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六章 不会多好
    “姑娘。”黛眉还有两个陪嫁丫鬟叫了一声。

    公公还有管家看着顾姨娘。

    “给本王带下去!”

    秦王看向侍卫,冷着声音命令,没有再看顾瑶,侍卫们应了是,行了一礼,把顾姨娘带了下去,还有黛眉两个陪嫁丫鬟。

    顾瑶没有说话,两个陪嫁丫鬟还有黛眉:“姑娘。”她们叫着,望了一眼殿下。

    “殿下。”不一会,公公和管家见顾姨娘还有身边的人被带下去了,他们望向殿下。

    秦王目光落在纪府来的侍卫身上:“请,本王就不送了。”

    “在下告退,秦王殿下。”

    纪府来的侍卫道,就要往外走。

    “给本王——”秦王示意管家,管家上前来,应了一声是,知道殿下的意思,走到纪府来的侍卫面前,伸出手,纪府的侍卫行了一礼,走了出去。

    管家跟在后面,回头望了殿下,出了书房。

    公公看着,转回视线,发现殿下也在看,他:“殿下。”纪太傅是支持太子殿下,站在太子殿下那边的。

    殿下真的相信纪太傅的话?

    “你之前说周安来了。”秦王忽然收回目光,盯着公公,没等公公再说,公公听到殿下的话,看了殿下:“是,殿下,威远侯府二公子上门来,求见殿下,说是有事,也不说是什么事,老奴也猜不到,殿下当时正审着顾姨娘,纪府的人也在,殿下没有空,老奴便告诉侍卫和门房说一声,让威远侯府二公子回去,想来威远侯二公子知道,回去了。”

    公公想到不久前,侍卫过来,他出去一问,门房传来话,威远侯府二公子来了,要见殿下。

    他在殿下耳边小声说了,殿下挥手让他处理,不见,殿下如今要见了?

    “就只有他一个人?”

    秦王又问。

    “应该是,殿下,只有威远侯府二公子一个,要是有多的人,门房不可能不说,不过老奴也不是很清楚,殿下要不要老奴去叫人来问一下,问清楚,看看是不是,殿下不知道在担心什么,还有威远侯府二公子到底有何事见殿下,老奴把周二公子叫来,问一下?也许有重要的事。”

    公公开口。

    秦王没有再问:“本王不想知道他有什么事。”

    “也是,周二公子有什么事,重要的话肯定会再来的。”公公一听开口,既然没有说,就不是太重要的事。

    “你说纪宁会不会和周安一起。”

    秦王又问。

    “殿下!”公公大吃一惊,没想到殿下会这样说,殿下的意思是纪大公子可能和周二公子一起?之前在一起来府里?要是这样,那不该让周二公子走的,可是一想,应该不会,不可能的,周二公子和纪大公子是关系不错,可。

    周二公子可是说有事找殿下,周二公子投靠了殿下,他和管家都觉得不错,殿下也决定留下看一看,这位周二公子经常到府里,还好,怎么会和纪大公子一起来。

    “周安和纪宁关系不错。”

    秦王道。

    “这,是,殿下。”公公回答,是,殿下说的纪大公子和周二公子关系不错,但是:“老奴觉得不会,纪大公子不会和周二公子一起。”

    “本王想说的是周安可能知道纪宁的下落。”

    秦王知道公公在想什么,他淡淡的。

    “殿下,这很有可能,有这个可能,还是这样,老奴让人找周二公子来,再问一下门房,杂家这就去!”这倒是的,公公听了,觉得有道理,殿下说的没有错,是对的。

    他甩了一下拂尘,尖着嗓子道。

    “问是要问。”

    秦王说:“你去,本王要知道。”

    “是殿下,说不定周二公子真的知道,到时候就能找到纪大公子了,殿下。”公公尖着嗓子再道,说起周二公子望着殿下的神情:“周二公子想要投靠殿下,不可能不说。”

    “希望他识趣。”

    秦王道。

    “殿下,放心,周二公子是明白人,纪大公子可是被纪太傅都放弃的人,殿下要找他,周二公子不会瞒着殿下的。”公公说。

    说着说着,想到什么,向殿下请罪:“是老奴没有想到,要是老奴之前就想到,也不能耽误这么久,早就把周二公子叫住,问一问了。”

    他觉得是他的错,没有想到。

    这个时候才想到,还是殿下提起。

    “是本王没有没有想到,你没有错,本王要是早想到,就好了,本王也是才想到。”秦王没有怪他。

    他只顾着顾瑶,忘了周安也可能知道纪宁在哪里,忘了周安和纪宁的关系。

    公公何尝不是。

    他看出殿下想什么,秦王睥他一下。

    他不敢再看:“殿下,还是老奴的错,殿下有事想不到正常,老奴却没有想到,殿下不怪老奴,老奴已经很好,殿下,老奴一定尽快找到周二公子,之前有人在也不好。”

