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弥留之际?
    “菁姐儿不要多想,要怪地怪外祖母,太过心慈手软了,想着年纪大了,就不像以前一样,府里也没什么事,就放松了,让一些人蹦跶起来,跳上台面,竟然对言哥儿动了手,外祖母只后悔没有早点出手,留着她们,倒是害了言哥儿,要是言哥儿真有什么,外祖母这心。”

    吴老夫人像是看出她在想什么,拉过她的手,往外。

    “外祖母觉得是谁害言哥儿。”萧菁菁最想知道外祖母觉得是谁,她望着外祖母。

    赵嬷嬷周嬷嬷带着人跟在后面,听着郡主和老夫人说话。

    “王姨娘或者萧柔柔。”

    吴老夫人开口,对上菁姐儿的目光:“还能有谁,不过这是外祖母的猜测。”

    “外祖母,我来对付萧柔柔。”萧菁菁一听,对外祖母。

    “只有她们,哪里需要你动手,菁姐儿你给外祖母好好的过日子,不要管这些,外祖母来,你还不信外祖母,怕外祖母再手软?不会了。”吴老夫人把查到的还有她的想法说了出来,府里的情形她很清楚,不过也不能完全肯定。

    还要再查一下,免得到时候弄错了,要是真的是王姨娘还有萧柔柔,更不用说,决不能再放过了。

    “外祖母她们是想要言哥儿的命。”

    萧菁菁道。

    “那也不用你来,外祖母让人盯着王姨娘,只要稍微查到,外祖母就会动手,要不是怕弄错放过真正动的人,外祖母早动手了,就算不是她们,也不能再留下了。”吴老夫人眼中有狠意:“你还年轻,不要脏了手了。”

    萧菁菁也知道只有萧柔柔和王姨娘有可能:“外祖母我不怕。”

    “可是外祖母不想,有外祖母在,萧柔柔那里,外祖母会给言哥儿报仇。”吴老夫人怕菁姐儿真的动手,又说道。

    萧菁菁还要说什么。

    “不要说了,菁姐儿。”吴老夫人拉着她回了院子里,坐了下来,问菁儿想吃什么,怕她没有用早膳,又快到晌午了。

    萧菁菁心中还是担心着言哥儿。

    吴老夫人哪里又没担着心,只是日子还是要过的,让厨房做了菁姐儿喜欢的吃食。

    “身体重要,菁姐儿,你这样过来,永叔知道吗,还有你婆婆。”吴老夫人问起来,抓着菁姐儿的手。

    “知道,外祖母。”

    萧菁菁开口:“我和娘说过,留了人在府里。”

    “永叔今日入了宫吧。”吴老夫人跟着问。

    “嗯。”萧菁菁点头。

    “看来事情是瞒不住的,也好。”吴老夫人想到什么:“你们这几个丫头倒是好,外祖母还想等言哥儿好了再和你说。”

    “外祖母,言哥儿会没事的吧。”萧菁菁道,吴老夫人点头:“这是当然。”

    等到用过午膳,雯丫头几个得到消息,竟然又跑了过来,看来是知道她们表姐来了。

    几个丫头说着话。

    吴老夫人夜里想着言哥儿的事,没有睡好,直接让几个丫头去说话,不用陪她这个老太婆,也别在这里吵着她了,刚送走几个丫头,霏姐儿也想来,规矩不好好学,来什么来,老三媳妇不好好让霏姐儿学规矩,到处跑什么。

    问了一下,知道几个丫头坐着姐姐妹妹说着话,吴老夫人又派人去大房问了言哥儿的情形。

    虽然很困,很想睡一觉,她还是没有睡过去,只是眯了一下眼。

    吴雯几人主要是想问一下表姐言哥儿的事怎么办。

    萧菁菁说出外祖母的怀疑。

    吴雲几个商量着不能让王姨娘好过,一定要替言哥儿报仇,萧菁菁也是这样想的。

    吴老夫人没有睡太久,让人扶着她,有丫鬟过来,周嬷嬷走了出去,吴老夫人怕是言哥儿有什么。

    周嬷嬷出去很快,又进来。

    “是言哥儿还是?”吴老夫人净完了手,坐了下来,望着周嬷嬷。

    周嬷嬷让人下去,走到老夫人的身边:“老夫人大公子那边查到一点,老奴的人也是。”

    “查到了什么?”

