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老夫人,四夫人请的太医离开了。”

    就在这时,张嬷嬷看到有丫鬟探头,出去了一下回来对着老夫人。

    “走了?”

    纪老夫人一听问起来,想了想。

    郑氏柳氏看着娘,不知道四弟妹?纪老夫人站了起来:“走,去四房看看去。”张嬷嬷上前扶着老夫人。

    郑氏和柳氏一看,也跟上,娘要去看四弟妹,她们当然也一起。

    宜园也有丫鬟婆子知道四夫人请了太医,看着老夫人带着二夫人三夫人去看四夫人。

    竹园,赵嬷嬷一一审问过后,发现贾婆子和小厨房的一个丫鬟最可疑,其余的人都排除了嫌疑。

    贾婆子经常会带着小厨房的人入净房。

    那个丫鬟也进去过。

    又审问后,丫鬟的嫌疑排除,只有贾婆子在没有人的时候进过净房。

    看来就是她了,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偷偷燃了香,害郡主,赵嬷嬷还以为她是个好的。

    郡主在休息,不知道醒了没有,她准备去看看,看到一边的贾婆子,冷着脸。

    “我可没有!”

    贾婆子知道自己做的被发现了,暴露了,没想到这么快,她才点过两次香,夫人也没事,只是不舒服,就被发觉了,想害夫人是不可能了。

    为什么害夫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很简单。

    她面上还是装作不知情,狡辨着,她自以为自己做得小心,不会有人知道,谁知道还是有人看到。

    也是她不够小心,抬头看了一眼审问她的人,忽然对上赵嬷嬷的目光,知道自己再装也没有用。

    “没有?”

    赵嬷嬷声音更冷,直接走到贾婆子的面前,逼视着她。

    丫鬟婆子让到一边,旁边的则是看过来,

    “我确实没有做过。”贾婆子知道自己跑不了,但也知道自己不能承认,至少现在不能承认。

    “不是你是谁?现在查得很清楚。”赵嬷嬷恨恨的,她的郡主就是被这个婆子害的,她的眼晴瞎了,才会看错人。

    “我哪里敢害夫人,都是呆在小厨房。”贾婆子马上道。

    “不敢?不敢你还是做了!”

    赵嬷嬷阴沉的开口:“只有你,经常进入净房,有机会害郡主,所有人都审问过了,有人看到你私自进去,谁给你这么大胆子?贾婆子,我一直以为你是值得信任的,我的信任就这样被狗吃了。”

    “我真的什么也没有做过,说不定是——”

    贾婆子还想要说什么。

    “事到临头,你不承认也没用,是不是你,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以为你跑得了?以为都是瞎子?敢害郡主!”赵嬷嬷打断她的话,语气冰冷。

    丫鬟婆子都心中颤了颤。

    贾婆子张口欲言,赵嬷嬷挥了一下手,让人把贾婆子带下去,她要去看郡主,和郡主说一说。

    婆子看到赵嬷嬷的动作,上前来,就要抓向贾婆子。

    “等到老夫人还有四爷知道。”

    赵嬷嬷没有说完:“到时候你就会说了。”

    贾婆子被婆子抓住,她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否认,抬头看向赵嬷嬷,没有挣扎:“我也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要怪就怪四夫人自己做了什么让人恨,有人找上我,出了好价钱,让我害夫人,我只得!”

    丫鬟婆子脸色变了变,看向贾婆子,赵嬷嬷更是气得不行,示意婆子抓紧贾婆子:“你再说一遍?你刚才说什么?你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到底消谁的灾,刚才不是还否认,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害郡主,到底是谁还不给我说出来?”

    婆子丫鬟抓紧了贾婆子。

    “是。”

    贾婆子没有说出背后的人。

    “到底是谁?”赵嬷嬷冷着声音:“还不给我快说!”

    “是大夫人,大夫人派人见了我,许了不少好处,我才会拿了钱财,与人消灾。”贾婆子被压住了,她抬起头来,看向赵嬷嬷。

    “大夫人!”

    赵嬷嬷咬牙切齿,果然是大夫人,她就知道。

    丫鬟婆子面面相视,大夫人?

    “大夫人这是要干什么?大夫人收买你,你就被收买了,反过来害郡主,你还是四房的的,背主的东西,还不快说清楚,大夫人怎么会想害郡主,如何找到你的,派的谁?一并都说出来!”

