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小袁氏下场
    “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叫老爷要把语姐儿嫁出去,你给我说清楚,老爷他——”

    袁夫人站了起来,沉着脸,看着嬷嬷,嬷嬷没有和她一起被关,看来是听到什么。

    嬷嬷着急的跑来就是告诉夫人,夫人的样子很狼狈,还是那日一样,她:“夫人,这两日老爷不知道见了谁,有人上门提亲,老爷想要把语姑娘嫁过去,老奴也是无意中听到才知道,马上来见夫人。”

    “老爷想要语姐儿嫁过去,来提亲的是谁?”袁夫人盯着嬷嬷,知道自己的样子,不过现在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

    “夫人,老奴打听了是卢侍郎大人,看上了语姑娘。”嬷嬷也是好不容易才打听到的,知道夫人听了肯定会问。

    袁夫人皱着眉头,想起对方是谁,脸色很不好看:“那个年逾半百,连纳三房小妾的卢侍郎?他有什么资格娶语姐儿,一个半白的,糟老头子,马上就要踏进棺材了还纳几房妾,他算是什么,还敢求娶语姐儿,还有怎么会看上语姐儿,什么时候见过语姐儿了,语姐儿不是也被关着,他要娶语姐儿为妻?”

    她记得老爷把她和语姐儿都关了起来。

    “夫人。”嬷嬷小心的看着夫人道:“那个卢侍郎想纳语姑娘为妾,不知道怎么知道语姑娘,老奴也不清楚。”

    “纳妾?”袁夫人简直是不敢相信,那个糟老头子不是想娶语姐儿,是想纳语姐儿为妾,就是娶语姐儿她也不乐意,更别说纳了语姐儿,语姐儿可是她的筹码,老爷到底得了什么好处,让他想要答应?

    她很想知道,问一问老爷,只是老爷还在生意。

    “夫人,老爷恐怕是。”嬷嬷想说什么。

    “我知道,老爷要不是得了好处哪里会答应,不知道那个糟老头子给了老爷什么好处。”袁夫人一眼就知道老爷为什么答应,那个卢侍郎是大官,她也想把语姐儿嫁出去,尤其是经过这次的事后,永叔那边都不愿见她们了,外面的流言蜚语更不用说,哪怕她没有出去,语姐儿没有什么用了。

    可是一个半百的老头,对她并没有什么用,对府里也没用,她相信还有更好的人选。

    老爷想答应,可能也是气她和语姐儿给他丢了脸,她要想办法见一见老爷,问一下,要是没有足够的好处她要劝老爷。

    这之前先要见到老爷。

    想到这,她便再问:“语姐儿还在关着吧?最近老爷还做了什么,府里有什么情况还有府外。”

    “夫人,语姑娘还被关着,不过老爷可能会去见语姑娘,”嬷嬷把知道的说出来:“老爷没有做什么,只是去四姨娘那里多了点,还有常出府,府里没有什么事,外面都是关于顾姑娘的。”

    夫人和语姑娘的流言也不少,尤其是府里的,夫人和语姑娘丢了府里的脸,又被老爷关起来,府里都在议论。

    夫人的地位有些摇摇欲坠,可是她不敢告诉夫人,怕夫人会受不了。

    “我要见老爷,你想想办法,见一见老爷,告诉老爷,我有事和他说,不知道老爷在府里没有。”袁夫人知道想要知道的,吩咐起来。

    “夫人,老奴会想办法的,老爷想来回府了。”

    嬷嬷道,她怕老爷会去四姨娘那里,最近老爷每日都去,夫人一被关,老爷就不顾夫人了,正房的人都没有地位。

    连她也被人看不上,这些她都不敢和夫人说,只能自己想办法,等夫人出去再决定,她担心四姨娘会在老爷耳边说什么。

    这次老爷想把语姑娘嫁人,她也在想是不是四姨娘说了什么,夫人在的时候,四姨娘就不安份,不地面上还好,四姨娘入府便得宠,是夫人分了四姨娘的宠,还估季一些事,四姨娘心里定是恨夫人的。

    肯定也恨语姑娘,说不定想通过害语姑娘来害夫人。

    “老爷要是不愿见我,就说是关于语姐儿还有府里的事。”袁夫人怕老爷不见她,并未多想,那些妾和通房

    “老奴明白。”嬷嬷得了吩咐。

    袁夫人没有再说,让嬷嬷出去,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等,等嬷嬷的消息。

    *

    另一边,袁老爷回府了,正喝着茶,慢悠悠的,身边依着一个妖娆的女人是府里的四姨娘,娇娇娆娆的贴着袁老爷:“老爷,你可回府了,卢侍郎的提亲,老爷不是说想好应了吗?今日卢侍郎府上的人又来了,见了妾,问起老爷打算,还以为老爷改主意了呢,卢侍郎可是等着,妾说老爷想好了,老爷。”