    吴老夫人一听沉下了脸,冷冷的问。

    “如意那个丫鬟,大少夫人有了身子后想让如意那丫鬟伺侯大公子,大公子没有要,不知道是不是怀恨在心,老奴的人查到,大公子那边应该查到了,因为老夫人让人守着,暂时没有什么。”

    “没有什么,显然是没有查到,如意那个丫鬟又是什么时候的事?”吴老夫人不置可否,并不认为事情就与王姨娘还有萧柔柔无关。

    “少夫人有身子的时候,谁知道竟然怀恨在心,也不想想看大少夫人要是不愿意一开始会提吗,王姨娘身边的丫鬟被老夫人安排到了庄子上,前一阵好像回过府里王姨娘不知道其中会不会有关联,还有就是那位柔姑娘会不会私派了人见王姨娘,然后安排,必竟柔姑娘身边可是有楚王府的人。”周嬷嬷想起什么,说着又道。

    在她想来,就是王姨娘还有萧柔柔做的。

    或许王姨娘从哪里知道如意的事,不然她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三夫人三老爷,查得很清楚,不是,而如意那个丫鬟,大少夫人想让如意服侍大公子,大公子不要,大少夫人又是软和的性子,如意那个丫鬟说不准以为是少夫人从中作梗。

    就恨上了,被王姨娘一挑拨当然就动了手。

    王姨娘不知道收买了不少人,老夫人再是换丫鬟婆子,也可能留下几人。

    老夫人是后来才把王姨娘关起来。

    “这样?”

    吴老夫人挑了一下眉头,心里已有想法,一些丫鬟以为自己是什么,主子给你好的,不觉得什么,要是主子不给了,倒是怨恨起主子来,不然也不会发生背主的事。

    这个如意就是一个,自己是什么样子看不清楚,要不是有主子,算什么东西,跟着主子,不好好忠心服侍,想东想西,主子稍微没有如她的意,她就背了主。

    礼哥儿是好,也不看她一个丫鬟能不能!王姨娘和萧柔柔,她隐约能串在一起,萧柔柔来府上。

    周嬷嬷感觉出老夫人的愤怒,不悦,把自己想的也告诉了老夫人,不知道老夫人赞不赞成,吴老夫人听了周嬷嬷的话,点头,她也有这样的想法。

    “老夫人赞同?”周嬷嬷看出老夫人的意思,吴老夫人点头:“需要更进一步查,看看是不是弄错了,不过王姨娘不必留,就像我之前说的,药多放一点,再加一点,柔姐儿,也让她尝一尝言哥儿的痛苦。”

    “老夫人是想?”

    周嬷嬷一下子听出老夫人的话意,多放点药,让王姨娘死萧柔柔?

    “柔姐儿那里,看能不能找到人,送点东西进去,最好是天花一类的,给柔姐儿,让她亲自感受一下什么才是痛苦。”吴老夫人接着说。

    她的小曾孙被人害,她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就是不是为了小曾孙,她的菁姐儿也被她还有她娘害。

    出了言哥儿这件事,她不能再留手,她要是再不做什么,到时候后悔来不及。

    柔姐儿不是恨死他们还有菁姐儿?不如让她什么也做不了。

    她也和周嬷嬷说了点。

    “老奴知道了,除了天花还?”周嬷嬷听着老夫人的想法,边说边看着老夫人,天花这样的东西只要想办法就能找到,别的呢。

    “想办法弄点,要是有更好的也可以,天花也不错了,让她知道什么叫自作自受。”吴老夫人开口。

    “老奴立刻让人去找,找到了就送进楚王府。”周嬷嬷道。

    吴老夫人又说了说,周嬷嬷都听了。

    下去了。

    才刚喝了一口水,周嬷嬷刚进来,王姨娘那里安排了,派了人出府,吴老夫人应了声,雯丫头几个又过来了,她能做什么,还是见了,几个丫头倒是精神好,又说起言哥儿,她问了问她们做了什么。

    差不多后,雯丫头是要绣嫁妆的,雲丫头最野,就是因为这她要好好把雲丫头的野性扭回来,莲丫头还不够大方,让她们该干什么就去。

    菁姐儿留下来陪她就行了,等到完了再过来。

    “你们表姐陪祖母快去,你们表姐不会走。”吴老夫人知道菁姐儿暂时不会走,看出雯丫头几个的表情。

    雯丫头几个一听才走了。

    “等永叔来接你,啊?”吴老夫人收回视线,拍了拍菁姐儿。

    吴老夫人想走一走,萧菁菁陪着外祖母,外面很热。

    “一日日都热,也不下雨。”吴老夫人站了起来,想出去走走,可是外面太热,她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太阳,只能在屋子里,玩叶子牌。

    天一热,都不知道做什么了,下雨还好,连着几日不下雨,就热得受不了。,

    外面不能放冰块,屋子里可以放,好在**月过完就凉了,入了秋再入冬很快。

    “不知道何时会下雨,好些天没下雨了,一天比一天热。”吴老夫人走着,别干旱了,老百姓的日子不好过。

    周嬷嬷带着人出去了。

    一看到外面的热度,吴老夫人又想到她的小曾孙,还在受着苦,也不知道何时会好,心里就不好受,天热起来,屋子里闷,放再多冰块也一样,言哥儿小,还出了痘。

    “南边前两日又下起大雨。”萧菁菁说。

    “哦?永叔那孩子说的?”

