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没有狡辨
    想要报复所有人,说不定哪一天连他这个父王也要报复。

    皇上没有让他失望,贬了顾家那个丫头为妾,敢设计菁姐儿,至于袁家,是什么东西,也敢对菁姐儿动手。

    永叔在信里,说要去南边,现在想来已经出发,不在京城了,永叔不在京城,他有些不放心菁姐儿。写了一封信送回京城,让人去找柔姐儿,看着柔姐儿,再做什么拦下来,别到时候后悔。

    府里的侍卫不许再听柔姐儿的话。

    想来信到了。

    要不了多久他应该就会得到消息,

    京城的事永叔也在信里说了,他被人截杀是长公主派人所为,皇上已经得了消息,等皇上查清楚就好,太子殿下的态度他也清楚了。

    只需要照着打算做,一切会像他想的。

    本来看到贺氏的信,柔姐儿几人害菁姐儿的事贺氏事后才知道,他是不高兴的,贺氏在干什么,知道贺氏有了身子,他才消了气。

    贺氏有了身子,他算是老来得子,如何不高兴,贺氏要是能再给他生个儿子,他不奢于再给她一点恩宠!

    萧成如今只需要等着京城送来的消息,背负着双手想了想,回过身来,走回案前,拿起匣子,一边站着亲卫。

    萧成打开匣子看了看,又合上。

    “王爷。”

    守在外面的亲卫走进来。

    萧成抬头看着亲卫,放下手上的匣子,匣子里放着兵符,抬起头:“说。”

    “王爷,李副将想见王爷。”亲卫行了一礼,恭敬的道,看着王爷。

    “嗯。”萧成知道是他有意无意在几个心腹面前透露出想要站队太子那一边的消息,让几个副将还有心腹发现了,多半是来打听的,大营都是效忠皇上的,以前他也没有想过站队,只忠心皇上,现在他的态度变了,他们当然会疑惑,也要和他们说一说,坐了下来,沉着声音:“让他进来吧。”

    “是,王爷。”亲卫行了一礼,退了出去,到了外面,萧成坐着看着,很快,人进来了,他几个心腹之一的李副将。

    “给王爷请安。”亲卫又行了一礼:“李副将来了。”

    “王爷。”李副将也开口。

    “下去。”萧成让亲卫下去,有些事知道的人不能太多,只能他的几个心腹知道,不然透露了出去——

    亲卫行礼退下,萧成站了起来,此时没有人了,外面有亲卫守着。

    “王爷。”李副将再次开口,萧成走到他的面前:“想问什么?”

    “王爷要站到太子殿下那一边?”其实他们早有所料,王爷最疼的郡主嫁到纪府,纪太傅,他们便猜王爷早晚会站队太子殿下。不过他们也担心,太子殿下虽为太子,可是并不得宠身体又不好。

    王爷现在果然想要站队到太子殿下那边,透出的让他们不安,还是来见王爷,问一问。

    “本王知道你们的担心,你们会担心,很正常,是怕皇上看中的是秦王,怕太子身体不好加上不得宠失了太子之位,你们应该听说了太子妃有了身子,只要生下来就不用再担心,何况只要支持的人多,太子上位的可能更大,以前太子最缺的就是军中的势力,有了本王,也不差了,本王也确实是为了菁姐儿,不管怎么说,本王已经有决定了,你们自己说,是跟着本王还是?”

    萧成声音并不大。

    “王爷,属下。”李副将一时不知道怎么说,望着王爷。

    “要是跟着本王,一切好说,就想办法再拉一些人进来,支持太子,想来还是很容易成功的,要是不想跟着本王。”萧成沉着脸,再次开口,后面的没有说,沉着脸盯着李副将。

    要是不愿跟着,他是不可能放过他们的,他们也不要想活着了。

    知道他的心思,又不跟着,留他们不得。

    想必他们也明白。

    他们跟了他多年,都是心腹,他才会说得这样明白,也知道他们不会让他失望。

    李副将几人当然明白,他们是王爷的心腹,商议过,听到王爷的话:“属下几人愿意跟随王爷!”

