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二章 人不见了
    得知那两张中有一张是吴家大小子的,熙和帝很满意,又看了另外的,总管公公也发现了,知道陛下高兴。

    熙和帝觉得吴家没有让他失望,吴家这个小子的策论极为好,他记得吴家这小子会试上的策论也精彩得很,还有这两个。

    他挑中最好的两张,一边看一边问着监考官,监考官上前一步,看出陛下满意,知道这三张是谁的,总管公公在一旁伺候。

    熙和帝问完,拿着从中抽出最好的三张,问了另外的还有没有好的,得知没有,就指着这三张。

    知道这三张在会试里也是最好的,他点着吴家小子这张:“这三张,就点吴家这小子为探花吧。”

    总管公公看着,监考官忙应了是,盯着。

    “这张定为状元,这张榜眼!好了,吴家小子年纪,长得不错,探花更合适,本来以他的才华一个状元是跑不掉的,不过吴家小子出身在那里,探花也很大,就不点为状元惹人眼了,把状元给人,想来那小子也会明白!”熙和帝把另两张放到面前,再次看向吴家小子的试卷,别说写得真的好,又从之前看过的卷子里面,挑了一张还行的:“还有这张作为二甲传胪吧。”

    监考官一直看着,点头,总管公公记着。

    熙和帝点完了这十张卷子,定好了一甲三前名还有二甲的传胪,不准备再点,站起身来,接下来的二甲二甲上他们自己定。

    总管公公退开两步。

    “让他们进来,先不慌着定,看看他们的人,朕再说。”熙和帝忽然道,吩咐起监考官。

    总管公公还以为陛下已经定下,今年省下第二关口试呢,监考官等的就是陛下这句话。

    殿试的意思就是亲阅。

    “是,下官马上去。”

    熙和帝挥了一下手:“不知道吴家这小子还会不会给朕惊喜,让朕觉得不给个状元是委屈了他。”总管公公举着试卷。

    监考官应了是,下去了。

    熙和帝坐了下来,总管公公:“陛下。”熙和帝挥了一下手,监考官到了外面,召了他们挑出来的前十,带着他们见陛下。

    每次殿试都会如此。

    “……吴礼,吴仪……”

    听到监考官叫了自己的名字,一个个出列,没有叫到的都很是羡慕看着出列的十人,只有被叫到才有机会面圣。

    有机会直入翰林院,不少新进贡士露出后悔还有失落的神色,有些人为了早点交卷,都没有好好想好,还有的失悔得不行,觉得要是再给自己时间一定能补皇上看中。

    吴礼在前面就出列,吴仪也有名在上。

    感觉到落在身上的目光,一一低头,跟随着监考官。

    前十的贡士跟着监考官入殿见了陛下,跪在地上,监考官也是,熙和帝站起走到他们面前,叫了起,总管公公站在一旁。

    殿试一是笔试,二是口才,要是说话结结巴巴,连话也说不清楚——那么也不适合做官。

    监考官站起来。

    熙和帝阻止了监考官的神色,跪在地上的贡士看到明黄色,不敢再看,慢慢起身,熙和帝直接宣布了要考的。

    总管公公走近几步。

    “朕看了各位的策论,很不错,朕要各位说一说现在朝廷弊端,你们觉得该怎么做,你开始。”熙和帝对着他们,手一指,指向吴家小子。

    监考官听了看向陛下。

    吴礼等人听了,抬头,吴礼发现陛下指着自己,踏前一步,行了一礼,很是规矩。

    熙和帝走回位置坐下,总管公公守着。

    “朕听着,开始吧。”熙和帝说,没有人说话,吴礼恭敬的:“草民认为陛下该肃清朝堂,处置——”

    吴礼把心中的话说了出来。

    下面的人也有插话,熙和帝听着,总管公公看向陛下,监考官知道就是让自己来回答也不一定能答出更好的。

    半天过后。

    监考官觉得答得很好,总管公公也是一样的想法,在场的都看着吴礼,吴礼微低头。

    熙和帝觉得吴家小子又让他惊艳了一下,他点了点考卷,扫过吴家二小子,直接宣布了前三名,和之前不一样,榜眼和状元调整了一下。

    所有人行礼。

    其余的没有变,都知道吴礼是探花。

    状元榜眼一定,前三名没有出乎意外,只有二甲方的传胪令人意外

    熙和帝走了,监考官上前拿过试卷,总管公公给了他,跟着陛下离开,监考官送走陛下。

    外面都知道今次的前三,余下的要等明日张榜,一个个议论纷纷,不止是他们,传开后,宫里宫外都是议论纷纷。

    “探花,榜眼,状元,吴家还是一个探花,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

    “怎么不好?”

