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说不定有了
    “晋氏为什么不死?”崔氏脸上都是恨还有怨,她明明下了药,盯着婆子:“老爷是不是让人来逼我腾出位置?”

    “夫人不要再说了。”木嬷嬷看了婆子,那药本来就不会要人命,只是会毁掉容色,夫人又不是不知道。

    婆子又抬头。

    “还有什么?”木嬷嬷看出来婆子还有话说,沉声问。

    “老爷让人守在外面,谁也不能进来,也不能出去。”婆子磕了一个头,小心翼翼的。

    “老爷要把夫人困在这里?”木嬷嬷没想到老爷会这样做,老爷这是要困住夫人,让夫人困死在这里。

    她可不想和夫人一起困死在这里,夫人想死,她还不想。

    “这是不许夫人出去?”

    “老爷说,夫人要寻死就寻死!”婆子再次道,木嬷嬷一听马上道:“你下去吧。”让婆子下去。

    “夫人。”

    “老爷想要我死,我就死给他看!”崔氏就要冲下床。

    木嬷嬷叫人拉住:“还不拉住夫人。”丫鬟忙拦下夫人。

    “夫人还是不要再这样了,老爷让夫人死,夫人就要死吗?夫人一死,老爷很快就会再娶,到时候大公子馨姑娘可怎么办,老爷新娶了夫人,能好好待大公子和馨姑娘吗,老爷不会有丝毫伤心,更不会记得夫人,夫人死得毫无意义。”木嬷嬷对着往下冲的夫人。

    没等夫人说完,她又看着丫鬟:“还不把夫人扶起来,扶到床上。”

    几个丫鬟应道,扶住夫人。

    崔氏想到老爷会再娶,忘了她,没有再动。

    大房的事纪老夫人没有再理会,在院子里走了走,听说老大让人守在崔氏的正院外,不让人进去,也不许人出来。

    崔氏身边的人也不能随意走动,算是把崔氏关在院子里,不能出去,她听过就算没有多过问。

    反正都这个样子了。

    “老夫人,这一下大夫人不能出来了。”张嬷嬷也听到了。

    “出不来更好,免得又要操心。”

    纪老夫人说,让人下去,张嬷嬷也觉得,扶着老夫人继续走。,

    各房也都知道了,发现娘也不管,不知道娘?。

    *

    竹园,萧菁菁醒了一直没有动,看着收掇好的四爷,纪尧挥手让人都下去,走到她的面前,俯身:“为夫要入宫了,不陪你了,菁儿。”

    “四爷。”萧菁菁还是撑着手,望着四爷,这么快?

    “嗯。”纪尧笑了笑。

    萧菁菁不说话。

    “怎么不说话,菁儿?”纪尧修长有力的手指点了一下她的鼻尖,轻笑着问,小丫头一直望着他,让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也舍不得,没有看到小丫头还不觉得,看到了就舍不得。

    “再看为夫,为夫就脸红了,菁儿。”从他起来,收掇到现在,小丫头眼晴都不眨一下,让他忍不住想笑。

    “四爷。”萧菁菁开口,她也舍不得四爷。

    “说吧,想说什么。”纪尧问她,手在她的脸上滑了滑,收回手,转着玉板指,萧菁菁目落下落,落在他转着玉板指的手上。

    “四爷,又转玉板指。”

    “嗯。”纪尧忍住轻笑,沉稳温润的点头。

    “四爷也会脸红,不好意思?”萧菁菁抬起头来,纪尧忍不住笑了:“当然也会,不相信?觉得为夫不会?”

    萧菁菁重重点头。

    “为夫也会,心跳加快,因为和菁儿一起,不好意思,害羞。”纪尧又道。

    萧菁菁不相信。

    “小丫头,好好睡一觉,说不定你已经有了。”纪尧又摸她的脸,细细的,没有再说,拍了她的头,让她好好休息,别太早起来,目光移到她的小腹上。

    “四爷,你又这样!”