    看着王爷的表情。

    “好!那就让本王好好搏一下,你们也会有个好爵位。”萧成眉头松开,沉着声音。

    “属下几人只愿跟着王爷。”李副将又说。

    萧成没有再说,吩咐起别的来。

    *

    纪府,木嬷嬷冲出去,在半路碰到了老夫人派来的人,知道老夫人要见正院所有的丫鬟婆子,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来了,在院子里等着,其它的问不出来,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也不知道一会会如何,不敢耽搁,她马上赶了过去。

    心中不安更盛,想要知道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来的目的。

    一下子冲到院子里,看到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还有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带来的丫鬟婆子。

    老夫人身边的张嬷嬷也在,还有地上跪着的人,贾婆子,她脸色又一变。

    也许真的如她想的,大夫人让她安排的,害四夫人的事被发现了,败露了,不然贾婆子为什么在这里。

    她脸色一变,停下步子,不敢上去,有些后悔,老夫人说不定会怪上她身上。

    老夫人正盯着贾婆子和二夫人三夫人说着什么。

    木嬷嬷发觉有人看到她了,她想要退出去,不可能了。

    纪老夫人说完,听了身边的婆子的话,转过头来,看向木嬷嬷,眉头皱了起来,脸色不是很好。

    “老夫人,老奴给老夫人请安。”木嬷嬷不敢再想太多,更不敢再退下去,连忙行了一礼,向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请安。

    “木嬷嬷。”纪老夫人开了口,声音不是很高兴,老大媳妇身边的人,尤其是这个木嬷嬷她知道,想来该知道的都知道,看了眼正房的方向,这个木嬷嬷是从那里过来,她要见的正房的丫鬟婆子还没来。

    可以先问下这个木嬷嬷,再问别的人,老大媳妇的情况她好些天没有再问,有这个木嬷嬷说不定可以让贾婆子认下人。

    张嬷嬷扶着老夫人,郑氏柳氏看着,其余的丫鬟婆子也是一样。

    贾婆子本来跪在地上,听到声音动了动,木嬷嬷又看了下贾婆子,心一紧,面上恭敬小心,望着老夫人:“不知道老夫人来大房有什么事?老奴听说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过来,忙来见老夫人,夫人不是很好。”

    “你是你们夫人身边的奶嬷嬷,想来你们夫人做的事,你都知道?”纪老夫人没有在意老大媳妇好不好,只想问想问的,她注意着贾婆子的动作,盯着这个木嬷嬷。

    “老奴一直服侍夫人,一般都知道,不过夫人要是不想老奴知道的,老奴也无法知道。”

    木嬷嬷为了命,撒起谎谎来,反正正院的丫鬟婆子不在。

    “是吗?”

    纪老夫人不置可否,明显不信:“我问你一些事,你也给我说实话,你要是敢骗我,到时候你就知道,我会问别的人。”

    张嬷嬷扶着纪老夫人上前两步,看着木嬷嬷。

    郑氏柳氏也不信,她们同样知道大嫂身边都是这个木嬷嬷拿主意的,看到木嬷嬷出来,就知道想问的问她就可以。

    “老奴都说的是实话。”木嬷嬷又道:“夫人有些事很小心。”

    “你的意思是说,只有一般的事你知道,要是重要的事老大媳妇从来不和你说,那她又吩咐谁去办,我以为你才是老大媳妇最信任的人。”

    纪老夫人本来要问的,听罢,漫不经心的道,听得出还是认定她。

    张嬷嬷也和老夫人一样想法,郑氏柳氏目光专注盯着木嬷嬷。

    “老夫人,老奴虽然得夫人看重,但并不是夫人最信任的,夫人最信任的人。”木嬷嬷对上众多的目光,硬着头皮想要说什么,她有些看不明白老夫人话中的意思,夫人虽然什么事都会和她说,她什么都知道,夫人更是最信任她,可她不敢承认。

    她也知道自己这样等人来会被拆穿,她想到一个人,定了心。

    夫人的事谁能比她清楚。

    贾婆子这时抬头看了过来,木嬷嬷刚想完,要低头就感觉到,看过去,贾婆子想说什么,木嬷嬷脸色一变。

    “还不快说!”纪老夫人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见她不说,不知道在看什么,跟着看过去:“为什么不回答了?还是说——”看到了贾婆子,眼中闪过什么,也许可以问一问。

