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顾瑶报复
    丫鬟婆子觉得老夫人决定没有错,她们也想到了。

    “不说了?”

    顾老夫人瞄了老二媳妇老三媳妇还有人。

    “娘是对的。”顾二夫人三夫人道,丫鬟婆子凝着,顾老夫人盯向外面,不知道这次会如何。

    顾二夫人三夫人见状也看出去,她们也在想,丫鬟婆子同样。

    “啪啪啪啪!”外面仗责的声音一声声传进来,有行刑的声音,还有丫鬟压抑的痛苦声音,就是没有求饶声,可能是隔得远,没有听到吧。

    顾老夫人安慰自己,她希望能有收获,而不是一直下去,不知道多久,希望那个丫鬟不要太经打了。

    可想到那丫鬟的样子,自己恐怕还有得等啊,老二媳妇老三媳妇还有其他的人的耐心还不如她。

    听着啪啪啪的声音,那是责仗打在肉上的声音,沉闷,心惊,听着就像感觉重重的打在自己的身上。

    只要一想就会知道有多痛,有人竟然能承受,能忍住,那个丫鬟怎么就能一直忍住,有的很快就会受不住。

    打得久了,人都要打坏,打烂。

    尤其是被仗责的地方,那肉可能都好不了了,那种心惊的痛还有难受,屈辱,被仗责都是要扒下衣服的,被人看着,还被人打,仗责的人得了命令,没有人会偷工减料。

    都是实打实的。

    丫鬟婆子不由又望向老夫人。

    顾二夫人三夫人也是。

    顾老夫人感觉到看过去,脸色不好。

    过了这么久了,那个丫鬟可能真不怕死,这么久都是闷哼,都没大叫,就算被堵了嘴,可。

    都没有人进来禀报,显然丫鬟还没有说。

    顾老夫人越想脸色越不好,丫鬟婆子脸色也是,顾家二位夫人觉得那个丫鬟太能忍痛了,要是她们,她们都说了。

    说了就不能再被打了,多好,就是死,也比一直这样留一口气被仗责好,听了婆婆说的,她们觉得婆婆比她们想的狠,她们不敢和婆婆作对,以前虽然也知道,但这次又知道了。

    那个丫鬟太想不开了,打得她们都心惊,

    丫鬟婆子也觉得是自己的话,已经说了。

    顾老夫人何尝不是。

    看到老夫人的脸色难看到极点,明显压着怒火,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声音来,只听着外面的啪啪仗打声。

    让啪啪的声音更清晰,也更让人心里不舒服,那个丫鬟还不屈服?

    在顾二夫人三夫人受不了的时候。

    “去看下,说了没有,还真是硬骨头不是,看看如何了,回来报给我。”顾老夫人突然开了口,她不想再这样等下去,让人心慌,她又叫了一个丫鬟。

    丫鬟出来,跪在地上,行礼,磕头,抬头。

    顾二夫人三夫人闻言,松口气,点头,余下的丫鬟婆子也是,盯着丫鬟。

    丫鬟:“是,老夫人。”她小心翼翼的。

    顾老夫人赶她去了,话也懒得多说一个字,挥手让她去,盯着,丫鬟退下,到了外面,她才收回手。

    “娘,那个丫鬟。”顾二夫人三夫人想缓和一下情绪,她们原先的恨不见了,丫鬟婆子看向二夫人三夫人,感觉到二夫人三夫人的想法。

    “等。”顾老夫人还是那个字,不多想,顾二夫人三夫人觉得太压抑太压抑。

    “也不知道如何了,怎么打了半天还没消息,是不是不够用力,是不是?那个丫鬟受了什么训练。”

    顾二夫人三夫人开始浮想联翩,不停的说起来,询问,猜测,觉得哪里出了错,还有那个丫鬟是不是被训练过。

    像有些死士,她们可是听说过,死都不怕的,她们还想说,只是她们了解的有限,说也说不出什么来。

    “你们倒是知道得多。”

    顾老夫人看向她们,脸上面无表情。

    丫鬟婆子同样,死士,二夫人三夫人真会想,一个丫鬟。

    顾二夫人三夫人对上婆婆的目光,说不出话来。

    “你们说的未尝不是对的,也有可能,有些人经过培养,像死士一样,有些府里就会养。”顾老夫人也想了,她开口。

    “娘觉得是?娘也觉得像?我们没想错?”顾二夫人三夫人连忙说。

    “这要再看,我也不能肯定,只是说一说。”顾老夫人想着她知道的死士是怎么样的,她其实了解也不多。

    丫鬟婆子更不用说了,更不了解。

    还是等着刚才去的丫鬟进来吧,外面,丫鬟到了仗责的地方,看到那个丫鬟被扒了衣服趴在木凳上,丫鬟站在一边,婆子拿着重重的木仗用力的往下打着,打在丫鬟扒开的臀部。

    一声一声,啪啪啪不绝于耳,很响,很闷,比之前还要清晰无数倍,看得到肉打开了花,血肉模糊,让人难受,说不出是什么感觉,那种打在身上肉上的感觉更明显,丫鬟不忍再看。

    婆子们脸色不变,还是打着,丫鬟倒是别开头。

    这个丫鬟走近,不让自己多看,到了被仗打的丫鬟身边不远,她听到旁边冷漠的婆子问闭着眼痛哼的丫鬟:“说还是不说?”