    萧菁菁恨恨的,脸红。

    ‘我也是担心,菁儿你一直趴着,可不好,这样压着,要是压到我们的儿子怎么办。’纪尧眼中带笑,关切的。

    “才不会。”

    萧菁菁发现四爷都是胡说的,心跳更快,不知为什么僵住身体,好像真的会压坏。

    “记住为夫的话,快起来,为夫走了。”纪尧今日算是起来得晚的,小丫头拉着他,他不再多说。

    萧菁菁点头,纪尧又点了她一下走了,萧菁菁翻过身来,没有再压着,看着四爷身影不见。

    “郡主。”紫嫣秋雨赵嬷嬷进来。

    萧菁菁看向她们。

    “四爷走了,郡主是再睡一会还是起来?”赵嬷嬷问道,紫嫣秋雨站在一边。

    “四爷让我继续休息,我再睡一会。”萧菁菁又翻了一个身。

    “那郡主休息吧,郡主起来也没事,是该再睡一会。”赵嬷嬷替郡主拉了拉薄被,早上,天气不热,有些凉。

    “嗯。”萧菁菁闭上眼,赵嬷嬷示意紫嫣秋雨放下床帐,悄悄的走了出去,别吵到郡主,让郡主再睡一下。

    到了外面,赵嬷嬷吩咐紫嫣秋雨和小厨房说一下,准备点郡主喜欢吃的。

    萧菁菁则躺关床上,手慢慢放在小腹上,嘴角慢慢弯起来,多了笑,她也希望里面多一个孩子,她和四爷都会高兴。

    四爷总是打趣她说,说她有了身子,这不许那不许的,四爷也太急迫了,迫不及待,她表面上不在意,心里也是在意的。

    想着想着,她又在床上翻了一个身,越想越期待,翻了好几个身,她发现自己睡不着了,脑中想了很多。

    索性她坐了起来,过了一会,又躺下。

    渐渐的她摸着小肚睡了过去,四爷应该进宫了,父王,二妹妹——

    安郡王府,贺氏净了手,王爷昨日去大营的,她吩咐小厨房的人少做一点,王爷不在,她没有什么胃口。

    她由人服侍着坐了下来,让人去和小厨房说一声。

    “侧妃娘娘没有胃口吗?”婆子闻言道。

    “嗯。”贺氏嗯了一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胃口,并不想用什么。

    “让小厨房随便准备一点就行了。”

    “侧妃娘娘还是要多用点,身体要紧,老奴让小厨房给侧妃娘娘做点花卷,老奴记得侧妃娘娘爱吃。”

    婆子又道。

    “好。”贺氏点头,婆子退下。

    “侧妃娘娘,宫里来人了,要见二姑娘。”就在这时,一个丫鬟进来,行了一礼,抬头道。

    “来了?”贺氏不知道二姑娘准备好了没有,没想到宫里这么快就来人,郡主没有说错。

    “是,侧妃娘娘。”丫鬟道。

    “来的是哪一位?”贺氏想知道来的是哪一位。

    “侧妃娘娘,来的是陛下身边的公公。”丫鬟开口。

    “哦?我知道了,马上让人去叫二姑娘。”贺氏吩咐人去叫一声二姑娘。

    “二姑娘要是准备好了,让二姑娘过来。”

    “让人给公公上茶,等二姑娘来了,我就陪着二姑娘过去。”贺氏又对着丫鬟说,丫鬟马上行礼退下。

    西院。

    萧芸芸陪着姨娘说话,用过早膳,父王来了姨娘这里好几次,她又说了亲事,姨娘身子好了许多,也有了精神,早膳比往日多用了小半碗,姨娘偶尔能下地,不是太热的时候她会走一走。

