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三章 你说不说
    看见周安走到门前。

    “等我哦!”子恒兄,周安忽然回过头来,玩味一笑,手上的折扇摇着,阴柔如敷了粉的脸带着笑,纪宁没有说话,放下马车的布帘,他要带人去找瑶儿。

    他让马车带他离开这里,他要进去,就算天还没有黑下来。

    周安听到马车动了,他没有回头看,带着侍卫摇着折扇大摇大摆的,走到秦王府的门房面前,摇晃着折扇,一身锦袍,就是一个风流的贵公子,看了眼一边的侍卫:“本公子要见秦王殿下,秦王殿下在府里吧。”

    侍卫跟在他身后。

    “见过周二公子,殿下。”

    秦王府的门房对视一眼,见到眼前出现的威远侯府二公子,没想到这位二公子又来了,扫了扫一旁的侍卫,行了一礼,最近这位威远侯府的二公子经常到府里找殿下,殿下都见了,这位威远侯府的二公子想投靠殿下?其中一个:“殿下有事,小的让人通报给殿下一声,二公子等一下。”

    另一个门房也点头。

    “去吧。”周安折扇轻摇。

    两个门房看了对方一眼,其中一个门房去了。

    周安看在眼里,手上的折扇一收:“本公子就在这里等了,不知道有什么事,本公子。”说着笑着他想打听一下有没有什么发生,盯着留下的门房。

    “这。”留下的门房听到威远侯二公子会问,他张了张嘴,看了去的另一个门房,还有侍卫,想到什么,没有说。

    侍卫站在一边没有动。

    “不能告诉本公子?是有什么不能说?”周安笑着,盯着,意味不明,手上的折扇一摇又一摇,门房望着威远侯二公子:“这——不是,二公子。”迟疑起来。

    周安没有等门房开口,示意侍卫,笑容满面:“看看这个,还愿不愿意回答本公子。”

    “是,公子。”侍卫得到公子的命令,上前,塞了一个荷包给门房。

    门房不知道面前的这位威远侯府二公子是什么意思,直到手中被塞上荷包,看了侍卫还有这位二公子才明白过来。

    原来这位二公子是要给他银子啊,让他说出殿下的事。

    他是秦王府的门房,想要上门求殿下的都会塞荷包给他们,但这位二公子——

    “怎么样?觉得如何。”周安看在眼里,很有些得意,收好折扇。

    侍卫回来原来的位置看着门房。

    “二公子。”门房看着手中的荷包,轻轻的捏了捏,抬起头来,望着二公子,他可不能收这位二公子的银子,就要还回去。

    “本公子就想知道谁来了,你家王爷在见谁,怎么样可以说了吗?本公子就是好奇,问一下,你不用多想,本公子是谁。”周安合起的折扇晃了晃,及时拦下门房的动作。

    门房还是说了出来,把银子还回去,他摇头:“二公子,小的不能说。”

    “本公子给出去的东西从来不会收回来。”周安不喜欢有人拒绝,不高兴了,折扇一下子按在门房的手上:“收好,只要满足一下本公子的心思。”

    “二公子。”

    门房欲言又止,扫了下四周没有人看到。

    “好好想一下要不要告诉本公子,放心,不会有人看到,只有本公子知道,本公子的人不会乱说。”周安发现了门房的动作,收回折扇,意味不明的道。

    “纪府来了人,殿下在和纪府的人在。”

    门房再次扫了一旁的侍卫,说了出来,他握着荷包,想要里面的银子,他知道二公子给的不会少,很想放到嘴里咬一下。

    “这不就对了,本公子只是想知道。”

    周安用折扇敲打着手心,笑得很满意。

    门房不敢再说,低下头。

    “本公子不会少了你的好处。”周安再次睥了一下侍卫,侍卫再次上前,又塞了一个荷包给门房。

    “二公子!小的不需要这么多。”门房收到,用力捏了一下,说是这样说,他还是握在手里,恭敬的看着侍卫和二公子:“小的多谢二公子的赏赐。”

    “这是本公子的赏赐,以后要是有什么可以找本公子,本公子等着。”周安挥手让侍卫下去,对着门房笑得很高兴。

    侍卫退开。

    “小的不会忘了。”门房想着这位威远侯府二公子是跟着殿下的,他应了是,殿下的事也不是不能说,这位二公子是自己人。

    “很好,记住本公子的话。”周安得到想要的,挑了一下眉,摇开折扇摇动忽然想到方才门房说的:“对了,你刚才说你家王爷在见纪府的人?纪家来了人?”纪府?

