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各方动作
    她们能做的就是等着请罪吧,宫人等着,长公主一个人走了进去,进了暖阁。紫you阁..

    她看到了母后还有珠姐儿。

    珠姐儿身边服侍的宫人也在,看到了她,她皱着眉头,沉着脸,示意不准说话,那个宫人吓了一跳,白着脸,不敢再开口,小心睥着郡主。

    长公主走近几步。

    “外祖母,我写得如何?”案桌前,宝珠郡主写着什么,写了一下,抬头看向外祖縒。

    “写得很好了,就是还有点轻飘,和你年纪有关。”太后站在一边,看着提笔写着字的宝珠郡主,笑了笑,扫过她写的字道。

    “啊!“宝珠郡主显然是被打击到了,天天练为什么还需要练,还是写得很好,但字显得轻飘啊。

    她不满意,不高兴,一下子叫了一声。

    长公主听到摇了一下头,珠姐儿怎么这样叫,不过她还是宠她的,以前珠姐儿就是这样,不过过后还是会乖乖练字。

    珠姐儿平时是很听话,很乖顺的,只是有时候又。

    长公主想到什么。

    “多练就好了,珠姐儿。”太后也在说,不地是笑着安慰。

    “好吧,外祖母。”宝珠郡主又继续练起来,虽然在宫里,该学的还是要学,该练的还是要练,不可能一直玩耍。

    刚开始还可以,后来外祖母每天盯着她。

    被长公主殿下出现惊到的宫人听着郡主的叫声,看着长公主蓼下还有太后娘娘,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这个字,这样写,更好,你用力大点,再来。“太后又看了下宝珠写好的字。

    指导着,宝珠郡主应是。

    还有一个宫人站在另一边,没有看到长公主,所以注视着郡主写的字。

    听完外祖母的指导,宝珠郡主不再说话。

    长公主又走近几步。

    她看向宝珠写的字,由于还是远,看不清,宝珠写了几个字,长公主不再等待,也不想再这样下去,走到了案桌前。

    另一个没有看秷长公主的宫人这次也看到长公主殿下了,脸色一变,和之前那个宫人一样,长公主殿下,她不由开口。

    只是声音很轻,但也足以让人听到,尤其是在暖阁里很安静的情况下,太后眉头一皱,一振回头。

    宝珠郡主手上的笔也滴落了一滴墨团,染了白色的宣纸,长公主看在眼中,也不在意,开了口,到了她们面前。

    “母后,珠姐儿。”

    “容姐儿,你怎么来了?又有何事啊。“太后定了下,回过身来,看着容姐儿,在刚才宫人的声音中她就知道了,果然是。

    她老了,但还没有听错。

    宝珠郡主也:”娘。“放下了手上的笔,没有再写,娘来了,她也无法静心公婆给你,还不知道娘是不是来找她的。

    “奴婢给长公主殿下请安。“两个宫人这时一起跪了下来,一起向长公主行礼请安,她们一前一后看到长公主殿下,心中不敢再想,磕了头。

    “起吧,你们不必多礼。“长公主不在意的一睥,叫了起,让她们起来,宫人起来了,微低下头。

    长公主回转视线。

    太后看着她:“怎么又来。“再一次问,宝珠郡主听着外祖母的询问,看向娘。

    长公主没有马上说,又看了两个宫人,让她们下去,走到案桌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珠姐儿写的字。

