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心情愉悦
    她知道老夫人和郡主去了王姨娘的院子,回来没有看到老夫人和郡主她问过人,不知道王姨娘那边有什么事。

    “起吧。”吴老夫人看向她,让她起来,萧菁菁也开口。

    “老奴谢老夫人和郡主。”周嬷嬷站起来,吴老夫人问她如何了,周嬷嬷闻声:“老夫人,哥儿还是和早上一样。”

    吴老夫人知道了,萧菁菁也很关切。

    周嬷嬷对上郡主和老夫人的目光。

    吴老夫人没再问。

    *

    楚王府,萧柔柔听说了宁疏影那个女人生的儿子出痘就要死了的事,知道一定是外祖母动手了,心中大笑了几声。

    她就知道外祖母一定会帮她。

    宁疏影那个女人气死最好,还有吴老太婆,她早就和外祖母说了,她派的是娘给她的人,连父王也不知道,让外祖母帮她除去宁疏影,要是不能就除去宁疏影那个女人生的儿子。

    外祖母当时说会想办法,为了报复她找了出过天花的小衣,给了外祖母,要外祖母送到大房,她知道宁疏影生的儿子还没有满月,染上了活不了。

    她恨死宁疏影,还有宁疏影给礼表哥生的儿子。

    之前她在宁疏影那个女人生的儿子洗三的时候去过,送了礼盒,里面可有她精心准备的东西,还是找娘要的。

    可是竟然没有用,让她恨得牙痒痒。

    “确定出痘了?”萧柔柔盯着面前的侍卫,坐了下来,侍卫是二爷给她的,跪在地上。

    “是,夫人。”侍卫回答,抬起头,看了眼前的夫人一眼,萧柔柔身边站着一个婆子,还有两个丫鬟。

    “还有什么,一并说了。”萧柔柔又道,看向他,嘴角带笑,柔美妩媚。

    “夫人。”侍卫把听到的都说出来。

    萧柔柔听完,只有宁疏影生的儿子死了,才能解她的心头恨,外祖母之前虽然答应了,

    可一直没有行动,她还以为外祖母不愿帮她,娘死了,她上门找外祖母,除了想告诉外祖母娘的死,让外祖母和她一起为娘报仇还有就是想问下外祖母为什么还不动手。

    没想到外祖母被害得口不能言手不能动,她只能恨恨的离开。

    想了想她还是不甘心,派了二爷给她的人找外祖母。

    只要不是害人的事她都会让二爷知道,二爷才会怜惜她,派去的人却没有见到外祖母,外祖母身边有吴老太婆子的人,她又派了人去吴府打听一下外祖母的情况,没有见到外祖母,却知道了宁疏影的儿子出痘的事,想来是她给外祖母的小衣外祖母送到宁疏影身边。

    真好,真是太好了,她心情愉悦开心,高兴,她还以为外祖母帮不了她了,她只能自己想办法,还不知道如何,只能先给娘报仇再说,没想到外祖母早就动了手,只是她不知道。

    外祖母身边都是人,才没有告诉她。

    外祖母太好了,只有外祖母和娘才会对她好,宁疏影那个女人有什么资格给礼表哥生儿子。

    礼表哥是她的,就算她不能和礼表哥一起。

    她现在就等宁疏影那个女人生的野种死了,不知道还要多久,希望快一点,相信要不了多久,必竟是天花。

    她可是打听过的,知道会如何,宁疏影生的那个野川才多大一点,哪里能熬过去,说不定已经死了。

    她让娘留下的人找了染了天花的小衣,冒着危险就是为了好好折磨宁疏影那个女人还有生的儿子,也只有这样她才满意,要是用别的不是太便宜宁疏影那个女人了吗。

    别人痛苦她就高兴,吴府想必很担心。

    她又想大笑了……

    “继续打听,我要知道言哥儿的情况,真是可怜,这么小就出了痘,不知道还能活多久,谁这么狠心下手?那可是天花,外祖母口不能言手不能动,吴府——”萧柔柔对着侍卫。

    侍卫行了一礼。

    萧柔柔让他下去,真是太好了。

    婆子看着夫人,又看向侍卫,夫人很高兴。

    两个丫鬟也看出来了,夫人好久没有这么高兴了,让她们很意外。

    “夫人,你不是说不舒服吗?”婆子小心的问。

    “现在好了。”萧柔柔只是心情不好,以为外祖母被害了,这两日不想出门。

    “哦。”婆子不敢再多问。

    “本夫人心情大好。”萧柔柔看向婆子。

    袁冰语那个女人开始动手了,顾瑶等着她,到时候——她可以报仇,宁疏影那个女人还有吴家越伤心越好。

    她站了起来。

    “夫人。”婆子丫鬟看着夫人。

    “本夫人想吃东西。”萧柔柔最近吃得很少,二爷很担心她,她忽然有了胃口,她对着婆子道。

    婆子一听望着夫人,夫人这是:“那老奴马上去吩咐厨房,夫人想吃什么?”

