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二章 亲密无间
    风吹进来,床帐也晃动。

    不知道多久,两人停了下来,贴在一起,亲了亲彼此,纪尧笑着温柔的叫了一声菁儿,萧菁菁也抬头。

    谁也没有动,就这样抱在一起,贴在一块,呼吸交缠,亲密无间、

    纪尧带着笑,摸了一下她身上,抱紧她,亲了一下。

    萧菁菁感觉着四爷的力道,也亲了四爷一下,靠在四爷身上,身上粘得不舒服,她想沐浴更衣,只是四爷不放开她。

    “累了没有?”纪尧俯视着她,萧菁菁点头。

    “那就起来吧。”纪尧又亲了她一下,虽然舍不得放开,还是分开起身,拿过巾帕擦了擦身上的汗,掀起床帐,叫了水。

    萧菁菁也起来,赵嬷嬷安排了人在外面等着四爷和郡主叫水,一听到四爷和郡主叫了水,马上让人送进去。

    等到丫鬟婆子下去,纪尧笑着,没有让人服侍,一把抱起菁儿,进了净房,放下菁儿,自己洗干净后亲自为菁儿洗干净。

    萧菁菁想自己洗,纪尧没有让,硬是帮她洗干净了:“让为夫来服侍夫人,可好?”

    萧菁菁没有说什么,被四爷抱起来,换上干净的寝衣,回到床榻上面。

    她躺在床榻上,还来不及转头,四爷就伸出手来抱住她,让她靠着他,她靠达去,问起明天满月的事。

    纪尧:“还不累?”他听她说完,看向她,一边抱着她,一边把手手放在那个地方,还有揉了一下,萧菁菁发现四爷很坏,脸色一变,身体一僵,望着四爷。

    还要说什么,推拒。

    “要是不累,再来,为夫还以为你累了,所以体贴你。”纪尧轻笑着,不等她说,带着暧昧温柔的亲着她。

    萧菁菁:“……四爷,睡吧,我困了。”她闭上眼,屏住呼吸,身体敏感,很想马上睡着,为什么要和四爷说话。

    “是吗。”纪尧却不听,就像没有听到一样,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亲着菁儿,萧菁菁脸臊红不已,慢慢软下来,没有再僵着身体。

    纪尧倒是没有再做什么,松开她,萧菁菁松了口气,就要睁开眼,纪尧抬头:“明天还要忙,为夫怕你累到,今晚就不再欺负你了,不过为夫会记着,等忙完了,为夫会找夫人讨回来。”他意味不明的。

    萧菁菁睁开眼。

    纪尧闭上眼拍了拍她:“睡吧,菁儿。”萧菁菁看了他几眼,才闭上眼,在四爷的怀里,慢慢睡过去。

    就算四爷说会讨回来,她还是想靠着四爷睡,肚子不再挺着,也不用怕会压到。

    *

    第二天,禛哥儿的满月宴,纪尧醒来后,他睁开眼晴,天还没有亮,不过也不早了,看到怀里的菁儿笑了笑,菁儿整个人都在他的怀里,不由揉了揉。

    入手绵滑白皙,让他眼晴变深,淡淡的奶香就在鼻端,他低头,亲了一下,可惜菁儿还在睡不能为所欲为。

    “菁儿。”摸了摸她的脸,菁儿的脸白皙滑腻,他笑着收回手来,想要起身。

    萧菁菁还在睡着,一无所觉,纪尧笑念了一声小猪,还是在床榻上面和菁儿腻了一会,没有叫人,把手从菁儿身下抽出来,起身,下了床榻,神色平静对着外面叫了人。

    有人进来。

    纪尧正被人服侍着穿衣,就听到菁儿的声音。

    “四爷。”萧菁菁隐隐听到动静,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四爷起来,有人在服侍着,她想要跟着起来,四爷要起来去哪里?伸出手想要抓住四爷。

    “四爷你要去?四爷要起来了吗,那我也起来。”她想到禛哥儿的满月,想要起来,早点准备,四爷不就起来了。

    禛哥儿被赵嬷嬷抱去了没有禛哥儿的哭闹声还有小身子上的奶香,她还有些不习惯。

    从禛哥儿出生就在她旁边睡,习惯了,突然之间不在身边还不习惯,要不是身边有四爷,她可能都睡不着,会一直想着禛哥儿。

    纪尧回握住她的手:“不必起来了,为夫有事,时间还早,你再睡一会,乖。”拍了一下她的脸。

    萧菁菁迷迷糊糊的看了一下侍侯的人,吩咐了一句什么,在四爷的手心摩挲了一下。

    纪尧没有再说话,也没有让人再服侍,由着菁儿在他手心摩挲,而且菁儿一直很老成,很少这样依靠着她,像一只小猫一样可爱的睡醒后迷迷糊糊摩挲他的样子,让他失笑,很是受用,手上的玉板指转了下。

