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月事没来
    吴老夫人在菁姐儿离开后,让几个丫头也回去,先找了老大老二商议了菁姐儿说的陛下看中雲丫头给秦王的事。

    雲丫头性子太活跃,知道了说不定闹,就没有说,还是等确定了再说。

    老大媳妇老二媳妇那边也先瞒着,老三老三媳妇她怕一说就泄露出去。

    越少人知道越好。

    吴大老爷和吴二老爷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听完了娘的话,知道娘为什么要单独见他们,和他们说了。

    吴老夫人知道事情宫里要是定了还好,偏这样,需要和老大老二商议。

    “老大老二你们说说。”

    “娘。”吴大老爷和吴二老爷开了口,吴老夫人听完,发现老大老二的想法和她的差不了多少,都是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吴老夫人也知道宫里没有定下前,不好做什么,她不就是,好在宝珠郡主和菁姐儿说了,他们提前得知了,不管陛下是不是真的看上雲丫头,只要雲丫头定了亲,当做不知,宫里再如何也可以躲过去。

    一是像她之前盼望的长公主能如愿。

    吴大老爷和吴二老爷的决定是静观奇变,长公主能如愿以偿最好,不能,关注着宫中形势,给雲姐儿定亲,不能太急,要找个好的,但也不能慢了。

    先挑几个适合的。

    吴老夫人算是同意了他们的想法,也只有这样了。

    她又把菁姐儿可能有了身子的事说了,还有贺氏有喜的事,吴大老爷吴二老爷倒不觉得有什么。<>

    不过妹夫又有儿子,他们没有像吴老夫人一样担心,至于菁姐儿有身子。

    吴大老爷觉得菁姐儿该生个儿子,永叔可是离了京,吴二老爷想的是永叔不知何时回京。

    吴老夫人听着他们说的。

    最后提的是把老三的三房分出去的事。

    “娘要把老三分出去?”吴大老爷听了。

    吴二老爷没有说什么,娘明显是对老三不耐了。

    “是,先前因为你们爹的话,后来言哥儿病了,这些日子下来,想着老三改了就算了,可是。”吴老夫人把她前些日想的说了。

    “可是老三会同意吗?”吴大老爷担心老三不愿被分出来。

    “想来娘有主意。”吴二老爷还是看着娘。

    “老二说得没有错,老三不同意也要同意,哪有一直不分家的,就是不分出去,也要分开让老三单过,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分出去,当然最好是让老三搬出去,这样最好,也不用麻烦什么,老三过成什么样都用管,分出去了就是做了什么连累也不会连累到府里,谁知道老三还会做什么还有老三媳妇。”吴老夫人看了老二一眼,对着老大道。

    “娘既然有打算,儿子也不说什么了,就是老三恐会闹。”吴大老爷皱眉,他知道三弟妹的性子。

    “任他闹去。”

    吴老夫人不以为然,以前就是顾忌着。

    “娘,只怕外面会有传言。<>”吴二老爷想到的是外面会有传言。

    “娘不管了。”

    吴老夫人开口:“反正老三是庶房,本就该分出去,有人说也说不了多久,无非就是说大房二房不顾三房。”

    “娘做主吧。”吴大老爷这个时候道,吴二老爷也点头。

    “其实让三房回乡下老宅守着也不错!”吴老夫人又道,各家发迹的老宅,都有族人看守着:“这样一回,外面没有话可说,只要老三回了乡下,算是分出去了,老三一家在乡下想做什么也不可能。”

