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像是出痘
    “四爷,我知道我嫁给四爷是继室,四爷不怕有人会说?”萧菁菁拉住四爷,望着四爷,把玩关四爷的手,这不是袁家第一次提起。

    从她嫁到纪家,袁家就一直在提,只是这次是明面上提出来,直接要让她执妾礼,四爷也直接明面上拒绝,她心里很高兴,可是。

    “我还想问菁儿怕不怕呢。”

    纪尧一笑,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我不怕,只是我本来就是继室,该向袁氏——”萧菁菁说,四爷不想她受委屈,但她知道自己本来就该执妾礼。

    婆婆那里也可能觉得她没有规矩。

    赵嬷嬷很急,郡主这是?听四爷的意思,这里面有事才对。

    “你想,我也不想。”

    纪尧直接说。

    “娘。”萧菁菁还要开口。

    “娘都没有说什么。”纪尧又笑,拉着她。

    “四爷,你一点也不在放心上。”萧菁菁发现了四爷的不在意,纪尧拉紧她回了竹园。

    宜园里面。

    “永叔。”袁夫人收回目光看向老夫人。

    “娘,姐夫?”袁冰语还是不相信。看着门口,姐夫就这样走了。

    “永叔这是什么意思?”袁夫人没有理会语姐儿,语姐儿想知道,她同样想知道,问纪老夫人。

    纪老夫人摇头:“想来老四会找时间见亲家母。”她也不清楚,有些是连她这个娘都不知道的,老四谁也没有说,老四没少瞒着。

    张嬷嬷猜测着四爷到底有什么要说?

    袁家的婆子丫鬟看着夫人。

    “菁华郡主再怎么,也只是继室,在我看来就是公主下嫁,也是一样。”袁夫人还是又道。

    “亲家母还是等老四找你再说吧。”

    纪老夫人又道,不想再说下去。

    “我会等着永叔。”袁夫人再不甘愿也没用:“我那可怜的女儿也不知道在下面会不会难过。”

    袁冰语张了张嘴。

    “永叔说了,法事会在皇恩寺做,还有长明灯。”纪老夫人道。

    袁夫人想到自己来,不止是为了这些,还有一件事,竹园萧菁菁被四爷拉着坐下,赵嬷嬷等都下去。

    “找个时间去皇恩寺,法事做了还有长明灯,袁家既然要点就点吧。”

    纪尧走到小丫头面前,拉起她坐下,让她坐到他身前。

    萧菁菁不坐,坐在一边。

    纪尧也没有硬要她坐,拉着她的双手,望着小丫头的小脸,嘴角带笑。

    “嗯。”萧菁菁点头。

    “到时候,可能要去一趟。”纪尧又说,看着小丫头。

    “好。”萧菁菁其实想问,袁氏到底做了什么,四爷会这样,前世没有人把她这个四夫人放在眼里,所以也没有人让她执妾礼。

    “小丫头,就当是陪我走一走。”纪尧又说,萧菁菁再次点头。

    “不知道袁家会选哪一日。”纪尧不关心袁家会选哪一天。

    “四爷要和袁夫人说什么?”萧菁菁想到四爷之前的话。

    “袁氏和我有过约定,也有过一些事,袁家人并不清楚,袁氏当初有喜欢的人,嫁给我后我没有为难她,其实早在成亲前我就察觉了一些,只是不能肯定,成亲后知道,问清楚后,我放了她,袁氏想过和我好好过,只是我不想,她为了我做了不少事,临去前求了我几件事,我答应了她不会告诉人,还有一点事,算是名份上的妻,实际上只有你一个妻。”

    纪尧轻声的道,此时没有别的人,这一次他都说了出来。

    “四爷。”

    萧菁菁看着四爷的目光,是这样吗,她心头再也没有介蒂,袁家的人也不在意了,不管说什么:“四爷为什么不想和袁氏好好过。”四爷说袁氏有喜欢的人,和前一世的她一样,应该是真的,她没想到袁氏和她一样,前世她和袁氏都有喜欢的人却嫁给四爷,四爷两次成亲都是一样,难怪四爷不怪她。

    她又心疼起前世的四爷,这一世再不会了,只是她不懂四爷为何不答应袁氏好好过,却对她那样好,上一世不可能不同,她应该也是四爷唯一的妻。

    “因为,我发现。”

    纪尧忽然一笑,拉紧小丫头的手,没有接着往下说。

    “为什么?”

    萧菁菁问。

    “发现喜欢你这个小丫头啊。”纪尧笑容加深,拉下她,亲了亲,又放开,萧菁菁忙擦了一下嘴,坐好:“四爷怎么可能!”

