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自有主张
    “还不是顾瑶不行了,我才有了这个想法的。”

    “懒得和你多说,等宝珠过来,哀家会好好问一下她再说,宝珠一向是个好孩子,不像你。”太后生气得不行:“叫哀家失望。”

    “母后,原本是两全其美的事,宝珠现在不明白长大了就知道秦王妃这个身份的好处,秦王和宝珠哪里不好,宝珠是你外孙女,母后就不想宝珠好吗?”

    长公主再次道。

    “贵妃也不敢说什么。”

    “哀家也想容姐儿好,却不是你这样,不要再说了,哀家不想再听,你觉得好,你皇弟呢,秦王妃的人选是那么轻易定的吗,要是知道你是为了这事,不会让你来,别把宝珠给哀家教坏了,让宝珠在宫里陪我,你自己出宫去。”太后不想再继续说。

    “母后!”长公主脸色难看,母后竟不帮她。

    太后直接撵人,长公主想要带宝珠回去,太后哪里会允许。

    等到长公主走了,太后脸色才渐渐好了点,不再那么怒,容姐儿想让宝珠成为秦王妃,还要她定下来。

    宫人还是跪在地上,不敢动,太后看了她们一眼,让她们起来,不知道容姐儿会不会去见皇帝,真是让她操碎了心,她一边觉得不能纵容容姐儿的野心,一边怕她乱来,跪在地上的宫人刚起来。

    “太后娘娘。”一个宫人进来。

    “容姐儿是出宫还是?”太后开口,宫人是她派去跟着容姐儿的,也不知道容姐儿是出宫了还是没有出宫。

    宫人行了一礼,抬起头来:“太后娘娘,长公主殿下出了慈宁宫后,去了贵妃娘娘的宫殿。”

    “这个容姐儿。”太后一听,她还以为她会去找皇帝,看来是她这里走不通,跑去找贵妃说了,容姐儿明显小看了贵妃,以为说一说贵妃就会答应?

    难怪没有去找皇帝,她又气又急,不知道怎么说,容姐儿最好不要不管不顾,免得到时候不好收场,对宝珠更是不好。

    想到宝珠,还这么小,容姐儿就这个样子,也不多想下宝珠这孩子的名声,容姐儿要是去见皇帝,她也同样担心。

    宫人跪在地上不敢说什么。

    “起来吧。”太后在想要不要和皇帝说一声,可是怎么说,说容姐儿野心大了,想把宝珠定给秦王?

    她不是容姐儿,她也不想皇上怀疑容姐儿,也知道容姐儿来她这里的事皇上想来已经知道,也许她不派人去,皇帝也会派人来。

    宫人站了起来,退到一边。

    太后想着,宫人们都不敢出声,她回过神来,看了宫人一下,让宫人下去,忽然宫人走进殿内,行了一礼:“太后娘娘。”太后这才抬头,挑了一下眉头。

    “太后娘娘,陛下派了人来。”宫人道。

    “陛下派来的人呢?”太后知道自己没有想错,果然皇帝那边派了人来,她问了问,宫人马上回答,望着太后娘娘:“陛下派来的人就在外面。”

    “让人进来吧。”太后没有再多问。

    想问什么,直接问皇帝派来的人就是,免得浪费时间。

    “是,太后娘娘。”宫人行礼退出殿外,太后看着,很快,皇帝身边的一个小太监进来了,宫人走在前面。

    “给太后娘娘请安。”小太监麻利的行了礼,请了安,宫人在一边行礼。

    太后让他们起来,宫人退到太后娘娘身边,小太监一笑:“谢太后娘娘。”

    “说吧,皇上让你来是?”太后没有迟疑。

    宫人也都看着。

    “太后娘娘,陛下听说长公主殿下过来了,让杂家来问一下,是不是有什么事,听说宝珠郡主也入了宫,陛下说好久没有看到,让宝珠郡主陪太后娘娘几日,陛下空了也过来用膳,看一看宝珠郡主,还有就是陛下想问一下太后娘娘觉得吴府的二姑娘如何。”

    小太监是得了师傅的吩咐的,笑着恭敬的道。

    “哦?”

