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疑是喜脉
    余下的事就由管家来,她不会出面。

    赵嬷嬷知道区区一个丫鬟哪里被郡主放在心上,不过她就是高兴,敢窥视四爷,老奴要让她后悔来这一遭。

    碧丫头那个丫头知道定亲的事,想来会很精彩,管家还是不错的,不知道怎么生了这样一个孙女。

    不过就算再闹也没用,四爷可是下了命令。

    她给她挑的夫婿,会好好教她做人。

    *

    碧衣这些日子被祖父派人看着,不能回书房,娘还有祖母爹也都帮不了她,祖父和娘还有祖母爹都说了。

    她只能等着,四爷没有让人来,她不知道自己会被配给谁。

    眼看着还早,忽然看到祖父,祖父怎么回来了。她看着祖父,不知道是不是她想的那样。

    她很担心。

    过了一会,娘过来了,祖父离开了,不知道祖母和娘还有祖母爹说了什么。

    “娘。”碧衣看着娘。

    “儿啊,你祖父和四爷说了,给你挑了一个人,你祖父已经定了。”

    “祖母骗我的!”

    碧衣不相信。

    *

    在赵嬷嬷看来,接下来就好办了,老夫人给四爷的几个丫头都一一成了亲,原本老夫人只给了四爷两个丫鬟的,后来又时不时送了丫鬟过来,被四爷放在一起,住在一起,一起配人,一起成亲。

    赵嬷嬷心情就更好了。

    听说四爷当初给那位大公子丫鬟,后来离京的时候又添了几个,也难怪会有了身子,又打掉,丫鬟的命都没有了。

    说来那位大公子真的是凉薄,好在郡主忘了,知道了也没有说什么。

    因为老夫人封锁了消息,所以没有多少人知道。

    袁氏留下来的陪嫁她带着人盯着人出了府,往庄子上去,派了人沿路护送,也是盯着,到了庄子安置了再回府。

    等到正院空了一部份后,她和正院的人说了一声,回了竹园。

    “郡主,正院空了不少。”赵嬷嬷和郡主说着:“一路都是安排好的人,护送她们,到了庄子上也会留下一部份,庄子那边想来收到消息了,等人回来再问问,只是正院。”

    “先放着吧,让正院的人打扫一下,等到时候要往的时候再说。”萧菁菁点头,对着嬷嬷,正院暂时没有用。

    放着,以后要是有什么再打算。

    “放心吧郡主。老奴已经交待了。”赵嬷嬷回来的时候吩咐了:“虽然郡主和四爷不住,有些地方要收拾,把以前留下的都清理了。”

    她可不想郡主住袁氏留下来的屋子。

    萧菁菁点了一下头,赵嬷嬷说起别的,老夫人还等着郡主过去玩牌,正院的事情处理了,也没有什么事了。

    她带着嬷嬷去了婆婆那里,二嫂三嫂也在,牌桌摆好,婆媳几人玩起来,萧菁菁赢了不少。

    “老四媳妇不错,一来就赢了。”纪老夫人笑起来。

    “四弟妹这是开门红啊。”郑氏也笑道,柳氏点头,四弟一走,婆婆就让她们多去四房,也不要在四弟妹面前提起。

    “这才开始,娘,二嫂三嫂。”萧菁菁不由道,赵嬷嬷站在一边,看着郡主的牌,没有玩几圈。

    “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张嬷嬷出去了一趟,回来,行了一礼。

    “怎么?”纪老夫人问。

    “宫里来了人,是太后娘娘宫里来的。”张嬷嬷开口。

    “太后娘娘怎么派人来了?”纪老夫人一听,放下手上的叶子牌,没有再玩,转回头看着张嬷嬷。

    郑氏柳氏也是一样,所有人都看着张嬷嬷。

    “太后娘娘派来的人有没有说什么?”纪老夫人跟着问起来。

    “太后娘娘派来的人想要见四夫人。”张嬷嬷回答了起来。

    都没有想到,看向萧菁菁,萧菁菁回过神,赵嬷嬷心中担心。

    “太后要见老四媳妇你。”纪老夫人道,张嬷嬷应了一声,郑氏柳氏也都不由开口:“不知道太后娘娘有什么事?”