    “都可以。”萧柔柔说了几样想吃的,婆子退了下去,萧柔柔让二个丫鬟去看一下,二爷回府了没有,二爷和朋友出去了。

    “是,夫人。”

    其中一个丫鬟下去了,还有一个丫鬟留下,萧柔柔没有再说什么,她忽然觉得自己或许该去一趟吴府,亲眼看一看。

    看看宁疏影那个女人的样子,还有吴老太婆看看礼表哥。

    看看宁疏影那个女人生的儿子是不是很痛苦,死了没有,不亲眼看看——

    萧菁菁不知道知道了吗?

    正在萧柔柔想着是不是去吴府一趟的时候,婆子进来了,厨房已经在做吃食。

    “夫人,老奴和厨房说了。”婆子道。

    萧柔柔应了声。

    “夫人,二爷。”刚才出去的丫鬟也回来了,行了一礼,抬头。

    “二爷回来了在哪里?”萧柔柔问起来。

    “夫人,是二爷身边的小厮回府,二爷不久就回府。”丫鬟知道夫人误会了,马上道。

    “哦。”萧柔柔想二爷陪她去吴府,准备等二爷回来再去吴府。

    没多久,厨房就来人了,知道二爷最宠的夫人要的,厨房的婆子哪里敢怠慢,府里只有二爷和二夫人两位主子,夫人被二爷宠上了天,只要是夫人要的,二爷都会找来,她们马上做好送了过来。

    “夫人,厨房做好送过来了。”

    “摆上吧。”萧柔柔坐了回去,在厨房提了食盒过来后,婆子扶着夫人,厨房的丫鬟婆子摆好了吃食,萧柔柔用了不少,婆子和丫鬟在一边服侍着。

    等到用了吃食,萧柔柔让人撒下去,收掇了。

    “夫人,二爷回府了。”

    萧柔柔有了精神,命令丫鬟服侍着她梳洗打扮,二爷回来她要让二爷欢喜,还要去吴府,听到二爷回府了,她看向嬷嬷。

    “夫人,二爷刚回府。”

    婆子走过来,行了一礼。

    萧柔柔一听高兴起来,得知二爷去了书房,她准备去书房,就要往外去,婆子一看:“夫人,舅老爷也来了。”

    “谁?”萧柔柔回过头来,是不是听错了。

    丫鬟此时才跟过来,婆子微俯身:“夫人,舅老爷也来了,和二爷一起。”

    “三舅舅?”萧柔柔明白自己没有听错,三舅舅又来了,来做什么,见二爷还是她?又要劝她?三舅舅没有府里?

    “是,夫人。”婆子看着夫人的样子。

    两个丫鬟也听见了,望向夫人。

    “三舅舅又来做什么?”萧柔柔想了想,不高兴的问,三舅舅怎么又来了。

    “夫人。”

    婆子开口:“舅老爷似乎是和二爷一起回府的,和二爷去了书房。”

    “你去看看二爷和三舅舅在说什么,和二爷说我想她了,我等他,三舅舅我不想见。”萧柔柔吩咐婆子,她本来想去找二爷的,现在也不想去了。

    “老奴这就去,二爷想来也想夫人了。”婆子听到夫人的话,开口。

    “哼。”萧柔柔哼一声,让她去,她知道二爷肯定想她。

    婆子低头恭敬退下去。

    丫鬟看向夫人。

    萧柔柔一边想着三舅舅会和二爷说什么,一边又不知道三舅舅为什么还要来,心中哼了几声。

    *

    另一边,书房门口,赵昕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三舅舅进来说吧。”

    “好。”吴三老爷看着面前柔姐儿的相公,想说什么又没有,走了进去,赵昕吩咐了门外的人,上茶让人下去,才进了里面坐下。

    吴三老爷也坐了下来马上便问:“不知道上次我说的话二爷还记不记得。”

    “三舅舅是指?”赵昕一回府就在门口碰到了吴三老爷,柔儿的舅舅,他看着眼前的吴三老爷:“劝夫人不要报仇的事?”