    张嬷嬷感觉老夫人手动了动,看了老夫人,郑氏柳氏跟着看到贾婆子,眼中若有所思。

    丫鬟婆子也都看着。

    “老夫人。”木嬷嬷想要说什么,几次开口:“夫人最信任的是另外的人,不是老奴,老奴就是明面上的。”

    她见忽然想到联系贾婆子,许下好处的并不是她,是她安排的人,贾婆子想来不知道,不可能当面指出是她,心头一松,再次道。

    贾婆子要找的是找上她的婆子,见木嬷嬷不是她要找的人,转向老夫人还有别的人,找了找还是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

    “明面上的,暗下的,那个人是谁。”

    纪老夫人注意着贾婆子,贾婆子看了木嬷嬷没有说什么,看向她,想来是另有其人,便没有问贾婆子。

    张嬷嬷,郑氏柳氏也都关注着,一样的想法。

    丫鬟婆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夫人最信任的是樊嬷嬷。”木嬷嬷回答道:“并不是老奴,老奴就是夫人的奶嬷嬷,管着明面上的事。”

    “樊嬷嬷?你想说的是,阴私这些,见不得人的都是这个什么樊嬷嬷在管?”纪老夫人眉头皱了起来,她像是在想,只是回想了一会也没有想起来是谁,看向张嬷嬷还有老二媳妇老三媳妇。

    木嬷嬷心里又是一松:“是,老夫人,就像老夫人所说的,老奴不敢骗老夫人。”她和樊氏本就有些冲突,正好,夫人也有一段很信任樊氏。

    郑氏和柳氏也想不到樊嬷嬷是谁,对视一下,看向娘。

    纪老夫人一看老二媳妇老三媳妇的样子就知道她们也不知道,不然不会这样:“看来老大媳妇藏得很深,我竟然没有听说过,”

    “老夫人,樊嬷嬷是大房另一个嬷嬷,是大夫人的教养嬷嬷。”张嬷嬷想到了这个攀嬷嬷是谁,对着老夫人道,听到了老夫人的话。

    “你知道?”

    纪老夫人听着,看向她。

    所有人都看她。

    “是,老夫人,老奴曾经见过一次,是大夫人身边的,老奴记得是大夫人的教养嬷嬷,是比较得大夫人看重,想来不会有错,就是木嬷嬷说的。”木嬷嬷说的是真是假她并不清楚。

    但樊嬷嬷这个人她还是记得的。

    张嬷嬷看了木嬷嬷一下。

    纪老夫人相信张嬷嬷说的。

    “就是她。”木嬷嬷看向张嬷嬷,开口。

    纪老夫人知道没有错了,继续:“看来就是她了。”这也是众人所想,纪老夫人扫了一下贾婆子,不过心里还是有点疑惑,没有完全相信木嬷嬷的话。

    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假,还是要让人和贾婆子对质。

    “老夫人,老奴只要见到就能认出来。”贾婆子一看到老夫人的视线,马上恭敬道。

    纪老夫人没有理会她,转过视线,盯着木嬷嬷:“我有事要问你,你看看知道吗,还是说只有你说的那个樊婆子知道。”

    “老夫人尽管问。”

    木嬷嬷心一松又一紧,心里猜测着,只庆幸没有亲自找不远处的贾婆子,不然已被认出来,她想洗清也没有办法了,她还是磕了一个头,很是恭敬小心,抬头看向老夫人还有二夫人三夫人等。

    “好。”

    纪老夫人道,锁着她的表情,像是要看到她的心里去,沉着声音:“老大媳妇派人找贾婆子的事,你知道吗?贾婆子,你听没有听过,知道不知道?”她指向贾婆子。

    贾婆子也抬着头,在场的人都听着。

    木嬷嬷看向贾婆子,心中早就料到老夫人要问的,她想了一想,像是想到什么:“老奴并不清楚,贾婆子老奴知道,听过一嘴,但。”

    后面的没有说,意思很清楚。

    “不知道?”纪老夫人替她说了出来?神色难辨,说不出是信还是没信。

    “是,老夫人,老奴只是在夫人身边时听到夫人和樊氏说了几句,老奴当时被夫人叫了出去。”木嬷嬷尽力洗清自己嫌疑,还有就是把一切栽到樊氏身上。

    好脱身,只要她栽给了樊氏,就算有人说什么,就算樊氏不承认也没用,何况夫人也让樊氏做过一些见不得人的。

    夫人吩咐她的,她也都会交给樊氏去做,樊氏怎么也说不清。

    “老夫人可以等人来了,再问一问,或者对质,这位贾婆子既然见过,一定认得出来。”她知道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来到底是要做什么了。