    这是吴老夫人另外一个想法,反正老三啥也不成。

    回老家更好,也不怕闯出祸事来,这些就是她想好的,就看老三怎么选择,反正只要老三不误事就好。

    吴大老爷想到老宅那边有族人也有族老看着,老三一家回去,也有人看着,想来不会有什么,吴二老爷觉得娘的提议不错。

    “你们的意思让老三一家回乡守着老宅?”吴老夫人看着他们,又问他们。

    “是,娘。”吴大老爷开口。

    吴二老爷也颔首,吴老夫人决定还是问老三一家,不过不是现在,还要再过几日,到时候先和老三说一说。

    老大老二走的时候,吴老夫人又交待了他们一遍,不要把皇上看中语姐儿的事说出去,就算老大媳妇老二媳妇也不要告诉。

    “娘。”吴大老爷走的时候想到一件事停下步子,吴二老爷看着老大。

    “还有什么?”吴老夫人问起来。<>

    “二弟,如兰女儿一家在路上了。”吴大老爷看着娘还有二弟,吴二老爷也想到,吴老夫人挑了一下眉头:“在路上了,看来要不了太久就会到京城,先不要和如兰说,到了再说。”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点头。

    *

    此时赵嬷嬷通过香草梅兰知道了贺侧妃有了身子的事,真是,倒是来得巧了。

    她的郡主才刚得知可能有喜,贺侧妃也有了,要是贺侧妃生下来,倒是不比郡主生的哥儿大多少。

    辈份却不同,赵嬷嬷心里和吴老夫人差不多,有点点担心,后来看郡主的样子,加上郡主也有了喜,心里好受不少。

    她也知道了哥儿好了,到于表姑娘被皇上看中,她是听郡主提过的,郡主想来和老夫人说了。

    想到府里发生的,她和郡主说起来。

    “郡主,碧衣那个丫头知道你给她配的人后,闹着不嫁,管家把她关了起来,下了聘,日子也定好了,管家好像怕夜长梦多,想尽快把碧衣那个丫鬟嫁出府去,还有前夫人留下的陪嫁也都到庄子上了,安置好了。”

    萧菁菁听着嬷嬷说的,不置可否。

    “郡主。”赵嬷嬷看着郡主的表情,萧菁菁看向嬷嬷,等着嬷嬷再说。

    “郡主,你和四爷成亲不久后派去封地的人都到了,传了消息回府了。”赵嬷嬷提起送消息回来的侍卫。

    “哦,怎么样?”

    萧菁菁问道。

    “派去的人已经接收了封地,想见郡主,似乎有话和郡主说,只是郡主不在,老奴便说等郡主回来,具体的郡主想知道可以问一下那个侍卫,郡主明日可以召见一下。”赵嬷嬷道,轻声在郡主的耳边说,香草梅兰想扣也听不到。

    “嗯好。”萧菁菁点头,赵嬷嬷抬起头,看到香草梅兰:“还不服侍郡主。”

    香草梅兰行了一礼,应了是。

    一夜过去,萧菁菁从婆婆那边回竹园,到了花厅,赵嬷嬷知道郡主回来,回身说了什么,先走了进去,走到郡主的面前:“郡主,人来了。”

    “让他进来。”萧菁菁昨晚睡得还好,她天快亮才醒了,精神也好了许多,看向嬷嬷道。

    “老奴马上带人进来。”赵嬷嬷恭敬行了一礼,退下,香草梅兰站在郡主的两边,注视着,萧菁菁心中想着什么。

    “郡主。”赵嬷嬷一会进来,身后跟着一个侍卫,赵嬷嬷行了礼,侍卫也跪在地上。

    “嬷嬷。”萧菁菁看着让嬷嬷起来,目光落在侍卫身上,香草梅兰也是,赵嬷嬷得了郡主的话起身站到郡主身边,一起看着下面的侍卫。

    “起来说吧。”萧菁菁接着又道。

    “属下见过郡主。”侍卫抬起头来,站起来,看向郡主。

    “封地如何?”萧菁菁直接问,侍卫听到郡主发问,先说了封地的情况,郡主的封地非常富庶,封地上的人都知道他们呆的地方成了菁华郡主的封地,郡主府已经在修,等到都说完了,侍卫又行了一礼:“各家送了不少珍宝给郡主,想要拜见郡主,属下一并带回京城,需要郡主派人去接收。”