    “就怕晚了。”秦王说。

    “怎么会晚,殿下。”公公立马道。

    秦王没有说话,公公大概也看出,殿下说的晚是纪宁又走了,没和周安一起,或者有什么变故。

    他觉得不会,才多久。

    “殿下,老奴先去了。”见殿下没有说的了,还是先去吩咐了,再进来听殿下有没有别的吩咐。

    “嗯。”秦王嗯了下,公公去了。

    公公到了外面,一下看到侍卫,他脸色一下子沉下来,把他们叫过来,侍卫们过来,不知道公公要说什么。

    “你们。”

    公公开口,侍卫们都看着公公,公公一一和侍卫说了,去威远侯府还有叫问门房周二公子的事。

    主要是问下周二公子来的时候是不是一个人。

    要是不是一个人,纪大公子也在一起,才是真的错过了,别说他,殿下也会不高兴的。

    侍卫得了命令,知道了,下去,公公看着,看到管家走了过来,看来是送走了纪府的侍卫。

    管家也看到公公还有侍卫。

    “送走了?”公公挥手让侍卫下去,等到管家走过来,甩了一下手上的拂尘尖着嗓子问道,不满意不高兴的。

    “是,纪府的侍卫走了,殿下有什么命令?”管家问。

    “还能有什么?纪府的侍卫走了就好。”公公不悦的,不过也没有瞒着:“就是纪大公子的事,殿下问起周二公子来的事,觉得周二公子可能知道,因为周二公子和纪大公子关系,周二公子就是威远侯府的二公子,你自己进去就知道了,杂家懒得说,反正就是那样,老奴有错,你也有。”

    “周二公子?”管家道,虽然公公没有说完,他大体明白了,能猜到,不知道他有什么错?

    “对,你竟然也没想到周二公子和纪大公子的事。”公公不高兴的,真是!把殿下的意思说了。

    “我并不知道周二公子来过,周二公子何时来过,你。”管家开口,殿下是这样觉得?

    “杂家忘了,你不知道,当时门房派人告诉侍卫,是杂家问的,悄悄和殿下说的,你不知道,不知道就算了,反正杂家已经叫了人去了,走回去,殿下还等着。”公公这才想起来,管家并不知道。

    他手一甩拂尘,转身要进去,瞄了管家一眼,还不走在干什么,走了一步,又:“顾姨娘还有顾姨娘身边的人被带下去,不知道审问得如何,能不能审问出来。”

    管家也不知道能不能审问出来,他跟在公公后面。

    一起进了殿下的书房。

    秦王背对着书房的门站着,公公和管家进去,行了一礼,望着殿下的背影。

    “殿下。”他们抬头。

    “都办好了?”

    秦王没有回头,冷着声音。

    “是,殿下,杂家吩咐了。”公公道,管家也:“老奴也送走了纪府的人。”

    “顾瑶还有顾瑶身边的人,你们说知道不知道纪宁在哪里?”秦王猛的回过身来,盯着他们,走向他们,沉着脸。

    公公和管家看着殿下的表情,他们对视一眼,也不确定,不过:“可能知道。”

    “可能知道。”

    秦王道,不满。

    “是,殿下,顾姨娘和纪大公子的事多半为真,顾姨娘身边的人想来也会知道一些,殿下不是让人审问,会有结果的,只要一直审问,想办法。”

    管家道,公公尖着嗓子:“是,殿下,杂家也这样认为,殿下。”

    “下去。”

    秦王突然转回头,再次背对着他们,不再看他们,让他们下去。

    “殿下?”

    公公和管家吓了一跳,望着殿下。

    “没有听到本王的话?”秦王冷着声音,公公和管家知道殿下不想他们在这里,他们行了一礼,小心的退下去。

    殿下是要一个人呆着,冷静还是?

    他们退到书房门口,不是很放心殿下,殿下没有别的吩咐的吗?他们再次看着彼此,他们该去看下顾姨娘,身后有人过来。

    “公公,管家。”侍卫过来了,站在他们身后,他们一听之下,看了殿下的背影,回身盯着侍卫。

    见是侍卫,更不高兴,有什么事,让他说。

    “殿下不高兴,你要说就快点说,杂家两人要去办事,你。”公公接着又道,管家点头,侍卫听了,看着公公和管家:“公公,管家,锦姨娘还有侧妃娘娘派了人过来。”

    “锦姨娘?侧妃娘娘?”

    公公和管家闻言,侧妃娘娘就不说了,锦姨娘也派了人来,他们要和殿下说一声。

    “还有呢?”他们没有马上进去,又问。

    “没有了。”侍卫回道,公公和管家觉得侧妃娘娘锦姨娘派来人,肯定是顾姨娘的事,殿下派人搜查府里,还有顾姨娘的院子,又把顾姨娘带来,侧妃娘娘还有顾姨娘才会派人来。

    “你下去。”

