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三章 春闱放榜
    还是没有人开口,片刻才继续。︾︾︾小︾说

    玩了两次,有了数,找出了趣,觉得不错,萧菁菁觉得很有趣,也看出七巧冬菱和她一样,其余的人也想玩,她看向叶蓁,麻将虽然不像叶蓁说的那么有趣十足,也不错。

    对于玩久了叶子牌的来说,有另外的体验,她还是喜欢的。

    七巧冬菱觉得好好玩,一边看的人也看出了趣味。

    叶蓁一直观察着,嘿嘿嘿的笑,手推着牌面:“怎么样,好玩吧,好玩的话就推广吧——”

    “嗯。”萧菁菁点了一下头知道推广是什么意思。

    七巧冬菱也颔首,她们玩上瘾,手痒痒的,还想搓下去,她们对视一眼,还想玩,以后可怎么办。

    其余的人都是一样的表情。、

    “还想玩是不是,上瘾了!”叶蓁打量她们。

    叶蓁得意到张狂:“我早就知道,我就知道,我的麻将,会。”会什么还没有说完。

    “还可以。”

    萧菁菁开口,想打击一下叶蓁的得意,必竟这样的玩意,并不是太上得了台面的,怕叶蓁太过在意。

    七巧冬菱赵嬷嬷同意,其余的人也差不多。

    叶蓁本来还得意洋洋的一下子没有了,可怜兮兮的拉着菁姐姐:“菁姐姐不好玩吗,你为什么泼我冷水。”

    “我只是实话说出来。”萧菁菁看向她。

    “菁姐姐,你不上瘾,我好不容易玩几把解了馋,你不知道我多想大干三天三夜。”叶蓁说。

    萧菁菁觉得坐了会有点不舒服,站起来,她坐的放了很厚的软垫,不然更不舒服:“必竟是玩的东西,还是可能的。”

    又不像之前弄出来的,所谓玩物丧志,有时候并不好,只是再深的她不好说。

    叶蓁见菁姐姐站起来,她也站起来,七巧冬菱赶紧过来扶郡主,赵嬷嬷也是。

    其余的人站着。

    萧菁菁由着她们扶着。

    “菁姐姐你说要是弄很多张这种麻将,开个麻将馆是不是生意好,还有送人,是不是印象会加深,还有,让大家都有混时间的。”

    叶蓁走过去,比划着手,说着她的想法,她还不信麻将不好,她可是畅想了很久的。

    “混时间的很多。”萧菁菁还是打击着。

    众人听着,不知道如何说,真的不好吗,她们喜欢,现在就喜欢。

    叶蓁:“菁姐姐,我送了那么多人没有人说一般的,只有你一个人这样说,菁姐姐,你说啊。”

    “你送了多少人。”

    萧菁菁闻声,问起来,她想知道一下。

    叶蓁也不多说:“就是——还有吴老夫人,纪老夫人。”语气不满的,她说了出来,萧菁菁听了,婆婆还有外祖母都有,还有二嫂以及。

    在场的也听到了,都有,看来以后真的人人都会爱,她们可以玩,只是郡主也没有说错。

    “识字的是少数。”萧菁菁还是说了出来,众人一听,就是。

    叶蓁知道:“我也是才想到。”显然不。

    萧菁菁不再说,想着婆婆还有外祖母那边。

    “还来不来啊。”叶蓁忽然又道,指着麻将,坐了下来,她还没有完全过瘾,这时有人过来了。

    萧菁菁没有回答看出去。

    其余的也是。

    “老夫人来问四夫人知道不知道麻将是什么,还有——”来的婆子说着,一下看到怀郡王世子妃。

    萧菁菁明白了,叶蓁何尝不明白,在场的都听出来。

    “麻将吗?”叶蓁有了精神,笑起来:“我去教。”