    萧菁菁看向赵嬷嬷。

    “老奴让人去接收。”赵嬷嬷看了下侍卫道,萧菁菁点头,赵嬷嬷退下去,吩咐了谁,才又进来。

    听到侍卫说起还有几家似乎背后有人。

    “谁?”萧菁菁问,想要知道,赵嬷嬷也盯紧侍卫。

    “好像和晋王殿下有关系。”侍卫回答。

    “晋王。”萧菁菁没有继续再问,赵嬷嬷也知道有些事不好说,萧菁菁让侍卫下去休息,侍卫退下去后。

    “郡主,各家送的珍宝?”赵嬷嬷没有提和晋王有关的事,提起几家送给郡主的珍宝还有东西。

    “清点一下,放进库房里。”萧菁菁开口,赵嬷嬷本来想问是放到郡主府的库房还是,想了想没有。

    郡主很少去郡主府,主要是在这边,当然也是放在这边的库房。

    带着人去清点去了。

    萧菁菁看着嬷嬷去了,处理了四房的一些事,赵嬷嬷清点完了侍卫带回京的珍宝,理出了一张单子,看了看,还都是珍宝,无一样不珍贵,丫鬟婆子也呆了呆,赵嬷嬷哪会让她们发呆,看了她们一眼,和丫鬟婆子说了声,让她们把库房锁好,拿了几样回来给郡主看。

    看到郡主,她上前,郡主吩咐着香草梅兰,萧菁菁让香草梅兰下去,她们看到嬷嬷手上的东西。

    萧菁菁看着嬷嬷同样看到。

    “郡主,已经清点好,放到库房了,这是理出的单子。”赵嬷嬷想到那些东西,把手上的单子递给了郡主,让郡主看还有手上的几样珍品,打开匣子,里面都是怀表还有珍珠首饰以及红宝石的首饰。

    萧菁菁一看知道那些东西不是常见的,真的是珍品,看了几眼,接过单子,一一看起来,赵嬷嬷站在一边和郡主说起来。

    “郡主,你看看都是难得一见的,有些好像是海那边的东西,像什么红宝石吊坠,还有怀表和鸡心石听说不少——”赵嬷嬷指着手上的东西。

    这些东西就是京城也只有一两件,都是珍藏着的。

    萧菁菁点头,单子上列得很详细,虽然不算太多,一两车还是有的,她再次抬起头来。

    “这些珍珠首饰。”赵嬷嬷把手上的匣子捧到郡主面前:“郡主要是戴着保管好看,还有那怀表很方便,以及。”

    萧菁菁让嬷嬷给她,赵嬷嬷取了两样,给了郡主,萧菁菁拿到手中。

    “除了这些海那边的,还有一些上好的玉屏风,老奴空了找人收掇出来,郡主可以看看,喜欢的话就摆到屋子里。”

    赵嬷嬷跟着又说。

    萧菁菁嗯了一声,她也想看看,赵嬷嬷和郡主说起白玉的屏风,精雕细琢,还有白玉的玉佩:“可以给四爷。”

    萧菁菁想到四爷,点点头,让嬷嬷取来看看。

    赵嬷嬷笑了笑,她就知道,郡主念着四爷,四爷一日不回来,郡主都念着,她去了,把匣子留下还有单子。

    萧菁菁看着匣子里的首饰,还有单子,一一对比,看完了,放在一边,里面的东西不少,都留着。

    她拿起匣子里的首饰,珍珠首饰还有怀表让她很是喜欢,怀表上面雕刻得很精细,她打开看了看,忍不住喜欢。

    “郡主。”香草梅兰走进来,她们奉了郡主的命令回来。

    “你们去找一下嬷嬷,让嬷嬷挑几样给娘还有大嫂二嫂三嫂送过去,还有锦姐儿朝哥儿几个,再给言哥儿表嫂外祖母送些还有几位庶妹送几样去。”萧菁菁想到什么,吩咐她们。

    “是,郡主。”香草梅兰闻言,行了一礼,下去了。

    她们明白了郡主的意思,郡主的性子她们知道。

    赵嬷嬷打开了库房,才指挥着丫鬟搬出了白玉的屏风,就看到香草梅兰过来了,听到她们的话,知道郡主的意思,郡主一向就是这么大方的,她能说什么,郡主这样做也好,她和香草梅兰说了,让她们等一下,又指挥着人。