    “嗯,本老爷答应了,反正语姐儿也没什么用,卢家来人了。”纪府不要,名声全坏,也没什么人要,想再找个好的也要时间,刚好卢侍郎找上门来。

    妾不妾的他不在意,只要得到好处,把语姐儿甩出去就行了,免得留着害了府里。

    袁老爷手捧着茶杯,磕了磕看她一眼,这女人急什么。

    他那夫人差点害了府里,被他关着,这些女人一个个跑出来了,不过倒是真的够媚。

    让他喜欠,就纵容了一点。

    袁老爷没有想过这女人会骗他。

    “老爷,妾不是为老爷急嘛,卢侍郎答应的好处,老爷也心动,妾怕没了,老爷答应了,就派人和卢侍郎说一声,卢侍郎可是等着老爷呢。”

    四姨娘又妖娆的说。

    “本老爷也是想再看看,怕有别的什么,不过既然卢府这么有诚意,本老爷也懒得等,又有你这心肝说项,老爷我就派人和卢府说一下,让卢府准备好,本老爷要官位也要银子。”

    袁老爷又喝了口茶,看着女人一眼,摸了摸,拍了拍她的小手,色眯眯的。

    “老爷你太坏了,卢府哪会不准备好,老爷。”

    四姨娘脸红了,妖娆羞涩,更是动人。

    “心肝。”

    袁老爷更激动了,茶也不喝了,摸着小妾的手,就要动手动脚,就地正法了,旁边的丫鬟婆子都低下了头,脸红了,老爷要是对姨娘做什么,她们——

    “老爷你可不许动妾,妾还要去见一下语姑娘。”四姨娘睥了丫鬟婆子一眼,知道老爷的想法,不过还是按住老爷的手。

    她可是要让夫人好看,怎么能就这样,难得夫人被关,老爷又来找她,她能复宠。

    “语姐儿那里让人去说就行了,你去干什么。”袁老爷色心一起,哪管别的,只想抱着这妖精,语姐儿那里哪用这女人去,刚要叫人下去。

    “老爷你说派人和卢家说还没有,妾呆是答应了等老爷回来就和老爷说,派人回话的。”四姨娘想到什么,眼晴一转,动人的道,推了老爷一下。

    “你这心肝收了多少好处?啊?”袁老爷被推开倒是没生气,这心肝服侍得很好:“好,老你也不骗你,这就叫人。”

    说着叫了人进来,又摸了一下,才不舍的放开了眼前的心肝,看他一会怎么罚这心肝。

    四姨娘坐正,脸上还有媚态,丫鬟婆子抬头看着老爷和姨娘。

    这时,守在外面的小厮进来,行了礼,看向老爷,袁老爷看了一边的心肝一眼,眼中色眯眯的,回过头吩咐了,四姨娘妩媚的笑看着老爷。

    袁老爷的心思得到满足,很好。

    小厮得了命令退下。

    丫鬟婆子看向姨娘。

    四姨娘心中高兴。

    “心肝,现在可以了吧?”袁老爷一看小厮走了,立时转过头来,拉住心肝的手,摸了起来。

    “老爷,妾还有事,妾答应老爷,晚上好好服侍老爷,语姑娘那里妾怕想不开,到时候不好,妾还是亲自跑一趟。”四姨娘的话没有说完,意思很明白,又提起语姑娘。

    丫鬟婆子听出姨娘的心思。

    老爷?她们不知道老爷会不会同意。

    袁老爷一下生气了:“她敢!”

    “妾知道老爷厉害,不过妾觉得还是劝一下语姑娘,语姑娘也是委屈了,落得现在这个地步,老爷想让语姑娘给卢侍郎作妾,可是语姑娘受夫人的教养,说不定转不过弯来,妾说一说,语姑娘也能想开,语姑娘要是心甘情愿嫁了,于老爷更好,卢侍郎那边也好,结亲可不是结仇,老爷,好不好嘛,妾也是想为老爷做点事。”

    四姨娘又拉着袁老爷撒娇。

    “好,心肝,老爷答应你。”袁老爷想想也对,并不是完全色迷心窍,要是语姐儿听话也省了他的心思,想到心肝的话:“你也不要惯着语姐儿,那丫头还不是自作自受。”

    “老爷,妾明白,语姑娘再怎么也是老爷的女人,想来会明白道理的。”

