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八章 感同身受
    梅园,秦王陪着锦绣,他的到来让所有人高兴,整个梅园都知道了,殿下来了,又来了,殿下年前就不再踏足。乐-文-

    还以为殿下不会来了,殿下大婚后也有一阵不来,后来突然来了,这次更久,还以为——

    殿下和王妃娘娘恩爱无比,她们可不敢在王妃娘娘面前说什么,只是觉得她们都是一样的,再是得宠有身子又如何,又一次幸灾乐祸同时感同身受。

    也不再嫉妒那个锦绣。

    殿下说不来还不是不来了,有了王妃娘娘,殿下的心也不在这里了,不想殿下突然来了,来看那个锦绣。

    那个锦绣还真是让她们又羡慕又嫉妒,为什么殿下不是来看她们?殿下居然还没有忘了那个锦绣吗。

    好想去看看殿下,她们关注着。

    在她们想来,一定是那个锦绣有身子,殿下才会来,要是没有身子,殿下怎么可能来,肯定早就忘了,殿下现在心中只有王妃娘娘,那个锦绣也和她们一样了。

    还是那个锦绣的命好,比她们好,得了殿下的眼,得宠过一阵,有了身子,还让她们嫉妒了很久,纵使失了宠,殿下心中有王妃娘娘,不再那么得它,令她们快意不少,可也有身子,这就比她们强,她们再是幸灾乐祸也比不上,要不是这样,也没有这一天。

    等到生下儿子,更是连后半生的依靠也有了,不像她们什么也没有,无宠无子。

    她们希望也得宠,可王妃娘娘在,殿下哪还看得到她们。

    她们很无力。

    就因为有身子,连王妃娘娘也关心她,她们好想看到殿下,却不敢上门,只敢远过看着。

    要是那个锦绣小产了,不知道殿下会不会再来。

    她们在心里想着,可又不了下手,要是敢早就下手了。

    这边,秦王问过丫鬟婆子,转回目光,落在锦绣的身上,缓下声音:“本王早就想来看你,王妃说你很好,有什么事,就找王妃,也可以直接找本王。”

    丫鬟婆子见状,后退一步,退到一边,听到殿下的话心头一顿。

    殿下很信重王妃娘娘,这也并不奇怪。

    “殿下,妾很好,没有事。”锦绣仰着头,脸红红的,没有在意殿下话中对王妃娘娘的看重,王妃娘娘很好,她看了眼身边的婆子丫鬟,对着殿下道。

    丫鬟婆子放下心,也有一些提着,殿下没有去王妃娘娘那里,来了这里,她们依然不知道是王妃娘娘和殿下说了什么还是殿下自己要来,王妃娘娘说过几次会和殿下说,一直没动静,她们还以为王妃娘娘是说一说。

    不是没有嘀咕,只是主子不听,还有王妃娘不是她们能说的,索性不提,换成原来她们会以为殿下是自己想来的,现在不定。

    殿下太看重王妃娘娘了,不过殿下能来关心就不错了,再怎么殿下心里还是有姨娘那一份。

    “本王。”秦王又看了看她,像是要看到她的心里,锦绣不知道殿下要说什么,也望着殿下。

    丫鬟婆子心中提了提,殿下这是要走了,她们看向姨娘。

    婆子很想说话。

    主子哪里好了,主子孕吐得越发的厉害,不管吃什么都吐,闻不得一点味道,从早到晚,只要有一点味道主子就不舒服,整天不好受,吐得不行,什么也吃不进去,瘦了,脸色也不好,要不是喝水还不会吐,主子——

    只是主子不让人提,不让人说,她们这些服侍的人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很是为主子担心。

    只能看着主子吐着吐着的。

    怕主子这样下去受不了,该找太医看看,开点方子还是什么,主子好像是从王妃娘娘入府开始孕吐的,不知道是不是王妃娘娘的入府让主子难受。

    主子面上没表现出来,心里就不清楚了,应该是这样,可王妃娘娘入府是更改不了的。

    只能适应,主子自己想通,虽说有了身子孕吐大多是这样,有厉害有不厉害,但也有不孕吐的,主子偏就吐得厉害。

    为什么就不是不孕吐,为主子心疼。

    她们想告诉殿下,可是主子不许她们说,也不让她们告诉任何人。

    本来想悄悄告诉殿下,派人个找殿下,主子像是知道她们的想法,告诉她们要是告诉殿下,她就什么也不用了,她们只能看着主子难受。

    尽量让主子多用点,希望殿下自己发现,派人来,或者来看主子,可惜,殿下没有来,她们都不得不放弃了。

    主子说殿下和王妃娘娘刚新婚,不想打扰殿下,怕殿下担心,她们都明白,可是在她们看来,殿下和王妃娘娘的大婚都过去了一阵了,哪里打扰殿下,不告诉殿下才是让殿下担心。

    要是有个什么,该怎么办?

