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南方水患 已修添
    御书房里。%d7%cf%d3%c4%b8%f3

    熙和帝批阅着奏章,总管公公站在一边,适时让宫人端茶倒水进来,总管公公看了一眼退下去的宫人,望向陛下。

    “陛下,菁华郡主被刺杀一事,都察院巡城御史已经查到,是楚王府二夫人,楚王府二夫人昨夜中了毒,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解了毒,等着陛下的旨意了。”

    熙和帝批阅完手上的奏折,抬头,放下手上的奏章还有御笔,看着总管公公:“菁丫头遇刺的事。”

    “是,陛下?”总管公公马上点头。

    “折子呢。”

    熙和帝想到之前折子。

    “陛下,在这里。”总管公公上前一步,找出折子递到陛下的手上,熙和帝接过折子,又看了一遍。

    都察院查清子菁丫头遇刺的事,是楚王府的侍卫做的,查到后来查到是楚王府二夫人。

    “陛下,不知道?”总管公公又问。

    熙和帝拿着折子,再次抬起头来,威严的开口:“菁丫头遇刺,不是小事,萧成那小子要是在京城,不知道会怎么和朕说,还有永叔,朕还想着是谁这么大胆!”

    总管公公没有说话,注视着陛下。

    熙和帝丢开手上的折子,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回过身来:“一介庶女倒是够胆大,朕记得之前还想害菁丫头,因为阴差阳错嫁给赵昕那小子,赵昕那小子也不知道管着,倒是让她做出这样的事,菁丫头虽没事,但不能当什么也没有,既然查清楚了,那么。”

    “陛下的意思是?”

    总管公公听着陛下的话,知道陛下已经有决定了。

    “人先让人看着,赵昕那里也看看他知不知情,不知情也有错,自己的人也管不好,要是知情,就让他好好反省,他自己知道该怎么做,再派人和萧成那小子说一声,这必竟算是他的家事,让他处理好,看他自己打算怎么处置,不过这样的女儿有不如没有,竟然派人刺杀自己的嫡姐,也不堪为妇,不配留在楚王府!”

    熙和帝开了口。

    “是,陛下。”总管公公应了是:“纪府,安郡王府还有吴府。”还想要说什么,菁华郡主遇刺,安郡王府吴府还有纪府好几个府里都等着。

    “朕就不越俎代庖了。”

    熙和帝道:“萧成那小子自己处理。”

    “是,陛下。”总管公公再次道,这里面还有中毒的事,不知道是有人看不下去还是:“这位二夫人中了毒。”

    “查清楚是怎么中毒的没有?”

    熙和帝问,声音威严无比。

    “还在查,陛下。”总管公公道,折子上也没有说,想来是还没有查到,熙和帝:“那就再说,自己就不是好的,谁知道会有谁会想害她,就交给萧成那小子自己决定吧,和都察院那边说一声。”

    “老奴就去。”总管公公没有再留下,知道陛下的想法,他行了礼,告退,退到外面,把陛下的意思交待下去。

    总管公公和外面守着的人交待了,又走回去。

    “陛下。”

    “嗯,菁丫头那里,萧成那小子不在京里,永叔也不在,受了这样的委屈,和母后说声,赐点东西安抚吧。”熙和帝又和总管公公道。

    “老奴明白。”总管公公行了礼,再次出去,和人说了,去太后娘娘那边说一声,才要进去,有御前侍卫过来,急冲冲的,送来一份急报,总管公公一看:“怎么了?”手一甩拂尘。

    “有急报!”御前侍卫开口:“要马上禀给陛下,是南边。”

    “南边?”纪太傅不是去了南边了吗,总管公公一听,脸色一变,来的是急报,说明是有事,问了一下,打听了声,知道不好,和御前侍卫说了声,等一下,他要进去禀给陛下。

    御前侍卫等在外面,总管公公进去了,快步到了陛下的面前:“陛下有急报。”

    “南边?”熙和帝看向总管公公。

    总管公公急切的:“陛下,御前侍卫送了急报过来,是南边来的。陛下,人就在外面,要不要老奴叫进来。”