    太后倒是没有觉得意外,皇帝应该只是随口一问,不过也有可能是别有用意,还有留下宝珠倒是和她的想法一样。

    而皇帝说要过来,也不错,让皇帝看看,给宝珠选个郡马,之前虽和皇帝说过,但皇帝事情一多难免就放到后头了,容姐儿有了别的心思,还是定下来好。

    至于最后皇帝问吴府的二姑娘如何,她一瞬间就明白是什么意思。

    皇帝这是看中了吴府的二姑娘。

    想要让她来配秦王,除此外,她想不到还能别的意思,这个时候只有秦王妃这个空出来的位置。

    吴府的姑娘都是好的,吴府大姑娘二姑娘她都记得不错,二姑娘好像叫雯姐儿,和菁姐儿是表姐妹。

    配秦王是配得上的。

    各方面也不错,算是一个不错的人选,比起宝珠差了些,宝珠还是嫁个疼她的,比较好。

    不知道皇帝怎么想到吴府,怎么挑中吴储的,之前还没有合适的人选。

    太后心中转着念头,又想到容姐儿的想法。

    要是容姐儿知道了,想来也该安份,就怕还是要搏一搏。

    “告诉皇上,宝珠那丫头哀家也是一样的想法,皇上何时有空何时来,容姐儿来没说什么,就是关心宝珠的亲事,找贵妃也是一样,还有皇上觉得吴府二姑娘好,哀家也觉得,知道了吗?”太后回答了。

    “杂家知道了,会回禀陛下。”

    小太监连忙说。

    “好,皇上除了提起吴府二姑娘还有没有提起谁?”太后嗯了一下后,又问起。

    “没有了,太后娘娘。”小太监回道,太后挥了一下手,小太监行了礼,退下去,准备回去御书房。

    太后看着小太监离去,马上吩咐起宫人,让宫人去贵妃的宫外,见容姐儿。

    和容姐儿说一下皇上有意吴府二姑娘的事,让她不要乱来,还有宝珠的亲事她会和皇上说。

    容姐儿要是再这样下去,只会害到自己。

    让宫人到时候见一下贵妃,和贵妃说下她的态度,容姐儿不管说什么都不要答应。

    宫人得了太后娘娘的话立刻去了。

    太后叹了口气,觉得差不多了。

    “外祖母。”这时宝珠郡主从外面进来了,小跑着,身后跟着不少的宫人丫鬟婆子,一进来,跪在地上。

    宝珠郡主冲到外祖母身前。

    “宝珠怎么这么快?”太后一看到宝珠就笑了,还以为还要过一会,不是让人带宝珠去用点心?她扫了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还有宫人一眼,让她们起来。

    “不是让你们陪着宝珠?宝珠用了多少?”

    “回太后娘娘的话,宝珠郡主要过来,并没有用多少。”起来的丫鬟婆子还有宫人,为首的宫人道。

    “哦,怎么不带宝珠走一走?”太后一听又道,随即看向宝珠:“为什么不多用一点?”

    “外祖母,我饱了。”

    宝珠郡主有别的事,闻言道。

    “这么容易就饱了,以前可不是这样,那些都是你爱吃的,是不是不喜欢了,哀家让人换一换,你想吃什么?”太后目光关切。

    “外祖母,一会再吃吧,我想一想。”宝珠郡主没有看到娘。

    “好。”太后还是愿意宠着的。

    “外祖母,娘不在了?”宝珠郡主看了看四周,问起外祖母,太后点点头:“对,你娘不在这里了,离开了,我让你娘出宫了,不是说了你留下来,你又想跟着你娘?”

