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五章 为了什么
    七巧冬菱也担心。

    萧菁菁让她们扶她过去:“禛哥儿怎么了?”眼中担心。

    七巧冬菱扶着郡主,到了近前,也看着。

    “怎么了”萧菁菁再次问。

    “可能是热的郡主,老奴看过,之前才喂过奶,又尿过,不是尿,可能就是不舒服。”赵嬷嬷看了看,对郡主说,最近天热,总是这样,抱着哄了一会,哥儿才没有再大声哭闹,还是委屈的,郡主心疼,她何尝不心疼,哄好,摸了摸,真是一头汗,让人去端点温水来擦一擦身上。

    七巧马上去了。

    “再端点喝的水来。”赵嬷嬷叹息,这个月份生产还有做月子最受罪,她的郡主偏是这个月份,有什么办法。

    萧菁菁也是一身汗。

    冬菱赵嬷嬷哪里会不是一身汗。

    到了晚间,天总算凉了一点,不那么热,不是明晃晃的,就差太阳直接照下来,又闷又烈,赵嬷嬷不知道怎么的从外面进来,急冲冲的,到了产房前,小心的问了,知道哥儿在喝奶,郡主刚擦过身子,四爷还没回呢,她放下心,走进去。

    萧菁菁不知道赵嬷嬷又有什么事,她坐着,一身擦过,舒得了许多,禛哥儿喝了奶过一会也要擦下身子。

    七巧冬菱看过来。

    赵嬷嬷走过去,没有看七巧冬菱,到了郡主面前,告诉郡主:“郡主,老奴刚才得到的消息,贺侧妃发动了,郡主,可能今晚就要生,要不明早。”

    萧菁菁看向嬷嬷,贺侧妃要生了?七巧冬菱端着水正要退下去,听到赵嬷嬷的话,她们对视一眼。

    没有马上下去,赵嬷嬷没有管她们。

    “贺侧妃这一胎不知道好不好生。”会不会像郡主一样,或者难产,赵嬷嬷没有说出来。

    萧菁菁想了想,让赵嬷嬷派人去看看,再送点东西去。

    她不能亲自去。

    赵嬷嬷听了:“郡主放心贺侧妃那边也说了,知道郡主在做月子,不必过去。”

    “嗯。”萧菁菁颔首。

    “郡主,老奴会安排妥当,郡主好好休息。”赵嬷嬷开口,萧菁菁:“四爷还没有回来吧,礼备好了?”

    “好了,郡主,老奴做事,郡主放心,四爷还没有,太阳下去了,天凉下来,有风,可能又要下雨吧,这样热的天下雨是好事,能凉一下,就是一天也好。”赵嬷嬷充满怨念的。

    七巧冬菱点头,萧菁菁同样也想下一场雨,可这并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

    老天爷才能做决定是下雨还是不下雨。

    “看天色是要下场雨的。”赵嬷嬷想起自己进来时看过天色,七巧冬菱也想去看下,萧菁菁希望是如此。

    忽然奶嬷嬷抱着喂完奶拍了隔的哥儿进来,似乎又睡着了。

    进来后,奶嬷嬷看到赵嬷嬷,行了一礼,萧菁菁让她抱过来,奶嬷嬷抱着哥儿走近。

    “郡主,哥儿越长越好,白胖了许多,更好了,看着也好看,又像郡主多点了,眼晴像四爷,好像也重了不少。”