    “永叔呢,还没有折子送回宫?应该要到了才是。”熙和帝一听问道,没有让人进来,反而是问起别的,皱着眉头。

    总管公公知道陛下是为什么,算了算,回答起陛下:“纪太傅应该还要几日,折子可能就在这一两日,陛下。”

    “让人进来,朕倒是要看看是什么事?是不是——”熙和帝沉着声音,没有再多说下去,挥了一下手,总管公公知道陛下是让他去了,他退到外面。

    到了外面,手一甩拂尘。

    “陛下让你进去。”

    “陛下?”等在外面的御前侍卫一看总管公公出来,正要开口,闻言:“是。”总管公公睥一眼别的人,转身,御前侍卫跟在后面,也到了里面。

    里面,熙和帝坐着,看着两人。

    “陛下。”总管公公到了陛下身前,看向身后:“人来了。”

    熙和帝没有多问,让他退到一边,盯着跪在地上行着礼的人,威严的:“南边来的急报呢,给朕。”

    “是陛下,在这里。”御前侍卫听到陛下的话,把手上的急报举起来。

    总管公公见状上前取过,交给陛下。

    熙和帝边拿起急报,边打开看,总管公公站在一边,御前侍卫看着陛下,熙和帝很快看完了急报,南边前些日子,一场大雨,南边大水,淹没了农田,多了很多流民。

    各府都开始赈灾还有放粮,不过还需要京城的旨意,各府派人入京请旨。

    总管公公也看到了。

    南边又水患,好在不是黄河决堤,还以为今年不会有水患了,今年夏汛早就过去了,黄河几次以为会决堤都没有,南边也没有水淹,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南边还是水患了。

    他小心的望着陛下,陛下要怎么处理,往年,水患过后就是疫情,要及时处理,不然迟了,一旦发生疫情,到时候就不好处置了。

    现在先要处理水患,同时清理,别发了疫,要杜绝疫情的发生,只是就怕来不及。

    陛下肯定也想到了。

    “陛下,南边水灾!还有疫情。”

    “南边竟然还是发了大水!”熙和帝很生气,他派永叔去南边就是去看一看,没想到还是发了大水,每年水患都会导致十室九空,永叔还没有到,他手拍着御案,急报被他丢到一边。

    御前侍卫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南边有急报,直到此刻才知道是南边水患。

    “陛下,南边还等着陛下的旨意,纪太傅要是到了还好,可是还没有到。”总管公公看向陛下,不敢再说话,话中有话的。

    御前侍卫跪在地上,低着头。

    熙和帝俯视着跪在地上的御前侍卫,对着总管公公:“还有什么好说,让工部,史部尚书进宫来见朕!”

    “是,陛下。”

    总管公公正急,闻言,行了一礼,到了外面,熙和帝还是看着跪在地上的御前侍卫。

    御前侍卫更不敢动。

    熙和帝让御前侍卫出去,等到御前侍卫退出去,一个黑衣人出现在熙和帝的面前,跪在地上,看不到脸。

    行着礼,头完全碰着地面,熙和帝看着他:“派人去南边,追上永叔,还有看看南边的情况,知道吗,不要让人发现。”

    “是。”黑衣人马上道。

    熙和帝没有再说什么,又交待了一句,挥手让黑衣人下去,黑衣人下一刻消失在御书房内。

    “陛下。”

    总管公公这时又进来了凝着陛下:“老奴都说了。”

    熙和帝坐回了御案前,总管公公上前,这陛下整理起有些乱的奏折,捡起丢到地上的奏章。

    不知道过了多久。

    “陛下,各位大人还有吏部还有工部尚书来了。”总管公公听到外面有人叫,出去了一趟,回来。

    熙和帝:“让他们都给朕进来。”

    “是,陛下。”总管公公行了一礼,南边水患,时间短还没有传到京城来,各大人还有尚书都还不知道,今日不是大朝,被宫里派人突然召进宫中,有事要议,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猜测着,一个个小声说着。

    等到总管公公出来,来的七八位大臣:“不知道陛下?”