    “是,二公子,殿下在见纪府来的人。”

    门房回答,望着。

    周安想知道,看了侍卫一下:“纪府来人,来的谁,来了多久了?本公子倒不知道纪府会来人。”他意味深长的,难道萧菁菁派了人来?

    “是纪太傅派来的人。”

    门房道。

    侍卫看向公子,周安想到什么,看来萧菁菁告诉了纪四叔,要不要和子恒兄说一声呢。

    别撞到秦王的手里了,纪四叔说不定派了人来。

    “本公子要好好看看。”

    门房看着。

    “本公子差点忘了一件事。”周安对着门房笑了笑,盯向侍卫,话中有话的:“你去和某人说一声,别——”撞上了,去找顾瑶的时候,撞到了人,还是下次再去见顾瑶。

    “是,公子。”侍卫行礼。

    “知道本公子话中的意思吧。”周安又问。

    “属下知道。”侍卫道。

    门房不知道,周安也不多说,笑着摇着折扇,侍卫去了,过了一会,之前进去通报的门房出来行了一礼,抬起头来,望向周二公子:“周二公子,小的——”

    “终于来了,秦王殿下是不是让本公子进去。”

    周安摇着折扇,笑看过去。

    “不是,周二公子,殿下说有事,让你改日再来。”门房却摇头。

    另一个门房看着出来的门房,殿下不见周二公子?

    “什么,秦王殿下有什么事不能见本公子,本公子有事和秦王殿下说。”

    周安手上的折扇合起来,不高兴了,出来的门房看向另一个门房,两人相视,再一起看向周二公子还有周二公子身后的侍卫。

    “殿下说有些事要处理,周二公子还是请下次再来吧。”

    刚出来的门房再次道。

    另一个门房没想到殿下真的不见周二公子,他收了周二公子的银子,这下,他不知道怎么办。

    银子还在手里,没有捂热呢。

    “本公子可是专门来的。”周安说。

    两个门房不知道该如何说了,片刻:“周二公子,殿下真的有事,周二公子不如下次再来。”

    “要本公子下次再来?”周安再想进去,也不可能硬闯进去,他好不容易才让秦王留下了他,他还是去找纪宁?

    *

    书房,秦王沉着脸坐着,纪府来的侍卫站在一边。

    “妾给殿下请安。”

    顾瑶扶着黛眉还有两个陪嫁丫鬟的手进去,看到秦王还有侍卫,她行礼,两个陪嫁丫鬟还有黛眉也行礼。

    公公到了殿下身边,管家也进来。

    “殿下顾姨娘来了。”管家和公公一起道。

    秦王没有说话,嗯了一声,表示他看到了,他盯紧顾瑶。

    纪府来的侍卫也看着,管家还有公公看了看殿下的表情,对视一眼,没有再说话,看过去。

    顾瑶行完礼,抬起头来,黛眉还有两个陪嫁丫鬟也抬起头来,她们很紧张很害怕。

    “殿下之前派人到妾的院子搜查,现在又找了妾来,不知道殿下?”

