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百九十三章 只会是妾
    她怎么可以变成妾,她是秦王妃,只会是秦王妃,所有人都要跪拜见她。

    她不敢相信,抓紧秦王,望着他,他怎么能让皇上把她贬低为妾,要是成了妾,那些人还不知道如何笑她!

    她摇着头。

    “一个什么也不是的妾。”秦王又开口,冷冷的。

    “不,不要。”

    顾瑶不敢想像自己成为一个妾,一个供人取乐,任人欺负,身份低贱,什么也不是,上不了台面,连一个侧室也比不上的妾,她要的是风光的站在众人的面前。

    成了妾,她还不如死了。

    “怕了?手伸到本王府里的时候怎么不怕?现在怕已经晚了,你真的让本王非常失望还有厌恶。”秦王冷漠无情的锁着她的样子,顾瑶,他现在只想好好折磨她。

    “秦王殿,下。”

    顾瑶不后悔威胁那个宫女,她只想知道秦王为什么会知道。

    秦王失望厌恶她,那她又该如何,他要是不宠着那个宫人,她会把手伸到他的府里吗。

    “在你还没有嫁给本王就把手伸到本王的府里,无视本王的存在,挑畔本王,威胁本王的女人就应该知道自己的下场,还没嫁给本王就这样,本王不敢想像你要是嫁过来,会如何。”

    秦王冷漠到底。

    “那不过是一个宫女顾瑶咬着牙,脸色苍白,手握紧,又恨又怨又难受,一个宫女而已,她是未来的秦王妃,为什么不能?

    ”你以后也会是一个妾!“宫女,宫女也是他宠着的人。

    秦王毫不留情,冷冰冰的,俯视着她,高高在上。

    ”不,我不会!“顾瑶脸色又是一变,摇摇欲坠,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她永远都不会是妾,一个宫人她想怎么就怎么。

    ”不会?“秦王冷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本王的妾,看看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个样子。“

    又一次扣住她的下颌,仔细的看着她的样子。

    ”不。“

    顾瑶还是不停的摇头。

    ”等本王求见了父皇,你就是一个妾,不再是本王的王妃,到时候本王倒要看看你还敢不敢这样胆大包天,看你还会不会说,只是一个妾!“秦王再次道。

    ”我宁愿死,也不会作妾,秦王殿下要这样侮辱我吗,秦王殿下看不上我,不如和皇上说取消我们之间的亲事。“

    顾瑶不再摇头,蓦的道:”只要取消了我们之间的赐婚,秦王殿下想娶谁就能娶谁,我宁愿青灯古佛。“

    ”想取消赐婚,别想了,还要青灯古佛,那不如在王府里,本王给你建个佛堂,你慢慢去礼佛,本王是不会放过你的。“

    秦王怎么会放了顾瑶,他要让她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要是你想要再嫁,那就不要想了,本王的东西扔了也不会给别的人。“

    顾瑶整个人又一晃,脸更白了几分。

    ”为什么?秦王殿下不喜欢我,又觉得我胆大包天,为什么不?“顾瑶还想抓住秦王,秦王厌恶她,她可以重新再嫁。

    为什么不让她再嫁,秦王不喜欢她,她嫁给别人就是。

    要是成了妾,她就再也不能爬起来了,一个妾,是最低贱的,她带有什么。

    秦王哪里会让她抓住:”没有为什么,父皇赐了婚,你觉得呢?以为纪宁还等着你,想嫁给纪宁或别的人?水性扬花,淫荡不堪。“

    ”秦王,我只是想青灯古佛!“顾瑶清丽的脸白得透明,梨花带水,要是没有这些事,秦王或许会怜惜一二,如今没有。

    秦王的手一丢,顾瑶再一次坐在地上,整个人差一点跌倒在地,秦王转身就走,侍卫忙跟上。

    抓着黛眉的侍卫放了手,太监到秦王面前:”殿下。“

    ”嗯。“

    秦王看他一眼。

    ”殿下,擦下手?“太监又道。

    ”不用了。“秦王倒是不觉得手脏,顾瑶曾经让他起过心思,也心动过,只是又一点点磨去在他心中的印象。

    太监一听,不再说什么,回头看了一地上的顾姑娘一眼。

    秦王大步离开,太监跟上,侍卫也围上去。

    院子里,只有顾瑶手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

    ”姑娘。“黛眉被侍卫放开,她看到姑娘,一下子扑到姑娘的身前,她又急又怕还慌:”姑娘,你。“秦王殿下说的她都听到了,秦王殿下厌恶姑娘,还要求皇上,把姑娘贬低为妾,秦王殿下说的那些话,她怕是真的。

