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怎么处置你?”纪老夫人开口,一个字一个字。

    “是,娘。”崔氏披散着的头发散着一阵阵的味道,她看了所有人一眼,让婆子放开她。

    婆子看向老夫人。

    纪老夫人示意,婆子退开,崔氏晃了几下,才站稳,样子还是形若疯妇,好在没有再疯闹。

    “你不能再呆在府里了。”纪老夫人直接道,意思很明白。

    “娘是想要我死是吗?还是自请和离?被老爷休弃?”崔氏道。

    “你成了这样,我也不让老大做什么,你害老四媳妇,太过狠毒,老四媳妇也没有得罪你,不过是一些以前的旧事,你就派人私下害老四媳妇,不处理不行,你是大房的媳妇,本是宗妇,可是做的事没有一样符合你的身份,原本想着你都成这样,就让你反省,现在看来不行了,府里是容不下你了,你这样的我也不敢再留下你,我打算让人把你送出府去,庙子里好好呆着。”

    纪老夫人沉着脸,不悦的说了打算,说着想到什么:“你倒是没有不承认!”

    贾婆子跪行过来:“大夫人,都是你害死了老奴。”

    纪老夫人没有理会。

    “娘都来了,还有二弟妹三弟妹,我不承认有用吗。”崔氏没有看贾婆子,还是望着婆婆,不知道是疯得太久,还是想了很多,倒是变得清明了。

    不再那么糊涂。

    她虽然时常疯颠,清醒的时候还是能看出身边的人都不再忠于她,就连木嬷嬷也不再管她这位夫人,看得多了,就清明了几分。<>

    “你要是以前也这么清明就好了。”纪老夫人不再多说,冷冷的:“做了就该承担,刚才你身边的婆子可是还说事情是她自己一个人做的,你不知道,她不过一介婆子,你的教养嬷嬷,哪里敢做下这样的事。”

    崔氏怔了一下,想到什么:“娘,说的是?”

    “谁?你倒是问我。”

    纪老夫人看向一个方向,那里樊婆子正冲过来,跌跌撞撞,冲到崔氏的身前:“夫人,你终于清醒了,夫人,老奴也高兴了,老奴去给你端水回来就看到老夫人还有二夫人三夫人,老奴,夫人事情都是老奴做的,与夫人无关,夫人为什么要承认,老奴做的就是老奴做的,夫人何必为了救老奴认下?”

    她紧紧抓着夫人的手,想要替夫人把罪认下来,救夫人,只有这样,夫人才有可能活下去。

    “樊嬷嬷。”

    崔氏看着樊嬷嬷的表情,听了嬷嬷的话,知道嬷嬷是为了她,眼中湿润,樊嬷嬷才是最忠心的,她以前却相信木嬷嬷,因为樊嬷嬷说了一些劝告的话,她不高兴就把樊嬷嬷赶离身边,后来虽然还是用樊嬷嬷,也是因为木嬷嬷,这些日子只有樊嬷嬷趁人不在服侍她。

    樊嬷嬷现在还要替她认下罪名,要是她一直留樊嬷嬷在身边,听了樊嬷嬷的劝告——

    “夫人,你可不要承认,老奴已经和老夫人说了。”樊嬷嬷着急的又说,看着夫人的样子,夫人。

    “嬷嬷。”

    崔氏再次开口,她何尝不明白樊嬷嬷的苦心,只是。

    “夫人。”就在这时木嬷嬷也扑了过来,抓着崔氏:“夫人。<>”正院的丫鬟婆子都跪在地上,她们有些怕。

    “木嬷嬷。”对于木嬷嬷,崔氏不像以前一样,枉她那么信任木嬷嬷,什么都交给木嬷嬷,木嬷嬷说的她都听,还为此梳远了樊嬷嬷,她想到的是她疯闹起后木嬷嬷的态度:“你?”

