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二章 几天时间
    想说什么,没有说出来,因为陛下的神色。

    熙和帝神色不变。

    总管公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陛下也许和他一样发现了。

    “想说什么就说,这个样子干什么?”熙和帝怎么可能不知道总管太监想说什么,怎么可能没有发现琰哥儿的变化,只是面上没有表现出来罢了,问的时候他就想过琰哥儿可能怀疑,但他不觉得有什么,他是皇帝,问几句有什么,并没有打算做什么,琰哥儿的怀疑他并不在意,也不会去多想,琰哥儿是他儿子,过一阵就没有什么了,皇帝是万人之上,他沉着脸,威严的看向总管太监问起来。

    “陛,下。”

    对上陛下的目光,总管公公一下子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头,他在陛下的眼中看到了——也许是眼花。

    “怎么不说了?刚才明明是想说的,朕不会看错的。”熙和帝平静的,淡淡的问,却带着一如既往的威严还有从容,压迫着,让人不得不开口。

    熙和帝的情绪是克制压抑的,大马金刀的坐着。

    “陛下。”

    总管公公发现陛下的情绪不再像刚才一样吓人,他慢慢抬起了头来,望着陛下,恭敬的叫了一声。

    秦王殿下要是想到了陛下和顾姨娘见过,顾姨娘不知道会如何,陛下不可能想不到的。

    “嗯。”

    熙和帝盯着他,不置可否,看不出有什么,平常的样子,他什么想不到?不过是不理有另外的打算。

    “陛下刚才向秦王殿下问起顾姨娘,秦王殿下虽然一开始没有多想,但秦王殿下走的时候好像起了怀疑,陛下!”

    总管公公不知道说什么,还是开了口,小心的看着陛下的表情,没有再提顾姨娘,再猜陛下心思。

    “哦?是吗?”回答总管公公的是熙和帝挑了一下眉头,不以为意,不以为然,然后淡淡的应了一声,问了是吗。

    总管公公:“……陛下这样好吗,秦王殿下要是怀疑多想。”话中的意思很清楚也很明白。

    “那又如何,琰哥儿知道就知道,有什么?”熙和帝继续道,面无表情,一幅有什么大不了的样子。

    总管公公愣了一下,低头,以防陛下看到他的表情。

    “陛下,秦王殿下这样走,老奴只是怕殿下想太多不好。”他主要是想向陛下提一下。

    让陛下有个数,其实陛下是谁,有什么可太担心的,他不再多想。

    熙和帝见状:“琰哥儿的事不用多说,也不用担心,朕心中都有数。”

    “是,陛下,陛下为何问顾姨娘。”

    果然陛下就是陛下,听到陛下的话,总管公公不再想了,心头一松:“老奴逾越了,多想了。”

    “你是有点逾越了,朕问不问关你什么事。”熙和帝开口,总管公公更是跪在地上磕着头,不敢再抬头了。

    “哼。”熙和帝忽然哼了一声。

    总管公公才放松下来。

    “朕要去走一走,起来吧,朕知道你也是为了朕。”熙和帝这时说,盯紧他,总管公公脸色变了下,再度低头。

    直到听到陛下的脚步声,陛下往外面走,他才快点起来,平复情绪,跟上陛下,还想问一下陛下为什么要问顾姨娘的事,难道陛下又有了心思?

    看着陛下的背影,陛下要去哪里走啊?

    后宫的主子们会不会得到消息出来。

    听到御前侍卫行礼的声音,还有四周远处,他忙:“陛下。”

    熙和帝说走就走,没有什么想法,头也不回。

    到了御花园里面,熙和帝慢慢的,一点点放慢脚步,总管公公追上陛下:“陛下。”

    熙和帝听到他的声音,回了一下头。

    *

    秦王出了宫,看到等在外面的人,侍卫行礼,秦王看了一眼,上了马车,公公还有侍卫行了一礼,望着殿下,关上马车的车门。

    秦王坐在马车里,脸色冷漠,不知道在想什么,公公感觉到殿下不高兴,看了一眼身边的侍卫,他相信侍卫肯定也感觉到了。

    不知道是什么事?却又不敢问。

    “回府。”

    就在这时,殿下的声音传出来,公公不再想,看向一边的侍卫,不悦的:“殿下说要回府,还不快点,想让殿下等,让殿下生气吗。”

    马车动了起来,公公也不再说什么了,侍卫跟在马车旁边,等回到府里,看着殿下下来。

    公公上前,侍卫也是:“殿下。”