    “为何不可能?”纪尧挑了一下眉头,漫不经心。

    “四爷又没有见过我。”萧菁菁回答。

    “谁说的。”纪尧不以为然。

    “四爷何时见过我?”萧菁菁明明记得四爷只有她小时候见过她,然后就是他们定了亲,她去找四爷,忽然她想到什么。

    “小丫头较那么真干什么,反正我就是想到一个小丫头,本来我对袁氏就没什么感觉。”纪尧说出心中感觉。

    萧菁菁这才相信,之前四爷不是有事吗:“四爷的事情完了吗?”

    “当然。”纪尧颔首,过了一会,萧菁菁想喝水,叫了人,赵嬷嬷香草梅兰进来,行了礼。

    萧菁菁吩咐了嬷嬷,等到喝了水,赵嬷嬷出去。

    “四爷,郡主。”很快赵嬷嬷又从外面进来,萧菁菁看着,问了问,纪尧转着手上的玉板指。

    “四爷,夫人,袁夫人见了正院的水嬷嬷。”

    赵嬷嬷说了才听到的。

    紫嫣秋雨香草梅兰也听到,水嬷嬷是谁?她们一时没有想起来,只能看着赵嬷嬷。

    纪尧转着玉板指的手停了一下。

    “水嬷嬷。”萧菁菁才想到这个人。

    “是,郡主,袁夫人带着袁夫人见了水嬷嬷。”赵嬷嬷马上道,四爷没说话她也不在意。

    “嗯。”萧菁菁听完没有再问:“四爷。”她看向四爷。

    “嗯。”

    纪尧也没有多说,赵嬷嬷知道郡主没有放在心上,虽然觉得袁家说不定有什么心思,还是没有说。

    “正院的人,你有没有什么想法,还有袁氏留下来的人?”纪尧问起小丫头,既然提起正院,他便问了起来,正院一直这样也不行,他不觉得有什么,就怕小丫头不喜欢。

    “菁儿看看怎么处理,还是像现在这样还是菁儿不喜欢换个地方。”

    “四爷有什么想法?”

    萧菁菁并不在意,她和四爷住的是竹园。

    “菁儿,是我问你。”纪尧道:“袁氏的人要是你不喜欢就安排去庄子上。”

    赵嬷嬷几人听到这里,赵嬷嬷才发现自己忘了和郡主。

    “四爷觉得我该让她们去庄子上还是?”

    萧菁菁当然不想她们留在庄里。

    “正院的人以后要是菁儿想回正院住,我们回正院住的时候可以用上,袁氏的人,菁儿可以让她们去庄子上,袁氏是有庄子的,让她们都去,空出来嗯?”纪尧之前忘了问菁儿。

    事情一多,就没有想起来。

    赵嬷嬷几人都希望郡主点头。

    “好。”

    萧菁菁说了一个好字。

    “那就这样,是菁儿自己来还是我出面?”纪尧轻轻的问,说着,又笑:“以前留她们在府里,没有安排是菁儿还没有入府。”

    “嗯。”萧菁菁应了声:“四爷出面吧。”

    “你说怎么就怎么。”纪尧笑了起来,小丫头不愿出面,他来就是,他会让人通知水嬷嬷,不过不是说处理就处理的,先要和她们说一声,等做了法事就办。

    赵嬷嬷见郡主让四爷出面,放了心,四爷肯定会处理好,就算郡主四爷不住正院,正院也是四房的正房,怎么能让那些人占着。

    人早就死了,四房的夫人是她家郡主,就该重新来过。

    不一会,听书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赵嬷嬷走了出去,问了问,转身回来行了一礼:“四爷,夫人,袁姑娘还有袁夫人走了,老夫人派人过来说袁夫人想就这两天就办法事。”

    “我知道了。”

    纪尧知道了。

    *

    水嬷嬷送走语姑娘还有夫人,她知道了语姑娘和夫人今日来是想为夫人做法事还有点长明灯,到时她要去。

    夫人和语姑娘还问大夫人的情况。

    她把知道的都告诉了夫人和语姑娘。

    四房的情况也和夫人语姑娘说了,她也从语姑娘夫人那里知道了四爷不愿让新夫人在夫人的牌位前执妾礼的事。

    语姑娘的想法,夫人也知道,要她想办法。

    她的办法就是——

    她提着篮子走了出来。

    “水嬷嬷。”

    一边的丫鬟婆子道。

    水嬷嬷点头,她要观察一下新夫人的行程还有情况,才好下手,想要毁掉新夫人的名节,只能找人。

    这些语姑娘和夫人都交给了她,夫人去了多年,四爷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夫人在天有灵一定伤心能为夫人做点什么,她愿意,夫人属意的就是语姑娘。

    *

    袁夫人还有袁冰语出了纪府。

    袁冰语不舍的回头望了望,姐夫会出来吗,会吗、她心底隐隐的盼着,又知道姐夫不会出来。袁夫人现在只想快点行动,让菁华郡主早点死,再来就是语姐儿嫁进纪府。

    水嬷嬷她是信任的,又有当初的人在吴府,想来会成功。

    看菁华郡主还怎么得意,永叔不愿让菁华郡主在她女儿面前执妾礼,她的女儿才是原配。

    “娘,姐夫。”