    “还是要去见一见,老四媳妇,娘陪你去。”纪老夫人开口。

    萧菁菁本来想和婆婆说一声,去看看,闻言,知道婆婆要陪她去,赵嬷嬷扶着郡主,心头一松。

    “娘去,我们也去。”郑氏和柳氏一起道。

    “好。”纪老夫人点头、:“走吧。”站了起来,郑氏柳氏都起来,萧菁菁也是,出了宜园。

    等到了花厅见到太后娘娘派来的人,来的是太后娘娘身边的大宫人:“纪老夫人,纪二夫人三夫人,菁华郡主。”

    “听到太后娘娘派了人来,老身就来了,不知道太后娘娘?”双方见过礼,纪老夫人叫了起,马上开口。

    所有人看着。

    “太后娘娘请菁华郡主入宫,宝珠郡主在宫里,想见菁华郡主。”宫人道。

    纪老夫人一听算了解了,想了想,转向老四媳妇,宫人也是望着菁华郡主,郑氏柳氏其余的都是。

    “老四媳妇你看看?”纪老夫人同时问。

    “娘,我和宫人一起入宫。”萧菁菁听到宝珠郡主,没有说什么,赵嬷嬷等人心里还是担心,太后娘娘派人召见,郡主不能不去。

    宫人松口气,看着菁华郡主。

    “好,要不我让。”纪老夫人正要让郑氏柳氏陪着。

    “不必,娘。”萧菁菁摇头,纪老夫人一想也没有再说,宫人心头又一松,萧菁菁不久带着香草梅兰入了宫。

    到了宫里,她下了马车,扶着香草的手,往后宫去,宫人在前面带路,到了慈宁宫里面。

    宫人先进去。

    萧菁菁带着人等着,很快,宫人出来,还有一个人也跟了出来。

    “菁表姐。”是宝珠郡主带着人,笑着走出来,迎接表姐,看得出格外的高兴,一边是宫人,也行了一礼:“菁华郡主请。”

    “表妹。”萧菁菁看着宝珠郡主的表情,没有多问,又看了看一边的宫人。

    “表姐你可来了,我一直等你,昨日就想让外祖母召你入宫。”宝珠郡主又道,宫人不敢说什么,只说太后在里面等着。

    “不知道表妹想见我做什么?”萧菁菁淡淡的,带着人跟着进去了。

    太后听着脚步声,和身边的宫人说笑了一句,就看到宝珠还有宫人进来,还有菁丫头,这下宝珠这丫头高兴了吧?不用整天听她念着。

    “外祖母,表姐来了。”宝珠郡主直接到了外祖母身前,宫人也是行了一礼,禀报了。

    太后笑着,挥手,看了宝珠一眼,接着她才看向菁丫头。

    “给太后娘娘请安。”萧菁菁带着人,行了一礼。

    “起吧,菁丫头,宝珠这丫头想见你,说是要你教她投壶什么的,佩服你的才情。”太后一边叫了起一边宠溺的看着宝珠对菁姐儿道,也没有说别的。

    “外祖母。”宝珠郡主不好意思,期待的望着表姐:“之前就想找表姐,可是。”其实她更想和菁表姐比试。

    她练习了好久。

    一旁的宫人都看向菁华郡主,萧菁菁站了起来,知道了宝珠郡主为什么见她,她没有问为什么一直没有找她,她想起花宴结束,宝珠郡主的话。

    “纪永叔好像出了京?奉了皇上的命令。”太后看向一边的宫人,她隐约好像听到了,问起菁丫头,萧菁菁:“是,太后娘娘。”

