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安心是福
    “你说我为什么打你?”

    “娘,我。”袁冰语很难受很难受,娘又打她,还是当着人的面,差一点就打到她脸上,要是没有人肯定打在她脸上了,娘总是如此,她都不敢看人。

    根本不知道娘为什么要打自己。

    一边的丫鬟婆子也不知道,只知道夫人一向不喜语姑娘。

    纪家的丫鬟婆子只是看着,小沙弥双手合十,念了一个佛,两位施主居然动起手来:“两位施主。”

    袁夫人这才没有再盯着袁冰语,看向小沙弥,也双手合十:“本夫人知道了。”

    袁冰语不敢说话捂着脸:“娘。”她只敢叫一个娘字。

    “闭嘴,没有听到?”

    袁夫人一回头,冷着脸,盯着她。

    袁冰语不再说话。

    “啊弥陀佛,两位施主这里是佛门之地,还是不要动手了。”小沙弥看在眼里,双手合十,又念了一个佛。

    袁夫人继续给大女儿点长明灯,她为什么打语姐儿,就是想打就打,看她那样子,袁冰语站在一边,摇摇欲坠。

    另一边,纪尧带着菁儿,还有婆子丫鬟走着,外面热了起来。

    萧菁菁觉得山上要凉一些,没有京城热。

    “热不热?”纪尧侧头看向她,萧菁菁摇头:“这里没有京城热。”

    “山上总归要凉点。”

    纪尧带着她:“我们先去给母妃上香?”

    萧菁菁颔首,两人去了放着安郡王妃牌位的地方,长明灯一直点着,萧菁菁给母妃上了香,又跪着和母妃说了话。

    纪尧站在一边也上香,香草梅兰还有丫鬟婆子站着,侍卫守在外面。

    上完了香,萧菁菁回头,正好看到四爷。

    “还要不要和岳母说说话?”纪尧轻笑着问。

    萧菁菁俏皮的起身上前拉住四爷:“已经说完了,我可是和母妃说了四爷不少话,一件一件都和母妃说了,母妃看着四爷呢。”

    “小丫头,你是想吓我?岳母要是看着也好,知道我对你有多好。”

    纪尧觉得小丫头太顽皮了,小模小样的,点了一下她的鼻子,萧菁菁俏鼻一皱,不让四爷点:“四爷你太自恋了。”

    “难道我说错了?”纪尧又问,萧菁菁开口:“当然。”

    “既然如何,以后我不对菁儿好了,菁儿居然说我自恋。”纪尧边走边看她,萧菁菁哼一声。

    香草梅兰看着四爷和郡主亲密的走出来,退到一边,低下头。

    其余的丫鬟婆子也一样。

    到了外面,侍卫行了一礼,纪尧让他们起来,萧菁菁眯了眯眼望着头顶的天空,太阳并不小,可是这里真的不是很热:“这里比庄子上还凉爽,要是可以在这里避署。”

    “菁儿想?”纪尧拉着她的手问。

    萧菁菁重重点头。

    “那就以后在山上修一处庄子,夏日的时候就避署如何?这里可不是菁儿你能长呆的地方,除非菁儿变成和尚。”纪尧笑着开口,倒是觉得在山上买块地,修一处庄子很是不错,他打趣起来。

    “我要当也是尼姑。”萧菁菁皱眉。

    “知道就好,菁儿难道想?”纪尧又是一笑看她,萧菁菁摇头:“不想,我要是来了,四爷怎么办。”

    “就是,我怎么办,跟着你?”

    纪尧语气低沉。

    香草梅兰跟在后面,侍卫还有另外的丫鬟婆子在更后面,萧菁菁看了看前面,不知道去哪里。

    “菁儿想去哪里?”纪尧在她耳边问。

    “不知道,四爷呢?”萧菁菁也侧过头,看他。

    “菁儿想逛还是去哪里,或者有什么想法?我陪你。”纪尧抓紧她的手,萧菁菁摇了一下头:“一会会更热,在外面不好。”

    “还说你想去哪就去哪,那就找个地方消暑,菁儿是想找个地方坐着,还是?”

    纪尧建议,萧菁菁马上点头,只是不知道去哪里。

    “去大师那里看看,既然来了,下下棋,菁儿可以学一下,陪我下。”山上没有别的地方,纪尧也怕热起来晒坏了小丫头。

    “嗯嗯。”萧菁菁点了几次头,纪尧只觉好笑,又点了一下她的鼻子,在她皱起俏鼻后,拉着她往老和尚那里去。

    慧恩大师仍然在方丈室,纪尧先让人去,再带着菁儿过去,一行人到方丈室的时候,一个小沙弥站着,他们刚上前,慧恩大师迎了出来。

    “两位施主有礼。”

    “有礼。”纪尧神色温和的,拉着菁儿。

    萧菁菁见了礼。

    “两位施主又来了寺里,听说两位施主要来,老纳就等着,”老和尚一笑,香草梅兰等都看着慧恩大师。

    老和尚扫了所有人一眼,双手合十。

    萧菁菁和四爷一起走了进去,香草梅兰等都留在外面,守着。

    老和尚坐回位置上,笑着看着,纪尧坐在对面,拉了菁儿坐在旁边。

    “郡主和四爷又来做法事?”老和尚充满智慧的看着眼前的纪四爷还有菁华郡主,纪尧轻轻点一下头。

    萧菁菁看过去。

    “两位过来找老纳是?”老和尚又问。

    “我还以为大师你又知道。”纪尧反问,带着笑意,萧菁菁听着,老和尚念了一声佛竭:“阿弥陀佛,施主是来和老纳聊佛理还是?”