    “吴家好了,在圣上面前又露了脸,以后啊吴家也起来,就和纪家一样。”“还以为会点为状元。”“你也不看吴家那个多年轻,皇上也会看人。”“状元长得差,榜眼年纪大,可不就是探花显眼了?”

    “……”

    *

    吴家接到旨意高兴,各府有高兴有不高兴,反正殿试过去,待到第二天,张了榜,二甲三甲出来。

    接下来是打马游街,头戴金花乌纱帽,身穿大红袍,手捧钦点圣诏,脚跨金鞍红鬃马,前呼后拥,旗鼓开路,气派非凡。

    太液池设宴也就是琼林宴。

    琼林宴结束。

    熙和帝下了一道旨,赐婚卫烨,卫烨领了赐婚的圣旨,吴老夫人在礼哥儿仪哥儿参琼林宴后回来知道陛下给卫烨赐了婚,放下了心。

    琼林宴后,京城慢慢消停了下来,对于卫烨得了赐婚,各家都没有什么想法,长公主的长子,又是嫡子,皇上赐下婚能有什么呢,没有必要多说,各家的事多得很。

    吴雲无意中知道了卫烨被赐婚。

    她恨起卫烨。

    卫烨在纪府宴客的时候,想尽办法,进去见了吴雲,吴雲恨死卫烨

    吴老夫人在设宴后,决定和雲丫头说一下。

    最近京城各家看上的,都定了下来,她说要给莲丫头看个好的,还没定呢。

    看上的两个,一个中了二甲,让礼哥儿打听,问了问,说是不错,还有一个落第了,还有一个是才看中的,是三甲里面的,有点犹豫。

    莲丫头那里还没问过。

    看过雲丫头再让莲丫头来问下吧。

    礼哥儿是成了亲的不说,仪哥儿这一中,不少人家透了话风,想定下仪哥儿,先头就是,现下更是不少人上门,她和老二一家说了也问过仪哥儿。

    仪哥儿只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是让家里定。

    老二媳妇也说听她的,老二说会看下。

    娶妻娶贤,娶了一个好的,能好三代,不能大意,查清再说吧,最近事情是真的多。

    吴老夫人想完。

    “老夫人。”周嬷嬷叫了声。

    “现在事情结束,礼哥儿入了翰林,仪哥儿也好了,我去看下雲丫头。”

    那个卫烨都接受了赐婚,她不必再多想,对着周嬷嬷,吴老夫人开口。

    “老夫人,老奴陪你去吧。”

    周嬷嬷道。

    “好,你陪我去,去看雲丫头。”吴老夫人点头,站起来,周嬷嬷扶着老夫人,丫鬟婆子退下。

    吴老夫人带着周嬷嬷到了雲丫头的院子外面。

    她先让周嬷嬷进去。

    周嬷嬷叫了一声,上前,却没有听到声音,发现不对,走近几步,吴老夫人也发现了不对,就要叫人。

    周嬷嬷看到老夫人派来的人都倒在地上,一个个人事不知的样子。

    好像昏过去了,她马上弄醒了一个。

    只是拍了几下也没有弄醒,又换了一个。

    吴老夫人黑了脸。

    她等不及了,也上前叫了一声。

    有一个婆子睁开了眼,一下看到周嬷嬷和老夫人:“老夫人?”愣愣的,像是回不过神来。

    吴老夫人脸色更差。

    周嬷嬷意识到什么,看了眼里面。

    不会是二姑娘?

    “人呢,你们怎么回事?”吴老夫人问。

    “老夫人,二姑娘出事了。”婆子道,吴老夫人等不及,冲进去,周嬷嬷也是,没有找到二姑娘,二姑娘不见了、

    *

    秦王回过身:“这就是你们审问出来的?”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