    赵嬷嬷又盯着贾婆子。

    “是大夫人身边的一个婆子找了我,许了不少好处,都是我想要的,说是有事让我办,说大夫人不喜夫人,想要夫人悄无声息的病一场,事成少不了我的好处,我没有多问,想着不过是病一场,就答应了,大夫人身边的人先不知道夫人不喜欢用香,让我在夫人沐浴的时候多点香,后来知道想要我把大房送来的香背着人在净房点燃——”贾婆子艰难的昂着头。

    把大夫人派的婆子找上她的情形说了出来。

    以说明自己的无辜。

    小厨房的丫鬟婆子是最接受不了的,竟然是贾嬷嬷害了夫人?其他的丫鬟婆子还好。

    “这样你就害郡主,大夫人一句话,你就敢害郡主?”赵嬷嬷格外生气:“你居然以为只是睡一场?人家骗你,还是你自己在骗自己,你给我等着。”挥手让人把贾婆子带下去。

    她要马上和郡主说。

    丫鬟婆子回过神来,小厨房的都惶恐起来。

    贾婆子被带下去,她知道自己可能会死,后悔吗?她当然后悔,本来她是四房四夫人小厨房的管事。

    又得了赵嬷嬷几分信任,要是没有这次的事,以后说不得她就会爬得更高。

    现在呢,都是大夫人,恨夫人,想要对夫人下手,不然她也不会被收买了。

    次间,萧菁菁眯了小半个时辰,没有多久,睁开了眼晴,梅兰香草守在一边没有走,她们随时注意着动静,掀起罗帐:“郡主。”七巧冬菱在后面,都行了一礼。

    “郡主你醒了?”

    萧菁菁看着她们:“我睡了多久?”

    想要起来,动了动,梅兰敢紧上前扶着郡主,香草也扶着,七巧冬菱也想帮忙,萧菁菁坐起来后看了看她们。

    “郡主,你只睡了小半个时辰。”梅兰香草这时道,七巧冬菱也点头,萧菁菁应了一声,接着问:“嬷嬷查出来了吗?”她要知道的是这。

    “嬷嬷。”香草梅兰把赵嬷嬷查的告诉郡主,她们也被审问了,也关注着赵嬷嬷审问的结果。

    萧菁菁听着,知道嬷嬷查得差不多了。

    “看看嬷嬷审完没有。”萧菁菁刚要吩咐人。

    “郡主。”

    脚步声响起,赵嬷嬷走了进来,守在门口的人赵嬷嬷睥了睥,一眼看到郡主起来了,坐着,行了一礼,抬起头来,看着郡主:“郡主醒了?老奴问清楚了,郡主也该知道,因此过来,好在郡主醒了。”

    “嬷嬷查到是谁?”萧菁菁直接问,让嬷嬷起来。

    香草梅兰七巧冬菱几个丫鬟也看向赵嬷嬷,赵嬷嬷扫了扫她们,她们几个都是审问过的,没有问题,又一直在这里服侍着郡主,她也没有多说什么,走近郡主在郡主的身边轻轻的,凝着郡主的表情,气怒的,压着心中的气:“郡主没有错,是大夫人。”

    “嬷嬷查清了?”萧菁菁脸上没有多余的神色,还是望着嬷嬷。

    “嗯。”赵嬷嬷点头,非常生气的,轻声和郡主说了审问的经过,还有最后查出的结果,以及贾婆子最有嫌疑,还有她质问,贾婆子的招认等。

    萧菁菁听着。

    赵嬷嬷说得很仔细,怎么能不仔细,大夫人着实可恶,郡主都没有对她做什么,就因为纪宁的事,就下手。

    还私底下收买人,郡主又没有妨碍她,这样恶毒的女人就该千刀万剐,郡主都滑胎了。

    也不怕害了郡主,她会偿命,还是以为查不到?

    说起来郡主嫁过来后和崔氏并没有太多接触,最多是相安无事,郡主太宽容了,宽容得她都敢伸手过来。

    香草梅兰七巧冬菱都听在耳中,大夫人害的郡主?收买了贾婆子,许了很多好处,贾婆子动了心,现在招认了?

    香草梅兰不知道郡主会如何做,七巧冬菱觉得不敢相信。

    大夫人为什么要害夫人?

