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三灾二劫
    到了书房外面,守在外面的侍卫行礼,她让他们起来,正要他们进去说一声,就听到脚步声,抬头看过去,看四爷走了出来,微微一笑,神情温和:“过来了?”

    “嗯。”萧菁菁点头,看着四爷,手上拿着荷包。

    跟在纪尧身后走出来的小厮向着夫人行了一礼,七巧和冬菱也望着四爷。

    萧菁菁看了一眼小厮,纪尧一笑让她们起。

    小厮还有七巧冬菱站了起来,纪尧忽然看到菁儿手上拿着的荷包,他一步过去,伸拿过来,拿在手中看了看,笑了,放在她的面前晃意:“这是给我的?”笑中带着什么。

    小厮和七巧冬菱也看着四爷手上的荷包。

    “是。”萧菁菁没有看任何人,望着四爷,接着又说了一句:“是我给四爷的。”

    “我很高兴菁儿,你为我绣荷包,很喜欢。”纪尧笑了起来,很高兴的说,低头注视。

    “四爷喜欢我就没有白费心思,四爷只要戴着。”

    萧菁菁道,她不再紧张,在四爷面前总是不像她,四爷昨日刚回来,她太久没有见到四爷,四爷老是逗她,欺负她,分离的疏离感令她忍不住更紧张心跳加快,害羞,就像嫁给四爷之前一样,和四爷呆久,现在她的心平静了下来。

    不再羞涩,心情放松下来。

    “菁儿不说我也会,菁儿为我做的荷包,我当然要戴在身上,经常戴。”纪尧开口,深黑的眸凝着她的表情,修长的手握紧荷包。

    “菁儿就做了这一个?”他又轻声问。

    “还有。”

    萧菁菁回答:“四爷可以挑着戴,一会我让人送到四爷面前。”

    “不用,菁儿,菁儿做的都是为夫喜欢的,菁儿给为夫戴上吧。”纪尧笑容加深,收回手上的荷包,把手上的荷包递回菁儿的手心,要她给他戴上。

    萧菁菁没说什么,拿起荷包,为四爷戴在腰间。

    七巧冬菱想上前帮忙,见状,停了下来。

    小厮望着四爷的神情,夫人为四爷做了新的荷包,四爷用的荷包还是夫人之前做的,都旧了。

    纪尧低头凝着菁儿的动作,在菁儿戴好后,扫了眼,抓住菁儿的手,往前走去:“我们走。”

    萧菁菁回过神来,抬头望着四爷,四爷要带她去哪?

    “四爷。”

    纪尧闻言侧过头凝了她,拉紧她的手,笑着。

    “四爷有事吗?”萧菁菁再次道。

    “菁儿你在想什么?”纪尧哪里会不知道菁儿在想什么,他开口:“不要多想,这两日我都会在府里。”

    萧菁菁不再问。

    太子东宫,太子刚从养心殿回来,坐了下来,咳着,手帕捂着,苍白的脸上多了阴狠,太监恭敬的站在一边,看着殿下。

    “太子殿下。”他小心翼翼的道。

    “父皇既然看不上孤,为什么又叫孤去,让孤丢这么大的脸?父皇就那么喜欢秦王,连晋王那个胖子父皇也看重。”

    却一直看不上他这个太子。

    太子恨恨的,生气的看着太监。用力的拍了拍扶手,站了起来,又咳了起来,他咳嗽了好几声,脸上多了潮红,他抬起头,阴沉着脸。

    “太子殿下,皇上是听信了谗言,才会忘了殿下,只听信秦王殿下的,殿下才是太子,才是储君。”

    太监恭敬的道,这不是第一次发生,每次太子殿下被皇上召见,回来太子殿下都会生气,皇上总是无视太子殿下,一次二次,太子殿下才会变成这样,他安慰太子殿下,他不敢多说。

    “父皇一次次无视孤,孤才是太子,父皇知道不知道!总有一天,不想看到孤就不要让孤去。”

