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五章 头有点晕
    “一会再尝。”萧菁菁看着雲表妹眼中的兴致勃勃,端起酒杯往雲表妹面前:“表妹要不要试一下?”

    “表姐真是,表姐不喜欢吗,好啊好啊。”吴雲说着说着马上点头,眼巴巴盯着,闻着高兴的。

    “雲丫头你抢你表姐的酒做什么。”张氏开了口,吴雲一听,不乐意,撒着娇的对着娘:“娘。”

    “你娘说得对。”吴老夫人还是说,宁氏还有吴雯吴莲宁疏影不说话,吴雲看来看去。

    “没事外祖母,二舅母。”萧菁菁摇头,赵嬷嬷三人能说什么。

    “娘,表姐都没有说什么。”吴雲开心了,表姐可是说了,没事,让她喝呢,她看向表姐手上的酒杯,等待着。

    萧菁青把手边的酒杯递给雲表妹,吴雲兴奋的接过来,从表姐的手上接过,低头看了看,仔细的打量着酒色,又小心放到鼻端闻了闻,怕动作太大弄洒了,小心的凑近,她不由自主闭上眼晴,闻到米酒的清香,好香,真想尝一下,一想到她就急了,想看下和她的菊花酒有什么不同,是不是味道不同,哪一样更好喝,她睁开眼晴。

    小小的酒杯里面,米酒和颜色和菊花酿不一样,清亮透明,她一眼就喜欢。

    “雲表妹不喝吗。”

    萧菁菁看着,看雲表妹的样子,就知道多喜欢,再加上记忆中的,雲表妹不会只闻。

    “要。”吴雲笑着侧过头来用力点头:“当然要喝,怎么会不喝呢,这么香,表姐真好,爱吃你了,给我喝,嘿嘿,马上就喝。”

    “雲表妹对酒很有兴趣。”萧菁菁不再说话,旁边的人都看着,吴老夫人叹气:“怎么不敢兴趣,就是一个酒鬼,女酒鬼,看传出去,让人知道——幸得只在府里,管得严,没有人知道。”

    没有替雲丫头掩饰,直接说了出来,揭了雲丫头的底。

    “祖母。”吴雲正晃着酒杯,一下子停下,不高兴了,盯着祖母,再看其他人,都在看她:“祖母你为什么要揭我的底,我哪里有,就是有点好美酒,可惜不能各种酒尝下,身为女子,啊。”

    “那还说什么,我没说错吧。”吴老夫人毫不在意,吴雲眼见没有人替自己说话,自己好像真的被揭了老底:“不和祖母说了。”祖母太坏了。

    吴老夫人不看,宁氏也不看,张氏宁疏影盯着。

    吴雯吴莲知道二妹妹的酒量,喜酒的,吴雲才不要和祖母生气,她要尝表姐的酒,轻轻晃了晃手上的酒杯,低头,放到嘴边,赵嬷嬷三人也叹气。

    “我喝了表姐,其实菊花酒不辣的,只是好久没喝,米酒应该是甜的。”她还没有喝,向着表姐笑着说了一句,笑得很灿烂,笑过后,知道都还是看着她,她嘿嘿又是一笑,轻抿了一口,米酒的香侵入她的鼻端,喝到口中,细细的品,她昂起头来,闭着眼,细细的品味,感觉,闻起来香,喝起来不如菊花酒。

    好酒。

    “表姐,不错,很好喝,好甜,甜涩甜涩的,和菊花酒的花香还有菊花香味不同,好酒。”吴雲感叹的举着酒杯,睁眼笑道。

    “雲表妹觉得如何,甜的吗。”萧菁菁微微昂头,她也知道米酒多半是甜的。

    “好得很,让人喝了又想喝。”吴雲说,萧菁菁没有再问,吴雲又想喝,她低头,又抿了一小口,一边闻一边喝。

    萧菁菁注视,不止她,都注视着。

    “表姐好极了。”吴雲抿完这一小口。

    “好极了还不把酒还给你表姐,难道还要一直占着,那是你表姐的。”吴老夫人看不过去了。

    萧菁菁想说话。

    “菁丫头不用为她说,她自己知道,我不想再说。”吴老夫人直视雲丫头,米酒当然是甜的,菊花酒又不同。

    “好吧,好吧,祖母,我不喝表姐的了,就是尝个味道,尝到了,就还给表姐,我有自己的酒。”吴雲也不再喝,放下鼻端的酒杯,还给了表姐:“表姐还给你。”