    “陛下让各位大人进去。”总管公公开口,各大臣知道陛下在等他们,他们没有再说,进了御书房。

    熙和帝看着他们。

    各位大臣忙行了礼,总管公公站在一边,退到陛下身旁。

    各大臣看着。

    熙和帝叫了起,各大臣在起来后,见陛下不说话,也不知道陛下到底叫他们来干什么:“不知陛下叫臣等来是?”

    心中再次猜测,应该是出了事,不然陛下不会派人叫他们进宫的,可是究竟是何事?不由对视一眼。

    总管公公看向各大臣,熙和帝威严的:“什么事?”

    各大臣不敢再做小动作,熙和帝示意总管公公把急报拿给他,总管公公上前找到给了陛下,熙和帝直接丢到各大臣的面前沉着脸:“看一看就知道了。”

    各大臣感觉到了什么,不一会看到了急报,南边大雨,发了大水,水患,疫情,这?他们想到什么。

    “陛下。”为首一个大臣,是吏部尚书。

    “都看到了?既然看到,就给朕好好想一想,拿出一个确切的方案出来。”熙和帝沉着声音,盯着各大臣。

    “陛下,不知道这是从哪里来的?”又一个大臣站出来。

    “你和他们说。”熙和帝让总管公公说,总管公公踏出一步,把急报的事说了,各大臣知道事情是真的。

    “陛下,臣等之前没有听到消息,都不知道,不然,臣子一定会尽快拿出一个方案。”各大臣商议过后。

    *

    慈宁宫中,太后本来是要去看宝珠和静安嘉和三个丫头说话,皇上派了人来,她见了皇上派来的人,知道菁丫头遇袭,是柔丫头做的,也知道菁丫头有了身子。

    这一两日,都是关于菁丫头遇刺的事。

    都是关于菁丫头被人刺杀的猜测,她也听得不少,够多了,各种各样的猜测都有,宫里也有流言。

    太子妃还问了她,太子更是派了人查。

    想来是为了纪永叔,太子妃倒是自己的身体都还那个样子。

    早上开始知道是柔丫头做的,而柔丫头昨晚中了毒,不知道是怎么中的,是做的错事太多,被人报复,还是报应。

    她不想管,只要知道是她派人刺杀菁丫头就行了,一个庶出的,嫁到楚王府就该安安份份好好过。

    可是她呢,什么服仇,报复的,菁丫头可是嫡出的,又是郡主,她是什么,胆子比谁都大,连刺杀都出来了。

    要是有下一次,还不知道是什么,一介庶女想爬到嫡女头上,还各种想办法,菁丫头再怎么又如何。

    好的是,菁丫头逃过了刺杀,刺杀现场,有人看到柔丫头,都察院也查到了。

    她问了皇上派来的人,知道皇上打算让萧成自己处置,也没说什么,皇上让她安抚一下菁丫头,赐点东西。

    这很简单,只要赐点东西就是,安慰一下菁丫头。

    和身边的宫人说了声,直接准备,然后赐下去,宫人去了。

    “宝珠几个丫头在做什么?”

    太后没有再想,问另外的宫人。

    “太后娘娘,宝珠郡主几人也在说着菁华郡主的事,宝珠郡主想去看菁华郡主。”宫人开口,回答太后。

    “嗯。”

    太后没有说什么,这两日从知道菁丫头被刺杀后,宝珠那丫头就想去看菁丫头,是她没有让她去。

    不过宝珠那丫头要是想去找个时间送她去纪府就是,菁丫头有了身子,还是不接她进宫了,前日又惊到。

    纪永叔奉皇命出了京,菁丫头还是不要有什么。

    她方才要赐给菁丫头的东西里,赐了不少滋养,保胎的好药材,菁丫头要是有什么,也能有用,都是让太医看过的。

    怕有人在里面渗了什么,动了手脚。

    “太后娘娘要不要奴婢去叫一声宝珠郡主还有静安县主嘉和郡主?”宫人开口。

    “不用了,哀家过去看看。”太后娘娘站了起来,宫人连忙上前扶住太后娘娘,太后刚要走,才走出几步,一个宫人进来。

    “太后娘娘。”

    “什么事?”太后看过去。

    “太后娘娘,陛下召了各位大人进宫。”宫人行了一礼抬起头来,望着太后娘娘,恭敬的。

    “到底是什么?还不说出来干什么?”太后再次问,宫人说了出来,太后知道皇上召了七八位大臣入宫,南边发了水,水患,要处置,太后的脸色不是很好。

    没想到南边会水患,要知道汛期都过去了,怎么会突然就?