    郡主要送给老夫人还有几位夫人还有——

    可不能少了,她心中计算着,每人几样,吴老夫人喜欢的是什么,几位夫人喜欢的又是什么,这几车的东西倒是够,她一边想一边吩咐人取出来,都是照着各人的喜好安排的,最后让香草梅兰给老夫人还有各位夫人送去。

    她则是安排人给老夫人还有贺侧妃几位庶出的姑娘送去。

    香草梅兰在一边见到,一件件都是好的,赵嬷嬷看她们还有捧着匣子的丫鬟一眼:“看到了?还不去?”

    香草梅兰带着人去了。

    赵嬷嬷也吩咐了余下的丫鬟婆子,叫了梅兰的娘过来,让她带着出府。

    她又回到郡主那里,带着余的丫鬟,把白玉屏风几样给郡主送来,让郡主一看。

    “郡主,老奴都安排了。”

    萧菁菁相信嬷嬷不会漏掉什么,她看着嬷嬷身后丫鬟。

    赵嬷嬷把她所安排的都说了出来,萧菁菁发现无遗漏不再说,赵嬷嬷发觉了郡主的目光,知道郡主在看什么,回身让丫鬟把几样送过来,打开匣子,送到郡主眼前。

    “郡主看。”

    萧菁菁注视着,很美,白玉的屏风让她一见就喜欢,赵嬷嬷看出来了在一边介绍着,白玉是上等的白玉,还这么一大块,很难得,又精致,白玉无瑕,她笑着:“郡主喜欢就留下来。”

    萧菁菁同意了。

    赵嬷嬷示意丫鬟,又让丫鬟把另几样也展示在郡主面前,萧菁菁都比较喜欢,有白瓷的玉瓶,上面画着水墨青竹,还有镂空的玉壶,她都比较喜欢,留下来。

    赵嬷嬷示意丫鬟,摆放好,退下去:“郡主喜欢的都留下,这些是老奴挑的最好的。”最好的郡主用,别的再送人。

    萧菁菁看着,把手上的怀表给了嬷嬷:“这只怀表给嬷嬷吧。”

    赵嬷嬷笑了笑,看着郡主赏赐给她怀表,萧菁菁记得单子上写了有几块,让嬷嬷收下。

    “那老奴就收下了。”赵嬷嬷也没有再推辞,恭敬的收下了,宜园,纪老夫人正问着张嬷嬷,澜姐儿的身体到底如何了。

    她找了大夫,让人带去,给澜姐儿看了,又让张嬷嬷去问了。

    “老夫人,大姑奶奶的身体亏损得很严重。”张嬷嬷看向老夫人,担心的,大夫给大姑奶奶诊脉后说大姑奶奶身体亏损得很严重。

    不是一般二般的严重,要是再不注意,再不调理,一病倒就会如山倒。

    说大姑奶奶主要是累的。

    “亏损得很严重?”纪老夫人脸色不好,怎么会亏损得这么严重、她不是派了人帮着澜姐儿吗?

    澜姐儿到底做了什么,整天在忙什么?

    她脸色难看,一下子站起来。

    “老夫人,大夫。”张嬷嬷把大夫说的告诉老夫人,望着老夫人,知道老夫人迫切想要知道:“老奴知道后,问了大夫,大夫说好在还来得及,只要调养一二年,身体能补回来一些,不过还是比不上以前,一个不小心可能就。”