    “夫人,老奴看夫人终于醒了,老奴高兴,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来,老奴问了老夫人才知道是什么事。”木嬷嬷没有等夫人说完,她可不敢让夫人说完,夫人一说完,说不定她就败露了,她希望夫人还有樊婆子都被老夫人处理了。

    正院的丫鬟婆子也望着夫人。

    “就是这位樊嬷嬷说是她自己做的,不是你。”纪老夫人看着她们的样子,知道木嬷嬷不是像说的那样,还有这些丫鬟婆子,以及樊婆子,不想再睥向樊嬷嬷,对着崔氏。

    话一落,静了下来,都看向氏。

    “樊嬷嬷。”崔氏看向樊嬷嬷想说什么没有,她望着婆婆:“娘,事情是媳妇做的,不关樊嬷嬷的事。”

    “夫人,明明是老奴。”樊嬷嬷太了解夫人的性子了,她再想说什么来不及了。

    “你说是你做的,那就是你做的了。”纪老夫人开口,盯着崔氏,懒得再问下去,没有管樊嬷嬷还有木嬷嬷说什么,算是做了决定,她不相信崔氏会一点也不知道。

    所有人都听出来了,樊嬷嬷更急。

    “娘,我想知道四弟妹如何了。”

    崔氏手握紧,萧菁菁是不是死了?她想知道,她还记着自己做的,她恨萧菁菁,婆婆还有二弟妹三弟妹来了,是不是萧菁菁——所以才来找她,不然婆婆怎么会来。

    “你想知道老四媳妇的情况?到了现在还是这个样子!”纪老夫人沉着脸问,脸色不好,很气很不高兴,崔氏果然是想老四媳妇死,郑氏柳氏等也看出来,大嫂是死不悔改了。<>

    张嬷嬷扶着老夫人,大夫人的心胸太窄了。

    贾婆子也抬头,这个大夫人!

    丫鬟婆子也都感觉到。

    崔氏点头。

    “夫人。”樊嬷嬷什么也说不出来,木嬷嬷心头放下心。

    “你是想知道你的计划有没有成功吧,你要失望了,老四媳妇有了身子,不是很好,找了太医,才发现,好在一切还不晚,不然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你都疯了,还是早早就派了人收买了贾婆子,害老四媳妇,你的心怎么就能这样狠毒?老四媳妇碍到你哪里了、以前真是小看了你,以为你就是糊涂。,

    纪老夫人恨声道。

    ”娘,你说四弟妹没事?“

    崔氏不敢相信,她以为萧菁菁不会好,怎么可能没有事,她明明送了香给萧菁菁,知道她不喜欢用香,让人收买了萧菁菁身边的人趁人不注意点燃,要的就是害萧菁菁。

    萧菁菁不是体寒吗,就算有太医调养,她也要让她什么也生不出来,怀不上。

    她要让萧菁菁失去小叔子的宠爱,婆婆的看重,失去一切,就算萧菁菁那个女人有了身子,也要让她滑胎。

    萧菁菁有了身子为什么没有流产?

    为什么没有滑胎,为什么萧菁菁还好好的?为什么会早早发现,找了太医,不算晚,为什么?

    ”当然没事,你以为有事?“纪老夫人冰冷的,哪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更为不悦,声音低沉。:在场的人都注视着崔氏的神情。

    ”娘。“

    崔氏没想到萧菁菁运气这么好,躲了过去,她不甘心,她好不容易在香里藏了檀香,又让人送去,收买了人,萧菁菁凭什么能早早发现,凭什么能从这样的局里逃出来,没有事还有了身子,那她做的算什么,萧菁菁要是死了,或者滑了胎,或者不好,她不会这样不甘心。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不知悔改,刚才不是还承认,问我怎么做,现在又不甘心了,看来是觉得没有害到老四媳妇,来人。“

    纪老夫人觉得这样就够了,挥手,叫了人来,倒是完全看出了崔氏的心思。

    ”老夫人。“

    有婆子丫鬟过来,行了一礼。

    ”再去叫点人来,顺便叫点侍卫,不要闹得太大,别叫人知道太多,送大夫人出府,把大夫人送去庙子里去,找人看着,以后就不要出来了,你们知道怎么做,和庙子里的主持说一声,好好看着,崔家那边会派人去,对外就说崔氏病了送去养病了,正院直接封了,正院的人都关起来,木嬷嬷樊嬷嬷这些近身服侍的单独关着,老大回来我和老大说,再处理这些人。“