    顾瑶开口问,望着秦王。

    黛眉还有两个陪嫁丫鬟一听,也看向秦王殿下。

    管家还有公公松口气,这位顾姨娘居然主动问殿下,他们扫过一边纪家来的侍卫。

    “想知道本王找你来是?本王找你来是问你一个人,你之前不承认,现在,纪太傅派了身边的人来找纪宁,要本王交出纪宁,本王怎么知道纪宁在哪里,纪太傅说你知道,你和纪宁在一起,让本王问你,纪太傅说了不少事给本王听,你说本王该不该叫你来,你现在来告诉本王纪宁在哪里。”秦王沉着声音,管家和公公心又一沉。

    殿下就这样问了,就不知道顾姨娘会怎么说了。

    他们看向顾姨娘。

    纪府来的侍卫也看着顾瑶。

    黛眉还有两个陪嫁丫鬟吓到了,殿下——姑娘该怎么回答殿下,她们又急又慌,不知所措。

    想帮姑娘不知道怎么帮。

    “妾不知道纪公子在哪里,不知道纪太傅为什么认定纪大公子和妾见了面,在一起,妾没有见过纪大公子,纪大公子不是在越州吗,妾。”顾瑶脸色变得很难看,萧琰听信了纪太傅的话,认为纪宁真的来找过她,她之前说的没有用,还要她把纪宁交出来,她怎么可能交出纪宁,让秦王知道她和纪宁真的有联系。

    她不想死,她没想到是纪太傅派人来。

    她以为会是萧菁菁。

    萧菁菁看到纪宁的信还有兰花,不愿接受,要报复她,把花还有信送还给她后,会和秦王说什么,想不到会是纪太傅,纪太傅怎么会派人来。

    这完全不一样,要是萧菁菁说的,她可以想办法反咬萧菁菁,可是纪太傅,她不敢。

    纪太傅?

    萧菁菁到底说了什么?

    “妾不明白纪太傅为什么会认为妾和纪大公子一起。”

    黛眉还有两个陪嫁丫鬟猛的点头。

    纪府来的侍卫不说话。

    管家和公公转向殿下。

    “你以为本王会信你,纪宁到底在哪里,让他出来。”

    秦王起身,一步步走到顾瑶的面前,一下子抬起她的头,迫使她抬头:“纪太傅说你知道,你肯定知道,让纪宁出来,纪太傅要找他,带他回去,本王要见他,让他说一说为什么要到本王的府里,想做什么,从越州跑回来,是不是要带你这个女人跑,离开京城,是不是想私奔,那本王成全你们。”

    “殿下,妾。”

    顾瑶想说话。

    黛眉害怕,两个陪嫁丫鬟脸一白,殿下说会成全姑娘还有纪公子,是真的吗,她们不相信,觉得殿下想杀了姑娘才是真的,公公还有管家觉得顾姨娘真是自找,还不说,想让殿下用刑?

    纪府来的侍卫走了过来,侧头看向秦王殿下:“四爷让属下来问顾姨娘,大公子在哪里。”

    秦王脸色更不好,还是盯着顾瑶,扣紧她的下颌,掐着:“说不说,本王要你说,纪宁在哪里。”

    黛眉还有两个陪嫁丫鬟张了张嘴。

    “殿下就那么相信纪太傅的话,纪太傅也可能不说真话,殿下知道纪太傅和菁华郡主有多恩爱。”

    顾瑶望着,眼中有泪。

    秦王没有表情。

    管家和公公心想这位顾姨娘真会说。

    黛眉两个陪嫁丫鬟不停摇头,姑娘,这样说,殿下会信吗,还是说了吧。

    “你的意思是四爷说的是假话,四爷不会说谎。”纪家的侍卫开口:“四爷说你知道就知道。”他平静的。

    “谁说不会,说不定为了谁。”顾瑶白着脸,她望进秦王的眼中:“萧菁菁让纪太傅说,纪太傅就会说,殿下你想一想,妾怎么会见到纪宁,纪宁。”

    “要让本王用别的办法让你开口,你才愿意说?本王不会信你,本王相信纪太傅,纪太傅不可能会骗本王!”

    秦王冷着一张脸。

    猛的丢开了扣着顾瑶的手,顾瑶被她一甩之下被他甩开,跌到了一边的地上,

    ------题外话------

    儿子发高烧了,没办法码字,能写出这些不错,不想断更,明天我会补,补上今天还有前天少更的,亲爱的们,见谅。

    本书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