    四姨娘又灌着*汤。

    “麻烦心肝了。”

    袁老爷看着女人的脸,摸了一把:“心肝心里果然有老爷,要是心肝能做到,到时候心肝要什么,老爷都给你。”

    继续色眯眯的抓住她的和。

    “老爷,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夫人再厉害,妾相信语姑娘也是明白事理的。”四姨娘一边奉承着老爷一边拉夫人下水,再灌*汤。

    “哼,不要提什么夫人,老爷眼中只有你,说话算话。”

    袁老爷哼了一声,很是不高兴,当然不是针对面前的心肝,是他那个夫人。

    四姨娘更高兴,更媚:“老爷,妾有信心劝服语姑娘,唯一怕的就是夫人,怕夫人会不高兴,不愿意。”

    “怕她做什么。有老爷在,她能做什么,心肝。”袁老爷一下搂过她:“她敢。”

    “老爷。”

    四姨娘扑过去。

    袁老爷立刻搂住,丫鬟婆子对视。

    *

    不一会后,四姨娘出现在关着袁冰语的房间外面,看了守在外面的人一眼,把老爷的话说了:“语姑娘还好吗,老爷让我来看语姑娘。

    ”语姑娘还好,四姨娘——“守在外面的人不敢说什么,看着眼前的四姨娘,四姨娘让身后的人留在外面,妖妖娆娆的走了进去。

    袁冰语还是那天的样子,听到打开门的声音看过去,一下子看到了四姨娘,她怔住,站了起来,四姨娘来做什么。

    ”语姑娘。“四姨娘看着她的样子,一笑,妖娆的走了过去,目光落在语姑娘的身上,还真是,这哪里是往日看到的语姑娘。

    被老爷关着,没有人服侍,一看就是几日没有梳洗,不过那张小脸倒还是一样勾人,楚楚可怜,惹人怜惜,想到卢侍郎,不知道能不能心疼语姑娘这小美人儿。

    会不会怜香惜玉,夫人会不会气得吐血,夫人不喜欢语姑娘,可是语姑娘还是夫人生的,又是夫人手上的棋子,不然要报复夫人可不容易。

    ”四姨娘你来做什么?“袁冰语看着走近的四姨娘,心里紧张,楚楚可怜的。

    ”语姑娘啊,妾来是有事告诉你。“

    四姨娘笑得妩媚,到了语姑娘的近前,停了下来,注视着她的表情:”妾来恭喜姑娘,姑娘可有大喜。“

    ”恭喜,我?大喜?“

    袁冰语不明白四姨娘的话是什么意思,她能有什么大喜?

    心中却渐渐不安,是娘还是爹要做什么?

    ”对,语姑娘,看你的样子猜到了?妾这就告诉你,有人来提亲,向语姑娘你,老爷想了想后,答应了,让妾来和姑娘你说一声,老爷已经派人去定亲了,过不了几日,姑娘就会出来,到时候定下日子,姑娘就要出嫁,你说是不是大喜。“

    四姨娘笑眯眯的说着。

    ‘不,不会的,爹,娘,娘——”袁冰语不相信,很慌很乱。

    “对了,妾差点说错了。”四姨娘看着她的样子,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妖娆的又走近一步:“姑娘到时可能不是出嫁,是为妾。”

    四姨娘说着笑了起来。

    “不会的,爹不会的,娘也不会。”袁冰语再次摇头,可怜巴巴的。

    “嗤——姑娘还是不要做出这个表情了,我又不是男人,姑娘这样子不当妾可惜了,只有当妾才名符其实,看看,姑娘这表情,天生就是作奴婢的命,之前不是想给姑爷作妾,现在成全了姑娘,姑娘不是该高兴吗,至于夫人,夫人还不知道呢,夫人和你一样被老爷关着,哪会知道,姑娘以后就是妾了,和妾一样,姑娘高不高兴?”

    四姨娘又笑。

    袁冰语脸白得透明,摇摇欲坠。

    “姑娘想不想知道是谁要纳姑娘你?”四姨娘看着语姑娘的神情就高兴不已,心中快意。

    “是谁。”

    袁冰语咬着唇,白着脸。

    “是卢侍郎,姑娘知道吧,卢侍郎可是正三品,卢家也是世家,姑娘成了卢侍郎的妾也不算辱没了,要怪就怪姑娘自己没有名声,卢侍郎可是有正室的,卢侍郎看上姑娘,是想纳姑娘为第四房妾,老爷最开始是不同意的,谁知道卢侍郎给那么多好处呢,老爷心动了,加上妾觉得卢侍郎虽然年过半百,又矮又胖,还黑壮,又打死过一房小妾,姑娘虽年轻,可是姑娘名声可不好,外面都在传,指不定就嫁不出去了,不如换点实诚的好处,老爷一想也是,有好处总比没好处好,况且卢侍郎许的好处不少,卢侍郎比姑娘大,也能疼人!看看妾对姑娘多看。”

    四姨娘漫不经心的,一个字一个字。

    “四姨娘你怎么能!”