    纪老夫人直接下了命令。

    ”是,老夫人。“丫鬟婆子道,有人小跑离开,去叫人,也有的去叫侍卫了。

    ”老夫人,夫人。“樊嬷嬷还想跪行过来。

    ”捂住嘴。“纪老夫人黑着脸,马上就有婆子上前,捂住樊嬷嬷的嘴,木嬷嬷看着,再也不敢说。

    ”娘。“

    崔氏看了樊嬷嬷一眼。

    ”捂着嘴,送出府。“纪老夫人毫不留情,崔氏也被捂了嘴,不管崔氏想说什么,怎么挣扎和樊嬷嬷一样。

    纪老夫人也不在意,她不去崔氏的想法,不一会儿,人也来了,侍卫同样进来,尤其是老大派来守着正院的人,行了礼。

    纪老夫人和他们说了几句,没有再多呆,看着木嬷嬷樊嬷嬷被人带下去,崔氏也被带上马车,送出府去,从后门,正院的丫鬟婆子也如她吩咐的关起来,整个正院都封了,带着郑氏还有柳氏出了大房,贾婆子也跟着,大夫人的下场让她心中惶恐,诚惶诚恐的跟在后面,不知道老夫人会怎么处理她。

    到了正房外面,纪老夫人转头看着郑氏柳氏:”老二媳妇老三媳妇,以后府里的事就交给你们了,虽然以前也是,等崔氏不在了。“后面的没有说。

    ”娘,大嫂。“郑氏和柳氏想要开口。

    纪老夫人让她们不要再说,她意已决,再说崔氏的处置也是合情可理的,她看向贾婆子,所有人也都看过去。

    贾婆子感觉到一下子跪在地上,砰的一声:”老夫人。“她抬着头,诚惶诚惶之极。

    郑氏和柳氏并不是为了给大嫂求情,只是娘说了,她们也不再说。

    ”你本来该好好服侍老四媳妇,在竹园服侍老四,可你做的,不能再留在府里,拉下去,仗毙了吧。’

    纪老夫人盯着贾婆子,吩咐起来。

    一边的张嬷嬷得了老夫人的示意,叫了婆子丫鬟。

    “老夫人,老奴!”

    贾婆子脸色一变,老夫人要仗毙自已,她不想死,老夫人怎么能,她想说什么,说不出来,随着老夫人的命令,有人捂住了她的嘴,她被押着按在地上,她再想挣扎也挣扎不起来了。

    “老夫人,老夫人,老奴只是被人骗了,被人蛊惑!”

    贾婆子在心里不停的说着,想要老夫人听到,看到。

    纪老夫人又看了一眼,让人带下去仗毙。

    婆子行了一礼,拖着贾婆子下去了,郑氏柳氏看在眼里,收回目光:“娘,贾婆子是该仗毙了,敢害四弟妹没有必要留下,就算是。”

    “嗯。”纪老夫人说,吩咐张嬷嬷:“派人去和老四媳妇说一声,还有看看老大回来没有,那个木嬷嬷还有樊嬷嬷崔氏身边的都不要留了,正院的丫鬟近身服侍的都不能留,别的丫鬟婆子倒是可以发卖出去,不过这些要和老大说下再定,先办别的。”

    “是老夫人。”张嬷嬷行了一礼。

    退下去,交待了老夫人的意思,她又回来。

    “吩咐完了?”纪老夫人看她一眼。

    “老夫人。”张嬷嬷行了一礼:“是。”

    “好。”纪老夫人说了一个好字。

    “老夫人。”突然有丫鬟过来,行了一礼,跪在地上,纪老夫人看着,问了问是什么事,郑氏柳氏也盯着。

    “老夫人,大老爷回府了,听说了老夫人在——”丫鬟开口,恭敬小心,看着老夫人还有二夫人三夫人,纪老夫人一听:“老大回府了?还说老大何时回府。”崔氏的事是要和老大说一声的。

    张嬷嬷扶着老夫人,郑氏柳氏知道自家老爷说不定也回府了,看着娘,纪老夫人也看着她们,看了看,对着丫鬟:“老大在哪里?”