    还以为今年会是个好的年景,没有决堤也没有别的,南边有时会水患,有时不会,她盯着宫人,皇上那边不知道是怎么个想法,大概知道皇上召见大臣是为了什么。

    不过这不是她该管,要问还是等皇上过来请安的时候再问一问。

    想来皇上会处置好。

    “怎么会水患,不是汛期过了吗,夏天也要过了。”太后知道前朝事情会多起来,皇帝也没得休息,南边不知道如何了。

    “奴婢只是听到。”

    宫人回道。

    太后也没有期望宫人能回答出来,皇上那边也不可能透太多,她就是问一问,主要是问自己。

    “起来吧,下去,有新的消息禀给哀家。”

    太后没有再说,带着人往侧殿去,看到宝珠这丫头和静安嘉和一起说着话。

    “你们三个丫头。”

    她上前。

    “外祖母。”宝珠郡主听到太后的话,看向太后,一下起来,冲到太后身边拉着太后:“外祖母,我想去看菁表姐。”

    “还有嘉和静安姐姐也想。”宝珠郡主又道,看着嘉和郡主还有静安县主。

    “那过几日,等你菁表姐好点了,你们看是去纪府还是让你菁表姐入宫来,嗯?必竟你菁表姐才受了惊。”太后看着她们开口。

    宝珠郡主高兴了。

    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带着身边的人向太后请安。

    太后让她们起来。

    “外祖母。”宝珠郡主很高兴,她身边的人想拉住她,宝珠郡主像是没有感觉到。

    太后扫了一眼。

    嘉和郡主静安县主看着宝珠郡主,太后问了她们一些嫁妆上的事。

    看着几个丫头说话,直到有宫人进来,她问了一下,知道多半是有事,让三个丫头自己说话。

    “外祖母是有事吗?”宝珠郡主看着外祖母。

    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也看着,是不是菁华郡主?

    “哀家出去了。”太后没有多说,她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问起来:“又有什么消息。”

    “太后娘娘,余贵嫔娘娘在冷宫里面自尽。”一个宫人跪在地上,看着太后娘娘开口,太后听了,这个余贵嫔倒是有胆子。

    自尽?想死?她是真的想死吗:想要见皇上?想要皇上放了三丫头,想要皇上娶消赐婚,还想要什么?”

    太后很生气,一口气说了几个想要。

    “人呢,死了?还是救下来了?”太后紧接着带着不耐烦,人要是死了还好说,要是没有死,她会怀疑是装的。

    “回太后娘娘的话,幸好救得及时,余贵妃娘娘只是有些虚弱。”宫人道。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又没有死,死了再说吧,自杀而已,想死的人怎么都想死,不想死的会好好活着,她要是想死,就不必拦着她,让她去死,反正宫里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皇上也忘了。”太后说。

    “是,太后娘娘。”宫人知道太后娘娘话中的意思:“陛下在御书房议事,冷宫来的宫人不敢求见,只敢来见太后娘娘还有贵妃娘娘。”

    “求哀家和贵妃?还有什么,是不是又是为了三丫头?”太后又问。

    宫人看向太后娘娘的表情:“太后娘娘,余贵嫔知道三公主病了,一直没好,陛下不闻不问,太后娘娘还有贵妃娘娘也都不理会,余贵嫔应该是便想要自尽,以死相逼见到陛下或者太后娘娘贵妃娘娘。”

    “现在知道了,可是晚了。”太后不以为然。

    “余贵嫔娘娘也是才知道不久,三公主又知道了闹着。”宫人再次道。

    “她都闹得皇帝把她关到了冷宫,彻底打入冷宫了,她还要闹,也不知道用另的办法,蠢人多作怪,要是哀家是她,不会这样,会想到有用的办法。”