    “不,外祖母,我想跟着外祖母,不想跟着娘。”宝珠郡主摇头。

    太后笑了:“那就好,外祖母还以为啊。”后面的没有说。

    宝珠郡主点头:“外祖母,让她们下去吧,我有话和外祖母说。”撒着娇,靠着太后。

    “外祖母倒要听听你有什么话说。”太后笑容加深,她正好有事问一下她,让宫人下去,只留了两个。

    宝珠郡主趁机也让丫鬟婆子下去。

    太后注视着。

    过了一会,宫人还有丫鬟婆子退到殿外了,太后好整以瑕的:“宝珠说吧,有什么和外祖母说。”

    “外祖母。”宝珠郡主也看到人都下去了:“外祖母,我想找菁表姐玩。”

    “菁表姐?”太后不由意外起来,睥着她的表情,菁表姐:“你菁表姐成了亲了,哪里有时间和你玩?”

    宝珠郡主看着外祖母的样子:“菁表姐总有空吧。”

    “你想找你菁表姐玩什么?”太后也没有再打击她,笑着问。

    “外祖母,菁表姐和听说的不同,上次娘办花宴,表姐很会作诗,投壶更厉害,我想跟菁表姐学。”宝珠郡主道。

    “哦,原来是这样,哀家的宝珠要学投壶?要不是哀家找人教一下你?”太后没想到是这样。

    “不用,我想找菁表姐说说话。”宝珠郡主又说。

    “可以,是不是你娘不许你见?”太后不用猜就听出来了。

    宝珠郡主重重点头:“外祖母,娘不喜欢菁表姐,说下一次,等空了,每一次都这样,没有一次见成菁表姐的,娘允许我去别处,但不要我去纪府。”宝珠郡主觉得心里苦。

    “不说你娘。”太后不免又叹了口气,容姐儿弄得宝珠都不乐意了。

    见一下菁姐儿有什么。

    宝珠多接触一点人是好事,要是真的把宝珠嫁到京城,多点相交的人,以后也有走动的地方。

    菁姐儿也没什么不好,容姐儿不喜欢菁姐儿,连宝珠也不许见。

    让宝珠跟她一样?

    小一辈的就让小一辈的去,容姐儿也是。

    “外祖母答应你,明日或者后日宣你菁表姐入宫一趟,好不好,让她教你投壶。”

    “嗯嗯。”宝珠郡主高兴极了。

    “高兴了?”太后也笑着。

    宝珠郡主又点头,想到娘要她嫁给秦王表哥:“外祖母,还有一件事。”太后闻声,看着她:“还有什么?”

    “娘说秦王表哥定下的王妃有事,让宝珠嫁给秦王表哥。”宝珠郡主开口:“娘还问我喜不喜欢秦王表哥,我对秦王表哥只有亲人的感觉,娘却说难得的机会,问我愿不愿意。”

    “那宝珠你想吗?”

    其实不必问,太后就看出来了,之前她就想问一下。

    “不想,外祖母。”宝珠郡主快速的摇头。

    “外祖母知道了。”太后开口。

    “外祖母我不是觉得秦王表哥不好,只是不想,娘一定要我嫁,我不乐意,娘不高兴,只有爹帮我说话,大哥也听娘的。”宝珠郡主又想起什么。

    “外祖母心中有数了,放心吧,交给外祖母,外祖母没有觉得你有错。”

    太后心中更气容姐儿。

    “外祖母娘会生气不理我的,还有。”宝珠怕娘。

    “不怕,不怕,外祖母会疼你,你娘是糊涂了,你秦王表哥的亲事是你皇舅舅说了算,不是你娘说了算,你娘想,也不看下你乐意不,还有你皇舅舅。”太后拍着她。

    宝珠郡主不再担心。

    太后又和她说了一些,等到又把宝珠出去后,她问起贵妃那边的情况。

    *

    贵妃的寝宫外面,长公主走了出来,脸色一下子不好,看向身边的宫人,宫人都不敢看长公主殿下。

    长公主吩咐了什么,宫人应了一声,退下去。

    长公主找贵妃本来是想,她亲自出面,贵妃再怎么也要给她面子,母后不答应她就和贵妃说,没想到贵妃竟然说要问一下皇弟还有母后。

    让她很不高兴,一点也不给她面子。

    从贵妃那里,她也确定了皇弟的意思,把挑人的事交给了贵妃和母后,只要母后和贵妃提出来,皇弟准了,就是未来的秦王妃。

    顾瑶什么也不是。

    可是母后不愿帮她,只知道让她安份,什么也不做,到时候等府里被新皇抛开,再也不复荣光?