    “大老爷过来了。”丫鬟回答。

    ‘走,出去看一下。’纪老夫人没有再问,扶着张嬷嬷的手,也没有再和丫鬟说什么,带着人往外面去,张嬷嬷扶着老夫人,郑氏和柳氏也跟着。

    丫鬟起来,不敢上前,跟在后面,一行人到了正院的门口,半路上听到了仗打的声音,贾婆子就在正院没人的地方被仗毙。

    所有人眼中都有什么,纪老夫人没有在意,一个该死的奴婢,有什么可说的,仗毙是应该。

    纪老夫人的态度让人不敢说什么。

    这一会,纪老夫人看到了老大,老大确实回府了,纪大老爷也看到了娘还有二弟妹三弟妹。

    娘还有二弟妹三弟妹不知道过来是,还是说崔氏又?他方才打听了,知道的并不多。

    “老大回府了,想来是想知道出了何事吧。”纪老夫人非常直接,再次上前,到了老大近前开口问起来。

    张嬷嬷站在一边。

    郑氏柳氏不敢,低头站在后面,面对大伯,她们是弟媳妇,还是要避一避的,丫鬟婆子也是,向大老爷行了一礼。

    “娘。”纪大老爷看了娘一眼,又和二弟妹三弟妹相互之间见了礼,叫了丫鬟婆子起来,再次看着娘。

    纪老夫人看了老大身边的人,让人退下去,围在周围。

    纪大老爷知道应该是真的有事,没有说什么。

    待过了片刻,纪老夫人和老大说了:“崔氏病了也疯了,你知道吧。”郑氏柳氏看着大伯。

    纪大老爷:“儿子知道。”

    “可不止是疯了,你没看到那个样子,想来你也不会去看。”纪老夫人想到当时的情形,崔氏没有一点资格留在府里。

    简直就是疯颠不已,她把当时的情况说了。

    纪大老爷神色一沉:“儿子派人送她出府?”

    “不用了。”纪老夫人道。

    纪大老爷不明白,看了张嬷嬷二弟妹三弟妹一眼,纪老夫人知道老大的疑惑,给他解了:“等你送黄花菜都凉了,不用你派人去是因为我已经派人送她出府了。”

    “娘,你。”纪大老爷不由。

    郑氏柳氏想到大嫂这样被送出府,以后应该不会再见到。

    “你是不知道崔氏做了什么,崔氏竟然想害你四弟妹,派了人去收买四房的人,还收买到了,别看她疯了,之前就算计好了,还把香早早送到四房,不止四房每房都有,可是只有四房里面掺了东西,说来你四弟妹也是运气好,现在你四弟妹可是有了身子,谁都不能气她。”在老大的目光中,纪老夫人把事情告诉了他。

    又把她过来审问崔氏的经过全部都说了。

    “现在知道了?”

    “娘,崔氏竟然敢,是儿子没有看好她,还以为她不敢再做什么,娘没有做错。”纪大老爷气到,很生气,脸色变得阴沉,看了张嬷嬷二弟妹三弟妹,见二弟妹三弟妹点头开口。

    纪老夫人还在说:“你是知道娘多在意老四子嗣问题,老四还没有一儿半女,难道娶了你四弟妹,又恩爱,现在又了身子,崔氏还想让老四媳妇怀不上,你说她这心真是,老四媳妇就是以前和宁哥儿有点事,崔氏就记乜了,要是老四媳妇有什么,可怎么和你四弟说,你四弟可是奉了旨去了南边,本来好好护着你四弟妹的,崔氏居然敢,还没有人发现,若不是你四弟妹一时不好,找了太医发现,哼,后果难以想像,一家子人也玩这样的阴私手段,一家人本来该和和睦睦,好好的过,你二弟妹三弟妹就很好,一个家里要是也这样,还怎么过,都算计来算计去的,用阴私手段解决,像什么,更是让人防不胜防。”

    纪老夫人是绝不允许一个府里一家人用这种阴私的手段。

    一家人不可能一点口角没有,可是可以用别的方法。

    崔氏的做法过了那底线。

    “娘,儿子送她一程。”

    纪大老爷没有说完。

    纪老夫人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张嬷嬷明白大老爷的意思。

    郑氏柳氏猜测着大伯的想法,丫鬟婆子站在不远处。

    “崔氏身边的人,你看看怎么处理,木嬷嬷樊嬷嬷还有正院的丫鬟婆子,正院怎么弄,还有崔家那边。”纪老夫人和老大说起别的。

    “娘的想法是?”纪大老爷问起来。

    纪老夫人把想法一说,正是之前说过的,纪大老爷:“娘,听你的。”