    赵嬷嬷看过去,伸出手让奶嬷嬷给她抱,萧菁菁没有说什么,奶嬷嬷见状把哥儿交给赵嬷嬷。

    赵嬷嬷抱了下,给了郡主。

    *

    顾府。

    瑶姐儿死了,死得丢脸,没有人愿意提一句,真是活该,竟死得如此不光彩,连查都查不清。

    之后是菁华郡主平安产子,生了一个健壮又可爱的哥儿,取名叫禛哥儿的事,谁不知道呢。

    洗三过后都知道了,或者说刚生下来不久。

    顾老夫人可是听了不少关于菁华郡主的话,虽然顾家的人没有去参加洗三,她还是听到,想到瑶姐儿,哼。

    瑶姐儿还想和人家作对,看看连累府里,人家还是越过越好,都生了儿子了,看纪家的样子,恨不能把萧菁菁捧起来,如今没有不赞一声好的,瑶姐儿死了,都死得不光彩。

    昭哥儿更是没有用,连一个进士都才不上,别说状元,探花,真是没用之极,她知道老大更气,听说老大教训了昭哥儿很久。

    老大媳妇病得晕过去,那又如何,谁让昭哥儿给她丢脸,到处都是看笑话的,当时她真怕太后看不上,嘉和郡主也不喜欢昭哥儿,取消赐婚,因为昭哥儿连个进士也落了第。

    府里现在就靠嘉和郡主嫁进来挣脸面了。

    要是真的取消赐婚,脸才是真的被往地上踩,好在没有,随着日子临近,嘉和郡主和昭哥儿婚期也近了。

    静安县主的大婚一过,马上就到了,虽然嘉和郡主不算什么,也是郡主,更是在太后娘娘身边养了那么久,和静安县主关系好,听说和宝珠郡主也要好,和不少人关系不错,出身也好,要不是昭哥儿还有这门好亲事,被圣上赐婚,嘉和郡主要嫁进来,她真的是不准备再容着昭哥儿。

    准备像对瑶姐儿一样,反正是兄弟,差不多,哼。

    过两日昭哥儿就要娶妻,娶嘉和郡主入门,一转眼就到了,这一阵府里忙着,她也看着,盯着,让人准备着。

    瑶姐儿死了,虽是顾府出去的,可是一个妾,早就是秦王的人,还死得那般不光彩,府里怎么会为她做什么。

    她不提,没有人敢提。

    昭哥儿是府里最大的,是她的大孙子,也是嫡长孙,可以说是最该重视的,不管怎么说都要重视,不可能不弄得体面一点,以前也确实如此。

    和瑶姐儿一起。

    谁知道兄妹俩都是一个性格,都给府里丢脸,都不安份,不听话,瑶姐儿是女儿家好处理,昭哥儿,罢了。

    因为昭哥儿身份,府里准备得很充分,不止是昭哥儿的身份,还有嘉和郡主的身份,不至于丢了脸面,再让人看笑话。

    也可以让人看出一些东西,不再像之前一样笑话,用别的目光来看府里的事,虽然嘉和郡主有郡主府,成了亲后多半住郡主府,昭哥儿可能也会跟着住过去,当然也可能就住在府里。

    所以这边还是准备。最好还是要让嘉和郡主偶尔过来住几日,以便于不让人看笑话。

    “还有没有没准备好了,还有一日了。”顾老夫人问人。

    “都准备好了。”下面的人恭敬回答。

    顾老夫人看了身边婆子一眼,婆子也点头。

    顾老夫人想着昭哥儿这场大婚,几房都帮着,府里可以说专门准备,别的都不管,先放下,弄得越是体面盛大越好。

    好了,现在准备妥当了,喜岾早就发了出去,回想了一下,没有需要注意的,对了,昭哥儿。

    昭哥儿这门亲事,别说纵是赐婚,几房也常会说下酸话,以府里的名声,不一定能找到比这更好的对象。

    不过想到瑶姐儿,又酸不起来。

    “昭哥儿呢。”她问起来。

    “大公子没有再喝酒,从上次大老爷教训大公子后,大公子就不再喝了,很认真的在读着书,大夫人病也稍好起来,只是。”婆子说,顾老夫人哼一声,只是瑶姐儿不光彩的死了,传来,昭哥儿又消沉了下去是不是,疯了一样闹,想去找秦王。

    想去查清楚。

    想抓出害死瑶姐儿的人,不然不甘心,也不看下他是谁,有什么资格。

    她挥了一下手,让人下去。

    顾昭坐书房里面,一个小厮站在一边,看公子爷不知道在想什么,手上的书好一会没有翻动过,像是在发呆,公子爷又在想?最近都废寝忘食的读书,本来想出去找人,弄清楚瑶姑娘的死,可是被关在府里,消沉了很久,说来公子爷就要成亲。

    难道是因为这。

    “公子爷!”

    小厮小心的道。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