    姨娘总是说等阿弟长大,读书识字,娶门好妻子,她就能闭目。

    姨娘还这么年轻。

    她希望姨娘能一直陪着她和阿弟,父王对姨娘也好了起来,不再不闻不问,父王虽然去了大营,也留下了人。

    “芸姐儿,姨娘这身体好了,能看到你定亲,还有你阿弟这样真的很高兴。”章姨娘抿了一口丫鬟递上来的水,让丫鬟下去。

    丫鬟退下。

    “姨娘。”萧芸芸开口。

    “芸姐儿,姨娘很高兴,你有了归宿,老夫人不会害你,你大姐姐也不会,这可是难得的,府里也比以前好,你阿弟也好,只是你父王这一走不知道何时才会回京,前些日子你父王在京城,你的亲事不定,姨娘心里就安稳不了。”章姨娘看着芸姐儿,拍了拍她的手。

    “姨娘,父王把事情交给了贺侧妃,贺侧妃——”萧芸芸说。

    “姨娘知道,只是。”章姨娘想说什么。

    “姨娘,你不要担心。”萧芸芸道。

    “要是你父王在的时候就定下来就好了,你父王在京城这么久。”章姨娘还是开口。

    “娘。”

    萧芸芸不由。

    “叫姨娘,不要叫娘。”章姨娘看了芸姐儿一眼,她只是一个妾。

    “贺侧妃这样好,你就多跟着。”

    “姨娘,我知道。”萧芸芸让姨娘放心。

    “媛姐儿也好,你们姐妹一起,也有个伴,姨娘也高兴。”章姨娘想了想,萧芸芸点头:“姨娘,我都明白,一会我要去贺侧妃那里。”

    “去吧。”章姨娘没有多问,萧芸芸又陪着姨娘说了会话,让丫鬟服侍好姨娘,她出了姨娘的房间,到了外面,见到贺侧妃派来的人。

    “你。”萧芸芸开口。

    “给二姑娘请安,宫里来人了,请二姑娘过去。”丫鬟行了一礼。

    “来了?好。”萧芸芸开口,点头。

    “二姑娘请跟奴婢走。”丫鬟又道,萧芸芸带着人跟上。

    南院,贺氏听到二姑娘来了,马上让她进来,萧芸芸走进行了一礼,跟在她身后的丫鬟婆子也一样。

    “多礼做什么,快起来。”贺氏笑了笑让她们起来。

    萧芸芸起来,跟在后面的丫鬟婆子也起来。

    “宫里来的人在花厅等着,昨晚我说过的,和你一起去。”贺氏不等二姑娘说什么。

    “谢贺侧妃。”

    萧芸芸开口,一个人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跟了大姐姐很久,她还是比大姐姐差太多。

    “谢什么,走吧。”贺氏都是吩咐过的,走上前,笑了笑,萧芸芸点头,跟在她身后的丫鬟婆子觉得贺侧妃人很好,对姑娘更是好。

    “小姑娘,胆子小没什么。”贺氏像是看出什么。

    萧芸芸心里松了松。

    贺氏是真的觉得小姑娘胆子小没有什么,不是每个人都活得累。

    花厅里,总管公公带着人等着。

    这位二姑娘也不知道?

    “公公,麻烦你们跑这一趟。”贺氏到了花厅和二姑娘说了一声,端庄大方的走进去,看着总管公公和小太监,萧芸芸走在一边,身后是丫鬟婆子。

    “杂家见过侧妃娘娘。”总管公公看到进来的人,最前面的应该是安郡王爷的侧妃,另一位想必就是府上的二姑娘了:“这位是府上的二姑娘吧。”一旁的小太监也看着。

    “是,公公请坐,妾冒昧了,公公要见二姑娘,妾却跟来,不知道妾能不能听一听。”贺氏扫了总管公公还有小太监一眼,笑着点头问。

    “可以。”总管公公倒是不在意。

    “二姑娘,这位是宫里来的公公。”贺氏笑看向二姑娘,萧芸芸上前一步:“公公。”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