    袁冰语不敢置信。

    “为什么不能?也不看看夫人怎么对妾的,妾也只是推婆助澜,姑娘你说呢,姑娘不要以为还是以前,没有卢侍郎也有别的人,只会更差,卢侍郎虽说能姑娘的祖父至少身份在那里,姑娘还是感谢妾吧。”

    四姨娘不以为然。

    袁冰语气得说不出话。

    “老爷本想派个人来和姑娘说,妾想着,妾亲自来和姑娘说,也好劝一下姑娘,要是姑娘拧住了,有妾的话,也能想开不是,姑娘被关这么多天,想来也反省了,知道自己处境,老爷实在是太粗暴了,想直接关到姑娘被纳的时候。”

    四姨娘还是好整以瑕。

    “姑娘,夫人给妾的,妾都会还给你。”

    “那是娘,四姨娘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不找娘,为什么不还给娘,你怕娘,所以。”袁冰语手足无措。

    “看看,果然是母女,妾只想说姑娘和夫人不愧是母女,都是如此,大姑娘不在,要是在,妾更想报复大姑娘,才能真叫夫人心疼,不像姑娘,夫人只是把你当筹码。”

    四姨娘啧啧两声。

    袁冰语脸又一白。

    “你说妾要是告诉夫人,夫人会怎么样?”四姨娘乐了,妖娆的挑了一下眉头。

    袁冰语晃了晃。

    四姨娘笑得不行:“姑娘,放心妾会告诉夫人的,姑娘要是去了卢侍郎府或许可以躲开夫人的怒火!”

    袁冰语惨白如鬼。

    四姨娘走了。

    袁冰语整个人坐在地上,摇着头。

    *

    纪府。

    “郡主,老奴的人找的是卢侍郎,卢侍郎听说了那位语姑娘的事,派了人上袁府。”赵嬷嬷在一边说着,把情况都说了:“想来要不了多久就会纳那位语姑娘入府。”

    萧菁菁知道卢侍郎,年过半百,老得不行,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香草梅兰听完张大了嘴。

    “郡主你看?”

    赵嬷嬷说完了,笑着。

    “很好。”

    萧菁菁觉得卢侍郎很合适:“符合我的要求。”

    “郡主,老奴可是照着郡主的要求找的,让那位语姑娘知道作妾的滋味。”赵嬷嬷又笑。

    香草梅兰没想到,都说不出话了,那个卢侍郎都可以当她们的祖父了,还打死过一房妾,这,袁家怎么会同意。

    嬷嬷说袁家同意了。

    赵嬷嬷又开口:“郡主,那位威远侯府的二公子离了京,好像是要去越州,不知道是不是去找那位大公子,应该是的,不然怎么会去越州呢。”

    萧菁菁想到的是蓁妹妹说周安喜欢她的事,她不知道又想了什么,没有说话。

    香草梅兰看着嬷嬷,威远侯府二公子?

    赵嬷嬷接着:“盯着的人,郡主看还要不要跟着?”

    “撤了吧。”萧菁菁觉得盯着也没有什么用了。

    “要不先跟着,看看情况再撤。”赵嬷嬷开口,萧菁菁也是这个意思,只是没有说完。

    “还有就是,老夫人那边,这几日常派人去看大姑奶奶,老奴听了一些,好像是大姑奶奶身体亏损得严重,还有小产什么的,老奴是不喜大姑奶奶的,也算是活该。”

    赵嬷嬷对着郡主,她打听过了。

    香草梅兰也听着。

    “大姑奶奶一直没嫡子,这一下,说不定姑爷要纳妾了,大姑奶奶的手段可不少。”赵嬷嬷又道:“不过老夫人好像不满姑爷在大姑奶奶小产的时候带一个妾回府,大老爷二老爷都去了,还有老夫人,结果还不知道?”

    萧菁菁:“嗯。”

    “郡主。”

    外面又有丫鬟,好像是七巧那个丫鬟。

    ------题外话------

    亲爱的们,先更一章,我洗澡去表妹家了,表妹结婚,这三天都要去,三天后我休息一天就加更,这几天只更一万,一会晚上回来再写十二点前更一章。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