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九章 该回南边
    少女死前可以说剧烈的挣扎,想到纪太傅还有主子,要是不回来就好了,一开始她就该知道自己活不了。

    婆子宫人看着,松开手。

    婆子还有宫人采用的是最直接的方式让她死,就是窒息,反正抓着,捂了嘴,只要再捂了鼻子,不用麻烦。

    采用别的方法,再耽搁时间,原本是想用别的办法的,是少女自己挣扎。

    少女砰一声摔到地上。

    为首的婆子盯着,挥手示意,让人摸一摸,一边的宫人蹲下身去,摸了一下少女的鼻息,抬头,点头。

    少女是真的死了。

    “死了就好,处理了,送出府,不让人发现,丢掉。”为首的婆子扫了几人,开了口,都点头。

    为首的婆子没有再留下来,找公主殿下。

    问了宫人,得知长公主殿下去了世子爷的书房。

    世子爷不在。

    长公主殿下去世子爷的书房做什么,是看世子爷在做什么?她往世子爷的书房去。

    世子爷的书房在前院。

    她过了二门,到了前院,世子爷的书房外面。

    长公主殿下?她睥了一眼守在外面的人。

    守在外面的人看到婆子过来,婆子走到门口,对着里面,行了一礼:“公主殿下,老奴求见,老奴回来了。”

    “进来。”

    长公主殿下的声音传出来,沉着,婆子应了一声是,恭敬的走了进去,到了里面,看到了长公主殿下,长公主殿下站在书案前,两个宫人站着,长公主殿下手上拿着世子爷写的字。

    婆子抬着头,世子爷写的什么,让长公主殿下看着,她恭敬的:“长公主殿下,事情办好了。”

    “嗯。”长公主重重应了一声,盯着烨哥儿写的字,点了一下头,没有看婆子,两个宫人看着婆子。

    婆子低下头,不再说话。

    长公主没在烨哥儿的书房发现什么,她来是想等烨哥儿回来还有驸马回府,和他们说点事,萧菁菁的日子——

    烨哥儿还有驸马才出去没多久,短时间不会回府,还是再过一会来吧。

    “走吧,回去。”

    长公主没有再看,放下手上烨哥儿写的字,转过身来,瞄了婆子一眼,婆子起身,走到长公主殿下身边。

    长公主往外走,两个宫人也跟上,到了书房外,守在门口的小厮过来,恭敬的行礼,婆子看到,是世子爷身边的。

    长公主看了眼,没有说什么,往前走,她来的时候问过小厮了烨哥儿最近的事,婆子和宫人一起跟着,走了没有几步,有宫人过来,小跑着,到了近前,跪在地上,行礼,婆子和一边的宫人一看。

    长公主也看着,不是很高兴:“来这里干什么?”

    “长公主殿下,宫里来了人。”宫人行完了礼,抬起头来,望着长公主殿下,快速的道:“要见长公主殿下,陛下召长公主殿下入宫。”

    “皇弟召见本公主?”长公主听了皱眉,皇弟要见她,这是第二次,上一次皇弟召见她还是之前。

    婆子还有宫人听到跪在地上的宫人的话,皇上要见长公主殿下,长公主殿下要入宫。

    “是,长公主殿下,宫里来的人在花厅等着长公主殿下。”宫人跪着又了一个头,对着长公主殿下道。

    “走,去,问一下。”

    长公主开了口,带头去花厅,婆子还有宫人迈步,跪在地上的宫人等长公主殿下走后,也站起来,跟上去,追上长公主殿下,在前面带路。

    余下的宫人慢慢抬头。

    长公主一行人到了花厅,见到了宫里来的人,一位公公,这位公公看到长公主殿下忙行礼,看着长公主殿下,长公主开了口,知道皇弟真的召见她,她点头,虽然没有问出什么,她相信眼前的人是真的不知道,不然不敢瞒她,她没有做多余的,不觉得她需要做什么,她是长公主,公公走后,长公主带人出了府。

    上了车辇,入了宫。

    那个女人处理了,她不觉得有什么可担心的,她很安份了,皇弟也该知道,皇弟到底为何召见她?