    太后更不高兴。

    “余贵妃娘娘哪里能和太后娘娘比。”宫人连忙说。

    “看样子是走投无路了?现在后悔,再想也用了。”

    太后不高兴。

    宫人不敢说话:“太后娘娘。”

    “不是哀家不帮她,不是哀家想这样,哀家也想过帮她一把,可惜她当初的蠢笨还有三丫头的所为把皇上的耐心耗尽,又是自己求的,求仁得仁,哀家也没办法,更不用见她,既然如此不如不见,贵妃是听皇上的,自尽就自尽吧。”太后说着,说到后来,不觉得该去见。

    “太后娘娘还是不见?”宫人问,太后点头,只让人去看一下,要是没死就找个太医,要是死了就算了。

    死都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至于三丫头,病了又不是不能好。

    “是,太后娘娘。”宫人得了太后娘娘的话,去了。

    忽然又有宫人过来。

    “太后娘娘。”

    太后没有问,只是看着,宫人就说了出来:“太后娘娘,是贵妃娘娘过来,要见太后娘娘。”

    “哦?贵妃来了?”太后一听,知道是贵妃来了,没有再说别的。

    “是,太后娘娘,贵妃娘娘有事和太后娘娘说。”宫人回答,太后带着人往正殿去:“走吧。”看看贵妃来的用意。

    到了正殿,看到了贵妃。

    “贵妃怎么来了?”太后带着人走上前,到了贵妃的面前。

    禧贵妃向着太后行了一礼,看着太后娘娘:“臣妾听到余贵嫔冷宫自尽,不知道。”

    “哀家也是刚得知。”

    太后说让她起来,贵妃和她想的差不多:‘你知道了?来就是问余贵嫔的事,她的事没什么好说的,哀家不打算去,又没有死,而且她让皇上下了旨,三丫头也没有事,就是病了,自作自受,哀家管不了那么多。’

    “臣妾来还有一件事,菁华郡主的事,还有南边有水患,臣妾觉得该做点什么。”

    禧贵妃又道站了起来,上来扶住太后娘娘。

    太后看了看她:“哦。”“是,太后娘娘,贵妃娘娘有事和太后娘娘说。”宫人回答,太后带着人往正殿去:“走吧。”看看贵妃来的用意。

    到了正殿,看到了贵妃。

    “贵妃怎么来了?”太后带着人走上前,到了贵妃的面前。

    禧贵妃向着太后行了一礼,看着太后娘娘:“臣妾听到余贵嫔冷宫自尽,不知道。”

    “哀家也是刚得知。”

    太后说让她起来,贵妃和她想的差不多:‘你知道了?来就是问余贵嫔的事,她的事没什么好说的,哀家不打算去,又没有死,而且她让皇上下了旨,三丫头也没有事,就是病了,自作自受,哀家管不了那么多。’

    “臣妾来还有一件事,菁华郡主的事,还有南边有水患,臣妾觉得该做点什么。”

    禧贵妃又道站了起来,上来扶住太后娘娘。

    太后看了看她:“哦。”“是,太后娘娘,贵妃娘娘有事和太后娘娘说。”宫人回答,太后带着人往正殿去:“走吧。”看看贵妃来的用意。

    到了正殿,看到了贵妃。

    “贵妃怎么来了?”太后带着人走上前,到了贵妃的面前。

    禧贵妃向着太后行了一礼,看着太后娘娘:“臣妾听到余贵嫔冷宫自尽,不知道。”

    “哀家也是刚得知。”

    太后说让她起来,贵妃和她想的差不多:‘你知道了?来就是问余贵嫔的事,她的事没什么好说的,哀家不打算去,又没有死,而且她让皇上下了旨,三丫头也没有事,就是病了,自作自受,哀家管不了那么多。’

    “臣妾来还有一件事,菁华郡主的事,还有南边有水患,臣妾觉得该做点什么。”

    禧贵妃又道站了起来,上来扶住太后娘娘。

    太后看了看她:“哦。”

