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章 醒来之后
    再要叫,口中已经干涩得难受,就像是干涸了很久的河床,声音嘶哑的发不出声音。

    就在这时,脚步声响起,从外间传来,她抬头一看。

    “郡主,郡主你醒了?”七巧冬菱两人一下子从外间跑进来,手上拿着尿布,扑到产床前,拿着尿布的手撑着床榻,跪了下来,高兴的不行不停的说,一口气说了很多:“郡主你终于醒来了,奴婢一直担心,郡主睡了一天。”七巧说完,冬菱也点头:“天又黑了,郡主,郡主听到小公子的哭声没有,小公子很好,郡主放心,小公子饿了在吃奶,刚才尿了,正要为小公子换尿布。”

    “对,小公子很好带,郡主醒了奴婢去叫人。”

    七巧手上的尿布动了动,接着又道,丢给冬菱,冬菱接过。

    萧菁菁看着她们,听到她们的话,看向外间,她听到了哭声,顺着哭声看去,冬菱手上拿的尿是布。

    “大夫人,二夫人,老夫人四爷一直担心着郡主,郡主再不醒——”

    七巧见到郡主的动作,快速的,就要出去,和冬菱示意了一下。

    冬菱点头。

    七巧冲了出去,冬菱上前一步望着郡主见郡主好像看着她手上的尿布:“郡主,小公子尿了,奴婢两人正要服侍小公子换上,赵嬷嬷去宜园见老夫人了,老夫人派了人来问。”

    “水。”萧菁菁还是看着外间,她想见一下孩子,很多想问,可是嘶哑的声音说不出话,她用尽力气,一个字一个字艰难的吐了出来。

    “水吗,郡主,是奴婢不好,没有想到,郡主刚醒来肯定很渴,郡主之前生产的时候累到,奴婢马上去取来。”郡主睡了这么久,生产时又费了力气,她怎么忘了郡主醒来要喝水,郡主的唇一看就很干。

    冬菱拿着手上的尿布听到郡主的话,马上开口,飞快的去倒水,郡主口中一定很干,萧菁菁点了一下头。

    看到她手上的尿布想让她先出去把尿布给孩子垫上,她张了一下嘴:“你。”

    “郡主,叫住奴婢做什么?”冬菱快到门口听到郡主的声音,一下子回头,嘹亮的哭声停了下来,萧菁菁本来要和冬菱说的,现在不知道孩子怎么了,很着急,顾不上和冬菱说。

    冬菱看着郡主的样子,意识到什么。

    忽然门帘掀开,赵嬷嬷从外面进来了,冲过来到了产床前握住郡主的手,注视着郡主的样子,高兴又伤心,她是刚回来就碰到七巧,知道郡主醒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立刻来了,一会老夫人四爷知道肯定会来:“郡主啊,老奴的郡主啊,终于醒了,郡主生了后就昏睡过去,可把老奴吓死了,郡主再不醒,老奴便要找大夫来了,郡主啊。”真的是要哭了。

    “嬷,嬷。”萧菁菁艰涩的张着嘴,慢慢的道。

    赵嬷嬷一下子看出来什么,郡主的声音还真是嘶哑,都破了,不行,握紧郡主的手,要说话,猛的一转头,要交待什么,冬菱已经回过神,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说:“奴婢去取水来。”跑得很快,一下子不见了。

    “哼,这还差不多。”赵嬷嬷哼了一声,很不满冬菱的样子,现在才想到去取水,她来前在做什么,想着她回头。

    “郡主,一个个不知道怎么服侍的,郡主都醒了,到了现在还没有取水来,要是取来,郡主你也能润下唇。”赵嬷嬷抱怨着,郡主没有醒来前,虽然有人专门替郡主润唇,可是那也只是杯水车薪,不过就是给郡主打湿一下唇,不致于那么干,她记得是交给七巧那丫头的。

    也不知道她,赵嬷嬷扫了一边的水杯还有半湿着的巾帕,再哼了一声,郡主的嘴唇润了这么久竟然还是这样干,都起皮了。

    一定是那丫头没有服侍好,没有注意时间,不知道跑去哪里耽搁了,就不能让她放心。

    萧菁菁摇了一下头,她想说话。

    “郡主,你先不要说话了,看你的样子,有话先不要说,等冬菱取了水来,喝了水再说,润了唇还有喉咙再说迟,郡主想问的,想知道的,老奴大概知道,老奴告诉郡主。”

    赵嬷嬷阻止了郡主开口,那么难的生产,又睡了这么久,郡主还是休息着,听她来说。

    光看郡主起了皮的唇,就知道不好,她想了下,冬菱那个丫头还没有取水来,她拿起一边放着的巾帕,端起水杯,沾了一下里面的水。

    萧菁菁看着,心里很急,想伸出手抓住嬷嬷。

    赵嬷嬷沾了水,转过头来,看到郡主着急的表情,放到郡主的唇上面,润了一下唇:“郡主,这样是不是好一点不急。”