    ”黛眉。“顾瑶回过神来,看着她,开了口。

    ”姑娘?“黛眉听到姑娘开口,松了口气:”姑娘,奴婢扶你起来吧。“

    顾瑶整人又是一晃,她永远都不会做妾,秦王不放过她,那她就让他放过,黛眉也不好受,被侍卫押着,又捂着嘴。

    *

    另一边,楚王府的马车上,萧柔柔看着二爷,她都说完了,二爷为什么还不说话,还不表示一下,她小心的看着二爷的表情,二爷还没有消气吗,还是不原谅她?还是不高兴,她怯生生的:”二爷。“

    ”我很失望,柔儿,你怎么。“赵昕盯着她。

    ”二爷。“萧柔柔坐到二爷身边,手挽着二爷,摇了摇,怯怯的撒着娇,她知道让二爷丢脸了,可是她也只是想报仇,又没有别的。

    她也没料到啊,以为可以成的,瞒着二爷也是怕二爷不喜欢她。

    ”柔儿,先不要说了。“赵昕看着她,抽出了手,对着她,他一开始宠她也是她长得是他喜欢的:”让我想一想。“

    ”二爷,为什么要想,有什么好想的?“

    萧柔柔扑了上去,伤心难过,二爷居然抽出了手,二爷为何要抽出手:”二爷,我错了,以后不会了,二爷,我想为娘报仇,你知道的。“

    ”我知道,可是你没有告诉我你是这样想,纪太傅是阁老,菁华郡主是郡主。“赵昕再次抽出手,坐到一边:”柔儿,你觉得你一点错也没有?“

    赵昕眼中亲过一抹光,想要进入朝堂,想得到想要的,需要安郡王的帮忙,所以他纵着她,加上她的身份对她有用,尤其是对他背后的人,但不是无底线的。

    她对付菁华郡主没什么,可是不该被发现,他在想她还有多大的用?

    唯一的用处就是安郡王那里,可是她的所作所为,很可能会让他的计划出现变化,要不是因为他要效忠的人可能用得上,他不会再宠着。

    ”二爷,你说过会护着我,帮我的,二爷还怕大姐夫?“

    萧柔柔还想胡搅蛮缠,跟着移到二爷的身边,抓着二爷,摇着二爷的手,继续说着。

    ”放手。“

    赵昕转头盯着她。

    ”二爷,你都没抱我,也没有安慰我,我错了,以后不会再瞒着你,二爷是不是觉得我太狠毒,这也是我不和二爷说的,没想到二爷还是知道了,早知道如此,我就不瞒着二爷了,我希望二爷还能像以前一样宠着我,二爷,我只有你,二爷你不理我,我怎么办。“