    赵嬷嬷哪会管这些丫鬟的想法,她审问的时候就没有管过丫鬟婆子的想法,四房都是郡主作主,是郡主的地方,竹园更不用说。

    只要守着门口,锁住消息,她不担心。

    赵嬷嬷都和郡主说了:“郡主,大夫人太可恨,不过是一些旧事,就收买了贾婆子害郡主,想来是想害死郡主,幸亏郡主没事,贾婆子怕人看见,很少有机会点燃香。”

    萧菁菁手也轻放在肚子上,她也后怕,知道是崔氏后,她明白崔氏是想害死她的。

    香草梅兰同样觉得大夫人太可恶。

    七巧冬菱想不明白大夫人为什么要害夫人。

    大夫人和夫人并没有什么仇,不对,她们想到大公子和夫人的传言,是因为这样吗、大夫人也没有必要害夫人啊。

    “郡主,你看?”赵嬷嬷也看着郡主的小腹,她的小公子就在里面,轻声的询问着郡主,接下来的打算。

    “贾婆子再审一审,找到崔氏身边的人,其他的人审问过没有嫌疑就不要再集中在一起了。”萧菁菁也恨,恨不得冲到崔氏的面前用鞭子抽在她的脸上。

    马上立刻,她的鞭子好久没有饮血,好久没有抽人,她的手也在发痒。

    只是为了腹中的孩子才没有冲动,她要保护好她和四爷的孩子,怕冲动之下会伤到他,她和四爷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她没有找崔氏,崔氏有什么脸害她?

    要是她和四爷的孩子有一点不好,她死十次也不够,她是想要她把纪馨弄死,纪宁弄死是不是?

    她没有动手,是想再等一下,现在看来没有必要再等,崔氏敢对她下手,她也该对纪馨纪宁下手了。

    “老奴知道了,郡主。”赵嬷嬷听了郡主的话,知道郡主的意思。

    她点头。

    “纪宁那里派人去,看能不能下点药,纪馨该疯了。”萧菁菁又对着嬷嬷,她和嬷嬷说过一些事,嬷嬷知道。

    赵嬷嬷虽不是太了解郡主对纪宁的恨,不过纪馨纪宁可对不起郡主,郡主报复是正常的,郡主以前只是派人看着,此时郡主是要开始动手了。

    “崔氏对我动手,我就对她的儿女动手,看她心不心痛,先不要崔氏死。”萧菁菁紧跟着又道。

    “老奴也觉得郡主是对的。”赵嬷嬷听完,点头。

    香草梅兰知道郡主下了决定了,并不觉得大夫人如何,不过是罪有应得。

    七巧冬菱跪了下来。

    香草梅兰感觉到,知道她们才服侍郡主,很多不知道,萧菁菁扫了眼,没理会。

    赵嬷嬷不是很高兴。

    “嬷嬷。”萧菁菁叫了嬷嬷,赵嬷嬷闻声不再看七巧和冬菱,真是两个没有用的丫鬟,吓到了?

    这才是开始。

    要在主子身边服侍,哪里能一点胆子也没有,她们要学的太多,跟着主子,就要一切以主子为主。

    主子的都是对的,都要听,都要服从,去完成。

    “老奴会让人通知。”

    “崔氏那里,嬷嬷和娘说一声吧。”萧菁菁很想自己处理崔氏,但她不能下床走动,自己没有办法处理崔氏,不如让婆婆来处理,崔氏现如今的样子再私下报复没有太大的用,就是死,她还不想崔氏死。

    告诉婆婆,婆婆那边自会处理,她有了喜还有差点滑胎的事也要和婆婆说一下,还有。

    她心中想着。

    “郡主的意思和老夫人说让老夫人来?”赵嬷嬷问郡主。

    萧菁菁颔首。

    说出心里的想法等。

    赵嬷嬷心中是知道郡主的想法的,也觉得不错:“老奴马上就去,老夫人不可能护着大夫人,先不说大夫人的前科,就说大夫人害郡主,郡主还有了身子,老夫人也知道怎么做,大夫人再怎么也没用,娘家的人来再多还是一样,郡主可不是那个什么姨娘的,大夫人的命连郡主的一根头发也比不上,四爷那边。”本来该给四爷报喜的。

    弄得现在成了这样,就是老夫人那边也是一样。

    “我想给四爷写一封信,告诉四爷,再把崔氏做的也写上,今日发生的查到的都原封不动写在上面,崔氏做得出来四爷也该知道。”