    他那便宜岳母死了后,柔儿就不愿再见面前的人,上次吴三老爷上门竟让他劝一下柔姐儿不要报仇。

    为了某些目的,他也劝过,柔儿还生了他的气,之后他没有再劝,他娶柔儿并不是为了喜欢。

    “不知道二爷有没有劝过柔姐儿不要报仇?”吴三老爷有些急,言哥儿出了事,他不知道是不是柔姐儿做的。

    “三舅舅很急?我劝过夫人,只是夫人。”赵昕看出了什么,后面的没有说,意思很明白。

    “怎么柔姐儿答应了吗。”吴三老爷急忙问。

    “岳母的死,让夫人恨极了,夫人觉得岳母是被人害的,不愿意听,我想劝也劝不了,只能等夫人消了恨意。”赵昕开口,吴三老爷已经知道了,他怕的是柔姐儿已经开始报仇。

    不能再等下去,他要问一下柔姐儿,言哥儿的事是不是她做的。

    “三舅舅要是。”赵昕还要说什么。

    吴三老爷想见一下柔姐儿,亲自问一问言哥儿的事是不是柔姐儿做的,他今日主要就是为了见柔姐儿一面,他忍不住站起来:“二爷我想见一下柔姐儿,二爷帮我叫柔姐儿出来,我想问她一件事,再劝一劝她,被仇恨蒙了眼是不行的。”

    “三舅舅想见柔儿?”

    赵昕也站了起来,打算让人查一查。

    “是,二爷,我想和柔姐儿再说一说。”吴三老爷道。

    “柔儿那里很可能——三舅舅知道,夫人因为岳母的死,三舅舅总是劝,夫人心里不乐。”赵昕看着吴三老爷的表情。

    “希望二爷能帮一下忙,让柔姐儿过来。”吴三老爷知道柔姐儿不愿见他。

    “我让人去问一下,要是柔儿还是不愿意,我会找时间劝一下柔儿,三舅舅到时再来。”赵昕叫了人进来,觉得很有必要派人查查。

    “二爷,要是柔姐儿不想见,就说我是为了言哥儿的事。”吴三老爷接着道,他今日一定要见到柔姐儿。

    “言哥儿?”赵昕开口,心中有了计较,面上不显。

    “是,言哥儿出了事,我的侄儿,二爷让人和柔姐儿说一声,柔姐儿知道说不定会来见我。”吴三老爷并不想让这位楚王府二爷知道。

    “好,我马上就让人去。”

    赵昕开口,看得出吴三老爷不想多说,没有多问,守着门口的小厮行了一礼,跪在地上,赵昕让人去了。

    “三舅舅稍等一下。”赵昕又道,柔儿的舅舅也是他的舅舅。

    “好。”吴三老爷坐了下来。

    “二爷。”这时有丫鬟送来茶水,行了一礼,手上端着茶水,看向二爷,赵昕看了眼,让她送上来,他端起一杯示意:“给三舅舅送去。”丫鬟听到二爷的话,看了一眼吴三老爷,忙小心的上前到吴三老爷面前。

    “好了——”

    吴三老爷接过茶杯。

    “三舅舅先喝点茶水,等一下。”赵昕在一边看到。,

    吴三老爷点头,喝了一口手上的茶水,赵昕让丫鬟下去,回过头来,看着吴三老爷:“我听柔儿说三舅舅一直很照顾她还有岳母。”他喝了一口茶水,柔儿说了不少以前的事。

    “二爷不知道,三妹妹和我一向关系好,柔姐儿是我的外甥女,也是我看着长大的,难免就关心几分。”吴三老爷听到二爷的话,开口,又喝了一口茶水。

    “我在这里多谢三舅舅对柔儿一直以来的照顾。”赵昕举起手中的茶杯,吴三老爷看出二爷是真的疼柔姐儿,也举起手。

    就在这个时候。

    “二爷。”侍卫的声音响起。

    “三舅舅,我去看看。”赵昕听到声音,看向门口,怕有什么事,站了起来,对着吴三老爷,吴三老爷也知道:“你去吧。”