    “嗯。”

    纪老夫人嗯了声,老大想送崔氏一程,也好,遂叫了人去,把老大的意思还有她的意思带去,该怎么处理就处理了。

    又不留着过年。

    “老夫人。”张嬷嬷忽然看到一个婆子,和老夫人说下,纪老夫人也看到,让她过来。

    婆子行了一礼:“老夫人。”又看到大老爷二夫人三夫人。

    “说吧,什么。”

    纪老夫人问。

    “老夫人,贾婆子已经仗毙了。”婆子小心的,老夫人一问,她不敢再说别的。

    “死了?”纪老夫人问,怪不得没有再听到声音。

    “是,老夫人。”丫鬟又道。

    纪大老爷是知道娘把人仗毙了的,也听到之前正院里的声音,贾婆子罪有应得,他没有开口,郑氏柳氏相视,怪不得没有声音,她们该想到,贾婆子死了!丫鬟婆子都有些怕。

    “她要是不被收买害四媳妇,哪会有这一次,死了就拖出府,找个地方丢下就是。”纪老夫人显然不准备给埋了。

    这是死无葬身之地,纪老夫人很恼贾婆子,婆子一听:“是,老夫人。”没有人敢说什么。

    “去吧。”纪老夫人道。

    婆子退下去。

    很快,木嬷嬷樊嬷嬷这些近身服侍的也都去了,正院的丫鬟婆子也都有了去处。

    竹园,萧菁菁躺在床上,赵嬷嬷一直让人关注着大房那边的动静,只要大房那边有动静马上传回来。

    她则告诉郡主。

    香草梅兰七巧冬菱也站在一边。

    老夫人还有二夫人三夫人带着人去了好一阵子了,想来应该差不多了才是,萧菁菁之前眯了一阵,不困,也睡不着,赵嬷嬷知道和郡主说了一声,出去了一趟。

    问一问有没有消息传回来。

    不想出去就得到了一个消息,她忙回来在郡主的耳边带着些微的不满:“郡主老夫人派人出来叫了人,还叫了侍卫,大夫人好像被送出了府。”

    “送出府。”萧菁菁一听:“送去哪里?还有呢。”

    “对,郡主,老夫人也是太心慈手软了,该直接让崔氏自尽!崔氏做的死几次都不为过,别的还不知道,还没有传来。”赵嬷嬷觉得老夫人这样太手软了,觉得老夫人说是为郡主作主,根本就没有。

    香草梅兰几人也听到。

    “娘肯定有另外的想法。”萧菁菁也有些不满,不过她知道崔氏必竟是正室,还是纪家的宗妇。

    “郡主,要不派人在路上。”赵嬷嬷觉得崔氏还是要死。

    “不一定非要死,纪馨还有纪宁的事传回来后让崔氏知道就可以。”萧菁菁道,赵嬷嬷一拍手,笑了起来,意味深长的:“老奴怎么又忘了。”今晚有人就会对纪馨下手。

    “嬷嬷是太累了。”萧菁菁知道自己不好,嬷嬷是最忧心还有操心的。

    “老奴是老了,可不累。”赵嬷嬷一笑,香草梅兰也觉得老夫人只这样不够,七巧冬菱不知道大夫人会如何。

    “郡主。”又有丫鬟在外面,赵嬷嬷一听,看了眼,回过头来,见郡主还有香草几人都在看,对着郡主:“郡主让人进来还是老奴去问?”

    “嬷嬷去吧。”萧菁菁道。

    赵嬷嬷起身,到了外面,问了,才知道是老夫人派了人过来了,想来是处理好了,过来和郡主说。

    她嘱咐了一声,看到了老夫人派来的人,见了礼,让对方稍等,回到里面,和郡主一说。

    香草梅兰几人看着郡主,赵嬷嬷也是:“郡主?”