    后面的张嬷嬷没有说。

    纪老夫人却知道其中蕴含的意思,她主要想知道的是别的。

    “大夫也说了,以大姑奶奶身体的底子,身边又有人服侍,也不会有什么,不可能再怀上了。”张嬷嬷又道,恭敬小心。

    “不能再怀上?”纪老夫人说不出心里的情绪,脸色难看,澜姐儿可是一直想怀上,张嬷嬷点头。

    同样知道大姑奶奶的心思,大姑奶奶还想生个嫡子,这是不可能的了,纪老夫人想到澜姐儿还没有嫡子,以前还想着早晚会有,这让澜姐儿今后怎么办,澜姐儿又不想认庶子,不想那些妾通房生子,一直盼着。

    只要有通房妾有了身子,澜姐儿都会动手,这一下——如何是好。

    澜姐儿的身子以前看过,怀上本就难了一些,好不容易生了,外孙女没活多久就不在了,之后澜姐儿身体更不好受孕,一直没有。

    澜姐儿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体,还不知道爱惜,还忙得身体亏损严重。

    纪老夫人怎么会不气。

    张嬷嬷又说起来:“老奴问过大姑奶奶身边的人,姑奶奶很多事都亲历亲为的,劝也劝不住,还有就是大姑奶奶总是看着姑爷,又是管家又是管帐,后院的女人也是大姑奶奶管着,都不是安份的,大姑奶奶曾小产过一次,小产后也没有休息,姑爷带了一个妾回来,大姑奶奶急了,就不管不顾。”

    听到大姑奶奶身体声损严重,她就马上打听了,想知道大姑奶奶是怎么这样的。

    怕姑爷亏待了大姑奶奶,大姑奶奶受了委屈,虽然以大姑奶的性情不可能,不过谁叫大姑奶奶心里有姑爷呢,后来才打听到。

    “这个澜姐儿!”

    纪老夫人听完重重的开口,脸色阴沉,不好看,澜姐儿竟如此这样不爱惜自己身体,哪里有那么多事亲自处理,尤其是自己不好的时候,还有姑爷居然带一个妾回来,还是在澜姐儿小产的时候,这是不把澜姐儿放在眼里?姑爷也是,也没有传消息。

    恐怕也是不想人知道。

    看来还是不把纪府放在眼里,她心里有一股怒火,澜姐儿更是令她生气,小产过后怎么能不管不顾,也不递个消息回来,要是递个消息回来,她想怎么,她会帮着,

    她要是想做什么,找人去多好。

    纪老夫人又盯着张嬷嬷,沉着声音:“小产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年初的时候。”张嬷嬷恭敬的抬头。

    “年初的时候?”

    纪老夫人一听,很好,很好,她是半点都不知道,回想了一下,那时候澜姐儿难怪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来,澜姐儿被人薄待也不说。

    张嬷嬷知道大姑奶奶这样,不传消息回来,是由于老夫人一直觉得大姑奶奶嫁过去存有微词,大姑奶奶便想着自己抗住。

    纪老夫人哪里会想不到,说着说着就想到了,脸色更加不好。

    张嬷嬷又接着:“老夫人,姑爷说自己错了,老奴走时见了姑爷,姑爷还有亲家夫人都说有空来看老夫人。”

    “她们薄待我的澜姐儿还想我原谅。”纪老夫人怎么会原谅。

    “老夫人。”

    张嬷嬷都说完了。

    纪老夫人非常气,转瞬又觉得是澜姐儿不争气,自作自受,说来都是她自己作的,老四又不在。

    张嬷嬷等着老夫人的话,没有再说,此时丫鬟婆子都不在。

    纪老夫人过了片刻才盯着她:“让大夫开出方子调理,让姑爷请个太医看看,澜姐儿也是因为他,他心里多半不会感激,澜姐儿太傻,那次小产也要有个交待,不能就这样过去,澜姐儿不追究,纪府不能不追究,澜姐儿管的事,都让下面的人来,你再去一趟,让她给我好好休息,过阵子我去看她,不安份的该怎么就怎么,姑爷上回带回来的妾也一并处理了,等老大老二老三回来,我和他们说下,看怎么做吧。”