    萧菁菁接回来。

    “表姐快喝吧。”吴雲立刻说。

    “你以为谁都像你。”吴老夫人又看不过去,说了句,都是一样的心思,点头,吴雲笑着回应。

    “比起菊花酒?”萧菁菁问了雲表妹,雲表妹两种酒都喝过,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这也是在场的人想知道的。

    “各有千秋,表姐,你要是想知道可以尝一下,两种酒都尝下,我这杯给表姐,不对,表姐不能喝菊花酒,不过于我来说,更喜欢菊花酒一点,不喜欢太甜的,表姐。”吴雲想了一下回答,端起她自己那杯酒,闻着,递到表姐面前,让表姐闻,随即想到什么,灿烂的道。

    “哦。”萧菁菁也好奇了。

    赵嬷嬷三人看出来,很怕郡主一好奇,像表姑娘一样,喝了又喝的,郡主可不行。

    不过想到郡主的分寸,郡主想来不会,表姑娘是表姑娘,郡主不是表姑娘,不可能像表姑娘一样,郡主还怀着小公子。

    “菁丫头你别听她的,别好奇,她就是一个女酒鬼。”吴老夫人也不想菁丫头好奇起来,像雲丫头一样,张氏也附和。

    宁氏依然不语,宁疏影也好奇起手上的米酒味道来,她很少喝米酒,闻着好像是甜的。

    “外祖母,我只是问一下表妹。”萧菁菁说,赵嬷嬷闻言心头放松。

    “祖母你不用急,居然又揭我的底,哼,你也不用提醒表姐,我又不会逼表姐,表姐知道的,我。”吴雲张嘴,对上大姐姐三妹妹:“大姐姐三妹妹看我做什么。”

    吴雯吴莲:“没有。”

    吴雲自顾自端起手上的酒,闻着,嗅着,那样子很是沉迷,边嗅边喝,喝着又向着端着酒杯的表姐:“表姐我们来一起喝。”

    萧菁菁也举起来,不待她说,赵嬷嬷发了话:“表姑娘,郡主可不是你,你喝吧,郡主主——”

    “我又没说什么你们真是。”吴雲又哼一声:“表姐你说。”

    “我抿一下,你喝。”萧菁菁道。

    “表姐真扫兴。”吴雲失望的道,还是和表姐碰了一下,萧菁菁抿了一点,是很香,甜涩的,米酒并不太辣,赵嬷嬷三人仔细注视着郡主。

    萧菁菁摇头说没事,赵嬷嬷三人不再看,吴雲觉得太夸张了:“你们的样子,表姐又没事表姐可好?”吴雲喝了一大口酒。

    萧菁菁颔首。

    “表姐更喜欢米酒。”吴雲还是第一次和表姐喝酒,以前表姐可不愿理她们,更别说喝酒,等表姐变了她们也没有机会一起喝酒。

    她和表姐示意,还要说,发觉赵嬷嬷三人看着她,一抬头,果然,她没有再说。

    表姐有身子,不能像她一样,她嘿嘿一笑转向另一边,她不劝表姐喝了就是:“好了,我不劝表姐了,大姐姐,三妹妹。”