    萧菁菁先前想好。

    “郡主这样很好,四爷知道一定会高兴,也一定会生气,为郡主着急,大夫人做的四爷知道想来也会有所动作,郡主和小公子多危险,四爷会明白的,也许四爷就会——老夫人那边,老奴也要原封不动的说,老夫人才会知道大夫人多恶毒。”

    赵嬷嬷点了几次头:“郡主说得对极了,不过郡主说要写信,郡主可不能乱动,不如你让人来写,老奴叫人去?这样也是一样的,四爷看到知道是郡主,也会回信。”

    “还是我自己来吧。”

    萧菁菁觉得自己还不到手不能动的地步。

    赵嬷嬷:“好吧,郡主小心点,老奴让人进来,取笔墨过来,郡主?”

    “嗯。”

    萧菁菁再一次开口:“嬷嬷去吧。”想了一下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忽然又想起一点。

    “嬷嬷再顺便和外祖母说一声吧,我有喜的事,别的只轻微略过就好,不要叫外祖母担心了,等我空了去看外祖母再和外祖母详细说。”

    “老奴懂。”赵嬷嬷回道,目光掠过香草梅兰,两个丫鬟看着她,七巧和冬菱抬着头。

    “要想服侍主子就要一切顺从,恭敬小心,你们还差了很多,学的也很多。”

    赵嬷嬷也没有说太多,又向郡主点了点。

    退了下去。

    香草梅兰上前一步,七巧和冬菱跪行着,想到赵嬷嬷的话,她们不知道赵嬷嬷是不是暗指什么。

    “你们起来吧,知道就好。”萧菁菁开口,香草梅兰什么也说不出来,郡主和嬷嬷都说得很明白了。

    七巧冬菱小心翼翼起来:“郡主,奴婢只是没想到。”

    “你们知道的少,才会如此。”萧菁菁说。

    七巧冬菱张嘴又闭上。

    到了外面,赵嬷嬷该吩咐的吩咐,该交待的交待,又走进来。

    “郡主都交待了。”赵嬷嬷道。

    萧菁菁没有说什么,没有多久,梅兰的娘进来,行了一礼,萧菁菁叫了起,梅兰的娘指挥着人把笔墨纸砚送上来。

    还有放在床上的矮几,放好后,梅兰的娘退到一边,让人下去,不要打扰郡主,香草磨墨,梅兰按着纸,赵嬷嬷等在一边等着,萧菁菁提笔写了一封信,提笔后她突然不知道如何和四爷说。

    四爷你知道我在想你吗,还有我们的孩子,四爷你到哪里了,你可惦记着我?

    四爷。

    黑色的墨在信纸上落了一小点墨汁,之前不觉得,只想着四爷会写信回来,想到给四爷写信,提笔,千言万语,落不了笔,过了片刻她写了起来,写得很快,简意骇的把她有了喜,还有发生的写了,写完,她顿了顿,手轻动。

    赵嬷嬷香草看清了郡主所写的。

    萧菁菁想再写点什么,想到嬷嬷还有香草在,她手一动,四爷,想。

    写完,她放下笔,史他吹,放到一边,等干得差不多了,折好,拿过信封装好,封在里面,交给嬷嬷。

    “嬷嬷交给四爷留下的人,那些人会送到四爷手上。”萧菁菁道,抬头。

    赵嬷嬷都看到了,她是知道四爷留下的人的,香草梅兰也是,只有七巧冬菱不知道。

    梅兰的娘不说话。

    “老奴会立刻送去。”

    赵嬷嬷说罢,下去,萧菁菁不开口,梅兰的娘带着人收掇好了,香草梅兰还有七巧几人站在旁边。

    梅兰的娘带人收掇好行礼退下。

    香草梅兰几人又围上来。

    萧菁菁想着给四爷的信,手在肚子上移了下,让人扶她躺下。

    赵嬷嬷又进来了。

    “夫人。”外面有声音响起,丫鬟跪在门口,所有人看出去,赵嬷嬷看了眼,收回目光:“郡主,不知道有什么事。”刚才她出去的时候还没有事。

    萧菁菁让嬷嬷去看,赵嬷嬷走了出去。

    香草梅兰站在郡主身边,七巧冬菱也是。

    萧菁菁注视着,赵嬷嬷问清了,快步走进来:“郡主,是老夫人还有二夫人三夫人带人来了,倒是不用老奴去了,老夫人知道了郡主请了太医,担心,一直没有消息,就过来看郡主,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就在外面。”

