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震惊不信
    袁夫人在和心腹的嬷嬷说着话,当然还是关于除去菁华郡主还有慧恩大师的话。

    慧恩大师的话让她不安,要是换一个人她会觉得是信口雌黄,可那是慧恩大师,要不是这次和永叔一起,她还见不到慧恩大师,慧恩大师不是谁都能见的。

    连皇家有事都会找慧恩大师。

    多少人想见见不到,她有机会见到,原本是想让慧恩大师给语姐儿看看,可是。

    “夫人,也许。”

    一边的婆子想说什么,看了眼一边的语姑娘,语姑娘的脸上一处红的手掌印,是夫人刚才不久打的。

    语姑娘总是让夫人不快,夫人就会拿她出气,语姑娘也没用,什么也不敢用,逆来顺受的。

    “也许什么?”

    袁夫人马上问。

    袁冰语捂着脸站在一旁,娘突然又打了她,说她是什么样子,丧门星,一脸哭丧样。

    她伤心难过看着娘说着话,说着关于她的话。

    她只不过是想到慧恩大师想到姐夫,心中不好受而已。

    娘从来都是不问青红皂白的。

    “夫人,慧恩大师是大师,那可是佛门中人,是皇恩寺的方丈,一向以慈悲为怀,当然会这样说,可是夫人是生活在后宅的,后宅的事夫人还不知道吗,不争就退,不争哪里会有,你说呢夫人,慧恩大师劝人不争,可是谁又能真的不争?”婆子劝说着夫人。

    用着自己的理解,她看得出来夫人的想法,顺应着夫人的心思。

    袁冰语可怜的听着娘和嬷嬷的话。

    “你说到我的心坎上去了,对,我就觉得慧恩大师为免太。”太什么袁夫人没有说,她想用一个词形容,一直没有想到,慧恩大师必竟是大师,还是不能得罪的,人倒是高兴了。

    婆子一看夫人高兴了还有什么好说的,继续:“慧恩大师说的是另外的,夫人只要注意着,该争还是要争。”

    “嗯,就像你说的,慧恩大师是世外中人,崇尚的是不争,可是我们这些俗人,哪里真的能不争不抢不是,不争不抢只能什么也没有。”

    袁夫人点点头,更为赞成,还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婆子就知道自己没有猜错。

    “娘,慧恩大师。”

    袁冰语听到这里,忍不住开口。

    “这里哪有你开口的?”袁夫人脸色就是一沉盯向她,婆子也看着语姑娘,袁冰语捂着脸,张着嘴。

    “别给我装可怜!”袁夫人又恨道:“刚才还没有打痛?还要被掌嘴?”

    袁冰语眼晴红了,想哭。

    婆子收回视,和夫人继续说起来,袁夫人也收回视线,慧恩大师的话还有一些事她是不可能和老爷还有府里的人说的,只有身边的心腹能让她放心,说一说。

    没一会,丫鬟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夫人。”婆子开口。

    “问问,看看是什么。”袁夫人因为有话要说,还是重要的事,滑留人,让人守在外面,怕有人听到。

    “夫人等一等。”

    婆子去了。

    袁夫人这才有闲心又看语姐儿一眼。

    袁冰语也听到外面有人红着眼,不敢说话。

    “这是做给谁看?”袁夫人又不喜,这样子就该给男人看,男人保不定会怜惜,让她看只会生气,一看到她就想到那些被她治死的贱人,都是这个样子和她抢老爷,她一看到这样的脸,就想掌嘴。

    偏自己生的女儿生得一脸贱妾样,她哪里疼得起来,能像对大女儿一样,不卖了就算好了。

    袁冰语只能强忍着,娘讨厌她的脸。

    “夫人。”

    婆子进来了。

    袁夫人也不再看她了,看向门口,袁冰语含着泪,婆子进来,看也不看语姑娘,直接走到夫人身前:“夫人,是姑爷派了人来。”

    “姑爷?”袁夫人一时没有想到,婆子:“是大姑爷。”

    袁夫人总算是明白了过来,是永叔来了,只是永叔怎么来了,不由站了起来,看看嬷嬷,一时想了不少,看了一眼呆站着的语姐儿,忽然又想起之前永叔好像说过!