    “让娘派来的人进来吧,问一问。”萧菁菁说,赵嬷嬷也是一样的想法,出去带了人进来。

    赵嬷嬷走到郡主身边:“郡主,人来了。”

    萧菁菁看到了,是婆婆身边的,香草梅兰几人也注视着。

    “给四夫人请安。”

    来人是一个婆子,行了一礼,抬起头来,看到上方的四夫人,四夫人躺着,想到什么,她又低下头。

    “娘让你来是?”萧菁菁问起来,所有人看着。

    “回四夫人的话,老奴是听了张嬷嬷的话,老夫人让老奴过来和四夫人说一声,大夫人。”接下来,婆子把老夫人见大夫人经过,处置一并说了出来。

    见大夫人的经过略过,主要是处置。

    萧菁菁听到了,赵嬷嬷香草几人也听到。

    “老夫人处理得很公允。”赵嬷嬷说,萧菁菁颔首,婆子跪在地上,低着头。

    “让娘操心了,娘做的我很满意,你告诉娘,娘现在?”萧菁菁开口,赵嬷嬷香草几人心中边想边注意着婆子。

    “老奴会的。”

    婆子行了一礼,萧菁菁没有再问的,婆子退下,赵嬷嬷送了出去,等到赵嬷嬷回来。

    “郡主,大夫人竟然疯了,这一下,老夫人。”赵嬷嬷是真没料到崔氏会疯,不过也许是装疯呢,想着躲过,谁知道害郡主的事被发现,现在崔氏不可能再做什么了。

    萧菁菁点头,赵嬷嬷又说了什么,香草梅兰几人听着,萧菁菁都点头,没有多久,又有人来,更多的消息传来。

    “大老爷回府了,贾婆子已死,崔氏身边近身服侍的都没有逃掉,崔氏身边另一些丫鬟婆子都被发卖,正院被封。”赵嬷嬷一一说着。

    香草梅兰几人依然在一旁听。

    “大老爷不知道会不会。”赵嬷嬷听说了当时大老爷说的话,心中有猜测。

    萧菁菁也同样有。

    赵嬷嬷没说完,大房那边送了一些东西过来,赵嬷嬷一问之下知道是大老爷送的,算是歉意,崔氏做的,赵嬷嬷倒是没有往大老爷身上推。

    半晌后,老夫人还有二夫人三夫人又过来看郡主。

    直到好久,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才走。

    晚间的时候,赵嬷嬷又得知了一个消息,她派了人打听崔氏被送去了哪里,追上后发现有人在截杀崔氏。

    崔氏凶多吉少,天黑后,就知道崔氏不好了,受了重伤,多半活不了多久了,送去了庙子里。

    不过老夫人还有大老爷好像不打算让人知道,可能是怕崔氏娘家那边,先安排好再说。

    她和郡主说了。

    萧菁菁听完没有说什么。

    纪大老爷知道崔氏活不过今晚,让人和娘说一声,崔氏他是一点也不想再看到了,崔氏娘家那边,还有怎么做,要娘来决定。

    “去吧,告诉娘。”

    “是,老爷。”

    宜园里面,纪老夫人得知了崔氏的情形,听了老大派来的人的话,老大果然派了人去,崔氏中了一刀,要死了,她可以把崔氏做的公之于众,然后就说崔氏是自尽的。

    她之前想送崔氏去庙子,也是这个打算,她一死,就公布崔氏所为,只要没有人起疑就好。

    要是崔氏没死,就公布所为,再休了她,怕她出去乱说。

    必竟崔氏会害老四媳妇,还是老四媳妇和宁哥儿的事。

    崔氏乱说就不好了。

    “老大这样也好。”

    纪老夫人最后道,张嬷嬷没有多说。

    纪老夫人派了人去见老大和老大说了,看看老大是不是还有另外的想法。

    纪大老爷听了,觉得娘的安排很好,纪家二房,柳氏也和纪二老爷,夫妻俩小声说着。

    “老爷,大嫂这一出。”

    “你不要管,四弟好不容易才有了子嗣,大嫂也是糊涂。”纪二老爷打断柳氏的话,柳氏哪会不知:“老爷,妾知道。”

    郑氏也在和身边的涂嬷嬷,老爷那边,她是彻底不管不顾了,涂嬷嬷想到大夫人的下场,也劝着夫人,该如何做,尤其是以后。

    主仆两人说着,说得正好。

    “老爷来了。”一个丫鬟跑过来,跪在门口,行了一礼,看向夫人:“夫人。”

    “老爷怎么会来?”郑氏不想见老爷,不知道老爷为什么会来,涂嬷嬷看了丫鬟一眼,听到夫人的话:“夫人,老爷会不会是为了大夫人这事?”