    “纪永叔不是表姐夫吗?”宝珠郡主在一边好奇的问,宫人们听到宝珠郡主的话都看着宝珠郡主。

    “是,是你这丫头的表姐夫。”太后又是一笑,目光落在菁丫头的身上:“你也不要多思,等事情办完就好了。”

    萧菁菁颔首。

    “之前的事,你也受委屈了,宝珠这丫头整天念着,哀家也不和你们说了,去吧,去花园里面说说话什么的,或者去偏殿。”太后不再继续说,扫了宝珠又看向菁丫头。

    “谢外祖母。”宝珠郡主格外高兴,萧菁菁平静的行了一礼。

    宫人看着,香草梅兰很紧张,萧菁菁看向宝珠郡主,宝珠郡主拉着菁表姐出了殿,太后摇头失笑。

    “表妹是想和我比试了?”萧菁菁问起来。

    “菁表姐,娘不让我找你,你可以教我做诗吗?还有投壶,我练了好久还是不行,还说和菁表姐比试,菁表姐先教一下我再比试吧。”一出了殿,宝珠郡主马上道,不顾别的。

    “嗯。”萧菁菁开口,姑母不想表妹见她,她没在意。

    不管表妹是想比试还要让她教,或者学会了和她比,都没什么。

    宝珠郡主格外的开心,吩咐人准备,萧菁菁没说什么,香草梅兰对视,郡主真的要教吗。

    不过看着宝珠郡主的样子,她们又不敢说什么。

    花园里,精致的投壶被摆放在湖边的草地上,拉起红色细布帷布,宫人送上投壶箭,有宫人提着小铜鼓。

    “菁表姐。”宝珠看着菁表姐儿,萧菁菁让香草梅兰退开,还有旁边的宫人。

    宝珠郡主就在菁表姐身边。

    萧菁菁和她讲解起来,伸出手,从宫人手中拿过投壶箭,比着,一步一步都教给宝珠郡主。

    宝珠郡主最爱投壶了。

    她听着菁表姐儿讲解,听得格外认真,也从宫人手中拿了投壶箭练习了起来,萧菁菁同样投了一次。

    手上的投壶箭几近全中,这不过是她随手一投。

    “表妹听明白了吗?”

    “嗯菁表姐真厉害!”宝珠郡主眼中都是佩服,高兴得不行,好像是她自己投的一样。

    “我再给表妹讲一次?”萧菁菁又道,宝珠郡主连连应是,萧菁菁同样是一边讲解一边示范,又讲了两次,还投了一次。

    两次都是十支全中,偶有一支意外,只是甩动的时候她发现胸口不舒服,好像有些痛,隐隐的像是扯到了什么。

    还有小腹,感觉了一下,她发现没有再痛,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投壶。

    上次并没有这样,她心中若有所思,宝珠郡主越发觉得菁表姐厉害,就是宫人都相视一眼。

    宝珠郡主也想试一次,拿了投壶箭,想着菁表姐教的。

    “表妹听明白就试一次,一边学一边试,是最好的。”萧菁菁看到表妹取过投壶箭看向不远处。

    “嗯,菁表姐,我来试下。”宝珠郡主更是跃跃欲试,萧菁菁退了几步,注视着宝珠郡主。

    宝珠郡主手一甩,牢记着菁表姐教她的一切,手上的十支投壶箭竟叫她投中了三支,她太高兴了。

    “菁表姐我投中了三支。”她跳起来,开心的望着菁表姐,好像投中三支是多么了不起的一样。

    “表妹再练练就好。”萧菁菁大概看出了什么,她并不觉得还有什么好教的,该说的她都说过了,只要表妹记住就可以。

    以后会越来越准,宫人知道宝珠郡主投壶很少投中的,没想到。

    香草梅兰想到的是郡主十支全中,宝珠郡主这样就高兴了?