    过了一会。

    “好了,菁儿。”他开口。

    “四,爷。”萧菁菁渐渐清醒过来,她眼晴里有了清明,眼看着四爷站着,没有再迷迷糊糊,马上从床榻上起来,披上外衣,一下子走到四爷面前,服侍四爷穿衣,看了七巧冬菱一眼,七巧冬菱把手上的衣物递给郡主。

    “不是让你再睡一会,不必起来吗。”

    纪尧一看到菁儿过来,开口道,一会有得忙,但也没有拂了她的好意。

    萧菁菁没有说话,七巧冬菱也希望郡主多休息一下。

    纪尧注视着她。

    “服侍四爷起来,送四爷还是有时间的,我也睡不着,昨晚睡得早,不如起来,今天是禛哥儿满月的日子也该准备了。”

    萧菁菁还是服侍四爷开口。

    “那也不用这么早,有娘还有大嫂二嫂在。”

    纪尧低头看着她的发顶,很想伸手揉一揉她乌黑的发顶:“为夫怕你身体——”七巧冬菱等点头。

    “我没事,早点起来给娘请安,四爷走后我会再睡下。”萧菁菁很快服侍好四爷,抬起头来,纪尧抓着她的手,把她拉起来:“好,菁儿。”

    萧菁菁没有再说什么,纪尧:“菁儿要起来,让她们服侍你吧,为夫好了,去看下禛哥儿。”他看向七巧冬菱,吩咐她们。

    七巧冬菱应了是。

    萧菁菁:“一会我也去看下禛哥儿。”七巧冬菱走了过来。

    萧菁菁叫了人服侍四爷洗漱,看着四爷洗漱过后离开。

    萧菁菁没有马上动,坐了一会,七巧冬菱站在郡主的身边,过了一会见郡主还是没有动,四爷走后郡主就是这样,郡主不是要起来,难道郡主想再睡一会?她们也是想郡主再休息一下的。

    郡主没有必要这么早起来,天还没有亮:“郡主?”

    萧菁菁并没有睡醒,她还想睡,听到她们的声音,坐了片刻看向她们:“你们,有什么要说?”

    “郡主,你要再睡一会吗。”七巧冬菱看着郡主的样子。

    “当然要眯一下。”

    萧菁菁点了一下头,天色确实还早,她由着她们服侍着躺回床上,她怕满月宴上她会没有精神,闭上眼,睡了一会,再去看禛哥儿,可能是太早,可能是太累,可能是整个人还迷迷糊糊,她又睡了过去。

    七巧冬菱服侍郡主睡下,四爷走了,她们看一眼郡主,放下床帐,退开来,不过没有退出去,而是守着,等到时间叫郡主,四爷身边的人传了话回来,眼看天色要亮起来,不早了。

    她们才转过头对着床榻上面,叫了一声郡主。

    萧菁菁很惊醒,她醒了过来,掀起床帐一看七巧冬菱,知道时间到了,她没有再躺在床上。

    “郡主还要再?”冬菱问,七巧没有说话。

    “不了,禛哥儿,还有四爷。”萧菁菁摇头,让她们服侍她,外面的天色是渐渐亮了起来。

    萧菁菁坐在琉璃镜前,她由着七巧冬菱为她打扮,七巧知道今天是哥儿的满月郡主出月子后第一次亮相,想要说什么,萧菁菁让她把之前四爷专门让绣娘比过做的新裙子取出来。

    七巧一听,马上打开一边的箱笼找出新做好折好放着的大红的对襟襦裙,绣着精致的边还有花草:“郡主,穿这一条还是?”她又拿起一件。

    冬菱替她梳发,她点头,指了冬菱说了两句,听到七巧的话,看过去,指着大红色的那一件,七巧听了郡主的话,放下其它的,拿着那一身裙子过来。

    七巧替郡主挽好了头发,萧菁菁让她们服侍她换上新的裙子,大红色的对补襟襦裙,绣着精致的边和花草,衬得她肤如凝脂,脸如桃花,冬菱又为她梳的流月髻,上了淡淡的妆,等到插上钗,戴上首饰,站在镜子前叫人惊艳。

    萧菁菁站在琉璃镜前,七巧冬菱两人都在旁边,也有其余的丫鬟婆子端水进来又端,看到郡主的样子。

    “郡主。”七巧冬菱开口。

    萧菁菁透过琉璃镜看向她们,七巧冬菱低下头:“郡主这样子很好看。”冬菱拉了七巧一下。

    萧菁菁还没有说什么。

    紫嫣秋雨也进来,叫了一声郡主,她们是来陪郡主的,萧菁菁点头看着她们,赵嬷嬷也进来了,她就没有睡熟,她一直惦记着郡主还有禛哥儿。

    一起来就问起来,知道哥儿睡得好,郡主和四爷好好的,她就又睡了,再醒天亮了,只怕郡主起来。

    过来的时候去看了禛哥儿,禛哥儿还睡着,没有醒,听说四爷起来了,来看过哥儿,她马上来找郡主。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