    “嬷嬷你去请娘二嫂三嫂进来吧,和娘还有二嫂三嫂说一声,再下去。”萧菁菁凝着嬷嬷。

    “老奴省得。”

    赵嬷嬷想着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

    “老奴这就去迎接。”

    萧菁菁轻应。

    赵嬷嬷出去了,在门口叫了人吩咐了什么,香草梅兰也看着,七巧冬菱紧张起来,手足无措。

    “扶我稍微起来一点。”萧菁菁开口,婆婆还有二嫂三嫂来了。

    “是,郡主。”香草梅兰七巧冬菱又扶郡主。

    萧菁菁微微坐起,嬷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传了进来,还有脚步声,越来越近:“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郡主在里面,有人害郡主,害得郡主只能卧床休息,郡主好不容易有了,真是杀千刀的。”

    “老四媳妇有了?”纪老夫人的声音有些惊讶,明显多了什么,然后似乎是回过神来,沉下声音:“你刚才说老四媳妇被人害了?不是不舒服?怎么会被害,谁害的,还有什么叫只能卧床休息?到底怎么回事,还不快说,和老身说清楚,老四媳妇有了是不是有喜了?这可是好事。”

    “对啊,四弟妹?”

    郑氏也道,带着惊讶和讶异。

    四弟妹竟有了身子,不是说体寒吗,就算好了,也不会这么快。

    还是说是别的?

    “娘,听这位嬷嬷说吧,想来很快就知道了,四弟妹不知道现在如何。”柳氏更关心的是四弟妹现在的情况,虽然惊讶,并不太过惊讶,四弟妹有喜很正常。

    不过有人害四弟妹,这就要好好问一问了。

    四弟妹又没有出府,在府里,四弟不在,四弟妹有了身子却被害,不是小事,一定要查清楚,会害四弟妹的有一定的范围。

    纪老夫人在听到老四媳妇有了的时候,先惊讶就是想到老四媳妇的身体,还以为就算体寒好了也不会这么快。

    谁知道出乎了她的意料,原是大好事,可如今呢。

    她看着赵嬷嬷。

    “老夫人,你不知道郡主差一点就。”赵嬷嬷开口,望着老夫人还有二夫人三夫人。

    “那还不快说,啰啰嗦嗦做什么?”

    纪老夫人生气了。

    郑氏柳氏也是一样,身后跟着的人也大惊失色,想要知道更多的,四夫人有喜还被害?

    “老夫人,事情是这样的。”

    赵嬷嬷对上老夫人还有二夫人三夫人的目光,看出老夫人的着急还有担心,二夫人三夫人也是一样。

    她行了一礼,看了一眼里面,简洁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从郡主从宫里回来开始,身体不舒服,请了太医来看,确诊。

    “怎么不早点说?”

    纪老夫人一听就生气,郑氏和柳氏这才明白怎么回事,丫鬟婆子也是。

    “郡主那个时候也不确定,谁也没有说,以为胸闷是有了喜,现在才知道是有人害郡主,郡主就。”

    赵嬷嬷继续回道。

    “今日郡主觉得不好,加上日子到了,老奴就让人请了太医,郡主确实有了喜,不过被大夫人派人害了,老奴审问了所有人才审问出来,先还不好看出是谁,后来知道是小厨房的贾婆子,老奴问了,贾婆子说是大夫人,大夫人派了人找上她,害郡主。”

    能说的都说了,有些地方详细,有些地方略过,都是最重要的,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最关心的。

    “崔氏真是大胆,岂有此理!”纪老夫人闻言,气得脸都青了,快冒烟。

    她倒是没有怀疑,赵嬷嬷说,肯定就是真的查到,加上对崔氏的了解还有崔氏对老四媳妇的耿耿于怀,还有宁哥儿馨姐儿的事,太多的让她一听就觉得崔氏有这可能。

    她也才会生气成这样。

    张嬷嬷看着老夫人。

    丫鬟婆子也隐约回想着,郑氏没想到大嫂会害四弟妹。

    虽然大嫂不喜欢四弟妹,也有恩怨,可是大嫂也太过了。

    柳氏叹了口气,大嫂糊涂了,连四弟妹也害,婆婆本就有心让大嫂自生自灭,这一下。

    四弟妹亏得没有事。

    她更懂大嫂的想法,更觉得四弟妹的无辜,也不算真无辜,四弟妹一次次刺激大嫂,大嫂难免做出偏激的事来。

    要是四弟妹真有什么,才不好收场,现在这样,其实也不好收场,四弟还不在府里,等小叔子知道了,大嫂可能真要换一位了。

    还是先进去看下四弟妹。

    不看不放心。

    “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郡主还好,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不必太担心,只是大夫人那里,郡主的意思是交给老夫人。”赵嬷嬷又把郡主的决定说了。

    “老四那里呢?”

