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被揭穿了
    看着地上残败的花木,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手上都是扯过花木留下的汗液染的绿色,她抽出手帕,拿起手帕擦了一下手……

    宫人凝着。

    长公主后退一步,踩了踩地上的残败的花草,见手擦得差不多,没有汁液了,手帕上都是染的色。

    她丢掉手帕,今天她入宫,问了留在宝珠身边的人,才知道宝珠并没有照着她的话做,宝珠只和秦王见过几次,在她教训了宝珠后,母后又教训了她一顿。

    说她只顾自己,不顾女儿的幸福,什么也不管不顾,她想让宝珠和她一起回来,反正在宫里也没用,母后不愿意,说是怕她教坏了宝珠,把宝珠留在宫里。

    去见皇弟皇弟提了几个人选,问她觉得怎么样,要是觉得好,就给烨哥儿赐婚,她回拒了,还提起宝珠和秦王是一对好兄妹,她要的是宝珠成为秦王的正妃,气死她了,她问皇弟秦王的婚事。

    皇弟告诉她,要召见吴家老夫人,拟好了圣旨,就发下去。

    皇弟之前召见了秦王。

    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知道皇弟就要下旨了,必须加紧,而烨哥儿还没有碰到吴雲那个丫头,吴雲那个丫头更是一直没有出门。

    烨哥儿找不到机会,吴家应该是在防着烨哥儿,从上次之后,上次该一下子把吴雲拿下的。

    如今吴雲那个丫头出门烨哥儿才能找到机会,要是再不出门,就只有让烨哥儿去吴府了。

    找上吴雲。

    也许该让烨哥儿去吴府,而纪永叔竟然没有死,不知道派去的人能不能阻止得了纪永叔回京。

    希望派去的人能阻止,还有其他的人也能阻止。

    把纪永叔留在半路上。

    太子妃如何她都没有心思管,秦王那里因为怕皇弟怀疑,最近都没有再联系,秦王也不再见烨哥儿。

    烨哥儿都是和各府的公子哥儿一起。

    “公主殿下。”一个宫人走过来。

    “做什么?”长公主殿下回过头来,没有再继续想,看着宫人,宫人恭敬的行了一礼,跪在地上,望着长公主殿下。

    其余的宫人站在一边。

    “公主殿下,菁华郡主和纪二夫人纪三夫人还有叶姑娘一起去了一个地方。”跪在地上的宫人抬起头,回答道。

    “什么地方?”长公主又问。

    “公主殿下,就是那间铺子。”宫人道。

    “哦?那间铺子?”长公主想到什么,盯着宫人,宫人点头:“是,公主殿下,就是公主殿下所知的那间铺子。”

    “她们去做什么?”长公主再次问:“难道是弄好了,要开张了?真的要开铺子?做生意?”

    “好像是,公主殿下。”宫人道。

    长公主没有再问,萧菁菁还有纪家叶家一起,她一开始怀疑纪家叶家还有萧菁菁的目的。

    打听后知道她们要一起做生意,她仍然不是很相信。

    她会派人盯着,看她们是不是真的开铺子做生意。

    “吴家的人有没有去?”她道。

    “没有,公主殿下。”宫人望着公主殿下。

    “不在?”长公主知道要是吴家的人出府,她早就知道,不过是随口一问:“吴雲。”

    “回去。”

    她朝着前面走去,宫人忙跟上,跪在地上的宫人也起来,跟在后面,长公主回了花厅,坐了下来。

    宫人恭敬的退出去,又进来,过了一会。

    “公主殿下。”守在外面的宫人进来。

    长公主喝着茶,手端着茶杯还有茶盖,吹了吹,放下,宫人接过,退到后面,长公主看向地上的宫人。

    “公主殿下,世子殿下过来。”宫人抬头。

    “烨哥儿回来了?让他进来。”她正要和烨哥儿说,让他看看去吴府,长公主心中想着,对宫人道。

    “是,公主殿下。”宫人行礼,退下。

    长公主看着,很快,宫人进来,烨哥儿也进来,她注视着烨哥儿,宫人行了礼,长公主叫了起,让宫人退到一边,盯着烨哥儿。

    宫人退到一旁。

    “娘,你从宫里回来,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卫烨看出娘不高兴,长公主听了烨哥儿的话。

    “你妹妹没用,也不听话,外祖母又宠着,皇舅舅也是,要召见吴家人。”长公主不高兴的。

    “你要不去吴家得了。”

    “娘让儿子去吴家?”卫烨闻言,娘的意思是?

    “提亲是不可能的,你皇舅舅会怀疑,我和你说过的。”长公主道:“不然就想办法,让吴雲名节坏了,就像之前说的,只能嫁你,要是实在不行,让别的人来也行,只要她没有资格成为秦王妃,原本还不想做得太绝,让你娶她,吴雲怎么说也是吴家的姑娘,但吴家既然这样防着,那就不要怪我。”

    “谁让她要挡路,挡了你妹姝的路。”

    “娘是打算叫儿子看情况,要是不行,就另选一个人。”卫烨开口。

    “就是这样,直接去吴府,不要叫人发现,查到就行。”长公主颔首。

    “儿子听娘的,娘觉得儿子什么时候做?”卫烨问。

    “这两日吧。”长公主道。

    “好娘,我会去吴府。”

    卫烨道,长公主想和他说一说到时候要注意的,听到外面传来宫人的声音:“驸马你,公主殿下和世子在说话,你。”

    “公主殿下和世子在说什么?本驸马不能听还是?”“驸马爷,请等一下,奴婢进去通报一声。”“不用。”

