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六章
    只有很少的大臣没有跟去,留在京中,操持政事,重要的政事由内阁批复,更重要的送至御前,由御前回复。``````

    各家家眷也都跟着去了,整个京城一下子空下来,少了很多人,不像往日那么喧闹。

    纪尧也留在京中,不过大多时间要留在宫里,在内阁处理政事。

    萧菁菁有身子不方便,加上四爷没有去,所以也没有去,外祖母因为雲表妹的事只有大舅舅去了,叶蓁还有几家去了,只有少数的人留在京中。

    萧菁菁带着赵嬷嬷还有七巧冬菱准备好东西送了四爷入宫,接下来几天,四爷很少回府。

    都是留宿宫中,在内阁理事,萧菁菁和赵嬷嬷七巧冬菱秋雨紫嫣说话,做一些小衣,等四爷回府,和四爷说一下宫中的事,这次春狩没想到太子也去了,大家都以为太子会留在京中。

    前世太子并没有去,她摇头,四爷说太子殿下的身子好了很多,找到名医,开的方很好。

    她不去想,紫嫣最近有了身子,刚有不久,还不到三月,需要小心。

    她本来不想让紫嫣服侍她,紫嫣却不愿,想陪着她,反正也没有什么事,她不做别的事,就专心服侍她,她交待赵嬷嬷多注意后也没有再说什么。

    现在就只有秋雨还没有身子了,秋雨和紫嫣嫁人不短,一直没有身子,她和赵嬷嬷还担心过。

    只是时间也不长,总会有的。

    现在紫嫣有了,就差秋雨了。

    她不想让秋雨太累,让秋雨早点有身子,没事时她会去宜园,和大嫂二嫂说话,看看锦姐儿。

    外祖母那里,四爷陪她去过一趟。

    安慰了外祖母。

    外祖母和大舅舅们还在找。

    一晃就过去了几日,围场竟然来人,要见四爷,她担心,四爷告诉她,围场那边有人狩猎的时候有人惊了马,也受了一点伤,发生了一点事,她知道里面不会这么简单。

    四爷被召见肯定与此有关,她更担心,四爷告诉她无妨,不会有事。

    只是舍不得她,要相信他。

    而且不止四爷被召见,还有几人,会和他一起去,京城无人,让她好好在府里,他会早点回京。

    她点头,知道四爷不可能不去,还有好几人和四爷一起,她回忆前生这次春狩并没有大事发生,和赵嬷嬷七巧冬菱一起收拾好四爷的行李,送了四爷离京。

    “等我回来,菁儿,很快。”四爷走时开口,对她笑着。

    “四爷给我写信。”她看着四爷。

    “好。”四爷颔首,她送四爷走后,天气更暖和了几分。

    每日过得很慢,婆婆大嫂还有二嫂怕她一个人,时不时会来找她,一起说话,有时也会找她去玩麻将还有纸牌,怕她坐久了不好受,派人找大夫入府。

    四爷已经写了一封信回来,写了一些围场的事,并没有什么发生,她也回了信,围场那边再没有消息传出来,春狩就要结束。

    昨天四爷又派了人一个人送了口信,一切安心,勿念,她也给四爷写了一封信,京城好像随着春狩来越安静,有事也是在围场,谁让围场的人多。

    不知道四爷何时回京,想来要不了几日了。

    三月是万物生发的季节,不管是冬眠的还是躲起来的在冰解冻,万物生发后都会跑出来,繁殖生长。

    春狩其实只是一个象征,就像二月二龙抬头还有圣上亲自春耕一样,只是做个样子,上次她就是在府里,等着四爷回来,春狩春耕都是从上古流传下来。

    主要还是冬狩还有秋狩。

    那个时候才是真的狩猎,秋天才是收获的季节,春天正是生育的季节,狩猎后还会放生。

    萧菁菁肚子真的很大了,已经六七个月了,花园里的花都是绿色。

    看着冒出来的绿叶还有花心情也会很好,天气温暖。

    萧菁菁极静思动,还没有出去,门帘晃动,有人进来。

    “郡主,在想四爷吗?”赵嬷嬷一进来,只看到七巧冬菱,没有看到其余的人,到了近前,看到郡主手边画了一点的画,目光落到郡主身上,想到进来时看到的,郡主像是在想谁,除了四爷还会有谁呢。

    七巧冬菱正在收拾着。

    萧菁菁对上赵嬷嬷:“嗯。”了一声,七巧冬菱一边收掇一边看向郡主和赵嬷嬷。

    “郡主没有几日了。”赵嬷嬷听了,说了一句。

    萧菁菁点头。

    七巧冬菱收拾好郡主的画,她们知道赵嬷嬷是指四爷。

    “郡主在画画,不画了?郡主注意点,肚子要是不舒服——”赵嬷嬷盯着郡主长大的肚子,四爷走后,郡主总是画画,郡主肚子大成这样,也不能做别的了,就是麻将纸牌只能玩一会。

    “嗯。”萧菁菁又应一声:“我想去走一下。”

    “郡主出去也好。”赵嬷嬷听了,让七巧冬菱上来扶着。

    郡主的画叫一个人进来收拾就是。

    萧菁菁没有反对。

    萧菁菁挺着肚子,赵嬷嬷看着郡主的样子,也在另一边扶着,到了外面,天气真的好。

    也真的温暖。

    一眼看到七巧冬菱两个也看着外面,郡主眯着眼。

    守在门口的人行着礼,郡主没有理会,七巧冬菱也是,她叫了一声起,回过头来凝着郡主的肚子。

    “郡主要去哪里?”问郡主,郡主不提要出来,她也要建议一下郡主,七巧冬菱闻言收回目光。

    萧菁菁想到前两天看到的一本农书,现在正是春暖花开,万物生发的时候,她也许可以试一下。

    无聊打发时间,她对着嬷嬷:“在花园里,弄出一小块地来,我想种点东西。”指着远处,手比了比,意思很清楚。

    七巧冬菱听了张了一下嘴,一开始还不明白,慢慢明白了过来,知道郡主的意思,郡主想做东西?