    “是,老夫人。”张嬷嬷连忙应了声。

    纪老夫人坐了下来,看着她,让她去。

    不要再停留。

    张嬷嬷去了,纪老夫人一个人闭着眼,想了一会。

    “老夫人。”

    一个婆子进来,行了一礼,跪在门口。

    “何事?”纪老夫人睁开眼晴,简洁意骇的,盯着婆子。

    “老夫人,是四夫人那边送了东西过来。”婆子抬起头来,恭敬的道,都不敢多看老夫人,低下头去。

    “老四媳妇送东西来?”纪老夫人情绪敛起来了,老四媳妇不是她迁怒的对象,她也想知道老四媳妇有什么送过来:“什么东西,让人进来吧。”

    “是,老夫人。”婆子退下去。

    纪老夫人压下心里所有的婆动,等到老四媳妇身边的人来了,捧着匣子,说是老四媳妇封地上几家送的。

    老四媳妇各房送了,还给她这老婆子送了,当然吴老太婆还有安郡王府也有。

    老四媳妇手也太松了,这送下来,还有余下的?

    想着老四媳妇每次都是这样有心,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纪老夫人摇了一下头,看着香草梅兰,又看向她们手上捧着的匣子,令她们送上来。

    香草梅兰送上匣子。

    纪老夫人示意婆子接过,打开,她看到了里面的东西,是一块精细的怀表,还有一块精致的琉璃镜以及一樽玉白菜,很是不错。

    她让人收下了,老四媳妇的心意,放到她的屋子里面,香草梅兰听到,她们还带了丫鬟,在外面。

    纪老夫人问了问,知道送了几车,没有再说,让她们去,知道她们还要给老大媳妇几人送去。

    赵嬷嬷已给吴老太婆安郡王府送去了。

    香草梅兰告退。

    纪老夫人等她们走了,也从库房里找了一套上好的首饰给老四媳妇送去。

    竹园。

    萧菁菁收到了婆婆送来的首饰,赵嬷嬷站在一边,也看着,老夫人派了人给郡主送来这套上好的首饰,成好极好,一看就是老夫人存着的。

    “老夫人送给郡主的这一套,很衬郡主。”比起郡主有的,不算太好,不过老夫人送的不一样。

    “嗯。”

    萧菁菁看着,让人收起来。

    各房也都收到香草梅兰送的匣子,都回送了,赵嬷嬷接到,看着郡主,二夫人三夫人都是送的好的。

    萧菁菁本来只是想着东西不少,没想到二嫂三嫂还有婆婆又回送了,大房,崔氏很久后才收到,直接让人摔出去,还是木嬷嬷阻止了,她看着夫人,让人还给四夫人。

    她可不敢把四夫人送的东西摔出去,她打开匣子看过,都是好东西,要是让老夫人知道夫人把四夫人送的摔出去。

    指不定连她会跟着夫人一起死。

    有丫鬟小心的接过,去了四房,赵嬷嬷见了丫鬟,知道是大夫人送还回来的,问了问,回去和郡主一说。、

    “郡主,大夫人送回来了。”

    在赵嬷嬷想来,郡主没有必要给大夫人那里送。

    “送回来就放进库房,我也只是不想让人有话说。”萧菁菁开口。

    赵嬷嬷明白。

    香草梅兰也是,萧菁菁想到叶蓁,送了几样过去。

    吴府,吴老夫人也接到了菁姐儿派人送来的东西,见了梅兰的娘,问清楚了,让人把东西分下去。

    又叫了人去把雯姐儿几个叫来,还有礼哥儿媳妇身边的人,让她们挑一挑,她们表姐送给她们的。

    看了菁姐儿送来的,想不到有这么多好东西。

    安郡王府,贺氏也是让人叫了二姑娘四姑娘来,她有身子的事,安郡王府的人都知道了,西院也都知道。

    南院是最高兴的,没想到侧妃娘娘这么快就有了喜,等生下小主子,她们也水涨船高了,说不定能服侍小主子。

    整个安郡王府,面上还算平静,底下就不一定,看了郡主送来的,每一样都叫人受不释手,贺氏又想起墨书,也派了人去叫。

    墨书来得最快,她知道贺侧妃娘娘有了喜,眼中很复杂,行了一礼,贺氏没在意,挥手,让她起来,待到二姑娘四姑娘来了。

    “这是郡主送来的。”