    长公主看过去,下一刻看到驸马走了进来。

    “你又让烨哥儿做什么?”驸马走了进不,一边走一边问。

    “你听到什么?”长公主马上问。

    “听到你让烨哥儿去吴府。”驸马走近。

    “爹。”卫烨起身。

    “你确定要照着你娘说的做?”驸马拿着折扇问,卫烨没有说话,看着爹和娘。

    长公主不悦:“你的意思是我不该让烨哥儿去?错了?也不看看我是为了什么?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宫人都跪在地上,请安,不敢抬头。

    “你就没想过皇上是不是骗你的。”驸马也是最近才有了这样的想法,先前他和公主一样。

    也赞同公主的想法,让烨哥儿来,刚才进来的时候他听到公主的话,公主要是真的让烨哥儿那样做,他担心。

    “你是什么意思?”长公主脸色一沉。

    卫烨看着爹。

    “你就没想过皇上并不是真的看中吴府的姑娘,是别有用意。”驸马慢慢的。

    “你,你是想说的皇弟在骗我?不可能,怎么可能,母后也是这样说的。”长公主不相信。

    卫烨不知道爹说的对不对。

    “我也是才想到,公主殿下,烨哥儿,我们在这里忙成一团,皇上说不定就是试探一下,公主殿下可以多想一下,有没有这个可能。”驸马接着说。、

    长公主想着,驸马说的并不是没可能,她一时想了很多,盯着驸马,要是像驸马说的。

    那么曾经做的就是白费,还入了皇弟的眼。

    她脸色很不好,皇弟虽没有提,可谁知道皇弟心中的想法,卫烨也觉爹说的有可能了。“娘,爹说得对。”

    “我知道。”

    长公主看向他。

    “公主殿下要做的是弄清皇上是试探还是真的。”驸马开口:“这才是现在最需要做的,要是像我想的是试探,我们却做了那么多,无疑是让皇上关注,怀疑,皇上要是看上的是别的府里的我们只顾着盯着吴府的姑娘,不是——”后面的他没有说。

    “好,我知道了。”长公主不得不防着像驸马说的。

    “娘,爹可能没有想错。”卫烨越想越觉得爹说得对。

    驸马不再开口,点到即止,就是他自己也无法肯定,和长公主殿下说多了,只会适得其反,不如就这样。

    “说了,我知道了。”长公主不耐的。

    “那我弄清楚皇弟的心思,看看皇弟是试探还是真的打算,只是要是驸马你想错了,我们什么也不做,到时候很可能晚了。”长公主又道。

    她还是担心皇弟是真的看中吴雲那个丫头,皇弟决定召见吴家的人了。

    想到这,她心情就不好。

    卫烨想知道爹会如何说。

    “那就需要公主殿下尽快问皇上,问清皇上到底选中的是谁,然后可以像你说的,找人做点什么,要是真的是吴家的姑娘,就照着公主殿下打算的,要是不是,公主殿下也好另外再对付。”驸马提议。

    “照你说的办。”

    长公主看着驸马还有烨哥儿,她还有更多的想法。

    “我现在就入宫,开门见山问皇弟到底看中了谁,就说烨哥儿你见过吴雲,很是喜欢。”皇弟要是说不行,她就说一些吴雲不好的地方。

    让皇弟打消想法。

    她担心的还有就是皇弟看中的不是吴雲会是谁。

    驸马点了一下头。

    “儿子陪娘入宫。”卫烨上前。

    “嗯。”长公主凝着烨哥儿。

    *

    宫中,御书房,熙和帝得知皇姐来了,烨哥儿陪着一起来的,皇姐不是之前才出宫,还有烨哥儿。

    他看向总管太监。

    “长公主殿下说是有事。”总管公公道。

    熙和帝挥手,让总管公公出去,让皇姐进来。他继续处理政务。直到皇姐进来。

    “皇弟。”长公主走到御前。

    “皇姐有什么要和朕说?烨哥儿呢?”

    熙和帝抬头。

    “烨哥儿在外面,皇弟,我有事想问一下皇弟,皇弟真的看中吴府的二姑娘给秦王?”长公主问,注视着皇弟。

    “皇姐要说什么?”

    熙和帝挑眉。

    “皇弟,烨哥儿无意中见了吴家二姑娘一面,说是喜欢,一开始并不知道是吴家二姑娘,后来打听了才知道,告诉了我,我想过和吴府说一声,不过又想到听皇弟说过看中要给秦王为正妃,要是皇弟真的看中,那烨哥儿就不可能。”

    长公主道。

    “烨哥儿看中了吴府二姑娘?”

    熙和帝有些意外。

    “可不就是,所以我才来问一下皇弟。”长公主道。

    “朕还以为你是知道朕看中了吴府的二姑娘,所以才看中,才会让烨哥儿去找吴府的二姑娘,有意向吴府提亲,真的是烨哥儿先见了吴府二姑娘,看中了,才?”

    熙和帝神色变了,站了起来。

    “皇弟!”

    长公主脸色一变:“皇弟你?”

    “皇姐是不是想问我怎么知道?朕怎么可能不知道,朕什么都知道,最早的时候朕是不怀疑的,后来开始怀疑,你没有做什么,朕一度以为自己多心,没想到。”熙和帝停了停。

    “皇姐不是想让秦王和宝珠那丫头一起吗,还让宝珠那个丫头接近秦王。”熙和帝凝着皇姐的表情,上前一步。

    长公主没想到皇弟都知道。

    她还以为皇弟不知道。

    这样看来,皇弟一直都是知道的,就像驸马说的,皇弟在试探她。

    “皇姐,宝珠那个丫头都说了,只把秦王当成哥哥。”(://)《盛宠之嫡妻归来》仅代表作者失落的喧嚣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平台。

    【】,谢谢大家!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