    袁冰语不想走。

    “没出息的东西,还不走,到时候想怎么看就怎么看。”袁夫人一转头就看到语姐儿的样子,没出息的丫头。

    “娘。”

    袁冰语想说什么。

    “纪家是看不上我们袁家,可是又如何。”袁夫人知道纪老夫人看不上她们袁家了,永步也是,不知道要说的是什么,那个菁华郡主该死。

    袁冰语白着脸,不敢说什么,上了马车。

    “回去。”袁夫人指着语姐儿骂了一会,看着纪家的大门,下一次来,说不定就是菁华郡主死的时候,回去准备下,看看是后日还是隔日去皇恩寺。

    袁冰语低着头,耳边全是娘骂她的话,娘骂她骂得很难听。

    *

    纪老夫人问着袁夫人袁冰语见水嬷嬷的过程,张嬷嬷把打听到的说出来。

    纪老夫人听完:“袁家呀。”

    等老四空了,问下老四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张嬷嬷:“不知道四爷能不能让袁夫人闭嘴。”

    “相信能。”纪老夫人道。

    张嬷嬷也相信。

    吴府,大房,宁疏影睡了一觉醒过来,想到言哥儿,看向手里环抱着的言哥儿,言哥儿喝了奶就睡了,她便也跟着睡了过去。

    她看着言哥儿的样子,低头亲了亲,言哥儿的脸有些红,不知道是不是热了,她摸了摸,发现言哥儿好像有些烫。

    脸色一变,怎么会烫,她又低头,额头抵着言哥儿的额头,额头上很烫,言哥儿的身上也烫。

    “言哥儿。”她慌了,她的言哥儿怎么了,叫了叫,怕不好。

    “少夫人。”

    一个丫鬟进来。

    “快,叫太医,言哥儿不好了!”宁疏影听到丫鬟的声音,马上抬头,着急的,她手摸着言哥儿,言哥儿混身都烫,难怪脸会发红,她还以为是热的。

    言哥儿很可能着了凉,她又慌又乱,想不了更多。

    “少夫人,奴婢马上就去,哥儿——”丫鬟正要说什么。

    “哥儿怎么了,少夫人?”一个婆子进来,听到了什么,冲到床榻前,担心的看着少夫人和哥儿。

    “嬷嬷,找太医,言哥儿很烫,混身都烫,不知道怎么了,我,我不知道怎么办,还有告诉娘还有祖母。”

    宁疏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嬷嬷,手紧紧的。

    “少夫人放心,老奴马上去。”婆子看了看哥儿的情况,抚住少夫人,赶紧,摸了下:“应该是受了凉,发热。”

    丫鬟见到嬷嬷进来,不敢说什么。

    “嬷嬷,快一点。”宁疏影还是抓着嬷嬷。

    “放心,少夫人,老奴明白,少夫人放开老奴吧。”婆子感觉到少夫人手上的力道,开口,宁疏影松开手:“快点。”

    “夫人,老奴会的。”婆子转身,让丫鬟起来,不用出去叫人,守着少夫人和哥儿,她去。

    又叫了人进来。

    宁疏影六神无主,只能看着,抱着言哥儿。

    “少夫人到底?”丫鬟婆子进来,行了一礼,婆子交待了她们,说了情况,退了下去,她要快点去。

    言哥儿的奶嬷嬷也赶了过来。

    吴老夫人没想到言哥儿还是出了事,她一直让人好好守着礼哥儿的院子,谁知道。

    听了婆子的话,知道已经去请太医,找了老大媳妇,留了人,言哥儿混身发烫,礼哥儿媳妇六神无主,她站了起来。

    “走吧,去看看,我的小曾孙怎和邓。”

    “老夫人。”周嬷嬷赶紧扶着老夫人。

    “你起来。”吴老夫人没有说什么,让地上的婆子起来,她算是知道得最迟的吧,她的小曾孙混身发烫,可不能有什么事,她也希望不是别的什么。

    “是,老夫人。”婆子起来,抬起头。

    “现在就去。”吴老夫人说,婆子低下头,到了大房,礼哥儿的院子,吴老夫人看到进出的人,让人进去问下太医来了没有。

    刚说完,就听到太医来了。

    她没有再让人进去,很快看到了太医,太医过来,见了礼,吴老夫人直接让太医进去看看,她也跟进去。

    里面老大媳妇在,她站住脚,太医已经上前,给言哥儿看了,看了眼言哥儿,她眼中多了心疼。

    太医没有诊太久,就得出了结论。

    “这不像是受凉,倒像是出痘。”太医脸色变了。

    “出痘?”

    吴老夫人看着太医。

    张嬷嬷也是。

    所有人都呆了。

    “不!”宁疏影不相信,被婆子扶着,宁氏也不信。

    “老夫再再看看,要是出痘,以哥儿这么小,很可能。”太医不敢说得太满。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