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六章 失了魂魄
    宁氏心中当然高兴,看向二弟妹。

    “大嫂太客气了。”张氏说。

    “我没有,本来就是同喜,礼哥儿仪哥儿都中了不是同喜是什么。”宁氏道。

    “哪里同喜了,大嫂才是真的大喜,我只能算小喜,可比不上大嫂。”张氏笑吟吟的,她的仪哥儿小得多,她其实更希望他不中,来年再考,说不得像大嫂一样,她真的是为大嫂高兴。

    大嫂别看那样,心中指不定多开心,大嫂不过是稳着,还有婆婆,中了头名,这可不是简单的,就算是出在她们这样的世传的书香门第也不容易呀,任谁都会高兴,只要殿试时不出意外,不是状元就是探花。

    “我这是耳背吗,听到大喜小喜,有什么说道?”吴老夫人本来在嘱咐婆子一听到,看过来。

    婆子也是。

    周嬷嬷也高兴。

    宁氏点头,吴老夫人看过她们还有身边的丫鬟婆子。

    “娘,我不是觉得仪哥儿差得远吗,礼哥儿可是头名,就谦虚了一下。”张氏看过去。

    “你啊你,谦虚倒是会,仪哥儿也不差多少就是年纪小点,要是来年说不得就和礼哥儿一样。”吴老夫人无奈,不理她了,不过还是呵呵笑,她是真的高兴,看了宁氏一下:“老大媳妇是该高兴,两个孩子给府里挣脸了。”

    “对。”张氏用力点头。

    宁氏:“是。”还是稳着。

    “看看你大嫂再看你。”吴老夫人这时对着张氏,宁氏确实很稳得住,丫鬟婆子顺着老夫人的话。

    周嬷嬷也是。

    “娘,我知道自己比不上大嫂,要是换成我不知道多高兴,且娘不是才说我谦虚?现在又这样说我。”张氏委屈的。

    “懒得和你说,你就贫吧。”张氏和柳氏很像,吴老夫人摇头又吩咐婆子,抓着周嬷嬷的手。

    “大嫂。”张氏叫了声,回头看大嫂还有大嫂身边的人。

    “二弟妹太谦虚了。”宁氏再高兴也知道这个时候该稳住,殿试没有结束,就不能太张扬,张氏看了看大嫂,听着婆婆的安排,她也知道要低调。

    她也望着二嫂身边的。

    两人彼此心知肚明。

    “我知道了,我们一起偷偷高兴就行了。”张氏心中欢喜,宁氏颔首,张氏觉得大嫂太会装。

    吴老夫人让婆子下去,转过头睥了睥,让周嬷嬷扶她坐下,激动过去,该坐下了,她坐下后,婆子退下去了。

    “来人。”

    周嬷嬷正要问老夫人。

    “娘要做什么?”张氏听了马上问,婆子下去了,宁氏也看向婆婆,她们也走回来。

    “站着做什么。”吴老夫人看向她们。

    “媳妇坐下。”张氏说着坐下,宁氏也是,丫鬟婆子站着,等着。

    周嬷嬷看着老夫人。

    吴老夫人收回视线,拍了一下她的手:“还能有什么,前面报喜的不知道接待得如何,让人看下,我都想亲自去看下,要不是怕对方诚惶诚恐,至于还有,就是派人去报喜啊,礼哥儿仪哥儿得中,不是大喜的事吗,也该报一声,还有老大老二仪哥儿礼哥儿在外面,知道得更早,等回来,也要热闹一番,特别是礼哥儿仪哥儿,也会有人上门道喜的,高兴归高兴,不过还是不要太张扬,殿试在即,虽然会试过了,结果在这,差不到哪去,礼哥儿仪哥儿不会让我们失望,但殿试才是最后的关键,没多少天了,等殿试一过,才好,才是海阔天空的。”

    “谨遵娘的训斥。”张氏笑嘻嘻的。

    宁氏低头颔首。

    丫鬟婆子也低头,老夫人说得对。

    周嬷嬷对上老夫人的目光,吴老夫人松开她的手:“你去吧,等人进来,你照着我说的安排。”

    刚刚她也吩咐了婆子去厨房,府里的人都要警告一番,她也和周嬷嬷说了,让她抽下。

    周嬷嬷点头。

    吴老夫人不再说,宁氏张氏:“娘,我们也帮忙。”

