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七章 扯在一起
    顾瑶能好才有鬼,就像四爷说的不死也好不了多少。%%%

    顾瑶处境还有下场都是害郡主,拜她自己所赐,本来就不好了,自作自受,没有让人看得上的,这回死也要脱层皮。

    真的说不定就死了,被秦王赐死了,纪宁也是,送回府,四爷也不会放过。

    不是赶出府,逐出纪家,她可是听郡主说了。

    “郡主,四爷没有说错。”

    纪尧听到赵嬷嬷的话没有再说,萧菁菁侧过头望着嬷嬷。

    “不是说顾瑶被关起来,身边的人也被单独问话,肯定会审出来,还用说吗,接下来就是秦王处置。”赵嬷嬷又道。

    萧菁菁点头,纪尧觉得赵嬷嬷说得对,都是他想对菁儿说的,赵嬷嬷都说完了。

    “至于大公子那里,不止秦王殿下会想方设法找,四爷也会,我们的人。”赵嬷嬷还在说,本来打算说下面的人的,停了下来,没有往下说,看了四爷一眼,四爷虽然可能知道,可是,还是停了。

    萧菁菁没有看四爷。

    赵嬷嬷看在眼里:“郡主,反正纪公子会找到的。”

    纪尧听出来了,一笑。

    “四爷。”

    萧菁菁回头。

    纪尧笑着:“赵嬷嬷说得很对。”

    “我知道。”萧菁菁道。

    “知道就好。”纪尧说,赵嬷嬷看着四爷和郡主,她说的当然是对的了。

    “四爷,郡主。”紫嫣带着两个丫鬟,七巧冬菱端着沏好的茶水出现在花厅的门口,行了一礼。

    赵嬷嬷听到,看过去,来了?

    萧菁菁和四爷也看向紫嫣几人,赵嬷嬷收回视线:“郡主,茶水来了,让她们进来?”

    “嗯。”萧菁菁应了一声,纪尧也是。

    赵嬷嬷立马叫了人进来,紫嫣微笑着,听到赵嬷嬷的话,看了四爷和郡主,回身让七巧冬菱端着茶水跟上。

    她们走了进来,朝着四爷郡主行了礼,七巧冬菱手上端着茶水,赵嬷嬷这时不再说话了,站在郡主身边看着,等郡主四爷来说。

    “紫嫣你们起来,茶水端过来。”萧菁菁扫了几人。

    纪尧神色温和,没有说话。

    紫嫣三人得了郡主的话,她们抬头,望着郡主还有四爷赵嬷嬷的表情,起身。

    七巧冬菱两人端着茶水上前,到了郡主和四爷的身前。

    “四爷,郡主。”她们放下茶壶,倒起茶水来。

    紫嫣没有动。

    赵嬷嬷监督着七巧冬菱两个丫鬟倒茶水,郡主和四爷都不说话,七巧冬菱倒好了茶水,一个捧着一杯递到郡主和四爷面前。

    郡主是白水,四爷是茶,有一个壶里都是烧开。

    “四爷,郡主请喝茶。”七巧菱开口,紫嫣注视着,赵嬷嬷更是,轻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四爷和郡主身上。

    四爷和郡主?

    “谢谢你七巧。”萧菁菁接过了七巧手中的白水,七巧回了一个礼:“郡主不要谢奴婢,奴婢该做的。”