    宝珠郡主一看,有点紧张起来,怕娘和外祖母一样,她看向外祖母。

    太后也看到,不觉得有什么,要是容姐儿来只是看看,没什么事倒是好了,她拍了一下宝珠,看她一眼,安抚她。

    宝珠郡主看向娘。

    两个宫人听到长公主的话,让她们下去,可太后娘娘还有郡主没有开口,她们有点迟疑。

    此时见长公主蓼下不看她们,像是她们出不出去都没什么。

    “下去吧。“太后感觉到什么,看向两个宫人,让她们下去,宝珠郡主这才想到,看过来。

    两个宫人得了太后妨娘的话,退了下去,宝珠郡主没说什么,太后也转开目光。

    长公主看清了宝珠的字,就像母后说的一样,一抬头看到两个宫人才下去。

    “哼,本公主说的话没用了。“长公主不高兴。

    “要是你是来哀家这里耍威风的,就回去,那两个宫人也是担心。“太后听罢,就不悦了,直视容姐儿。

    长公主没有忘自己的止的,没有再说什么,再看着宝珠的字。

    宝珠郡主松口气,她不想娘惩罚她身边的宫人,外祖母打断了娘的不高兴,让她不再担心。

    “珠姐儿你的字,进步不大。“长公主这时说了一句。

    “娘。“宝珠郡主想解释。

    “没什么,这个东西是要练的,不是一蹴而就,明白吗。“太后及时安抚宝珠郡主,宝珠郡主脸色好了。

    长公主凝着,她没有再说不高兴的事,也没有把她来的目的提出来,说起别的,教起宝珠写字,还有和母后说起以前没有出嫁前的事。

    “我的写也是慢慢练出来的,珠姐儿你记住,听你外祖母说的。“

    “我知道,娘。“宝珠郡主道。

    长公主接着又看向母后:‘母后,一晃这么多年,我的字还是母后天天督促出来的,那时候儿臣爱玩,母后就让儿臣和皇弟一起练,还有。“

    宝珠郡主听得很认真,听着娘说起以前的事,还是和外祖母的事,她很新奇。

    娘很少这样。

    太后也是这样,不禁想起以前,以前容姐儿没有出嫁前,还有宫里的时候,皇帝也还没有继位。

    姐弟两个在她的宫里,先皇严厉,她更严厉,姐弟俩,皇帝还好,容姐儿就不好管。

    一时间神色恍惚,想起过去的事。

    一件件一件件过去那么久了,容姐儿都成这样,成了亲,嫁了人,生下了外孙外孙女,外孙送进宫,也大了,和容姐儿当初一样。

    她也记起容姐儿叫她母后,听话的样子,心软了些许。

    太后陷入去过去的沉思,年纪大了,就容易如此,长公主是知道的,她见自己说的让母后如此,更是接着说。

    宝珠郡主也喜欢听这些,听着娘说,看着外祖母。

    外祖母一定是想到娘小时候吧,想不到娘小时候和她一样,比她还爱玩。

    长公主就这样说下去,说到出嫁后,说到为了皇弟喜欢登上皇位做的,牺牲的,皇弟当年的话,母后的话。

    太后神色一变。

    宝珠郡主也是。

    长公主像是没有看到,反正这时砂岩别人,她可以尽情发挥,她又转过话头,说起好的事。

    太后和宝珠郡主神情恢复了过来。

    随着长公主的话,整个暖阁没有人打扰。

    宝珠郡主写过的字,也干透了,长公主扫过,差不多了,她就不再说。

    宝珠郡主还沉在里面,太后也是,长公主笑容不断。

    半晌。

    “唉过去太久,不提,有些都忘了。”太后感叹,宝珠郡主不停想着娘小的时候,还有外祖母皇舅舅以前的样子,娘口的样子,回不了神。

    长公主知道达到自己要的效果了。

    直到又过去一会,宝珠郡主醒过神来,看向娘,眼中好奇,太后也反应过来,不再沉在过去。

    在宝珠郡主要说话前,她提前说出。

    “容姐儿睦看以前,再看现在,你变了多少。“太后说的第一句,还是感叹,宝珠郡主闭上嘴,不再说。

    长公主听到太后的话,心中有些气,面上没有表现出来,母后还说她,她可是来让母后帮忙的:“母后,我要不是为了府里,也不会这样,我知道我做错了。“

    她决定承认错误,这么久以来,和母后一直僵着,对她没什么好处,忽然她觉得在母后面前承认错误更好,也许可以改变些什么。

    至少让母后相信她,再有什么再说。

    一旦心中有了想法,觉得有好处,长公主立马就承认了。

    “哦?“太后很意外,宝珠郡主也是,她刚刚还担心娘和外祖母又像先前一样,突然听到娘认错,她愣了。

    “母后,我错了。“长公主紧跟着说,看着母后又看簻玉珠:”娘不该为了自己的想法,不顾你的想法。“

    “娘,你真的?‘宝珠郡主不相信,她回府的时候,娘还生她的气,娘怎么想清楚了?

    太后也有点不信:‘你怎么会觉得自己错了?怎么就想通了?“

    “母后,宝珠,就是最近我从头到尾想了想,宝珠尪天在宫里,不愿意回府,我觉得自己是不是错了,越想越觉得错,就入宫来了,接宝珠,也是和母后说,皇弟那里我也错了,宝珠回府那日。“

    长公主一顿。

    “对,那日为什么还那个样子?‘太后有点被长公主牵着鼻子走,她主要是一时没想到容姐儿认错。

    宝珠郡主也点头,同样和太后一样。

    长公主把握着节奏:“那日是我放不下面子,还不愿承认错了,可之后,我不得不承认,母后,我真想清了,母扣会原谅我吗?“

    她问。

    太后审视着,良久:“要是真知道象牙了,哀家会。“

    长公主一阵高兴:‘母后这样说,我很高兴,宝珠呢,愿意原谅娘吗?娘以后再也不逼你了。“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