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七章 需要时间
    宫人点好了灯,回过身来。

    三公主殿下之前还不是这样,宫人对视一眼,不知道是哪一句话让三公主殿下这样。

    “三公主殿下,三公主殿下,你没有听到奴婢的话?”为首的宫人站在三公主的面前,两个宫人扶了三公主坐下,三公主没有动,她们从三公方身边走过来,看着三公主。

    三公主要是一直这样?她们担心。

    “三公主殿下?”

    三公主还是那个样子,为首的宫人回头,示意另两个宫人带人去收掇,她看着三公主殿下,两个宫人去了。

    时辰不早了,她们是奉了上面的命令带着人来服侍三公主沐浴更衣,今天是除夕,她们要服侍三公主沐浴更衣,三公主身上很脏,她们用了不少时辰,才服侍三公主殿下收掇干净。

    三公主殿下平时身边一开始没有服侍的人,只有送膳的宫人,三公主生气的时候弄伤过几次,没有人敢再来,后来派了一个小宫人过来服侍三公主,小宫人胆小谨微,受了几次伤,也忍着,三公主渐渐变得不一样,和以前比起来变了很多,小宫人活了下来。

    三公主有人侍侯,人也不再像以前一样疯了般,只是不可能出去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

    小宫人今天也放了假,由她们来服侍三公主。

    虽然三公主失了宠也成了这样,宫里没有人提,好像没有三公主一样,可三公主还是公主,三公主要让她们死,打死她们,她们除了逃,还是要死。

    不知道三公主怎么想通的,变了不少,除夕宫宴皇上又想到三公主。

    上次是中来宫宴,皇上说不定已经不生三公主的气,年后三公主就能出去了。

    不过这些不是她们该想的。

    她们接到的命令宫宴那边会有赐下的菜送过来,因此她们才来,三公主殿下还没有用。

    应该差不多了。

    “三公主殿下,皇上记着三公主殿下,一会会有菜赐下来,奴婢服侍三公主殿下沐浴更衣完,等到赐下的菜到了,奴婢服侍三公主用。”宫人又道。

    “除夕。”三公主回过神来,一下子有了精神。

    “对,三公主殿下。”宫人看着三公主的样子,不再呆呆愣愣松了口气。

    三公主有了反应,三公主只要不像刚才一样就好——

    “父皇。”

    三公主看向宫人,今天就是除夕?这么快就到了吗,过了年她就可以出去了,被放出去,父皇不会再把她关在这里了。

    “除夕,除夕。”她并没有发疯,被关了这么久,她已经习惯了,适应了这里的一切,呆愣的。

    “本公主可以出去,可以离开了,可以?”三公主紧跟着问,想要抓着宫人。

    “三公主,这些不是奴婢知道的,你问奴婢,奴婢也不知道,三公主殿下应该知道,奴婢们服侍你换了一身干净的,还是过来坐下,等宫宴那边赐下的菜送过来。”宫人听到三公主的话,摇头后道,想要扶三公主坐下。

    三公主换上一身新的宫装,发黄的秀发被梳了起来,很干净:“本公主不坐,你说有赐下的菜?”她不动还是看着她。

    “是的,三公主殿下,奴婢接到上面的命令,来服侍三公主殿下,三公主殿下只要等着就是了,多的三公主再问奴婢也是一样。”宫人见三公主不动,也不知道太多,没有办法向三公主说。

    “你们不知道。”三公主看着她,还是不动,看了一眼殿外,她好久没有这么干净舒服,她身边只有一个小宫人,她想怎么欺负就欺负,但她不想再像之前一样赶跑了,加上知道自己的处境她冷静下来。

    没有再有再为难那个小宫人,没有小宫人谁给她送饭菜,服侍她,但她不可能每天沐浴更衣。

    她身上一直都是脏兮兮的,怎么可能干净舒服,现在才是真的舒服,她低头看了眼摸了摸,外面的侍卫不理她,她不知道自己怎么适应下来的,她是公主,父皇最宠的公主。

    天气一冷她更不可能经常沐浴更衣,殿里只有一只碳盆,是冷下来后,小宫人去求来的,一开始没有,冷的时候她都是让那个小宫人给她取暖或者裹着厚厚的被子,被子也是人送来的,她知道有人想要她死,就在她受不了的时候,小宫人不知道去哪求了一个碳盆来。

    她冷就把手放到碳盆上,才没有冷死在这里,碳盆里面的碳不是她曾经用过的上好的银丝碳,是最下等的碳,只有宫人会用,可是现在她只能用这样的碳,一燃起来就会冒烟,很呛人,她很不习惯,可是冷起来就顾不上了。