    “上次你说会有好事,到底是什么好事,一直没有看到好事。”纪尧回过头看了一眼菁儿,问慧恩大师。

    萧菁菁闻言,也想知道。

    老和尚看看两人,转着手上的佛珠:“不可说,只能说快了,快了。”

    “快了?”纪尧挑眉。

    萧菁菁对上慧恩大师的目光,老和尚笑了笑:“对,两位施主不要急,稍安勿燥。”

    “好。”

    纪尧也不过随口一问,反正快了,应该要不了多久,萧菁菁有些失望,也没有再问。

    “两位施主都是有大气运,大福大贵之命,不必担忧。”老和尚又充满佛性的说了一句。

    萧菁菁心中想着是吗。

    “大师有没有兴致来几局?”纪尧没有太在意,这时说。

    萧菁菁看着慧恩大师。

    “好,老纳看出四爷来的目的了,就陪四爷来几局,菁华郡主会吗?”老和尚开口。

    “她会一点。”纪尧道,萧菁菁点头。

    慧恩大师目光充满智慧,叫了人,有小沙弥进来,放下茶水,摆好棋桌:“好了。”纪尧取了白子。

    慧恩大师取了黑子,对起弈来,安静的方丈室里,黑白色的棋子纵横交错,萧菁菁盯着棋桌,四爷和慧恩大师对弈。

    渐渐她发现自己跟不上四爷还有慧恩大师对弈的速度,她有些看不明白了。

    纪尧在一边时不时给她讲。

    慧恩大师只是笑看着。

    不知不觉已经晚了,四爷赢了慧恩大师一次,萧菁菁发现四爷和慧恩大师对弈,棋局每次都是瞬息万变。

    “阿弥陀佛,四爷赢了,老纳输了。”老和尚放下手上的棋子,双手合十。

    “大师承让。”纪尧也没有再下。

    萧菁菁替四爷高兴。

    “菁华郡主很高兴。”老和尚看到,纪尧回头,看着菁儿的样子,他眼神温和宠溺。

    就在此时,外面有声音传进来。

    纪尧看出去,萧菁菁也是,慧恩大师口念了一声佛。

    一个小沙弥急急过来:“方丈,有两位施主要过来,说是。”说着抬起头来。

    “是哪两位施主要做什么?”老和尚问。

    “是袁家的两位施主,要找眼前的两位施主。”小沙弥道。

    “哦。”

    老和尚知道了看向面前的四爷和菁华郡主:“看来是找两位施主的,让那两位施主进来吧。”老和尚对着小沙弥道。

    小沙弥出去了。

    萧菁菁也知道是谁,看向四爷,纪尧:“大师,就不打扰大师了。”站了起来,拉起菁儿。

    萧菁菁跟着四爷。

    老和尚好像看出了什么。

    袁夫人和袁冰语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行人,萧菁菁和四爷看着。

    老和尚也看到了,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小沙弥退到一边。

    “姐夫。”

    袁冰语一看到姐夫就激动,她和娘点完了长明灯就找不到姐夫还有菁华郡主,后来找到这里。

    袁夫人看了看永叔和菁华郡主,没有多说什么,她看向方丈室里的老和尚,难道这位就是有名的慧恩大师。

    “大师。”

    “两位施主好。”老和尚一视同仁。

    “大师,你是慧恩大师吧?”袁夫人马上问,她知道永叔和慧恩大师认识。

    “老纳正是。”老和尚说。

    “大师,你能帮我这女儿看看吗?”袁夫人急忙道,很是恭敬,袁冰语不明白娘的意思是?

    “这位施主。”

    老和尚充满佛性的目光落在袁冰语身上。

    袁夫人更想问的是菁华郡主多久死,可是不能。

    袁冰语脸红了。

    萧菁菁看着,想到的是萧柔柔还有吴氏一起给母妃做法事那次,纪尧低头注视着她。

    “不知道语姐儿她?”袁夫人等不急。

    袁冰语紧张起来,姐夫还在一边。

    “施主,老纳有一句话,安心就是福,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老和尚双手合十。

    “安心是福?”袁夫人念着,脸色不好。

    袁冰语也是。

    萧菁菁却觉得好,纪尧和慧恩大师点头,带着菁儿出去。

    ------题外话------

    二十七这天要更五万,不是一起更,先更一些,然后早上再更,中午再更,晚上再更,之后日更二万,再恢复正常一万一万多。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