    举起手边的酒杯。

    “怎么样,来不来,我们干一杯。”她笑嘻嘻的。

    吴老夫人什么也不想,突然想着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就容许她们一下。

    “二妹妹。”吴雯开口,她们同样好奇,想尝一下酒味,吴莲也端起酒杯,也想到这是第一次喝酒,吴雲马上举起酒杯一碰,喝了一口,吴雯也小抿了起来,吴莲也是,好辣,她们喝的同时想,吴雲又来,然后哈哈一笑,看到了大姐姐三妹妹的样子,萧菁菁轻抿着米酒,她和表嫂是一样的,宁疏影发现表妹看向她,她一笑,示意。

    吴雲一直敬着大姐姐三妹妹,吴莲吴雯不好不喝,宁氏眉头一拧,张氏打断宁氏的目光,睥向礼哥儿媳妇,对着娘。

    “大嫂你我,还有礼哥儿媳妇,一起敬娘吧。”

    宁氏只得举起酒杯点了头。

    宁疏影回神也是。

    “敬什么。”

    吴老夫人说是这样说,还是应了,宁氏眉头没有展开过,张氏笑着,端着酒杯和宁疏影一起敬向婆婆。

    敬过后,都喝了起来,带着笑意,丫鬟婆子看着,周嬷嬷在老夫人的身边。

    喝起酒来,吴老夫人只抿一小口,年纪大了,她不敢一口喝太多,一点一点,就算是菊花酒还有米酒也有量,以前年轻的时候倒是常喝,特别是花朝节还有宴会和席宴上,有时候姐妹几个聚一聚,开诗会花会什么的,高兴了会喝点,慢慢姐妹中有人去了,就不再喝了。

    一晃好久没有喝过酒,现在喝着,还是那个味,不由想到过去的一点事来,周嬷嬷感觉到什么。

    “老夫人。”她小声的,吴老夫人看向她,还有丫鬟婆子:“我没事,就是感叹,多久没喝了,想着过去,姐妹中好几个都不在,要不在京城外。”

    周嬷嬷听着。

    发现大夫人二夫人大少夫人看过来,只有几位姑娘还有郡主在说话,没有看过来。

    吴老夫人也觉出自己说多了,又抿了一口,不再喝,只拿着酒杯,曾经她的酒量是最大的,只比纪老太婆差,哪天找个时间找纪老太婆子几个来,一起喝一喝酒,现在。

    就算了,别到时候发了酒疯就不好了,她是长辈,年纪最长的,还要看着她们,她不能跟着她们一起胡闹,宁氏张氏还有礼哥儿媳妇也年纪不少,不能喝太多。

    雲丫头几人可以多喝点。

    “老夫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又听到周嬷嬷的声音,望了过去,手上还是拿着酒杯。

    “老夫人火锅子里的水开了,可以——”可以什么,吴老夫人没有听清,周嬷嬷说着。

    也有丫鬟婆子看过来。

    吴老夫人见宁氏几个在说话,问了她们一声,要不要吃火锅子,烤的肉都吃完了,烤肉配着酒吃得快,有丫鬟婆子烤着,因为喝酒,也没有时间亲自烤了,烤肉吃得够多了。

    宁氏张氏几人听了,说了好,吴老夫人盯着周嬷嬷。

    “我要吃火锅子。”吴雲在说。

    萧菁菁让赵嬷嬷拦着她,吴雯吴莲脸上多了嫣红。

    萧菁菁还好。

    赵嬷嬷三人拦着表姑娘。

    宁氏张氏宁疏影还有吴老夫人看过来,吴雲还笑,吴老夫人挥手,周嬷嬷带人弄火锅子。

    吴老夫人叫了人去看下雲丫头是不是醉了。

    “我没有,祖母。”吴雲没有醉,她笑着:“只是头晕。”

    所有人看向她。

    待到婆子扶着二姑娘,摸过,又看过几位姑娘:“都没有醉,老夫人人。”

    吴老夫人才放心,不让她们再喝,助下兴就行,不必大醉,火锅子里下了菜和肉,没有多久都好了。

    冒出热气,还有香味。

    丫鬟婆子配好碟子,这些是叶家丫头提过一点的,配好,她们也该用火锅子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