    *

    进宫后,车辇直接到了养心殿外面,停了下来,长公主知道到了,宫人在车辇外面正要开口。

    长公主叫了人把车辇的门打开,宫人还有婆子听到长公主殿下的话,马上打开了车辇的门。

    长公主扶着宫人的手,雍容华贵的慢慢下了车辇,扫视一圈,宫人都过来,长公主不语看到养心殿外面守着的御前侍卫还有公公。

    来府里传旨的公公也在,见长公主殿下来了,都行了一礼,长公主抓着宫人的手走过去。

    叫了一声起,往里,走到养心殿门口,宫人跟上,除了留下守在车辇旁的侍卫还有宫人。

    公公还有御前侍卫也起身,公公眼看长公主殿下要进殿里了,忙过去。

    “长公主殿下稍等。”

    他几步到了长公主殿下的身边,尖着嗓子,快速的道。

    长公主停下步子,盯着公公:“不是皇弟召见本公主,本公主已经来了,皇弟想来也在等着,本公主不能进去,还是皇弟在接见大臣?要通报一声?”又不是总管太监,她不客气。

    就算是皇弟身边的总管太监,她也不在意。

    宫人还有婆子看向公公。

    “不是的长公主殿下,请长公主殿下进去,陛下交待长公主殿下来了就直接进去。”公公恭敬的。

    长公主殿下:“这还差不多。”带着人入了殿

    宫人跟着,公公站在殿门口,没有进去,他微俯身,长公主到了殿里面,一眼看到迎出来的总管公公。

    “总管公公。”长公主道,雍容的,宫人还有婆子看着总管公公。

    “长公主殿下。”总管公公听到声音,刚出来就看到长公主殿下,他手上的拂尘一甩,行了一礼,扫过长公主殿下还有长公主殿下身边的宫人,侧过身来,没有多说什么,伸出手,示意长公主殿下跟他来,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长公主点头,带着宫人穿过总管公公往里,总管公公拿着拂尘,站在一边,跟上去,走到前面。

    熙和帝坐在御案前,还在批阅着奏折,像是没有听到声音。

    “陛下。”总管公公几步走过长公主殿下的身边,到了御案前面,行了一礼:“陛下,长公主殿下来了。”

    看着陛下,然后转身望着长公主殿下,熙和帝还是头也没抬,长公主停下步子,看着皇弟。

    宫人行了一礼。

    “起来吧,皇姐来了。”熙和帝这时放下了奏折,还有朱笔,没有再动手,看了过来,看着长公主,叫宫人起来。

    宫人听到,抬了抬头。

    总管公公走到陛下的身边,熙和帝:“皇弟知道朕为什么找你吗。”长公主让宫人起来。

    宫人起来。

    “皇弟找我来是有什么事?”长公主开口,行了礼,熙和帝摆手,他站起来。

    长公主看着皇弟,熙和帝神色威严,走到了皇姐的面前,总管公公在后面,想要说什么。

    熙和帝手一挥,让人下去,总管公公看到,低下头,应了声,行了一礼,退下去,长公主也睥了一下宫人,宫人退出养心殿去。

    养心殿外守着的公公还有御前侍卫看到出来的总管公公还有长公主殿下身边的宫人,知道里面怎么回事,悄悄走到总管公公身边,轻声问。

    总管公公看他一下,宫人也看过来。

    总管公公没有说什么,宫人对上总管公公的目光,不敢开口,总管公公盯着养心殿里。

    “皇姐很关心纪永叔。”

    熙和帝逼视着皇姐,压低声音,走了几步,回过身来。

    “皇弟你。”

    长公主的脸色一变,皇弟知道什么?皇弟怎么知道?她没有猜错,是纪永叔说的?皇弟召她入宫就是为了这件事?

    “皇姐看来是真的很关心纪永叔,朕都不知道你怎么这么关心,告诉朕,皇姐想做什么,为什么如此关心纪永叔,找了纪家的人,还自己找了一个和菁丫头性子像的送到纪永叔的面前,让她撞到纪永叔的马车上,想要让她替代菁丫头,你是恨菁丫头还是有别的目的。”

    熙和帝紧跟着道。

    猜疑,审视。

    “皇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

    长公主道,不承认,皇弟都知道了,皇弟在猜疑她的目睥,还有审视她。

    她根本没有别的目的,只是看萧菁菁不惯才这样做,皇弟在想什么,她不该不管不顾的做了。

    “皇姐不敢承认?”熙和帝没有等皇姐说完,打断她的话,冷着声音。

    “皇弟,我没有做过,为什么要承认,我不知道皇弟为什么觉得是我做的,而且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不明白,是纪永叔和皇弟说的?我为什么要管纪永叔纳不纳妾,我没有那么多闲心,纪永叔纳不纳妾与我有什么关系,皇弟说和菁丫头一样的,我不知道。”

    长公主道,摇头。

    “要是皇弟不信,可以查。”

    “朕不想查。”

    熙和帝道。

    长公主脸色一变。

    “自从皇姐回京,就有各种事,让朕不得不怀疑,朕不想再说什么,不想和皇姐再这样下去。”

    熙和帝又道,锁着皇姐的表情。

    长公主也昂着头:“皇弟是什么意思?”

    “皇姐你该回南边了。”

    熙和帝开了口。

    本书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