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章 还说什么
    似乎并不相信他,他不知道秦王殿下为什么那么相信周安,一点不怀疑周安,周安明明不可靠,他希望秦王殿下不要相信周安,还是说秦王殿下并不是相信周安,是想利用周安?

    “二爷,还要继续盯着周公子吗?”侍卫行了一礼抬头。

    “当然要盯着。”

    赵昕不会让周安避开他的视线,他总有一天会抓到周安——

    侍卫应了。

    礼部准备好了秦王殿下大婚,几日后就是秦王殿下大婚的日子,礼部这天早朝当着大臣的面,递了奏折给陛下,向陛下禀报了秦王殿下大婚的的安排。

    “准备好了?”

    熙和帝听了,居高临下俯视着下面礼部尚书,神色威严,扫了眼所有的人,太子秦王,纪永叔,拿着手上的奏折,晃了一下。

    所有大臣听罢微抬头,都不敢说什么,看向礼部的人,还有咳嗽着的太子殿下秦王殿下,纪尧不说话。

    “是,陛下,陛下请看臣的奏折,臣照着陛下的要求安排的,陛下看一下行不行,要是不行,臣等再改。”

    礼部尚书踏前一步,跪在地上,望着陛下恭敬的行礼点头,开了口。

    熙和帝嗯了下,带着无尽的威严,拿着奏折。

    礼部尚书低头,所有大臣看向陛下手上的奏折,不知道礼部是怎么安排的。

    “朕知晓了,照着你们的安排来,秦王的大婚着旧例就好了,还有没有别的事。”熙和帝拿起奏折,打开看了眼,没有多看放下,没有再说什么,手一挥。

    他目光如电扫向别的大臣。

    还有事没有,没有的话——

    “是,陛下。”一个声音响起。

    礼部尚书得了陛下的话,退了下去,退回位置上,没有再说话,他们已经知道了陛下的意思,别的大臣听着看着,看了一眼不再看秦王太子殿下下,在陛下的目光下,有一位大臣迈出一步走上前。

    “启禀陛下,臣有事。”这位大臣主要是为秦王殿下太子殿下强行收回户部欠银,派人闯了入各府。

    这是否太过了,他谁也不看,只望着陛下,请陛下作主。

    众位大臣都听着,再次看向秦王太子殿下,纪尧转着玉板指,太子秦王各自站在两边,没有说话,太子笑着,秦王面无表情。

    熙和帝听了,威严的再次扫过众人,尤其是太子秦王晋王,晋王闭着眼,胖脸颤着,他哼了声,没用的东西,懒得再看:“朕下来会召太子还有秦王询问。”说明了他的态度。

    他会问,问了再说。

    各大臣都听出来了,这位大臣一听,行了一礼,谁也不看,低头退了回去,没有大臣再开口。

    有大臣看向晋王殿下,很是着急,感觉到陛下的不满,殿下再这样,就要真的输给太子殿下秦王殿下了,可是他不敢当着陛下的面叫殿下,殿下怎么能在陛下面前在早朝时闭着眼。

    这些有人看到,有人没有。

    纪尧转着玉板指的手变慢,变缓,不知道发现了没有,熙和帝见状,看向总管太监,总管公公一甩手上的拂尘踏前:“陛下有令,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尖细的声音扬起,下面的各位大臣抬头看向陛下,随后相视一眼,秦王和太子对视,纪尧还是转着玉板指。

    熙和帝坐在龙椅上,双手扶着,大马金刀,同样也看着,他居高临下俯视,看得更清楚。

    各大臣没有事要奏了,都奏完了,他们俯身,熙和帝看在眼里,站了起来,总管公公忙知道:“陛下宣布退朝,退朝!”最后他尖着嗓子,叫了一声。

    “臣等——”

    各大臣行了大礼,跪在地上,恭送陛下,秦王太子也是,纪尧抬着头,看到陛下带着人走了,退出朝堂。

    陛下走时冷哼了声。

    总管公公跟上,早朝散了。

    各大臣都看向晋王殿下,太子秦王走了出去,纪尧没有动,看着晋王,陛下走时又看了晋王殿下。

    晋王殿下不像秦王殿下太子殿下,很少上早朝,因为晋王殿下身体原因。

    “晋王殿下。”有大臣到了晋王殿下面前,叫了一声,主是跟着晋王的大臣。

    “父皇走了?”晋王圆胖的身体动了动,小小的眼晴睁开,爽朗的笑了起来,嗡声嗡气的,看到身边的大臣,胖脸颤着,一把抓过去,看向上面,没有看到父皇,蒲扇大的手抓紧,嘿嘿问。

    父皇不在,他还怕什么。

    “晋王殿下,陛下走了。”被抓住的大臣脸色一变,马上道。

    有大臣留下看,大多数都离开了,晋王殿下很少有人觉得能登上大宝,不过是凑个数而已。

    随着晋王殿下越来越结实,太子殿下秦王殿下冒尖。

    太子秦王都出去了,陛下想来应该召见太子殿下秦王殿下了。

    “散朝了?早朝结束了,父皇走了?本王还没有说话呢。”晋王一听,不高兴,蒲扇大的手一拍,肥胖的脸依然颤抖着。

    被他抓着的大臣脸色又一变。

    旁边留下的大臣脸色也一变,晋王殿下这!