    纪老夫人接着又问,郑氏柳氏也想知道,丫鬟婆子看过来。

    “郡主给四爷写了信,告之四爷,四爷也该知道,郡主受了委屈,四爷不在,郡主。”赵嬷嬷想为郡主说话。

    “你不用说,我明白。”纪老夫人截住她的话。

    “老四是该知道,老四媳妇不写信,我也会写,一会我也会写封和老四说下,崔氏那里我会处理,老四媳妇就好好休养,太医说了休养几日?就不要操劳了,什么也不要做,你们也好好服侍老四媳妇。”

    郑氏柳氏一起颔首,丫鬟婆子对视。

    “老奴会的。”赵嬷嬷说。

    “嗯。”

    纪老夫人也不再说,问了贾婆子的情况,在哪里,一些需要问的都问了,还有查的时候查到的情况,崔氏那边又是派的谁来,什么时候的事,等等,她没想到贾婆子会背主,贾婆子也是老人,还在她面前挂了号。

    可以说贾婆子完全辜负了她的信任,还有看重,她给的东西。

    她会放心让她在竹园服侍老四,何尝不是说明她的放心,此时来看,她看错了人,不可能放过。

    郑氏柳氏是知道贾婆子的,丫鬟婆子也知道,贾婆子竟然背主,答应大夫人害四夫人。

    “走吧,进去看老四媳妇,老四媳妇在里面说不定也听到了,我们在外面说的话。”纪老夫人想完,还是先看下老四媳妇,再处理。

    “四弟妹一定听到了,该看四弟妹。”

    郑氏柳氏道。

    纪老夫人留下丫鬟婆子,走了进去,赵嬷嬷在一边,郑氏柳氏也是。

    里面,香草梅兰几人也都听到,看向郡主。

    萧菁菁只望着进来的婆婆还有二嫂三嫂,又起了一下身:“娘,二嫂三嫂,你们来了。”

    “怎么能不来,你又不让人来说一声,娘只能来了,还有你二嫂三嫂怕你不好,跑来问娘,就一起来了,发生这么大的事也不说,以后要说,要不是我们来还不知道,你身边的嬷嬷说了,娘都知道了,安心养着,一切都有娘,明白吗。”

    纪老夫人拦下她起身,让她躺着,坐在一边,苦口婆心的劝说,安慰,也是承诺。

    “四弟妹需要好好休息。”郑氏站在一边。

    “四弟妹都交给娘吧。”柳氏更清楚四弟妹想听什么。

    “二嫂三嫂谢谢你们来,娘,我本来就想让嬷嬷告诉你们,请娘出面。”萧菁菁回道。

    “就该这样。”

    纪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仔细看了看她的表情还有脸色,各方面。

    又问了几句。

    听着老四媳妇说的,心里稍稍放下,算是知道老四媳妇的情况,加上从老四媳妇那里听的,知道老四媳妇很好。

    她又要当祖母了。

    郑氏柳氏也是一样,她们观察着四弟妹的气色,看着还好,都松口气。

    “来的路上,娘可是担心得很,我们也是,四弟妹气色不错。”

    “那是因为。”

    萧菁菁一一回答了婆婆的话还有二嫂三嫂的:“用过药了,太医施过针,说只是有轻微滑胎的迹像。”

    “也不能大意了。”最后纪老夫人劝着她:“你很好,这么快就有了,娘还想着明年能抱上孙子就算好的了,你身体才好,心里却想着老四年纪大,愁得头发都白了,明年算是快的,没想到啊,你给了娘一个惊喜,让老四有了孩子,非常好,就等生下来了,以后护好自己还有孩子,什么也不要做,平安生产是最重要的,娘非常高兴,又能抱孙子了,有什么都可以找娘来,你就是大功臣,老四知道说不得多高兴。”