    *

    叶蓁教了纪老夫人,纪老夫人看着老四媳妇还有叶蓁,再看面前的麻将,她也明白了。

    叶蓁手把手教了玩法,还让老四媳妇她张嬷嬷一起玩了,她不是笨人,哪里不会。

    虽然需要识字,张嬷嬷还是会的,只是慢。

    其余的都旁观。

    她看着手边的牌,叶蓁这又想出来的东西,让她摇头,虽然好玩,可就只是好玩。

    可以代替叶子牌是真的。

    叶蓁笑着,不停的问如何,得到不错,就高兴。

    萧菁菁不说话,张嬷嬷看着摇头,纪老夫人看到了老四媳妇的样子,点头,老四媳妇倒是冷静。

    再看别的人,七巧冬菱,老四媳妇身边的人都快钻到麻将里了,听说之前老四媳妇几个一起玩过。

    她本来不想老四媳妇玩的,必竟有身子,坐久了不好,老四媳妇说陪她,可以活动脑子,好吧。

    “以后有空就一起玩。”叶蓁笑眯着眼。

    纪老夫人答应了,偶尔空闲的时候玩呀不错,像她们这样的老太婆最好,年轻可不能一直荒废,问了下,知道有多少人有了,叶丫头很是得意,老四媳妇最稳重,丫鬟婆子简直不能看。

    不想老二媳妇老大媳妇来了,居然也来问来了。

    也是,叶丫头都送了。

    现在叶丫头在,可以直接问,也许是知道叶丫头来了,在她这里,才一起来,来问一下。

    老三媳妇不在京城,不然肯定也一起的,叶丫头说好像给老三媳妇也送去了。

    这么远的,送什么,只是叶丫头一片心意,她不管了。

    看到摆好的麻将和麻将桌,柳氏两人一下子看呆了,问起来,这不是麻将吗,看到叶蓁在,更是上前。

    玩了几把,她们懂了,真是不错。

    叶蓁很有自信心。

    萧菁菁什么也没有说。

    *

    麻将在几家传开,不少人派人上门问叶蓁,叶蓁知无不言,教会了,各家玩起来。

    但只是私底下。

    知道的人并不多,也没有传进宫里,知道是叶蓁做出来的,摇头叹息,这脑袋就是不一样。

    让她们想,怎么也想不出这样的玩法,很新鲜,很刺激。

    叶蓁每天约人一起搓麻将,搓麻将一词也冒了出来,开始有人上瘾。

    宫里。

    熙和帝和太后商议好,写下的旨意,问了母后的意思,母后的意思是现在就下,他觉得再次往后挪一下,春闱后再赐婚,那个时候一起赐婚。

    春闱。

    科举时的会试,春季在京城举行,故称也称春试。

    春季的正月到三月。

    会试分为九天,农历二月九日、十二日、十五日,三场,每场三天。

    在会试前,各地的举子全部到了京城。

    在会试前几天,各地到来的举子开始为春闱准备,准确的说一直在为春闱准备,这九天他们将被关起来。

    搜身检查,然后每天三场,一共九天,直到考完为止。

    凡是要应考的都参加了。

    九天下来,不少人都瘦了一圈,也有的晕倒在考场上,更有甚者病倒,每年的科举尤其是会试还有乡试,完全是考的身体还有学问。

    身体要是撑不住,病了,根本就考不了,一般的秀才举人一心只读圣贤书,身体很差,很少动。

    一参加科考便撑不下去,总是倒在半途,所以说,这一条路并不好走。

    九天后,封卷,等待春闱放榜,考上贡士的大喜,没有考上的大悲,前面的试卷抄好了会送到御前,待皇上看,直到榜单排出来。

    再来就是殿试。

    因为府里没有人应考,所以纪府是很平静的,吴府倒是紧张。

    今天是榜单出来的日子。

    各府都派了人去看榜。

    京城在春闱过后也热闹起来。

    萧菁菁等着人回来禀给她,四爷最近很忙。

    叶蓁是知道科考春闱的,来玩麻将陪萧菁菁混时间的同时也说着。

    麻将连四爷都说不错。

    萧菁菁听着叶蓁说。

    “听说有榜下捉婿,真想去看下,不知道会有哪家的人,谁是状元还有探花。”叶蓁本来想去的,景非翎不许,她只好来找菁姐姐玩麻将了。

    萧菁菁摇头,她不知道。

    *

    吴雲知道了自己定亲的事,已经小定了,她想知道是谁。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