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五章 不说这些
    去哪里找女人生?现在他对外面的女人都没有太大的好感。小说

    太子看着纪太傅:“孤的太傅大人,孤真是羡慕你。”

    纪尧:“有什么好羡慕在下的,太子殿下要是愿意多在东宫走动一下就可以,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像太子殿下这样继续下去是不可能得到想要的,宫外还是不要去了,不喜欢去太子妃那里,就去别的地方,没有宫外牵扯着殿下的目光。”

    他毫无顾忌的提起宫外的那个女人。

    宫里不是只有太子妃娘娘那里,还有很多地方,不喜欢就换人,总有满意的,一步也不动,只能一直这样,太子殿下总是这样。

    “太傅大人又在教训孤了。”

    太子听了,脸色不是很好,很快一笑,笑得漫不经心:“孤也不想再出宫,你当孤想出宫见那个女人?”虽然开始的时候脸色不好,但并没有太多戾气,看来恢复过来了。

    纪尧看在眼里。

    “太子殿下不想出宫,那只能宫里找个看得顺眼的,而且宫里的女人更妥当,不管是谁,太子妃娘娘也不会说什么,太子妃娘娘身体伤了,还有人。”宫外的女人应该给太子殿下教训了,太子殿下不会再在宫外乱来。

    这也算是好事。

    纪尧说,手上的玉板指松了松又变紧,慢慢的。

    太子一下子坐正身体,坐正了,笑了,笑出了声:“太傅大人是让孤在宫里随便找一个?”

    “殿下没有多少时间耽搁,殿下自己也知道,没有任何事可以影响殿下。”

    纪尧手上落下一子,望着太子殿下。

    太子也觉得宫外的女人被他看穿后,没有什么能影响到他了,他此时是身无一物,什么也不在意:“孤知道又如何,孤只要想!”除了宫外那个女人,还有谁能让孤这么失败?

    他捏着黑子的手用力,不是完全无动于衷,纪尧看到了,就像没有看到。

    “秦王晋王随时会有子嗣,走到这一步,不是让太子妃娘娘再生的时候,殿下也要有所舍弃。”

    纪尧又说了一句,他平时很少说这些关于太子后院的事,哪怕太子殿下的后院子嗣关于大事,也不会太过提起。

    “孤还怕他们有子嗣?到了现在还不是没有?孤的儿子没有出生,他们也别想有儿子,跑在孤前面去。”

    太子狂妄的道,根本不在意,看也不看面前的棋桌,手上的子落了下去,纪尧盯着太子还有手上的动作,太子,扫了一眼棋面并不多看。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殿下也要做好准备。”

    太子:“孤会找个女人,如所有人所愿。”他还不信生不出来了。

    “太子殿下难道不想生个皇长孙,什么如所有人的愿?太子殿下还有什么牵挂?我也不想和殿下再说这个问题,这是殿下的私事又不是。”太多人盯着。

    殿下的身子不再有问题,更需要健壮的皇长孙。

    纪尧看了太子殿下一会,没有再看,也没有再说,手拈着一颗白子,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棋桌上的布局,没有什么好看了,布局已成,太子殿下心思明放下手中的白子,这是他最后几颗子了。

    放下后,他已经赢了,太子殿下好像还没有发现。

    “秦王妃有太医例行诊脉,谁知道如何。”

    “孤早派人盯着。”太子一听马上道,纪尧:“有消息?”

    “没有,孤会让人盯紧,有动静就禀给孤。”太子说起来,纪尧没有再说话了,修长有力的手指敲着一边的棋桌。

    “孤也想生个儿子玩玩,不是嫡出,庶出也不错,太子妃没用,宫外的女人——父皇想来也会满意一点,压一压秦王和晋王,太子妃太没用,宫外的女人就像你说的不值孤再放一点心思,孤是再也不想见。”

    太子白皙瘦削的手玩弄着手上的黑子,冷笑一声,带着讥诮嘲讽,来来回回,说完就要落下。

    “孤不会输的!”