    贺氏指着。

    萧芸芸萧媛媛都看着,贺氏示意,墨书已经得到,站在一旁,贺氏等到二姑娘四姑娘拿起属于她们的,她也想回送郡主一些东西,在库房挑了挑。

    叶府,叶蓁是最晚得到了,她得到的是一串珍珠首饰,还有怀表,她正愁怎么看时辰,之前听人说有怀表,她也想买一只,没想到菁姐姐会送这么好的东西给她。

    就算是前世她也没见过这样精致的怀表,都是便宜货,当然有手机有手表不用怀表也可以。

    不过这里是古代。

    可没有手机手表,怀表还是她看到祖母戴了一只,想过从祖母那里要过来,想到祖母也只有一只才作罢。

    她喜欢这几样小东西,还有珍珠首饰,一看就不是人工养殖的,拿到现代不知道要值多少钱。

    还有玉梳,小小的很可爱,她每一样都喜欢。

    叶蓁的奶嬷嬷也惊讶,丫鬟婆子也看到,张了张嘴,叶蓁把玩了一下,菁姐姐真有钱,有封地有郡主府。

    跟公主一样,想怎么就怎么,还有满满的嫁妆。

    她就却之不恭了,嘿嘿,封地上的都是菁姐姐的,这些不过是封地上的人送的,就这么好,她果然是抱上大腿了。

    地主婆呀,以后要更亲近菁姐姐才是。

    菁姐姐有好东西才不会忘了自己,封地连有些公主也没有。

    有封地的人才是真富婆,比有嫁妆,铺子还有庄子更厉害,她再有钱也只有嫁妆,要知道只有公主王爷什么的才有。

    她要送菁姐姐一样礼物才好,要有特色,另类,菁姐姐没有的,做什么好呢,她脑中的货有些都做了。

    菁姐姐也知道,避,孕,套子?不好不好,睡裙?情趣内衣?情趣睡裙?]

    有了,叶蓁有了想法,马上就要做。

    叶蓁的奶嬷嬷还有丫鬟婆子看着,不知道姑娘又激动什么,看着菁华郡主送来的,她们摇头。

    叶蓁脑中想好,干劲十足。

    “嬷嬷,你们。”她吩咐起来。

    也叫了人去和菁姐姐说一下。

    纪府,赵嬷嬷得知,和郡主说了,不知道叶姑娘所谓的大惊喜又是什么,萧菁菁也不知道。

    “等叶妹妹送来吧。”

    *

    楚王府里,萧柔柔听说萧菁菁昨日去了吴府。

    很生气,她明明派了人打听,为什么不早点报上来,她安排好了侍卫,随时可以对萧菁菁动手,刺杀萧菁菁。

    婆子跪在下面,丫鬟也都跪着,萧柔柔盯着她们:“不是让你们打听到就报上来?”

    “夫人,老奴派去的人晚了。”夫人吩咐的时候,菁华郡主已经去过吴府了,婆子磕了一个头。

    “之前让你们派人盯着,你们是怎么盯的。”

    萧柔柔更生气。

    “夫人,是老奴没有安排好。”婆子又道,主要是吴府还有纪府不是那么好盯的,丫鬟不敢动。

    “上次就和你们说过了,你知道你们浪费了多好的机会吗?明明可以动手,明明本夫人可以报仇了,都是你们。”萧柔柔很恨。、

    围着她们转圈,脸上很难看,语气冰冷,婆子丫鬟都不敢开口。

    “再有下一次,自己知道!”