    她本以为找贵妃,可以手到擒来,母后不帮她就算了,贵妃也不把她放在眼里。

    她现在要去皇弟那里。

    “去御书房。”长公主去一边的宫人。

    “是,长公主殿下。”宫人道,恭敬的,看向长公主殿下,长公主回头看了一眼贵妃的寝宫,以为有皇弟宠着,又是贵妃,她就拿她没有办法?

    一个宫人小跑出现,跪在地上行礼:“长公主殿下。”

    “是你,母后让你来的?母后知道我在这里,母后要说什么?”长公主认出来的宫人是谁,是母后身边的大宫人,不知道母后又要做什么。

    母后看来派了人盯着她,她心中更不高兴,母后不愿帮她,还派人跟着她,母后这是?

    “太后娘娘有话要对长公主殿下说。”宫人抬头。

    “什么?”在长公主的心中,母后无非就是那些话,她一点也不想听。

    长公主身边的宫人还有不远处的都看向跪在地上的宫人。

    “长公主殿下,太后娘娘让奴婢告诉长公主殿下,陛下那边有人选了,是吴府的二姑娘,还有太后娘娘会和陛下提宝珠郡主的亲事,太后娘娘让长公主殿下不要再乱做什么,陛下也让宝珠郡主留在宫里。”

    宫人把太后娘娘说的都说了出来。

    宫人们都看向长公主殿下。

    长公主没有料到:“吴府的二姑娘?吴雲那个丫头?皇弟怎么会这么快就有合适的人选,吴雲有宝珠好?母后是不是骗我的,还有我又没让母后为宝珠的亲事操心,母后操心什么,皇弟要宝珠留下就留下。”

    “是陛下派了人见太后娘娘,太后从陛下派来的人口中得知,陛下想来是定下来了,至于陛下为什么挑中吴府二姑娘,太后娘娘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好,就让奴婢来了,宝珠郡主留在宫中,亲事,长公主殿下不用管。”

    宫人又说了几句。

    算是回答了长公主的疑问。

    长公主脸色又难看了几分,看来是真的,要是这样,她的宝珠还怎么嫁给秦王,皇弟那里。

    还是去见皇弟。

    “本公主知道了,你回去吧。”

    长公主不再和宫人说,一边的宫人对视,吴府的姑娘是秦王妃?

    “奴婢还要去见贵妃娘娘。”宫人当着长公主殿下的面,行礼退到一边,等长公主殿下离开,她好求见贵妃娘娘。

    “贵妃。”长公主又看向宫人,母后派人来见贵妃,是怕她说了什么?

    “是,长公主殿下。”宫人低头。

    “母后。”长公主就这么不放心?长公主脸色更不好,宫人不敢动,一边的宫人都盯着。

    “去吧。”

    长公主不可能为难母后的人,她还是去见皇弟,说通了皇弟就好了。

    宫人小心退下,松口气。

    长公主看着宫人往贵妃寝宫去,回过头,离开。

    “我是太后娘娘身边的,要见一下贵妃娘娘。”太后身边的宫人到了贵妃娘娘的殿前和守在外面的宫人道。

    没有一会,太后娘娘派出的宫人见到了贵妃娘娘。

    “奴婢给贵妃娘娘请安。”

    “起吧。”

    禧贵妃坐着,身边是贴身服侍的大宫人,看着下面的宫人,叫了一声起,看着太后娘娘派来的人,太后娘娘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长公主来的事。

    不知道太后是什么想法。

    “谢贵妃娘娘。”宫人谢了恩站起来,还是很恭敬,禧贵妃问起宫人的来意。

    “贵妃娘娘,太后娘娘知道长公主殿下来过,让奴婢过来。”接下来宫人对贵妃娘娘说了太后娘娘的意思。

    “臣妾知道了,臣妾没有答应长公主,长公主所求超过了臣妾能答应的范围,臣妾告诉长公主要问一下陛下和太后娘娘,正准备派人和太后娘娘说一声。”