    赵昕走了出去,到了门口,看了一眼跪着的侍卫,侍卫抬头,赵昕往外走,示意他跟上,走到书房外面,侍卫忙又跪在地上。

    “什么事现在跑来?”赵昕冷眼看着跪在面前的侍卫。

    “是,夫人。”侍卫看向一边,赵昕看过去,看到了柔儿身边的人,这才知道并没有什么事,是柔儿知道他回府进了书房,本来要过来,知道还有吴三老爷,派了人来。

    想知道他和吴三老爷说了什么,看来柔儿还是不愿意见吴三老爷,问了问柔儿的情况,赵昕让人下去,想了想吩咐了人,走进去。

    吴三老爷喝着茶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柔姐儿会不会见他。

    赵昕走进来。

    吴三老爷看过去:“是有什么事还是?”要是有事,他怕在这里会打扰赵昕。

    “是柔儿派人来,知道我回来了还有三舅舅在,让人问问。”赵昕一笑道,吴三老爷不由:“柔姐儿是不是知道我在,所以?”

    “三舅舅还是稍安勿燥,再等一下就知道。”赵昕坐回原本的位置,吴三老爷觉得也对,再等一下。

    萧柔柔已经见到了二爷派来的人,她坐着。

    “夫人。”小厮跪在地上,抬起头来。

    “二爷要我过去?”二爷肯定是想她了,萧柔柔问着,婆子和丫鬟也在一边,二爷派了人来要夫人过去。

    “是,夫人,二爷。”

    小厮开口看着夫人想说什么又没有。

    “二爷不是在和三舅舅说话吗?”萧柔柔想到三舅舅,她可是知道三舅舅和二爷一起去了书房,谁知道三舅舅和二爷说了什么,她派去的人还没有回来。

    “不知道二爷和三舅舅说了什么?”她又问。

    婆子和丫鬟也看着小厮。

    “夫人要是想知道。”小厮开口。

    “我不去,我等二爷过来,等二爷和三舅舅说完,三舅舅走了,二爷就会过来。”萧柔柔不去。

    婆子和丫鬟知道夫人说不去就不会去,二爷从来都不舍得生气的。

    “夫人,二爷。”

    小厮还没说完就被夫人打断,想到二爷的吩咐,抬头望着夫人,把二爷的话说了。

    “二爷让我来是因为三舅舅想见我?”萧柔柔一听不高兴起来,坐直身体,她就知道三舅舅说通了二爷,二爷并不是想她派人来。

    “二爷也想夫人,本来想过来的,只是。”

    小厮跟着二爷多年,夫人的心思他也知道一二。

    “二爷才不会想我。”萧柔柔脸色才好些,倨傲的昂着头,柔媚动人,婆子丫鬟都感受到了夫人的高兴和欣喜。

    小厮只睥了一眼就心跳加速,跳得格外的快,他可不敢多看,不过说起来夫人真是美,虽然不是那种美艳不可方物,可是其中的柔和媚意让人心痒,越看越美,连他都心动,二爷会宠着很正常。

    只是再看也是夫人,二爷最宠的夫人,要是叫二爷知道他的心思,让夫人发现,他就死定了,夫人不是他这样的人能看的,连忙低下头。

    萧柔柔分外得意,她看到了小厮的样子,二爷身边的人真是没用,看她一眼又如何,不过一个小厮也敢看她,要不是他是二爷身边的人,她会让人挖了他的眼。

    “二爷还说了什么?”萧柔柔再次问。

    一边自得得意自己的美貌,连小厮都看直了眼,一边嫌弃看她的是一个小厮,要是像大姐夫那样的看上她,或者像礼表哥那样的多好。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比大姐姐差,大姐姐只是命好,她在大姐姐面前就是差了身份,要是她不好,二爷怎么会喜欢她,心中更得意了。

    婆子丫鬟倒是没有发现小厮的表情,她们主要是看着夫人。

    小厮低着头,不敢再抬头:“二爷让夫人过去见一下舅老爷,舅老爷好像有事要和夫人说。”

    “我不去,你去和二爷说一声。”

    萧柔柔还是不去。

    宁疏影那个女人生的儿子死都死了,有什么好见的,她还是继续等二爷过来,去吴府。

    婆子丫鬟知道二爷等着,想劝。

    “低着头干什么?不敢看本夫人?”萧柔柔心情不好,看着眼前的小厮,低着头做什么,她此时看什么也不顺眼,只要好好的出一口气,当然眼前就有出气的人。

    “小的不敢。”小厮听出夫人不悦,什么也不敢说,只顾着低头了,夫人让他看,他也不能看啊。

    婆子丫鬟同样听出来了。

    “本夫人有那么难看,你不敢看?”萧柔柔盯着他又问,刚才还盯着她看,现在怎么又不敢看?