    守门的婆子丫鬟虽然低着头,也听到,她们一下子抬头看着夫人,只是不敢说话,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郡主想种什么,郡主怎么想着种东西?花园里都种了花,郡主想在哪一块?”赵嬷嬷则是一口气道,意外的问。

    萧菁菁看着她:“种点东西玩,还没有想好,就是是平常食用的果蔬,不行?我看了一本书上写了,反正没事。”最后淡淡反问。

    赵嬷嬷可不敢说不行,郡主想的当然可能,她一个老奴再怎么也反对不了,何况郡主不可能亲自种,就是看着,也好,她脑中不停想着。

    “当然可以,郡主,只是老奴有点担心,郡主想在哪里弄?老奴吩咐人去弄,弄好了叫郡主,郡主种的话种什么也要想好,还有郡主要让谁来种?”

    “先弄出来,我看一下。”萧菁菁道,说了什么。

    “好,郡主。”赵嬷嬷一说,看向一边的婆子丫鬟:“没有听到,还不快去。”然后和郡主商量。

    丫鬟婆子一听,看了一下夫人,有人去了,有人没有动。

    赵嬷嬷见状,收回视线:“郡主。”

    七巧冬菱听着看着,郡主真的要开一块地来种东西,还是果蔬,她们想到郡主看过的书。

    好像郡主真的看过农书,那。

    她们听着郡主还有赵嬷嬷的话,地方确定了,先开一小块出来,那里是花园一角,平时种着花,以后就变成种菜了,人也下去了,她们看到郡主往前走,看向赵嬷嬷,也跟着走。

    “郡主,你要去?”赵嬷嬷问。

    “去看着。”萧菁菁说,七巧冬菱明白过来,赵嬷嬷不觉得有什么好看,只是也没有劝说。

    到了地方,赵嬷嬷发了话,已经有人在开荒,把花拔了,还有草拔干净,开出一小块地来。

    一个个看到夫人过来,行礼问安,萧菁菁看了一下赵嬷嬷,七巧冬菱没有说话,赵嬷嬷叫了起。

    这些人起来。

    “不用再行礼了,夫人让你们做什么,继续。”赵嬷嬷又说了一声。

    园子里的人不少听说,都过来。

    赵嬷嬷扫了扫,没有理会,专心的对着郡主:“郡主先去一边坐下等吧,老奴让人快点,开出来就好了,老奴在这里守着。”指着一处,那里有坐的地方。

    七巧冬菱点头。

    萧菁菁知道自己来只是看看,不可能亲自去做,扶着肚子点头,赵嬷嬷又交待了七巧冬菱一句,让她们扶着郡主过去,眼看着郡主坐着,好了。

    她才回过头来,看着开荒的人,都是府里的侍卫,丫鬟婆子在一边。

    她盯着,让他们快点,哪里不对,马上提出来。

    丫鬟婆子看着赵嬷嬷,端了茶水过来,赵嬷嬷也让人去取了点心还有茶水给一边的郡主送去。

    她看过去,郡主在走廊边。

    见有丫鬟婆子去了,赵嬷嬷转开视线,就算有人听说过来,看到赵嬷嬷还有夫人,也不敢说什么。

    只是私下议论。

    赵嬷嬷也没有隐瞒,直接说了郡主所想,就是开出来种点东西,至于什么,还不清楚。

    没有人说什么。

    一个个观看着,也就说一说,猜一下,赵嬷嬷也慢慢向她们透露了郡主想种菜,免得这些人想到一边去。

    待到开出了一小块地了,她让侍卫下去,丫鬟婆子也不用留着,去见郡主,萧菁菁看到了。

    七巧冬菱也是。

    赵嬷嬷一过来,萧菁菁问了问,带着人过去,开出来的块旁边还有一个婆子两个丫鬟守着,行礼。

    萧菁菁没有理,她扶着肚子在地旁边看了看,走进去踩了下,地是按照马上要种菜的标准开的,侍卫们也不是很清楚,相互商量后弄的。

    赵嬷嬷在郡主旁:“郡主想来可以了,要是不行,就让人来再弄。”

    萧菁菁:“试下吧。”

    七巧冬菱不知道郡主怎么试,丫鬟婆子也是,萧菁菁吩咐起人来,把挖地的东西给她,她蹲了一下,不行,她原想挖下,再照着书上的洒种子种菜,谁知道自己不行,在七巧冬菱赵嬷嬷担心的开口想要接过来前,交给七巧,让她来。

    七巧冬菱松口气,冬菱去了,七巧挖起来。

    一边的丫鬟婆子也松口气。

    萧菁菁再让人去寻点种子过来,菜种子,等四爷回府,长出来,可以做菜肴,她想像着,笑了笑。

    赵嬷嬷听明白了,本来担心得不行,以为郡主要亲自来,好在郡主不用她操心,现在看郡主嘴边的笑,郡主在想什么呢。

    “郡主,你在想?”

    “等种出来,大家一起尝下。”萧菁菁心情好。

    “好,郡主,老奴等着。”赵嬷嬷也笑,大家都笑。

    萧菁菁更高兴。

    之后冬菱在种子拿来,七巧挖好,后又找了人挖,洒下种子,都是平常的一些蔬菜。

    萧菁菁扶着赵嬷嬷的手,笑着。

    真的是亲自动了手。

    *

    围场,熙和帝看着秦王,顾瑶就这样死了,他不是不怪秦王。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