    贾婆子在这就是对质的。

    “但愿你没有骗人!”纪老夫人沉沉的。

    “老夫人。”没有一会,有丫鬟过来,行了礼,抬起头来,在场的人都认出来了,木嬷嬷也看出来是老夫人派去的丫鬟。

    所有人都看着她。

    贾婆子更是看向她身后,木嬷嬷也是,所有人也都差不多,丫鬟身后有丫鬟婆子过来,都是正院的。

    行了一礼,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她们看到了木嬷嬷还有老夫人等。

    “这些人里面有没有你说的樊氏?”纪老夫人没有问丫鬟,先问木嬷嬷和贾婆子。

    “没有。”木嬷嬷一眼就看出没有樊氏,樊氏没在这里她是松口气的,可以给她更多时间。

    不知道樊氏在做什么。

    贾婆子也恭敬的:“没有,老夫人。”没有她见过的那个人。

    “那就是没在这里,不知道是不是在崔氏身边。”纪老夫人道,心中明白,这些丫鬟婆子没有用了,正院的丫鬟婆子不知道老夫人是什么意思,樊氏是樊嬷嬷吗?

    樊嬷嬷虽然不是最得夫人看重的,但也算得夫人看重,最近时不时会看夫人。

    “人都通知了?”纪老夫睥了一下正院的人问起丫鬟。

    “老夫人,都通知了,只是大夫人好像疯了一样。”丫鬟早就等着,一听到老夫人问,想到通知了正院的人,找大夫人的时候,大夫人的情况。

    “疯了?”纪老夫人一听,张嬷嬷有些没料到,不知道老夫人还会不会照着原来的打算,郑氏柳氏等也挑了一下眉头,大嫂疯了?不会吧?

    丫鬟婆子呆了呆。

    “是,老夫人,奴婢亲眼看到。”丫鬟还要说什么。

    “那就去看一下再问。”

    纪老夫人说,目光落在郑氏柳氏身上,又看向贾婆子还有木嬷嬷。

    木嬷嬷正要起来,贾婆子想说话。

    “对了。”

    纪老夫人像是想起什么,没有走,看向正院的丫鬟还有婆子:“你们夫人最看重的是不是樊嬷嬷?”

    他盯着她们的表情。

    木嬷嬷心又一紧,想让丫鬟婆子点头,又不敢表现出来,在场的人也都想知道。

    正院的丫鬟婆子怔了一下不由看向木嬷嬷,她们不知道怎么说。

    “还是说这位木嬷嬷才是?”

    纪老夫人如何会看不出正院这些丫鬟婆子的变化,她心中原就存了疑,再看木嬷嬷的样子,说不得之前的都是骗她的,她心中不悦,带着不高兴,盯向木嬷嬷,指着。

    要是真是这样,木嬷嬷的话就要推翻再来,说不定就是她和崔氏一起害的老四媳妇,派了别的人。

    她很生气,很生气,张嬷嬷扶紧老夫人,郑氏柳氏有些意外,所有人都看着木嬷嬷。

    “老夫人。”木嬷嬷想说什么,脸色大变,望着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试图想要说什么,心里恨死这些丫鬟婆子,一点眼色也没有,只会害她。

    正院的丫鬟婆子,脸色也很白,为首的一个像是看出了什么:“老夫人,木嬷嬷和樊嬷嬷都得夫人看重,樊嬷嬷是夫人的教养嬷嬷,木嬷嬷是夫人的奶嬷嬷,老奴只知道这些。”

    “哦?”