    萧柔柔是真有点伤心了。

    也越发的恨起来。

    用力的拉着二爷:”二爷你不能这样无情,我不放,不放,为什么要放,二爷你竟然面无表情让我放手,不要。“

    ”不要?“

    赵昕道。

    ”是,不要,二爷,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萧柔柔伤心又难过。

    ”你有没有想过以后你怎么出门?你们算计失败,事情会有很多人知道!“赵昕继续抽出手,开口。

    ”二爷你还是担心我的,我就知道二爷你心里有我,不会变,二爷你真好,我当然怕,谁知道大姐夫知道呢,弄成这样,不用我还有后手。“

    萧柔柔一下子高兴起来,想到这次的事又生气,接着想到自己的后手。

    她最气的就是这些了,其中的后手也被大姐夫发现。

    好在,她还有更厉害的手段,直接让萧菁菁死,萧菁菁的名声毁不了就再来,那些人最多说一说,就算陷害萧菁菁,又能怎么,只要二爷原谅她,她又不是顾瑶。

    反正她什么也不怕。

    ”什么后手?“

    赵昕眸一闪。

    ”二爷,你先说原谅我了没有。“萧柔柔不想再瞒二爷了,二爷都知道了,不过说之前她还是道。

    ”你先说吧。“赵昕淡淡的。

    萧柔柔觉得二爷太冷淡了,她抱着二爷的手:”二爷,我说过会让萧菁菁死,报娘的仇,我会弄死萧菁菁。“

    她把自己的后手说了出来,赵昕仔细看着她,这样的女人,他不敢就这样留在身边,马车在这时停了下来,他站了起来,萧柔柔拉紧二爷。

    ”二爷,我都是为了报仇。“

    萧柔柔见二爷不说话,忍不住又摇了二爷的手,二爷还不说话。

    赵昕没有说话,萧柔柔站起来,赵昕下了马车,萧柔柔当然也跟上,马车外面婆子丫鬟看到,侍卫行礼。

    赵昕直接进了里面,萧柔柔也是。

    一路上,赵昕走得很快,步子很大,一步又一步,直接往里,没有停留,萧柔柔小跑着跟着,脸色难看,二爷,二爷走得太快了,她跟不上,二爷是不是再也不看她,不理她?

    ”二爷,你走慢一点,二爷。“

    婆子丫鬟小跑的跟在后面,看着二爷和夫人,二爷生气了。

    到了花厅,赵昕抽出了手。

    萧柔柔一个人站着,差点摔倒,婆子丫鬟扶住夫人,看向二爷,赵昕转回头,看了看她,走了出去。

    ”二爷!“萧柔柔脸色真的变了,喊道,就要冲上去,婆子丫鬟心中担心,还有扶住夫人,看向二爷。

    二爷走了。

    看了一眼,她们收回目光,看向夫人:”夫人。“

    ”你们拦着本夫人做什么?气死我了,我要找二爷,二爷!“萧柔柔气得不行:”二爷要去哪里?二爷看也不看她。“

    ”夫人,二爷应该是有什么事,夫人,二爷一直宠着夫人,夫人不该担心的。“婆子和丫鬟心中其实也没有数,不知道二爷怎么想的,只能安慰夫人,想到二爷以前对夫人的宠爱。

    ”来人!“萧柔柔要找人问一问。

    婆子和丫鬟劝着夫人,知道夫人要见二爷给夫人的侍卫首领,她出去叫了人。

    萧柔柔要知道她派去的侍卫是不是都被大姐夫抓了,还有当时到底怎么了,为何人会被大姐夫发现,抓住。

    还有派人弄死萧菁菁。

    二爷要是一直不理她——她要把萧菁菁欠她的讨回来。

    萧柔柔越想越气,主要是二爷的态度太伤人,太让她伤心了,气愤。看着丫鬟:”你们说二爷为什么这样?去了哪里?为什么这么对我,二爷该理解我的苦衷才对,二爷明明说过会一直宠着我。“

    ”夫人。“丫鬟们哪里敢说什么,夫人这个样子叫她们害怕,夫人一个不如意就会打死。

    她们对视着,一起磕头,一起跪在地上,低下头。

    花厅里原本的婆子丫鬟也都是一样,夫人太可怕,她们都跪下来。

    萧柔柔见状,更气,手边的青花瓷细长瓶被她拿起扔到地上,她还是不消气,又摔起花厅里的花盆还有别的东西来。

    ”夫人!“

    丫鬟和婆子吓到了,夫人这是?

    想到夫人的性情,一个不高兴就会摔东西,还有在她们的身上出气,更是大气也不敢出一下了。

    可是看着地上的碎片,二爷回府可能不会说夫人,她们一定会挨打。

    ”夫人。“有婆子再次开口。

    ‘萧柔柔根本不听,噼里啪啦响,啪啪砰砰,花厅里面的花盆还有青花白瓷茶杯还有粗颈白瓷青花瓶都被她摇到地上。

    地上都是摔成粉碎的瓷片还有一地的泥土花木还有茶水茶叶,萧柔柔这才好受了一点,转头盯着丫鬟婆子。

    丫鬟婆子一个个看着地上的狼藉,感觉到夫人的目光,抬头,对上目光的视线,夫人的样子很吓人,她们又吓了一跳。

    ”夫人——“丫鬟婆子不知道说什么,萧柔柔冷哼一声,很想让人打这几个丫鬟出气。

    ”夫人。“婆子走了进来,萧柔柔看了一眼,才阴着脸,坐了下来,看着她,婆子行了一礼,恭敬的抬头,二爷的离开还有态度以及今日事情没有成功,夫人会生气很正常。

    看了丫鬟和一边的婆子一眼,还有地上的狼藉一下,知道多半是夫人摔碎了,也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