    主子说告诉殿下也没有用,在她们看来哪里没用,殿下知道也好心疼主子,找太医来府里,主子太为殿下着想。

    也是太在意王妃娘娘了,王妃娘娘一来,主子就退后后面,也不管别的,就算殿下和王妃娘娘琴瑟相和,主子也有身子。

    她们也明白主子是不想王妃娘娘不高兴,可是主子也该想下自己。

    王妃娘娘不高兴,这有什么,最主要还是殿下,纵是王妃娘娘身份高,同样比不上殿下,主子身体最重要,她们没有办法和主子说。

    王妃娘娘就是知道也会大度,主子现在只能喝水和吃一些水果,水果这个天很少,哪里还有多少,都是赏下来,单独放着,主子吃不下的时候吃,没有几个了,告诉殿下。

    殿下也好找些水果什么的,都不说,殿下要是没发现怎么办,以后?不知道殿下发现了主子的脸色没有。

    主子看着圆润了,脸色并不好,夜里睡觉也常常翻来覆去的,婆子这些想的很想说出来。

    主子还是看着殿下,殿下也看着主子,她急了。

    “本王。”

    秦王这时站了起来。

    锦绣跟着站起来:“殿下要回去了吗?”望着殿下。

    婆子和丫鬟见到,殿下这么明显了,肯定是离开了,主子什么也不说,殿下也没有发觉主子不好。

    “本王会再来看你,本王还有事。”秦王道,锦绣温顺的点头。

    殿下哪里有事,过年过节的,殿下哪里有什么事,还不是陪着王妃娘娘,她们都知道,不得不说王妃娘娘真的厉害,殿下和王妃娘娘很是恩爱。

    哪怕是王妃娘娘,殿下要尊重,可。

    王妃娘娘是好,主子也不差,和殿下还有感情在,还是让王妃娘娘夺走了殿下。

    是说殿下喜新厌旧呢还是本该如此,殿下和王妃娘娘恩爱可不能说喜新厌旧。

    要是姨娘们倒是可以说,说喜新厌旧,自己主子身份不够,够不上王妃娘娘。

    丫鬟婆子发现殿下和主子之间明显生疏了很多,不再如之前那么亲密,一开始她们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现在看来是事实。

    殿下和主子真的生疏了,以前殿下和主子可不会这样,不会如此的生疏还有疏远,不管是说话还有行为,殿下对主子很不同,主子也格外顺从。

    让她们这些看到的人一眼看见就觉得殿下宠着主子,在意主子,主子在殿下的心里。

    殿下会天天来看主子,不来也会安排人来,有好的用的都会让人送一份来给主子,主子也会等着殿下。

    如今主子不再等着殿下,好像明白了自己该如何。

    殿下也不再天天来,派人来,有好的是先给王妃娘娘,对这是应该的,可殿下只陪着王妃娘娘,把对主子的温柔给了王妃娘娘,就像当初对主子。

    让她们这些人都能看出来,何况主子了。

    主子也许要的就是这样,必竟殿下和王妃娘娘才是夫妻。

    主子也适应了被殿下抛到了一边,抛到脑后,她们这些人能说什么,也可能是太久没见,主子还是那么顺从殿下,可终究有些什么变了。

    看着就能看出来,殿下对主子也整个变了。

    要是以前,殿下来了,主子迎出去,殿下都会扶起主子,扶着主子的手一起坐下,拉着主子的手把玩,还有看着主子的眼神也温柔,陪主子说话,主子有什么也会告诉殿下。

    中间没有任何的人,没有任何阻碍,主子就像王妃娘娘一样,殿下也只在主子这里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恩爱夫妻。

    那种剪不断的恩爱一去不复返。

    她一辈子没有成过亲,也说不好那种缺掉的感觉是什么,她能找到的形容就是都变了。

    殿下变了心,主子收起了心,也可能装作不在乎,心里流着泪。

    殿下大婚前还说一辈子主子是最重的,心里只会有主子一个,最在意的是主子,男人的话呀。

    连主子人不好都看不出来,说明不在意主子。

    哪怕是殿下,那个时候她就知道,主子还说相信殿下,看看,也是在情理之中,这就是相信。

    她是不信殿下是装着和王妃娘娘好,心里只有主子的,当然不是没以可能。

    神情的变化掩饰不住,主子变成最可怜的,没有得到就没有失去,得有多痛,主子还这么识趣,顺从。

    唯一就是默默伤怀,改变,她平时都不敢在主子面前提殿下,怕惹得主子撕开伤口。

    晚难受,都是装作不知道。

    有几天她是希望殿下来又不希望殿下来的,来了好,不来也好。

    “殿下。”

    锦绣行了一礼,要恭送殿下:“妾恭送殿下。”

    秦王终于伸出手抓住了她。

    丫鬟婆子紧紧盯着,殿下和主子——

    “不用行礼了,以前本王就说过忘了?”秦王开了口,让她起来,凝着她,看到她心里,锦绣眼晴微红,笑着抬头。

    此时才有一点以前的感觉。

    秦王放开了手,丫鬟婆子收入眼底,主子还在笑。

    “殿下。”

    婆子知道再不说,没机会了,她突然走出来,跪在地上,行了一礼。

    丫鬟还有另外的婆子见到也跪下来。

    锦绣不知道嬷嬷怎么了,她一个人站着,右左看看。

    秦王:“怎么了。”他盯着婆子还有丫鬟,目光掠过锦绣。

    锦绣心里一紧。

    “殿下,主子最近孕吐得很厉害。”婆子抬头对上主子的目光,还是说了出来,其余的丫鬟婆子也抬头。

    看着殿下和主子,低头磕了一个头。

    锦绣手放在肚子上,看向嬷嬷,嬷嬷怎么说了,她又看向殿下,她不想让殿下知道。

    秦王盯向锦绣:“是真的?”

    “妾没有。”锦绣白了一下脸。

    婆子还有丫鬟:“殿下,主子不想让殿下担心,可是主子很不好,老奴不得不禀给殿下。”接着把主子如何孕吐的说了。

    ------题外话------

    停电了,我用笔记本码的,然后用手机热点更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