    “菁表姐儿们来比试一下吧。”宝珠郡主忽然看向菁表姐,更加的跃跃欲试。

    “表妹确定吗?”萧菁菁问,宝珠郡主点头,她可有自信了,说不定表姐有失水准,她赢了呢。

    萧菁菁没有说别的,应了,她想再看看是不是胸口真的会痛,小腹像扯到什么。

    “表姐你先来吧。”宝珠郡主笑着,菁菁菁没有推辞,从宫人手中又取过投壶箭,手一甩,一支支落入壶中。

    下一刻她清楚的感觉到了小腹还有胸口,面上她没有表现出来,好在只是隐隐有些不舒服。

    “菁表姐,我一定要赢过你。”宝珠郡主看着表姐的箭一支支都中了,只有一支没有,她深吸一口气,笑着报过投壶箭,一甩。

    学着菁表姐的样子,可惜只有二支中了,其余的全没用。

    “啊,没中,菁表姐!”宝珠郡主看向菁表姐,宫人不知道说什么,香草梅兰同样说不出话。

    “表妹至少中了两支,这需要时间。”萧菁菁安慰起来。

    宝珠郡主不是无理取闹的,也知道自己还要多练,她又对着投壶练了几次,有一次一次投中了五支,是她投中最多的,开心得不行。

    觉得菁表姐教的很有用,再试了几次,手甩痛了,不再练,反正时间还长,和菁表姐约好再次再比。

    她拉着菁表姐,请教菁表姐怎么做诗,让菁表姐写几首好诗给她,她去参加花会的时候炫耀。

    萧菁菁答应了。

    花园的亭子里,她提起笔,笔墨纸砚都备好,她写了两首诗。

    宝珠郡主念了起来。

    萧菁菁突然皱了一下眉头,胸口又闷闷的。

    “菁表姐?”宝珠郡主发现了,一侧头就看到。

    香草梅兰闻言也看向郡主。

    萧菁菁摇头,写完了诗,宫人都看着诗,宝珠郡主再次看向菁表姐做的诗,好美。

    “莫嫌花事迟追赏,通闺应知春倍长!”

    *

    嘉和郡主静安县主也知晓了菁华郡主入宫的事,她们住在太后娘娘的殿中,宝珠郡主宿在宫中的这两日,她们也和宝珠郡主见过面。

    宝珠郡主一直想见菁华郡主,她们也知道,打听到宝珠郡主和菁华郡主在投壶,她们对视。

    没有马上去求见太后。

    打算过一会再说。

    不止是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知道,后宫也大多知道了菁华郡主入宫的事,都派了人过来。

    太后听到,一律都拦了下来,宝珠那丫头和菁丫头一起,后宫那些人来干什么?到时候要是发生了什么就不好,只派了人和皇帝说了一声。

    各宫被太后娘娘拦下,也不再做什么。

    太子妃也想请菁妹妹过来和她说话,但既然这样,就算了,菁妹妹,她摸着自己的小腹,还是小心点。

    太后等拦下各宫的人,问了问宝珠那丫头还有菁丫头的情况,知道在花园里做诗没说什么,放下心。

    直到嘉和和静安两人一起来,她想到她们最近和宝珠处得不错,又每日绣嫁妆的,就让她们去。

    嘉和郡主静安县主听到太后娘娘的话,去了。

    亭子里,宝珠郡主看完了诗,她想找个诗做得好的夫君,听说菁表姐以前也是不学无数,嫁给纪太傅后就变得很厉害。

    “菁表姐,我也想像你一样做出这样的好诗。”

    想到娘的意思,娘要她嫁给秦王表哥:“菁表姐,娘要我嫁给秦王表哥,我一点也不想嫁。”

