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三章 拼命活着
    另一个端着空着的盆,盯着她,等她睁眼,顾瑶在剧烈的咳嗽中,睁开了眼晴,双眼和纪宁一样,是无神的,像是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什么也想不起来。

    两个婆子冷眼旁观,眼中都是冷意,像是要掐死她。

    “咳咳咳。”

    顾瑶猛烈的咳嗽起来,像刚才一样,她想要弯腰,想要埋下头,可是不行,手痛,全身都是伤,都痛,她什么也做不了,一身火辣辣的,又冷又饿,还有难受,痛,只能昂着头,咳着,脸上口中都是冷水,头发打结又湿了,她颤抖着。

    想要抱住自己也办不到。

    整个人瘦得只有皮包内头,一张脸还看得,身上,可以看到明显的骨头,显然很少没有吃过东西。

    饿成这样,像个鬼,像个老太婆。

    “醒了,哼。”

    两个婆子哼声,扯着她头发的手没动,端着盆的把盆放下,也扣住了顾瑶的脖子,顾瑶喘不过气来。

    她的眼晴终于有了焦点,在两个婆子的身上,可是还是缩着身体,想要躲起来,眼中带着惧意。

    似乎在两个婆子身上经受过什么,两个婆子不以为然。

    顾瑶眼前浮现出亲眼看到纪宁被扯住四肢用刑,皮开肉绽,全身是血还有皮肉刮落,一身泥泞,不是她认识的纪宁的样子,纪宁死了是不是,被五马分尸了?她不要被凌迟。

    不久前她被带去了另一间刑室,她见到了纪宁,看到了一切,纪宁被绑起来,有刀在他身上切着,还要五马分尸。

    血淋淋的。

    纪宁,她不知道纪宁也在这里。

    她本来以为纪宁还在外面,还好好的,她可以等他来救她,说不定哪一天纪宁就来找她了,她不愿想纪宁被秦王抓住的后果,只一味的想着周安和纪宁会来,不会不管她,会来救她,她就可以离开这里,她会跟纪宁走,不会再留下来,回来,她怕了。

    她不知道纪宁何时被抓起来的!

    竟然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也被抓了进来,还受了不少的折磨,比她受的折磨还多。

    都不成人形了,她至少还有人形,她只看就知道,纪宁快死,她要好很多,虽然她一直觉得自己受尽了折磨,但不比不知道,一比才知道纪宁才惨。

    她被关起来,一开始并没有被动刑,就是关在黑屋子里,没有吃喝的,还是和黛眉一起。

    有黛眉,她过得还好。

    后来被审问她不说,黛眉被带走,她才一个人关在黑屋子里,每天都会有人来问她。

    她身边的人黛眉还有陪嫁丫鬟不知道是不是和她一样。

    她相信和她一样,相信她们不会背叛她,但渐渐她不相信了,不过还是什么也不说。

    她被动了刑。

    只是很小的刑,被动了刑后,一天天,动的刑越来越大,她被折磨得不行,觉得黛眉还有陪嫁丫鬟忍受不了是不是说了什么。

    婆子每天都会在她身上动刑,她慢慢竟然承受了下来,没有死,只是痛,每天只有无尽的痛。

    可能是没有问到,可能是有谁交待,可能是她还不到死的时候。

    偶尔会有发臭还有馊掉的硬得只能用啃才能啃动的变味连猪也不吃的窝窝头扔到她的面前。

    就是这点对方没有让她死的意思,让她想活下来。

    婆子扔下窝窝头也不说什么,就那样盯着她,她想活下去,最初的时候她不愿意吃,就这样饿,饿了几天,婆子也不管她。

    她饿得没力气,临死了,她们又扔了来,看到这样的窝窝头,她居然像看到美味一样,爬起来,忍着剧痛还有羞辱,忍着婆子轻蔑还有看一条狗一样的目光,用力的往变味的窝窝头爬去,捡起来,放到嘴里,用牙不停的啃。

    哪怕牙痛了,整个嘴都痛,咬不动,口中都是血,只能拼了命的啃一点,忍着臭味馊味吞咽下去。

    也没有办法咬,都是一股恼的吞的。

    对方看得出就是有意的用这来折磨她,要不是有意折磨她,为何如此,她一次一次舍去所有,总算没有饿死。

    活着了,这样的窝窝头要是换在以前,她看一眼都嫌脏眼。

    却有一天把它吃到嘴里,还拼了命般,这样的窝窝头不是常有的,对方只让她维持活着。

    她不知道别人见到,会怎么想。

    她渴了,喝的也同样是带着怪味的水,好像是接的屋上面滴下来的水,她不知道是不是,婆子在她用了窝窝头后会送来。

    只有一点,刚好够她沾下唇,除此外没有了,这样不知道活了多少天,突然她被带出去。

    还以为能见天日,谁想,是去见纪宁。

    还是见纪宁被绑,被动刑。

    顾瑶想到这里,不想再想,她怕想着会疯,她活下来,却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纪宁连她这样都不能,还比她可悲。

    她不要,她不停的遥头,像疯了一样,她不要死,不要被五马分尸,她要死也宁愿就这样死。

    两个婆子盯着顾瑶无神的双眼,扯着她头发的手陡的一丢。

    顾瑶整个人晃动,木马也晃动。

    卡着她脖子的也丢开手。

    “醒了,就别给老婆子装死了,睁着眼,好好睁着,等着,殿下过来看你们。”两个婆子后退一步。

    拍了一下她的头。

    “咳咳咳。”

    顾瑶木木呆呆的,还是摇头,满是惊恐,嘴里不停的叫着不想死,她不想死,她不记得自己被关了多久。

    她看到了,亲眼看到了,她以为她们不会那样对她,可是她不知道了。

    她不敢问。

    怕问了知道纪宁已死,她活不下去,她们也会这样对她,这样的日子,她一天也不想过了,可是比起纪宁那样被五马分尸,她宁愿活着。

    宁愿这样。

    纪宁是活该,纪宁想要她,所以纪宁死得活该,她没有,没有对不起秦王,她还想出去。

    秦王也许有一天会放她出去,会原谅她,不再折磨她,她一想到自己可能被五马分尸被凌迟,身上的肉一刀刀被切下来,她还清醒着,看着,刀上都是血,她又想昏迷过去了。

    “人醒了,好了。”

    两个婆子又退了几步,要出去了,不想再呆在这里,她们转了身。

    顾瑶拼了命一样挣扎起来,在木马上,木马也被她带得剧烈摇晃起来。

    她想扑向婆子。

    “哼。”

    两个婆子也不管她扑不扑,要是扑倒了就倒到地上,痛也不是她们,倒是有力气,看来可以两天不用送吃的。

    她们到了门口。

    “殿下来了吗?”

    她们问。

    侍卫又探了一下头。

    刚要说什么。

    “殿下到。”

    公公的声音响起,还有脚步声。

    本书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