    禧贵妃知道自己没有猜错,太后娘娘的意思她明白了。

    太后娘娘和长公主不同,不想宝珠郡主嫁给秦王,她心中了然不少。

    宝珠郡主不错,在她想来和秦王也合适,但她不过一个贵妃,不敢擅作主张,才没答应。

    她知道自己的做法会得罪长公主。

    但她不在意。

    让人送了太后的人出去,太后娘娘既然如此,她也没有必要再派人去见太后娘娘。

    皇上那里——

    “去陛下那里看一下。”

    她叫了人,宫人应了是。

    *

    太后娘娘听了贵妃的话,对贵妃更觉得无处可挑,她一点没有挑错,无论是处理还是管理宫务,都挑不出毛病,这次更是让她满意,知道面对容姐儿的要求怎么说,不擅专,谨守着贵妃的身份。

    让前朝后宫还有皇帝也都满意。

    没有人能说一个不好来。

    太后点完头,问起容姐儿的去向,容姐儿听了的反应,相比贵妃,容姐儿就让她不满意了,甚至很不满。

    容姐儿听了,不说点什么,就去了御书房,简直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典范。

    她没有再派人,派人去也阻止不了,这次阻止了,下次呢,要她先和皇帝说,她也不想,就等容姐儿出了宫,从御书房出来,她再看吧。

    不管发生什么,都是容姐儿自己求来的。

    御书房,长公主和皇弟说了,她看着皇弟:“皇弟觉得怎么样?”

    熙和帝看着眼前的皇姐,没有说话,神色威严,宫人都退了出去,只有总客公公站在一边。

    总管公公不知道该佩服长公主还是觉得长公主够厉害。

    一来就问陛下是不是重新给秦王挑正妃,也不拐弯抹解的。

    陛下一说是,问长公主是什么意思。

    长公主立刻就说了,问陛下宝珠郡主如何,想要宝珠郡主嫁给秦王,说了后又问陛下怎么样。

    他看着陛下的表情。

    陛下最近本就对长公主殿下起了一些疑。

    和之前不同,长公主还敢这样,看长公主的样子,应该还不知道陛下心起了疑,不然不可能这个样子。

    “皇姐想让——”熙和帝想要在皇姐脸上看出什么,沉着声音。

    “皇弟就说一句行还是不行吧。”

    长公主心中不耐烦,皇弟是什么意思,也不答应?她的宝珠哪里不好,母后不乐意,贵妃那个女人看不上,皇弟也不说话。

    “皇姐,宝珠那丫头朕很喜欢,到时候让宝珠那丫头好好出嫁,秦王妃的人选,朕已经定了。”

    熙和帝从来没想过让秦王娶宝珠那个丫头,要是之前皇姐求到他,他可能会考虑一下。

    现在,他对皇姐并不放心。

    没有查清楚前,他不会容忍皇姐手伸太长了。

    “皇弟这是不答应了?”长公主不相信,脸色更不好:“宝珠是喜欢秦王的,我也是想亲上加亲,两个孩子是表兄妹,也亲热,宝珠皇弟也知道,皇弟与其选别的人,宝珠更好。”

    总管公公想赞长公主殿下一句。

    “皇姐不要再说了。”

    熙和帝打断了皇姐的话,看向皇姐。

    “皇弟。”

    长公主不甘心。

    她以为一切会如她所料,还,让世子找秦王,现在却是这样,看到皇弟的样子,她知道有哪里不对。

    皇弟的样子和以前不同,她觉得自己有哪里漏了,一定要查出来。

    “朕心中自有主张,皇姐要是有事就说,没事就回府,朕还有事要处理,还有不少奏折要看。”熙和帝拿起一份秦折,威严的。

    总管公公一听,知道陛下的意思,长公主殿下要是还不自知,以后会更失去陛下的信任,他看向长公主殿下。

    “长公主殿下,陛下要——”