    “也许,不然老爷怎么可能会来,除此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了,老爷可不是天天往孙姨娘那里跑?要不就在书房,我都快忘了老爷的样子了。”郑氏嘲讽的。

    “夫人,老爷来了,还是见一下吧,别和老爷呕,不值当,而且老爷必竟是老爷,夫人问问,送走老爷就是。”

    涂嬷嬷还是知道夫人心里的气怒的,劝着夫人。

    “嗯。”郑氏压下火气。

    涂嬷嬷让丫鬟请老爷进来,丫鬟行了一礼退下,才退了几步,就看到老爷,老爷进来了。

    纪三老爷直接进来。

    郑氏站起来,也不说话,涂嬷嬷不好劝夫人,也看着老爷。

    丫鬟跪在地上。

    纪三老爷看着郑氏:“四弟妹被大嫂害?”

    “老爷来是?”涂嬷嬷这才道,郑氏还是不说话,纪三老爷想到听到的,又问。

    郑氏不想说话,涂嬷嬷拉了她,她才回答,纪三老爷果真是来问这些的,知道了情况就没有多呆,走了。

    “老爷走了,夫人。”涂嬷嬷一回头。

    “老爷还真是,把我当什么。”郑氏气,涂嬷嬷让门口的丫鬟下去,才劝起夫人。

    崔氏腹部很痛,她腹部挨了一刀,萧菁菁还没有死,她不甘心就这样死,她被送出了府,只要活着就还有机会,她以为自己能活着,没想到半路,有人截杀她,她不知道是不是萧菁菁。

    有人想她死,她想一定是萧菁菁,只有萧菁菁想要她死。

    她渐渐陷入了昏迷。

    馨姐儿,宁哥儿,等她醒来,她被送到了庙子里。

    “来人。”她想叫人,可是出不了声,浓浓的血腥味包围着她,她要死了吗?

    萧菁菁还活着。

    不知为什么,她想到过去很多事,以前很多她不愿回想的事也变得清淅,她想到馨姐儿宁哥儿。

    想到老爷,想到萧菁菁没有嫁到纪府之前。

    她错了很多。

    她感觉得到身上越来越冷,她真的要死了,她不要死,不想死,不。

    纪家的一处庄子上。

    一个婆子带着人走进一间屋子。

    守在屋子外面的人看到婆子:“嬷嬷怎么来了。”

    “馨姑娘该用晚膳了。”婆子开口,身后跟着丫鬟提着晚膳。

    “哦,嬷嬷怎么亲自来了,派一个人来就是,嬷嬷请。”

    守在外面的婆子一听,马上笑了起来,谄媚的,恭敬道,今天倒是早,要是往日,馨姑娘能不能吃上晚膳都不一定,而且最重要的是嬷嬷居然亲自来了,这可是第一次,不知道有什么?她们可不敢问,她们只要守好外面就行了。

    “你们好好守着。”婆子带着丫鬟走了进去,里面很暗,婆子吩咐人点燃烛火。

    烛火点亮,里面也能看清楚了,婆子带着丫鬟上前,她已经看到馨姑娘了,纪馨坐着,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来,婆子没有行礼,挥了一下手,丫鬟上前。

    “馨姑娘,晚膳来了。”婆子也再次上前,走到馨姑娘的面前。

    丫鬟打开食盒。

    纪馨看着,又看向婆子。

    “馨姑娘,用吧。”婆子笑,让丫鬟服侍馨姑娘用,纪馨没有动,婆子一看,叫了人进来,服侍纪馨用,纪馨用了饭菜。

    饭菜都是冷的,也变了点味。

    纪馨用完,一下子脸色苍白,倒在了地上。

    丫鬟想谥教参,婆子示意她。

    守在外面的婆子不久见嬷嬷出来了,还有丫鬟,隐隐听到里面的声音,她们没有多问,第二日,大家都知道馨姑娘疯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