    “这是当然你们不帮忙还想闲得慌,还想做什么?”吴老夫人直接朝着她们,不满意也不高兴的。

    “娘不要生气,我们不是等着娘安排嘛。”张氏笑笑,宁氏不语,吴老夫人不想再看她们,

    她还要让人打听一下各府有哪些得中的,现在只知道府里仪哥儿礼哥儿得中了,别的呢,她想知道清楚。

    让人过来,她要仔细听听。

    “老夫人。”

    有人进来,吴老夫人安排了,让人下去,一个婆子从外面冲进来跪在地上,磕头,抬头大声的:“老夫人,大老爷二老爷大公子二公子回府了,还有——”

    “还不快!老大老二礼哥儿仪哥儿回来,打开大门,对了让人去告诉礼哥媳妇,礼哥媳妇还在里面没有出来,这样的大喜该让她也高兴,服侍礼哥儿。”吴老夫人站起来,宁氏张氏那边也得了消息,过来了,宁疏影带着人从里面出来,她听到外面的声音,出来正好听到祖母的话。

    “祖母。”她带着人上前,听到一半。

    “礼哥儿媳妇过来。”吴老夫人谁也不看,只让她上前,宁疏影上前,吴老夫人抓着她的手,告诉她礼哥儿中了头名,宁疏影呆了,跟出来的婆子也是。

    “礼哥儿中了,礼哥媳妇该高兴。”吴老夫人说,宁疏影看到婆婆。

    *

    不止是吴府,其他府里也是一样的,府里有人中的都高兴,没有中的只能等来年,看着人家高兴,京城各家参加春闱的都是文官,报喜的从放榜开始就四处报喜。

    虽然知道家里有人中了,但只有报喜的上门才能确定宴客。

    一个个问起头名还有前三名来。

    这可是上了头榜的。

    以后前途不会少,殿试也不会太差。

    不知道是哪个府的,还是江南来的文人士子,江南自古文风鼎盛,多才子佳人,每次春闱南边的举子中的最多。

    北方最少。

    今年不知道是谁。

    京城各大客栈酒楼更是早早坐满了人,各地来的举子等着报喜的人,病倒的也起来了,派了身边的人去看,报喜的来来去去。

    等到报喜的报完。

    之后还会有专门的人去往各地报喜。

    所谓金榜题名不外如是,当然还要殿试后。

    榜上的名字是定了的,中了的大笑大哭,没有中的有哭有笑,有的癫狂,更有上了年纪,头发花白的得知自己中了,哪怕中的只是同进士也疯了过去,更别说没有中的,直接倒在地上。

    每年都会这样,各地的举子很多熬得白了头都没有中,有的几次下来中不了,放弃再考,回到地方任个县令还是可以的,不过想要好的地方,就需要排队了,还要关系。

    恭喜的声音络绎不绝,今年的主考官就是他们的恩师,准备上门拜见恩师。

    要是能被恩师看中,拜入恩师名下,那以后在官场上也能走得更远。

    这些新出来的进士确认自己榜上有名后都开始联络感情,因为以后不管是留在京中,入翰林还是下放地方,他们都算是师兄师弟,同一年的,同年,在官场上可以相互扶持。

    没有中的除了发疯的,失落的看着一起赶考的中了,自己没有,很失落,有些离开,有些倒下,本来就病了还没有好,有些借酒浇愁。

    顾昭有些失魂落魄,他竟然没有中,没有中。

    “公子爷,公子爷。”

    他身边的小厮扶着公子爷,想要说什么。

    顾昭还是不说话。

    小厮觉得公子没中很正常,公子爷想要参加春闱可以却临到头才好好读书,之前都没有,本来准备是来年的。

    这样一来哪里能考好,没中就没中,来年再考就是,公子爷好像受不了。

    “公子爷,回府吧。”

    他小声的,打量四周,怕有人看到,认出公子爷,笑话公子爷。

    好在公子爷来时怕有人看到,要的是角落的位置。

    顾昭回神。

    点了一下头。

    周安赵昕也是在的,他们来看看今年的进士。

    *

    纪府。

    萧菁菁得知表哥中了,站起来。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