    管家说,公公没有说话,侍卫应了退下,公公甩着拂尘,往书房里去,管家也跟上,公公回头看了看,跟着他干什么,到了门口:“殿下。”对着里面的殿下。

    管家也开口。

    殿下还是背对着。

    “本王让你们下去,没有听到?”秦王不高兴的开口,回过身来,冷冰冰的看着他们。

    “殿下,侧妃娘娘还有锦姨娘派人来找殿下,不知道是不是殿下找顾姨娘的事。”公公恭敬的道。

    管家也颔首,望向殿下。

    “锦绣?”秦王听了,皱眉问,多了担心,公公和管家一起应了一声,知道殿下担心锦娘,果然,殿下不在意别的女人怎么想,但锦姨娘不同。

    “本王去看下。”秦王走了出来,走到公公还有管家面前,公公管家抬头,还是望着殿下。

    “你们不用跟着本王,该做什么就去。”秦王道,公公和管家再一次一起道:“是,殿下。”

    殿下走了,公公和管家看着,过了一会,起身,抬头,殿下走了。

    整个秦王府都在猜着殿下会对顾姨娘怎么样,顾姨娘能不能留在府中,知道服侍顾姨娘的丫鬟婆子都被带去一个地方,审问。

    她们更是议论纷纷。

    知道殿下去了梅园看锦姨娘,殿下还是最在意锦姨娘。

    *

    纪府。

    纪尧陪着菁儿,和菁儿说着话,天色晚了,赵嬷嬷进来了:“四爷,郡主。”

    萧菁菁看向赵嬷嬷。

    纪尧也是。

    赵嬷嬷是一个人进来的:“四爷,郡主,四爷派去秦王府的人回府了。”

    “回来了。”

    纪尧一听,凝着菁儿,笑了一下,转着手上的玉板指。

    萧菁菁也望着四爷,什么也没有说。

    赵嬷嬷看着四爷和郡主,她是知道四爷派去秦王府做什么了,七巧冬菱几个不在,她:“郡主,四爷,人回来了,四爷郡主不问一下吗。”她是很想知道秦王府那边。

    “嗯。”

    纪尧还是注视着菁儿,嗯了声,没有回头。

    萧菁菁也是。

    “四爷,郡主。”赵嬷嬷还想说什么。

    “人呢?”纪尧问赵嬷嬷,看向她。

    “四爷,人在外面。”赵嬷嬷回答,萧菁菁转过了头来:“嬷嬷,人呢,带到花厅,我和四爷一起去。”

    “好的,老奴去了。”赵嬷嬷一听,睥了下四爷,郡主是该一起去看看,她也可以跟着郡主去。

    亲耳听一下秦王府的情况,还有顾瑶的,纪宁的。

    四爷会怎么说?会不会要郡主去?

    “菁儿要一起去?”纪尧回头问菁儿,拉住她的手,笑问。

    “我想和四爷一起听一听。”萧菁菁道,看到四爷的眼里,赵嬷嬷等着。

    “菁儿和为夫一起去。”纪尧笑笑,站了起来,拉起了她,萧菁菁跟着站起,赵嬷嬷注视。

    纪尧拉着菁儿往外走,赵嬷嬷跟上。

    到了外面,七巧冬菱等在,行礼,看着郡主和四爷出来,赵嬷嬷拦下她们,让她们不要说话。

    七巧冬菱等不解,赵嬷嬷没有多说。

    纪尧拉着菁儿走了。

    赵嬷嬷没有让人跟,吩咐她们站在原地,她跟去就行了,然后想到什么,让她们沏好茶送到花厅里,郡主和四爷要见人,不知道要耽搁多久。

    七巧冬菱几人听了,心中猜着,回答了是。

    赵嬷嬷没有再停留,追上四爷和郡主。

    到了花厅,见到了人。

    侍卫等着。

    纪尧拉着菁儿坐下,赵嬷嬷走到郡主的身边站着。

    “四爷,夫人。”侍卫行礼。

    赵嬷嬷不说话,纪尧:“起来,怎么样?”萧菁菁也盯着。

    “四爷,夫人,属下到了秦王府,见到秦王殿下,请秦王殿下帮找一下大公子。”侍卫把去秦王府见秦王殿下的经过说了出来。

    “没有找到,秦王相信了?顾瑶不承认?”

    纪尧听了,和菁儿对视。

    赵嬷嬷心中冷哼。

    “是,四爷。”侍卫回道。

    纪尧没有多问。

    *

    让侍卫下去。

    “菁儿,秦王相信了为夫的话,会想办法找宁哥儿。”

    “顾瑶。”萧菁菁问四爷。

    纪尧:“顾瑶不死也好不到哪里去。”

    赵嬷嬷重重点头。

    ------题外话------

    推荐一下好友的《盛世娇宠之驭灵悍妃》——醉卧兰若

    棺材子,生而见鬼,力大无穷,父母双亡……

    好,这条件不错,末世而来的楚朝生表示很满意,正好不用担心被人认出当做妖魔鬼怪送上火刑架。

    胆小懦弱,自私自利,一身的坏名声……呵呵,抱歉,这是原主!

    楚朝生表示,这锅她不背!

    人生百态妖孽作怪,极品源源而来,庙堂之上,世家权谋,本不与她相干,可偏偏有人作死。

    楚朝生握紧拳头,呵呵一笑,不想让她舒服,那就都别想舒服了!

    她只信奉一个真理,人生苦短,不服就干!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