    纪尧也接过冬菱手上的茶水,修长有力的手指端着茶杯,转了一下,放在唇边,沿着茶杯的杯沿,喝了一口。

    动作优雅从容,冬菱望着,过了一会,七巧冬菱后退了一步,和紫嫣站在一条线上,赵嬷嬷等着郡主四爷喝完,都收入了眼中。

    萧菁菁喝了一口放下来。

    “郡主。”赵嬷嬷道。

    萧菁菁转过头来:“嬷嬷,走。”她看向四爷,纪尧听出菁儿的,温和的轻笑了笑:“菁儿想回去?”他放下唇边的杯,随意的端在手中,把玩着,慢慢的。

    他站起来,拉住菁儿的手,萧菁菁也放下手上的杯子,两人拉着手,对视,七巧冬菱还有紫嫣赵嬷嬷见罢看在眼里,四爷和郡主——

    纪尧这时把手上的茶杯递了过来,递给七巧,七巧一见,忙接过,萧菁菁也是一样,递给紫嫣。

    紫嫣和七巧一样接过,赵嬷嬷还有冬菱看着四爷和郡主。

    萧菁菁和四爷轻笑一声。

    眼见四爷郡主出了花厅,赵嬷嬷盯着四爷郡主的背影,连忙追上去,嘱咐七巧三人收拾好了。

    她去了,七巧冬菱还有紫嫣三人留了下来,她们敛起视线,面面相觑。

    *

    纪尧和菁儿回了院子,拉菁儿坐下,在她的耳边轻声说了什么,赵嬷嬷走进来看到,退了出去。

    同时让人都不要进去打扰。

    秦王府里。

    “就是这样?”管家和公公问着侍卫,侍卫点头,管家还有公公没有再问,点了点头。

    让侍卫去了。

    他们不用担心周二公子是和纪宁一起来,他们错过,威远侯府二公子是一个人来的府里,没有和纪公子一起,他们松口气,不是就好,不过周二公子找殿下为什么事,没有说。

    “派去找周二公子的人什么时候回府?”

    公公尖着嗓子,管家也想到了,盯着离开的侍卫。

    “还没有找到周二公子,周二公子没有回府。”侍卫正要走,闻言,回头,回答。

    “还没有找到?”

    管家还有公公看了对方,没有说话,侍卫退下去,管家和公公转身往回去见殿下。

    殿下从梅园出来了,回了书房,看过锦姨娘,侧妃娘娘那里,殿下没有去。

    那位侧妃娘娘自己跑来找了殿下。

    被殿下让人拦了下来,送了回去,殿下哪里有心思应付那位侧妃,锦姨娘不过是例外。

    他们回到书房。

    问了守在外面的侍卫,顾姨娘还有身边的人审问的结果还不知道,他们先前去过看过,顾姨娘还是不说,顾姨娘身边的人也不说,殿下让人动刑,不让人送饭茶。

    走了进去。

    “殿下。”殿下又站着,背对着他们,他们走上前去,行了一礼,抬头,望着殿下。

    “本王只想知道结果。”

    秦王头也不回,背对着他们,沉着声音,公公和管家两人对视,再各自收回视线,低头:“殿下。”

    “周二公子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带人来,至于周二公子来找殿下何事,门房不知道,派去的人还没有找到周二公子,周二公子没有回府,不知道去了哪里,派去威远侯府的人说不在,不过周二公子一向都在外面,很少回府,威远侯也在找周二公子,可能要明天了,只要找到周二公子,就会马上带回府里,让殿下审问。”

    公公尖着嗓子,管家也道,两人一起。

    秦王回过身来,看向他们:“本王不想久等,竟然没有找到周安,周安去了哪里?”

    “这。”公公和管家也不知道,周二公子去了哪里,他们迟疑着。

    “是不是和纪宁在一起?”

    秦王问。

    公公和管家发觉现在不管怎么,殿下都能把周二公子和纪宁扯在一起,好像都是和纪大公子一起,殿下太在意了,真的,他们觉得殿下太在意,但这种事,殿下在意也正常,他们也不知道,无法回答,有这个可能,也可能不是,要是他们乱回答了,就是误导了殿下。

    “殿下,老奴也不知道,应该有可能。”

    “周安不在府里,可能是和纪宁一起。”秦王又道,公公和管家张了一下嘴,没有说出什么。

    “殿下,找到周二公子就知道了,殿下不要急。”过了一会,公公和管家道。

    “本王也想知道是不是和纪宁一起。”秦王说,公公和管家这次没有开口。’

    “顾瑶那边呢?问了什么没有?”