    长公主没有再说。

    总管公公送了长公主殿下出去,又回来:“陛下。”熙和帝没有问,皇姐居然想让宝珠嫁给秦王。

    总管公公看着陛下的表情,不敢多话,熙和帝没有多想,皇姐去见母后和贵妃的事他知道,不知道是不是也是一样。

    过了一会,熙和帝继续处理着政务。

    “陛下。”总管公公出去了一趟,进来:“太后娘娘和贵妃娘娘都派了人来。”他恭敬又小心的禀报给陛下。

    熙和帝抬头,挥手让人进来。

    总管公公出去带了人进来,熙和帝看着,问了,贵妃和母后那里都是一样,为了皇姐,母后问他皇姐是不是说了宝珠和秦王的事,说她不同意。

    贵妃只说了皇姐见她说的话。

    “晚上朕去慈宁宫,歇在贵妃那里。”熙和帝打定主意,到时候问一下宝珠,就定下人来。

    “老奴派人和太后娘娘贵妃娘娘说一声。”

    总管公公忙道。

    “陛下,纪太傅出京了。”

    又回来,他道。

    熙和帝应了声。

    太后等到皇帝那里送来的消息,又是一叹,叫了宝珠来,和宝珠说了,让她准备好。

    禧贵妃听了,直接吩咐了人,陛下夜里会过来。

    *

    宫外,宫中的一道旨意,让顾府大乱。

    “奉天承运——”圣旨取消瑶丫头和秦王的赐婚,把瑶姐儿贬为妾,宫中的旨意就差没有指着顾府骂。

    顾府的规矩在哪里,怎么教养出瑶姐儿这样不守妇道,水性扬花,心思恶毒的姑娘,就差说瑶姐儿不堪为人妇,顾瑶的母亲接到旨意,脸色铁青。

    所有的丫鬟婆子脸色都变了,跪在地上,顾家的主子在府里的都在,脸色都是一样难看。

    宫里的旨意,完全是打脸,打顾家的脸,可以想像以后顾家在京城的名声,还有出门会碰到的各色目光,也能想到顾家的地位在京城会变成什么样,不会有人愿意和顾家结亲,不会有人愿意娶顾家的姑娘。

    这都是瑶姐儿造成的,以前瑶姐儿是府里最出色的,现在以后。

    都看向瑶姐儿。

    从正妃变成妾,要不是瑶姐儿还是秦王的妾,早就赶出府了。

    “老身接旨。”看着宫里的公公,顾瑶的祖母再是气愤难当再是恨也还是扶着丫鬟的手接了旨。

    她知道整个顾府都成了京城的笑话,事情果然向着她最不想的地方发展,这次不是瑶姐儿一个人被人笑话,是整个顾家。

    她气得手都颤了,要不是想到瑶姐儿说过的话,她想马上把瑶姐儿绑了,目光在瑶姐儿身上扫过。

    “顾老夫人,还有诸位,杂家就不多呆了,这是陛下亲自写的旨意,会公布与众,顾家做好准备吧。”太监也不愿多呆,如今没有人愿意和顾家扯上关系的,他说完就要走。

    “送公公。”顾瑶的祖母开口,示意一边的人。

    有婆子上臆,塞了荷包。

    “这就算了。”

    太监可不敢收顾家的荷包,顾家算是人人都瞧不起,他要是收了,到时候有人知道还不知道会如何说。

    “还是好好准备,秦王殿下择日会派人抬顾姑娘入府。”他最后带着轻蔑。

    所有人哪里会听不出来,可是什么也不敢说,瑶姐儿让整个府被人轻待。

    他们看向顾瑶。

    顾瑶格外平静,身边只有黛眉还有几个丫鬟婆子:“是。”

