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太过凉薄
    萧菁菁去了婆婆那里,婆婆问起言哥儿的事,萧菁菁把言哥儿的情况告诉了婆婆。

    二嫂三嫂也很关心。

    知道言哥儿的情形,都安慰她言哥儿会度过难关。

    萧菁菁也希望。

    回了竹园,下午没有事,她打算再去外祖家,和婆婆说了一声,婆婆和昨日一样让她去。

    她带着人又往外祖家去了。

    走到半路的时候,见到早上派到外祖家的人,得知言哥儿还是那个样子,她心里提着。

    吴府。

    吴老夫人没想到萧菁菁又跑来了,昨日不是让她不用来了,有什么情况派人和她说吗。

    “你啊,在家里等着就好。”吴老夫人看着菁姐儿,其实她也高兴,并不觉得真如何。

    “外祖母,反正没事。”

    萧菁菁道,看出外祖母话中话。

    “没事?”

    吴老夫人问,

    萧菁菁点头:“管了家,因为和二嫂三嫂一起管有,所以很快,四爷入了宫,便想来看看。”

    “崔氏娘家来了人,崔氏很不好?”吴老夫人也隐隐知道一些。

    萧菁菁嗯了声和外祖母说了起来,吴老夫人摇头不已,她也知道菁儿除了管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事。

    又问了袁家定没有定时间,萧菁菁说明日,吴老夫人听着,只提醒她注意。

    纪府,纪老夫人在老四媳妇走后,听到了宁哥儿那边送回来的口信,是老四的人。

    “老夫人。”

    张嬷嬷看向老夫人,大公子让丫鬟有身子,勒令打掉了。

    “宁哥儿——”纪老夫人脸色也很不好,叹了口气,宁哥儿有老四给的丫鬟,她知道里面的意思,也知道老四是什么打算,想让宁哥儿收心,宁哥儿虽是去越州书院读书。

    身边怎么能少了伺侯,便什么也没有说,心里也是有数的,宁哥儿身边也有婆子,府里的规矩是知道的。

    谁想,居然还是弄出人命来,有了身子,宁哥儿倒是好,可能是想到府里的规矩,所以直接吩咐人打掉了。

    打掉就算了,人还死了。

    也不知道怎么弄的。算了,早就有所料不是吗,府里的规矩是规矩,有时候也有人情在的,宁哥儿要是忘了顾家丫头还好。

    可是看他的样子,她实在是不放心呀。

    “老夫人,大公子可能也是没想到,大公子既然宠了丫鬟,说不得忘了顾姑娘,也是好事,再说大公子在外,有时候一不小心就,好在大公子处理好了。”娶正妻之前不能先生下庶子,这是府中的规矩,张嬷嬷劝着老夫人。

    “两条人命一下子没有了。”

    纪老夫人主要是觉得宁哥儿有些无情,凉薄。

    “也是意外,大公子也没有想到。”张嬷嬷心中也有想法,只是还是劝慰老夫人。

    “算了吧,我看他是怕有人知道,也是意外,人死了,他直接让人埋了。”纪老夫人忽然不想说了。

    “人还是老四给的,老四不知道还有多久回府,说是要去南边了。”

    张嬷嬷看出老夫人不想再提,也不再提:“老夫人,四爷去也是奉了旨意。”

    纪老夫人点头,她是越看崔氏不喜,越不喜馨姐儿和宁哥儿。

    没有一点规矩。

    “馨姐儿在庄子上如何?”馨姐儿纪老夫人好一阵没有想起了,一想起,就问了问,张嬷嬷是关注着的。

    听到老夫人的话,她把知道的:“馨姑娘到了庄子上,还是闹,又病了场,一直病歪歪的,好起来后,好像有些不好。”后面没有说。

    “不好?”

    纪老夫人问、

    “就是一直闹着,好像有些不清醒。”张嬷嬷也不肯定,庄子上有大夫的,老夫人又不准她提,她就没有提。

    “大夫怎么说?”纪老夫人问,要是这样,还嫁什么嫁。

    “大夫说馨姑娘就是受不了,馨姑娘和在府里改了不少。”张嬷嬷也没见到,就是听人说起的,纪老夫人要的是馨姐儿变得听话,乖顺,不闹,规矩,不是疯颠。

    “看看能不能好,好不了就算了,只能换个人,要是能好,就——”

    “老奴明白。”

    张嬷嬷明白,老四的人还等着老四。

    *

    纪尧没有回府,他知道菁儿会去了吴府,出了宫,直接坐上马车往吴府去,马车停下,他下了马车。

    忽然一个侍卫赶上来,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什么,纪尧转了转玉板指看了他一眼,神色平淡,没有说什么。

    让侍卫下去,他走了进去。

    萧菁菁又在吴府呆了一日,吴老夫人和她在大房等着,太医又进去了,听到永叔来接人了,让菁姐儿赶紧去,她就不去了。

    萧菁菁走了出去,带着人,看到四爷,走上前,纪尧拉着她的手,知道外祖母有事,让他们回去。

    两人一起上了马车。

    “言哥儿如何了?”