    她一走,夫人肯定就禁不住,夫人每次不高兴都爱摔东西还有打人,好在看样子还没有打人。

    只打摔东西,花厅里能摔的都摔了,她小心的跨过地上的狼藉,好不容易走到夫人身前,整个花厅地上面上都是摔碎的碎片。

    萧柔柔看着:”人呢。“

    婆子不再想下去,对着夫人:”人来了夫人,就在外面。“萧柔柔闻言哼一声,婆子不敢再说。

    ”让他进来,本夫人要见他。“萧柔柔冷着声音。

    婆子和地一礼,下去了,丫鬟婆子还是跪在地上,萧柔柔想着事情,没有再理会这些丫鬟婆子。

    婆子很快进来,身后跟着侍卫,侍卫行了一礼,萧柔柔回神站了起来,婆子走到夫人身边:”夫人。“

    萧柔柔这才坐下,盯着侍卫,不等侍卫抬头:”盯着那个侍卫的人呢,还有那个侍卫呢?本夫人不是交待你们好好盯着,有事随时报给我?你们是怎么盯的,人都不见了,还被大姐夫发现,你!“

    婆子看向下面这位侍卫首领。

    ”夫人,属下刚才得到消息,属下派去的人被另外一批侍卫发现,捉住,夫人要属下盯着的人也被对方带走,刚要求见夫人。“

    侍卫首领也是才知道,他原先是二爷身边的,被二爷给了夫人,成了夫人身边的侍卫首领。

    他也是才收到消息。

    二爷要他们听夫人的,他们都听着夫人的,知道夫人和二爷回府,原就要来见夫人,听到夫人召见,就来了。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本夫人?“

    萧柔柔又站了起来,逼视着他,站起来更是走了几步,走到他的面前。

    婆子不知道夫人是不是忘了,侍卫首领说了才知道消息。

    ”属下一得知就要报给夫人,夫人便派了人来。“侍卫首领道。

    ”这么长时间,居然现在才得到消息,你是干什么吃的?“萧柔柔如何不生气,要是早点知道,也能应对。

    说不定今日就不会失败了,更不会败露。

    ”属下派去的人都被抓了,只有一个人跑了出来。“侍卫首领回答。

    ”哼,没用就是没用,本夫人的计划就是这样被你们耽搁的,破坏的,要不然也不会这样,把那个逃出来的叫来,本夫人要见他。“萧柔柔哼了一声,阴沉着脸。

    婆子一句也不敢说。

    ”是,夫人。“

    侍卫首领则是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气死我了。“萧柔柔想要发泄,她目光扫过地上的婆子还有丫鬟,一会她要好好发泄一下怒火。

    被扫到的丫鬟婆子都低下头,不知为什么心中不安起来,婆子看到了夫人的表情,什么也没有说,夫人只是治一下丫鬟婆子并不算什么。

    萧柔柔等不急了,这时,侍卫首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侍卫,萧菁菁坐下,等到两个侍卫行了礼,她马上问起来。

    ”夫人。“侍卫首领没有说话,另一个侍卫抬头。

    不一会,萧柔柔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这个侍卫也不知道大姐夫怎么找到他们,不少侍卫出现,抓了人就走,他是趁机跑掉的,但一直有人在找他,他不敢回府。

    萧柔柔恨。

    *

    袁府,袁夫人扶着婆子的手,袁冰语站在一边,脸色很白,丫鬟婆子跪在地上。

    袁老爷回过身来,忽然挥起手来,就是一个耳光,直接打到袁夫人的脸上。

    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

    都呆住了。

    ”啪——“一声响,重重的耳光落下,直把袁夫人打得歪到一边去,整个人差一点就跌倒,她捂着脸,抬起头,脸上有红红的手印。

    所有人都回不过神来。

    袁夫人不敢相信老爷会打她,会真的打她。

    ”看着我做什么?“袁老爷沉着一张脸,很是可怕。

    ”夫人!“婆子吓到了,看到老爷打夫人的耳光,马上扶住夫人,她看到夫人的脸,都不敢说什么。

    袁夫人不说话,捂着脸,眼中都不敢置信。

    袁冰语脸更白,也吓到,整个人晃了晃:”爹爹……“她后退了几步。

    跪在地上的婆子和丫鬟,一抬头就看到,脸色一变,老爷打了夫人,她们看到了,事后夫人不可能饶过她们,她们都吓到了。

    ”夫人你还好吗,夫人?“婆子不停的看着夫人,袁夫人摇头,她还是不相信,脸很痛,老爷居然打她,居然真的打了她。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老爷怎么敢。