    纪老夫人哦了一声,依然是不置可否,木嬷嬷总算是不再那么紧张,还算有知道该怎么说的。

    “你们呢。”

    纪老夫人又问。

    婆子退了回去,一个丫鬟,行了一礼:“奴婢,奴婢,夫人一向身边都是木嬷嬷,不过樊嬷嬷也会在夫人身边。”

    “你们?”纪老夫人什么也没有说,已经很明白,她又问了一句。

    “是,老夫人。”

    正院的丫鬟婆子,主要是不敢得罪木嬷嬷,她们不知道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的目的,只能有所选择的,而且木嬷嬷和樊嬷嬷确实都得夫人信任。

    “嗯,你们夫人是不是疯了?”纪老夫人再问。

    “自从前段日子,夫人就有些不好,有时会清醒,有时会闹,有时会昏睡,奴婢找过老爷,老爷不愿过来,不许奴婢们出去,说夫人没事就好,夫人还是每天都闹,最近更不好,老爷厌恶夫人,来也不来,院外有人守着。”

    丫鬟小心的道。

    正院的丫鬟婆子想到这些日子,没有好好服侍过夫人,夫人之于她们就像是累赘,有人说老爷就是等夫人死,府里也是,夫人又疯了,她们索性不管了。

    夫人这样有她们的责任,没想到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忽然来,看到了,不知道会不会发现,追究她们没有好好服侍夫人。

    心中担忧起来。

    想看木嬷嬷,怕被老夫人发觉,好在木嬷嬷在,木嬷嬷没管夫人,她们才会没管夫人。

    “这样啊。”纪老夫人听完。

    张嬷嬷觉得这里面还有什么。

    纪老夫人何尝不知道,郑氏柳氏都听见了,丫鬟婆子也听到。

    “直接去吧。”

    纪老夫人最后,目光掠过贾婆子:“你也跟来。”贾婆子连忙起来。

    郑氏柳氏当然跟着婆婆,木嬷嬷心头又是一松,她也想到没有人管夫人,老夫人是为了四夫人来的,想来也不会说什么,丫鬟婆子没有漏她的底,她就不怕。

    “老夫人。”她准备带路。

    纪老夫人神色难言,木嬷嬷被老夫人看得心一沉,忙起身:“是老夫人。”

    纪老夫人看她一眼没有再说。

    一路到了正房,纪老夫人又看到赶过来的丫鬟婆子,都不是要找的人,一直到了正房外面。

    “哈哈哈哈,啊啊啊,你们这些人——”一道尖利的声音传出来。

    纪老夫人眉头皱起。

    其他人也都听到了。

    “老夫人,是夫人。”木嬷嬷听出是夫人的声音,她恭敬的对着老夫人。

    “老大媳妇?”

    纪老夫人问,眉头皱得更紧,看了看木嬷嬷,看向里面,张嬷嬷也跟着老夫人看,郑氏柳氏再次相视一眼,她们带来的人都没想到,大夫人似乎真疯了。

    正院的丫鬟婆子不是第一次听到,夫人有时更疯。

    还会跑到外面,到处乱跑,大闹,大哭大笑。

    有时更会撞墙,还会冲向门口,想要出去,可能是知道自己被关着,饭菜更不用,喝脏水,还有翻墙。

    现在只是哭闹,算是平静的。

    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没有来过,不知道,老爷也不来,都是正院的人。

    “老夫人,夫人每次闹还有发疯的时候都会这样。”木嬷嬷接着又说。

    每次发疯都是这样?纪老夫人眉头皱得非常的紧,难不成还真的是疯了,没有再问,她带着人走了过去。

    “老夫人。”

    木嬷嬷脸色一变,追上去。

    纪老夫人此时看到了崔氏,崔氏披头散发,形若疯妇,一身的恶臭,衣衫不整,身上又皱,又脏,脸被头发盖住,跌跌撞撞的尖声笑着,笑声嘶哑难听。

    门帘晃动着,里面不用看就能闻到一股恶臭,明显没有人收掇,地上都是乱的,崔氏的样子让她不敢相信。

    后面的人也都看到了。

    “老夫人,夫人。”木嬷嬷追过来,看一下夫人,欲言又止。

    “倒像是真的疯了。”

    纪老夫人又看了看崔氏。

    就崔氏这个样子,要说不是真的疯子,都不相信,看看,正院的人想来也不再好好服侍了。

    “老夫人,夫人确实是真的。”木嬷嬷看着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等的神色。

    纪老夫人没再说什么,上前一步:“崔氏。”

    “你们又来干什么?你们这些贱人,滚,滚出去,你们怎么敢进来,本夫人打死你们。”崔氏说着就要冲过来。

    跟个疯婆子无异。

    比疯婆子还像疯婆子。

    纪老夫人没有说话,张嬷嬷上前,挡在老夫人的面前,然后自有婆子再上前拦下。

    张嬷嬷回过头来:“老夫人,还是退后一点,大夫人的样子。”