    “嬷,嬷,孩,子。”萧菁菁还是道,手抓到了赵嬷嬷。

    赵嬷嬷感觉到放下沾了水的巾帕还有杯子:“郡主,老奴这就说了,小公子很好,你放心,有老奴看着,小公子吃得好睡得着的,郡主你睡了一天小公子除了饿了闹一下,尿了闹下,很乖,现在在外面,有事先挑的奶嬷嬷还有丫鬟婆子,你放心,喂了奶换好尿布就会抱进来,放在郡主身边,郡主很快就能看到,郡主不知道小公子长得很像你和四爷,又圆又胖,大夫看过是个健壮的,大夫也给郡主你看过,只要月子做好,休养一阵就没事,老奴一开始还担心,怕郡主身体哪里损伤了,好在没有,郡主放心吧,四爷和老夫人大夫人都说小公子像你!”

    她把郡主生产后的事都说了出来。

    萧菁菁:“……”她听着。

    “郡主你生了小公子,老奴抱着小公子出去你是不知道老夫人多高兴,四爷更是一身汗,差点摔倒,亲自抱了小公子进来看郡主。”

    赵嬷嬷紧跟着又说笑了笑,望着郡主。

    萧菁菁想像了一下,能想像得到当时的情形。

    赵嬷嬷又添了几句,都是老夫人大夫人二夫人四爷在郡主睡过去进来看的情形。

    “小公子是真的很乖,长得像郡主你和四爷,郡主,马上就能看到,没有抱进来,是怕吵到你,郡主当时是看到小公子的样子的,郡主睡着的时候,小公子一直在旁边,一旦醒了就抱出去,大夫也说了不能让太多人进来吵到郡主。”赵嬷嬷接着。

    萧菁菁看向身边的位置,想要伸出手。

    她一点也不怕吵,不过既然大夫说不要吵到她,那。

    “郡主老夫人四爷大夫人二夫人都没走,一直等到天亮,四爷也不愿意离开这里,被老夫人说走的,老夫人时不时派人来,四爷也是,你也放心,都知道郡主生了小公子,老夫人让人去吴府还有安郡王府——”

    赵嬷嬷看在眼里,笑过,帮着郡主的手,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和郡主说。

    萧菁菁收回手,凝着赵嬷嬷脸上的笑。

    “郡主小公子有名字了,老夫人问四爷和你有没有取好名字,四爷说没有定,不知道哪个更好,老夫人让四爷取,说小公子都出生了怎么能没有名字,再怎么也要取个小名,四爷让老夫人取小名,四爷为小公子取了名字,老夫人也给小公子取了一个小名,郡主。”

    赵嬷嬷嬷高兴的道。

    “名字。”萧菁菁开口,四爷定下来了吗,这么快就取了?她想要知道,赵嬷嬷怎么会看不出来:“郡主,四爷为小公子取名叫禛,老夫人为小公子取的小名是平安,郡主要是觉得不好,可以和四爷老夫人说一下重新换一个。”她们都觉得好,取名的时候郡主累极昏睡过去,是四爷和老夫人取的,郡主要是不喜欢想要换一个,老夫人和四爷肯定不会说什么。

    萧菁菁想了想,纪禛,以至诚感动神灵而得福佑开口,平安也好,她相信婆婆还有四爷都是取的最好的字,就算让她取也不一定能挑出更好的字,她点了一下头,不准备再换,她喜欢禛字还有平安这个小名。

    无一不是蕴含着好的意思。

    “郡主觉得好?那就不用再换了,小公子就叫禛哥儿,还有平安。”赵嬷嬷笑起来。

    萧菁菁也在心里念着禛哥儿,平安。

    赵嬷嬷专门盯着人把产房收掇干净,和郡主生产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带着淡淡的馨香放了一些新鲜的花。

    萧菁菁早就发现了。

    “郡主。”

    门帘掀开,冬菱进来,手上端着水,是温热的热水身后进来后放到一边,放着干净的巾帕,就要上前,后面是紫嫣和秋雨,端着喝的水,她们看着郡主的样子。

    赵嬷嬷看过去看了她们一眼,让冬菱那丫头把水端过来,服侍郡主擦下脸还有手,又看向紫嫣秋雨两人,让她们把水端来,接过来,示意另一个扶起郡主,喂郡主喝下。

    她动作很小心,示意秋雨小心一点。

    秋雨扶起郡主,萧菁菁靠在她的身上。

    赵嬷嬷没有理会紫嫣,喂了郡主。

    萧菁菁喝了水,喝了大半杯水,口中不再发干,湿润了许多,也不再难受,还是靠着秋雨,靠了一会,她能说话了侧过头来:“嬷嬷。”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