    宜妃的宫中,宜妃听着宫人说着御书房的动静,“是,太后娘娘,贵妃娘娘有事和太后娘娘说。”宫人回答,太后带着人往正殿去:“走吧。”看看贵妃来的用意。

    到了正殿,看到了贵妃。

    “贵妃怎么来了?”太后带着人走上前,到了贵妃的面前。

    禧贵妃向着太后行了一礼,看着太后娘娘:“臣妾听到余贵嫔冷宫自尽,不知道。”

    “哀家也是刚得知。”

    太后说让她起来,贵妃和她想的差不多:‘你知道了?来就是问余贵嫔的事,她的事没什么好说的,哀家不打算去,又没有死,而且她让皇上下了旨,三丫头也没有事,就是病了,自作自受,哀家管不了那么多。’

    “臣妾来还有一件事,菁华郡主的事,还有南边有水患,臣妾觉得该做点什么。”

    禧贵妃又道站了起来,上来扶住太后娘娘。

    太后看了看她:“哦。”“是,太后娘娘,贵妃娘娘有事和太后娘娘说。”宫人回答,太后带着人往正殿去:“走吧。”看看贵妃来的用意。

    到了正殿,看到了贵妃。

    “贵妃怎么来了?”太后带着人走上前,到了贵妃的面前。

    禧贵妃向着太后行了一礼,看着太后娘娘:“臣妾听到余贵嫔冷宫自尽,不知道。”

    “哀家也是刚得知。”

    太后说让她起来,贵妃和她想的差不多:‘你知道了?来就是问余贵嫔的事,她的事没什么好说的,哀家不打算去,又没有死,而且她让皇上下了旨,三丫头也没有事,就是病了,自作自受,哀家管不了那么多。’

    “臣妾来还有一件事,菁华郡主的事,还有南边有水患,臣妾觉得该做点什么。”

    禧贵妃又道站了起来,上来扶住太后娘娘。

    太后看了看她:“哦。”“是,太后娘娘,贵妃娘娘有事和太后娘娘说。”宫人回答,太后带着人往正殿去:“走吧。”看看贵妃来的用意。

    到了正殿,看到了贵妃。

    “贵妃怎么来了?”太后带着人走上前,到了贵妃的面前。

    禧贵妃向着太后行了一礼,看着太后娘娘:“臣妾听到余贵嫔冷宫自尽,不知道。”

    “哀家也是刚得知。”

    太后说让她起来,贵妃和她想的差不多:‘你知道了?来就是问余贵嫔的事,她的事没什么好说的,哀家不打算去,又没有死,而且她让皇上下了旨,三丫头也没有事,就是病了,自作自受,哀家管不了那么多。’

    “臣妾来还有一件事,菁华郡主的事,还有南边有水患,臣妾觉得该做点什么。”

    禧贵妃又道站了起来,上来扶住太后娘娘。

    太后看了看她:“哦。”“是,太后娘娘,贵妃娘娘有事和太后娘娘说。”宫人回答,太后带着人往正殿去:“走吧。”看看贵妃来的用意。

    到了正殿,看到了贵妃。

    “贵妃怎么来了?”太后带着人走上前,到了贵妃的面前。

    禧贵妃向着太后行了一礼,看着太后娘娘:“臣妾听到余贵嫔冷宫自尽,不知道。”

    “哀家也是刚得知。”

    太后说让她起来,贵妃和她想的差不多:‘你知道了?来就是问余贵嫔的事,她的事没什么好说的,哀家不打算去,又没有死,而且她让皇上下了旨,三丫头也没有事,就是病了,自作自受,哀家管不了那么多。’

    “臣妾来还有一件事,菁华郡主的事,还有南边有水患,臣妾觉得该做点什么。”

    禧贵妃又道站了起来,上来扶住太后娘娘。

    太后看了看她:“哦。”“是,太后娘娘,贵妃娘娘有事和太后娘娘说。”宫人回答,太后带着人往正殿去:“走吧。”看看贵妃来的用意。

    到了正殿,看到了贵妃。

    “贵妃怎么来了?”太后带着人走上前,到了贵妃的面前。

    禧贵妃向着太后行了一礼,看着太后娘娘:“臣妾听到余贵嫔冷宫自尽,不知道。”