    太子咬牙切齿,纪太傅回来,父皇要处理南边的事,召了他还有秦王晋王征询,只问秦王的想法,他这个太子就是一

    “太子殿下,皇上是被奸人蒙了眼,看不到太子殿下的好,秦王殿下再好也比不上太子殿下,更别说晋王殿下,皇上早晚会后悔。”太监再次劝着太子殿下。

    “孤早就说过,要是不想见孤,孤就不去,父皇召见孤,孤去了,当摆设吗?”太子盯着太监。

    “太子殿下。”太监望着太子殿下:“只要除去陛下身边的奸人,陛下就不会再被蒙骗,会知道太子殿下你比秦王晋王殿下好。”

    “不要说了,孤会不知道?”太子打断他的话,脸色难看。

    太监低下头。

    “太子殿下。”

    侍卫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伴着脚步声,行礼的声音,太子看了出去,太监一样,看了一会。

    “太子殿下。”他回过头来:“有人来了。”

    “去问一问有什么事?”太子直接道,太监应了声是退了出去,到了外面,看到侍卫,问了起来。

    “太傅大人派了人来。”侍卫抬头:“要见太子殿下。”

    “太傅大人?”太监一听,甩了手上的拂尘,知道是太傅大人要见太子,那就没什么好说的,点了点头,嘱咐几句,走了进去,侍卫等着,看了一眼身后。

    太监走进里面,太子殿下伫立着,他走过去。

    太子殿下咳着,咳得很用力,苍白的脸潮红,看向他。

    “太子殿下。”他恭敬小声的,抬头:“要不要请太医来看一下,太子殿下又咳得厉害,再咳下去。”后面的没有说。

    “孤没事,到底什么事?孤等着,还不说!”太子丢下手帕,截断他的话,不想听,手帕落在地上,他盯向太监。

    “太子殿下,纪太傅大人派了人来,要见太子殿下。”太监见状后退一步,担心的,怕太子殿下会发火。

    “孤的太傅大人派了人来?怎么没有亲自来,孤还等着。”太子一下高兴了起来,笑了笑,太傅来了?派了人来?不知道给孤带了什么好消息。

    他又咳了一声。

    太监松口气,刚刚他都不敢说话了,还是纪太傅大人能让太子殿下冷静下来。

    幸好太傅大人派了人来,知道太子殿下等着他开口,他:“太子殿下,太傅大人刚回京,应该是怕人看到才派了人来见太子殿下。”

    “让人进来,孤要问问。”太子又坐了下来笑着道。

    “是,太子殿下。”太监行了一礼,退下。

    太子笑着挑眉。

    太监提起的心放下,到了外面,看到侍卫,叫了人,见到纪太傅大人私下悄悄派进宫里来见太子殿下的侍卫。

    他和他说了声,让他跟上他。

    叫侍卫守着,严防有人来看到,打听,纪太傅大人悄悄派人来见太子殿下的事不要让人发现。

    他带着人到了里面,向太子殿下行了一礼,恭敬的望着太子殿下,而后看向身后太傅大人派来的侍卫,侍卫也行了一礼。

    太子站起来,咳着走到侍卫的身边,笑着开玩笑:“纪太傅让你来,为什么不亲自来见孤?孤不记得多久没见太傅了。”

    “四爷说皇上要他休息两日,不能入宫,让太子殿下不要多想,现如今最好小心行事。”跪在地上的侍卫听到太子殿下的话,回道。

    太监看着太子殿下。

    “孤的太傅太小心了,不过也好,免得父皇知道又觉得孤结党营私,孤之前还在想,太傅会何时来见孤,没想到这么快,只是却是派人来,孤的太傅大人在陪菁妹妹吧,这么长的时间,菁妹妹又有了身子,孤的太傅要当爹了,盯着孤的人不少,太傅大人让你来和孤说什么?”