    萧柔柔心中满心怒火。

    婆子丫鬟:“是,夫人。”

    “还不快再派点人打听,盯着,一旦萧菁菁有动作,去了哪里,报上来,我好叫人行动。”萧柔柔又沉着脸道,萧菁菁入宫那日她是后来才得到消息。

    没想到那么快萧菁菁就出门了,没有派人盯着。

    气得不行,这次又是,再有下一次,看她不——

    这次又是这样。

    丫鬟婆子只知道答是。

    萧柔柔看着她们就来气,没用,没用,人都看不住,打听消息都迟一步,要她们何用,她身边的人太少了。

    不过事不过三,萧菁菁入宫当时有宫里的人,这次还有贺氏,等到下次。

    萧柔柔生气的想着,忽然想到宁疏影生的儿子好像就要满月了,不可能不举行满月宴,到时候萧菁菁肯定会去,萧菁菁可是时不时就会去吴府,她只要在路上埋下人手,看萧菁菁往哪里跑。

    比等着萧菁菁再出门再派人好。

    能提前安排,还能交待好侍卫,路线也是固定的,人又多,说不定能不叫人发现,乱中取了萧菁菁的命,她再去吴府一趟,随时把萧菁菁的消息传出来。

    萧柔柔有了主意。

    “来人。”

    “夫人。”有丫鬟看着夫人。

    萧柔柔觉得和她们没什么好说,还是找侍卫,不过二爷,看了一眼天色:“二爷回来了没有?”

    “还没有,夫人。”

    丫鬟行礼。

    “还不去看着。”萧柔柔前次等到了二爷,二爷没有再走,和她一起了,她以为二爷原谅她了,可二爷还是早出晚归。

    二爷说是出去找人,她一开始信了,可是昨夜后她不信了,她觉得二爷在骗她,昨夜她在二爷的身上闻到脂粉香。

    她一开始还以为闻错了,后来一闻才确定,还想过会不会是自己弄错了,是自己用过的,闻仔细了才发现不是,她气极了。

    生了二爷的气,又锤了二爷的胸口,觉得二爷欺负她,负了她,有了别的女人,不依不饶,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二爷不承认,还哄她。

    说是和一些公子哥去青楼喝了酒,他也不想去的,可是那些人要去,只能去喝酒,不过并没有做别的,可能是沾到了一点,让她不要多想,说父王一直没动静,只能自己想办法。

    就忙了些,回来晚了,不会有别的女人。

    让她信她。

    她不信,二爷还生了气,要走,她拉了二爷,表面上相信了。

    可是心里不信。

    二爷也变了。

    还以为二爷不会有别的女人,曾经她那么信誓旦旦和娘说,娘不在了,二爷也负她。

    她知道男人不免三妻四妾,可是二爷不同。

    大姐夫都没有。

    她也想相信二爷,想派人去查一查,又怕二爷知道,她身边大多是二爷的人,只能再看,要是二爷身上再有脂粉香,她不会再原谅二爷。

    因此,她不相信二爷说的,她要继续等着二爷。

    “是,夫人。”丫鬟下去了。

    萧柔柔要见侍卫。

    *

    九月过了几日,萧菁菁的月事本该到的,可是没有来。

    赵嬷嬷笑着:“郡主,看来可以确定了,郡主有月事前日就该来了,要是往日已经来了,郡主看着还好。”

    “嬷嬷。”

    萧菁菁心跳得有些快。

    “老奴可以请太医了吧,郡主?”赵嬷嬷恨不能马上请了太医给郡主看了,得到确切的消息。

    香草梅兰也一样。

    “再过两日。”萧菁菁想到有时月事也会推迟。

    她说了。

    赵嬷嬷知道,看到郡主的目光,没再劝:“郡主。”

    “嬷嬷要说就说。”萧菁菁看着嬷嬷。

    “不是说那位什么语姑娘想作妾,老奴派人想了办法,终于有了结果了。”赵嬷嬷好整以瑕的。

    萧菁菁听着,香草梅兰也是。

    袁府。

    “夫人,老爷要把语姑娘嫁出去。”袁夫人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这样的消息。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