    “哀家也是刚得知。”

    太后说让她起来,贵妃和她想的差不多:‘你知道了?来就是问余贵嫔的事,她的事没什么好说的,哀家不打算去,又没有死,而且她让皇上下了旨,三丫头也没有事,就是病了,自作自受,哀家管不了那么多。’

    “臣妾来还有一件事,菁华郡主的事,还有南边有水患,臣妾觉得该做点什么。”

    禧贵妃又道站了起来,上来扶住太后娘娘。

    太后看了看她:“哦。”“是,太后娘娘,贵妃娘娘有事和太后娘娘说。”宫人回答,太后带着人往正殿去:“走吧。”看看贵妃来的用意。

    到了正殿,看到了贵妃。

    “贵妃怎么来了?”太后带着人走上前,到了贵妃的面前。

    禧贵妃向着太后行了一礼,看着太后娘娘:“臣妾听到余贵嫔冷宫自尽,不知道。”

    “哀家也是刚得知。”

    太后说让她起来,贵妃和她想的差不多:‘你知道了?来就是问余贵嫔的事,她的事没什么好说的,哀家不打算去,又没有死,而且她让皇上下了旨,三丫头也没有事,就是病了,自作自受,哀家管不了那么多。’

    “臣妾来还有一件事,菁华郡主的事,还有南边有水患,臣妾觉得该做点什么。”

    禧贵妃又道站了起来,上来扶住太后娘娘。

    太后看了看她:“哦。”还有皇上做了什么,以及禧贵妃去了太后的宫中。

    余贵嫔那个女人在冷宫里自尽的事,宫人很快说完了看着娘娘。

    “就是这些了?”宜妃看着宫人。

    “是,娘娘。”宫人道。

    “东宫那边如何了。”宜妃要做的是让太子妃生不下来,过了这么多天,太子妃见红的事一直没有查到是谁。

    想来是查不到了,也没有别的人动手,想等人动手,不容易,太子妃身体又好了起来,宜妃又派了人,安插到了东宫,只是还没有动手。

    东宫还是戒备深严,要动手,还要再等一等再说。

    “太子殿下还是很小心,太子妃娘娘身边的人也是,有太后娘娘留下的,太子妃娘娘吃穿用度都有太后娘娘派的婆子包办。”宫人道。

    “那就是暂时还是没有机会,让人先安份的呆着,不要冒头,等到合适的时候吧。”宜妃开口。

    “是,娘娘。”

    宫人道。

    宜妃也不再说,宫人退下去,冷宫,余贵嫔自尽不成,她是用碎掉的瓷片割的脉,趁着没有人的时候,用力割了手上的脉。

    血流了一些,宫人回来的及时,发现了,救了回来,没有事,只是很虚弱,余贵嫔好些日子没有好好用过饭菜。

    又是病,又是吹风淋雨,被打入冷宫。

    只有宫人守着,冷宫都是关的失去宠爱,犯了罪的罪妃,在冷宫,只有一些婆子还有宫人,没有别的人。

    地方更是偏僻,在皇宫的一处偏僻的角落。

    先皇还有当今皇上身边犯了错的妃嫔,在被打入冷宫后都会被送到这里,饭菜有人送来,但都是冷的,坏的。

    宫人婆子不多,一个妃嫔更是疯了,形若疯妇一般,整天都是大闹。

    有时会到处乱跑,住的屋子也没有人收拾,带着异味,外面杂草丛生。

    余贵嫔也在冷宫呆了一些日子了,她躺在床上,再没有当初的风情还有妩媚,一个宫人站在一边,守着。

    “娘娘。”

    余贵嫔像是听不到,手上还有一道割过的伤口,包好了,上面还有血迹。

    “娘娘。”外面一个宫人进来。

    守在床榻边的宫人一见,看过去。

    宫人冲进来。

    “皇上在议事,太后娘娘还有贵妃娘娘不见。”宫人开口。

    “那娘娘?”另一个宫人一听。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