    太子没有再浪费时间,笑过说完,问起来。

    太监点头,太子殿下早该问了。

    “四爷让属下来。”侍卫把四爷交待的还有太子殿下想要知道的,都和太子殿下说了。

    “孤知道了,让孤的太傅好好休息,陪菁妹妹,不必急,反正父皇还要很多要查,朝中正乱着,为了南边的事还有几方势力。”太子听完饱含深意的。

    侍卫俯身在地上。

    太监也不敢插话。

    “孤看来要过两日才能看到太傅大人了,送一下他,不要让人发现。”太子说,随后,挥手让人都下去,侍卫退下,太监送了侍卫出去,回来。

    *

    之后两日纪尧陪了菁儿,去了吴府安郡王府一趟,还有郡主府和装好的店铺看了看,四处走了走。

    这两日后,他又要入宫上早朝。

    他打算带菁儿去皇恩寺还愿。之前大师就说过不久后会有好事,想来早就算到,他准备带菁儿去问一问大师。

    纪老夫人听了老四的话,也觉得老四媳妇还有老四该去一趟,老四没有做错,虽然老四媳妇有了身子。

    怕有什么事,但老四在,又没有人知道,再多带点人,皇恩寺并不远,她也想去,要不是时间太紧,她会带着府里几个媳妇都去。

    如今只能让老四老四媳妇去了。

    得知老四老四媳妇已经上了马车出发,去了皇恩寺,下午才会回来,她点了一下头,有菩萨保佑老四媳妇也能更好。

    京城各府发现纪永叔回京后,除了一开始入宫见了陛下,回了府后,就再没有什么动作,除了陪菁华郡主还是陪菁华郡主,渐渐放下心。

    不再注意纪永叔。

    所以他们去皇恩寺的事没有多少人知道。

    皇恩寺,纪尧拉着菁儿,往方丈室去,他先一步派了人来,约见大师,到了方丈室,一个沙弥等着,双手合十。

    纪尧带着菁儿双手合十回了一礼,走了进去。

    “纪施主,萧施主,两位施主又来了。”老和尚坐着,笑望着,看着两人,目光落在萧菁菁的身上,带着智慧还有深邃。

    萧菁菁和四爷一起,坐了下来,感觉到什么。

    纪尧再次:“大师有什么要说吗?”没有意外。

    “恭喜萧施主了,还有恭喜纪施主,如愿以偿,纪施主来不知道是?”老和尚还是坐着不动。

    “大师不知道有什么赠言?大师看来又看出来了,我来是来还愿的。”

    纪尧开口。

    萧菁菁也听着,看着慧恩大师。

    “纪施主,老纳没有什么好说,纪施主既然是来还愿,那么就带着夫人去前面吧,去拜一拜,会有好处。”

    老和尚道。

    萧菁菁转向四爷。

    纪尧颔首,拉了菁儿起来:“多谢大师,在下会去。”

    “施主只要去了,就是好事。”老和尚还是那一句。

    纪尧没有再问:“改日空了再来找大师论佛还有对弈,今日在下要陪着夫人。”

    老和尚双手合十,念了一声阿弥托佛。

    萧菁菁不明白慧恩大师到底是什么意思,四爷拉着她,她跟着四爷,到了方丈室门口。

    “纪施主。”

    老和尚忽然叫住了他们。

    纪尧回头,萧菁菁也是,守在门外的沙弥看着方丈。

    “两位施主,老纳有一言告之,萧施主一共有三灾二劫,如今才过去了三灾,还有二次的劫难没有过去,请多保重,有些话老纳不能说。”

    老和尚充满了智慧的目光说到这里,闭上,口中念了一声佛,手上转起佛珠,没有再说。

    纪尧没说话,萧菁菁也是。

    沙弥也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

    “四爷。”

    萧菁菁片刻回过神来,望向四爷:“大师到底是指什么?是什么意思?”

    “走吧,菁儿。”

    纪尧没有回答,拉着她:“有些事是没法弄得明白的,只要注意就行。”

    萧菁菁点头。

    “先去拜佛。”纪尧带着菁儿到了外面,对她说,虽然他并不信佛,但为了菁儿,他愿意一试,萧菁菁望着四爷点头。

    拜了佛,纪尧还了愿,没有在皇恩寺多留,带着菁儿回了京城。

    三灾二劫,还有劫难。

    他看着菁儿,知道菁儿也在想,萧菁菁感觉到四爷的视线,她看过去。

    “不要多想。”

    纪尧道。

    萧菁菁靠向四爷。

    回了府里,纪尧并没有和娘说太多,多一个人知道,不过是多个人担心,萧菁菁听四爷的。

    纪老夫人看他们回来,哪里还会多问。

    *

    这天,纪老夫人听了张嬷嬷的话,不高兴。

    “你说有人议论老四老四媳妇?人呢,直接打出去。”纪老夫人生气的。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