    袁冰语呆呆的,姐夫来了?姐夫真的来了吗,看看外面又看向嬷嬷。

    “夫人。”

    婆子见夫人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不由拉了夫人一下。

    “永叔来了,在哪里?”袁夫人不再想下去,问起嬷嬷,婆子闻言:“夫人,姑爷派了人来,姑你并没来。”

    “那是?”袁夫人不由看着嬷嬷,婆子也在猜测,袁冰语晃了下,失望不已,姐夫并没有来,姐夫怎么会来。

    不一会,袁夫人带着人见了永叔派来的侍卫,是侍卫,她认出来了,对方是永叔身边的,看来没错了,心里不安,怕有什么又,她希望不是像自己所想的那样。

    “不知道永叔让你来是?”袁夫人坐了下来,婆子站在一边,看向侍卫。

    袁冰语也跟着来了,捂着脸,好在脸上的手印淡了,不仔细看不看不出来,袁夫人睥了她一眼没有理会。

    婆子也看了看语姑娘。

    “四爷让属下来是。”侍卫开口。

    袁夫人看着侍卫,侍卫看了看四周,袁夫人意识到了什么,让人都下去,没有留任何婆子丫鬟。

    然后侍卫说了,她也知道永叔派人来的目的。

    就像她想的一样,永叔是有事要说,那日说过。

    侍卫把四爷交待的都说了,袁夫人不相信的看着他,婆子也是,袁冰语更是眼中多了泪光还有不信。

    “四爷让属下说的就是这些,夫人知道了,属下就告退了。”侍卫再次开口。

    “你。好。”此时的袁夫人什么也想不起来,只有侍卫方才说的话,她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婆子想叫夫人看着夫人的样子没有出声。

    她扶住夫人,见夫人不好。

    目光扫到语姑娘,语姑娘也不知道扶下夫人,难怪夫人不喜。

    袁冰语冲上前两步,她不相信姐夫和姐姐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姐姐喜欢的另有其人,也不信姐姐和姐夫从来没有像她想的恩爱过。

    姐夫之所以不娶是不想娶,不是因为姐姐。

    姐姐求姐夫答应照顾袁家,所以姐夫才对她对娘这么好,她怎么也不愿意相信。

    “姐夫。”

    她想叫住侍卫,问一问,姐夫在哪里,她要问姐夫,姐夫亲自说她才信。

    “还不站住!”

    袁夫人虽然脸色不好,震惊,还是看到了语姐儿的动作,沉下声音叫住了她,还嫌不够丢人,还要冲出去。

    婆子扶着夫人上前。

    “娘。”袁冰语不明白娘为何不让她追上去,娘不想问清楚吗,姐姐和姐夫明明是恩爱的,娘在想什么,娘不是疼姐姐吗。

    “不许去。”

    袁夫人冷着声音,因为她知道事情可能是真的,震惊过后,她想到的是当年大女儿和她说过的。

    她是知道大女儿另有所爱,只是不知道永叔也知道,看来永叔都知道了,她说不出的心累,一下子像是老了几岁。

    当年大女儿不听劝,要是听她的劝,永叔哪里会知道,她记得大女儿死前已经心思放在永叔身上,现在看来,永叔和大女儿之间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

    至于永叔派来的人说的,她只要想想想就知道不会假,大女儿可能真的和永叔约定了。

    如此一来,哪里还能要求永叔,还能把语姐儿嫁过去。

    她一直倚仗的算是没有了。

    要从长计议,不可能再像从前一样用大女儿来要求永叔,永叔的意思也很明白。

    好在她们有别的计划。

    袁冰语不敢再去,只望着娘。

    “给我回来。”袁夫人又道。

    袁冰语走回来。

    “夫人,姑爷说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不会不是真的?”婆子在一边看着夫人。

    “扶我坐下。”

    袁夫人抓紧嬷嬷的手,婆子马上扶着夫人回身坐下,她跟着夫人这么久,同样想到了大姑娘当初的事。

    心中知道姑爷可能说的都是真的,不像语姑娘,还要去找姑爷,看夫人的情形,显然和她一样。

    “当初。”袁夫人叹了一口气。

    “夫人,没想到姑父知道,那么。”婆子也跟着说。

    “娘,你们,你们。”

    袁冰语听到了娘还有嬷嬷的话,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娘和嬷嬷是不是早就知道,知道姐姐——

    “现在看来,难怪会如此,永叔不娶语姐儿了。”袁夫人曾经以为大女儿瞒过了永叔,永叔是心里有大女儿的,要不然不会如此,她就把大女儿喜欢过别的人的事忘了,也忘了不想记着的,一心觉得永叔和大女儿是恩爱的。

    此刻想来,真是可笑,永叔还不知道如何看她们。

    “夫人,也未必就是如此。”婆子真不信姑爷和大姑娘就一点别的情份也无,那也不可能这样,情份应该是有的,大姑娘也做了不少。

    袁夫人也回过味来,可还是不可能再像从前一样。

    “娘,姐姐真的喜欢的另有其人,真的——”

    袁冰语没有听到自己想听的,她看着娘。

    “是又如何,你姐姐也比你好。”袁夫人一听生气。

    婆子倒是觉得语姑娘也不是太差。

    “娘,姐夫那么好,姐姐却。”袁冰语不可思议的,看不起姐姐,以前她觉得姐姐哪里都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