人一眼,看向婆子,问了起来:“什么事。”丫鬟们也看着。

    “老爷派了人来,大夫给晋姨娘把过脉,晋姨娘确实被下了药,老爷——老爷说夫人明明下了药想害晋姨娘还不承认,还不是查了出来,说夫人果然是不堪为妇,让夫人好自为之!”婆子磕了头抬起头来,老爷的话都是指责夫人的。

    老爷看得出很不喜夫人。

    “老爷认定是夫人下的药?”这是不可能把脉把出来的,老爷不过是找的理由,老爷的话木嬷嬷并不在意,旁边的丫鬟脸色变了变。

    “是。”婆子道,而且老爷还——她望着。

    “夫人。”木嬷嬷看着夫人。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