    以前她看不上这样的碳,连碳盆也是旧的坏的,现在要靠它活下去,她发誓会报复想要她死的人。

    如今殿里多了两只碳盆,殿里温暖如春,再没有冷意,又干净,她身上也舒服,带着香味,里面的碳都是银丝碳,她往日用的那只被人端下去了。

    父皇只是想起她,她的生活就变了。

    她不想再过之前的日子。

    今天是除夕明天呢,她不想再在这里了。

    “公主殿下不坐吗还是三公主不习惯奴婢,奴婢去叫三公主身边平时服侍的?”宫人又问。

    “本公主。”三公主想说什么,她只想知道父皇还说了什么,没有心思管身边的小宫人去了哪里。

    “三公主殿下。”宫人这时道还没有说完。

    有宫人进来。

    刚才要说完的宫人问起来,知道收掇好了,宫人让她们下去,不一会,又有宫人进来,宫宴那边有赐下的菜送过来给三公主殿下,她点头。

    进来的宫人下去。

    三公主想抓住宫人,太长时间被关在这里不能见光,脸色惨白没有血色,身上的宫装空荡荡的尖锐而瘦削,面部扭曲了一下:“是父皇让人来了是吗,父皇——”她激动的。

    宫人走不掉了,跪在地上抬了抬头。

    “本公主还没有问完,不许下去,等本公主问完,本公主有话要问。”

    三公主盯着地上的宫人,惨白如鬼一样,不敢答话。

    一直站着的宫人拉了三公主殿下一下,她看在眼里,知道三公主忍不住:“三公主殿下。”三公主又激动起来了,这样的三公主很可怕。

    三公主还是往地上的宫人冲去,想抓着她,问她,跪在地上的宫人后退了两步。

    “三公主殿下还是冷静点,听奴婢的先问清楚吧。”

    抓着三公主的宫人抓紧手,沉着声音。

    “本公主要见父皇,父皇,我要出去。”三公主回过头来,抓紧宫人的手,跪在地上的宫人不知道说什么。

    “公主殿下,皇上。”拉住三公主的宫人有礼的向三公主殿下行了一礼,手上有些痛,三公主不是很虚弱吗,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三公主殿下不是听到了吗。”

    “父皇赐菜给我,父皇为什么没有叫人本公主一起去。”

    三公主控制不住,大喊一声,跪在地上的宫人吓了一跳,望着三公主殿下的样子,三公主殿下太可怕了,她想到听说的,服侍三公主殿下的都被三公主欺负得很惨,她很怕,低头再退。

    要是三公主手边有东西,一定砸到她身上了,她更怕了,三公主是想出去,去参加宫宴吗,她们知道大公主二公主还有主子们都参加了,宜妃娘娘是得了风寒才没有。

    只有三公主——

    抓住三公主的宫人被三公主拉着,三公主真的很有力气:“公主殿下,陛下有陛下的考量!”她安慰着。

    “本公主不想听。”三公主猛的道。

    跪在地上的宫人还有抓着三公主的宫人都说不出话。

    殿外就是侍卫。

    还有别的宫人。

    “父皇还没有原谅我吗,父皇都派人来服侍我,还赐下菜来,为什么父皇不让我去,我也想去。”

    三公主挣扎着,忽然叫喊了起来,抓着三公主的宫人还有跪在地上的宫人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三公主如此。

    三公主殿下想出去很正常,可是不可能,陛下还没有松口,只是赐菜,让人来服侍三公主。

    还需要时间。

    抓着三公主的宫人怕自己抓不住三公主,三公主出了事,一直抓着,三公主想到中秋宫宴还有之前的:“父皇为什么只派人来,不让我出去,父皇不知道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吗。”

    “公主殿下,陛下日理万机,恐怕不知道,就是知道。”抓着三公主的宫人开了口。

    她听到三公主的恨。

    跪在地上的宫人也听到,抬起头来。

    外面不知道听到没有。

    “父皇为什么这么狠心。”

    三公主声音低下来,宫人可不敢插话,陛下狠心,不是她们能说的,陛下的狠心也是对三公主。

    抓着三公主的宫人说起了皇上可能需要时间,三公主彻底安静下来,看向她:“你说父皇需要时间,会放我出去了。”

    “三公主殿下觉得呢。”宫人反问,三公主说不出话,她相信父皇会放她出去,跪在地上的宫人慢慢退出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