    真的不是登上大宝的料,也不像能的,除非大爱眼晴瞎了,皇上瞎了眼,有太子殿下秦王殿下,晋王殿下别想。

    不知道晋王殿下是不是也知道,才会这样,就是没有太子殿下秦王殿下,陛下可能也不会让晋王殿下登上那个位子。

    “是,晋王殿下。”被晋王抓住的大臣强忍都会被晋王殿下拍痛的肩膀恭敬的。

    “太子和秦王呢,本王怎么没有看到。”晋王肥胖的脸,小眼一眯,闪过什么,往四周一看,手又抓着大臣。

    这位大臣有点后悔,又习惯了,忙,不愿被晋王殿下拉过去,要是这样又要丢脸了,他急忙:“晋王殿下,可能去见陛下了。”

    殿内可不是只有他一个。

    “见父皇做什么?”晋王问。

    这位大臣还有留下来的都不知道怎么说,晋王殿下这?纪尧收入眼中,转身走了。

    他走出去,看到殿外的侍卫、

    “太傅大人。”守在外面的御前侍卫见到出来的太傅大人,刚行了一礼又再次行礼,向着太傅大人。

    纪尧停下步子,等到御前侍卫抬起头来,他盯向他们,慢慢的,发现没有人出来,周围也没人,他低声:“太子殿下秦王殿下应该出来了,不知道在哪里,陛下是不是召见了?”又开始转动着手上的玉指,同时直视侍卫眼晴。

    侍卫几人避了避,避开太傅大人的视线,过了一会,才又抬头,其中一个侍卫。

    “是,太傅大人,太子殿下秦王殿下出来了,陛下派了人过来,召了太子殿下和秦王殿下,还有礼部的大人。”

    御前侍卫,为首的回答完,其余的点头。

    “哦。”纪尧哦了一声,继续转着玉板指,没有再问,和他们说了一句,走了出去,往内阁去,没有去见陛下。

    陛下召见太子秦王礼部的人,他不准备去,一会再看。

    御前侍卫恭送走太傅大人,相视一眼,就听到殿里有声音,晋王殿下还有大臣走了出来,他们退回低头。

    *

    熙和帝回了御书房,一坐下,等着宫人还有御前侍卫退下,他拿起御案上放好的一本本奏折,挑中一本,打开看。

    总管公公站在旁边。

    御案上的都是需要陛下处理的,是总管公公带人捧过来的,由内阁看过送来。

    总管公公不说话,看着陛下的陛下手上的奏折,熙和帝看完了一本,放下没有再看。

    宫人沏好了茶送进来。

    跪在地上,行了一礼,不敢乱看,恭敬小心。

    熙和帝盯着,总管公公得到陛下示意,上前两步,到了宫人的面前,伸出手接过了茶水,没有让宫人留下,让宫人下去,他亲自来。

    宫人退下,望了总管公公陛下一眼,退到外面,一会不见人了。

    总管公公倒好了茶水,转身。

    “礼部尚书来了就让他进来,还有太子秦王。”

    熙和帝下了早朝,回来的途中,吩咐了人去,礼部尚书他要见,再问一下,太子秦王他也要召见。

    他看着总管公公过来,威严开口。

    “是陛下,陛下用茶水。”

    总管公公捧着茶,恭敬的应了,送到陛下面前。

    熙和帝接过来,拿在手中,喝着,还是盯着总管公公,还是他提醒,让他早点派人叫太子秦王,免得他们出了宫,总管公公不说话。

    熙和帝喝了几口,不再喝,沉吟着交给总管公公,总管公公俯身接过陛下手中的茶杯,放到一边。

    “陛下是批阅奏折还是?”总管公公笑着望向陛下,熙和帝挥手,不准备批,等会再说吧。

    总管公公明白了,后退一步,没有说话,想要出去看下秦王殿下太子殿下来了没有。

    熙和帝手挥了,就没有再做什么,就在总管公公往后退时,御书房外面,御前侍卫小太监出现,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陛下,礼部尚书大人来了。”

    总管公公一听,转身盯着。

    “让他进来。”

    熙和帝直接吩咐,总管公公回过头,看着殿下,到了殿下身边,熙和帝不再开口,御前书门口的侍卫还有小太监应了声是,退下去。

    熙和帝站起来,总管公公还是看着陛下。

    下一刻御前侍卫还有小太监又出现,礼部尚书走进来,磕头行礼:“陛下找臣来?”

    “秦王大婚的事。”

    熙和帝凝着他问,语气格外的威严,沉冷:“朕希望到时候不要有什么任何的纰漏,你们可知道?这是秦王大婚,迎娶薜氏,之后秦王就要开府,朕不希望比太子差多少,你的奏折朕会好好看,有什么会找你改,你。”

    他改了态度。

    和早朝上变得不同。

    总管公公也看向礼部尚书,陛下不想秦王殿下在大婚上差太子殿下的,可本身身份就不一样。

    陛下啊。

    他知道陛下为何和早朝时不同,再是心中有什么,他也闭着跟。

    “是,陛下,臣会照办。”礼部尚书发现陛下话中的不同,再结合之前的,行礼。

    “去吧。”

    熙和帝又说了几句,交待了,让他去,秦王的大婚对他来说不同。

    总管公公送礼部尚书大人。

    礼部尚书跟着总管公公出去,走时望了下陛下,陛下在想着什么。

    总管公公也看到了。

    熙和帝眉头微拧。

    总管公公又回来,熙和帝看向他。

    “陛下,太子殿下秦王殿下来了。”总管公公行礼,一送走礼部尚书,就看到太子殿下秦王殿下,当然进来通报。

    熙和帝又一挥手:“还说什么。”

    “是,陛下。”

    本书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