    ”打的就是你!“

    袁老爷看着袁夫人的样子,还有周围的人,上前一步,盯着她,手又甩了过去:”本老爷还要再打你一顿,看看你张府里丢的脸,看看你做的,本老爷脸都丢尽了,不打你打谁,还要打死你才好!“

    啪一声响。

    ”老爷!“

    婆子真的吓到了,老爷又打夫人,她想要阻止,又不敢,只能挡在前面,可是还是晚了一步,啪一声,夫人的另一边脸也红了。

    ”夫人!“婆子想要看夫人的脸,手不敢动,袁夫人没有理会,捂着被打的脸:”老爷为什么打妾!“

    ”为什么打你,你竟然还问为什么打你,你和语姐儿一起做的什么?“

    袁老爷更气,手又伸了起来,又要再打:”看本老爷打不死你,让你给本老爷丢脸,让你丢府里的脸。“

    ”老爷要打就打吧,打死我,我还不是为了府里,要不是为了府里,我怎么会——“袁夫人终于知道老爷为什么要打她,她撒起泼来,她不活了,一心一意为了府里做了那么多,老爷说打就打她,竟这样对她。

    声音又大又野,大声的撒着泼。

    ”夫人啊,夫人,老爷你怎么打夫人?“婆子一边扶起夫人,一边看向老爷。

    ”娘,爹。“袁冰语又后退了几步,看着爹和娘,丫鬟婆子更是不敢出声。

    ”还有你语姐儿,你整天在想什么,和你娘一起!“袁老爷听到语姐儿的声音看过去,很是不高兴:”简直是不要脸,让本老爷怎么有脸出去,给我好好的反省。“

    ”爹。“

    袁冰语想到娘被爹打,她怕爹打她,声音很小。

    ”你们把府里的脸面都丢尽了,居然让老爷我去接你们,还敢给本老爷嚎,再嚎本老爷休了你!“袁老夫人说着说着,听到袁夫人的撒泼,更是生气,又走上前去:”你是想让本老爷打死你不成“

    袁夫人见老爷不吼不打语姐儿,只打她,气恨不已,老爷还想打她:”老爷你打啊,打啊,再打啊。“

    ”以为本老爷不会打?“

    袁老爷手就要挥下来。

    婆子不知道夫人为什么要这样,婆子丫鬟也抬起头,袁夫人再次撒起泼来:”你打我之前也不问问是怎么回事,我还不是为了语姐儿,语姐儿,整天要死要活的,想嫁人,想给永叔作妾,这不有人递了话来,还是语姐儿和我说的,我能怎么办,大丫头去得早,府里一日日破落下去,语姐儿也嫁不了好的。“