    丫鬟的回答是痛呼,还是闭着眼。

    周围的婆子丫鬟盯着,脸色一变,看向婆子。

    “还不说,那就再打,多打一会,用力的打,看说与不说。”婆子一见,看得出不是第一次,习以为常的样子,她问了好几次了,还是这样,老夫人说不定等急了。

    又是啪啪啪的声音,丫鬟白得透明,闭着的眼晴没有动过,可能昏过去了。

    丫鬟转回头,看了眼,婆子们可能也想到了,仗打的婆子没说什么,向审问的好示意,婆子让丫鬟去端水来。

    “端盐水来,泼到她的身上,一般的水她不说,就换一样,用盐水,看她还能不能承受,说是不说。”婆子吩咐了。

    丫鬟吓了一跳,想说什么,看着婆子,应了退下去,去准备水了。

    仗打的婆子什么也没用,她们力气都用了不少,还是没有审问出来,老夫人发怒,倒霉的是她们。

    不管怎么样,只要让这个丫鬟说了就好。

    刚吩咐完的婆子,再度盯紧丫鬟,着重在她打得烂了的地方扫过,还有受了伤的地方,以及她闭着的眼:“你要是不说,我就用盐水泼到你的身上,你身上怎么样你知道,这样的仗打,你能受得了,嘴硬不说,那用盐水泼上去呢,你还能不能忍,你自己想,要是不说,我不会再留手,要是说了,你也可以得一个痛快,你要知道老夫人盯着,这次不行还有下次,一直,一直。”

    婆子沉沉的。

    俯下身来,在丫鬟的耳边,说道,想来她能听见。

    盐水,不知道是不是听到这两个字,闭着眼被仗打一直没有动静的丫鬟动了下。

    “动了?说还是不说?”

    婆子看到,抬头。

    丫鬟眼睁了下,又闭上。

    “好,很好,那就用盐水泼,你就知道是什么感受了,以后还有更多的。”婆子也生了气,扫向不远处,等着丫鬟端了盐水来了。

    不再说了。

    丫鬟毫无声息,一点也不知道怕,婆子低头,更气,她真的不信会有人不怕。

    “到时候你求饿也来不及了。”丫鬟还是那个样子。

    过来的丫鬟看到了。

    她也听到盐水,婆子让人去端了,看向远去的丫鬟,回头,她听到婆子和丫鬟的话,

    要用盐水来泼?她只一睥丫鬟身上打坏的肉,那血肉模糊的地方,根本不用想,就知道要是泼上盐水是什么样的。

    真的要泼上盐水?她忍不住一抖,婆子这是见打没有用,让人找盐水来,看着丫鬟身上的血还有仗打的婆子们。

    “嬷嬷。”她走上前,对着站着的婆子。

    “你。”婆子听到声音,先还没有回过神,一转头,看到丫鬟,知道是她应该是老夫人派来的,老夫人稳了吧,派了人来,:“你来了,是老夫人?”

    “是。”

    丫鬟点头,把老夫人的话说了。

    婆子:“请老夫人放心,很快了,我已经想到办法了,不开口也没有用。”

    “嬷的意思是指盐水?”丫鬟问,婆子点头,扫向趴着的丫鬟还有仗打着婆子:“对,你听到了?那就该知道,你看吧,你也看到了,不想别的办法,有人嘴硬着。”

    “这。”丫鬟想说什么没有。

    婆子:“这也是为了早点问出来。”

    丫鬟:“这个丫鬟会不会是经过训练。”她能说什么。

    “我也不清楚,看不出来,可能是可能不是,老夫人怎么认定就是怎么,反正这不行就用盐水,受了伤,再加上盐水,不出声也要出声了。”婆子神色狰狞。

    丫鬟说不上话。

    婆子也不再说,片刻之后,去端盐水的丫鬟回来了,端来了盐水过来,回到这里:“嬷嬷,盐水来了。”

    仗打的婆子还是不停,丫鬟闭着的眼也没动,丫鬟注视着,婆子一听到盐水来了,让人端过来。

    端着盐水的丫鬟低头,过来,行了一礼的,把盐水举起来。

    婆子看到,点头,嗯了一声,丫鬟再上前,婆子用手沾了一点来尝了下:“好,是盐水,很好。”

    她收回手,不再做什么,丫鬟望着她。

    一边的丫鬟看着,端着盐水的丫鬟看到,点了下头。

    婆子让她给她,丫鬟举起来,婆子接过来,直接向着趴着被仗打的丫鬟:“最后再问你一次,说不说。”

    丫鬟似没听到,另一个丫鬟心中不忍。

    婆子也真的不耐烦,懒得再等,手一动,一泼,让婆子先停一下,盐水全泼到了丫鬟身上。

    有所有人各色目光中。

    盐水在血肉模糊的地方起了泡,发出响声,就像是开水一样,一声啊从丫鬟的口中了发出,堵着的东西都没用了。

    她昂着头,一脸凄厉,大张着嘴,大叫着。

    “还不说?”

    婆子神色不变。

    两个丫鬟盯着,婆子们没有再仗打,这个时候没必要,她们凝着。

    “啊!”被泼了盐水的丫鬟还在叫。

    “现在能说了吧,说不说,说出来,就解脱了,不用再遭罪,可以去死了,如你所愿,要不然,我会再泼,就不是这一点了。”

    婆子脸色不变,别的婆子还有丫鬟都闭了闭眼,趴着的丫鬟睁开眼。

    婆子端着盐水,示意。

    “奴,婢,说。”

    丫鬟开了口,只是呜呜呜的,说不出什么,口中被堵住了。

    婆子一见之下,取了出来,猛的一取,把堵着的布条取出再问。

    丫鬟张了张嘴,张了张嘴,眼一闭,头一歪,昏了过去。

    “你——”婆子叫了几声,没有叫醒,拍了拍,弯下身体,碰了碰,脸色很沉很不好同,不会是不行了吧,一边的婆子丫鬟也是。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