    “表妹。”萧菁菁没有想到姑母有这样的想法,仔细想一想,也不奇怪,顾瑶不再是未来秦王妃,秦王妃的位置空出来,姑母会有想法很正常。

    宫人抬头,香草梅兰也没想到,看向郡主。

    “菁表姐,娘说嫁给秦王表哥对大哥很好,我不想嫁,外祖母答应了我,不知道娘还会不会。”宝珠郡主担心。

    萧菁菁想到不少。

    “菁表姐,娘找了外祖母和皇舅舅,可惜,皇舅舅有了看中的人选,皇舅舅看中的人是吴家的二姑娘。”宝珠郡主觉得菁表姐很好,她便和菁表姐说了。

    “谢表妹。”萧菁菁从中听出了什么,陛下看中的雲表妹,她知道表妹话中的话。

    “菁表姐长得如此好看为什么不多笑呢?”宝珠郡主也不再说,盯着菁表姐的脸,菁表姐长得太好看了。

    所有人看着菁华郡主。

    萧菁菁笑了一下:“表妹。”

    “菁表妹要多笑。”宝珠郡主笑起来,香草梅兰也觉得。

    “郡主,静安县主还有嘉和郡主来了。”就在这时,有宫人过来。

    “菁表姐,嘉和姐姐还有静安姐姐过来。”宝珠郡主没有做主,而是看向菁表姐。

    “表妹做主吧。”萧菁菁道,宝珠郡主这才和宫人说了。

    片刻嘉和郡主还有静安县主过来了。

    见过礼,坐下。

    “嘉和姐姐,静安姐姐,我和菁表姐正说着话。”宝珠郡主开口,看着菁表姐,笑着说:“说表姐要多笑。”

    “菁华郡主是该多笑。”

    嘉和郡主看着菁华郡主,眼中复杂,菁华郡主过得比她想像中还要看,萧菁菁点头。

    静安县主也开口。

    萧菁菁同样点头。

    宝珠郡主在一边看到:“静安姐姐嘉和姐姐你们和表姐也太。”

    没有人说话。

    “静安姐姐,你上次说的要心疼个荷包给我的。”宝珠郡主这时忽然想到什么,对着静安县主。

    所有人都看向静安县主。

    “宝珠妹妹稍等一下。”静安县主一听,笑着看向身边的宫人。

    宝珠郡主只是一提,还以为没有绣好呢。

    宫人马上捧出一只很精致的荷包,上面绣得很好看,是一只小小的狐狸,很可爱很乖巧,活灵活现。

    静安县主接过来,看了一眼,递给了宝珠郡主:“宝珠妹妹看看喜欢吗?”

    “就是这样的,谢谢静安县主。”宝珠郡主接过,一看就喜欢得不得了,所有人目光都落在荷包上面。

    “宝珠妹妹喜欢就好。”静安县主只是道,嘉和郡主:“静安为了给宝珠妹妹绣荷包,一夜没睡。”

    “啊?”宝珠郡主没有想到,忙抬头:“静安姐姐你怎么不歇息,可以晚点给我的,我又不急。”

    “没事,嘉和说的不对,我虽然绣得很晚,还是歇了的,宝珠妹妹不必担心。”静安县主道。

    宝珠郡主还是担心:“真的静安姐姐?”

    静安县主点头。

    嘉和郡主看向菁华郡主。

    萧菁菁看出了荷包上的是狐狸,一只火红的狐狸,她觉得很像宝珠郡主。

    在宫里呆了半天,离开的时候。

    “菁华郡主,到时候我就要嫁到顾府。”嘉和郡主开口。

    萧菁菁看她一眼。

    和太后娘娘说了一声,萧菁菁坐上马车出了宫,半路的时候,她想到小腹还有胸口发闷的事,让香草一会请个大夫到府里。

    “郡主你?”香草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想看一看。”萧菁菁想先看一看再说,香草梅兰还想问,看出郡主不愿多说,只得把担心藏起来。

    回到府里,萧菁菁知道婆婆还有二嫂三嫂等着她,她去了宜园,和婆婆说了一下。

    纪老夫人听完,笑着让她去休息,郑氏柳氏:“不继续?”