    ”夫人。“婆子扶紧夫人。

    ”娘!“

    袁夫人没想到娘扯到她的身上,她又恨又伤心难过。

    丫鬟婆子对视一眼。

    ”你说,我是为了谁,语姐儿你倒是不打,就知道打我,事情都是语姐儿弄出来的,你不怪她,倒是怪起我。“袁夫人撒着波叫着。

    袁冰语整个人难过到了极点,袁老爷一转头,就看到语姐儿,上前几步,手一挥,一个耳光落下去:”原来是你这个丫头,我打死你。“

    ”爹!“袁冰语望着打她的爹,眼晴全是泪,袁夫人松了口气,婆子看着,丫鬟婆子低下了头。

    ”我打死你这个丫头。“袁老爷又是一个巴掌。

    ”爹!“袁冰语脸红了,整个人一歪,摔倒在地上,丫鬟想扶也被袁夫人制止了。

    没有人敢上前扶住语姑娘。

    ”丢人现眼的丫头,给本老爷丢脸的丫头,我要好好教训你。“袁老爷又打了过去,没有一个人开口,袁夫人扶着嬷嬷的手站起来。

    婆子张了张嘴,什么也没有说,看向夫人,知道夫人不会听,夫人受了委屈,被老爷打,当然要出气。

    老爷不高兴也要出气。

    只有语姑娘承受了,扫了眼地上的丫鬟婆子,收回目光。

    *

    纪府,所有人都走了,侍卫还有黄嬷嬷另一个婆子都下去了,安静下来萧菁菁站着,纪尧转着手上的玉板指,回过头来,看到菁儿,拉着她的手。

    ”菁儿,人都走了。“

    纪尧道,萧菁菁也转回头来,看着四爷,点了一下头。

    ”事情都如所想。“纪尧眼神温和宠溺,轻笑着摸了一下她的头,萧菁菁觉得四爷笑得好暖。

    ”郡主,四爷。“赵嬷嬷一下看到四爷和郡主的动作,知道自己打扰了四爷和郡主。

    不过,她扫了眼老夫人还有几位夫人,大姑奶奶。

    想到这位大姑奶奶,她还是不喜,不过算了,最后这位大姑奶奶又改了。

    ”嬷嬷。“萧菁菁听到嬷嬷的话,才想到婆婆大姑子还有人在,看了四爷一眼,四爷还在人前摸她,她是忘了,四爷难道也忘他?

    纪尧眼中多了笑意,还想再摸一下。

    萧菁菁哪里会再让四爷摸,后退了一步,纪尧轻笑不已,深深看了看她。

    萧菁菁哼了哼。

    纪老夫人看到,笑了笑,看着老四和老四媳妇的样子,她总是会忍不住想笑,张嬷嬷也笑,知道老夫人和她一样,她看着四爷和四夫人。

    ”四爷四夫人没有人能打断。“张嬷嬷开口,小声的说,纪老夫人听了,应了是,这是当然的。

    郑氏和柳氏觉得今日真是看了好一场戏,还有四弟和四弟妹也是恩爱要好,也觉得张嬷嬷说得对。

    今日这样都没有。

    纪澜也在一边,则是觉得四弟和四弟妹太粘糊了,再是夫妻,再是恩爱,在外面还是要注意一点,她和她家爷就不会这样。

    ”四弟,四弟妹。“她不由开口,上前几步,看着他们,娘和二嫂三嫂也不说一说,一看,娘竟在笑,她想提醒他们一下。

    萧菁菁正气四爷当着婆婆还有二嫂三嫂的面就摸她的头,听到了大姑子的话,看过去。

    纪尧笑看她一下,侧过头,没有说话注视着纪澜。

    ”四弟。“纪澜叫了一声,四弟这样不说话,看着很吓人。

    ”大姐姐说什么?“纪尧问。

    ”四弟你们是不是太粘糊了。“纪澜一听马上道,看菁华郡主不说话。

    ”是吗?夫妻之间本就不该太生疏。“

    纪尧淡淡的。

    ”那也不该这样!“纪澜又道。

    萧菁菁觉得都是四爷刚才的动让才会让纪澜这样说,纪尧感觉到小丫头的目光,睥她一眼,又是一笑,萧菁菁很想让四爷不要笑了。

    纪澜见四弟和菁华郡主又看着对方,好像眼里只有彼此,又不说话,一点也不把她放到眼里,她要和娘说一下,冲到娘面前:”娘,你看看四弟和四弟妹也太要好了吧。“她家爷可不会这个样子。

    她拉着娘的手,让娘看。

    老四也太儿子情长,英雄气短的,老四别真这样了,她心中担心起来。

    纪老夫人哪里会没看到:”娘看到了,有什么?“不觉有什么,张嬷嬷也点头。

    大概知道大姑奶奶和姑爷从来没有这样过,就——

    大姑奶奶那会定亲的可不是现在的姑爷,原本老夫人看上的可不是这位姑爷,是另一家的,是大姑奶奶自已看上了姑爷,姑爷当时可是有定亲的人。

    因为这样,老夫人不答应,后来老夫人看上的另一家定了亲,却是别家的,姑爷定亲的对象生了病,退了亲。

    大姑奶奶才闹着老夫人,老夫人宠着大姑奶奶,派人去问了,两家有了意向,终是定了亲。

    大姑奶奶得偿所愿了。

    只是姑爷一直和大姑奶奶都是相敬如宾,姑爷心里好像还是有着曾经退亲的那位姑娘的身影,和大姑奶奶一开始便磕磕碰碰的,渐渐才好点。

    大姑奶奶和姑爷哪会有四爷和四夫人这样。

    大姑奶奶可能也是知道是自己求来的,以前还苛求,现在也不了,差不多就得了,日子长了,就那样了。

    ”娘,夫妻之间还是相敬如宾要好一点。“纪澜不承认自己是有些嫉妒菁华郡主的,四弟和她太过好了。

    心里愤愤不平,还有嫉妒。

    ”四弟和四弟妹一向如此,你是不知道。“郑氏在一边道,想到自己何尝又不是这样觉得呢,笑着道。

    ”三弟妹说得没错。“柳氏也笑。

    ”一直如此。

    纪澜问,柳氏郑氏点头,大姑子这是不信?