    吴老夫人一听便问,往年都是八月七月发大水,快要九月了,还以为今年过去了,前一阵子不是下了好一阵雨,都没有事,又停了,谁知道,不入秋就不能放心呀,吴老夫人也是知道一些的。

    “嗯。”萧菁菁颔首。

    “那就是南边有急报了。”每年的夏汛,前朝都注意着,怕雨水太多,太大,冲了河堤,又怕不雨雨旱了,到时候收成不好,老百姓收成不好,就没有吃的,吴老夫人看着菁姐儿。

    萧菁菁再次点头。

    “但愿不要一直雨,永叔还有没有说什么?”

    吴老夫人又问。

    萧菁菁把四爷说的说了出来,吴老夫人知道了,心里倒不担心,就是觉得菁姐儿一个人,到现在菁姐儿还没有身子。

    算算时间,也才不到九月,又放下心:“要是南边发了水,不知道长公主会不会回南边,外祖母倒是希望。”

    萧菁菁想起四爷说会让长公主回南边,不知道?

    吴老夫人又拉着菁姐儿坐了下来,把她和周嬷嬷商议好的和她说了:“你和雯丫头几个是不是商议了什么?”

    “只是想为言哥儿报仇。”萧菁菁说。

    “你们这些丫头。”吴老夫人摇头。

    “老夫人,郡主。”一个丫鬟飞快跑了过来,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老夫人,守着王姨娘的——”

    “哦,有什么事,来了?让她进来,你下去吧。”吴老夫人看过去,没有等她说完,就猜到是什么事,开了口,扶着菁姐儿的手。

    录菁菁也看着。

    “是,老夫人。”丫鬟行了一礼,不敢多说什么,小心的退了出去,没一会,一个凶神恶煞的婆子走进来,却很是恭敬的行了一礼,对着吴老夫人:“老奴给老夫人请安。”

    “起来吧,怎么着了?”

    吴老夫人问起来,扶着菁姐儿的手上前一步,周嬷嬷不是安排好了吗?又有什么,难道是王姨娘又做什么?

    萧菁菁听出眼前婆子的身份。

    “老夫人。”婆子正要说什么,看到一边的菁华郡主,认出来了,快速行了礼:“老奴给郡主请安,刚才老奴没有看到郡主。”

    “不必了。”萧菁菁淡淡的,让她起来,看向外祖母:“你还是和外祖母说吧”

    “老奴有眼却没有看到郡主,是。”婆子看着凶神恶煞,说起话来很是谄媚。

    萧菁菁没有理会。

    婆子知道郡主不是她这样的婆子能高攀的,望着老夫人,恭敬的磕了一个头:“老夫人,周嬷嬷吩咐了老奴,老奴本来想晚膳的时候。”说着又小心看了眼菁华郡主,没有接着往下说,好像顾及什么一样。

    “继续说,怎么了。”

    吴老夫人哪会不知道婆子的意思,菁姐儿在这里,不好说,这有什么,她直接开口,有什么值得瞒住菁姐儿。

    萧菁菁没说话。

    “是,老夫人。”婆子知道老夫人让她说,显然她要说的郡主都是知道的,或者郡主知道也没什么。

    老夫人并不瞒着郡主。

    “菁姐儿,听一听。”吴老夫人侧过头对菁丫头,萧菁菁点头。

    婆子听到老夫人和郡主的话:“老奴打算晚膳的时候下到晚膳里,等王姨娘用了,肯定就——老奴想去看看王姨娘的情形,就进去了,王姨娘似乎不行了。”婆子又磕了一个头。

    “不行了是什么意思?”

    吴老夫人听出来了,她还没有下药,王姨娘就不好了。

    萧菁菁也听出来了。

    “王姨娘闭着眼,气息微弱,老奴看着像是不好了。”婆子回答,多的她相信老夫人能想到。

    “我去看看。”吴老夫人确实想到了,打算亲自去看一下,萧菁菁也跟着外祖母,吴老夫人看向菁姐儿:“菁姐儿和外祖母去看一下?”

    “好,外祖母。”萧菁菁也想看一看王姨娘,曾经她把王姨娘当成外祖母,跟着萧柔柔还有吴氏,自己亲的外祖母反而不亲近,她很久没有见过王姨娘了,以前还常见。

    王姨娘一直对她淡淡的,她现在回想才知道并没有真心,她扶住外祖母。

    “嗯。”吴老夫人也拍了拍她的手,她主要是想去看下王姨娘是不是自己找死的,早就不想活了,害了言哥儿,干脆死了算了。

    婆子行了一礼,抬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