    “娘。”

    萧菁菁不由:“让你发愁了。”

    “那是以前,都过去了,你二嫂三嫂知道娘的,娘只有高兴。”纪老夫人一笑。

    “四弟妹这有了身子就是不同。”郑氏插话。

    “四弟妹有福气。”柳氏说。

    “这是当然。”纪老夫人理所当然。

    赵嬷嬷没有上前。

    香草梅兰几人也给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行了礼,让到一旁。

    “崔氏那边,娘会让你满意,可不能叫你这功臣失望,崔氏不适合再呆在府里了,还是找一个去处。”

    纪老夫人透露出她的想法。

    赵嬷嬷看着郡主,香草梅兰几人也是。

    郑氏柳氏早有所料,萧菁菁嗯了。

    纪老夫人又陪着老四媳妇坐了一会,无非就是关切还有谟问的事,以及想吃什么,不想吃什么。

    *

    纪老夫人半晌后,带着人去了大房,留了人照顾老四媳妇,不过都是看着,老四媳妇身边的人都是老人,是服侍习惯的,她不可能让人插进去。

    到时候指不定一团乱。

    她是过来人,都懂,郑氏柳氏也跟着婆婆到了大房,丫鬟婆子知道老夫人定是来审问大夫人的了。

    “老大不在,你们让开,我要去见你们夫人。”纪老夫人看到守在正院外面老大留的人,贾婆子她让人去提了。

    老大媳妇被关着,也能出幺蛾子,让她不知道说什么好,郑氏柳氏也看着守着的人。

    “是,老夫人。”守着的人见到老夫人,行了礼,抬起头,听到老夫人的话,没有说什么,让开了。

    老爷只说守着不许夫人身边的人出来,也不许夫人出去,老夫人还有二夫人三夫人来,显然有事,他们怎么可能拦着。

    只不知道夫人又做了什么?

    纪老夫人进到院子里,停下步子,郑氏柳氏也停下,丫鬟婆子不知道老夫人是什么意思。

    “去看看崔氏在做什么,带到这里来,还有她身边的人,把正院的人都集中过来,等贾婆子过来就让她认人,对质。”

    纪老夫人不想进去,吩咐人来。

    “是,老夫人。”

    有婆子应了声。

    郑氏柳氏:“娘要在这里?”

    “对。”纪老夫人看了看她们。

    没有一会。

    “老夫人,贾婆子来了。”张嬷嬷带着人带着贾婆子来了。

    纪老夫人回身看了一眼:“很好。”

    贾婆子在知道老夫人要见她的时候,知道自己完了,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声音也不敢发出。

    “怕了?”纪老夫人沉着脸冷冷盯着。

    郑氏柳氏也看着,丫鬟婆子围在一边。

    “老夫人,老奴知错。”贾婆子听到老夫人的话,抬头,磕起头来,一个又一个,磕得很用力,砰砰砰,几乎磕破了头。

    “你的命记着,事情完了,再找你。”纪老夫人恨恨的。

    贾婆子还是磕着头。

    正房里面,夫人是好是歹,木嬷嬷并不在意,她想尽办法还是没有调出正院,主要是夫人连累的。

    老爷不许正院的人走出半步,她也不好找人,只能死守在正院。

    服侍夫人的人也都懈怠了下来,没有谁还认真服侍,都觉得跟着夫人没有用,还被夫人连累得哪里也去不了,只能守在这个巴掌大的地方,望天。

    外面的情形还有别的都看不到,只有夫人死了她们才有机会出去,不知道多少人盼着夫人死。

    夫人吃的用的在发现她不管后,都不再管。

    夫人有时会昏睡,有时会发疯,有时会醒一会,丫鬟婆子看得累了就把夫人绑起来,等到夫人清醒大骂人,也没有人在意。

    现在夫人又昏睡着。

    她和一个丫鬟说着话。

    突然外面有婆子进来:“木嬷嬷,老夫人二夫人还有三夫人来了。”

    “老夫人?”

    木嬷嬷知道不好。

    *

    大营里面。

    安郡王萧成此时收到了京城的信,

    他把每一封信都看了,菁姐儿居然被陷害,受了如此大的委屈,要不是菁姐儿发现得及时,还有纪永叔在,还不知道如何,柔姐儿居然参与了其中,这让他黑沉下脸,柔姐儿到底是想干什么?

    他又气又怒。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