    “嗯。”纪老夫人嗯了一声。

    张嬷嬷知道就这样大姑奶奶是不会高兴的,果然看大姑奶奶的样子就知道,纪澜:“娘,不是说夫妻之间相敬如宾?”

    “那不过是为了哄一些人的,比如说你,好了,一会娘和你好好说。”纪老夫人很想点着澜姐儿的鼻子,一会好好和她说。

    “娘。”纪澜又叫了一声,什么叫哄一些人,就是哄她的?她其实也隐隐知道恩爱的夫妻是什么样的。

    她和爷不是那样的。

    纪老夫人没有理会澜姐儿,看向老四和四媳妇,郑氏柳氏对视,张嬷嬷也看着四爷四夫人。

    “事情到了这里,算是好了。”纪老夫人道。

    “娘,我和菁儿回去了。”纪尧应了一下,看了看身边的菁儿,萧菁菁也点头,赵嬷嬷几人跟在四弟和郡主后面。

    “好,回去,有什么——”后面的纪老夫人没有说,纪尧拉着菁儿点了点头,离开了。

    然后就只有纪老夫人,张嬷嬷还有纪澜以及郑氏柳氏。

    “娘,四弟和四弟妹我和他们说话,他们都不说。”纪澜一看,又告状,对着自己娘说道。

    郑氏和柳氏知道自己也要离去了。

    “娘,我们也走了。”两人一起。

    “嗯。”纪老夫人也不留她们,让张嬷嬷送她们,再和老大老二老三说一声,张嬷嬷应了,送了二夫人三夫人出去。

    郑氏柳氏走了。

    “娘。”纪澜马上又说:“四弟和四弟妹。”

    “你不用说我都知道你要说什么,澜姐儿,你怎么能那样说呢,一开始的时候?”纪老夫人眼看人都不在了,也沉下脸来,问澜姐儿。

    “娘,我哪里错了?”

    纪澜不禁。

    “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纪老夫人想敲打她。

    “女儿就是听信了传言而已,之前虽然女儿不喜欢四弟妹也没有再说什么了,这次要不是听到传言,女儿也不会回府,更不会那样说,说来说去还是怪传言有误,女儿被骗了,也算是情有可原,女儿可是道了歉了,又说了会给四弟妹澄清,看四弟那个样子,好像我是他仇人一样。”

    纪澜现在是边说自己的委屈边告状。

    “四弟妹也是一样。”

    “你觉得这样你就没错了?”纪老夫人问,纪澜点头:“没有,我又不是故意说那些话,还不是为了四弟,我的一片好心就是这样?”

    “你那真是一片好心就好了,就算不是故意,可你不问清楚,听了几句话就信了,跑来,还这那的,想想你说的,你四弟不气才怪,还有你四弟妹。”

    “那也不该这样。”纪澜还是不服气:“我哪里没有问清楚,不也是问嘛,为四弟着急。”

    “好吧,你就那么不相信你四弟妹,相信外人说的。”纪老夫人白了她一眼:“你要是不说那些,只问一下,等你四弟和四弟妹说多好。”

    “娘,我就是好心嘛。”

    纪澜也知道自己急了点。

    “以后不要再这样了,再这样你的好心只会被你四弟误解,你也不想吧,有些事,一家人说说就行。”纪老夫人教着她。

    “娘,四弟真的一开始就知道?四弟和娘说了没有?”纪澜最想知道的是娘是不是很早就知道。

    “娘哪里会知道?”纪老夫人摇头。

    “四弟都不告诉你?怎么不说,是四弟妹不许说?四弟妹对你好不好啊?”纪澜又问起来了。

    “好。”

    哪里会不好,纪老夫人道。

    “娘,爷从来没像四弟那样对过我。”纪澜有些遗憾的道。

    “怪得了谁?当年我可是和你说过,过得不好不要怪我,不听娘的话。”纪老夫人打了她一下,看着她。

    纪澜有些讪讪的,是她错了。

    “你记住不能再这样,再这样下去,娘有一日不在了,你和你四弟关系不好,老大老二也不好,你怎么办。”

    “娘,不会的。”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