    “可惜,殿下现下已经输了,殿下,不看一看棋桌就落子?”纪尧转了转手上的玉板指,一如既往的动作,做过千百遍,成了习惯,时不时就会拔弄,他对着太子殿下。

    “孤输了?”太子不敢相信,回过神来一样看着面前的棋桌,他好像还真的输了,纪太傅又赢了孤,孤又输了:“孤竟然没发现。”孤的太傅大人又赢了孤。

    孤从来不是对手。

    “所以说殿下做事不够专心,才会没有发现,很多事都是如此,一步一算,错了一步,满盘皆输,殿下是了然于心的。”

    纪尧依旧漫不在意的,太子殿下散漫的性子在那里,再改还是那样。

    太子盯着棋桌,何尝不知道,想着什么,忽然一笑,靠了回去,慵懒而漫不经心:“孤要再来一次,孤的太傅大人可是赢过了孤,孤要赢太傅大人一次。”

    “在下奉陪。”

    纪尧开口,看着更加散漫起来的太子。

    他也不求太子太多,只要知道要怎么做就行,专心。

    太子笑了起来:“太傅大人想让孤?”说着每次都会说的话,纪尧看着太子殿下。

    “殿下需要?”

    “孤当然需要!”“……”

    *

    日子一天天,外面已经有关于卫烨定亲的事有风言风语出来,不知道定的是谁,之前才取消了赐婚,这么快就定了亲,都没有听说,是皇上太后娘娘定下的?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姑娘?

    再想到突然取消赐婚,原先和卫烨定亲的听说也要定亲了,然后就是关于吴府的二姑娘定亲的消息。

    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听到的人有人从始至终都没有把两件事联系到一起,因为在她们眼中,不可能有联系,吴府是什么样的人家谁不知道,至于长公主府,卫世子,她们也知道一些,不过也有人不知道两件事有没有关,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关系。

    有了诸多的猜测,人心难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想法,一件事可能延伸出很多的支节还有说法。

    只要当事人不在意就行了,这些人也不敢当面说,只能在私下说一说,谁也不能确定吴府和姑娘就和卫世子有关,当然自认为聪明的喜欢自作聪明。

    在明白人的眼中,吴府的姑娘怎么会和卫烨有关系,吴府是太子殿下那边,不可能和卫烨定亲,有人看得清,有人看不清,各有所思。

    传着传着,吴老夫人听到,知道了,是身边的周嬷嬷在外面听说后回来说的,这才是开始。

    她知道接着还有,只要不要太难听就行了。

    她才接到菁姐儿又有了身子,没想到菁姐儿这么快又有了身子,这真的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主要是菁姐儿才生了禛哥儿多久,刚几个月,也太快,她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又要当曾外祖母了。

    别的人都不会这么快,至少要过一年什么的,菁姐儿都不知道注意,她想生气,可是知道这是大事,也是好事。

    虽然让人担心,只要身体没事能平安生产,那就是好事,她要是生气,算什么,让纪府的人知道。

    尤其是永叔还有纪老太婆。

    她最担心的就是禛哥儿还没有养大呢,菁姐姐的身体受得了吗,听到太医和找的大夫说没用才放心,高兴担心的同时派人送了不少东西去了纪府,派了人找了纪老太婆。

    让她帮着照顾好菁姐儿,纪老太婆回话说还用你说,她当然会照料好自己的媳妇,她暂时不想把菁姐儿有身子的事告诉人,也没有人任何人说,就知道了外面传着雲丫头和卫烨那小子的事。

    刚一喜一担心又是一惊。

    真是事情来了,一件接着一件,就没有个停的时候,都是一起来。

    好在不是都是不好的事。

    担心是少不了的,无论是之于菁姐儿还是雲丫头的事,菁姐儿那里,她会找人过去陪着。

    雲丫头她也没有办法。

    “就不要说了这些事情。”

    吴老夫人看向身边的周嬷嬷,周嬷嬷听出老夫人的意思还有话中的话,她点头,恭敬的应了一声是,吴老夫人的话里既是指雲丫头的事也是指菁姐儿的事,她相信周嬷嬷是明白她的。

    周嬷嬷确实明白了过来,最初没有完全明白,后来也明白了。

    纪府。

    赵嬷嬷:“郡主,外面有传言了关于表姑娘和卫世子。”她刚从外面听到一些传言回来,对着郡主道,萧菁菁看着嬷嬷,点了一下头,听了嬷嬷说的外面的话,早有料到有这一天了。

    关于雲表妹还有卫烨的,这都是外祖母他们算计后传出来的,已经够好了。

    从嬷嬷的口中她也没有听到太过份的,多余的猜测并不多,很多人都没有放在一起联系。

    以后的以后再说。

    她什么也没有问,没有说,赵嬷嬷凝着郡主:“郡主,表姑娘的事在意的人并不多,卫世子也是。”

    “嗯。”萧菁菁点头,不想再听,也不想再说。

    赵嬷嬷这时看到门口的动静,门帘晃动,七巧冬菱两个丫鬟走了进来,她一见回过头来,朝着郡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器!!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