    “嗯。”纪老夫人也没有再上前了,张嬷嬷才退回来。

    木嬷嬷还有其他人刚才吓了一跳。

    “老夫人没事吧,夫人。”木嬷嬷想说什么。

    “没事。”纪老夫人说,目光还是看着崔氏,郑氏柳氏到了现在才回过神来,大嫂这样子,让她们都傻了眼。

    何止是她们。

    崔氏此时还在叫着,被人拦下还是挣扎不休,散乱脏污不堪的头发散开,露出了一点脸,尖利的声音又叫着:“别以为本夫人不知道你们是谁,本夫人的地方哪里是你们能来的,老爷回来,一定告诉老爷,以为本夫人不知道,你们就是想要害本夫人,你们,都该死,本夫人让人打死你们,老爷,老爷。”

    “大夫人。”

    拦着崔氏的婆子开口。

    崔氏依然如故:“老爷,妾没错,妾就是想教训一下那个贱人,那个贱人为什么要找我的麻烦还有婆婆,还有二弟妹三弟妹,老爷,妾错了,妾不敢了。”

    崔氏忽然哭了起来。

    纪老夫人看不下去了,郑氏柳氏也看不下去,她们侧过头来,对着婆婆:“娘。”

    纪老夫人也侧头,看到她们的表情:“娘知道,娘也看不下去。”

    “老夫人,夫人现在记不清谁是谁。”木嬷嬷快速的,贾婆子没想到大夫人成了这个样子,久久回不了神,这就是一个疯子。

    大夫人都疯了,她什么也不知道,还答应了大夫人派的人,她后悔得不行,就算自己没有被发现,她也得不到大夫人许诺的,一个疯了的人,能说什么。

    她被骗了,大夫人身边的人都没有和她说,她四处看着,想要找到她见过的人。

    “捂住她的嘴。”

    纪老夫人不想再听,吩咐人,示意张嬷嬷。

    张嬷嬷扶着老夫人再一次后退,退了几步,郑氏柳氏也后退,木嬷嬷等也都后退。

    看着崔氏。

    “老爷,妾错了,宁哥儿,娘想你,你为什么不回来,馨姐儿,娘被人害了,馨姐儿,娘被你父亲关了起来。”

    崔氏还在念念不休的疯着。

    婆子得了老夫人的吩咐,一个拦大夫人,两个找准机会,捂住崔氏的嘴,等到捂住后,松了口气。

    不用再听大夫人说的,大夫人身上太臭了,她们都有点受不了,也不知道大夫人怎么过的。

    也是疯了的人。

    不过看起来大夫人身边的人都不管了。

    “老夫人。”

    捂紧了大夫人,一个婆子对着老夫人,纪老夫人耳边总算是清静了,她又上前,看了看崔氏的样子,恶臭更重了。

    崔氏还在挣着拳打脚踢,再没有印象中的样子。

    这样的,送去庙子里不错,说不定发疯就是报应。

    郑氏柳氏也看着,心中有种怜悯,但也不会做什么,说什么。

    “老夫人,夫人常疯着,所以。”木嬷嬷在一边说,以此来解释为什么夫人是这个样子,身上为什么这么脏污还有带着恶臭,夫人哪里都会去,一疯起来,什么都吃拦不住,她们也不敢拦夫人,怕伤到了夫人,夫人也不要她们服侍,清醒的时候她们才敢靠近夫人,可是夫人下一刻又会闹起来。

    正院的丫鬟婆子闻言,心里不再担心,有木嬷嬷的话,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想来不会罚她们,有木嬷嬷顶在前面,老夫人也不会怪她们。

    跟着夫人还有老夫人来的丫鬟婆子张着嘴。

    “正院的人都在这里了吧。”纪老夫人回头,目光平淡,看不出有什么。

    “老夫人,樊氏不在,老夫人。”

    木嬷嬷也在找樊老婆子,闻言快速道。

    纪老夫人又转向贾婆子。

    “老夫人,还是没有。”贾婆子摇头,也在找联系她的婆子,没有找到,她失望的,纪老夫人心中更确定了,人不在这里,转开头,正要让人问一下还有人在哪里。

    “娘,大嫂。”郑氏柳氏发现大嫂不再挣扎,好像是没有力气又好像是不再发疯了。

    张嬷嬷先看到大夫人的样子,纪老夫人才看到,崔氏的样子看着像是清醒了,还没有等她问。

    “夫人。”