    纪尧问小丫头。

    “很不好。”萧菁菁都不敢看言哥儿了,望着四爷,纪尧揽住她,把她揽在怀中,纪尧告诉她,他派了人出去。

    萧菁菁和四爷说着今日的事,纪尧听着。

    菁姐儿去了净房,纪尧走出门,叫了人,才问起来宁哥儿的事,去书房见了回京的侍卫,转着玉板指,宁哥儿不是没有忘顾瑶。

    四房正院。

    水嬷嬷放下手上的篮子,掀开上面的东西,拿出下面放着的衣物,都是男子的衣物,只要想办法放到竹园,放到新夫人房中,就行了,比起她一开始以为的要送人到新夫人的房中好办得多。

    也是同样的效果,到时候让人看到,新夫人就会被四爷厌弃了。

    语姑娘看来和夫人还是像的。

    前日。

    四爷派了人来,告诉她们,她们这些夫人留下来的陪房还有服侍的人,会被送到庄子上,以后她们就在庄子上过了。

    不知道是四爷还是新夫人的主意,应该是新夫人不想看到她们这些人,和四爷说了什么,她不在意在哪里,只是她答应夫人守着正院。

    语姑娘还没有嫁进来,正院她就守不住了,府里都看着她们这些人,明日四爷和新夫人会为夫人做法事。

    她要让人把衣物送到新夫人的房中,再不动手,就没有机会动手了。

    水嬷嬷怕被人看到,把衣物藏了起来。

    人她找好了,想来不会有问题。

    新夫人再如何,语姑娘才是夫人认定的人。

    *

    一大早,袁家来了人,似乎怕迟了,宫里也没什么事,纪尧当然是不入宫,抱着菁儿亲了亲,听到香草的声音。

    “郡主,四爷。”

    “四爷还不放开。”萧菁菁在四爷的耳边。

    纪尧又亲了她一下才放开她,还咬了咬她的耳朵,萧菁菁脸一下子红了:“四爷,你咬痛我了。”手摸着耳朵,四爷咬什么咬,不满极了。

    “咬什么咬?”纪尧看着她。

    “耳朵红了。”

    萧菁菁不高兴。

    “让我来看看。”纪尧一笑,就要看,搂着她,搬正她的头,看了一眼,果然是红了,还有牙印,他笑了,白牙闪闪的。

    “四爷,放开我。”萧菁菁想让四爷放开。

    纪尧看着小丫头白白嫩嫩的耳朵,又牙痒了,想咬一口,不过鉴于小丫头怕了,又躲着,捂着他只伸出手摸了一下,修长有力的手点了点。

    萧菁菁还是觉得痒,四爷虽然没有再咬,她不知知为什么觉得四爷想再次咬她,她怕了。

    “很嫩滑。”纪尧笑了笑。

    萧菁菁红着脸,推开四爷:“袁家可是来人了。”

    “那又如何。”纪尧轻笑出声,萧菁菁:“要做法事要点长明灯什么,要赶路——”

    纪尧:“晚一点怕什么。”

    萧菁菁心里暖洋洋的,四爷不着急,不觉得有什么,她很高兴,袁家那么急切,不知道还以为怎么了。

    纪尧还是没有再做什么,拉着她出了门,香草梅兰站在门口,听书也是,还有紫嫣秋雨等。

    萧菁菁叫上香草和梅兰。

    到了宜园,说了声,出了府,上了马车,在城门口和袁家的马车碰了面,一起往皇恩寺去,萧菁菁看到了袁冰语还有袁夫人。

    袁家的人不多。

    “还有一阵才能到,要不要休息?夫人。”纪尧没有在意袁家的人,逗着小丫头。

    萧菁菁靠着四爷。

    后面的马车里。

    袁夫人低声骂着:“有些人啊,只知道霸占着男人,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仗着一张脸长得好,要知道色衰而爱驰,看以后怎么办。”

    袁冰语看着娘,知道娘骂的是菁华郡主。

    姐夫只在马车上和娘说了一句,菁华郡主更是只点了一下头,娘觉得没有脸面。

    姐夫和菁华郡主在前面。

    “希望水嬷嬷能做到。”袁夫人骂了几句,又盯着女儿,水嬷嬷那里她可是派了人说清楚了。

    袁冰语不敢说话,她心中想的都是前面的姐夫,姐夫和菁华郡主在做什么?

    “哑了,话也不说?”

    袁夫人看着她就来气。

    “娘。”

    袁冰语想说骂也没用,什么用都没有。

    “我倒要看一下某些人死的时候的样子。”袁夫人用手点了一下女儿的脸。

    袁冰语低头承受着。

    袁家的人不是都像袁夫人一样的,母女俩坐在马车里,过了一会,袁夫人掀开马车布帘看向前面,脸色不高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