    秦王又问,俯视着他们。

    “殿下,还没有,老奴两人去过,去看了,虽然用了办法,顾姨娘还是不承认,顾姨娘身边的人也是,可能还要点时间,才开始。”公公和管家不觉得顾姨娘还有顾姨娘身边的人能撑多久。

    他们小心翼翼的望着殿下。

    “本王要等多久?”秦王阴沉着脸,公公管家也说不出来。

    “殿下要不要去梅园,锦姨娘那里。”公公管家过了片刻小声的问殿下,秦王不问出纪宁在哪里,他没有心思。

    还有就是和太子的争斗。

    公公还有管家看殿下无动于衷不敢再说什么了。

    *

    顾瑶从被带到这里关着,就一直在被审问。

    没有一刻休息。

    丫鬟婆子守在旁边。

    “顾姨娘还是说,纪公子在哪里,如何和你联系的,殿下让属下审问顾姨娘,顾姨娘不说,就会一直被关着,还会真的被动刑,顾姨娘身边的人也是,她们能保守多久。”

    顾瑶知道自己的秘密要不了多久,萧琰就会知道,黛眉还有她身边的丫鬟不可能一直不说。

    但说了,她马上就会死。

    相比起来,不说她还可以不会这么快死。

    侍卫居高临下俯视着坐在地上的顾姨娘,顾瑶脸非常白,一身狼狈,坐在地上,地上很脏,手脚被锁着。

    被审问了这么久,她有些受不了,她知道这只是开始,还有更多需要她承受,还没有真的对她动刑。

    一旦真的动刑,她可能承受不了。

    看样子侍卫不想浪费时间,她该怎么做。

    “顾姨娘再不说,会受不少苦!属下不想这么快对顾姨娘用刑。”侍卫又道,他觉得再下去也没用。

    顾瑶还是:“我不知道。”手握紧。

    “顾姨娘还要如此,属下不客气了,给顾姨娘用刑。”侍卫后退一步,对着婆子,还有外面。

    顾瑶看到,往后退了下,侍卫走向顾瑶,抓住顾瑶。

    黛眉还有两个陪嫁丫鬟顾瑶身边的人都被一个个审问,也是一直审问着,侍卫也要动刑了,黛眉还有两个陪嫁丫鬟脸白了。

    其他人也是。

    怎么办,她们都不知道姨娘的事,黛眉和两个陪嫁丫鬟才知道,她们要说。

    “我们不知道,姨娘身边的黛眉三人才知道。”她们不想用刑,一个个说。

    侍卫盯向黛眉三人。

    黛眉三人不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看着过来的侍卫,还有侍卫让人把她们带下去,她们面无血色。

    *

    天黑了。

    周安出了纪宁住的地方,摇着折扇,上了马车,纪宁不愿陪他,也不愿和他一起去玩,他只好一个人去找消瀢的,纪宁又要一个人想顾瑶了,不和他一起,顾瑶再好,外面的美人更多,纪宁不是没有睡过丫鬟,还要为顾瑶守身?

    真是可笑,不是吗。

    顾瑶看起来还不知道。

    周安笑了,马车外面有侍卫过来:“公子。”恭敬开口。

    “什么事,找本公子何事?”周安摇着折扇看着外面,掀起马车的布帘,挑了一下眉头。

    “公子,秦王殿下派人在找公子,去了府里,公子不在,还在找公子,侯爷知道秦王殿下找公子,也在找公子,很生气,说会等公子回府,公子还是回府。”

    侍卫道。

    得知秦王在找他,周安笑容玩味,爹也找他:“本公子明天再回府,这个时候,本公子玩了再说,反正爹生气了,爹是不是以为本公子又做了什么?”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