    “去书房说。”秦王看了他们一眼,什么也没有说,公公和侍卫连忙应了是,回到书房里面,坐下来,回身看向他们。

    公公还有侍卫跟着,向着殿下行了一礼,抬头,望着殿下。

    秦王盯着他们。

    “殿下不高兴?”公公恭敬的问起来,小心翼翼的,凝着殿下的表情,侍卫不敢说话,站在一边。

    秦王没有说话。

    “殿下是不是有事?殿下一出宫门就不高兴,是不是陛下——”公公再次望着殿下问起来,正说到陛下,他只能想到陛下和殿下说了什么。

    “本王没有想到父皇会问起——”秦王开了口,问起什么没有说,殿下到底要说?公公一愣,看了一边的侍卫一眼,再看殿下。

    侍卫也望着殿下。

    秦王忽然站了起来,几步走上前:“父皇和顾瑶是不是有什么!”他走了两步,又回来,盯向公公,脸色极为难看,这让公公不得不多想,想到一边去,就是侍卫也是一样。

    “不然父皇怎么会问起顾瑶。”秦王还在想着父皇的态度:“顾瑶是本王的女人,虽然不守妇道,水性扬花但是被父皇问起,一开始本王还没有多想,但本王不得不多想,父皇和顾瑶是不是见过面,有什么。”

    越想越气,脸色越来越不好,秦王冷下脸,停下来,没有再走,俯视他们。

    “陛下。”你在说什么?

    公公彻底愣了,他真的没有听错?皇上?顾姨娘,他愣愣的想着顾姨娘和皇上难道?怀疑自己真的听到了吗。

    不然怎么解释,顾姨娘和陛下,这是他想都没有想过的。

    侍卫何尝不是一样。

    看殿下的样子还有表情,好像是真的,这到底怎么了,细思极恐!

    公公一想到这就跪下,侍卫也是,再不敢站着,也不敢再想下去了,越想越是恐极,顾姨娘和陛下。

    他们根本无法想像,殿下这样说就是有可能是真的,要是真的,他们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顾姨娘和陛下王爷又是如何得知?之前从来没有听殿下提过,想来殿下以前并不知道,是这次才知道的,殿下见了陛下,那是陛下提的还是王爷自己发现?

    他们不用想就知道是这次见面,不久前殿下见陛下得知的。

    要是王爷自己发现还好,打听清楚就是,殿下处理了就是,要是陛下提的,告诉殿下,陛下想做什么?

    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想像一下,突然发现无法想像殿下和陛下是怎么说的。

    就像一道雷,忽然劈下来,他们先前谁也没有想到顾姨娘会和陛下有关系,不止是他们,相信谁都想不到。

    顾姨娘怎么能和皇上扯上关系,摇头的同时又想到。

    这样的事殿下竟然就这样说出来,也不怕他们听到,不对,殿下不是不怕,是想让他们查。

    而且他们的命只是殿下一句话,殿下会不会杀人灭口?

    他们惶恐起来,现在殿下肯定不会做什么,以后呢。

    秦王冷下脸:“马上给本王派人查一下,仔仔细细的查,本王要知道顾瑶是不是和父皇见过面,父皇为什么会问顾瑶,父皇到底和顾瑶——”

    后面的他实在说不出来,阴沉着一张脸,带着冰冷和怒火,全都落在公公和侍卫身上。

    又来回走了几步,回过身来,盯向他们。

    脸色黑了起来。

    公公和侍卫心中惶恐不安害怕殿下会灭口,听到殿下的吩咐,他们猛的抬头,望着殿下,感觉到殿下的气息还有冰冷,殿下要让他们去查,他们张着嘴,下一刻恭敬的磕起头来,怕殿下一个生气,他们命没有了,殿下的情绪很不稳,现在殿下还要用他们,让他们去查,他们的命暂时保住了。

    也许以后殿下不会再娶他们的命。

    要是查出来了,殿下要娶他们的命,也是那个时候,他们还可以活一阵子。

    脑中一闪而过的念头压了下去,他们行礼,领命。

    “是,殿下,老奴一定会查,查得仔仔细细的,清清楚楚。”

    他们一起。

    秦王:“本王等着你们查出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本王想的,要是不是。”

    本王就不计较,要是真和本王想的一样——顾瑶!

    敢勾引父皇,别想活了,他想着父皇的态度,脸色又一冷。

    到底有多少人知道,父皇和顾瑶那个女人是不是瞒了所有人?要是这样,他只能再想别的办法来弄清楚。

    水性扬花的女人早该死了。

    公公和侍卫不敢再说话。

    他们也在心里想着。

    “本王只给你们几天时间,本王要知道一切,明白吗?”秦王脸色更阴沉,冷若冰霜,居高临下。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