    顾瑶的祖母一看到她就气,顾家其他人也是一样,宫里来的公公都不愿意收下荷包,还不知道以后——

    “杂家告退了。”太监告了退。

    顾瑶的祖母没有再塞荷包,而是让人送了公公出去,等公公一走。

    “孽女!”顾老爷就大骂。

    “瑶姐儿,你说的到底能不能行,你自己看看,因为你,府里都成什么样了,皇上这一下旨,你就是一个妾,你你你。”顾瑶的祖母曾想的是宫里取消赐婚,如今瑶姐儿还是妾。

    不过也差不了多久了。

    妾算什么东西。

    一个丫鬟都能变成妾。

    像瑶姐儿这样,除了妾的名份,一看就不会得到秦王殿下还有宜妃娘娘宫里待见的,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命就没了。

    外面一传开,府里的人都不敢出门,要不是昭哥儿还要娶静安郡主——

    “秦王府的妾?”顾府庶出的都看向顾瑶。

    不是正妃了?一时心里幸灾乐祸。

    顾瑶此刻可以说完全从云端掉了下来,掉到了泥里。

    “祖母,父亲,我说过了。”顾瑶开口。

    顾昭看着妹妹。

    *

    各家都知道了宫里的旨意,顾家丫头被贬低为妾,不再是正妃,这是不少人没有想到的,还以为最多就是取消赐婚,哪里想到宫里会直接把顾家丫头从正妃变成了妾,这可比取消赐婚还要让人难以接受。

    尤其是她们这些世家。

    脸面往哪里搁,要是取消了婚约,直接让顾丫头去庄子上,或者去庙子里为府里祈府,赎罪,等时间久了,大家忘了这回事,顾家也不用再顾忌什么。

    顾丫头还能嫁到外地,嫁个好人家。

    如今这样顾家的脸面算彻底没了,顾丫头更是,一个世家培养出来的嫡女成了妾,还不是有名份的侧妃。

    只是一个妾,被人看不上的妾,入了秦王府算是没了这个人,因为谁都明白,顾丫头以后会是如何,一个嫡女要忍受一些从前看不上的侧室还有丫鬟的手段还有嘲讽,落地的凤凰不如鸡,各家扔报摇头。

    顾丫头也只能怪自己没用,或者手段不够,走到这一步,听说是秦王亲自入宫求的旨意。

    菁华郡主倒是越来越好,顾丫头相反。

    提起都带着看不起,也许要不了多久,就没有人想得起顾丫头了。

    说起来前朝都少有这样的例子。

    顾家丫头倒是在本朝开了先例了,不知道会传多久。

    吴府,吴老夫人连声说了几声报应不爽,分外高兴:“袁家要是也能这样就好了,还有萧柔柔。”顾瑶得到了应该得的下场。

    周嬷嬷也为郡主高兴。

    吴雯几个也知道了,同样高兴,还有更多的人,和顾家有亲的就不同了,尤其是顾家分出去的几房,觉得自己出门都没有脸。

    宫中的旨意传得非常快,一转眼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袁夫人有后怕,袁冰语也是,母女俩暂时都不能出府。

    萧柔柔想的是怎么报仇,听了就当没有听到,顾瑶被贬为妾与她有什么关系,要怪就怪顾瑶自己没有本事,只担心二爷什么时候像以前一样对她好宠着她。

    二爷都是早出晚归,她想见二爷也见不到,二爷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她又叫了人:“二爷到底去了哪里?”

    “夫人,夫人都不知道,老奴也不知道。”丫鬟婆子看出二爷的态度了。

    “哼。”萧柔柔知道这些人看二爷早出晚归不理她。

    等二爷回来。

    她得回二爷的心再找她们算帐。

    不久,她知道了大姐夫出京的事,大姐夫离了京,是她报仇最好的机会,不能再等。

    各家也渐渐知道纪永叔离了京城,不知道带了什么密旨。

    *

    纪府里面,萧菁菁和婆婆说了,定了离京城比较远的一处庄子,她安排了嬷嬷去正院和那些人再说一下,后日就启程去庄子。

    这两日还有没有收掇好的都收掇了。

    “郡主。”

    香草进来:“四爷带人离京了。”

    “嗯。”

    萧菁菁发现不能想四爷,一起就停不下来。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