    “让你们四弟妹先休息一下再说,你们急什么急?想赢回来?”纪老夫人白她们一眼,郑氏和柳氏没再说。

    纪老夫人让老四媳妇回去。

    萧菁菁回了竹园,赵嬷嬷从梅兰那里知道香草去找大夫去了,郡主要请大夫。

    “郡主怎么不请太医、是哪里不好还是?”赵嬷嬷和香草梅兰一个心思,边看着郡主边问起来。

    萧菁菁拆下头上戴着,又换了一身轻便的便服。

    把在宫里投壶的时候的症状说了出来。

    “那是该找太医看看,不如叫太医吧,郡主别是。”赵嬷嬷非常担心,脸色不好,要是郡主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先头就该请太医。

    说不定就是前段郡主胸口闷留下来的,当时听郡主说好了,就没有担心,都是她大意了。

    萧菁菁把她的想法说了。

    赵嬷嬷才没有再说,催着人去看香草回府没有。

    一旦回府就马上带来。

    萧菁菁现在没有再不舒服,赵嬷嬷却不停的问,没有要多长的时间,香草回府了,带着一个大夫。

    赵嬷嬷马上让香草进来,还有大夫,让大夫给郡主把脉,用屏风隔着,又吩咐人不要让太多人知道。

    萧菁菁等着大夫把完脉,赵嬷嬷吩咐完就死死盯着,就怕有哪里不好,大夫额头上冒着汗,他是京城保仁堂的坐堂大夫,被人请来,一路请来,心里便很紧张,不知道是给哪位贵人看病。

    现在才知道是纪府的夫人,他更紧张,不过多年行医让他还算稳当,后宅阴私多,怕自己来得了回去不了,想到纪府的名声才不那么紧张,摸了一下花白的胡须:“夫人并没有什么,很好。”

    他觉得脉像有些像是滑脉,又不怎么像,怕弄错了,就没有说。

    “真的没事,那为什么郡主会——”赵嬷嬷把郡主的症状说了,香草梅半更紧张。

    大夫沉吟了一下,想了想,在他看来可能是有了喜的原因,也有可能是别的:“老夫觉得可能是别的原因。”

    赵嬷嬷继续问,问到后来,倒是变成了郡主太久没有动,才会那样。

    大夫走的时候,还是留下了提示:“老夫刚才把脉,不知道是不是把错了,夫人的脉像,像是滑脉,又还不清楚。”

    “滑脉?”赵嬷嬷呆了。

    萧菁菁也是。

    香草梅兰怔住。

    大夫没有多说:“也可能弄错了。”

    可就是这样赵嬷嬷也高兴极了,立马就吩咐起来,还是萧菁菁回过神来,阻止了嬷嬷,都还不确定。

    先这样,等确定了再说。

    赵嬷嬷想劝郡主找太医来看,萧菁菁意思还是等一下。

    赵嬷嬷听了郡主的话,吩咐小厨房,做了不少滋补的,萧菁菁无奈的用了,等到老夫人派了人来,说是哥儿好了。

    郡主想要去,她才回过神来。

    安郡王府。

    贺氏和身边的人说着,她打算今日去纪府看郡主,马车备好了,别的都准备好:“二姑娘,四姑娘来了没有?”她问起来。

    “侧妃娘娘还没有。”

    贺氏正要派人去看一看,婆子进来:“侧妃娘娘,二姑娘四姑娘过来了。”

    “哦,让二姑娘四姑娘进来。”贺氏笑了起来,让她们进来。

    婆子行了一礼下去,不一会儿后。

    “贺侧妃娘娘。”萧芸芸和萧媛媛走进来,请了安,贺侧妃哪会让她们行礼,叫了起。

    萧芸芸和萧媛媛看着贺侧妃。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