    “夫人。”小厮觉得夫人无理取闹,可是是夫人,他什么也不敢说。

    “本夫人很丑?”

    萧柔柔又问,逼视着。

    “不是,夫人貌美如花,小的从来没有见过像夫人这样好看的,小子不敢看,是怕亵渎了夫人的美丽。”小厮把听过的都说了出来,磕了一个头,小心翼翼的抬了抬头,看向夫人。

    “哼,”萧柔柔消了消气:“还在这里做什么。”

    婆子丫鬟真怕夫人会发怒。

    “夫人。”小厮却没有走,还是道,不知道还有什么。

    “有话就说,没有就去告诉二爷,我在这里等二爷,有事和二爷说。”萧柔柔不耐烦的道。

    “舅老爷说想问一下夫人关于言哥儿的事,小的不敢忘。”小厮抬着头,这是二爷着重交待的,他知道肯定重要,只是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夫人想来是知道,不知听了会不会去。

    想到来时二爷和舅老爷说着话,他如今是一眼也不敢看夫人了。

    婆子和丫鬟隐隐明白,夫人可能会去。

    那个野种!,萧柔柔差点说出来,三舅舅说什么说,她盯着跪在地上的小厮:“起来吧,二爷还有没有再说什么。”她很担心,三舅舅和二爷说了什么,三舅舅怀疑是她做的?

    因此上门来找她,怕她不见,找了二爷。

    二爷知道了吗?三舅舅和二爷说了没有?二爷信没有信?之前三舅舅就找二爷劝她不要报仇。

    一时之间萧柔柔想了很多,也顾不上别的了,说不定三舅舅告诉了二爷。

    不行,她要去看看,说着就要去,也懒得想派去的人问清没有。

    “我去书房。”看看,萧柔柔还没有说完。

    “夫人。”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她派去的婆子回来了,走了进来,行了一礼,抬起头来。

    萧柔柔没有再动,看过去。

    “夫人。”

    婆子跪在地上的,正要说什么,发现一边的小厮,一时没有说话。

    “见到二爷没有?有没有问,二爷!”萧柔柔看到了,不管小厮,只看着婆子。

    一边的婆子丫鬟也注视着。

    小厮转过头看了眼。

    “老奴见到了二爷。”婆子回答:“二爷知道夫人的心思,让夫人过去一趟,二爷和舅老爷在喝茶,舅老爷像是担心什么,二爷让夫人和舅老爷——”

    “二爷这样说?”萧柔柔问。

    “是,夫人。”婆子低头。

    “走,去书房。”萧柔柔也不再迟疑,打算过去看看,三舅舅的话她不听就是,就是三舅舅怀疑她又如何,她不承认就是,婆子丫鬟上前扶着夫人,小厮松了口气,上前一步:“小的——”

    萧柔柔看他一眼。

    不久,萧柔柔到了书房外面,她知道二爷和三舅舅在里面,妩媚一笑,她走上前。

    “夫人。”“给夫人请安。”书房门外的侍卫行了礼,萧柔柔倨傲的让他们起来,没有多看,留下人,只带了婆子。

    小厮问了侍卫一声,先一步进去:“夫人等一下,小的先进去通报一声。”

    萧柔柔不着急,婆子扶着夫人,小厮小跑到里面。

    ------题外话------

    推荐好友上架文:

    他,是天子骄子,富可敌国,天下女人的梦中情人,无数男人的超级偶像,某女的出现后,摧残他的身心,他决定为民除害。

    她,是豪门名媛,身份神秘莫测,突如其来的指腹为婚,她偏不承认这可笑的婚姻,某男的降临,她狂烈追求,虐小三,杀情敌,所向披靡。

    传闻中他不好女色,性格冷僻,即便这样也抵挡不住众多花蝶,她便是其中一人。她为了求证谣言,以身作则,终于某天揭露他的狼身,她哀呼道,果然,要坚持群众路线,相信群众眼光。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