    一道脚步声响起,从外面传来,一会,一个婆子过来了,小跑得很急,带着急切,手上端着水,很是小心,穿得还算体面,面目有些老迈,佝偻着背,瘦黑的脸,还算精神,一进来看到人,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多人,夫人,夫人呢,她看向里面,看到夫人被抓着,捂住了嘴,想说什么,脸色一变,一下子跪了下来。

    手上的水都摔到了地上,摔得啪一声,瓷碗更是摔成了一片一片。

    闪着冷光。

    里面的水也流了出来,流得满地都是,在碎掉的瓷片之间,流在婆子的身前,她望着老夫人还有二夫人三夫人,不是别人,是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来了,是来看夫人的吗?夫人身边的人都不再用心服侍夫人,她跪行着,想要说什么:“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老奴给老夫人请安。”夫人身边没有人,她趁人不在的时候来看了夫人,夫人想喝水她就去端水来。

    “老夫人,这就是樊氏。”木嬷嬷一下子看到,冒了出来,站在老夫人的身边,抢先一步道。

    纪老夫人盯着,没有多问:“樊嬷嬷?”

    “是,老奴就是,老夫人,不知道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来是为什么,老奴给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请安。”樊嬷嬷没有多想,行了一礼,恭敬道。

    贾婆子此刻也看到了,认出来了,脸色一变,挤出来,快步上前,盯着樊嬷嬷:“果然是你,都是你害了我,你还敢出现,老夫人就是她。”说着,恶狠狠的,看向老夫人,指着樊嬷嬷对老夫人。

    所有人都听到了。

    纪老夫人对上她的目光:“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老夫人。”贾婆子心一紧,立马道,恨得咬牙。

    “她就算是化成灰,老奴也不会认错。”贾婆子又愤恨的盯着樊嬷嬷,恨不得冲到这个婆子面前,报仇,都是这个婆子害了她,害她成了这个样子,

    要不是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在,老夫人还要问,她真的会冲上去。

    郑氏柳氏听到了。

    “你。”樊嬷嬷也看到了贾婆子,认出了贾婆子,这不是四夫人身边的人吗,她一瞬间明白了很多,知道不好,自己为夫人做的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多半知道了,老夫人还有二夫人三夫人会来说不定也是——

    她心里发沉,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知道肯定不会放过她,还有夫人,夫人怎么办,夫人现在这样,难道要被赶出府?

    “都是你害的我,要不是你找上我,我怎么会害四夫人。”贾婆子再次恨恨的,还要说什么,说着,忍不住了,冲上前去,抓住樊嬷嬷。

    樊嬷嬷不敢躲开,望着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脸上险些被抓了一下。

    贾婆子还在胡闹,纪老夫人看了一下,不觉得光是樊氏的——冷着声音,不悦的:“住手。”

    “老夫人。”贾婆子不敢再做什么。

    木嬷嬷心中微微提起。

    “是你找的贾婆子?”

    纪老夫人问起来,目光落在樊婆子的身上。

    “老夫人,老奴,老奴。”樊嬷嬷说不出话,再没有饶幸,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真的知道了。

    “就是你找了贾婆子,害了老四媳妇,是崔氏吩咐你的是不是?”纪老夫人更严厉。

    “老夫人。”樊嬷嬷磕了一个头,磕得很重,磕了几个头,抬起头:“是老奴自作主张,不是夫人吩咐老奴,夫人什么也不知道。”夫人已经够惨了。

    “老夫人,大夫人好像醒了。”

    捂着崔氏的婆子正听着,手下一动,她低头一看,发现大夫人睁着眼,看着她,没有之前的疯狂她一呆。

    纪老夫人一听,崔氏清醒了?她没再问樊氏,看过去。

    在场的人都看过去。

    下一刻,纪老夫人看出崔氏眼神清明了,示意婆子放开手:“崔氏,你清醒了是不是?”

    “娘。”

    崔氏开口。

    “你派人害老四媳妇?”纪老夫人直接问。

    “娘知道了?不知道娘会怎么处置我。”崔氏没有狡辨。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